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撩且甜》百度云txt全文阅读叶青阳陆景澄作者林盎司

叶青阳穿成了被极品亲戚虐待、天天给男主使绊子,最终惨死街头的x灰男配。作为曾经的校园天才扛把子,叶青阳表示这事简单。
学校里:
男主陆景澄:“叶青阳,还记得你昨天是怎么陷害我的吗?今天咱俩就把帐算一算。”
叶青阳装的是声泪俱下:“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了,我为什么总是针对你你心里没点x数吗?还不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打我可以,但是打了我,我们就算朋友了,可以吗?”
陆景澄:……

回家后:
极品姑姑:“叶青阳,你就是这么洗碗的!洗一个打一个!你是存心的吧!”
叶青阳演的是眼含热泪:“姑姑,你有所不知,我今天手腕受了伤,怕你心疼我,没告诉你。可是我手腕有伤,拿不动碗,这才打了一个又一个,我知道你心疼我,也心疼碗,要么,您来洗吧?”
姑姑:……

在家手撕极品亲戚,在校与男主发展校园兄弟情,叶青阳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挺滋润。
直到有一天,陆景澄拽住他的衣领,怒气冲冲的问他,“你到底和隔壁班的张野什么关系?你不是喜欢我喜欢的不行了吗?这么脚踏两条船你觉得合适吗?”
叶青阳:“???我喜欢你?”
“不然你为什么想吸引我的注意!”
叶青阳:……等等,老哥,你他妈不是直男吗!
ps:受真学霸,皮皮虾,一打六,校园扛把子,虽然不出道,但是继承了几个哥哥优秀的演技!

第一章

第一章:

叶青阳看着面前的来来往往的人群,陌生的校服、陌生的食堂,这里到底是哪里?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正想着,脑海中突然有什么信息涌入。

那些信息像过电一般的飞快的闪现,又被整齐的安置在另一边,形成一组组的回忆。

叶青阳接受着这些信息,隐约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穿越了,穿到了一本校园文里。

不仅如此,他穿越的这个原身吧,还有些一言难尽。

原身也叫叶青阳,和自己同名同姓。

叶青阳估摸着这可能就是自己穿越的机缘,不然茫茫人海,也不能随便就选择他啊。

只是原身这个“叶青阳”,那可真的是你说他惨吧,他也是真的惨。

你说他欠打吧,他也是真的欠打。

书里,“叶青阳”的父母死于一场意外。

“叶青阳”当时年幼,他的姑姑收养了他,成为了他的监护人。

姑姑表面装得人模狗样,背地却不做人,收养“叶青阳”是为了他父母的遗产。

遗产到手后,看着这个小累赘,想扔又害怕闲话,便只给“叶青阳”在阳台支了张钢丝床,让他过着灰王子一般的生活。

“叶青阳”这个灰王子,可远不如灰姑娘的信心坚定。

正所谓: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变态。

“叶青阳”忍受着姑姑的苛待,他没有选择灭亡,他选择了变态。

他常年穿着破旧的衣服,坐在最偏僻的角落,低着头不说话,却在心里嫉妒憎恨着班里最受欢迎的人——本书的男主,校x陆景澄。

陆景澄作为校园文标配男主,出身豪门,长相俊美,一呼百应,还拥有着过人的学习能力偏偏就是不喜欢学习。

这样一个男主,在x后必然是会发光发热,成为一代天骄,不用弯弓也可以s大雕!

可偏偏“叶青阳”这个心理扭曲的小配角不知道。

他躲在角落里,像一只小老鼠一样,不时向陆景澄放出暗箭,致力于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找陆景澄的麻烦上。

这样的小配角,最后自然是GG了。

叶青阳叹了口气,觉得还好自己穿的早。

不然在原身GG后再穿过来,那就不是校园文,而是灵异文了。

他站起身,准备去给自己打个饭,民以食为天,万事等吃完饭再说吧。

然而他刚站起身,就见餐厅的门被推开了,有一伙人走了进来。

走在最中间的那个人个子高挑,眉眼英俊,深邃的轮廓更是为他平添了几分混血感,再配上围观人群的窃窃私语,简直像是明星入场。

卧槽,说曹x曹x到,这可不就是陆景澄一伙吗!

