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萱草妖花

14.匪徒
  商嘉扬当然不是通过“摇一摇”加岳樱的,他拿到岳樱微信号已经两天,今天才心血来潮想加,并起了逗小姑娘的心思。
  
  没想到小姑娘还特别一本正经地说不约。
  
  商嘉扬盯着手机数分钟后,给岳樱改了个备注——【岳樱】。
  
  改完又觉得备注过于冰冷,在通讯录里毫无特色,配不上这姑娘的才华气质,又改成了【挺可爱】。
  
  ……
  
  岳樱收了手机,把手机扔去一边,把位置让回给商妍,低声说:“你先弹一遍,让我看看你在什么水平。”
  
  “我水平挺差的。”商妍学着她的姿势端正坐好,手指抚上琴弦。
  
  岳樱宽慰她:“不用谦虚,你毕竟学了这么久,有底子,放松,弹给我听。”
  
  最近岳樱都在教小朋友,耐心早就被锻炼出来了,跟商妍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很温柔。
  
  商妍受到鼓舞,索性放开了弹。
  
  一阵琴音之后,岳樱:“…………”
  
  商妍见她表情不对,反问:“樱樱,我的底子是不是太差了点儿啊?”
  
  “倒也不是太差。”岳樱拍了下她的手背,把她爪子拍开,纠正说:“你是压根没底子吧?你的指法就不对,以前老师没纠正你吗?”
  
  商妍傻嘿嘿抓了抓后脑勺:“上一个拍我手背的老师,手腕快被我拧残了。”
  
  岳樱:“……”
  确认过眼神,是老爷们儿转世的人。
  
  岳樱耐心给她示范指法,说:“传统指法,大概可以用一首诗概括,你且记好。名指扎桩四指悬,勾摇剔x轻弄弦,须知左手无别法,按颤推揉自悠然。”
  
  商妍脸上笑容都僵住了:“姐妹,我觉得你可以通俗点……”
  
  岳樱耐心地教她到中午。
  
  商妍折服在了她的耐心之下,也被激起了学琴的欲望。
  
  可是她在学琴方面压根没有天赋,即便跟着岳樱学了一天,指法问题依旧无法改善。
  
  岳樱当然也发现她的天赋有问题,问:“谁让你学琴的?你没有天赋,也不热爱,强行摁头让你学,只会耽误你的时间,不如拿这些时间做你喜欢的事。”
  
  她的话让商妍有些错愕,甚至有些感动。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从来没有哪个老师跟她说学这些是浪费时间的。
  
  家人一味地想让她成为他们理想中的样子,却从没想过,这些东西她从来都不爱。
  
  商妍说:“我们岳家,我是最小的姑娘,我那几个堂姐表姐,都各有各的才艺,偏偏我什么都不会。过段时间爷爷生x,会来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总不能给爷爷当场表演一个打拳吧?”
  
  “为什么不可以呢?”岳樱反问。
  
  商妍被她一本正经的反应逗笑:“樱樱,你真觉得我在爷爷寿宴上表演打拳没问题吗?到时候唐家、傅家的人会怎么看我?怎么看商家?”
  
  “打拳确实不优雅。”
  
  “何止不优雅,锦城三大家族,每年当家人过寿,都会是小辈们才艺比拼的修罗场。”
  
  商妍抬眼看天花板,呜了一声,说:“往年吧,都是我二姐做代表,表演才艺。去年我二姐嫁人了,今年表演才艺的就变成了我。唐家小姐能表演拉大提琴,傅家小姐能表演跳舞。家里人指望我今年弹古筝或者表演画画,看来是要凉了……”
  
  “舞剑可以吗?”岳樱见她一脸为难,提出建议:“你对舞枪弄棍应该感兴趣吧?不如,舞剑?”
  
  “舞剑?”商妍笑出声,“你开玩笑吧?广场上老大爷那种,拿着太极剑慢悠悠地舞吗?那也太养老气息了,而且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不可行。”
  
  “你有武功底子,学舞剑难度应该不大。”岳樱伸手捏了捏她结实的小胳膊,更加坚信这一点:“让岳峯教你舞剑。”
  
  如今岳峯虽然内功尽失,可他舞剑的底子、招式仍在。
  
  一些剑招搁古代,配合真气,杀伤力巨大。可是搁现代,就变成了一x“健美x”了。
  
  岳樱掏出手机,点开一支视频给商妍看:“你看看这x剑招,感兴趣否?我让岳峯教你。”
  
