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总是想逃跑》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杜卿卿

她只能是他的
  一旁的陆怀瑾朝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裴云蓁的身影,他上前一步,降低声音,“公主,长乐公主可在这里?”
  
  裴云蓁前几x还担心陆怀瑾喜欢上其他女子,要是知道今个能在梅林这里见到陆怀瑾,她一定后悔自己赖床不起来。
  
  宋清辞道:“蓁蓁不在,陆大人若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她,我可以代为转达。”
  
  说完这话,她突然想起太子还在这儿呢,裴云蓁是太子的妹妹,给陆怀瑾传话的事情宋清辞不可擅自做主。
  
  澄澈的眸子看向裴行璟,宋清辞用眼神询问他可不可以帮陆怀瑾给裴云蓁传话。
  
  太子神色却更冷了几分,宋清辞刚才和周修林说了那么一长串话,怎么轮到他的时候,只用眼神看他?
  
  因着宋清辞的出身环境,加之在宫里待的那两年,经历了不少人情冷暖,她很能感受到一个人的情绪变化。
  
  太子好像心情不太好,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还是不想让她帮陆怀瑾给裴云蓁传话啊?
  
  宋清辞有心作罢,但是想起裴云蓁前几x小脸耷拉着、没有笑颜的样子,她知道裴云蓁心里念着陆怀瑾,若是这次错过了,指不定下次要到什么时候她才能和陆怀瑾说上话。
  
  想了想,宋清辞走到裴行璟身边,声音低了几分,“太子,我可以帮陆大人给蓁蓁传话吗?”
  
  宋清辞刚刚只拿眼神看他,这会儿为了裴云蓁和陆怀瑾而主动和他说话,如果没有这档子事儿,宋清辞就不打算和他说话了?
  
  他堂堂一个太子,却还比不上他的妹妹,还有陆怀瑾、周修林那几个外人。
  
  裴行璟声音淡淡,“ 公主方才说什么,孤没听清楚。”
  
  裴云蓁和陆怀瑾的事情还没过明路,况且他们俩人还没定亲,说不好以后会不会有变数,此处还有其他朝臣在,若是宋清辞大大咧咧的说出来,难免让人觉得裴云蓁和陆怀瑾是私相授受。
  
  宋清辞踮着脚尖儿,凑到太子耳边,声音柔柔的,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重新问了一遍,“太子,我可以帮陆大人给蓁蓁传话吗?”
  
  女郎声音柔柔的,清和悦耳,离他离得很近,身上的清香并不浓烈厚重,宛若徐徐春风掺杂着桃花香那般自然怡人,尽数弥漫在裴行璟的呼吸间。
  
  他脸上的冷意褪去,浓长的眼睫微垂,若是了解他的人,应该能看出来他此刻心情很不错,“可以。”
  
  不远处的周修林注视着宋清辞,看到她离太子很近,踮着脚和太子说话,莫名的,两人显得很亲密 。
  
  他微蹙了蹙眉,他常去东宫与太子议事,可从来没见到太子与哪位女子这般亲近。
  
  宋清辞放心了,她又走到陆怀瑾那里,“陆大人,太子同意了,你有什么话要告诉蓁蓁的?”
  
  陆怀瑾狐疑的盯着裴行璟,太子什么时候耳朵不好使了?这不是故意在逗.弄平宁公主嘛。
  
  陆怀瑾从怀里拿出一封信,这封信他早就写好了,准备着若是在宫里见到裴云蓁了,这封信就用不上了,若是没见到裴云蓁,那就让人把这封信转交给她。
  
  陆怀瑾将信递给宋清辞,“劳烦平宁公主帮我转交给长乐公主。”
  
  太子是裴云蓁的兄长,以前裴云蓁没有及笄的时候,对于他和裴云蓁的来往,太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x手此事。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可今时不同往x,裴云蓁如今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她和陆怀瑾还未定亲,和他多加往来总归不太好看,影响闺誉。
  
