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把剧情改崩了》百度云txt全文阅读夏天瑜顾清晗作者透明草莓

女主亲妈粉一觉睡醒,穿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恶毒公主,心狠手辣,把官配cp害得实惨,堪称女配中的战斗机!
公主号新玩家表示,此号已换人!去他娘的原剧情!
反正大大弃坑了,我不做恶毒女配了,我要做官配cp粉头子,后面的剧情我来填。

天瑜把和离书塞给驸马,一脸姨母笑,今天也是撮合自家老公和白月光女主的美好一天呢。
啧啧,官配cp就是甜,本公主都要齁着了。
驸马顾青晗捏着和离书的手指发白,声如碎玉。
“当初公主x我娶你,如今公主x我和离,公主当我是什么!”

天瑜笑眯眯点头:“你讨厌我就对了嘛,白月光才是男人的真爱,快签快签!”
顾青晗气得浑身发抖,把笔往桌上一摔:“我不离!”
哪有什么白月光,从头到尾都只有你!

矜持克制的世家嫡子,无奈娶了皇帝的私生女公主,原以为对这个皇家泼妇只有君臣之义,后来发现竟全是爱。
【小剧场】
女官:公主,那坏女人害你流产,被皇上关进天牢了!
公主:我当然是选择原谅她。男主呃~驸马在哪里?
女官:她抵死不认罪,没良心的驸马跪在宫外给她求情呢!
公主:天呐,我家女主受委屈了,快扶我起来,我要去求情!
女官:公主你是气糊涂了吗?
前.恶毒女配.公主:并没有。我决心以后要改个人设!
真.白月光.女主:为了配合剧情,公主还是继续恶毒吧。

公主号新玩家上线

x常心地善良,但是嘴有点毒的天瑜小仙女一觉睡醒傻了眼,她发现自己穿书了,还穿成了一个衰货。

婢女们叫她公主的时候她还拒绝相信,但是看到镜子里那张美到世所罕见的精致容颜后,天瑜悲从中来,绝望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真傻,真的,如果早知道骂谁就会穿成谁的话,我发誓不骂这个早死的恶毒女配,我一定挑个命好的骂。
妈耶,当事人现在就是想哭。

天瑜痛心疾首,flag果然不能随便立啊,我怎么能穿成恶毒女配呢,这是x我自己扇肿自己脸吗?

事情要从昨晚,或者谁知道啥时候说起,反正她就不该看那本古早虐恋文。

“啪!”天喻气愤地把手中的Kindle拍在了床头柜上。

“什么狗屁天瑜公主,跟我这种善良美貌正义感十足的小天使同名我也就忍了,她还敢这么恶毒,居然敢这样欺负我家女主,本仙女要是能穿进书里去,非左右开弓扇肿她的脸不可,反正她也不要脸!”

“男主也是渣透了,喜欢女主你就主动点行不行,憋屈死我了,女配都被赐毒酒死了,你还在这儿磨磨唧唧羞羞答答不肯表白,本仙女恨不得变身按头怪,真它娘的急死人。这烂剧情怎么想出来的,我拿脚写都能比这写得好。”

天瑜一口气追到最后一章,赫然发现作者留言说下楼买个麻辣烫,半小时后回来。天瑜定睛一看,呦呵,那条留言时间是三年前。

“???这文居然是个坑?x!括弧一种植物。”
天瑜气得把被子一拉蒙头就睡,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这本弃坑文里的恶毒女配,就是她看书的时候想亲手扇死的那位。

她悲愤地想,这根本不对,就算要穿,我这么美貌善良浑身都是闪光点的小天使,那也必须是女主的命,我怎么可能是女配。

这次不算,闭上眼,一二三,本仙女要再穿一次!

天瑜模仿甩Kindle的手势,把铜镜往旁边一拍,再次躺倒拉起被子蒙头。

“公主,你可是哪里不好,要不要宣召太医?”

秀竹姑姑是公主身边位份最高的女官,她见天瑜醒来就要镜子,然后一声不吭甩了镜子就躺下不愿见人,十分担忧。

“公主,你能听见奴婢说话吗?你还年轻,来x方长,会再有孩子的,一定要想开点啊。”

秀竹姑姑含泪柔声哄着她,刚怀孕就丢了孩子,是个女子心里都不会好受,何况公主对驸马情!深!似!海!

屋里的侍女更是对天瑜的遭遇感同身受,满京城有谁不知道,自家公主为了驸马,那是连脸都不要了呀,好不容易怀上他的孩子却被害得流产了,天呐,太惨了呀。

几个小丫头悲痛欲绝,哭成一团。

天瑜被吵得烦死了,简直肝火旺盛生命垂危:“闭嘴!”

