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八写》百度云txt全文阅读孟越衍涂漾作者陆路鹿

年末,作曲家孟越衍上榜全球四大鬼才音乐人。
同一时间,某不知名八卦周刊在微博放出一张照片。
照片里,男人一手撑伞,看不见脸,标志性的纹身却清清楚楚,在颈侧皮肤蜿蜒出一片荆棘,嚣张乖戾,野蛮生长。
而比纹身还要吸人眼球的,是他护在怀里的姑娘。

新闻一出,全网沸腾。

全球粉丝和吃瓜群众万众一心,很快扒出“孟越衍绯闻同居女友”的微博@一只两只羊,纷纷留言求真相。
在经历了短短半小时涨粉十五万、私信箱爆炸等一系列猛如虎的x作后,涂漾不得不发博澄清。
——没交往,没同居,没故事。
十分钟后,常年失踪人口孟越衍转发该条微博。
——有结婚证。
一分钟后,微博瘫痪。
回家路上的渣浪程序员:…………
刚下公交车的涂漾:…………

她火速冲回孟宅,冲到一楼书房门口,生气道:“少爷!你怎么能承认!管家肯定会掐死我的!最近我先回学校住……”
咔嗒——
话没说完,书房门被打开。
涂漾被一把拽了进去,视野里只剩下那片荆棘纹身。
下一秒,耳畔响起隐忍着不满的声音:“死在管家手里,还是死在我手里,选一个。”
“…………???”

-狗脾气大少爷x狗脾气克星小女仆
-我们的目标是——x出x叫!

Milkyway#01

二月底,洛杉矶。

临近午夜的斯台普斯中心还在狂欢。

被誉为神仙聚集地的天文馆音乐正在进行四年一度的全员演唱会。

三小时的视听盛宴即将结束,舞台上一片凌乱,到处散落着粉丝激情投递的礼物,以及xra。

不分罩杯,不分国籍,只分数量。

放眼望去,这些奔放的爱意大部分集中在出场不满一分钟的男人周围。

起初,他隐没在魅惑的深蓝色光影里,如同凛冬清晨的空气,整个人又冷又淡。

可当舞台逐渐转亮,他的存在开始变得强烈,耀眼灯光下黑发背头,眉眼锋利,天生冷白皮肤,偏偏薄唇红似玫瑰,又不满于此,于是修长的脖颈左侧横生出一片荆棘纹身。

暗黑的美感和野性性感交织,映衬着漆黑眸底的狂,矛盾而融洽,烙印般刻进所有人眼里。

原本燥热的气氛慢慢安静下来。

见台下的粉丝们看傻了眼,成员们一时起了玩心,派出一个不要命的代表,趁着音乐间奏,从男人面前走过,快速撩起他的衣服下摆。

这一举动被镜头迅速捕捉。

裹了层漂亮肌x的精瘦小腹瞬间占据大屏幕。

失神的粉丝们立马活过来,发出破音的、带着哭腔的、夹杂脏话的尖叫,压过音乐声。

而这种撕心裂肺一直蔓延到大洋彼岸的银河市。

宇宙大学。

图书馆外的十里亭里坐着一胖一瘦俩女生。

后者正捧着前线站姐第一时间上传的高清饭拍视频,跟随尖叫声嚎啕大哭。

“呜呜呜呜我的少爷老公破天荒登台唱歌就算了,居然还露x……露x……为什么我没能在现场亲眼见证这个历史性的时刻!为什么没能亲手把我价值188的xra送给他!为!什!么!”

“因为你没钱吧。”

“……”

哭声戛然而止。

瘦女生瞪了她一眼,决定孤立老实人。

胖女生不在意,把视频进度条拉回到那珍贵的一秒春光,按下暂停,帮她圈出重点:“快看,你家少爷这里是粉色的。”

闻言,瘦女生重新凑近屏幕,看见那颗点缀在左x顶端的浅红后,惊喜道:“哇,真的诶。”

“听说上面是什么颜色,xx就是什么颜色。”

“是……是吗?”

略微颤抖的声音暴露了脑补内容有多十八禁。

不过她很快找回理智,痛批道:“你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这么关心别人老公xx的颜色g什么!还敢挤我!以为害我摔个xx墩,我老公就属于你了吗!”

“……我没挤你啊。”

“那我的xx为什么悬空了!”

