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by紧依sub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租客(bdsm)by紧依sub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悲剧 / 强攻强受 / 腹黑攻
听说,很多圈内的人都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间调教室。调教室该是个什么样子,我从来没有费心想过这件事儿,这是那些s们该想的事情。直到我20岁那年,被他带进调教室的时候,我才知道一个调教室原来是这样。

我脱掉了鞋袜,外衣,T恤和裤子,赤裸着走在微凉的木质地板上,手指触摸着房间两侧墙壁上的红得有些发紫的天鹅绒布料,如果没有猜错,里面应该是隔音棉。

在正对门的方向,有一个x形的架子,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照在架子上,让它显得更加轮廓分明。像是暮光下,耶稣基督受难时的十字架。我走向它,感觉自己的眼眶居然有一点x润了。

但我不能让他看出来,是的,我不想被当成是那种被人忽悠一下就热泪盈眶的小白。如果那样,他就会觉得心满意足,满足之后就不会对我再多用心一点。当我看到好的东西,我就会想要更好的,想要更多。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01老赵的调教室

老赵的调教室

听说,很多圈内的人都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间调教室。调教室该是个什么样子,我从来没有费心想过这件事儿,这是那些s们该想的事情。直到我20岁那年,被他带进调教室的时候,我才知道一个调教室原来是这样。

我脱掉了鞋袜,外衣,T恤和裤子,赤裸着走在微凉的木质地板上,手指触摸着房间两侧墙壁上的红得有些发紫的天鹅绒布料,如果没有猜错,里面应该是隔音棉。

在正对门的方向,有一个x形的架子,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照在架子上,让它显得更加轮廓分明。像是暮光下,耶稣基督受难时的十字架。我走向它,感觉自己的眼眶居然有一点x润了。

但我不能让他看出来,是的,我不想被当成是那种被人忽悠一下就热泪盈眶的小白。如果那样,他就会觉得心满意足,满足之后就不会对我再多用心一点。当我看到好的东西,我就会想要更好的,想要更多。

所以,我轻描淡写地对他说:“弄这些g嘛,花里胡哨的…”

我记得那天老头很满意,他把我绑在X形的架子上,围着我转了两圈,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件珍宝 。

他似乎已经懒得去隐瞒那种心满意足的神态了。毕竟,一个40多岁的独居老男人,怕是不一定每天都有机会从网上捡回来像我这样刚刚20岁的大学生,而且还是一个正对他口味的男M。

就这样,老色鬼和我这个小色鬼混在了一起。他似乎是乐此不疲地在照顾我的生活,并且在我身上不厌其烦地使用那些曾经只出现在他幻想中的手段。

每次被他弄烦了的时候,我都会佯装要离开他的家。那个时候的他最是好笑,通常会装可怜,神态也比平时老了几岁,像个孤寡老人。

我不知道在他这里会待多久,就这样一天天习惯了他的照顾,习惯了那个调教室,习惯了我的项圈和手铐,习惯了身上火辣辣的鞭打的疼痛,甚至习惯了他尺寸并不算很大,又带着些老男人独特体臭的xx。

我在老赵的家里住了两年,直到大学毕业。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人生即将面临着巨大的改变,不光是因为毕业,老赵也终于要移民了。那段时间我的脾气变得越发狂躁易怒,好像是动物在灾难到来之前已经有了本能的直觉。

老赵默默地忍受了两个月,临走前一个星期,他拿出了一份租房合同。合同上写着,这个北四环边上三室一厅两卫的房子,他愿意按照每个月三千块的价格租给我。

老赵说:“你毕业以后,去找份工作。能赚到钱就给我点房租赚不到钱就等以后赚到了再给我。这个房子你就住着吧。”

我知道,老赵是怕我的生活发生太大的变化,一时难以适应。我答应了他,当然也是以那种不知感恩的神情签了这份租房合同。

老赵走了,飞机飞得那么高,那么远。我那时候才发现,我没有叫过他一次主人。

心里的怪兽

老赵走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放荡地像个小妖精。时而混在Gay圈,时而混在字母园。实在没人撩的时候就天天在家打游戏。房间被我弄得乱七八糟,易拉罐和外卖盒子胡乱扔在地板上,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

