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蝉》by茂山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秋x蝉by茂山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强攻强受 / 高x
江升发现了闻昭的秘密,他打算独享这个秘密。
这个秋天有红熟的甜柿,聒噪的秋蝉,落x余晖里少年的汗水和快意的叫喊。

桀骜不驯受&阴鸷变态攻

xx生子文,攻受都是狠人。

 01

天气由热慢慢转凉,树上的叶子也由绿转x。树上的x叶打着旋慢慢飘落,本来是红砖砌的小道被x叶盖了个结实,只留着些许猩红。

正值下午离放学只剩几分钟,教室里逐渐有些蠢蠢欲动。班长在讲台上大声重复着周末两天的作业,底下坐着的少年们窃窃私语“等一下去打球吧!”“不去不去,昨天刚输了,隔壁班的闻昭可牛x了。”

喧嚣声逐渐大了起来,班长最后扯着嗓子大声说“周一大家记得交测试卷啊!放学。”话音刚落就听到一片哗啦声响起,不少人抓起书包就往外冲。

江升不急不忙地收拾着书包。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接着响起女孩清脆声音“江升明天周末班上同学组织了去看电影你去吗?”江升转过身来看见少女赧然地看着他,手指紧张地相互搅在一起,睫毛不安地扑闪着。

“不了我明天有约了。”江升背起书包迈着步子往外走。

孙洁看着他修长高挑的身影懊恼地咬了咬嘴唇。

江升沿着铺满落叶的道路往前走,道路两边盘根错节的树耸立在两边,风从层层叠叠的树叶往下透,留下了整条路的x,或者说x眼可见的地方都是一片x。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江升看见在道路一旁的x场上站着的几个少年,闻昭总是那么引人注目,他穿着一件黑色卫衣和一条工装裤,脚下是vans的黑色帆布鞋,脚踝上的两个脚窝很深,衬得两条腿又长又直。

旁边的人似乎在和闻昭说什么,闻昭歪头听了一会,表情不耐地点了点头便朝前走,后面的男孩一窝蜂地跟着他走。闻昭似有所感地往后看去。

他皱了皱眉头瞥了一眼江升继续朝前走。一个少年热情地搂着闻昭的脖子,其他少年相互嬉笑着走。

江升晦暗不明地盯着搂着闻昭脖子的手。

他走进来的时候,闻昭叼着根烟全神贯注地打着游戏,修长的手指灵活地x作着键盘。江升看着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欲火燃遍全身直烧得他头皮发麻,脑海里只有两个字:“g他。”

江升悄无声息地走到闻昭身后,手指拂过他的喉结,又从喉结移下去伸进他的衣服里面把玩着他的xx。

闻昭呼吸急促起来不满地啧了一声,把鼠标一扔用手夹着烟,压着火说:“你妈有病啊!”

江升扯着闻昭的衣服把他一把拉过来,g燥的嘴唇擦过他的嘴角,又移到他的耳旁,伸出舌头x着闻昭的耳廓。哑声说:“你说一遍试一试。”

闻昭一把推开他向前走。江升一把拉过他推在墙上,压着闻昭的手便蛮横地吻着他,x着他雪白的牙齿吸着他的嫩舌。

闻昭被吻得呼吸急促,手上的烟燃了大半,推开江升时两人嘴间拉出一根银丝。江升声音低哑地说:“今天x烂你。”

说着用手去掏闻昭的裤子,手伸进去撸着他的xx。闻昭舒服得眼角泛红,夹着烟狠吸了一口,猛地揪起江升的头发把他脸拉近,吐了一口烟在他脸上:“摸摸xxx了。”

江升阴鸷的看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x货。”

江升向xx那个隐藏的地方摸去,那里有个x,闻昭的x。江升用手搓弄着他的xx,用力地碾压。闻昭舒服得xx往后缩,差点烟都夹不住。嘴里发出快慰的呻吟“江升,轻一点。”

江升听到他用带着情欲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xx一下翘得老高,鼓囊囊地包在裤子里面,刺激得他头皮发麻只想把这个人按在身下狠狠地g,最好是x烂。

江升用力地吻着他,x弄着他嘴里的嫩x,追逐着他的舌头,吸着他的嫩舌。闻昭呼吸急促,口水沿着嘴角流下下巴。江升手也不停,手指剐蹭着他的xx,又用力搓着他xx,水不断的从x里面流出来,江升的手兜不住又流到地上。

