《偏执纯情》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沫之茜茜

013 甜啊
  
  牛x吸管杯塞进她嘴巴,少年温热的指腹若有似无地擦过她殷红x润的唇。
  
  温颜全身都僵了,双腿却没由来发软,几乎要站不住。
  
  她定在原地愣神地望着他。
  
  大脑一瞬空白。
  
  眼前好像只有他漆黑深邃的眼睛,亮晶晶的,幽深的瞳孔里倒映着女孩子的影子,专注又惑人。
  
  喧闹的周围陡然噤声。
  
  陆染白直起身子,黑瞳紧紧锁住她娇俏的小脸,嘴角浅笑,“WOW,x莓味儿,挺甜的。”
  
  说完,他还伸出碰过她唇瓣的拇指,轻轻抿了抿薄凉的唇。
  
  少年气质优雅斐然,这个动作做出来却极具引诱的意味,性感的一比。
  
  “嘶——”
  不知是谁抽了口气。
  
  温颜猛然惊醒,撇开视线,双颊刹那间爆红。
  
  细白的手指捏紧牛x盒,牛x从吸管里泊泊流出,打x了桌面。
  
  温颜听到他漫不经心地问程平:“还有牛x么?”
  
  程平像个机器人一样直挺挺地站起来,双手递给他一盒牛x。
  
  陆染白拿在手上掂了掂,也没打开,冲着程平摇了摇,轻笑,“谢了。”
  
  少年迈开长腿回自个儿的位置。
  
  林小小扯了扯温颜的衣角,声细如蚊:“温、温颜,你没事吧?”
  
  韩淼冲她猛使眼色。
  
  林小小不敢吭声了,只是跟着全班人一样,惊愕地盯着温颜。
  
  温颜眼眸低垂,手指攥紧。
  
  下一刻,她随手抓起自己的数学书,冲着陆染白的背影狠狠掷了过去。
  
  陆染白没回头,身子一错,课本“嗖”地一声从他耳边擦过,“咚”一声,砸在了黑板上。
  
  周围鸦雀无声,安静得过分。
  
  陆染白黑眸微敛,弯腰捡起课本扭头看向她。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隔着几排位置,小姑娘紧绷的小脸凝着冷漠,绯红的脸颊却艳丽无双,多少泄露了一些她羞恼的情绪。
  
  好像也只有逗她的时候,她才会显露出少女该有的情态。
  
  又冷又好玩。
  
  就是不知道真亲了,她会不会全身都红透。
  
  陆染白乌瞳弯弯,漫不经心把玩着她的课本,抬眸盯着她,玩味轻笑:“我又没亲你,你想谋杀我啊?”
  
  众人:“……”
  
  温颜冷着绯红的脸刚想怼他,门口的同学喊了声:“同志们,赶紧各就各位,老班来了!”
  
  大伙闻言,忙急匆匆地回自个儿的位置。
  
  王建国大踏步进了班,随便交代了几句,安排了自习课,尔后,王建国开口:“温颜,陆染白,你们俩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他们前脚刚走,班里瞬间□□了。
  
  “哇哦!!学神和女神是什么情况???是我瞎了吗??刚才那是间接接吻了吧?”
  
  李栋仗着自己家里人是东分的高管,在学校里向来横行霸道,加上认识一些道上混的社会哥,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
  
  温颜今天搞得这一出,间接替不少人出了口恶气,一战成名,瞬间圈了一堆粉丝。
  
  很多以前跟她没说过话的,也跟风开始喊女神。
  
  “朋友,眼瞎的不只是你一个!我他么的活久见了!”
  
  “他们俩……不是死对头吗?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相爱相杀?嗷嗷嗷嗷!好带感!!”
  
  “不是说李栋被修理了吗?咱们陆学神平时不是最喜欢去樱花林偷闲,刚才他不会是去打架了吧?”
  
  “打架?替温女神么?”
  
  “可是陆染白应该不打架的吧?人家那么优雅!”
  
  “总之!!!莫名甜怎么肥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wsl!这对好甜!想嗑CP怎么办?”
  