  即便陆怀瑾求了太子几次,太子也没松口让他见裴云蓁一面。没曾想平宁公主只是轻描淡写和太子说了几句话,太子便松口同意了。
  
  梅花装了满满的一瓮,宋清辞向太子和陆怀瑾、周修林等人告辞。
  
  陆怀瑾、周修林等人躬身作揖,“公主慢走。”
  
  宋清辞离去后,裴行璟拨弄一下白玉扳指,淡声道:“周大人惦念着梅花酥,孤待会儿就派人给你送去一些。”
  
  周修林又一作揖,“多谢殿下。”
  
  同是男人,见到宋清辞时,周修林眼里的惊艳之色,裴行璟看的分明。
  
  周修林能从一个寒门子弟成为状元郎,自身着实才能出众,裴行璟不是那等公私不分之人。
  
  宋清辞讨男子喜欢,裴行璟也毫不意外。
  
  然其他人喜欢宋清辞又如何,她只能是他的!
  
  等宋清辞将陆怀瑾的书信交给裴云蓁以后,果不其然,她后悔的叹了口气,“若是我今x早些起来,跟着你一道去梅林就好了。”
  
  宋清辞在她身边坐下,“再过几x宫里举办除夕宴,你就可以见到陆世子了。”
  
  听宋清辞这么一说,裴云蓁高兴许多,“清辞,这还是我第一次参加除夕宴呢,去年冬天,三哥陪着父皇到上京参加过一次除夕宴。等他回到晋阳的时候,我问他除夕宴是什么样子,有没有让他印象深刻的。你猜三哥怎么说?”
  
  宋清辞很捧场,“太子怎么说?”
  
  原来去年除夕宴太子也在啊,她倒是没有注意到裴行璟。
  
  裴云蓁笑起来,“三哥说他遇到一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委屈巴巴的在哭着,后来宴席上那个小姑娘又一直在吃东西,吃的脸颊鼓鼓的,像一只赏心悦目的小仓鼠。”
  
  宋清辞眨了眨眼睛,怎么感觉裴云蓁口中的小姑娘,这么像她呢?
  
  去年除夕,本该是阖家团圆的x子,然而她身在宫中,连去她爹娘坟前上柱香都无法做到。她在进宫之前,曾拜托过邻居家的林大哥逢年过节去她爹娘坟前看一看,但她还是放心不下。
  
  对亲人的思念,宫里人的捧高踩低,还有要去和亲的惧怕和无可奈何,所有的情绪堆积在一起,那一x宋清辞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一个人偷偷哭着。
  
  哭了一场,心情舒畅许多,她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不管怎么样,x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她不会放任自己一味的难过和害怕。
  
  后来除夕宴上,那些朝臣拍着庆隆帝的马屁。
  
  殊不知,为了支付向东突厥等国的议和赔款,朝廷拿不出银子,就使劲的搜刮着百姓,上京以外的百姓承担着沉重的苛捐杂税,苦不堪言,辛辛苦苦耕作一年,家里的粮食全缴纳了赋税,为了吃饱肚子,只能将家里的孩童卖出去,当伺候人的下人。
  
  河西、辽东、安南等地也被庆隆帝割据出去,变成了他国的领土。
  
  可在这些人和庆隆帝的眼里,却是天下一派繁盛,国泰民安,歌舞升平。
  
  宋清辞只是一个女儿家,她无法改变任何东西,那时候的她,甚至自身都难保。
  
  对于宋清辞而言,除夕宴唯一的好处是她可以吃一些平时吃不到的东西。
  
  宫里的人都知道她要去和亲,和亲公主指不定哪x就没命了,如此一来,便没人愿意讨好她这个公主。
  
  尚食局也是捧高踩低的,刚开始的时候甚至克扣她的份例,膳食送来的时候都凉了,宋清辞想了法子,直接拿着证据告到皇后那里,后来尚食局才乖乖的将她每x的膳食完完全全的送过来。
  
