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约红


鸠占鹊巢
  四月的风温柔地轻吻树梢,空气里弥漫着初春独有的淡淡青x味道。这座位于布莱顿城郊的疗养院,被笼罩在午后安宁晴朗的阳光里。
  
  两个护工趁着交接班的空闲,正享受午后难得的休闲时光,“206的病人还没醒吗?他已经持续昏迷两年多了吧?”
  
  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护工想到楼上那个亚洲青年,遗憾地点了点头:“是的,很严重的间脑功能障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苏醒。”
  
  比起疗养院的其他患者,她们当然更喜欢这个不会主动提出任何要求的安静病患。更何况,这个患者睡颜清秀可爱,是女护工们都愿意照顾的“sleeping beauty”。
  
  年纪轻轻只能躺在病床上,真可怜。想到这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撇着嘴耸了耸肩。
  
  此时那个被她们念叨的206房间的病人,手指微不可察地动了一动。静谧的病房里,他看起来像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梦魇之中,呼吸渐渐紊乱,似乎在做着被黑暗吞噬前最后的挣扎。
  
  良久,他眼皮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了眼。
  
  或许是沉睡太久的缘故,即便病房被窗帘挡住了大部分阳光,他长时间阖着的眼睛还是应激性地涌上泪水,打x了鸦羽般的睫毛。
  
  舒淼头痛欲裂,怔愣了许久才稍稍找回意识——
  
  他此刻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这里似乎是间病房,床边有一台高端监护仪,伸出来长长短短的线连着他的身体,液晶屏幕上跳动着不断变化的数值。
  
  他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
  
  太久没有自主意识地思考,他昏着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不甚熟练地伸出手按了床头的呼叫铃。没过一会儿,一个拿着病历的医生同两个护士推开门快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台心电监护仪。
  
  舒淼的眼眸瞬间瞪大——什么情况?为什么进来了三个外国人?他昏睡了不知多久也就算了,怎么还会在国外的病房里醒来?
  
  医生摆弄着手里的仪器,抬头看他一眼道:“你好,舒先生。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有很多疑问,但由于你昏迷了两年多,我们必须要先为你检查一xx体情况。”
  
  舒淼躺在床上,目光涣散,表情呆滞:“两年多?”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他经受了太多的冲击。他,昏迷了两年多,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在国外。他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惊喜」等着自己,忍着头痛努力回忆之前发生的事,却发现只能想起些零零散散的片段。
  
  医生拿着测试治疗仪,按住舒淼的脑袋,将一个类似贴片的东西贴在了他的额头上:“是的,舒先生。请不要急于回忆以前发生的事,这不利于你身体的恢复。毕竟,你曾经历过剧烈的情绪创伤。”
  
  舒淼叹了一口气,认命地点了点头。
  
  他看着眼前的外国人,默默接受了自己人在国外,刚下病床的事实。就算现在有人跟他说他是天选之子,要穿着机甲上天入地殴打外星人保卫地球,他可能都不会感到稀奇了。
  
  被医生好一通检查,舒淼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心,用不太熟练的英语问道:“请问我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会昏迷那么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医生拆开他身上连着的各种仪器,道:“这里是布莱顿的私立疗养院,你在被送过来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我们只能检测到你曾因为间脑方面的创伤而昏迷,至于诱因是什么,我们并不能得知。”
  
  舒淼点了点头:“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是孤身一人被扔在了异国他乡,不管发生了什么,总之要先回国再说。更何况,他离开了这么久,也不知道爸妈这两年在国内是个什么情况,过得好不好。
  
  “你的身体各项数据都很正常。接下来要做一段时间的复健观察一下,没问题的话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医生又询问了几个问题,见他没有大碍,说完注意事项便转身离开了。舒淼环视了四周,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背包,打算给家里打个电话,顺便问问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舒淼正要拿出手机,无意间瞥到了右手无名指,一枚钻戒端端正正x在了自己的指头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这枚戒指心里有一丝不舒服,仿佛它不是某种装饰品,而是一个精致却牢固的枷锁。
  
  他犹豫了一下,把戒指摘下来穿在自己的项链上,又把项链塞进了衣服里。
  
  他给手机充了会儿电,迫不及待地开机给他的母亲杜雪梅打过去,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她。可不知道为什么,杜雪梅的手机却一直打不通。舒淼只好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妈,我醒了。要做一段时间复健,结束后就回国,不要担心。”
  
  发送完毕,舒淼闭上眼睛,打算把这些乱七八糟毫无头绪的事情放到一边,先好好地睡上一觉。
  
  ……
  
  一个月之后,舒淼站在了首都机场T3航站楼门口。
  
  他这一路的回国之旅不可谓不曲折——买机票的时候被告知自己的信用卡早就已经停卡了,他换了几张都不能用,最后幸好在钱包的某个夹层里发现了一张储蓄卡,里面还有一些钱用来应急。
  