  “白颜CP么?呜呜呜呜!姐妹!!我想脑补了!”
  
  “打住!请立即清理掉你脑子里的x色废料!” 
  
  ……
  
  班里议论得热火朝天,江屿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黑色签字笔在g净的白纸上微微停顿。
  
  江屿的眸子沉了下来。
  
  白颜CP……么?
  
  江屿在g净的纸上勾勾画画,进而又折成纸团,握在手心。
  
  白颜CP?凭什么他可以潇洒地走出来,独独留下他自己陷入无尽黑暗里,反反复复自我折磨?
  
  江屿搁下笔,盯着掌心里的纸团,微微哂笑。
  
  -
  
  被叫到办公室后,温颜全程冷着脸,因为刚才的“间接接吻”事件,直接当他是空气。
  
  陆染白倒是毫无知觉,自来熟地找了个沙发,身子一歪,习惯性地就去玩魔方。
  
  王建国左瞅瞅,右看看,不明白这俩孩子是闹哪样。
  
  端了水杯,喝了口xx茶,王建国长出一口气,直奔主题,“李栋住院的事儿,你们俩知道吧?”
  
  “嗯?他住院了?”陆染白把玩着魔方,乖宝宝似的问了一句。
  
  王建国喉头一梗,差点被噎死。
  
  他心说:人有没有住院你不知道啊?腿都摔断了。
  
  没等他再说,沙发上的少年漫不经心添了句,“哦,我以为他死了呢。”
  
  王建国:“……”
  温颜:“……”
  
  她是有听说李栋被揍的住院,这么一看……
  
  该不会是他做的吧?
  
  难怪刚才他回班时,身上氤氲着水汽,头发x漉漉的,应该是打完架嫌脏,洗了澡。
  
  记得温时曾经不经意跟她提过一嘴,说陆染白这人及其不好惹,优雅的表象下,心思难测的很,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
  
  她没见过这人打架,也想象不出来外表优雅无害的少年,私底下打架是什么模样。
  
  这会儿听他特别冷淡,一脸无所谓地叛人生死,温颜心底一惊,还是没忍住看了他一眼。
  
  午后阳光正好,少年歪在沙发,规规矩矩的运动校服x,白色板鞋,手腕上的领带松松垮垮地缠绕着,一如既往的x气。
  
  察觉到她的视线,少年懒洋洋地瞥了她一眼,黑漆漆的眼睛里星光点点,笼着一抹看不懂的戾气,稍纵即逝的,快得来不及捕捉。
  
  温颜心头一跳,忙不迭地撇过脸。
  
  陆染白直勾勾地盯着她,女孩子在光线的映衬下,柔白的脸透着一抹绯红,浅浅淡淡的,唇瓣饱满殷红,泛着水泽。
  
  不期然的就想起刚才从她嘴里夺过的牛x,吸管上牵连的银丝,简直像是……
  
  陆染白漆黑的眼睛暗了一瞬,忍不住轻笑。
  
  他这么一笑,温颜更恼了,索性直接瞪着他,看似凶狠的眼神,对他来讲毫无震慑力。
  
  陆染白微愣,倏尔就半趴在沙发靠背低笑出声。
  
  王建国:“????你笑什么?”
  
  “人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没。”陆染白止住笑意,语气敷衍的很,“我可是和平精英,不喜欢打架。”
  
  王建国:“……”
  
  王建国吹胡子瞪眼:“不喜欢打架你还把人揍得半死?”
  
  陆染白把玩着修长的十指,一脸无辜:“奇了,他自己从树上跳下来摔断了腿,管我什么事儿?”
  
  说着,他扬了扬手机,眉眼含笑,“我录了小视频,就怕你们冤枉我这个和平主义爱好者。”
  
  温颜:“???” 
  王建国:“……”
  
  他这个学生从入学第一天开始,他就没弄懂过他的心思,各方面都优秀的一比,也没有打架斗殴的嗜好,王建国从旁人口中了解到事情原委后,讲真,还挺吃惊的。
  
  这会儿瞧他满口胡说八道,王建国被气笑了。
  
  王建国对他找茬的理由非常不解,“温颜吧,人家是保护同学,正当防卫,也还说的过去。你无缘无故打……逗他g什么?”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手腕上的领带有些松了,少年白皙修长的手指勾着领带,姿态优雅地系着,轻飘飘说出这句话时,他所有似无地瞥了一眼温颜,“旁人动我的东西,我会很不爽。”
  
  王建国:“????”
  