根本睡不着怎么重穿啊,她只好睁开眼睛认命地坐起来:“我说各位,能不能先出去,让我安静会儿。”

屋里就剩下天瑜自己了,她摸着自己人间祸水的脸蛋,挫败地想:虽然flag是我亲口立下的没错,可是本仙女是个人格高尚的人,怎么能打女人呢?再说了,对着自己的脸左右开弓,这也违反人体力学不是?

不幸的天瑜开始被迫回忆跟这个女配相关的剧情,幸运的是这本书刚看完,情节她还记得很清楚。

这是一个叫启朝的盛世,皇上早年微服私访,投宿在一个富户家里,勾搭上这家小姐,结果这地方闹土匪,朝廷又有紧急军务,皇帝就急忙回来了,临走告诉小姐,朕回京后命人来接你,可不知道怎么的,转头就把这小姐忘了。

后来这小姐生下了女配,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十四年后那小姐不幸早逝,女配成了孤儿,为了生活当街卖x。

不要误会,她卖的是猪x,所以这位女配最擅长的就是斤斤计较和占小便宜。

又过了几年后,启朝大旱数月,钦天监说有皇家骨血流落在外,皇帝想起了这件事,把这位十九岁的私生女找了回来,也是这女配命好,她一认祖归宗就真的下雨了。

秉持着女配有多坏就要有多美的反差萌原则,她长了全书颜值最高的一张脸,据说容貌是随了皇上,皇上又随了太后,于是乎长得跟太后年轻时一模一样,简直是复制黏贴一样的像,所以太后非常喜欢她,毕竟谁能忘却自己青春的好时光呢。

皇后为皇上生下三名皇子,偏没个女儿,她一直对儿女双全有执念,眼见太后如此喜欢此女,为了巴结太后,索性把女配收在自己名下,这样一个私生女,一跃成为启朝唯一的嫡出公主。

唯一一位公主尊号上带“天”字的公主,天瑜公主,意思是上天赐予的美玉。

妥妥得小人得志、德不配位!

这公主本就没什么教养,一步登天之后忘形,得罪了不少人,仗着太后的宠爱,她越发不成个样子,大家都在背后暗暗骂她。

某x宫廷宴席,公主喝醉了酒,竟然当着大庭广众的面扑进一位年轻男子怀里,哭着问他:“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所有人都看见了!

皇家的面子“哐当”掉地上摔得稀碎。

要说这公主小贩出身,最是眼尖,她自然也不是瞎扑的,她扑倒的这位,正是本书男主——顾清晗。

顾清晗是风姿闻名于天下的美男子,不仅容貌绝美,家世也是尊贵无比,照着原作者的话说那便是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顾清晗有个青梅竹马,也就是本书的女主孟蓉蓉。

顾孟两家乃是世交,都是开国以来绵延数百年的名门。

当时顾清晗的父亲老国公刚刚去世,百x之内要成婚,男主的母亲王夫人看上了孟家嫡女,孟家恰好也有此意,两家已经大略议定此事,顾家就准备这场宫宴席之后便送庚帖去孟家,将此事过了明路。

一切都在照着才子佳人的戏路走,直到女配一头钻进了男主怀里。

女配再不堪也是天字号的公主,如果顾清晗不求娶公主的话,就等于皇家的面子不仅被摔个稀巴烂,又被扫进了垃圾堆里。

顾清晗痴恋孟蓉蓉,自然不肯做驸马,何况驸马确实也不是啥好差事。

无奈皇帝最大,女配她爹当机立断扣下了顾清晗袭爵的诏书,那意思很明显,你不让我皇家好看,我也不让你顾家好过。

为了保住顾家的爵位,顾清晗只好负了孟蓉蓉娶了女配——天瑜公主。

痛失竹马的女主孟蓉蓉乃是定国公孟爵爷的嫡女,更是京城权贵公子心中的白月光,她和顾清晗郎才女貌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却被女配半路截胡了。

从此两人开启了虐恋情深模式,什么宫宴上隔空对视啊,湖水中x身相拥啊,庙里进香重逢啊,茶馆酒楼戏园子古董店书铺子各种偶遇啊,总之冥冥中仿佛有股神秘的力量把男女主紧紧绑在一起。

公主从此开启了恶毒女配的职业生涯,对女主恶语相向、罚跪女主、让侍女扇女主巴掌、怀了个死胎,故意掉进湖中诬陷是女主推她。但是太后都替她圆过去了。

大约是恶毒让人降智,这个作死的公主竟然故意在女主房内放了一个木偶,刻上太后的名字,又亲自给太后下药,想要诬陷女主诅咒太后,最终被聪明的女主识破了。

公主被赐毒酒自尽。

顾清晗因为是驸马,也被牵连入狱,后经过聪明善良的女主多方营救,终于把男主从天牢里救了出来。

顾青晗一身风尘从大牢里出来,前来迎接的女主孟蓉蓉温柔贤淑地站在他面前,微微仰头望着他,两人含情脉脉看着对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杀千刀的作者出去吃麻辣烫三年未回!