叶青阳瞬间坐了回去,低下了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然而他的动作快,陆景澄身后的陈巍眼睛比他更快,“景澄,那不就是叶青阳吗?我就说这孙子怎么一天没见着面,原来在这儿躲着呢。”

陆景澄闻言,向叶青阳的方向看去,冷笑一声,迈步走了过去。

叶青阳这会儿记忆也已经回溯到了昨天,知道原身这作死小能手,又朝自己GG的路迈进了一大步。

“叶青阳”昨晚放学回家时,路遇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见他畏畏缩缩一副受气包的样子,拦住了他和他道,“xx,借点钱来花花”。

“叶青阳”哪里有钱,战战兢兢的和他们说自己没钱。

然而不良少年不信,强行要搜他的身和书包。

千钧一发之际,陆景澄正巧路过,路见不平和对方打了起来。

然后,就被班主任看见了。

这些不良少年也都是周边其他学校的,班主任以为他们是放学后约架,气得骂了好几句。

不良少年见打不过陆景澄,又有老师参与进来,连忙溜了。

只留下班主任继续训斥陆景澄。

陆景澄无语,“不是专门约架,是他们想抢叶青阳的钱,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班主任见此,问向刚刚唯一没有参与战斗的“叶青阳”,“是吗?”

哪曾想!

原身这作死小能手,竟然当即反咬了一口,也不顾陆景澄在旁边就说道,“不是的,是他们在这里约好打架,我恰巧路过,他们怕我告老师,不让我走,我就只好站在这里了。”

叶青阳想到这一幕,就觉得太x蛋了!

这个原身,别说陆景澄气不过,想要打他一顿,他也想打他一顿!

陆景澄很快走到了叶青阳面前,把他从椅子上提溜了起来,“在这儿等我呢?”

叶青阳看着面前过分英俊的少年,盘算着这可是男主啊,象征着光明正义的男主啊,和他作对都会GG 的男主啊!

所以不能y刚,只能智取。

“我错了。叶青阳主动道,“我昨天太怂了,是我不对,陆哥我错了。”

陆景澄才不吃他这一x,他已经看出来了,叶青阳这狗东西就不是人!

自己昨天好心帮他,结果呢?

他不感激也就算了,还倒打一耙,害他被班主任骂了半天!

他今天要是不给叶青阳一点教训,简直对不起自己昨天莫名挨得骂!

“这会儿知道认错了?晚了!今天咱们就把你这一年来的那些烂账全部算一算!”

陆景澄说着,就准备揍他。

叶青阳眼瞅着他就要打到自己了,一把握住了陆景澄的手,双眼眨了两下,瞬间,眼眶盈满了泪水。

叶青阳又眨了两下眼睛,眼泪流了出来。

他看着陆景澄,声泪俱下,字字玑珠,“陆哥,事到如今,我也就不隐瞒了,我为什么总是针对你你心里没点x数吗?还不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打我可以,但是打了我,我们就算朋友了,可以吗?”

陆景澄:……

叶青阳看着他,泪眼汪汪,委屈与悲伤齐飞,演技共渴望一色。

当场就把陆景澄这个没出校园的高二生给唬住了。

这他妈是什么走向?
叶青阳疯了吗?
他哭什么哭啊!

陆景澄伸手想把自己的手拽回来。

然而叶青阳却握着不放,不仅不放,还双眼x漉漉的看着他,眼里满是真诚。

真诚?

陆景澄觉得他估计是瞎了,叶青阳还能有真诚,他五行缺诚还差不多!

“你放手!”

“我不放手!”