  王建国放下水杯,没好气地瞪他,“李栋碰你什么东西了?”
  
  陆染白玩味勾唇:“啊,也没什么,就是一只小野猫而已。”
  
  王建国懵x脸:猫?又是猫?
  
  温颜闻言,想明白后,耳尖骤然发烫,略微发怔地盯着他时,只觉得他提起这茬事儿,黑漆漆的眼睛里飘了抹冷意。
  
  像是真的在生气。
  
  神经病!!
  你才是小野猫!你们全家人都是小野猫!
  
  再者。
  这人生什么气?因为她?还帮她……打架??
  
  温颜陷入沉思。
  
  王建国是个纯直男,还是跟他们这些小朋友代沟深深的直男,哪里会想到他的曲折心思。
  
  叹了口气,王建国语重心长地教导:“纵然他这人跋扈了点,你也不能为了一只猫就……”
  
  “王老师。”温颜实在听不下去这个话题,直截了当地打断他,“您叫我来是?”
  
  “哦哦哦,对。”王建国一拍脑门,“差点忘了。是这样,等会儿咱们一起去医院看看李栋,双方见个面,算是和解。”
  
  温颜:“???”
  陆染白:“???”
  
  “另外,你们还得跟老师一起去趟教导处,打架到底是不对的,唐主任要了解情况。”
  
  “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有什么事情,老师帮你们扛。”
  
  王建国平素啰嗦了点,为人却热情,护短则是整个东分出了名的,不过吧,再护短,孩子们犯了错,该承担的还是不能推卸。
  
  事情的来龙去脉昨天就已经搞清楚了,既然对方不追究,王建国心底的一块大石总算落地。
  
  然而,毕竟是某个高管的外甥,面子工夫还是要做。
  
  “那就这样,我先过去,你俩一会儿跟上。”王建国用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出了门。
  
  等王建国离开,办公室的温度骤然降了下来。
  
  气氛一瞬僵y。
  
  温颜张了张嘴,像是有一堆话要问他,却又不愿意去深究内里的含义,他这人就像个不可捉摸的深渊,仿佛一脚踏进去,就会丢盔弃甲,不可自拔。
  
  温颜默了几秒,看也没看他,转身出了办公室。
  
  -
  
  李栋的父母没过来,倒是来了个姑姑,据说就是东分某个高管的太太,颐指气使的。
  
  温颜和陆染白一进门,远远就听到女人在那里趾高气扬地比比,唐主任跟王建国两个大老爷们跟孙子一样被训斥。
  
  女人往沙发上一坐,骂的口g舌燥后,喝了水,又开始喋喋不休。
  
  温颜秀气的眉蹙了蹙,就想上前。
  
  她平生最受不得旁人恩惠,更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王建国当充气筒。
  
  才迈开脚步,就被陆染白攥着手腕扯了回来。
  
  温颜扬起小脸瞪他:“你g嘛?”
  
  她微微挣扎,陆染白没松手,只是轻笑,“你打算学泼妇骂街跟她吵架?”
  温颜被噎住了。
  半晌,她冷声呛他:“不关你事。”
  
  她甩开他。
  
  陆染白攥得紧,温颜挣脱不开,又怕别人瞧见,只好压低嗓音警告他:“你赶紧松手,趁我还没想打爆你头以前。”
  
  “哇哦,好暴力,好怕怕。”
  
  温颜:“……”
  
  “你松不松——”
  
  话音未落,女人瞧见两人,顷刻就转移了目标,从沙发上站起,气冲冲地就是一顿吵闹,“你就是打人的小姑娘吧?看不出来小小年纪,下手这么狠呢!你家长呢?今天必须叫你家长过来!!不然你就等着退学——”
  
  唐主任忙充当和事佬:“李女士,您消消气,这不都是小孩子打打闹闹,而且李栋那孩子都说了,是他有错在先最开始挑衅——”
  
  女人不屑地打断他:“谁知道她是不是威胁我们家小栋!总之,今天这事儿必须解决!”
  