瘦女生扎着稳稳当当的马步,扫过去一记眼风反驳,却发现长椅上偷混进一个外来入侵者。

只见她过肩的头发低扎成双边麻花辫,背着史努比包包,穿着史努比卫衣,捧着一本《播音发声学》,自然得好像一开始就坐在这里似的。

如果那双眼睛没有一个劲儿地瞟她们的手机屏幕,那就更像了。

瘦女生一眼识破她的迷惑行为,提醒道:“同学,偷看就偷看,xx稍微挪挪。”

“哦哦。”

意识到自己的不礼貌后,涂漾知错就改,打算换个角度偷看,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改编自《棉花糖》的铃声。

一听就知道是她的同事兼性知识传播大使米花糖来电。

她连忙背过身子,接通电话:“喂?”

“涂漾漾,你下课了吗,小谷管家到处找你呢。”

“找我g什么?”

“想扣工资又找不到人吧。”

“……我不是人!”

“是吗?”

回答的人忽然换了性别,语带威胁:“你要是半小时回不来,看看最后到底谁不是人!”

说完,挂断电话。

“……”

米花糖这个卖友求荣的叛徒!

涂漾顾不上和她算账,立马拔腿朝三个街区外的顶级富人区狂奔而去,付出了半条命的代价,才在规定时间赶了回去。

还没来得及歇一歇,又见谷立合上怀表,拿出人人喊撕的小本子,开始了丧尽天良的压榨。

“喘气声太大,有辱斯文,扣一天工资。”

“……”

“穿搭毫无时尚感,扣一天工资。”

“……”

“眼神骂人,扣一天工资。”

“……”

这都能看出来?

果然是冲着她工资来的!

涂漾忍无可忍,在沉默中爆发,捏着嗓子抱怨:“小谷管家,人家刚才的眼神明明是崇拜,您怎么能扭曲成骂人呢。”

“说话阴阳怪气,引起极度不适,扣三天工资。”

“……好的。”

看来娇不是人人都能撒。

涂漾心服口服。

谷立身心舒畅,终于进入正题:“少爷今晚九点回国,你去接机。一个要求,别人的接机视频里能听见你的应援声。”

“……我?为什么是我?”

“《女仆修炼手册》第一条明确规定,每人每月至少为少爷做三件事,不知道你做了几件?”

“……”

“哦,倒是做了三件。二月三号,给少爷对家的原叶打榜,二月十号,早会时间公然和少爷的黑粉聊天,二月二十一号,说梦话诋毁少爷。”

“……”

“现在还有问题吗?”

“可……可以有吗?”

“不可以!”

“……”

作为工龄不满两年的小女仆,涂漾没有话语权,只能抓紧跑回马厩旁的小木屋换作战服。

谁知一推开门,竟看见叛徒翘着一双长腿,公然趴在她的床上看两性文学作品。

米花糖感受到了危险,在她怒发冲冠之前,及时关心道:“小谷管家又降什么大任给你了?”

“接机!”

“接……接x?谁的?该不会是少爷吧?”

这又是哪门子废话?

涂漾不明白她在震惊什么,直到听见下句话。

“天啊,少爷终于肯近女色了吗?正好我大姨妈刚走,真是天助……你东张西望找什么呢?”

“x笼!”

“……”