  自打岳峯失去武功后,一得空就会练这些剑招,总期待某一天奇迹出现,真气还能重新突破任督二脉,灌入武器,剑气如虹。
  
  岳樱偶尔会给他拍视频,帮他把剑招录下来。
  
  视频里,岳峯手持长剑,仿佛变了一个人,英俊的眉眼变得异常凌厉。
  
  他手腕一翻,寒光四起,长剑破空而出。
  
  起身纵跃间,未开刃的道具剑在他手中被舞出呼啸的风。
  
  他虽然失去轻功,不能纵跃起飞,可脚下却如踩着云一般。
  
  他的剑花挽得并不复杂,却颇具杀伤力,这几势剑招居然有一种舞蹈美感。
  
  那种柔中带刚的杀气腾腾感,让商妍看得莫名热血沸腾。
  
  虽然她在岳樱朋友圈刷到过岳峯舞剑,不过那都是他舞着玩儿的。
  
  可这次不同,商妍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柔中带刚的热血感,宛如手持长剑,英姿勃发的古风少年。
  
  太他妈帅了。
  
  糟糕。这是心动的感觉,青春小说男主瞬间就有了脸。QAQ
  
  岳樱见商妍发呆,问她:“要学吗?如果你是为了给爷爷表演才艺而学琴,我建议学舞剑。岳峯的这x剑招,可能不太适合女孩子,我可以帮忙,适当给你改改,改出一x适合你的舞步。”
  
  “学学学学!”
  
  商妍立刻把岳峯舞剑的视频转发给了商嘉扬,给他微信留言:“五哥!!我决定学舞剑,好好给爷爷准备才艺!最近就不学琴不练画了,樱樱老师说我没有天赋,倒不如学舞剑免得浪费时间且丢人!”
  
  发完微信,商妍立刻关掉手机,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反正这事儿就这么决定了。
  
  如果商嘉扬敢不同意,她就把商嘉扬玩儿微信“摇一摇”勾搭妹子的事儿曝光到家族群!
  
  看他要脸不要。
  
  晚饭之后,岳樱又给商妍做了一个体能测试。
  
  商妍从小练武,底子不错,肢体与体能都能负荷剑招以及一些高难度舞步。
  
  ……
  
  商嘉扬大多时候都会忙到凌晨点才回家,可是今天意外地下了个“早”班。
  
  他的车开回别墅时已经八点,正好看见岳樱在路边打车。
  
  商嘉扬让司机靠边停车。
  
  等岳樱那辆车开下半山,他吩咐司机:“跟上那辆车。”
  
  ……
  
  别墅区离岳樱住的贫民窟有一个多小时,她回到小区外已经快十点。
  
  滴滴停在小区门口。
  
  由于旧小区大门口最近在改造下水道,岳樱只能绕道往后门走。
  
  经过一条冗长且晦暗的窄道,路灯忽明忽灭。
  
  岳樱打开手机电筒照亮,发现地面上的影子多了几道。
  
  她一回头,看见三个男人。
  
  那三人与她对视,笑得不怀好意。
  
  岳樱脚步加快,三个男人也加快脚步。她紧张地心都跳到嗓子眼,g脆跑起来。
  
  三个男人迅速反超,拦住她的去路。
  
  岳樱无路可走,喘着c气打量他们,老老实实把包递过去:“三位大哥,我的所有财产都在包里,给你们。”
  
  为首的男人大概四十多岁,一把抓过她的包往她脸上一砸:“臭娘们,别跟我来这x。”
  
  岳樱撇头及时,但还是被背包拉链刮伤脖子,拉出一条细长的血痕。
  
  身后的男人抓住她的头发,将她往身后拖拽。
  
  岳樱整个人被拖进深巷,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后脑勺就被压在墙上重重一击。
  
  整个人头晕目眩。
  
  有人上手来扯她衬衣,但料子结实,没那么容易扯开。
  
  她觉得恶心,眼底压着鱼死网破的怒意,张口咬破一个人的耳朵。
  
  那人捂着耳朵哀嚎,躺在地上疼得打滚。
  
  岳樱用尽力气一阵乱踢,踢中一颗蛋,对方疼得贴墙捂裆,嗷嗷乱叫:
  
  “靠!臭娘们!老子弄死你!”
  
  “妈的,再动老子剁碎你喂狗信不信?”
  
  她又抓起一枚砖头“砰”地丢出去,将其中一个脑袋砸开花。
  
  总算挣脱桎梏,岳樱不敢耽搁,爬起来就往外跑。
  
  可她刚跑没两步,脚踝被人抓住,用力一拖又摔在地上,下巴磕出血,嘴里全是腥甜。
  
  岳樱嘶声大叫,努力想再爬起来。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压来一道人影,对方抄起一根铁棍砸断了抓她脚踝的人手。
  
  空气里,她听见骨骼断裂的声音。
  
  商嘉扬单手抓住女孩肩,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她从地上拎起来。
  
  他淡淡瞥她,眼中看不见温度:“怎么样?”
  
