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骜不驯》by余哈利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桀骜不驯 限
作者.余哈利

“我方敬弋这辈子就跟抑制剂过了!”

原创小说 – xL – 长篇 – 完结
xE – AxO – 小甜饼 – 先婚后爱
1v1

两个人表面上一个比一个冷漠,私下里你温柔我撒娇。

方敬弋22岁的时候在酒吧里高喊只跟抑制剂过x子,26岁的时候却和自己的军人丈夫彼此沉默着坐在车里。

严鸣游在部队里压根就没有想过结婚,所以他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另一半低声地抱怨“这不公平”。

先婚后爱

两个被迫结婚的人最后真香的故事。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1*

“结婚?”

“不可能的,我绝对不会结婚的。”

“像我们这种O,结婚就是死路一条,我好不容易凭借自己的实力让那群歧视O的人闭嘴,成了抢手的医学准毕业生,凭什么我要结婚?张着腿给A生孩子?那我这个医生还要不要做了?”

“我有脑子,我绝对不会结婚的。”

“我方敬弋这辈子就跟抑制剂过了!”

方敬弋从梦中清醒,揉了揉发酸的后脖颈,从办公桌上抬起头。

又做这个梦了。他苦笑着摇摇头,把睡得一塌糊涂的额前碎发撩开,那句“我方敬弋这辈子就跟抑制剂过了”还在耳边回响,像是22岁的方敬弋在向26岁的方敬弋宣誓、嘲讽。22岁的方敬弋一只脚踩在酒吧的桌子上,高举着一瓶啤酒,眼神嚣张但又明亮,意气风发的冲着喧闹的舞池大喊大叫。

“我方敬弋这辈子就跟抑制剂过了!”

他的喊声很大,穿透了舞池里躁动的人群,然后直直地抵达到26岁的方敬弋耳朵边。

方敬弋没有食言,他确实是在和抑制剂过x子,只不过他25岁就结婚了。无论他再怎么反抗和拒绝,他还是结婚了。生活哪有那么多“绝对不会”,在面对自己爸妈又哭又闹,方敬弋怎么也狠不下心说断绝关系这种话,他已经对爸妈能答应送他去学医感激不尽了,结婚这样一个要求,他拒绝不了,所以25岁的方敬弋还是低头了,他把三年前宣誓用的酒瓶子老老实实的放在了地上,然后踏进了“婚姻的殿堂”。

他把笔xx口袋里,拉开办公室的门。昨晚刚刚结束了一个大手术,累得紧,趴在桌子上竟然睡了快四个小时,他揉揉眼睛,拿过查房表,打算去看看自己主治的那几个病人的情况。迎面撞上刚从病房出来的赵尚奕,方敬弋今天没打算和他纠缠,绕过他打算进病房,赵尚奕却拦住了他,脸上的讥讽让方敬弋很暴躁,他傲慢地开口:“方医生睡得可够久啊,也是,做了那么大的手术,是个O也会很累。”

方敬弋皱了皱眉,平x里他不会理这种低下的挑衅,但刚刚在办公室里的那个梦把他一年来的憋屈全部点燃了,他冷冷地抬起头看着赵尚奕的眼睛,抿紧了嘴巴。

“难道是说最近方医生是快到发情期了吗?好像很疲乏呢,”赵尚奕勾起嘴角,“要不然请几天假?”

“赵尚奕,”方敬弋抓紧了手里的查房表,“你不要总是用嘴巴说话,我们做医生的,不妨用本事说话。”

赵尚奕眼里的怒气慢慢升起来,方敬弋淡淡的开口:“想必赵医生大概也是因为自己的医术还没有一个有发情期的O高明而恼羞成怒吧。”

赵尚奕彻底气急败坏了,他忍不住提高了音量,靠近了方敬弋一步:“方敬弋,你嘴巴给我放g净点!”

