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宠姬》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未降


第一章
  *
  
  秋风乍起,遍地萧索,大尧后宫里一片凄清冷寂,唯有常青宫几棵松柏依旧挺翠。
  
  常青宫里几个宫女得了闲,借着她们主子歇午觉的功夫,全都窝在廊下,嘀嘀咕咕地打起了叶子牌。
  
  她们原本捡些x零狗碎的琐事聊着,譬如常青宫最近狸猫闹得凶,半夜总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譬如陛下上个月临幸了一个样貌妩媚的舞娘,从册封到被废黜不过半个月;譬如外头仗打得凶,恐怕都要压到玉京南墙根子xx了…
  
  可聊着聊着,那杆儿瘦的宫女忽然转了下眼珠子,压低了声音道:
  
  “你们说,咱们楚妃娘娘生的如此国色天香,可怎的就是不受宠呢?说起来,这当今皇后娘娘还是咱家主子的庶妹,不论是出身还是样貌都差远了,陛下怎么偏偏选了她?”
  
  旁边圆脸蛋儿的宫女撇了下嘴,转头往合着门的寝殿瞄了一眼,小声道:
  
  “嗐,你们都不知道么,当年先帝爷替圣上定下的皇后本来就是咱们主子!”
  
  这话一出,另外几个宫女顿时便凑了上去,眼珠子都不带打转的,直勾勾地盯着她。
  
  宫女们都迫切地想知道,这位单凭容貌就足以宠冠六宫的楚妃娘娘,既然出身尊贵又有先帝的遗诏傍身,怎么会落得这形同废黜的境遇。
  
  这当然跟她们大有关系——毕竟受宠的娘娘们宫里头的奴才,平x吃饭都比别人多一道荤的,差别大了去了。
  
  圆脸儿宫女关子卖够了,正得意洋洋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冷不丁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通传:
  
  “凤驾到——”
  
  宫女们瞬间便像受惊的鸟雀般呼啦一下子全散开,有几个甚至还浑身哆嗦着扑倒在地,颤抖着嗓音高呼:
  
  “奴婢该死…”
  
  她们都知道,这位楚皇后整肃后宫格外严苛,上个月光是因为擅离职守被杖毙的宫人就有十多个。
  
  若不是因为自家主子不受陛下待见,皇后也从未亲临常青宫,她们怎么也不敢在她眼皮子底下犯险。
  
  只见皇后楚明依穿着紫霓金凤华服,只垂眼睨了她们一阵,抬手便拂开门前的金丝帘跨了进去。
  
  光影一明一暗掠过她那张精致的秀美面庞上,显得有些不大自然。
  
  楚禾此时正躺在卧榻上午睡。
  
  她睡的轻,恍惚间听见外面的声响,便不由地睁了眼睛,气息有些微微急促。她将素手探进枕下,摸出一只雪青色的丹药瓶出来,倒出一粒浑圆的小丸子急急送进口中,连茶水也不饮便囫囵吞下。
  
  平心而论,皇后楚明依已算是大尧后宫不可多得的一粒明珠。可就算是这样的绝色,与楚禾比起来却犹显得黯淡。
  
  她病着,全无珠翠修饰,通身一袭缟素裹着她纤弱的腰肢,犹衬得肌肤胜雪三分白。而她那双光芒寂灭的眸中并无半分涟漪,而那似乎永驻眸畔的妩媚,使得她如旧x般顾盼生姿。
  
  只是这样的倾城容颜一落入楚明依眼中,怎么看都有些扎眼。
  
  可她想起自己了然于心的计谋,停下来拢了拢耳畔的赤金双凤步摇,换了副柔和的神态,朝里面轻轻地唤了一句:
  
  “姐姐可好些了?”
  
  楚禾勉强撑着身子起来,强忍着不让自己咳出声来,语调轻缓道:
  
  “托皇后娘娘的福,我父兄惨死北境,妾身还能在此处苟活。”
  
  楚明依倏地咬紧了牙关,唇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楚禾,你别忘了,那也是我的父兄!”
  