叶青阳握紧双手不放松,立根原在演技中,决心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扭亏为盈,转悲为喜,抱上陆景澄这条c大腿。

“我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让你对我正眼相看的机会,我才不会放手。”

叶青阳可怜巴巴,委屈兮兮,一分情演的有七分真。

“陆哥,我们真的不能做朋友吗?我是真的很崇拜你,看在我费心费力,甚至不惜用卑鄙的手段吸引你的注意的份上,你就让我当你的朋友吧!”

陆景澄:“……谁他妈需要你这种朋友啊!”

叶青阳瞬间眼泪流的更凶了。

陆景澄就没见过这么能哭的男生,这他妈叶青阳的眼睛是水龙头做的吗?
不用人拧,眼泪都哗啦啦的!

这还是什么男人啊,简直比女人还能哭!

围观的同学远远的看着,只觉得这瓜的味道怎么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

“陆少还真是魅力无穷啊,不仅我们女生想和他做朋友,男生也想。”

“不过叶青阳也太敢说了吧,大庭广众的,他还真不怕羞耻。”

“估计是太想和陆少做朋友吧,这种吸引陆少注意的手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x!太基了,想磕!”

“不过陆少应该不会答应吧,陆少好像不喜欢他。”

“唉,叶青阳还是换个人吧,陆少看起来太直了,撩不动的。”

“嘤嘤嘤,太虐了。”

“放手。”陆景澄看着叶青阳,一半别扭,一半恼怒。

“放手了,我们就是朋友了吗?”叶青阳继续装可怜。

陆景澄被他哭得烦,“我交朋友不交你这样的,行了,你也别哭了,放手吧,我不打你就是了。”

叶青阳闻言,立马撒了手,霎时止住了眼泪,星星眼的看着他。

“陆哥你人真好,我真喜欢你。”

陆景澄:……

陆景澄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尴尬的转身就往食堂的档口走去。

叶青阳见危机解除,舒了口气,淡定的抹了把脸上的泪痕,怡然自得的坐在座位上,丝毫不见刚才的悲伤。

他四下看了看,见陆景澄在炒菜的档口排队,想到自己也还没吃饭,眼睛微微眯了眯,拿起餐盘朝陆景澄的方向走去。

陆景澄一回头,正好看到他走过来,当即又转过了头去,恨不得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陈巍笑着打趣他道,“哟,果然是想和你做朋友啊,这不,又过来了。”

“就你话多,闭嘴。”陆景澄怒道。

叶青阳很快就走了过来,站在了他们后面,还主动和他打招呼道,“陆哥你也吃炒菜啊。”

陆景澄无奈的“嗯”了一声,没有多说话。

叶青阳接道,“陆哥你喜欢的话,那我也尝尝。”

陆景澄:……

陆景澄不知道该说什么,抬起头默默的看向档口的菜名。

叶青阳看着他脸上的尴尬与无措,觉得这个男主还挺单纯。

不难攻略,叶青阳在心里下结论道,比自己想象的要简单多了。

他刚刚哭了一通,虽然是演戏,但是眼泪也是真的,所以这时眼睛难免有些困。

叶青阳打了个哈欠,打算等吃完饭去睡一觉。

这个时间已经过了吃饭的高峰期了,排队的人并不多,没一会儿,就到了陆景澄。

陆景澄打了自己喜欢的菜,等陈巍也打好后,就准备和他去座位上坐下。

叶青阳跟在陈巍后面,见陈巍打完了菜,就把自己的餐盘递了上去,选了自己想吃的菜。

学校食堂都不会很贵,两荤两素也就十块钱。

叶青阳拿出饭卡去刷卡,就见刷卡机上显示出四个大字:余额不足。

这就尴尬了。

打饭的大叔提醒他道,“你去充个卡或者让同学帮你刷一下。”

充卡是不可能充的,原主身上现在一毛钱都没有,他拿什么去充?所以也只能……

叶青阳转头看向还没走远的陆景澄,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

“陆哥!”叶青阳哀怨哀伤凄惨又饱含求助的喊了一声。

下一秒,他快速朝陆景澄跑了过去。

第二章

第二章:

陆景澄正在和陈巍一行说话,边说话边朝他们固定的座位走去。

走到一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陆哥”,吓得陆景澄差点没把餐盘摔了。

紧接着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陆景澄皱眉,心道这又怎么了!