  但是其他的就不要想了,像那些花心思做的糕点,比如莲子蒸x酪、香酥合意饼等,是不会给她送来的,她也只有在宫廷宴席上可以吃到。
  
  那次除夕宴宋清辞看看歌舞,吃一吃美味的膳食,没人搭理她,她也乐得自在。
  
  那时候她坐在最边上,没有人会将视线落到到她这么一个不受宠的、要去和亲的公主身上的,太子也一定不会注意到她,可能那位小姑娘另有其人吧。
  
  裴云蓁又问了一句,“对了,清辞,去年除夕宴你可有见到三哥?”
  
  宋清辞摇摇头,她很肯定去年除夕宴她没有见过裴行璟,而不是她忘记了。像太子这样矜贵清雅的郎君,她若是见到了,一定不会忘记的。
  
  裴云蓁“哎呀”了一下,“真可惜,不然你早就认识三哥了。”
  
  宋清辞笑了笑,没出声。
  
  临近除夕那两x,太子和几位皇子常去寿康宫向太后请安。儿孙满堂,太后脸上的笑意都没下去,连带着胃口都好了不少。
  
  有时太后、裴云蓁还有吴嬷嬷几人打马吊消遣时间,再拉上宋清辞。
  
  虽然太后慈和,但宋清辞还有裴云蓁为了讨太后开心,也不敢每把牌都赢过太后,控制着,赢的少输的多。
  
  这x,宋清辞又在陪着太后打马吊,太后的娘家人进宫觐见她,吴嬷嬷自然要陪着太后去,后来裴云蓁又拉来一个小宫女,但还是少了一个人手。
  
  此时太子进来里间。
  
  裴云蓁看见太子眼睛一亮,冲他招手,“三哥,你快来。”
  
  太后临走前笑着道一句,“
  清辞和蓁蓁陪着哀家打了好几x马吊,今个换一下,太子你陪着她们。”
  
  裴行璟坐在宋清辞对面,宋清辞的视线不可避免的落在他身上。
  
  紫檀木椅中,太子身躯高大,玉冠束发,身上的月白色常服绣着繁琐的花纹,劲瘦的腰间配着羊脂玉佩,袖口嵌金线,清朗如松下风。
  
  太后不在,宋清辞和裴云蓁两人也没有必要再藏拙,她们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眸中闪烁着狡黠的光,前几x跟着太后打牌,她们俩输了不少银子,今个可要从太子身上赢回来。
  
  裴行璟是太子,可他即便是打马吊,也没有c鄙之态,出牌起牌时,手指修长匀称,动作间透着优雅从容。
  
  宋清辞和裴云蓁准备大展身手,然而有太子在,太子出牌时漫不经心,她们两个人却一连输了九局。
  
  宋清辞嘴角的笑意变得勉强,太子太欺负人了。
  
  和太后打马吊时,她刻意控住着,输的多,但总有赢的时候。再说了,输给太后,是她心甘情愿,这是在孝敬长辈。
  
  但是裴行璟和她只相差五岁,算是同龄人,在同龄人面前难免会有争强好胜的心,总输给裴行璟,任谁心情也好不起来。
  
  宋清辞本来觉得,虽然她棋艺不行,可打马吊绝对在行,而太子想必从小到大都没打过几次牌,肯定是她的手下败将。
  
  然而输了九局之后,她才意识到,原来她连打马吊也比不过太子,这可真的是太打击人了。
  
  宋清辞咬着唇,不太情愿的将案几上的银锞子推到裴行璟那里,太子那边的银锞子密密麻麻的堆起来,而她这边,只剩下稀疏的几个,像她一样可怜。
  
  看着宋清辞不情愿的模样,裴行璟眼眸闪过几分笑意。
  
  就在宋清辞以为太子这一局又要赢牌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输了。
  
  宋清辞咬着的唇松开,不由得露出笑,裴云蓁亦是如此,得意的笑起来,“哈哈哈,三哥,你输了!”
  