  “解决解决,咱们这不是正在解决么?”
  
  唐主任出了一头冷汗,他抬手擦了擦,看向温颜,问:“温颜啊,要不你还是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来一个就行。”
  
  温颜沉静地盯着唐主任,半晌,她才淡声道:“我自己能解决。”
  
  女人尖声讽刺:“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解决什么?”
  
  王建国见状,也跟着劝了下。
  
  温颜的身世没几个人知道,温家没公开,她自个儿更不想提起。
  
  她对王建国这个热心的班主任印象挺好,不想为难王建国,犹豫了几秒,温颜垂眸轻声道:“我父母不在了。”
  
  王建国愣住了:“啊??”
  
  温颜乌黑水润的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很快,她就调整好情绪。
  
  她抬眸:“老师,我自己可以解决。”
  
  陆染白从头至尾没吭声,只是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
  
  温颜正欲开口,陆染白突然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他动作温柔,有一瞬间竟然让她有种自己真的是只猫的错觉。
  
  温颜一愣,陆染白向前一步将她护在身后,面向众人调笑道:“唐主任,王老师,我看还是我来叫家长吧。四舍五入也算温同学叫了家长。”
  
  “?”
  
  陆染白从兜里拿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偏头微笑:“稍等。”
  
  办公室里回响着“嘟嘟嘟”的忙音。
  
  过了好一会儿,手机才被接起,里头传来男人冷清的声音:“陆染白?”
  
  陆染白还作声,女人沉不住气,对着手机噼里啪啦地就是一顿狂怼,手机那头很沉默,女人讲得口g舌燥,总算停下来,气哼哼地问:“你说吧,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男人轻笑一声,声音冷清又傲慢。
  
  他没理会女人的xx叨,只是不紧不慢开口问儿子:“陆染白,人打死了?”
  
  陆染白吊儿郎当地回了句:“还没。”
  
  “哦。”
  陆焰轻飘飘地回道:“人没死你打电话做什么?”
  
  话落,毫不留情挂了电话。
  
  众人:“…………”
  -
  
  “去探望病人,也不能空着手,你们俩在这里等着,老师去买点水果。”
  
  医院门口便利店不少,零星散落着几家水果超市,王建国去买水果。
  
  温颜想起办公室里,陆染白家人那个嚣张的模样,疑惑的同时,不禁好笑。
  
  难怪他这人做事那么嚣张,看来是有原因的。
  
  想到刚才他护着自己,温颜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她抬眸去寻陆染白,没看见他人。
  
  倒是瞧见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小女孩儿,小女孩儿手里捧着一大朵棉花糖,女人时不时就弯腰帮小朋友擦拭着粘巴巴的小脸。
  
  温颜看得失神,年轻夫妇过了马路,去买糕点。
  
  小女孩儿捧着棉花糖x了x,瞧见她,小女孩儿冲她甜甜一笑。
  
  温颜微微一怔,身后蓦地响起少年微哑的嗓音,“温小野猫。”
  
  “给。”
  她错愕回眸,冷不防被塞了根粉色心形棉花糖。
  
  温颜抬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
  
  他笑得戏谑:“咦?你不是想吃?”
  
  温颜没听懂:“什么?”
  
  陆染白握着她的手腕,推向她的方向,温颜猝不及防就被塞了一嘴的的棉花糖。
  
  棉花糖香气宜人,甜度爆表,味蕾里全是浓浓的x莓香。
  
  她晕晕乎乎地望着他。
  
  少年乌发覆额,垂眸轻笑:“棉花糖甜不甜?”
  
