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狂》by兰庭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偏执狂(1v1h)by兰庭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校园 / 重生
隔壁新文《x兽》求收藏,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文案】
  ●第一人称主攻、校园、重生
  ●高冷深柜学霸攻×偏执神经学渣受
  ●含SM情节
  周深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如此偏执而又神经质的少年缠上,在他看来,少年人之间的爱都是可笑的,可是他没想到,这份爱沉重得足以让他失去自己的性命。
  重生之后,再次面对这个说喜欢他的少年,周深的心里只有深深的恨意。
  然而,当他挥舞着手中的短鞭,问伤痕累累的少年如果觉得痛为什么还不滚,而少年却说因为阿深喜欢的时候,y了两辈子的心,最终还是为之颤动了。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第一章

  我早就知道,林逍那种偏激又疯狂的性格,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玩死,只是我没有想到,当他坠入深渊的那一刻,死神也朝我伸出了双手。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x子,我早早就出门了,前往指定的游泳馆训练,因为再过几天,将会是我第一次代表国家队进行比赛,这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在为提高那零点零几秒的时间而疯狂训练着,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

  可是奇异的,那天我在出门的时候,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林逍那张脸,我甚至是在心里默默地数了一下,他已经有几天没有出现在我面前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想念他,而是因为我觉得太奇怪了,试想一下,一个从高一初见之后就说喜欢你并且缠着你好几年,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你面前的人,忽然一下子消失了,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奇怪吧,哪怕你真的真的很讨厌这个人。

  我甚至是在想,林逍是不是在跟人玩地下赛车的时候被撞死了。

  不过很快,这些想法就被我抛到了脑后,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永远都是如何在比赛的时候拿到第一。

  可是那天我却没能平安的到达训练场地,在路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房车拦住了我的去路,我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车上就冲下来几个穿着黑色T恤衫的壮汉,直接架起我的胳膊就把我带到了车上。

  大约是被林逍纠缠的次数多了,我对这样的事情早已见惯不怪,我神色淡漠的看着那些人:“林逍派你们来的吧?他又想玩什么花样?我说过,我不喜欢男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他?”

  截止到那天,我跟林逍已经认识六七年了,而我心里除了对他的厌恶之外,再没有一丁点儿其它的感觉,但林逍却不一样,我越是不搭理他,他似乎就越来劲,我有时候甚至是怀疑他是不是有受虐倾向,无论我用怎样恶毒的语言攻击他,甚至偶尔会忍不住冲他动手,他却依旧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仅仅只在我面前的时候,他才这样。

  高二那会儿,职高有一个老大频繁的挑衅林逍,林逍总是爱搭不理的,后来那位老大不知道骂了句林逍什么,触到了林逍的逆鳞,再之后,那位老大就丢了一条手臂,从此那附近一带的小混混每每遇见林逍,总会下意识的避开。

  时间回到我被抓的那天,无论我说什么,那些穿着黑T的人都不搭理我,我就只能g坐在车上。

  在寂静的空间中,我心里逐渐浮现出了几分疑惑,虽然林逍时常发疯,但是却不会占用我训练的时间,因为他知道,训练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是他不能触及的地带。像今天这样明知道我有训练还把我带走,却是第一次。

  车子停了下来,我被带到了一栋别墅,这是林逍名下的房产,我之前被他强迫性的带过来住了一晚,我还记得那天他喝了点红酒,想借酒装疯对我做点儿什么,最后,他仅仅只是扒下了我的上衣,因为当他想更进一步的时候,我拿起茶几上的红酒瓶子对着他的脑袋砸了过去,他没生气,反而冲着我满是邪气的笑了,然后进了浴室在里面撸了一发。

  我被人带到了别墅后面的游泳池,游泳池前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却不是林逍。

  我不耐烦的冲着那个人影说:“林逍呢?”

  那个人转过身来看着我,那眉宇间有着和林逍相似的气息,不过却更加的沉稳,也更加的狠戾,我隐约猜到,男人大概是林逍那个混黑道的父亲。

  他笑了笑,声音听起来格外嘶哑。

  “林逍不在了。”

  我一下子怔住了,琢磨着这个“不在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男人继续说:“我虽然很少有时间陪他、教他,但是有一点我却是从小就告诉他了,那就是不要碰毒品,而他呢,虽然时有叛逆,这话却是记在心里的,可是就在一周前,他开始嗑药,原因不为别的,仅仅只因为一个男人说讨厌他,说这辈子不可能喜欢他,还说让他去死,但是当他磕了药之后,那个男人会冲着他笑,说喜欢他。”

  “您是说林逍他……死了?”