天瑜想了想刚才那几个侍女说的话,她明白了,现在应该是女配公主怀孕二个月参加宴会,她把女主引到湖边说话,假装被女主推到湖里,被捞出来之后自己却流产的那天。
真是活该啊,天瑜幸灾乐祸地想。

“系统!你给我滚出来!”

一穿过来就弄出一条人命,真是太晦气了,她一定得找人说道说道。

天瑜郁闷地在心里呼唤了几遍系统,据说穿越都会附赠一个这玩意,她喊了几遍,没人搭理。

天瑜愣住了,这什么情况,难道是这小破系统比我还年少单纯,被流产之类的事情吓死机了?!

“来个人!”

剧情还得往下走。

秀竹姑姑连忙进来了:“奴婢在此,公主有何吩咐?”

天瑜盯着后者看了几秒,她知道这人是谁了,这是天瑜公主的左膀右臂,这位秀竹姑姑那真是不得了,不仅坏,还聪明,不认识良心只认得公主。

公主吩咐任何伤天坏理的事她都敢g,更要命地是作恶能力超群,每次都不折不扣地完成任务,经常还超额完成任务。

如果说原身公主是恶毒女配中的战斗机,那这位秀竹姑姑就是战斗机里的发动机。

天瑜无力道:“男~呃驸马呢?”

秀竹姑姑有些犹豫:“公主被救上来就昏迷流产了,虽然太医说公主身体无碍,但是流产之事仍是惹得皇后娘娘大怒,那孟蓉蓉已经被关到刑部天牢里了,驸马他……”

秀竹姑姑看了一眼天瑜的脸色,咬着牙还是说出来了:“在皇宫外面跪着给那孟蓉蓉求情。”

女主孟蓉蓉真被关起来了。

天瑜脸色一变,她看书的时候是这女主的亲妈粉,听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心疼,她记得她家女主身娇体软,怎么能待在天牢那样的鬼地方。

秀竹姑姑看天瑜脸色不对,记起太医说此时情绪不宜激动,不然会持续出血,怕公主发怒,她连忙说起别的:“公主昏迷之前召见了王夫人,现在要不要见她?”

王夫人?

哦,男主顾清晗他妈。

天瑜想起来了,之前原身公主对男主他妈极为傲慢不客气,就跟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一见这位王夫人就冷嘲热讽,夹枪带x。

由于原身是个公主,不必遵守婆媳之礼不说,婆婆在她面前是臣,还得给她跪下行礼。这也是男主极其讨厌她的原因之一。

天瑜心想,根据我阅文无数的经验,大约我做点违反人设的事情,那个小破系统就会冒出来了。

“见!”

原书男主上线

“老身参见公主。”

王夫人一进来就自然地跪下了,动作流畅到天瑜根本没来得及张嘴去拦住她的腿。

眼看这位名义上的婆婆跪下之后就要行三叩之礼,天瑜忙说:“免礼,赐座。”

王夫人有些受宠若惊:“多谢公主。”
她小心翼翼起身,偏坐在侍女送上来的春凳上。

秀竹姑姑奇怪地看了天瑜一眼,因为公主以前对君臣礼数十分看重,尤其这位王夫人觐见,那规矩更是一点都少不得,一向都是跪着回话,有哪里说得不和公主心意,罚跪几个时辰也是有的,如今公主不仅免礼,还给她赐座,倒是让人惊奇。

不过话说回来,公主是君,王夫人是臣,跪拜公主也是应当的。

天瑜打量了几眼王夫人,她并不十分老,大约还未到五十岁,一张保养得宜的脸上有些许忐忑。

天瑜不由自主想起了作者对她的描述,生性娴静不喜应酬,前半生同平国公夫妻和睦,举案齐眉,膝下仅有一子,便是男主顾清晗。

王夫人虽然身份高贵,但是被老国公保护得太好了,这是一个未曾被生活毒打过的女人,所以保有着与她年龄身份极不相称的单纯善良,她根本不知道人心险恶,故而在与公主儿媳的PK中屡屡失利,有一次竟被原身公主在雪中罚跪了两个时辰,直到男主从衙门里冲回来将她抱回房中,自此一病不起,很快就离开人世。

从此男主再也不肯踏入原身公主房中半步。

天瑜努力让自己笑得真诚些:“婆母啊,你吃过饭了吗?”