闻昭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推搡着江升,江升用手捏着他的xx用力按压揉搓。

“啊,不行了。”一阵白光从脑海中炸开,闻昭的xx极速收缩,x出水来。第一个xx来得迅速,他把头靠在江升肩上喘息。

江升饱含情欲的声音显得沙哑低沉:“把腿打开我帮你x松。”

江升蹲下来让闻昭一只脚踩在他肩膀上,闻昭的xx翘起直流xx,xx的x水淋淋地耷拉着,露出小小的xx,颜色是漂亮极了的x粉色。江升呼吸急促了起来,他几乎虔诚地伸出舌头x了上去。

江升灼热的呼吸打在闻昭的阴户上,舌头x弄着阴户,牙齿磨着xx,舌头往x口里钻。他的x里像似发了大水,江升像恶徒一般吸食着他的x水。“x货,怎么这么x,男人一x就流这么多水,x烂你。”

闻昭踩在江升肩膀上的那只脚直哆嗦,爽得脚趾头都蜷缩起来。他又爽又麻,x里痒得发麻,闻昭脸色潮红地靠在墙上喘气,手里夹着一根早就燃完了的烟,烟蒂上长长的烟灰要断不断。

太阳还没全部落下,残阳红得似血照的房间里呈现一种朦胧的红,窗户没关好风吹起白色窗纱高高飘起,好几次像要吹到闻昭手边似的。

闻昭嘴里发出粘人的声音,受不了似的把手指放在嘴里咬,嘴唇红得发艳手指上是潮x的口水。江升用舌头在x口xx,水越流越多顺着江升的下巴往下流,江升猛的对着x口狠狠一吸。

“啊啊!”闻昭发出短促的尖叫,x出一股水x了江升一下巴。

闻昭x口发涩发麻,带着点轻微的疼痛感。他抬起踩在江升肩膀上的那只脚,一脚把他踹在地上,脚踩在他的x口上“叫你他妈轻一点。”

江升躺在地上也不气,看着他这不可一世的样子,只觉得xxy得发疼。他捉住闻昭的脚含住他白皙的脚趾,又往上x吻着他的脚踝。

闻昭挣开他的束缚往前走,他的裤子刚刚被脱了下来,黑色的卫衣罩住挺翘的臀部,两条腿又长又直。

江升起来冲向他,一把他抱起扔在床上。闻昭的“x”字还未说完,就被江升蛮横地吻住。

江升掏出xx对着他的嫩x又磨又蹭,闻昭的x水流了一xx,嘴里发出嗯嗯的哼叫。

“x货,叫你对着我发x,磨烂你的小x,x烂你的xx。”江升用xx磨他的x口,磨得闻昭抓狂,他觉得阴x痒得抽搐。

他用力的推开江升翻身跨坐在他身上,自己掰开两瓣xx露出娇嫩的x口,对着江升的xx就要往下坐。

江升被这一幕烧红了眼睛,把闻昭掀翻在床上,捉住他的两条腿用力掰开,xx对着嫩x磨蹭了一下,用力地x了进去。

两人都发出快慰的叹息,c硕的xx在xx里疯狂地xx,啪啪作响的水声不绝于耳。

床上闻昭敞着腿由江升在他身上发狠地顶弄,快感好似绵绵不绝的江水向他袭来,他感觉自己是浪海里翻滚的小船,全身都泛着潮红。他用手攀着江升的脖子,另一只手在江升的背上抓出一道道红痕。

“重一点。”闻昭喘着气说。

江升眼睛猩红架起他的腿发疯了顶弄,“x烂你,叫你发x。”

闻昭被g得神志不清,全身像洗过的一样,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喊叫,抱着江升的脖子叫喊着“好麻,要烂了。”

闻昭有着性癖,近乎受虐一般喜欢在xx上c暴一点。

江升g红了眼,只觉得闻昭是一个浪荡的水妖,天生就该被他g得烂货。江升想x烂他的x,用浓精灌满他的x,想g他的宫口,g得他哭,g得他叫,x得他xx,变成只知道吃他xx的荡妇。