  我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只剩下嗡嗡嗡嗡的声音。

  讨厌林逍是真的,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他死,我只是……只是想让他离开我的生活而已。

  男人深呼吸一下,掩饰了眉宇间一闪而过的疲倦,他说:“作为我唯一的儿子,我总是想把这世上最好的给他,可是,我直到今天才知道,我一直都想错了,他想要的不是全世界,而是你。”

  我看到这个男人眼中逐渐浮现的阴霾,突然就有些心慌。

  而下一秒,我的担忧成了事实,男人抬了抬手,那些架着我胳膊的壮汉,就把我拖到了游泳池边,将我的脑袋按进水里。

  我曾经被人称为水中飞鱼,可我到底不是一条鱼,在水里待不了多久,我开始双眼发黑,肺部仿佛要炸裂,我只能不断的挣扎,任由那些水冲进我的气管,然后慢慢的夺走我的生命。

  男人蹲在我身边,低声说:“现在,我把我儿子最想要的东西送给他。”

  那声音宛如魔咒,在我耳边不断的回荡着,经久不息,我想呐喊,我不是一个玩具,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然而,我喊不出来。

  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跟林逍初遇的那一天,我要主动对靠在学校天台上抽烟的他说吸烟有害健康,如果没有那一句话,我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送了命。

  后悔之后又有愤怒,林逍性子疯狂,飙车不要命,喝酒抽烟打架样样不落,平时又爱惹是生非,他这样不惜命,迟早有一天会死,可是我与他不同,我学习不错,游泳又厉害,并且没有不良嗜好,前途一片光明,凭什么我要为他陪葬?

  我带着满腔的后悔和愤怒,渐渐停止了挣扎。

  最终,我因为一个喜欢男人的疯子,死在了我所热爱的游泳池。

 第二章

  我没想到我还能够睁开双眼,我也没有想到,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回到了高二。

  我站在泳池前,心里有些恍惚,仿佛死亡只不过是我做的一个关于未来的梦。

  眼尾还没有皱纹的教练见我傻傻的站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抚道:“不用紧张,距离比赛还有一个多星期,你还有时间好好适应适应。”

  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代表我们队伍第一次参加市级游泳比赛,之后一路高歌猛进,然后进入国家队。

  我冲着教练点点头,然后朝着游泳池走去。

  可是很快,我就发现死亡并不是一个梦,而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因为当我逐渐靠近游泳池的时候,我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一种很深的恐惧从心底蔓延开来,窒息的感觉开始占领我的大脑。

  我支撑不住,身体直接栽倒下去,彻底不省人事。

  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父亲和教练站在病床边上,神色担忧的看着我。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开口:“他的身体状况很健康,没有突发疾病,初步估计,应该是对即将到来的比赛太过紧张而造成晕厥,建议去心理医生那里挂个号咨询一下。”

  教练和父亲又陪着我去了心理科。

  心理医生了解情况之后,让护士端了一盆水进来,让我做最简单的闭气测试,而当我低下头,还没有将脸颊浸入水中的时候,窒息感再一次汹涌袭来,我的身体又控制不住的往下倒,好在心理医生喊了停。

  “根据你们的描述,患者以前心态良好,并且参加过这类似的训练,因此我可以断定,患者应该不是因为担心比赛而昏厥,而是患上了恐水症。”

  “恐水症?”