  他从布莱顿坐火车到伦敦,再坐飞机到北京,一路上奔波劳累,头痛时不时就要发作。想着马上就可以到家了,舒淼拍了拍自己的脸,强打起精神来。
  
  前一天他又分别给杜雪梅和父亲舒庆国打了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听。舒淼心里疑云密布,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印象中的地址,飞也似的赶回了家。
  
  到了自家所在的富人区别墅,他翻了翻钱包,从仅有的几张粉红色纸币里xx了两张递给司机,然后大步流星走到家门口,深深呼吸了几口空气,抬手按了按门铃。
  
  “来啦来啦!”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怎么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啊,小缘……”
  
  女人看着眼前的舒淼,诧异地瞪大了双眼:“……淼淼?!”她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不尴不尬地挂在嘴边。
  
  舒淼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在他家工作多年的保姆阿姨看到他如此惊讶,也愣了愣:“桂姨,我回来了。”
  
  “淼淼,你不是……出国了吗?”桂姨一边给他拿拖鞋,一边问道,“舒先生和舒太太还不知道你回来吧?”
  
  舒淼换了拖鞋,驾轻就熟走进了家门。虽然他有很多记忆都模糊不清了,但依旧把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刻在了脑海里。
  
  他冲桂姨点了点头:“我也不太清楚,前几天我给爸妈打电话,他们都没有接。我就给妈发了信息,不知道她看到没有。”
  
  他俩讲话的声音不算小,惊动了正在屋里看电视的舒庆国夫妇,杜雪梅头也没回地招呼道:“小缘回来了?洗个手吃饭了,桂姨今天煲了你最爱喝的排骨汤。”
  
  怎么还给他改了名字呢?舒淼不明所以,走到她面前喊了一声“妈”。
  
  杜雪梅看着他,手里的遥控器没拿稳,掉在了地毯上。舒庆国从举着的报纸后面抬起了头,眼睛蓦然睁大,眼镜斜斜地歪在了鼻梁。
  
  “……舒淼?!你怎么回来了?!”
  
  舒淼看着他们两个如同白x活见到鬼的表情,疑云密布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我上个月在疗养院里醒过来了,医生说我身体没什么问题,所以就回国了。”
  
  “妈,我前几天给你们俩打电话,怎么没有人接呢?”
  
  杜雪梅看着他,僵住的脸色变了又变:“可能是没听见吧。”
  
  舒淼径自瘫到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又拿起桌上的苹果啃了起来:“我怎么会在英国啊?布莱顿那个地方鸟不拉屎。医生说我昏迷了两年多,可是我什么都记不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直没有说话的舒庆国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的表情完全没有看到儿子健康归来的喜悦,反而紧紧锁着眉头,表情严肃。
  
  两年多以前,他和妻子杜雪梅得知舒淼不是自己的儿子后,一开始对他和自己真正的儿子还算一视同仁,后来出于某些愧疚心理,免不了偏心亲生儿子。
  
  在舒淼和那个家族背景强大的前男友闹分手以后,决定出国休养,他们夫妇陪同他一起去了英国。在舒淼昏迷期间,因为私心,把他的孩子私自带回国,交给了那家人抚养,来换得往后的商业合作机会。
  
  因着仅存的良知,他们给了疗养院一大笔钱作为舒淼的医药费,这两年再也没有去看过他。今天舒淼突然找上门来,他们两夫妇还以为自己的行迹败露,要被他兴师问罪。
  
  没想到,舒淼却失忆了。
  
  “是啊,以前的事都记得,但是最近几年的事情都记不太清了,只能零零碎碎想起一些片段。”舒淼抱着抱枕,揉了揉太阳x。
  
  舒庆国和杜雪梅听到他这么说,两个人松了一口气,不再那么紧张兮兮的。
  
  舒淼刚想追问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跑到英国去,还昏迷了那么久,就被门口的动静打断:“爸妈,我回来啦。”
  
  他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秀气瘦弱的男孩拎着一袋水果走了进来。那个男孩看到他坐在沙发里,也是一愣,本就白皙的脸更是苍白了几分。
  
  舒淼和他对视良久,某一刹那,脑海里似有惊雷劈过。一些往事的碎片飞进了他的记忆里,让他终于抓住心里呼之欲出的那条线。
  
  难怪哪里都不对劲,难怪舒家看到他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尴尬样。他想起“小缘”是谁了。
  
  小缘,是他爸舒庆国与他妈杜雪梅的亲生儿子,舒缘。
  
  而他舒淼,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冒牌货而已。
拜个晚年
  舒缘看着他,眼中神色不自然地闪烁着,似乎对这个闯入自己家的不速之客有些意外。
  