  接下来,太子又连输了几次,总归赢的次数少,输的次数多。
  
  很快裴行璟面前堆积的银锞子,到了宋清辞和裴云蓁跟前。
  
  宋清辞唇畔带着笑意,眸子重新弯起来,她赢过太子了。
  
  其实她也不是在意输了多少银子,只是之前连输九局,心里憋着一股气。
  
  输了这么多次后,后面赢再回来的时候,这种喜悦可是翻倍的,无关赢了多少银子,宋清辞本以为要一输到底,突然间太子那里的风水转走了,赢的人变成了她,能不让人高兴嘛!
  
  裴云蓁奇怪的看着裴行璟,“三哥,你之前打马吊可从来没输过的,今个怎么输了这么多次?”
  
  裴行璟靠在檀木椅背上,散漫的回了一句,“ 许是今个手气不好。”
  
  听到这话,宋清辞视线移到他身上,开始的时候,她裴云蓁两人合起伙来打太子一个,太子尚连赢九局,足以证明太子打马吊的实力。至于后面输了那么多次,肯定不是手气不好的缘故。
  
  莫非太子这是故意输牌,在哄她和裴云蓁开心?
  
  想到这儿,宋清辞有些不自在。
  
  以前她年纪小,和宋娘子在一起打马吊,总是输牌,输的次数多了,就会哭鼻子。
  
  她一哭鼻子,宋娘子就会故意输牌。那时的她以为自己真的很厉害,小小的她竟然可以赢过自己的娘亲。
  
  可长大后才明白,以前的她小小的,连牌都拿不全,总是往下掉,又怎么可能轻易赢过宋娘子?
  这是宋娘子在用输牌的方式来哄她高兴。
  
  宋娘子在她面前输牌,是心甘情愿的,只因宋清辞是她的女儿。裴云蓁是太子的妹妹,太子讨她开心也无可厚非。
  
  太子根本不需要顾忌她一个前朝公主的颜面,又为何用这样的方式哄她高兴呢?
  
  宋清辞想了想,太子是一个很温润的郎君,做不出一直赢牌、而让她和裴云蓁输牌的事情。
  
  ————————————
  
  太后见客后,回到里间,身后跟了两个姑娘,一个是裴云薇,另一个姑娘则是宋清辞之前没有见过的。
  
  裴云蓁先称呼了一声,“沈姐姐,你到上京了?”
  
  太后为宋清辞介绍,“清辞,这是惜珍,哀家的外孙女,比你大上一岁,昨个从晋阳到了上京,今个进宫来向哀家请安。”
  
  太后口中的外孙女,出身晋阳沈氏。沈惜珍倒也不是太后的亲外孙女,而是太后娘家侄女的小女儿。
  
  沈惜珍冲着宋清辞行了礼,“惜珍见过平宁公主。”
  
  宋清辞盈盈一笑,走过去抬起她的手,“沈姐姐不必多礼,我们年龄相仿,我便跟着蓁蓁称呼你一声沈姐姐,可好?”
  
  沈惜珍笑着应下,“好。”
  
  这位沈姑娘,身量比大多上京的姑娘都要高挑,明眸皓齿,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风姿飒爽而大气。
  
  沈惜珍看向裴行璟,又行了一礼,“惜珍见过殿下。”
  
  裴行璟抬了抬手,淡声道:“ 沈表妹不必多礼,皇祖母挂念沈姑娘已久,这一次到了上京,可以常进宫陪陪皇祖母。”
  
  屋里全是女子,裴行璟一个外男不便待在这里,眼见他要离开,宋清辞、裴云蓁以及裴云薇也跟着向太后辞别。
  
  沈惜珍刚从晋阳到上京,想必太后一定有许多话要和她说,宋清辞她们便不待在寿康宫打扰太后和沈惜珍二人的叙话。
  
  出去寿康宫,裴云蓁笑眯眯对着太子,“三哥,下次有时间,你还陪着我和清辞打马吊吧。”
  
  裴行璟勾了勾唇,“ 我看你不是想让我陪你打马吊,而是想从我这里赢银子。”
  
  裴云蓁拉上宋清辞作证,“ 我才没这么想呢,是不是,清辞?”
  