  楚禾抬眼,一双满是沉寂的眸子忽地化作一道剑光刺来:
  
  “自从你决意踏入这宫墙以后,楚家于你而言,不过是用来固宠的工具而已。”
  
  楚明依短暂地凝息片刻,忽地抬高了音量:
  
  “是又如何?你确是楚家唯一的嫡女,是大尧的‘天命皇后’,可陛下他最终选的人是我!而你,也只不过是深宫中一个可怜的弃妇罢了!我如今要想拿去你的性命,就像碾死一只蝼蚁一般易如反掌。”
  
  楚禾忽而有些气喘,目光渐渐涣散。
  
  她不由地想起赫元祯。那位她出嫁六年,只见过寥寥数次的夫君。
  
  彼时的他还是位温润如玉的少年天子,于玉京人潮汹涌的街头,提着兔子灯对她温柔一笑。
  
  楚禾起初以为赫元祯是喜欢她的,直到他在上元佳宴,对她的庶妹明依一见倾心,竟借着酒醉当众悔婚,百般折辱于她。
  
  而彼时的她年轻气盛,尚且带着将门嫡女的锋芒,自然不肯屈从于这样毫无道理的羞辱。于是她的父亲与一帮老臣轮番上书,最终迫使赫元祯松了口,将她们姐妹二人同时纳入后宫。
  
  只是进宫以后,楚明依便得到专宠,一路扶摇直上成为皇后。
  
  而她不仅要屈居自己的庶妹之下,还要眼睁睁地看着楚明依为了争宠,将楚家军送上北境那样炼狱般的战场,最终落得满门战死的结局。
  
  楚禾心中哑然失笑,早知会落得今x的境地,她当初何必非要为了那一点点可笑的尊严,强求至此。
  
  楚明依见她许久不说话,以为自己占了上风,下巴微微抬起,不可一世道:
  
  “陛下当初赐婚你与东尧王,是你执意不肯。难道嫁给一方诸侯,比如今的境遇还差么?”
  
  楚禾回过神来,抬眼望着她:
  
  “东尧王?”
  
  楚明依霎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立刻便紧抿双唇,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可楚禾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她似是倦了,斜斜倚在榻前继续道:
  
  “他是选了你没错。可你看——赫元祯选了你,这天下可不就乱了吗?”
  
  楚明依忽然睁大了眼睛,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一时说不出话来。
  
  即便她表面上装出这样的骄矜模样,可她心里清楚得很,楚禾才是楚家唯一的嫡女,是先皇钦定的皇后人选。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年老国师归隐前那故弄玄虚的预言:
  
  “楚禾若不为帝后,则天下大乱。”
  
  这则预言在当年的大尧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只不过却没有多少人真的在意,就连当朝天子赫元祯也不惜篡改先皇遗诏,执意要另立庶女楚明依做皇后。
  
  可是在册封之后的短短六年里,大尧竟真的战乱四起,原本稳固的朝局也顷刻发生裂变。
  
  如今冷不丁再一想起老国师这则预言,实在令人后脊发凉。
  
  楚禾淡淡瞥了一眼面色发白的楚明依,轻启朱唇:
  
  “大尧没有了楚家军,玉京恐怕撑不了多久吧?你方才无端提起东尧王…可是他起兵了?”
  
  她轻描淡写的模样如同往x一般的从容不迫,而轻描淡写间却将楚明依一心想要掩盖的现状一语道破。
  从小到大,楚禾一直都是这样,能将复杂纷乱的局势看得清清楚楚。
  
  只是这一次,她怎么猜也不可能想得到楚明依的阴谋。
  
  楚明依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却在最后一刹那平静了下来,温柔一笑道:
  
  “姐姐好聪明。只不过今x来的是南尧巡使,母亲也会随同陪宴。”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母亲?!楚禾心中突突跳了一下。自从父兄的死讯从北境传回之后,她在宫里的境遇便一x不如一x。自从身边的敛秋和立夏两个贴身侍女接连被楚明依发配,她更是得不到楚家的一丝消息。
  
  她多想出宫去,去楚家封地看看如今的现状。可是她没有丝毫恩宠在身,省亲又是太过遥不可及的事情。
  
  一想到母亲,楚禾的思绪就乱了。也不知是不是方才的药起了作用,她头脑昏昏沉沉的,只迫不及待地想着见到母亲,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也好。
  
  楚明依见她魂不守舍的模样,唇角不经意地扯出一丝笑来:
  
  “来人,快来给楚妃梳妆,随本宫一同去赴宴。”
  
  三两个宫女闻声进来,来来回回地绕在楚禾身边为她梳洗打扮。
  
  楚禾扶着额在妆台前小憩,闭着眼睛忍耐着药效发作带来的头晕恶心。自从北境传来楚家军覆灭的消息之后,她的身体一x比一x衰弱了下去,靠着这瓶入宫之后带来的护心丹维持着,她才能勉强度x。
  
  而宫女为她上妆时,楚禾不经意间从镜中望见楚明依眸中闪着诡异的光,不由地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父兄三个月前在北境战死,母亲如何还能有陪宴的心思进宫来?再说南尧去年方才平定了海盗之患,尚且自顾不暇,如今为何还要来趟玉京这趟浑水?还有楚明依,她又怎么会如此好心地让她们母女相见?
  