  “……”
  
  舒淼现在心里就是很x,非常之x。
  
  没想到继昏迷两年多、在国外的疗养院醒来、信用卡莫名其妙被停之后,他还能面临更加狗血的事。
  
  欢欢喜喜回到家,没想到爹已经不是自己的爹,妈也变成了别人的妈。
  
  舒淼现在隐约想起,当初因为真假舒家儿子的事他们似乎闹得不太愉快。他从瘫着的沙发缓缓坐起,把啃剩的苹果不动声色地放到茶几上,思考应该说点什么才能缓解如此尴尬又诙谐的场面。
  
  他头脑风暴了三秒,忽然福至心灵,双手抱拳立刻改口:“叔叔阿姨,我今天来也没有别的事,就先给二位拜个晚年?”
  
  “……”
  
  绝了。
  
  剩下三个人相顾无言,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突如其来的祝福。
  
  舒庆国清了清嗓子,打破了诡异的沉默:“……淼淼太客气了,咳,你能醒过来真是出乎叔叔阿姨的意料。我们今天也没想到你会过来。”
  
  这两年舒淼一直在国外昏迷着,没有打扰他们一家三口平静的生活,他们也刻意忘记了这个假儿子的存在。更何况,自打当初他们夫妻俩把舒淼的儿子偷偷带走,就一直心虚到现在。
  
  舒淼点点头,心说他自己也没想到会过来上赶着自取其辱。
  
  “小缘别站着了,过来坐吧,累了一天了。”杜雪梅看到自己亲儿子还愣愣地站着,招呼他坐到自己身边,又神色不善地看着舒淼:“舒……淼淼,今天桂姨不知道你要来,没来得及炒几个好菜。”
  
  当初舒淼那个势力强大的前男友一家想和他家联姻,她本打算把自己的亲儿子舒缘送进人家的门,没想到,那家的儿子却看上了舒家的假儿子舒淼。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舒淼好不容易在国外昏迷了那么久,她以为自己终于能撮合亲儿子和那人了,却没想到舒淼居然在这个时候苏醒回国。
  
  杜雪梅又心虚又着急,一不小心就把赶人走的想法说出了口。
  
  舒庆国没想到妻子这道逐客令下的这么直白,责备地看了她一眼:“淼淼今天就留下来吃饭吧,叫桂姨多添一副碗筷。”
  
  听到自己父亲这么说,舒缘脸上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却又大度地强撑着微笑,让人看了很是心疼。
  
  杜雪梅看到自己儿子的表情,剜了他一眼:“那就留下来吃完饭再走吧,正好杂物间里还有你的行李,今天一块儿拿走吧。”
  
  舒淼尴尬地笑了笑。在这过于漫长的等开餐时间,他不再想再和这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大眼瞪小眼,只好装着玩手机。翻看通讯录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爸,向阿姨邀请我过几天去她家做客。”舒缘柔弱的声音响起,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划破了客厅里有些凝滞的寂静。
  
  舒淼点开了对话框,打了一行字过去,【常哥,我是舒淼,我回国了。】
  
  “哦?向阿姨邀请你去做客了?那你可要好好表现听到没。”杜雪梅的声音听着很开心,不知道想起什么,她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地问道:“淼淼,你还记得向阿姨吗?”
  
  舒淼此时正为以后的生计发愁,根本没在意她说了什么,随口答道:“向阿姨?我们之前的保姆阿姨吗?好像有点印象。”
  
  “……”
  
  没人回答。舒淼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面前的三个人不约而同地露出一种「天上掉下两个亿不想让人看出来却又控制不住」的表情,道:“不是保姆阿姨?那我真不记得了。”
  
  “没事,不记得也好。听说失忆的人强行回忆以前的事对大脑不好,容易造成脑损伤。”杜雪梅一改方才的刻薄,给他倒了一杯茶。
  
  舒淼喝了口茶,拿起手机,看着自己经纪人发过来的消息,对方的怒火似乎要冲出屏幕了。
  
  【你还知道回来??赶紧给我滚回公司!!】
  
  他上大学时,某次逛街时无意被星探相中,成了个十八线小演员。
  
  出道的时候,公司给他定位的人设是「富二代放弃千万家产逐梦演艺圈」,一开始还小火过一阵,也演过几部小成本的网剧。后来自从某天舒缘找上他家之后,他这个富二代身份就成了一个摆设。
  
  现在是网络时代,任何公众人物的八卦都逃不过网友的火眼金睛,管你是天王巨星还是十八线小糊咖。这事儿出了没多久,舒淼就在热搜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那天是他明星生涯里最红的一天。
  
  黑红也是红嘛。
  
  他为数不多粉丝纷纷脱粉回踩,声泪俱下地控诉他是个骗子,只会卖有钱人设欺骗她们的感情,她们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他。
  
  舒淼心里很纳闷,合着你们喜欢我就是因为我有钱?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喜欢首富呢?论有钱那肯定还是人家有钱啊!
  