  宋清辞狡黠一笑,“蓁蓁不是这么想的,那是怎么想的?”
  
  和裴云蓁相处久了,两人年纪都不大,平常总爱互相打趣。
  
  裴云蓁一副作怪的模样,“好啊,清辞,你竟然站在三哥那边儿,不帮着我说话。”
  
  一旁没出声的裴云薇,此刻皱起眉头。
  
  虽然她和裴云蓁是姐妹,可毕竟不是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时常有摩擦,她看不惯太后和太子都偏爱裴云蓁。
  
  至于宋清辞,她心里可憋着好大一口儿气呢,宋清辞一个前朝公主,凭什么两次三番敢冲她顶嘴,甚至太子为了宋清辞,还责罚了她一顿,让她失了面子。
  
  她本来就和裴云蓁以及宋清辞不对付,见不得她们二人轻松说笑的样子。
  
  裴云薇阴阳怪气的开口,“刚才让三哥浪费时间陪着你们打马吊,蓁蓁年纪小就算了,平宁公主也是这般不懂事?”
  
  宋清辞嘴角噙着浅笑,并不因为她这番话而生气,“ 本来是我和蓁蓁陪着太后一起打马吊,太后要去见客,便让太子陪着我们打牌。陛下已经封印,未有朝政之事要处理。方才殿下陪着我们打马吊,也是太后的吩咐,未有失了体统的地方。敢问成安公主,此举有何不对?”
  
  裴云薇有心反驳,却无话可说,最后冷哼了一声,“伶牙利嘴。”
  
  一个前朝公主,她要是宋清辞,那就好好的待在屋里,才不会整x出来丢人现眼呢!
  
  裴行璟看她一眼,目光威严,“云薇,不得对平宁公主无礼。”
  
  即便裴云薇针对的人不是宋清辞,裴行璟也不会坐视不管。
  
  裴云薇如今不是一个晋阳留守的女儿,而是大宴的公主,自然该有公主的体统和心x。
  
  找不到反驳宋清辞的话,又惹来太子的训斥,裴云薇心里越发恼火,加快脚步,急匆匆离去。
  
  看着裴云薇离去的背影,裴云蓁吐了吐舌头,“她今个是吃了火.药吗?那么大火气。”
  
  她又看向宋清辞,“清辞,你别将她说的话放心里,她就是看你长的好看,在嫉妒你,故意和你过不去。”
  
  宋清辞浅浅一笑,“我不生气的。”
  
  她从小就没亲生父亲,孤儿寡母的过x子,难听的话没少听。后来进了宫,宫里的人都知道她要去和亲,有时候更是会故意拿和亲的事情来挤兑她。宋清辞又岂会将裴云薇那些话放在心里?犯不着为了无关紧要的人惹自己生气。
  
  说起来,虽然太子陪着她们打马吊是太后的吩咐,可是太子陪着她们玩了不短的时间,也不知有没有耽误太子的正事?
  
  宋清辞语气带着几分抱歉,“殿下,方才我和蓁蓁可有耽误你处理正事?”
  
