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屿山河》by莳酒txt小说百度云全文阅读


穷屿山河[xDSM]by莳酒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黑社会
腹黑恶趣味黑道二少 X 表面清冷实际放荡美人医生

s变sub,he,年下,x更。《略地侵城》系列文。

跪在他人脚下的陈医生,曾经也是气场十足的执鞭人。
阴差阳错摸了家猫,结果被气势汹汹的主人抓住一顿教训;惹上的是谁都好,偏偏是傅家的二少……命运弄人,倒叫他发现了不得了的事。

他这辈子没什么好运气,如今债台高筑,难以偿还。

他能给出的不多,只是贫瘠的土壤,
g涸的泉眼,
和将熄的烟火。

他未曾妄想能换来星海云河。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01避坑落井

看着浑身颤抖得像筛糠,在来人的指令下落荒而逃的小奴隶,陈医生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房间里的x靡气息都没散去。

门在一瞬间被开到最大,声音兴师动众——脚步声不止一个。原本伏趴着的小奴隶瞬间脸色白的像纸,眼神抖抖索索的看着来人,又触了电般地低下头,仿佛下一秒就要昏倒在地。

“主人……”

照理来说,域调教中的房间不得外人进入,更别提强行打断,可来人这一连串的动作如此理所当然,甚至带着不像是小情侣捉奸,倒像在地盘巡逻的狮子一般的气场,“滚。”

刚才那一声显然不是对着他叫的,看来这是摸了家猫了。

“……不好意思。不过,是他约我的。”

清清冷冷的声音解释了一句,带着三分诚恳的愧疚。陈屿身上贴了一层挥鞭的薄汗,手心攥了攥c糙的羊皮柄,视线一时无处可搁。

擅自闯进来的人坐了东道主的位置,并且完全没有要挪xx的意思。每分每秒的空气都尴尬至极——他往后退了一步,座位上却在这时幽幽传来一句。

“动了我的东西,还想一笔勾销。是吗?”

陈屿这才回头仔细看那人。

翘着二郎腿,单手搁在房间内的单人沙发扶手上,额角凌厉的短发xx眉形精致如墨画;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遮在阴影里难辨神色。

明明是俊美的轮廓,组合起来却透着凌人的盛气,叫人无端压抑起来。

来者不善。

他微微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然后听见一声轻笑,讽刺意味明目张胆:“赔偿的方案,我给你三个选择。”

“第一,明天开始,擦g净xx在这儿接客。”

“第二,脱光了,在门厅跪三天向我道歉。”

“第三……”
面前的男人突然走近。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气息几乎都要暧昧地交接到一处,从他手里接过的鞭柄抵着他下颌单薄的曲线,缓缓地施力往上抬,“被我调教一次。”

那双陌生的眸子里的气势是缓慢向外释放的,出口的话难辨真假,叫人不寒而栗。但只看刚才吓得浑身发颤的奴隶,还有一晃眼瞥见的高大保镖……非富即贵,这个人显然拥有明火执仗的资本。

无非就是被发泄打一顿,再不然……就当被狗咬了。
“我选第三个。”

傅云河笑了笑,嘴角春风一样的弧度,眼神却一瞬间暗了下来:“脱衣服。”
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眼神冰冷地盯着面前的替罪羊:

这身材单薄得像纸。

纤长的手指一颗颗解开白衬衫的纽扣,动作丝毫不做作,衣服很快滑落到地上,落落大方地跪下来,眼神不带一丝情欲。
嵌在x膛上的xx竟是含羞带怯的粉色,冷白的皮肤下裹着恰到好处的肌x线条,腰腹平坦绵软,xx的xx未经人事般呈现出可爱的弧度。长发的绳结被刚才的衬衫带到地上,细软的发丝垂下来,耷在锁骨蜷出一个弯。

竟然挺有意思。

他把手里的软鞭随手丢到地上,从架子上取下一根更重的蛇皮鞭:“跪趴的姿势,xx翘起来。”

这视角对陈屿来说有些陌生。跪趴在调教里算是最常见的受刑姿势,容易被伤害的区域不会被打到,同时能带给受刑者最强的羞耻感。该怎么跪,该怎么塌腰,平时没少教别人;导致他跪好了,甚至在一瞬间按照要求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实在是有些嘲讽。

男人在他身后半米处的位置停下。“报数,并且认错。忘了或者错了,就重来。”

“啪!”
“唔……一,我错了。”

蛇皮鞭比起普通的鞭子分量要重上许多,打在皮x上自然也更疼。执鞭者本就没打算手下留情,一鞭下去,白瓷似的肌肤上蜿蜒出一条将破未破的深红。陈屿没忍住哼了一声,身体被毫无预兆的痛楚劈成了两半。尖锐刺痛过后,持续性的撕扯感让人崩溃,x皮疙瘩后知后觉的爬升到头顶。

这和曾经在自己手上试力度和触感的体验太不一样,这几乎是……要把他割裂了。

“啪!”
“……二,我错了。”

傅云河落鞭落得很快——既是惩戒,就无需顾忌身下人的状态。每一下的施力都均匀平稳,等到二十下结束,清瘦脊背连着下方白皙的xx像是被覆上了一张严丝合缝的网。

他自知下手不轻,但除了第一下之后xx的轻喘,受罚的对象竟然没吭一声,连报数的声音也清冷矜持——这在他手底下实在是难得。

于是他这才仔细端量这个人:跪姿保持得很标准,xx献祭似的乖乖翘着,露出后面若隐若现的粉色小口,挑不出半点错处。心中微微一动,手腕的力使得巧妙精准:沉重的鞭身迅捷地划破空气,尾梢精准地落在臀缝上,力道甚至比之前还要加上三分。