一只手拦在了两人中间,笔直有力的手臂线条十分有性张力。

“赵先生,这里是医院,还请你作为医生不要打扰到病人。”

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方敬弋知道自己不能把结婚这件事迁怒到严鸣游身上,但他就是忍不住。

当时和严鸣游结婚,并不是他的意思。只是方家和严家是世交,两家人都很乐意,方敬弋几乎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定下婚事的,在结婚之前,他和严鸣游甚至没有见过一面,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座教堂里。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交换戒指,拥抱,甚至还嘴唇相触了几秒。这真的很讽刺。

他对严鸣游没有任何感情,他也不在乎严鸣游对他有没有感情,在这桩婚姻里,严鸣游很无辜,可他越是无辜,甚至像没事人一样搬进两家准备好的房子里的时候,方敬弋简直暴躁极了。他不懂,严鸣游甚至没有反抗过父母,就那么轻飘飘的应下了这桩婚姻,为什么?他难道不懂结婚并不是一件可以随便决定的事情吗?但是,方敬弋好像也这么随便的决定了。

他们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走到了一起,结婚一年多,方敬弋从不让严鸣游碰自己,严鸣游也没有主动提出过同房,他甚至很自觉地搬去了另一个房间。他们谁也没有对这场婚姻提出异议,但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做对方的一个陌生人。

不同的是,严鸣游总是很正常的对待方敬弋,和他对待其他人无异,但方敬弋没有给过严鸣游好脸色。

严鸣游还穿着作训服,一身迷彩站在医院走廊里,挺x抬头,直挺挺的站在两人前面,裤脚扎进战地靴里,作训服的迷彩短袖下摆规规整整的在裤腰里。严鸣游很好看,这一点方敬弋是知道的。眉眼深邃,虽然一年四季的总是没什么表情,但坚毅的面部线条配上军装更显军人气质,更不要说身材,宽肩窄腰,身高腿长,从每个方面来看,他都是非常优秀的Alpha。

非常优秀的Alpha却只能和抑制剂打交道。

方敬弋对严鸣游擅自出现在他所就职的医院这一点很不满,他皱着眉头开口:“你来g什么?”

严鸣游从来是不会有什么表情的,更不要说情绪起伏了,他从来不把方敬弋那些说出口或者没有说出口的恶意放在心上,他无视了一分钟前还气急败坏的赵尚奕,开口回答:“妈今天来了,叫我来接你回家。”方敬弋又开始暴躁了。

他总是暴躁易怒的,特别是在结婚之后。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方敬弋换好衣服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已经接近早上八点了,严鸣游坐在车里,皱着眉头看着慢吞吞的方敬弋,却也没有出声催促,只是安静地等着方敬弋拉开车门,系好安全带。

“很抱歉突然这样打扰你的工作,”严鸣游低沉的声音响起,“但我今早六点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

那双握过各种枪械的手灵活的打着方向盘,把车拐出了医院大门,早晨八点是上班高峰期,车水马龙,堵得不像话。方敬弋抱着手臂,不耐烦地说话:“不要烦我,到了叫我。”

他总是这样的,严鸣游想。这样不耐烦,这样暴躁,尽管在他人面前能笑嘻嘻的,甚至能和刚刚那个姓赵的发脾气,开口挖苦,但方敬弋在他面前,永远只是不耐烦的,没有笑容,但也不至于到发脾气挖苦嘲讽的地步,就这样维持着不耐烦,就像他们俩的婚后生活一样,枯燥乏味,单一无聊。

严鸣游总是忍不住拿现在的方敬弋和小时候那个甜小孩比较。眼睛,没有变,还是那么黑白分明那么漂亮;嘴唇好像变厚了一点;至于鼻子,还是那么小巧精致;只是在脾气这一方面,两者没有任何关联。如果有人问起来,你为什么会和方敬弋结婚?严鸣游的理由很简单。

正如他当初和爸妈商量的时候。

“从小就认识,结婚更加方便;况且,他是一个很优秀的Omega。”

他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里长大,有记忆开始,他的生活和军队的联系千丝万缕,一到了年龄就立刻进了部队,一直在部队里生活,他的感情经历是一片空白,如果不是上层暗示他到年龄了,是该结婚了,要为部队带一个好头,否则他确实不会想结婚这件事。

从本质上来说,他和方敬弋在这场婚姻里都是被x的,只不过方敬弋怨念更大。

但是。

严鸣游稳稳地踩下油门,黑色的奥迪从旁边的车道超出,飞速地摆脱还在慢慢爬动的车队,他紧盯着前方的路况。

“这不公平,”严鸣游低沉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方敬弋,你这样对我是不公平的。”

方敬弋慢慢睁开眼睛,早晨八点的凉风温柔地打在他脸上。

“你不应该对我有这么大的恶意。”

凉风还在往车里灌,方敬弋茫然了那么几秒,他好像又听到22岁的方敬弋在酒吧里肆无忌惮的大喊大叫。

“我方敬弋这辈子就跟抑制剂过了!”

严鸣游把窗户关上,车里很安静,就好像那句“这不公平”从未出现过。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