  “是的,恐水症在医学上是很常见的,患者幼年或童年时期有落水经历,长大了之后对水就会产生一种本能的恐惧,不过,像他这样没有落水经历、毫无缘由的恐水症,我还是第一次见。”

  医生又说:“如果能够找到症结所在的话,应该是能够治疗的,不过,像这类病症,一般都是要经过漫长的治疗期与恢复期。”

  我的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我不能告诉医生,我前世溺水而亡,所以重生之后,我对水充满了恐惧,昏厥只是大脑对身体的一种自动保护机制。

  我的职业生涯还没有开始,就要走向终结了。

  直到这一刻,我对林逍的恨意,对林逍父亲的恨意,终于达到了巅峰。

  离开了医院之后,父亲跟教练聊了聊,教练的意思是,他另外找人代替我去参加比赛,等我什么时候痊愈了,再什么时候去参加训练。

  虽然回到了学校,但我依旧静不下心来学习,前世的我被称为水中飞鱼,可如今我甚至是连靠近游泳池都做不到,这让我如何能够甘心。

  周末的时候,我一个人跑到了游泳馆,一次又一次的靠近泳池,在我差点休克并被游泳馆的工作人员送到医院之后,父亲打了我一耳光。

  这是他第一次对我动怒。

  他沉默了许久之后,对我说:“你以后不许再靠近游泳池半步,给我好好念书,争取能在高考的时候考一个好成绩。”

  然后他的语气缓和下来,继续说:“你的人生不只有游泳,儿子,老爸相信你离开了游泳池,也能够出人头地的。”

  那一瞬间,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我忍住哽咽,从急症室的病床上站起来:“我知道了。”

  没有了那一池碧水,可人生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我开始将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学习上,之前因为训练而被耽误的学习,我决定用空余时间去弥补,虽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有满腔斗志。

  这段x子,我几乎快要忘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忘记了这一世,我和林逍早已经相遇。

  那天,有个家里比较优渥的同学过生x,在市中心的酒楼包了房间,我跟着一起去了,因为第二天就是周末,大家都喝了酒,离开的时候晕晕乎乎的。

  大街上,一辆拉风的兰博基尼呼啸而过,我们班的这一群,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满腔的热血,没有哪个不喜欢速度与激情,纷纷对着车xx尖叫。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远去的超跑,掉了个头又回到了酒楼门口,驾驶座上的人下车朝着我们这边走来,刚才那些起哄尖叫的少年,此刻纷纷怂了,大气都不敢出。

  而站在人群中的我,双手紧握,极力克制却还是发抖了。

  在看到这张脸之前,我一度以为即使以后都不能游泳了可我依旧能够过回正常的生活,可是这一刻,我清晰的知道不可能,心中涌现出来的不甘和怨恨几乎将我吞噬。

  我看着那张脸,脑海里只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我要报复,我得做些什么,总之就是不能让林逍这么好过,否则我一定会疯掉的。

  他似乎心情不好,就连嘴角勾起的弧度,都带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他在我前面停下,一双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我。

  “不是说要专心训练应付比赛,让我最近不要打扰你,这就是你说的比赛?嗯?”

  “周深,老子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他掐住我下巴的力度有些大,让我有些痛,可是这痛比不上我被他父亲那些手下按在水里时的万分之一。

  我以同样的力道,捏住了他的手腕,将他的手从我的下巴拿开。

  “林逍,我不是你的所有物,没必要告诉你什么时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

  兴许是第一次见到我用这种虽然严肃但不带厌恶的语气同他说话,他身上那股暴戾之气陡然就松懈了下来,笑了笑对我说:“你说的不错,那么,我让你考虑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他丝毫不在意我身后那些围观的同学,不在意那些同学会怎么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怎么看待我这个人。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他就是这种性格,恣意妄为,我行我素,根本就不会考虑别人。

  而他哪怕是性格再怎么恶劣,依旧比很多人都过得好。

  这一瞬间,我对这个人的恨与怨,突然就攫住了我的心脏,主导了我的思想。

  我第一次对这个人挤出了一抹堪称温柔的笑容。

  我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我考虑好了,明天晚上八点,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到时候我告诉你。”

  他眼中明显闪现着某种堪称兴奋的光芒。

  “好,明天八点,不见不散。”

  “你就不怕我让你去的地方有危险?”

  “只要是你邀请的,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愿意去。”

  我强忍住想要搓手臂上x皮疙瘩的念头:“那,再见。”

  他忽然凑了过来,在我的脸颊亲了亲,然后迅速转身离去。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我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我拿出纸巾狠狠的搓了搓脸颊,然后冲着还在围观的同学挥了挥手,那些人眼中看好戏的意味很明显,我统统视而不见。

  虽然回到了高二,但我的身体里已经不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