  裴行璟停下脚步,注视着宋清辞,面孔温润而俊逸,“ 处理朝政是我的正事,陪着公主”,顿了片刻,他才接着道,“还有蓁蓁,亦是我的正事。”
第 18 章
  裴行璟的眼眸深邃而湛黑,注视着宋清辞时,眼眸里只装着她一个人。
  
  “陪着公主,还有蓁蓁,亦是我的正事。”
  
  当听到裴行璟说到“陪着公主”这几个字的时候,没来由的,宋清辞脸颊一热。
  
  太子那句话,恰好停顿在那里,幸亏后面带上了裴云蓁,不然会容易让人误会啊!
  
  裴云蓁在一旁低声嘀咕着,“ 怎么感觉我像是被顺带的那一个?”
  
  她的声音虽轻,但宋清辞就在她身旁,不可避免的听到这句话,宋清辞两靥蓦然染上一层胭脂色,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垂下眼。
  
  太子轻敲了裴云蓁眉头一下,没说什么,又看了一眼宋清辞,抬脚离去。
  
  随着裴行璟离开,宋清辞脸上的热意渐渐褪去,裴云蓁说她是顺带的那一个,这这么可能,裴云蓁是太子的亲妹妹,即便是顺带,她才是被顺带的那一个!
  
  再有两三x就是除夕,宫里也没有什么事情,提前确定好除夕宴还有过年那几x要穿的衣服,剩余的时间宋清辞常去寿康宫。
  
  沈惜珍到了上京,太后留她住在宫里,打马吊的时候,沈惜珍、裴云蓁、太后还有宋清辞四人,刚好凑够了人手。
  
  沈惜珍长相不是时下流行的婉约柔和的样貌,眉宇间带着几分英气,性子也是如此,很是随和大气的一个女子。
  
  前两x在梅林摘了梅花,等梅花酥做好后,宋清辞给太后、裴云蓁还有沈惜珍送去了一些,想了想,她又在食盒中装了一碟梅花酥,派荔枝送到了东宫。
  
  当x太子也在梅林,还同意她帮陆怀瑾给裴云蓁送信,这碟梅花酥,就当是她给太子的谢礼。
  
  盛厉拎着食盒进来,“殿下,平宁公主送来梅花酥,殿下可要留下尝一尝?”
  
  裴行璟放下手中公文,“留下吧。”
  
  盛厉将那碟梅花酥从食盒拿出来,太子殿下并不常吃糕点一类的甜食,倒是为这位平宁公主破了例。
  
  酥饼小巧精致,做成xx样式,摆在案桌上,宛如腊梅盛开,裴行璟薄唇勾起,即便周修林在宋清辞面前说了那么一长串话,引得宋清辞感同身受,可是能吃到宋清辞亲手做的梅花酥,只有他一人。
  
  一晃眼到了除夕,辰时,所有的官员、皇亲国戚齐聚在含元殿广场,皇帝向百官赐座赐茶,裴行璟代替皇上,给天子近臣的贺礼赏赐下去,贺岁大典结束后,接着就是除夕宴。
  
  宋清辞今x着一身毛领月白色绣团花冬裙,x.口绣着祥云纹,袖口的样式宽松,月白色虽不如桃粉色、海棠色等喜庆,但宋清辞模样好,这样老成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反而越发显得矜贵优雅。
  
  鬓发尽数挽起,没有太多装饰,只簪着一根玉石鸾鸟衔珠步摇,耳畔垂下一对羊脂白玉耳坠,通身的打扮虽不复杂,却尽显端庄大气。
  
  去年除夕宴,当时前朝还未覆灭,宫里那么多公主,没人重视宋清辞一个要去和亲的公主,她的席位被安排在最边上。
  
  可是今年宫里只有三位公主,宋清辞自然不用像以前那样坐在最边上,她的席位挨着裴云蓁。
  
  宋侯爷是前朝的皇亲,在前朝未覆灭时,他压根就没见过宋清辞,连宋清辞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不过因着之前那一遭子事情在,前一段时x皇帝要将宋清辞送到离宫,宋侯爷、纪春德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极力反对此事。如此一来,出于面子功夫,宋侯爷少不得要去向宋清辞敬酒。
  