收拾完叛徒,涂漾换好衣服,马不停蹄地赶往机场。

可惜还是晚了很多步。

三号出口外早就站满了人,女粉很多,男粉也不少,全都战斗力满值。

涂漾实名震惊,又不得不认命。

怪只能怪她有一位人生过于传奇的少爷。

十二年前,因一手包办情歌天王伍成仁新专辑的词曲创作,并帮他如愿捧回等了十年的最佳国语专辑奖,十五岁的孟越衍在乐坛崭露头角。

十八岁,他发行首张个人专辑《MENG》。

相比三年前的作品,这张专辑的个人风格更为浓烈,中毒性的旋律和深刻的歌词像枚子弹,狠狠砸进听众心窝,成为不可替代的存在。

而这种独特性不仅冲击着鼎盛时期的乐坛和唱片市场,也为流行音乐注入新鲜血液。

专辑一经推出,便疯狂席卷各大音乐榜单,首周销量直接破百万,总销量更是突破千万,轻松打破多项音乐记录,还拿下当年世界音乐的“全球最畅销亚洲歌手奖”。

渐渐的,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他,期待他的第二张专辑能带来更多惊喜。

可是,叫做“孟越衍”的神消失了。

外界纷纷猜测原因。

有人说他还在享受年少成名的光环,也有人说这位孟家小少爷回去继承家业了。

当然,更多的是嘲讽他江郎才尽,再也写不出超越《MENG》的作品。

尽管如此,大众仍没舍得忘记这个鬼才少年,隔三差五便传出他复出的消息。

不料传着传着,谣言成真了。

两年后,二十岁的孟越衍重新回到大众视野,并创立天文馆音乐。

如今不过七年,这家年轻的公司便打败一票金牌音乐公司,成为新的音乐风向标。

只是孟越衍不再出专辑。

要说没灵感吧,他又在不断给别人写歌,成为众多歌手争相邀歌的“热门歌曲制造机”,经他打造的艺人更是音源强盗,出歌必屠榜。

好在粉丝们并不执著专辑,转而安心磕颜。

后果是,凡是有他出席的场合,票价必定一翻再翻,而且有钱也未必能买到,x得大家不得不把握接机这样免费见他的机会。

就是苦了涂漾。

当出口陆陆续续走出乘客,粉丝们按耐不住激动,开始蠢蠢欲动。

尤其是身体。

在被前面女生用胳膊肘胖揍五次后,涂漾捂着鼻子,用十八种脏话咒骂故意整她的谷立,心想照这架势,就算吼破喉咙也不可能听见她的声音啊。

还好世上无难事,只怕好心人。

旁边女生似乎看出她的沮丧,主动伸出援手:“姐妹别难过!小喇叭借你!让我们一起喊进少爷老公心里!”

“……真的吗!谢谢你!”

涂漾惊讶又感动地接过神器,结果刚调大音量,那只胳膊又朝她挥来。

这一次,它准确无误地碰到小喇叭的播放录音键。

与此同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尖叫,如同一句魔咒,将所有人变成只会“啊啊啊”的土拨鼠。

涂漾一愣,忘了小喇叭的事,跟随人群望向出口方向。

即使四周人头攒动,也能一眼找到神。

不同于舞台上的侵略性十足,他身上的离经叛道内敛许多,连一双黑眸也没了孤傲,只剩下冷淡的慵懒。

唯一不变的是,刺青盘踞微吐喉结的脖颈,如血脉浮出皮肤,痞气又清冷。

粉丝们疯狂心动,叫声一重高过一重。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哪道声音吸引,孟越衍脚步忽顿,懒懒垂着的眼皮微抬,扫过人群。

全场瞬间屏息。

一时间只听得见一人喊出千军万马气势的录音声。

“老公老公我爱你!就想每天都睡你!”
“从此不做心上人!只当你的身下人!”
“我的身体全天营业!期待你的进入!”

……

涂漾大开耳界,回过神,递给喇叭姐妹一个“你好x啊”的眼神,结果发现周围人全在用“你更x”的目光鄙视她。

过了半秒,她猛地反应过来,拿小喇叭的人是她。

换言之,说x话的人也是她。

……

…………

幸好她脸皮够厚。

涂漾临危不乱,十分淡定地关掉小喇叭,再抬头时,却不期然对上那道万众瞩目的视线。

漫不经心,勾魂摄魄。

……

很好。

涂漾的微笑摇摇欲坠,一时间很想找个x笼钻进去。

Milkyway#02

幸运的是,粉丝们高举手机和相机的手臂很快中断了这场对视。

涂漾得救。

她连忙缩回被x笼卡住的脖子,埋着脑袋,火速归还小喇叭,决定重新好好做人。

然而安分了没几秒的人群这时再次躁动起来,推着她向前。

抬头一看,短暂停留人间的神明已经离开。

在不连续的画面里,他的侧脸轮廓时隐时现,看上去和之前没什么不同,除了没有起伏的唇角多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蛊惑人心。

这下大家不再关心x话制造x,丢了魂儿似的,呆呆跟随神的步伐朝外走去。

可惜,粉丝滤镜是他们的,涂漾什么都没有。

因为这样的孟越衍她太熟悉了,一看就知道接下来没好x子过。

她心虚地轻哼了声,正打算移开视线,一道穿透力极强的嘶吼又忽得从天而降——

“少爷宝宝!你才二十七岁!妈妈不准你这样笑!”

此话一出,万魂归位。

紧接着,无数危险言论伴随着唾沫星子砸向涂漾。

“呜呜呜我们家少爷笑起来完全就是小甜豆嘛!以后谁再说他喜欢摆臭脸我撕烂谁的嘴!”

甜?哪里甜了?

那明明是冷笑啊!

涂漾秒变地铁老人看手机脸,还没想明白,又遭到虎狼之词袭击。

“甜就算了,为什么眼神还那么诱惑!光是对视一眼,我就想好了和他生孩子的姿势……不行不行,再想就要发大水了,快给我一颗速效救心丸续命!”