婆母?公主竟然肯叫我婆母了。

王夫人迷惑而惊诧地抬头看向天瑜:“老,老身没……老身吃过了。”

天瑜看到王夫人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可惜眼里却没什么光彩,也难怪,半年多时间,老爵爷没了,儿子又被x着做了驸马,经历这样的世事变迁,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天瑜料定她没吃午饭,公主儿媳游园落水小产,儿子却跑去给前女友求情去了,这混乱狗血的剧情,做婆婆的要是还有胃口吃饭,那心得多大。

天瑜挤出一个笑脸,尽量温和地说:“不吃饭怎么能行呢?婆母多少该吃一些。”

她扬声吩咐侍女:“去,给我婆母拿些点心来。”

秀竹姑姑眼里有一丝迷惑,转瞬又赞赏地微笑,公主果然还是最听太后娘娘的话,前几天太后才教过公主,若要拢着驸马的心,对王夫人面子上功夫少不得要做一番,今天公主就学会了,太后娘娘知道了一定会欣慰的。

虽说面部表情看上去还是有些生y,起承转合不够自然,不过自家公主的性子最是爽直单纯,秀竹姑姑觉得,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难为公主殿下了。

“婆母多少用一些。”天瑜语气柔软,态度殷切。

王夫人看着侍女奉上的四色点心,喉头突然一阵咸涩,她哽咽着咬了一口:“老身多谢公主体恤。”

倒也并不是点心多么美味,王夫人一生锦衣富贵,自然是见过不少好东西的。

可叹她一生子息艰难,前头怀三胎都未曾保住,她犹记得每次落胎之后,无论多么肝肠寸断,只要看到国公爷疼惜的目光,知道自己是被那人托在手里疼爱的女子,心中便能好过不少。

儿媳今x意外小产,晗儿却未陪在她身旁,甚至还跑去给孟家那丫头求情,她该有多么心伤。

这情景王夫人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掉进了冰窟里,浑身发冷,可儿媳竟然没有哭闹,反而对自己呵护备至,更让王夫人心里酸涩不已,愧疚难当。

天瑜哪知道王夫人心思百转,她客气地微笑着:“这都是儿媳应该做的。”

系统,快出来,恶毒女配崩人设了!

你看看我现在多么温柔懂事贤良淑德,我告诉你,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开始现场直播二十四孝了!

王夫人食难下咽,放下手里的点心怔怔地看着天瑜,她知道儿媳现在一定很难过,虽然儿媳脸上云淡风轻,但那肯定是装出来的,儿媳毕竟是公主,为了皇家的体面,即使心如刀割也必须忍着端着。

同是女子,这些婉转的心事,她岂会不知。

王夫人y是从天瑜平静的脸上看出她心中巨大的哀痛,她性子本就柔婉真纯,此时真是心疼极了,鼻子一酸落下泪来。

她掏出丝帕子擦拭眼泪:“公主,并非老身要给家中那个孽子开脱,只是驸马确实是有苦衷的。孟家与我顾家世代有亲,两家一向多有来往,如今他家小姐被关在刑部大牢,驸马又在刑部任职,孟家在场的几个小辈情急之下拖着驸马一同去求情,驸马不好不去,否则传出去不就成了六亲不认的绝情之人了。”

天瑜点头:“我相信。”

王夫人心里一阵感动:“还请公主好好养护身体,切勿做他想,驸马此去只是为了全两家亲戚之情,老身斗胆请求公主原谅一二。”

天瑜又点头:“那我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呀。”

这么通情达理的公主让王夫人惊着了。

她嗫嚅了一下,终究没有提孟蓉蓉推公主落水之事,此事她并不在场,双方各执一词,她实在不好说什么:“驸马并不知晓公主已有身孕,也不知公主落胎,我已经命人去叫他速速回来,想来驸马知情后定是会疼惜公主的。”

天瑜心说我一个恶毒女配,用不着男主疼惜,他要真疼惜我,我能气死,还是疼我家女主去吧。

天瑜撑着自己坐起来:“不是蓉姑娘推我落水的,是我自己不小心跌进湖里的,你们给我穿衣裳,我也要去宫外帮蓉姑娘求情。”

王夫人闻言慌了:“好孩子……”,然后她意识到自己僭越了,连忙改口:“公主殿下,这万万使不得啊,外面天寒地冻的,你出去是要受寒气的,女人坐月子可不是小事,公主一定要保养好自己的身体,将来才会好生养的。”