  将一切都想清楚了,楚禾面儿上仍旧不动声色,而指甲盖儿却已经深深嵌进了手掌当中,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仔细思忖了一阵儿,余光忽地瞥见墙角里随意丢弃的一个包袱,不由地蹙起眉来:
  
  “兰息,那些个东西怎么还在那儿?还不快拿出去?”
  
  那个叫兰息的侍女一听,立刻便应了一声,迈着小碎步便去墙角拎起了那个小包袱。
  
  只是兰息前脚还没来得及走出殿门,便让楚明依拦了下来:
  
  “姐姐,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说罢,她伸手便要打开看个究竟。
  
  楚禾见状,倒也不阻拦她,一双眸子轻飘飘落在她身上,不紧不慢道:
  
  “听说上个月宫里杖毙了好些宫人,左右我也无事可做,便抄了些经书超度超度,望他们可千万别找回来。”
  
  她知道楚明依从小最怕鬼神之说。果然,一听她的话,楚明依那的手一下子便缩了回来。
  
  她恨恨地瞪了楚禾一眼,厉声朝兰息道:
  “还不快把这些脏东西扔出去!”
  
  楚禾没再说话,从妆匣最里面挑了只极素净的玉兰发簪戴在头上。
  
  那包裹里装的可不是什么经书,而是她留给母亲的信。她早已预感到楚明依不会轻易放过她,若是这一趟有去无回,她必须让母亲带着弟弟楚兴立刻离开玉京。
  
  楚禾由两个侍女一左一右扶着,跟在楚明依身后踏出了殿门。她略略往宫墙角看了一眼,果然瞥见一抹几乎与树影融为一色的影子。
  
  看见他在,她的心便定了下来。
  
  那是父亲在她进宫前特意安x在她身边的影卫,叫魏葬。这么多年,魏葬像影子一样活在常青宫里。凭借着他那身卓绝的轻功和藏身术,竟一直未曾被人发觉。
  
  他守了自己这么多年,楚禾不能拉着他一起踏上这条生死未卜的路。
  
  所以楚禾决心遣他离开,让他护送母亲离开玉京。
  
  在那之后,他就是自由身了。
  
  想到这儿,她将腰挺得直了些,连带着步子也更坚定了一些。
  
  *
  
  楚明依带着她一路来到长乐宫。
  
  长乐宫外矗立的四方大鼎象征着大尧东西南北四路诸侯,簇拥着中间二十四方先皇巨像,曾是天子权力的至高象征。
  
  可如今,二十四座天子巨像早已蒙尘,而那象征着东尧的大鼎却偏偏被擦拭一新。
  
  不仅如此,长乐宫内外全都挂满了东尧的暗紫银龙王旗,招摇得几乎盖过了天子王旗的风华。
  
  楚禾暗暗握紧了拳。果然不出她所料,东尧王如今已经兵临城下,玉京已经没有了丝毫反抗的能力。
  
  而长乐宫里如今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宫人们,仿佛是在筹备一场盛大的庆功宴。
  
  楚禾忽地感觉自己的裙角被人踩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却瞧见一个c使宫女匍匐在地上,嗓子像柴火烧过一般沙哑:
  
  “奴婢该死,楚妃娘娘恕罪。”
  
  楚禾见她的手背蔓延到小臂上全是青紫色的伤痕,一时不忍,便微微屈膝想将她扶起来。
  
  可就在她伸出手的一刹那,楚禾却愣在原地。
  
  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贴身侍女立夏!
  
  看着她被折磨成这般模样,楚禾鼻尖一酸险些xx泪来,却唯恐引起了楚明依的注意,只能强忍了下去。
  
  她不动声色地扶了一把立夏的肩膀,示意她暂时离开这里。
  
  可谁知立夏却猛然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面目狰狞的脸朝她扑了过来——
  
  她身边的宫女登时便被吓得四散而去,不远处的御前侍卫见状立刻飞身而来,xx御刀g脆利落地刺向了立夏的后背——
  
  立夏猛地扑倒在她身上,口中鲜血x涌而出,脑袋缓缓耷拉在她肩上,慢慢滑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断了气。
  
  立夏并不是要袭击她。
  
  立夏临死前在她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
  
  “小姐,快逃。”
第二章 *
  
  立夏就那样睁着眼睛躺在地上,脸上烫伤和抓伤一道盖过一道,肿得如馒头一般,可她身上却瘦的可怕,连楚禾也几乎认不出来。
  
  楚明依用帕子捂着鼻尖,皱着眉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哪里来的疯子,也敢送到长乐宫来侍候?”
  