  他拉着纪春德等人去向宋清辞敬酒,看到宋清辞时,宋侯爷不免诧异,这位平宁公主倒是和庆隆帝长的一点儿都不像,周身的气质端正g净,眉眼婉婉如画。
  
  似宋清辞这样的女子,普通人家的郎君哪能护得住她?倒是该入天家。
  
  不过宋清辞如今只是一个亡了国的公主,怕是上京的世家权贵子弟都不敢娶她,当真是令人惋惜。
  
  宋侯爷、纪春德等人向宋清辞敬了酒,说了些假惺惺关怀的话,便离开了。
  
  宋清辞只觉得好笑,前朝的时候,怕是她从宋侯爷面前走过,宋侯爷都不会用正眼看她一眼这个不受宠的和亲公主。如今天下易了主,这些人倒是对着她做些面子功夫。
  
  她无意掺杂朝政之事,更无意成为宋侯爷等人手中的一把刀,是以并不过分亲近宋侯爷等人,面上挂着得体的笑意,饮下他们的敬酒。
  
  等宋侯爷等人离去后,宋清辞看了一周,太子以及几位皇子自然是无数人奉承的对象。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宫里几位皇子齐聚在一起,五皇子、六皇子不过十一二岁,尚且年幼。其他几位皇子各有千秋,不过相比裴行璟,其他几位不管是长相还是气度,要略逊一筹。
  
  围在大皇子、二皇子身边的朝臣不多,向四皇子敬酒的也不多,那些朝臣接二连三向太子敬酒。由此可见,太子储君之位十分稳固。
  
  当今圣上在晋阳时,只是一个留守,是裴行璟豪杰天下英雄,吸引无数将士归入他麾下;也是裴行璟率十万大军攻入上京,占领皇城。有这份功绩在,即便圣上不立他为太子,投诚他的朝臣也绝不会少。
  ————————————
  
  歌姬在献舞,大殿内气氛热烈,裴云蓁抽空看她一眼,“清辞,你脸怎么那么红?”
  
  宋清辞用手背碰了下脸颊,热热的,脑袋也有些晕,“方才饮了不少酒,我出去吹一会儿风。”
  
  这会儿歌姬在表演,宴席马上就要结束了,皇上、皇后等人已经离席,她此时离席也没有问题。
  
  裴云蓁点点头,“你去吧。”
  
  出去大殿,清冽的气息扑面,荔枝伺候了她一晚上,此刻还未用膳,宋清辞并未让荔枝还有其他宫女跟着她,让她们用膳去了。
  
  精致的宫灯散发着莹润的光华,宋清辞沿着一条白石小道往里走去。
  
  走近一座八角亭,腊梅的暗香浮动,亭中男子负手而立,身姿挺拔,莹润的光华洒在他面上,勾勒出深邃的轮廓,正是太子。
  
  眼见裴行璟也看到了她,宋清辞走进亭中,露出笑,“殿下也在这里?”
  
  裴行璟勾了勾唇,“饮了一晚上的酒,那些朝臣还不罢休,出来避一避他们。
  
  太子身上的酒气很淡,想来离席前已经换了衣衫,面色仍和往常一样,未有醉酒之态,玉冠束发,皎若清风朗月,眼眸如夜幕般幽黑,看人一眼,仿佛能把人吸进去。
  
  裴行璟出声,“ 公主怎的也离席了?”
  
  宋清辞不好意思笑了笑,“方才几位大人向我敬了几盏酒 ,然后我又饮了几盏果酒,果酒甜甜的,一不小心多饮了些,出来醒醒酒。”
  
  夜幕之中,裴行璟身上面对他人时的疏离淡去,多了些柔和,“果酒虽不辛烈,却醇厚有劲,公主不可贪杯。”
  
  饮了酒,宋清辞一贯清和的声音,多了几分软糯,“ 我平x不常饮酒的,今个多喝了几盏。”
  
  冷风扑面而来,宋清辞脑袋却有些晕,许是酒意上来了,八角亭中摆着石凳,她挑了离她最近的石凳坐下,后背微微抵着石桌桌沿,面朝着裴行璟,小手端端正正的摆在膝盖上。
  
  裴行璟看着她坐下,“公主可是醉了?”
  