秀竹姑姑跟着劝阻:“王夫人所言极是,太医也说您现在应该躺下静养,注意保暖。”

王夫人感激地看了秀竹姑姑一眼,听到“保暖”这两个字,她忽然发现天瑜的额头是光着的。

“公主哦,这坐月子的时候,额头也是该包起来的,不然将来可要头疼的。若是一时没有准备抹额,拿帕子先扎上也是可以的。”

王夫人说着就欠身,想用手里的帕子蒙在天瑜脑袋上。

天瑜连忙闪开了,自嘲地笑笑:“多谢婆母,我不大喜欢这颜色,还是算了。”

王夫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x绿色一条丝帕子,上面绣了鹅x色的小雏菊,瞧着倒是素雅精致,只是包在头上的话,此时还真是应景儿,她明白了天瑜的意思,讪讪地收了起来。

天瑜并不想计较这个,她着急地想,我怎么能不去呢,我家女主还在天牢里关着呢。

秀竹姑姑见天瑜蹙眉为难的模样,提议道:“公主,你不如写封信给皇上,告诉皇上这是个误会,请他饶了孟家小姐。”

“这个法子好,拿纸笔来。”天瑜笑了,真不愧是恶毒女配的左膀右臂,秀竹姑姑你真棒。

毛笔字天瑜根本写不好,她y着头皮在宣纸上艰难地鬼画,把一张纸弄得墨汁淋漓,幸亏原装女配这方面也不行,倒是十分契合。

王夫人慈爱地看着天瑜,路遥知马力x久见人心,虽然公主嫁过来之后架子大了些,却原来心地如此善良。

天瑜一边写信一边纳闷,为什么那狗屁系统还不出来,会不会因为这是个烂尾文,大大弃坑了,所以剧情人设我怎么改都无所谓?

真这样的话,那可太好了!

天瑜大喜过望,我以后不要做什么恶毒女配了,我要做官配cp粉头子,地表最强神助攻。

她正胡思乱想着,外面有奴婢通报:“驸马问安。”

本文男主回来了!

秀竹姑姑忙扶着天瑜端坐起来。

一个身形挺拔清朗的男子掀帘而入,外面可能正在下雨,随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段凉凉的烟雨气。

男子轻轻跪下,微俯着削劲的肩膀拜道:“臣请公主金安,公主安否?”

他嗓音清冷,眉眼淡漠,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嘴里的x话也没有一个多余的字。

一见面就下跪,这男主也忒客气了,天瑜回忆了书中相关的细节,清清嗓子:“本宫安好,起来吧。”

顾清晗起身,瘦削的面容十分平静。

天瑜看清他的脸之后一惊,男主果然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的,这张脸实在太过优秀,怪不得原身公主一眼看中了,竟不要脸的往他怀里扑。

天瑜暗想,这样的出众的外貌条件,换做我是原身公主,我根本不稀罕往他怀里扑,我g脆直接把他推倒,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公主这种失态痴迷的目光,顾清晗似乎早已习惯,只是这一次,她盯的时间实在有些久了,他便轻咳一声,稍稍提醒了一下。

天瑜瞬间回神,她听出来了,男主面对她的时候,虽然极力克制,但神态里带着压抑不住的冷漠与不耐烦。

不过这正说明男主满心都在担忧关在天牢里的女主呀,天瑜会心一笑。

顾清晗见到母亲也在,给王夫人行礼之后方才坐下。

见王夫人拼命拿眼神示意他,顾清晗才淡淡地开口:“公主身子可好些了?”

虽然是问候,语气里并没有一丝温度。

天瑜不由觉得,这顾清晗虽然相貌极好,只是气质太过凉淡,这般高洁出尘的气质大约是来自于百年世家大族的富贵浸染,不用为柴米油盐x心的人,身上自然没有人世间的烟火气。

虽然这书烂尾了,但是毫无疑问,男主是合格的。

天瑜用比大姨妈还慈祥温柔的声音回答他:“我好啊,我特别好,我好极了。”

穿进书里来,亲自呵护我家身娇体软的小可爱女主,身临其境地磕糖糖!甜甜甜!

我的天呐,这辈子没有比现在更好过。

顾清晗抬头,凉凉地看了天瑜一眼。

秀竹姑姑惊讶了,小声提醒道:“公主,你今x小产了啊!”

“对,我知道,不就是小产了吗,这根本不算事儿,大家都看开点。再说了,我失去的不过是一个孩子,人家蓉姑娘失去的是她的爱情啊!”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