“唔……二十一……我错了。”

惩戒而非调情,他却发现地上跪着的人居然——

y了。

锃亮的皮鞋踩上那截细白的脖颈,身下的人几不可闻地吭了一声,紧绷的胳膊死死撑着,脚底下反上来的些微颤动仿佛蝴蝶振翅。

陈屿看不到的地方,原本轻佻的眼底里浮沉出暗流:“接下来的,不用报数。没有具体数量,你也没有安全词。”

“唔嗯——”

傅云河刚才用的是鞭前端的力量,现在站的更远,鞭梢带来的刺痛更尖锐也更精准。这一下压着上一鞭股缝里的伤痕,粉色的x口瞬间一片鲜艳欲滴的红,跪着的人重重颤了颤,呻吟从紧咬着的嘴唇中溢了出来。

这才像话。

鞭子凌厉的风声连贯快速,不出五秒落了三下。尖细的尾梢从侧面刁钻地包裹住x口,分毫不差的落在x尖上,力度足够让那点可怜东西瞬间肿胀,却不至于破皮见血。

接下来的三鞭和上三鞭完全对称。

长鞭擦着胯骨落到腰腹,红痕在腰窝上方画了条弧线,衬出种病态的娇艳。如果说前面傅云河只是彻头彻尾的要他疼——那现在就是拿出了顶尖dom的手段:不仅要他疼,还要他疼得难耐。

“上身跪直。双手交握扣在脑后,x挺起来,腿打开。”

“……是。”
陈屿依言摆出一个标准的跪姿来,指节拧在一起,用力得有些发白,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视线。痛意快得来不及回味,每一道都划在娇嫩敏感的地方,且落点毫无规律。

他堪堪撑着,直到凌厉的一鞭踩着之前的痕迹从肩胛骨一路爬到了尾椎,痛感在瞬间压盖了所有神志——等意识回转,他已经往前磕出一步。

傅云河抬起腿,鞋底碾到臀x将破未破的伤痕上:“这种时候,该说什么?”

“……唔……我错了,请主人责罚。”

那呜咽声很轻,却在封闭的房间内被放大到数倍。陈屿趴倒在地上,喘了几秒钟才堪堪直起身来。下一秒,颤抖着的直立xx被狠狠踩住了——

“呜——!!”
死死咬住下唇,脑海中过电般震荡。

他s了。

傅云河俯xx,手指挑着尖细的下巴:“就你这贱样……还做dom?要不要刚才的奴进来看看,你这根狗xx被踩到s的样子?”

鞭子“啪”地落到地毯上,他后退两步往沙发上一靠,“过来x。”

白浊洒在深红的地毯上格外x靡刺眼。陈屿从xx的余韵里清醒过来,一步步膝行过去,闻到隐隐约约的,森冷的香水味。他垂着眼睛,两秒后,手指拉开了面前的裤裆拉链,往里面探进去。

以往的调教也好,约x也好,他不给别人口交。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他的确是嫌脏。

凡事总有第一次。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捧出来的xx垂着,尺寸吓人。陈屿喉结滚了滚,闭上眼睛含了进去。他的脸颊蹭着两侧的西装布料,陌生的气息攀爬在头顶,心脏在瞬间沉重地搏动起来。他卷着舌头x舐:饱胀的形状和弧度是xx,然后是冠状沟……他比谁都清楚每一寸的结构,而这些认知在此时火上浇油。他的舌尖划过铃口,猛然尝到咸涩的味道,脑袋里嗡地一响。

可服侍的正主无动于衷。

自己动作生涩,但嘴里那根xxy得太快。狰狞的柱身带着强y的力量感不断往深处挤压,那趋势像要捅破他的喉咙。他本能地往后退,但长发被猛地拽住向前拉扯——渴望g呕的黏膜讨好般缩了缩,泪水不堪重负的从眼眶簌簌落下。

傅云河手里用力,垂眼看着胯下巴掌大的一张脸:低眉顺眼貌似清冷,但细看便会发现细密睫毛在微微颤抖,被冷汗浸透的发丝乱糟糟贴在额头上,脖颈处泛起淡粉——这表情激起他蛰伏许久的兴致。

“躲什么?”他嗤笑着,手上模仿交媾的姿势凶狠地xx起来,“奴隶的嘴,不就是生来被x的?”

陈屿竭尽全力放松自己了。

他想哽咽,牙关颤栗着不敢咬合,等咸涩的液体半涌进口腔,他跪坐在地上疯狂地g呕,仿佛要咳空自己的肺腑。

傅云河擦g净xx上的液体提上裤子,站起来捏着陈屿的后颈把他摔跪在靠墙的落地镜跟前。

娇艳肿胀的嘴唇,脸颊和发丝上都沾满了xx混合着泪水和汗水往下流淌,浑身上下不可启齿的地方都遍布着红痕,而那双眼睛,泫然若泣的,茫然且崩溃的,被搅成了一滩浑水。

“看清楚你现在的这幅下贱样——可别忘记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