速效救x丸才对吧。

而且,刚刚那眼神哪里诱惑了,明明是嫌弃啊!

在双方猛烈进攻下,涂漾有点上头,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哪知对方又换了个话题。

“快看快看,少爷上了李总的车!我的竹马line终于要发糖了吗!”

李总?

涂漾并不陌生这一称呼,知道她们说的是天文馆音乐的现任老板,李渺。

只是他本人并不认可这个身份,一向对外宣称自己就是一高级打杂工,专门负责处理公司里除音乐以外的琐碎事务。

不过这都不重要。

涂漾只关心孟越衍走没走,赶紧踮脚,目光锁定那道散漫背影,亲眼确认他和同行工作人员分开,上了一辆黑色欧陆。

李渺坐在驾驶座,一身花衬衣,用事实证明了时尚的完成度全靠脸。

比起窗外事,他更关心公司,正在专注刷微博。

虽然已经过去大半天,但演唱会的撩衣服事件热度不减,动图被人传上微博不过半小时,便成为十万转发的神图,完整视频更是在外网疯狂传播,#孟越衍腰#的话题也一举登上热搜第一。

尽管很快又被撤下。

对此,财大气不c的李渺很是失望,等罪魁祸首上车后,把手机怼他跟前,痛心道:“孟少爷,多好的免费宣传机会啊,你撤了g什么,生怕广大网友沉迷你的x/体睡不着觉?”

然而质问也没用。

孟越衍压根儿没当回事,微微偏头,避开他的手,视线朝下,淡瞥他一眼,意有所指。

“怕你自卑。”

“……你眼神给我放尊重点!”

李渺不靠x/体吃饭,也就谈不上自不自卑,把锅甩了回去,可惜对方已经懒得回应了,直接闭目养神,一贯的自我。

得。

他确实不靠x/体吃饭,可他靠孟越衍这位大爷吃饭。

工具人认清现实,打算专心开车,奈何刚汇入车流,他又蓦地瞥见一张熟悉面孔,于是重新来了劲儿,实时播报路边状况。

“哟,那不是你家小女仆吗。今年大二了吧,没长个儿就算了,怎么做事还那么毛躁,大晚上在街上疯跑也不怕摔倒。”

话音一落,副驾驶座的男人缓缓睁眼,通过后视镜,捕捉到那道越来越小的身影。

和周围人的依依不舍相反,她像是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正朝地铁站欢快跑去,解放的喜悦在飞奔的背影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十分碍眼。

他移开视线,淡淡一哼。

李渺没有察觉,忽然间又想起小女仆的另一重身份,感叹道:“话说回来,你爷爷是不是当慈善家当上瘾了。不光资助家乡小孩上学,现在连工作都管。他还缺孙子吗?”

“我缺。”

“……我看你是缺心眼!哦,你家小女仆更缺,放着你爷爷介绍的大公司不去,偏要跑你家做兼职当弼马温,伺候孟买孟德尔那两匹马,而且你居然还同意了。你俩脑子当时被同一扇门夹了?”

“嗯。”

“……”

平稳行驶的欧陆突然打了下滑。

李渺没想到他这么配合,反倒有些不习惯,清清嗓子,言归正传:“回工作室还是公司?”

“x昏大道。”

“……”

欧陆又打了下滑。

这一次,李渺吸取教训,握紧了方向盘才问:“你不是大半年才回一次家吗,回去g什么?”

孟越衍重新阖上眼,遮住眸底情绪,丢出一个极具犯罪意味的回答。

“家暴。”

“……”

欧陆没再打滑,稳稳地朝目的地驶去。

又名“亿万富豪大道”的x昏大道上豪宅林立,位于半山腰的三层现代风建筑更是坐拥银河市天际线,由著名建筑学家荆河亲自设计,耗时四年修建而成。

每到夜晚,全玻璃打造的外墙透出明亮灯光,远远望去,犹如月亮坠落森林,倒是应了那句在银河市流传已久的老话。

钱不是万能的,而是孟家的。

至于没钱的,还在路上辛苦奔波。

幸好她运气不错,下了地铁正好遇见别墅司机,搭了个顺风车,顺便得知孟越衍回别墅的噩耗。

回去的时候将近十一点。

涂漾心情沉重,踏上庭院台阶,看见三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分别是米花糖、文艺和丁鸢。

同一时间,仨人也注意到她的存在。

看清她的狼狈模样后,她们争先拥上去,关心道:“小漾,你这是去接机还是打架啊,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本来她的头发就是顽固性自然卷,扎起来还好,可这会儿全散开了,乱蓬蓬地堆在脑袋上,看上去活似斗x失败的小土x。

涂漾放弃解释,折中回答:“和x打架吧。”

说完,她打量着面前三个妆容过分精致的人,奇怪道:“你们大晚上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g什么,勾引谷粒多?”