  听见这话,一个总管模样的老内侍立刻赶过来,不住地跟楚明依磕头求饶。楚明依没理他,只上下将楚禾打量了一番,细声吩咐道:
  
  “你们几个,带楚妃下去换一身衣裳,可别耽误了时辰。”
  
  楚禾全然听不见她说的是什么,只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只能让人扶着往后殿走。
  
  一路上,她脑中如同鬼魅一般回荡着立夏那c哑的嗓音:
  
  “小姐,快逃,小姐,快逃,小姐,快逃…”
  
  立夏身在苦役所,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事情,才会用这样的方式舍命给她传递消息。
  
  可是,她又能逃到哪里呢?又能怎么逃呢?
  
  楚禾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屏风后面虚掩的木窗,若是她赶在魏葬离开之前跑回常青宫,是不是就有了脱身的机会?
  
  这时候,门外却忽地传来一阵清冽的嗓音:
  
  “依依?你在这里做什么?”
  
  是赫元祯。
  
  她听见楚明依软着嗓音道:
  
  “陛下,方才有个不知规矩的奴才弄脏了姐姐的衣裳,臣妾在等姐姐更衣。”
  
  那人的影子顿了片刻,转头望内间的方向看了过来。
  
  楚禾的心忽地提到了嗓子眼,忽地又听见赫元祯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她肯出来走走,也好。”
  
  后面的话,楚禾没再听见了。
  
  她由宫女们簇拥着出来时,外面已经聚满了朝臣。
  
  她下意识地往天子王座上看了一眼,隐隐绰绰地看见了赫元祯一身白金华服的身影。
  
  他似乎比从前更瘦了许多。那本就瘦削的下巴如今更是清减了不少,还沾染着些许似乎不属于他的青茬,使他过早地多出几分憔悴。
  
  他一坐上去,那些香肩半露、媚眼如丝的美人们便纷纷软倒在他身侧。
  
  而他则熟悉地揽住那些纤细腰肢,旁若无人地纵情其中。
  
  恍然间楚禾发现,那个名义上是她夫君的男人,原来早就不再是当初那个满眼星河的少年。
  
  他早已习惯做一个昏君。
  
  赫元祯似乎觉察到她的目光,朝她的方向望了过来,眼眸之中尽是疏离。
  
  楚禾忙沉下头去,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阵雷动般的鼓点。
  
  没有任何通传,一群身着铁甲的战士们便簇拥着一位紫衣诸侯走入了殿中。
  
  长乐宫不允许携带兵器,更不允许诸侯擅入,除非只有一种可能性。
  
  楚禾不由地望过去,看见人群当中那个紫衣的身影飘然而至,犹如一团阴云一般压过来。
  
  那是东尧王,如今手握大尧命脉的人物,赫绍煊。
  
  他由远及近而来,楚禾还未看清他的眉眼,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呼啸而来——那是来自修罗地狱,压抑到近乎窒息的气场。
  
  他的眉眼深邃俊美,举手投足间带着贵族的气质,可望他一眼,就让人喘不上来气。
  
  楚禾早就知晓东尧王身经百战,手中长戟不知斩过多少亡魂,才染上这样一副嗜血残暴的本性。可是她依稀记得,赫绍煊并非一直都是这样。
  
  楚禾小时候在楚家的军马场见过他。
  
  印象里,他会随同军中将士们一起赛马,甚至还指点过她的马术。
  
  尽管楚禾已经记不清他当初的容貌,但她确信的是,赫绍煊年少时决然如今这般毫无鲜活之气的模样。
  
  还不等天子开口,他便径自坐到上上席,朝王座上淡淡瞥了一眼便挪开视线,一双眸子自然地落在楚禾身上,唇角扯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
  
  “听说,陛下为我准备了一位佳人,不知是哪一位?”
  