然后,他就被人拽住了。

陆景澄回头,就见叶青阳一脸乖巧的站在自己身后。

见他转了头,还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

陆景澄隐约有些头疼。

“又怎么了?!”

叶青阳可怜巴巴,“我饭卡没钱了。”

“那你去充钱啊,找我g什么,我又不是充卡机!”

“我没有钱。”叶青阳继续装乖,眼里还不忘带着三分可怜,“我的钱都用来吸引你的注意了,花完了。”

陆景澄:……

陆景澄觉得自己就没见过叶青阳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那也叫吸引我的注意?诬陷我,针对我,时不时还想陷害我?我是怎么你了?值得你这么煞费苦心?”

叶青阳的表情瞬间就又委屈了起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我也不想的啊,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如果我不这么另辟蹊径,你根本不会注意到我,我只是太想和你做朋友了而已。”

他说着,眼泪就又盈满眼眶,沾在眼睫上,要落不落的,看起来可怜巴巴又委屈兮兮。

陆景澄简直被他打败了,“你一个男生,能不能别老这么哭哭啼啼的!娘不娘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叶青阳立马抬手擦了擦眼泪,一副挺听话的样子,“那我不哭了,你借我你的饭卡用一下好吗?我的钱都花在你身上了,现在也没钱充饭卡,我午饭还没吃呢……你放心,等我过两天有了钱,我就会还给你的。”

“说的好像我求你把钱花来针对我一样。”陆景澄低声道。

“我错了。”叶青阳乖巧应对。

陆景澄简直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把饭卡掏了出来,“拿去,钱不用还了,别再来烦我就行了。”

叶青阳连忙接过,“谢谢陆哥,陆哥真好!”

他说完,重新跑回了炒菜的档口,排起了队来。

陈巍他们见叶青阳走了,挤眉弄眼的看了陆景澄一眼。

陆景澄瞪了回去,语气不善,“你那是什么眼神?”

陈巍咂舌,“你竟然把饭卡借给了他。”

“我那是嫌他烦。”

“之前其他女生烦你,也没见你把饭卡借给人家啊。”

“这能一样吗?那些女生又没哭。”

“所以哭才是关键点?”陈巍好奇道。

陆景澄心累,“你今天是没话找话吗,再废话我揍你啊。”

陈巍斜眼看了他一眼,和旁边的柏乐、董煜揶揄着笑了一下,在他们平时固定的座位上坐好。

柏乐的位置正对着炒菜的档口,能看到叶青阳正在队伍的末端排队。

他看了一眼,又去看陆景澄,“你说他刚说的话是真的吗?女生想和你做朋友的多了去了,男生这么想和你做朋友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哪知道。”陆景澄懒得搭理,“不用管。”

“他不会是喜欢你吧?”柏乐笑道。

陆景澄一口汤差点没x出来,“你瞎说什么呢,闭嘴!”

“电视上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柏乐眯了眯眼,学着电视上霸总的样子看向陆景澄。

陆景澄顺手吧陈巍刚买的饮料砸了过去,“老子是直男。”

柏乐单手撑着脑袋看着正在打饭的叶青阳,“可谁知道叶青阳是不是呢?”

“他那么能哭,说不定真是gay。”董煜猜测道。

柏乐“啧啧”摇头,“景澄,你说一个gay千方百计想要吸引你的注意和你做朋友,是为什么呢?”

“肯定不是纯友谊。”陈巍接口道。

陆景澄就不明白了,“你们怎么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他说的话了,说不定他是骗人呢。”

“不至于吧,大庭广众的,哭的那么厉害,说的那么声泪俱下,他又不是演员,演技这么好?”