  被砸断手的男人躺在地上无法起身,另外两个却缓过神,掏出匕首对准他们。
  
  被岳樱咬破耳朵的男人,捂着流血的耳朵说:“管闲事是吧?今天不见血,这事儿没完!”
  
  商嘉扬把手里的铁棍递给岳樱,又拿手掌挡了一下小姑娘的视线,冷冰冰:“闭眼。”
  
  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前,不到十秒,成功将两名匪徒撂倒,并夺了匕首。
  
  三名匪徒都倒地哀嚎。
  
  商嘉扬掏出手帕,仔细擦手,神情阴鸷。
  
  昏x的灯光将他冷峻的侧脸割裂出阴影,他悠然自得的姿态,宛如地狱里走出的恶魔。
  
  他转过身去看岳樱。
  
  小姑娘大概吓坏了,紧攥着铁棍,一脸木然。
  
  他把眼底阴沉压下去,换上一脸温和,正要开口安慰,却见小姑娘高举手中铁棍,重重起落,毫不留情地打在匪徒身上。
  “砰砰”一阵闷响,空气里伴随着哀嚎和骨骼断裂的“咔咔”声。
  
  那狠劲儿,仿佛不是在打一个人,而是在打一个没有生命力的麻袋。
  
  “嗷——”
  
  惨叫声此起彼伏。
  
  阴x晦暗的深巷里,挥斥铁棍的岳樱,更像是地狱走出的恶魔。
  
  商嘉扬:“……”
  
  岳峯写完作业出来接姐姐,走到巷口就听见岳樱的叫声,几乎一路疯跑过来。
  
  他来时看到这一幕,一股热血冲上颅顶,几步上前,从岳樱手里夺过铁棍,亲自下手打折了三名匪徒的腿骨。
  
  岳樱在旁整理衣衫,抬手轻轻掩鼻,斜睨了一眼地上三人:“这些狗东西手也挺脏,一并折了吧。”
  
  商嘉扬:“……”
  
  警察抵达巷口,岳峯连忙把铁棍塞到商嘉扬手中。
  
  女警察一进深巷拐角,就看见一对儿年轻姐弟瑟瑟发抖,宛如惊弓之鸟般往金融巨鳄商嘉扬身后缩。
  
  看着这可怜兮兮的两姐弟,人民女警察正义感爆棚,恨不得剁碎了地上三个人渣。
  
  商嘉扬垂眼看手里拎着的铁棍,又转回脸打量身后这俩瑟瑟发抖的姐弟。
  
  “??”
  
  满脑袋问号。
15.受伤
  “小妹妹,你没事吧?”
  
  女警刘彩英接到商嘉扬司机的报警电话,立刻带人赶过来。
  
  刚到这边就看见吓得小脸惨白的岳樱。
  
  她看了眼地上三个快残的人渣,颇为敬重地对商嘉扬竖起大拇指:“商先生,我只在新闻上看过您,没想到您不仅是一个资本家,还是这样一个见义勇为的人!”
  
  刘彩英给地上被打到骨头断裂的匪徒上手铐,c略地检查了一下匪徒的伤势。
  
  哦嚯。手骨腿骨大概都断了。
  
  刘彩英咂舌感慨。狠还是资本家狠。
  
  商嘉扬大概get到女警察的目光什么意思:“…………”
  他不是,他没有。
  手一松丢掉了铁棍。
  
  深巷里光线不明,商嘉扬以为岳樱只是脖颈擦伤,头部的黏x是汗液。
  
  可这会仔细看,才看清她头部的黏x是血。
  
  商嘉扬掏出手帕,要给她擦伤口。
  手还没伸过去,手背被岳峯拍了一巴掌。
  
  少年颇带敌意看他,又从他手里夺过手帕,给姐姐擦额头上淌下的血液。
  
  岳樱拿手摸了一下后脑勺,手上全是血,后知后觉头晕,并有点想吐。
  她忍着呕吐的冲动,对岳峯说:“送我去医院。”
  
  “我背你。”
  岳峯立刻蹲xx。
  
  岳樱也没跟他客气,双腿一软趴在了弟弟身上。
  
  警车位置不够,救护车过来也需要时间,商嘉扬主动提出送他们过去。
  
  刘彩英让同事留下善后,也跟着上了商嘉扬的车。
  
  岳樱头部轻微脑震荡,额头和后颈部位有较大的伤口。
  
  做完包扎,岳樱躺在病床上输消炎液,刘彩英开始给他们录口供。
  
  刘彩英问她:“岳小姐,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岳樱思前想后,下意识觉得可能是陈棠。
  
  刘彩英把受害者提供的线索都记下来,嘱咐说:“好的,等我们警方调查有了结果,通知你。这几天你好好养身体,不要再走夜路了,注意安全。”
  
  岳樱被现代女捕快的尽职尽责感动到。
  等女警离开,岳峯看向商嘉扬,冷冰冰问他:“你怎么还不走?”
  