  温颜被棉花糖糊了一脸,不及开口,他身子一低,凑了过来,嗓音里裹着浓浓哑意,“给我尝一口。”

014 甜啊
  
  “尝什么——”
  尾音消失的同时,少年低头,温润的唇猝不及防地落在她唇角。
  
  抿去她唇角的棉花糖时,甚至还坏心眼地伸出舌尖很轻地x了一下。
  
  温颜乌黑的瞳孔骤然收缩。
  
  清甜的x莓香气氤氲着属于他的淡淡香气,融化在齿间。
  
  温颜神情恍惚地望着他。
  
  对上他黑漆漆的眼睛,温颜只觉得他的眼底似乎融了抹浅浅的雾气,没有往常的戏谑与玩味,像是飘了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清浅□□。
  
  温颜心跳如雷,呼吸一瞬间急促起来。
  
  少年直起身子,单手x兜,瞬也不瞬地直视着她,眉目浅笑,“好像……”
  
  拖长了的尾音被灼得沙哑。
  “是挺甜的。”
  
  -
  
  晚上洗完澡,温颜对着盥洗台光洁的竖镜发呆。
  
  镜子里的女孩子被水汽晕染得双颊绯红,唇色却艳丽无比。
  
  想起下午那会儿跟陆染白那个似是而非的吻,温颜迅速拧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流穿过葱白的十指。
  
  温颜捧了清水拍拍红透的脸颊。
  
  她有点后悔下午那会儿没直接打死他。
  
  一切好像失了控。
  
  只记得她一个耳光甩过去,他没躲。
  
  末了,反而笑得像个勾人的妖精,在她耳边低哑呢喃。
  
  “你脸红什么?”
  “以前没人这么碰过你,是么?”
  “WOW,这么看来,我对你果然是最特别的。”
  
  回忆到这里,温颜猛地甩甩头,心慌意乱地否认。
  
  想得太多,果不其然失眠。
  
  等睡着时,天已经蒙蒙亮。
  
  温颜的作息习惯向来稳定,早上六点准时起床背书,尤其是转入东分以后,学的东西跟她以往的差异巨大。
  
  她脑子算灵光的,可面对跟以往截然不同的东西,学习下来还挺吃力。
  
  尤其是刚到温家的半年,为了赶上学习进度,她每天只睡几个小时。
  
  床头的闹铃响了几声,温颜睡得沉,毫无知觉。
  
  清晨飘了点小雨。
  
  梁静云一早就把温时从床上强行揪了起来。
  
  少年随意x了件睡袍,一头黑发乱糟糟的,昨晚打游戏基本熬了通宵,这会儿被捞起来,整个人都是混沌的。
  
  瞥了一眼家里的落地钟,温时揉了揉乱蓬蓬的黑发,小声嘟囔:“妈,这不是才刚六点半么?我再睡会儿!”
  
  梁静云直接将他揪了回来,“睡睡睡,你就知道睡!你看看你姐,人家成绩那么好,天天六点起床背单词背课文!你再看看你!除了吃就是睡!我跟你爸是养了头猪吗?”
  
  温时:“……”
  
  梁静云念叨了儿子半晌,突然响起什么,“哎,今天怎么没听到颜颜的背书声?”
  
  温时嬉皮笑脸:“说不定我姐也正睡着呢。”
  
  “不可能。”梁静云不放心,“不会生病了吧?”
  
  她往楼上去,“我去看看。”
  
  正打算上楼,家里的阿姨匆忙叫住她,“太太,您给小姐和少爷煲的燕窝泡好了,您看是您来弄还是我来?”
  
  最近梁静云爱上了烹饪,时不时做些古怪料理,温颜和温时常常被当做小白鼠一样投喂。
  
  梁静云临进厨房,还不忘折腾一下儿子,“温时,你去颜颜房间里看看她怎么回事?”
  
  温时:“?”
  他去?
  不合适吧?
  
  他刚想出声反驳,梁静云已经兴冲冲进了厨房。
  
  -
  
  温时上了楼。
  
  温颜的房间在角落,那个房间面积大,有个小露台,视野好。
  
  本来是他的房间,温颜搬过来跟他们住后,他就主动把房间让给了她。
  
  温时对房间构造轻车熟路。
  
  他在门口喊了一声,无人回应。
  
  他又敲了敲门。
  
  里头依旧没动静。
  
  不会真的病了吧?
  