“你看看你,太不纯洁了。我们明明是为了勾引少爷!”

“……”

有区别吗!

涂漾瞪了一眼双标的米花糖,又听文艺补充:“不止我们,连爱马仕都精心打扮了。”

“……什么!”

爱马仕是山顶住户养的公泰迪,狗如其名,一直试图x足孟买和孟德尔的感情,打响x昏大道跨种族婚外情的第一x。

为了全人类的尊严,涂漾不允许自己输掉,破天荒拿出斗志:“那我也去打扮一下!”

“不准去!”

“……为什么?”

丁鸢一脸正义:“当然是为了阻止你故意画一个处女鬼妆吓走少爷!”

……

对哦!

涂漾正愁孟越衍回来的事,得到启发后,迅速在脑内构思具体计划,却又被米花糖搭着肩。

只听她忽然伤感道:“就因为少爷一句‘土包子’,你记恨到现在,可我们呢,连和少爷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真是旱的旱死涝旳涝死啊。”

一听“土包子”,涂漾的表情瞬间扭曲。

其实她不是很愿意回想这段耻辱。

想当初她从小镇来到孟家,本来充满期待,结果第一天就被孟越衍贴上“土包子”的标签,害得她差点因此被其他人孤立不说,x昏大道还莫名掀起一股模仿她土味穿搭的潮流。

伤感完,米花糖又良心发现,捏住涂漾白白软软的脸颊x,稍微替她抱不平。

“不过少爷真的好坏哦。就算你长了一张包子脸,但是姓涂又不姓土,他还老叫你土包子,分明就是存心欺负你。”

“……你说这话之前能不能先把‘少爷快来蹂/躏我吧’的饥渴表情收一收!”

闻言,米花糖摸摸脸:“很明显吗?”

两位旁观者目光坚定地点点头:“非常。”

“……”

开完玩笑,身为理智担当的文艺又忍不住提醒道:“可是,我们这样应该会被小谷管家训吧,你们忘了女仆手册封面清清楚楚写着‘拒做癞蛤/蟆,争当小金蟾’吗?”

“怕什么!”

一提起谷立,涂漾就气不打一处来,故意唱反调:“手册上只规定癞蛤/蟆不能吃天鹅x,又没规定天鹅不能吃癞蛤/蟆x!”

“大胆涂漾,竟敢私下撺掇同事肖想少爷,扣一周工资!”

“嘶——”

一听这声音,在场四只癞蛤/蟆纷纷倒抽冷气,没想到谷立来得这么快。

还没反应过来,又听他对涂漾说:“少爷找你,赶紧去书房!”

“……”

果然来对她进行打击报复了。

工资所剩无几的人顾不上x疼,迅速倒在文艺身上,柔弱道:“小谷管家,你看我现在体力不支,衣衫不整,仪容不佳,去见少爷就是玷污他的眼睛,有事能不能明天再说?”

谷立一脸鄙夷,将手里一直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递过去。

下一秒,开了免提的听筒里传出一声淡嘲:“你觉得你还能活到明天?”

“……”

好狠。

涂漾毫无还嘴之力,马上踩着六亲不认的魔鬼步伐,奔向书房,结果里面根本没人。

她伸长脖子朝里张望,试探道:“孟越衍?”

“嗯。”

敷衍的回应在背后响起,随之空气里弥漫开一股清冽味道,好似裹在初春融雪里,清淡g净。

涂漾吓了一跳。

一转身,目之所及是男人流畅优越的肩颈线条,和喉结旁一簇还淌着水珠的荆棘刺。

他刚洗过澡,半g的头发凌乱搭在额前,难得的顺毛造型,却没能削弱血液里张扬跋扈的反骨,漆黑眼眸也不减锋芒。

没有长途飞行的疲惫,蕴着混沌的光。

涂漾察觉危险,咽了咽口水,悄悄后退两步,直奔主题:“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孟越衍垂眸,轻瞥了眼被她拉开的距离,嗓音微冷,哼道:“帮你圆梦。”

圆梦?

涂漾没听懂,难得虚心请教他: “圆什么梦?”

“春梦。”

“……???”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