  商嘉扬看一眼岳峯,又看岳樱,问:“我们先谈谈,商妍的事。”
  
  岳樱对上他的眼睛:“嗯。你们让她学才艺,无非是想让她在寿宴上拔头彩,她对弹琴画画没有一点兴趣,强行摁头,大概率只会丢人。”
  
  她顿了一下,又说:“这位学生家长,我现在已经下班,你要想跟我讨论商妍的事,请白天来。”
  
  这姑娘一家明明想方设法接近他,引起他的注意,此刻却又摆出一副厌恶他的模样。
  
  看过姑娘的舞姿后,他的确有被惊艳到,并感兴趣。
  
  因此,最近这女孩故意接近他,他甘之如饴,他也的确对这个女孩有了一种好感冲-动。
  
  当然,他认为这种冲动不是心理上的,而是生理上的。作为一个快26岁的正常男性,对一个女孩有生理冲动也再正常不过。
  
  他倒不怕岳樱是带着目的来接近他的,这种目的越明显的姑娘,反倒越让他放心。
  
  至少想扔的时候,给足她想要的东西,就不会拖泥带水,要死要活。
  
  凭借这俩姐弟今晚的狼人表现来看,他们极自私,也断不会为了任何人要死要活,这种人反倒让他欣赏。
  
  姐弟俩都拿不太友好的目光看他,商嘉扬觉得大概是自己过于严肃,努力让紧绷的脸上扯出随和的笑容。
  
  他道:“小姑娘,说说你的目的,我满足你。当然,世上没有免费午餐,我们需要等价交换,你想好了再告诉我。”
  
  岳樱大概猜到他在想什么,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捂着脑袋,只觉得后脑勺越来越痛,皱着眉头道:“商嘉扬,你笑的时候一点都不随和,吓到我了。”
  
  自认为笑容随和的商嘉扬:“?”
  
  岳峯不想让商嘉扬多看姐姐一眼,把他拉到走廊,说“商嘉扬,看在你救了我姐的份儿上,我就告诉你真相吧。那天我们一家人,在酒店和你飙戏,是为了利用你拍一个抖音短剧。我姐给妍妍当古筝老师,也是为了接近你,想你的钱。”
  
  商嘉扬摸摸鼻尖,似在想什么。
  
  岳峯见他不说话,满脸真诚:“对不起啊商嘉扬,如果不是你救了我姐,可能到现在我们还在利用你,你……”
  
  商嘉扬挑眉,伸手拍了拍岳峯的肩:“没关系,我这人口味独特,喜欢爱慕虚荣的女孩。”
  
  岳峯当场石化:“……”
  差点没白眼一翻晕过去。
  敲你麻!商嘉扬你变态吧?
  
  商嘉扬看清他的情绪,觉得有趣:“小朋友,你在生气?”
  
  岳峯没好气儿道:“我,没生气!我天生白内障!”
  
  他气得推开商嘉扬,气鼓鼓地回了病房,顺手反锁上门,把商嘉扬隔绝在外。
  
  *
  
  商嘉扬回到别墅,助理李泰已经在门口等他。
  
  李泰一路跟着他上了二楼,说:“那三个匪徒是在逃死刑犯,一口咬定是贪图岳樱的美色,往来账户gg净净,查不出任何破绽。”
  
  进了书房,商嘉扬取了水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
  
  李泰正要接着说话,商嘉扬突然转过身,看他:“笑一个。”
  
  “啊?”李泰莫名其妙,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狗腿笑。
  
  商嘉扬模仿者李泰,笑容逐渐变态,问:“合适吗?”
  
  同样的笑容,在李泰脸上那是狗腿。搁商嘉扬脸上,那就是要杀人全家的变态反派笑容。
  
  李泰顿时吓得腿软,都要哭了:“商总,我是不是哪里没做对?我可以改。”
  
  “你怕我?”商嘉扬伸手拍拍他的肩,低声宽慰:“别怕,我这人,很随和。”
  
  李泰:“…………”
  MMP老板被魂穿了吗?
  