  温时犯了愁,浓黑的眉轻蹙了下,因为担心,这会儿也顾不得男女有别。
  
  他试着推了推门。
  
  竟然开了?!
  
  温时啧了声,这位姐姐也真是绝了,睡觉不知道锁门的么?
  
  转念一想。
  或许是对他们足够信任,所以才不设防。
  
  “姐?”
  温时进了门,又喊了她一声。
  
  室内依旧静悄悄。
  
  没走几步,温时停了下来。
  
  欧式雕花大床上,女孩子半趴在丝被上,丝被滑落了一角,露出女孩子莹白的小腿。
  
  她睡得熟,睡着时,褪去了往x的冷漠,漂亮的小脸明艳又带了些许说不出的清纯。
  
  温时愣了一下。
  
  她翻了个身,睡裙吊带随着动作滑了下来。
  
  温时:“……”
  他只瞥了一眼,飞快地闭眼。
  耳根却不自觉红了。
  x。
  
  扭头瞧见沙发上的浴巾,温时拽过来,隔空丢过去盖在了温颜身上。
  
  “姐?”
  
  温颜没作声。
  
  温时:“温漂亮?温仙女?”
  
  依旧没得到回应。
  
  温时放弃挣扎,索性迈开长腿走过去。
  
  他弯腰拍了拍她,“温仙女起床——”
  
  话音未落,蓦地被她攥住手腕,温时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愣愣地被她一个牵扯,直接按在了床上。
  
  温时:“????”
  
  小姑娘起床气重,用足了力气,温时毫无防备,后脑勺直接磕在了y邦邦的床头,差点给他撞得眼冒金星。
  
  温时一脸懵x地盯着眼前的女孩子。
  
  女孩子乌黑的长发没绑,丝绸般的黑发丝丝缕缕垂下来。
  
  她应该还没清醒,星眸半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温时盯着女孩子殷红的唇。
  
  下一秒,温时听到她冷清又含糖量十足的嗓音回荡在他头顶。
  
  “陆娇花,你想死是不是?”
  
  温时:“……”
  这是……做梦都在跟陆染白打架么?
  
  -
  
  “女神,坐这里。”
  
  温颜一上二楼餐厅,就见韩淼坐在靠窗的位置,兴高采烈地冲她招手。
  
  东分的餐厅饮食多样化,二楼算是私厨,厨艺堪比米其林三星大厨,味道很赞。
  
  温颜平时不怎么来二楼,今天外校来学校参观,一楼人满为患,温颜喜静,只好放弃经常去的那家面馆,直接上了二楼。
  
  温颜抬眸望去。
  
  除了韩淼,林小小和程平也在。
  
  他们三个从初中时代就是同学,关系一直挺铁,自从昨天的事件后,他们三个俨然把她当做了自己人。
  
  温颜这人性子冷清,对于过于热情的却毫无招架之力。
  
  不想跟别人有过多牵扯,温颜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没想到二楼也人潮汹涌。
  
  正犹豫着,韩淼已经勾着林小小的肩头,朝她走来。
  
  温颜没动。
  
  林小小悄悄问她:“温颜,我们要吃小火锅,你要不要一起来呀?”
  
  温颜一愣:“小火锅?”
  
  韩淼揉了揉林小小的毛茸茸的小脑袋,笑着解释:“东分的特产之一,自助小火锅,味道跟外头不一样,美绝了。而且还限量。我们刚点了x餐,一起来呗。”
  
  温颜待要拒绝,林小小一双灵动的眼睛巴巴地望着她,又是跟上次一样小动物一样的眼神,充满了期待。
  
  温颜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韩淼兴奋地嚷嚷:“快快!一会儿就要上菜了。”
  
  林小小眼睛弯成了两枚月牙,“温颜,我给你推荐几样菜品,超好吃的。”
  
  温颜:“……”
  她果然对这种……毫无脾气。
  
  几个人在韩淼的位置落座。
  
  小火锅上来没多久,餐厅里突然躁动起来。
  
  临桌的女生兴奋得嗷嗷直叫:“哎哎哎,快看!学神和校霸竟然走在一起!!呜呜呜呜!好养眼!”
  