闻昭爽得xx直哆嗦,手揪着床单无力的呻吟。嫩x被xx有力的讨伐,内壁的软x狠狠搅着那个c长的大xx,江升被吸得头皮发麻,xx不要命地快速xx,g到闻昭的宫口,又重又有力的对着宫口顶x。

“不要,要烂了。”闻昭被顶得发抖,盘在江升腰上的腿抽搐着,xx泄了出来,x在他的腰上。

天已经完全地暗了下去,只看得见模糊的人影。风又大了一点,窗纱在空中摇曳地飘着,窗外的那棵老梧桐在灰暗中显得更加地高大,树叶被风吹得嘎嘎作响。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床上闻昭撅着xx被江升x得直往前面耸。啪啪作响的x声,xx被g得发出叽里咕噜的作响。闻昭嗓子都喊哑了,x口已经被x出白沫,江升已经在他体内s了两次了,仍然不知疲惫地x着他。

闻昭哭喊着“不行了,不来了,要被x烂了。”

江升阴沉沉地说“就是要x烂你,小x货,小x被x得爽不爽。”

闻昭咬着手指摇头,脸上潮红一片。

“x货不要脸的烂货,我x烂你的小x,x得你只知道含着我的xx。”

闻昭觉得热,明明是秋天他却被x得汗水淋淋,他大张着嘴用力呼吸,手指痉挛地揪着床单。江升x到他的敏感点,发狠地顶弄。闻昭感觉眼前一片白光,受不了的往前爬,江升一把拖过他,xx又重又狠地x进嫩x里,顶到宫口。

“呜啊不要!”闻昭只觉得丧失了一切感官,只有xx能感受一切。xx痉挛地抽搐着,狠狠地吸着那个c大的xx,宫口x出大量xx。闻昭再一次地xx了。

江升被xx夹得发疼,用力的顶弄着他xx的xx,闻昭被折磨得几乎发疯。他仰起脖子像一只垂死的天鹅一般大口呼吸着。

江升发狠地揪起他的头发,脸贴着他x漉漉的脸颊,嘴巴凑到他耳畔阴狠地说“下次再让我看到别人用手揽着你的脖子,我就废了他的手,或者打断你的腿把你关起来。”

说完掐着闻昭的脖子的顶弄开闻昭的宫口,x了进去,xx了上百下,对着闻昭的宫口用力的s了进去。

闻昭身体不正常地痉挛抽搐,大声叫喊着,xx无力的勃起s出了x。

闻昭躺在床上喘息大脑嗡嗡作响,身体经历了xx还在不自觉得抽搐发抖。在床上不知道躺了多久,他动了动手指头,慢慢地活动了xx体,翻身起来,接着把江升踹在床上,翻坐在他身上。

闻昭用手捏起江升的下巴,睥睨地盯着他,啪地一个耳光打过去。

江升看着闻昭这桀骜又不可一世的表情,伸出舌头x了x嘴角,拿过闻昭的手放在嘴边细细地啄吻。

闻昭冷哼一声xx手,下床拿起打火机点了一根烟,叼在嘴巴里。

江升靠在床上,头发耷拉在眉骨上,在黑暗中显得鼻子越发高挺,靠在床上不说话显得江升的脸阴鸷又危险。

闻昭用手夹着烟,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走到江升身旁拿开他的手,自己慢慢地躺进他的怀里。

江升揽着闻昭的腰,闻昭靠在他怀里慢慢地抽着烟。

房间里面一片黑暗,风没有再吹起窗纱,雨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起来,秋雨淅淅沥沥的没有声息,打在梧桐叶上洗得梧桐叶发黑。外面都笼罩在雾蒙蒙的细雨里,显得阴凉又有些寂寥。

过了良久,江升沉默地穿起衣服,就像来时一样没有告知一声地走了。

闻昭用手夹着不知是第几根的烟走向窗边,拉开白色的窗纱,细雨飘进屋内,凉凉地打在闻昭身上。屋外的沥青路走着零星的几个人,还有没有打伞的江升。

闻昭手里的烟透着微弱的火光,等他再醒过神来,路上早已没有了江升的影子。

手中的烟不知何时熄灭了,长长的烟灰积在上面,窗外的雨停了,风不知什么时候又吹了起来,白色的窗纱飘荡着。

窗外怯懦的秋枝悄悄地探进屋内。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