有一次,我约了个女S。

在那天之前,我压根儿没想到自己15、16岁入圈,混了这么多年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当时她玩得兴起,穿着高跟鞋扎扎实实地踩在了我的睾丸上,那痛感天旋地转一般地涌进我的脑子里,我感觉自己眼睛有点模糊,身子缩成一团。

在昏过去之前,我只依稀听到她在冲我喊:“贱狗,别装死。”

还好,她没有落荒而逃,好歹把我送到了医院,医生说是睾丸破裂。做完手术以后,我就再没有见过这个女S。后来听人说,她其实之前是M,不知道怎么就想当S,注册了一个小号在群里找,我就成了她的第一个试验品。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没有想到后悔,或者失望。我只想着,谁能把我从医院里接出去?把微信翻了个遍,最后还是停在老赵的那张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头像上。想了想,被人把蛋踩爆了这件事总归是不光彩,我怎么能在老赵面前丢这个人呢?

算了,叫个出租车吧。

在家养伤的那段时间,我时常一动不动,眼睛只盯着天花板。我在想,自己这些年到底在做什么?

我觉得,自己一直在用身体作为饵料,伺养着一头怪兽。当这头怪兽越来越强壮,我自己已经被吞得一g二净。

如果不是那次“蛋疼”的意外,我可能都没时间去想这些事儿。但是蛋碎了,这事儿我也就想明白了。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下半身彻底康复了之后,我把老赵的房子收拾了一下,打扫得gg净净的。我打算好好找一份工作,赚点钱把老赵这个季度的房租付了。可这时候,我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我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

纯爱如丝白

第一个租客搬进来之前,我还是有点失落的。因为老赵的房子,以及这间调教室似乎并不是我独有的了。

还有一些事儿让我纠结,比如要不要准备一次性马桶垫纸的这件事,让我犹豫了一个小时。最后我还是决定买一些吧,万一搬进来的那个人想用呢。
木由子
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不能完全接受合租的这件事,但是生活所迫也没有办法。当我决定要好好找一份工作的时候,却发现远水解不了近渴。这时候coco出现了,带着她天才一般的想法。

coco是我撩不动的一个女S,不是我魅力值不够,主要是她只找女M。因为原则上不可能发生些什么,所以coco成了我在圈里聊得比较多的一个朋友。当我向她哭穷的时候,她帮我想到了个办法,那就是:把老赵房子的另一个卧室租出去,而且只租给圈内的人。

因为不仅有卧室,还有调教室,这样价格肯定能比同类房子还要高一些。coco本来是想自己来租的,但是临时发生些事情现在还搬不了家。当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coco很神秘地说:“我给你介绍一个靠谱的人吧!”

他网名叫四白,签合同的时候我知道他的真名叫徐四白。

四白告诉我,生他的时候家里穷得什么都没得,他妈妈营养不好连x水都供不上。他爸抱着他,看着家里空空荡荡,真切地想到了一个词叫家徒四壁。幸好他爸当时拽了个文,说得委婉了些,不然他现在可能就叫徐四壁了。

四白搬进来的那天,天气奇差。北京的雨下起来大得要死,我到楼下给他开单元门的时候看到他穿着件那种军队的深绿色雨披,瘦瘦高高地给自己撑起了一片g燥的地方。雨水顺着帽子滴到他的脸颊上,留海都被打x了。

我帮他把东西搬进来,然后趁他洗澡的时候,煮了碗面给他。他在吃那碗面的时候,第一口吃太急烫到了嘴,眼圈一下子变成了红红的。一会儿又去找水喝,说他好久没吃辣了,这个面太辣。

这种感觉就像是捡了一只什么小动物回来,我觉得自己身上的某些不正常的激素开始蔓延,顺着他x漉漉的头发和纤细的脖子直向下,在他的锁骨和x口徘徊了一会儿,又急不可耐地向小腹下那片神秘的地方执着地前进…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coco特意叮嘱我的一句话:“四白是直男,直男,嗯?懂吗?”

真的,好煞风景啊….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