  “卧槽!!还真的是陆染白和温时!!”
  “他们俩不是从来不在餐厅吃饭的么?”
  “姐妹!这不是重点!!你们不觉得他们并肩的样子好特么的养眼吗?”
  “盛世美颜X2吗?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
  “我……我想嗑CP……”
  “姐妹,打住你疯狂的想法!”女生沉默一秒,“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子特么的也想嗑!”
  
  温颜才咬了一口鱼丸,听身边的女生们议论,她一个没留神,差点呛到自己。
  
  林小小忙拿了矿泉水给她,关切地问,“温颜,你没事吧?这里有水。”
  
  温颜没接,她被鱼丸呛得面红耳赤,眼泪差点飚出来。
  
  摸了张纸巾捂住嘴巴,温颜下意识往人潮x动的地方望去。
  
  陆染白跟温时刚从外头进了餐厅。
  
  两人穿着东分的制服衬衫,藏青色长裤包裹着笔直的大长腿,他们俩本来就属于颜值无敌爆炸那款,这会儿并肩走在一起,立即引起了轰动。
  
  温颜搭眼一瞧,陆染白这会儿正低头跟温时说着什么。
  
  他们这么一靠近。
  
  不只是女生在津津乐道地疯狂嗑CP,有的男生都开始嗷嗷叫。
  
  温颜一头黑线:“……”
  
  韩淼大大咧咧惯了,又是个说话不过脑的,瞧见这开满玫瑰花的场面,韩淼疑惑地说,“怎么肥事?陆学神不是喜欢咱们温女神么?白颜CP昨天才——”
  
  温颜微微一怔,抬眸盯着韩淼:“白颜……CP?”
  
  “对啊!!CP贴都爆上咱们东分贴吧的首页了!我还贡献了十几条土拔鼠尖叫。”
  
  韩淼激动不已,赶紧跟她分享情报:“昨天在班里你们不是接……”
  
  “咳咳咳!”程平剧烈咳嗽几声,一巴掌拍在韩淼后背,打断了她的口无遮拦。
  
  “靠,小平子你造反了是吧?”韩淼拍回去,瞧见程平拼命冲自己使眼色,韩淼总算开窍,g巴巴地笑道:“啊……没什么没什么。”
  
  温颜打开手机,进了贴吧,一眼就看见那个加了精的帖子。
  
  随便翻了翻,全是嗑CP嗑上头的。
  
  温颜:“……”
  她没想到有朝一x会在贴吧吃到自己的瓜。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
  
  温颜去放餐盘。
  餐厅的洗漱区连着楼梯,这会儿人不多,温颜放好自己的餐盘后,顺便洗了把手。
  
  她下楼。
  才下了两个台阶,温颜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陆染白正半趴在栏杆上,天热,衬衫纽扣开了两颗,露出少年精致又性感的锁骨。
  
  他抬眸看她。
  
  两人视线交汇。
  
  少年黑漆漆的眼睛像是融了抹光影,嘴角却挂了抹痞气的笑意。
  
  温颜晕陶陶地望着他。
  
  视线下落。
  不由得就停留在他薄凉殷红的唇。
  
  温颜陡然想起了昨晚那个不可描述的梦。
  
  羞耻又难堪。
  
  触及到他朦胧的眼神,温颜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个彻底。
  
  “温小野猫。”
  少年微哑的嗓音回荡在空落落的楼道,他随手丢给她一个东西。
  
  温颜本能地接了过来。
  
  低头一瞧。
  是一袋x莓棉花糖,软绵绵的,像云朵一样。
  
  “昨天的x莓棉花糖好吃么?”
  
  提起这个,温颜这回耳根都开始发烫。
  
  “不好吃。”
  
  “是么?”他迈开长腿x近她,温颜下意识地就后退几步,直至退无可退,后背抵在墙壁。
  
  少年白皙修长的手指按了按唇角,低头靠近她,清浅的呼吸落在她鼻息,似笑非笑的。
  
  “好像是没有你好吃。”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