  宋清辞喝了几盏屠苏酒,又喝了果酒,两种酒掺合在一块儿,后劲极大,当时不明显,要不了多长时间脑袋就会晕乎乎的,她从含元殿走到八角亭这里,酒意也该涌上来了。
  
  宋清辞歪着脑袋,迎上裴行璟的视线,娇俏的摇摇头,“我没醉呢!”
  
  虽然宋清辞面色不明显,但裴行璟了解宋清辞的性子,在她清醒的时候,总是端庄知礼的,对着他恭敬有礼,绝不踏过那条不可逾越的界限,在他面前,可没有这般娇憨的模样。
  
  裴行璟勾起唇角,故意逗着她,“醉酒的人都说自己没有喝醉。”
  
  宋清辞眸子圆圆的,“那你考一考我之前的事情,看我还记得不记得,若是记得,说明我没醉呢。”
  
  裴行璟沉声道:“ 公主可还记得去年除夕那x的事情?”
  
  “去年除夕?”宋清辞歪着脑袋想了想,“去年我哭了一场,娘说不让我哭的,但我没忍住,后来在宴席上吃了好多糕点,都是些平时吃不到的,甜甜的,一点儿也不腻。”
  
  裴行璟又问道:“还有呢?”
  
  “还有?” 宋清辞细眉微蹙,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什么,皱了皱琼鼻,“还有什么呀?”
  
  裴行璟唇畔带着清浅的笑意,一步步诱着宋清辞想下去,“ 那x公主可撞到了一个男子的怀里?”
  
  宋清辞眨了眨眼睛,迷迷糊糊的小脑袋瓜转了一会儿,眼睛亮起来,宛若盛满了月色,“我想起来了,那个男子的x膛yy的,撞的我鼻子都痛了。”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裴行璟唇畔的笑意更浓,“ 那公主可知道那个男子是谁?”
  
  宋清辞眸子水濛濛的,透着一层朦胧,慢慢的摇摇头,“ 不知道,不过一定是个坏人,他偷听了我向神仙爷爷的许愿,还把我的鼻子撞的红红的。”
  
  裴行璟眉峰挑起,他可不是个坏人,宋清辞祈求神仙让她不用去和亲,神仙做不到的事情,他来为她实现。
  
  他推翻前朝,宋清辞与东突厥大皇子的和亲,自然就作废了。
  
  宋清辞笑意盈盈看着裴行璟,“不过殿下是个好人。”
  
  得,坏人是他,好人也是他。
  
  凝视着宋清辞,裴行璟又出声,“为何觉得我是个好人?”
  
  宋清辞眸子弯弯的,“殿下为人和善,不摆架子,救了我一命,帮了我好几次,殿下长的也好看。”
  
  裴行璟轻笑一声,他今个才知道,宋清辞喝醉后竟然是个小色迷。
  
  宋清辞展露在外人面前总是端庄懂事的模样,超乎她年纪的沉静,也就只有她醉酒的这一段时间,裴行璟才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宋清辞。
  
  冷冽的风吹进八角亭,宋清辞在外面待的时间不短了,裴行璟伸出手,欲用手背碰下她的脸颊,好感受她是冷是热,手伸到半途,顿了顿,复收了回去,“外面冷,公主回去吧。”
  
  宋清辞抬眸望着他,话语中无意识带着撒娇的意味,“ 我头晕,不想走回去。”
  
  面前的姑娘,撒着娇却不自知,裴行璟眼眸里露出几分笑意,“不想走回去,是想让我抱着你回去吗?”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