“就是,”陈巍赞同,“有这演技还上什么学啊,直接去演戏不好吗?我看啊,他十有八*九就是看上你了。”

陆景澄:……

“闭嘴吧,吃饭!”陆景澄c声c气道。

不是演员胜似演员的叶青阳这时候也终于打完了菜和饭,“滴”了一声,刷了卡。

他看着自己手里贴着卡贴的饭卡,慢慢露出了点笑意,亏得自己刚刚准备了一大x说辞,竟然没怎么用上。

陆景澄还真是比他想的要更单纯善良一点,这么单纯,他都快不好意思在他面前飙演技了。

现在言情小说的男主都这么单纯善良的吗?

叶青阳不是很懂,毕竟他脑子中接受到的信息也只有书的前50章,后50章还没到账呢。

他这么想着,端着盘子来到了陆景澄的位置。

“你的饭卡,谢谢你,我会尽快还你钱的。”叶青阳温声的。

陆景澄拿过了饭卡,说了句“不需要”,继续低头吃饭。

叶青阳也不缠他,走到了另一边,放下了自己的餐盘。

陈巍看着他,小声道,“说起来,叶青阳这小子是不是没什么朋友啊,好像没见他平时和谁来往过。”

“就他那性格,没朋友正常。”

“你这么一说,他今天和他平常好像还不太一样啊。”柏乐道。

“话多了。”董煜补充道,“平时老低着头不说话,今天噼里啪啦和放鞭x似的,说了一串。”

“可能这就是友情的力量吧,为了坦诚自己的心思,只能豁出去把一切说出来,不然被打是小事,被自己喜欢的人讨厌,可就是大事了。”

陈巍说着,看向陆景澄,故意道,“是吧景澄?”

陆景澄瞪了他一眼:“……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他说完,不着痕迹的看了叶青阳一眼,就见对方正安静的低头吃饭,似乎和平时一样,却又似乎有哪里不一样。

该不会真喜欢他吧?

陆景澄觉得这也太可怕了,他可是直男,喜欢他这种直男是没有出路的好吗?!

死心吧,叶青阳!

叶青阳正吃着饭,就注意到陆景澄偷偷在看自己。

正常,他刚刚闹了那么一出,搁谁都会忍不住揣测他。

所以他继续淡定的吃着饭,假装自己压根就没发现。

等到一顿饭吃完了,叶青阳主动走到了陆景澄面前,问他,“回教室吗?”

柏乐和陈巍对视一眼,笑着看着陆景澄。

陆景澄被他们笑得尴尬,拒绝道,“不回。”

“那我先回去啦,回见。”

叶青阳说完,冲他挥了挥手朝餐厅外走去。

他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消化了一些这个身体的记忆,所以轻轻松松的找到了教室,回到了原主的座位。

原主是一个人坐的,孤僻的坐在了最后一排,靠墙的位置。

叶青阳翻了翻原主的书和作业本,果然和记忆里显示的一样,学渣一枚。

叶青阳长这么大,从小到大都是老师家长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考试基本上都没考过几次第二,就连刚刚结束的高考,他都几近满分,省高考状元。