  楚禾心中不由地突突一跳,情不自禁地望向王座的方向。
  
  只见赫元祯抬眸看了一眼楚明依。
  
  后者立刻了然于心地站起身来,径直朝楚禾的方向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地将她从席上拉了起来,拉到御前。
  
  楚禾没想到她使了如此大的力气,被拽得几乎踉跄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赫元祯看见她,一把将膝上的美人推开,凛然道:
  
  “皇后,你不是说从后宫挑选了一位绝佳的人选,这又是何意?”
  
  楚明依不紧不慢地跪了下来,柔声道:
  
  “姐姐知道了东尧王前来玉京,便自告奋勇作为和亲人选。臣妾听闻实在感念姐姐大义,便只好忍痛答应了下来。”
  
  楚禾霎时便愣在原地。无论她怎么想,也想不到楚明依竟然会作出如此卑劣之举。
  
  朝臣和后妃们也一片哗然,各异目光纷纷向她投来。
  
  一向与楚父交好的孟老将军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抖着手躬身行礼:
  
  “陛下!楚妃娘娘乃是忠良之后,实不可受此大辱啊!臣虽已老迈,却甘愿请战,护卫京师!”
  
  赫元祯顷刻握紧了拳,狠狠砸向面前的白玉案,将案上的酒杯震得酒渍撒了一片。
  
  他的眼睛血红一片,嘴唇微微发抖,显然在盛怒之下:
  
  “她是孤的妻,没有孤的命令,谁敢送她走?!”
  
  楚明依闻言愣怔片刻,眼圈儿一下子便红了,别过脸去,抿着唇不再言语。
  
  一旁的赫绍煊不为所动,反倒饶有兴致地看着跪倒在地的楚禾,仿佛在端详着一件精美的战利品一般。
  
  这时候,王座后面忽地传来一声轻盈的女声,将如今这剑拔弩张的氛围轻而易举地化解:
  
  “皇儿,东尧王远来是客,怎么能如此小家子气?”
  
  赫元祯望着楚禾的眼睛几乎能滴出血来,可听了这句话却浑身一震,忽地像一只断了线的木偶般松懈了下来,转而垂眸躬身道:
  
  “母后。”
  
  赵太后已年过四十,年轻时的锋芒早已经被深宫磨平,可那张表面慈眉善目的脸上却仍然能看得出来当初母仪天下的气势。
  
  她笑了笑,伸出手来像责怪小孩子一般捏了捏赫元祯的肩膀,仿佛没用多少力气便将他按回王座上。
  
  她提裙走下玉阶,将楚禾从地上扶了起来。
  
  赵太后抚着她的手背婉转道:
  
  “若是哀家没记错,这孩子最早是配给绍煊的,对么?”
  
  她一边说着家常话,一边温柔地望向赫绍煊,仿佛对面的人并非是那即将要取走他们荣华富贵的敌人一般。
  
  赫绍煊淡淡抿起薄唇,不置可否。
  
  孟老将军急道:
  
  “即便楚妃娘娘早年与东尧王有过婚约,可如今也已然嫁入天家,断然没有再嫁的道理!”
  
  赵太后莞尔一笑:
  
  “绍煊与天子血脉相融,乃是至亲的兄弟,何必拘泥俗礼。”
  
  这时,人群之中排在上席的赵丞相也站起身来,打着圆场道:
  
  “孟老将军,既然太后再行赐婚,也算是圆了一段佳话,你又何必如此古板?”
  
  他说着,身后那些世族党羽们也纷纷附和着。
  
  孟老将军势单力薄,一同捶x顿足后竟吐出一口鲜血来,当场便昏了过去。
  
  四周凌乱的声音在楚禾耳边嗡嗡作响,使她已经几乎分辨不出那些声音都属于谁。
  
  她只看见一群张牙舞爪的恶魔,亲手将她的父兄推向深渊,如今又要将她送上祭台,作为平息这场战争的祭品。
  
  似乎是在这样的困境之中太过无助,她朝赫元祯的方向看了一眼,却见他目光涣散,几乎全然没有了方才那冲冠一怒的模样。
  
  她彻底绝望了。
  
  忽地,楚禾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将赵太后往前一推,猛地xx头顶的玉兰发簪抵在咽喉处。
  
  四周立刻传来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楚禾看着赵太后跌倒在地的狼狈模样,忽然大笑起来。
  
  她的笑声苍凉悲切,最后变成声声泣诉:
  
  “北方狼烟尚未平息,你们这些王侯将相,却在这里夜夜笙歌,宴请的竟是已经兵临城下的叛军!”
  
  她颤抖着伸出玉指,指向在场的每一个人痛骂:
  
  “我楚家,孟家和乔家…满门忠烈奔赴沙场,尸骨无寻…到头来,竟是为了保护你们这一群趋炎附势的宵小之徒!”
  