  商嘉扬收了笑容,抿了口酒:“继续说那姑娘的事。”
  
  李泰把几张资料递给他:“如果说结仇,岳樱小姐同这个叫陈棠的女士有纠葛。陈棠私下联系了《大岳舞都》剧组的工作人员,计划等岳樱进组给她来个难堪。做这件事的不是陈棠,她和岳樱没什么生死大仇,不至于去和亡命徒做交易。”
  
  商嘉扬轻晃酒杯,眼底无端漫起一阵寒意。
  
  可以想象,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岳樱或许不止是受伤那么简单。
  
  依岳樱受伤的程度看,对方大概率是想要她的命。
  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一杯烈酒入腹,生理战胜了理智。
  
  他将酒杯搁在书桌上,捡起资料翻了翻,说:“岳樱签了银丰?把这事儿告诉银丰,让他们特别关注一下她的生命安全。”
  
  李泰走出别墅,上了车,立刻给秦小鹿打了电话。
  
  秦小鹿接到电话也一脸懵x:“啥玩意?商总想包养岳樱?不是,传说商总不是gay吗?他钦点岳樱当舞替,难道不是因为她舞跳得好?太牛x了,我仙女太牛x了,居然能把gay掰直!”
  
  李泰看了眼司机,压低声音说:“谁告诉你我们商总是gay?秦小鹿,端正你的思想,你好歹是一司副总。你们银丰得给她最好的资源,保镖安排上。我们总裁的金丝雀,不允许没有排面。”
  
  秦小鹿:“好嘞。李特助,我觉得还是您有样子,把我们总裁的金丝雀安排的妥妥当当。您是我见过最狗的腿!”
  
  李泰:“……滚。”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
  
  凌晨两点,岳樱起身上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玩手机,发现很多未读消息。
  
  【秦小鹿】:“姐妹!你今天没事儿吧?吓死宝宝了!从明天起,明月24小时跟着你,保护你的安全!”
  
  【秦明月】:“樱姐,以后晚上我送你回家,地球不爆炸,明月不放假!(握拳)”
  
  岳樱看到明月的消息,笑出声。
  
  她正准备起身提裤子,收到那个勾搭她的附近好友的消息。
  
  【EU】:“在?”
  【EU】:“睡了吗?”
  【岳樱】:“不约,谢谢。”
  
  【EU】:“我正经人。”
  【岳樱】:“正经人谁玩儿摇一摇?”
  【EU】:“你以偏概全,搞歧视。”
  
  岳樱正准备拉黑,这位又发消息过来。
  
  【EU】:“姐姐,我抑郁症,陪我聊两句。(微笑)”
  
  被叫姐姐,岳樱瞬间不开心了,反问:“你多大?(微笑)”
  
  【EU】:“17。”
  
  岳樱脑补对方是个和弟弟差不多大的孩子,还受抑郁症困扰,顿时心软。
  沉默了片刻,发消息过去:“为什么不开心?”
  
  【EU】:“家庭不睦。姐姐,你会是治愈我的人吗?”
  
  岳樱冷漠脸:“不是。”
  她觉得这样太伤xx的心,说:“如果睡不着,我可以唱歌给你听。”
  
  【EU】:“好。”
  
  岳樱压低声音,对着手机,开始哼唱古老的前奏。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玁狁之故。
  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商嘉扬半靠在办公椅上,点开微信里的60秒语音。
  
  落地窗外风吹树叶沙沙作响,女孩空灵的声音宛如在静谧夜色跳跃的精灵。
  
  商妍被渴醒,出来接水喝,路过商嘉扬书房,听见里面传来女孩唱歌的声音。
  
  她通过门缝往里看,居然看见商嘉扬把手机放在耳边,一脸享受地听。
  
  商嘉扬又点开下一条语音。
  
  女孩声音压得很低:“xx,不管你生活多苦,都要努力向上。姐姐去睡了,晚安,祝你也好梦。”
  
  这声音压得很低,商妍也没听出是岳樱的声音,甚至觉得这声音很御姐很成熟。
  
  商妍一边喝水,一边把耳朵凑在门板上偷听,她好奇五哥用的是微信摇一摇还是陌陌、探探。
  
  门突然从里面被拉开,她一个踉跄跌进去,手里水杯落地。
  
  她没抬眼去看,就已经感受到了商嘉扬冰冷的目光,几乎要凿穿她的脑袋。
  
  商妍双腿一软,“扑通”跪在地毯上:“哥,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已自截双腿,不要杀妹灭口!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