现在突然穿成了一个学渣,这种感觉,还挺新奇。

挺好的,叶青阳想,像原主这种老师基本上都已经放弃的学渣,上课g什么都没人管,正好能让他用来休闲放松一下。

他倒是也不着急学习,毕竟,就他刚看的书而言,两个世界的知识差不多是一样的。

他都学过,也都会,所以没必要着急。

叶青阳打了个哈欠,趴在桌子上开始午睡。

等他一觉睡醒,老师已经在讲台上讲课了。

叶青阳趴着听了十分钟,觉得这个知识点实在是过于简单,于是一低头,再次睡着了。

第一节课下了,叶青阳也终于睡饱了。

他伸了个懒腰,对于老师完全没管他,放任他睡了一节课这件事十分满意。

只不过……

叶青阳吹了吹自己眼睛前的刘海,把自己的刘海吹得上上下下的飘了起来,最后再次搭在了眼睛前面。

这么长,还真是挺碍事的。

也不知原主是怎么忍受得了的,反正他是忍不了了。

他这么想着,在书包里翻了翻,翻出了一把黑色的剪刀。

又从作业本上撕了几张纸,带着剪刀和纸向卫生间走去。

这个时候卫生间的人还不多,叶青阳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拨开刘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人长相还算不错,虽然看起来有些纤细柔弱,但五官很标致,称得上清秀帅气。

虽然比不上自己之前的相貌,但是也还可以。

叶青阳观察完,又琢磨了一下自己的刘海,拿起剪刀,开始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剪起了刘海。

叶青阳的剪刘海技术已经很娴熟了,这主要得益于他的妹妹叶青鸢。

青鸢小妹妹还正是十三四岁爱美的年纪,今天想要齐刘海,明天想要斜刘海,后天还想要个空气刘海。

小丫头要求多,刘海稍微一长就往理发店跑。

叶青阳见她跑得欢,觉得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也可以,没必要把钱浪费给别人。

于是就拿起剪刀,承包了叶青鸢的刘海。

他向来聪明,这种事情竟然也能快速上手,甚至比门口的tony剪得更好,轻而易举就赢得自家妹妹的心和钱!

所以剪刘海这种事情,叶青阳是真的很熟练。

卫生间的男生见他也不上厕所,就对镜剪发,好奇道:“哥们,你还挺臭美啊。”

叶青阳:“头发挡住眼睛了。”

“那你也不能自己上手啊,你这又不是专业的,万一剪出来和狗啃的一样怎么办?”

“没事。”

陆景澄刚走进卫生间,就听到叶青阳的声音。

一回头,就看他一手用作业本的纸挡着半张脸,一手x着剪刀咔嚓咔嚓。

陆景澄不觉愣住了,这是g什么?
剪刘海?
叶青阳还有这技术?

然而很快,他就和其他围观群众一样,发现叶青阳不仅有,还技术不赖。

“卧槽,同学,你这手法挺专业啊,学过?”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最后竟然围成了半个圈。

“没。”叶青阳淡定道,“不过看过,也给别人剪过。”

他最后修饰了一下刘海,这才放下剪刀。

然后从兜里拿出来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抽的纸巾,把自己眼皮附近的碎发擦了擦。

大功告成!叶青阳觉得自己眼前都明亮了许多!

围观的同学看完热闹了,有些走了,有些则是看他给自己剪得还不错,凑过去问道:
“同学,你技术不错啊,接单吗?一次多钱?”

叶青阳没想到竟然有意外商机,当机立断道,“接,不过我手上没其他器材,所以只剪刘海,五块钱。”

这个价位实在是太便宜了,况且学校每天都查风纪。

如果发型不合格就要去风纪处让年过半百的风纪处主任重新剪,那就不是丑的问题了,而是丑出天际。

即使是男同学,为了自己的帅气形象也会在被抓的边缘疯狂试探,顶着并不完全合规的发型进校。

眼下他这刚出炉的合规且帅气的成功案例摆在这里,对方没怎么想就同意了。

“行,那你放学后给我剪一下吧,我们加个微信。”

叶青阳掏出了手机,和对方加了微信。

其他人看着,也陆续凑过来加他的微信,问他只剪刘海吗?没刘海理发可以吗?

叶青阳正要回答,一抬头却看到了不远处正看着他这边的陆景澄。

叶青阳瞬间计上心来,给男生剪刘海能赚几个钱啊,这生意还得靠女生才行。

那如何让学校的女生都找他剪刘海呢?

叶青阳心里嘿嘿笑,拨开人群就走到了陆景澄面前,“陆哥!”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