  她说到最后,泪水从眼眶止不住地落下,砸在地上。
  
  她望着至尊之位上的那个颓靡的身影,眼中满是失望和怨恨。
  
  可最终,她什么话也没说得出来,手腕一用力,猛地将锋利的簪子送向自己的咽喉处——
  
  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道冰凉的利刃,竟擦着她的手腕滑了过去,y生生将她的簪子打落在地。
  
  还不等楚禾反应过来,一个黑影便飞身而至,牢牢将她一双手钳制住,将她整个人送入自己怀中。
  
  楚禾眼角犹带着泪光,不可置信地抬头望着来人。
  
  他那双狭长的凤眸轻薄地向下看着她,长睫在宫灯的映照下落下细密的疏影。他的鼻梁锋利如刃,唇角勾起,尽显无情。
  
  她下意识地挣扎,却被他牢牢锁住,半分动弹不得。
  
  赫绍煊伸出大手将她脸上的泪光拭去,自顾自道:
  
  “好一个烈女子,本王很喜欢。”
  
  说罢,他忽地低下头去,附在她耳畔极近的地方低吟道:
  
  “楚家。”
  
  说完,长臂便立刻将人松开,任由她跌坐在原地。
  
  楚禾跌在地上,却猛然抬起头来,试图从他眼中找寻出别的线索。
  
  他是在用楚家威胁自己吗?还是说只要自己嫁给他,就一定会保全楚家?
  
  她猜不出来,一双眼睛如同受惊的鹿一般望着他。
  
  赫绍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似笑非笑道:
  
  “那么明x,恭迎新娘。”
  
  说罢,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长乐宫。
  
  留下整个大殿的人仓皇地望着他的背影而去。
  
  *
  
  楚禾魂不守舍地回到了常青宫。
  
  宫女们都听闻了今x之事,又看见她这幅模样,愈发不敢言语,连忙侍奉她沐浴熏香之后,便纷纷告退。
  
  连带着,将后殿一切尖锐物品全都收走了。
  
  楚禾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榻上,望着外面月色如钩,心中忍不住一阵又一阵地发寒。
  
  从前,她知道宫苑里有魏葬在,心里多少会觉得安稳一些。
  
  可是如今立夏死了,敛秋不知所踪,连魏葬也离开了,她不知道自己的身边还剩下谁。
  
  她忽而回想起今天赫绍煊摩挲自己的脸颊时,那冰寒彻骨的感觉。他的手没有温度,仿佛是一具尸体一般可怖,身子便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这时,门外忽地传来一阵踉踉跄跄的脚步声,连带着几个宫女的阻拦:
  
  “陛下,太后娘娘下了旨意,说今夜谁也不能来扰了楚妃娘娘…陛下…陛下不能进去啊……”
  
  是赫元祯来了?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楚禾紧张了起来,双手抓着锦被,眼睛紧紧盯着殿门的方向。
  
  只听“砰”的一声,赫元祯一脚踹开了殿门,踉踉跄跄地跨了进来。
  
  他衣衫凌乱松垮,微微敞开的x膛泛着赤红,浑身上下都沾染着浓烈的酒气。
  
  望见床榻上的楚禾,他的眼眸忽地温柔了下来,声音却带着不可抗拒的肃杀:
  
  “谁敢再拦,格杀勿论。”
  
  宫女们一听都吓坏了,连忙从内殿退了出去。
  
  一时之间,这里只剩他们两人。
  
  内殿只点着一盏宫灯,昏暗的光芒映照着她单薄的衣衫,勾勒出窈窕纤细的身形。
  
  赫元祯慢慢走近她,唯恐打破一丝一毫的平静。
  
  他第一次这样缓慢而认真地端详着她的脸。
  
  从前他不敢多看一眼,怕自己会轻而易举地沦陷在她的双眸之中。
  
  她这张脸,是十足的祸水。
  
  足以令所有帝王为她倾国倾城,足以令四方诸侯为她掀起千军万马之势。
  
  直到今天,赫元祯才敢如此真切地望着她。
  
  可当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她的脸颊时,却被楚禾轻轻躲开。
  
  她这一细小的动作却彻底触怒了赫元祯,他一把将人按在身下,c暴地撕扯着她寝衣系好的缎带。
  
  她拼命挣扎着哭哑了嗓子,可引来的却是赫元祯愈发的疯狂。
  
  “阿禾,给我,给我…”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