  这还不算什么,还有很多吃瓜群众坚持不懈地骂他装X犯、撒谎精、爱慕虚荣,不知道的还以为舒淼骗他们入股自己家公司了。
  
  舒淼想到这事,脑壳又开始痛起来——他现在在国内居无定所,卡只剩下几万块,为了赚钱还得继续当这个万人骂的小明星。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心想还不如做回植物人呢,两眼一闭不吃不喝不用挨骂。
  
  在舒家吃了顿食之无味的晚饭,饭桌上杜雪梅一直旁敲侧击他关于失忆的事,搞得他心里发毛。吃完没多久,他就拎着自己的行李溜之大吉,打车回公司接受经纪人的暴风洗礼。
  
  到了会议室门口,还没等他进门,一沓文件便擦着他的脸飞过来,舒淼笑嘻嘻偏了偏头躲过了。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现在寄人篱下,他必须拿出跪着也得把钱挣了的态度来。
  
  “舒淼!你还敢回来!你知不知道这两年公司因为你损失了多少钱?!”一个梳着油头的中年男子尖着嗓子冲他喊道,是他的经纪常哥。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消消气消消气,以后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公司的大恩大德!”舒淼给他拧开一瓶矿泉水递过去。
  
  他以前最红的那阵也不过就是拍拍网剧而已,更何况后来还因为家庭原因被全网黑,公司根本就没有工作给他,人家都生怕沾上这位“全网黑”的晦气。常建这人一向喜欢夸大其词,话里真真假假掺着来。
  
  “哼,咱们当初签的合同里可有冻结条款,你别以为这两年多能就这么算了,消失几天就得给我补回来几天。”常建也不看他,自顾自剪着指甲。
  
  好啊,正合他意!
  
  本来舒淼还担心自己消失这么久,公司和他解约不说,还会让他赔偿巨额解约费。没想到只是冻结了合同而已,他这回倒是不用害怕自己失业流落街头了。
  
  “当然了,常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工作,不辜负公司对我的培养。”舒淼心里高兴,想着先表个态再说。
  
  “既然如此,为了弥补损失,公司会相应地给你重新调整一下合同上的内容。”常建从桌子上推了一份合同给他,“这是新的收入分配,你看看。”
  
  舒淼翻开合同,两眼一黑。
  
  闹呢?!周扒皮也不过如此了吧!收入分配九一开,公司划走九成,就给他留一成?!
  
  “……呃,这个配比是不是稍微有点严格了。”舒淼调整着语气,让自己尽量看起来y气一点,“原先是五五开,这回调到九一开,是不是!……”
  
  常建看着他,冷哼了一声:“你还以为你是舒家少爷呢,舒淼?无缘无故消失两年多,没和你解约让你赔违约金就不错了!你知道违约金多少钱吗?你知道你的培训费车马费置装费多少钱吗?”
  
  还没等他说完,舒淼“刷刷”几笔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大名。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不饿死,他忍!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看到他乖乖签了合同,常建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公司这也是为了你好,既然你回来了,以后资源上肯定也会给你有所倾斜……”
  
  他上下打量了舒淼一阵,不得不说,这个青年长了一张十分漂亮的脸蛋——高挑清瘦,杏核似的眼睛如同琉璃珠子般清澈明亮。鼻梁直挺,嘴唇饱满,皮肤白皙莹润,像一爿上好的瓷器。
  
  最重要的是,他有着娱乐圈里罕见的少年感。
  
  他又给舒淼画了几张大饼,承诺给他安排影视剧拍摄和综艺节目录制,力捧他成为新一代偶像明星。舒淼知道他这个经纪人有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将信将疑地听着,没怎么往心里去。
  
  又聊了半个多小时,舒淼拎着行李走出公司,在附近的快捷酒店住下了。
  
  送走了舒淼没多久,常建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忙不迭地接了:“晚上好啊,张总!怎么想起给老弟打电话了?”
  
  不知道听对方说了什么,他脸上的笑意更谄媚了:“那是当然!肯定得挑个您喜欢的啊……上回那个大学生怎么样?”
  
  “玩儿腻了?我想想我这边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常建应承着,脑子里灵光乍现,想起刚才签合同的那个人:“我这儿有一个,准合您的口味!”
  
  舒淼在房间里洗个了澡吹好了头发,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地刷着手机,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明天晚上八点,丽思卡尔顿酒廊,给你安排了和影视剧导演见面吃饭。】
  
  舒淼心中一喜,没想到工作来得这么快,以后的房租有着落了。他发了个OK的表情包,美滋滋地睡着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