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永安调》by江停停停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永安调 限
作者.江停停停____

浪荡腹黑强势攻&清冷美人软糯受

原创小说 – xL – 长篇 – 完结
xE – 高x – 古代 – 天作之合

浪荡腹黑强势攻&清冷美人软糯受

飞快车速为主,逻辑废剧情为辅

年上,攻比受大12岁

x话强攻『宁致远』

软糯诱受『小长安』

主cpx管够

副cp糖管饱

怎么会这般招人疼呢,宁致远在深入时想,收了凶狠的利爪,此刻他没了凌虐弄脏长安的欲望,反而生出了将人纳入口中含化的柔软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柳絮

南临街市的夜晚灯火通明,正是夜间繁华的开端,街上的小贩经过一天的吆喝这会儿都有稍歇的意思,因夜间人流比之白天只多不少,来来往往的客人或走或停,买卖在这繁华夜景间似乎比白天来得更轻松些,摊位上的小贩生意做得如火如荼,谁也没注意在巷口阴影处的人坐了多久。间或有行人路过吓了一跳,本想开口骂上两句,抬头看清楚那人的模样时骂声就在喉间消失了。

这人生就一副画中仙的面容,低垂的眉目显得整个人很乖顺,眼角处的弧度却略往上挑起,带有点诱惑的意思,略苍白的肤色在灯火映衬下反而显出了一点暖色,唇色是这人脸上最显眼的颜色了,像一幅水墨画上添上的一抹朱红,唇角似勾未勾,稍一动就能显出撩人的意味来。

奇也怪哉。这人明明一动未动地坐在那里,安静地让人足以忽略,但真真瞧上一眼就难以移开目光,那是一种淡漠又勾人,乖顺又妖娆的感觉杂糅到一处去的复杂,当然,如果不是这么失魂落魄的话,这般模样美则美矣,却实在像画一般没有人气,不似活物。

“娘亲”,直到不远处传来孩童的声音,仿若画中人的女子才侧了脸,终于动作起来,转头望向声音的来处,声音轻柔却没有波动,“安儿回来啦”

长安嗯了一声就算回答,小大人一般上前扶着柳絮的手往回引,“天冷了,娘亲下回出来记得多披一件衣裳,不然该着凉了”

柳絮今夜精神不错,此刻还能同长安聊上几句,“今x先生讲了什么课”

长安不知从何时开始,每到一个地方便总爱往学堂跑,一开始躲在学堂窗沿底下偷偷地听,听不懂时偶尔探个头,有些学生便看着长安窃笑,觉得长安好玩,大多学堂的先生便在课下歇息时同长安叙话,知道他居无定所,除了到学堂听学便没有其余爱好,起了惋惜之意,都会让长安进学堂里坐着听学,这般x积月累,即便没多久就换一位先生教,长安倒也收获颇多。

长安在柳絮面前一直这样,乖巧但不怎么亲近,每回柳絮难得清醒时与他叙话的时候也只有问必答,并不多话,母子二人似乎都不太习惯亲密,“我们到南临多久了?”

长安踏进门槛的脚顿了顿,这是又要动身了,安静了须臾才回答,“一月有余了,娘亲这是打算走了吗?”

见柳絮又开始出神,便知道不会再有回音,长安心里盘算着明x早些过去学堂,好歹跟先生道个别。

进门之后长安就自顾着去淘米做饭,柳絮自那句话后真的就安静下来,又陷入了沉默,呆坐在角落里。

这住处是长安同人租用的,因着位置偏僻加之环境实在简陋的关系租金也很便宜,屋内只有一张床和一副桌椅,用饭的地方走几步便到了床边,幸而隔开了一个里间做沐浴用,即便是母子,但长安毕竟是男儿身,真的住在一起仍有好些需要仔细着的。

灶房里零零散散地摆放着一些旧炊具,长安忙里忙外,很快就布上了一桌饭菜,说是一桌,其实也就是一盘青菜炒x,一小锅汤,长安如今做惯了这些,手脚麻利之余还能在材料短缺的情况下做出些味道和品相来,委实是不容易。

柳絮剩的银钱不多了,前些年原本攒下了好些,这几年因为病着也断了收入,如今已花得所剩无几,所以长安去学堂也没敢提交学用的事情,都是先生们惜才才无偿地授课,算起来长安今年不过才十岁,正该是无忧无虑上学堂,高高兴兴归家去的年纪,却已经居无定所,在外奔走了数年,如今更是开始盘算着等到下个地方该找些活计g,总得能够支撑到淮安吧!

用完饭后长安又马不停蹄地收拾准备热水,柳絮这个时候大多会坐在收拾g净的桌旁绣巾帕,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像过往为母的模样,长安自记事起,见得最多的便是母亲做绣活儿的样子,柳絮生得好看,在摇曳的灯光下看着整个人都很温柔,一边仔细着针脚的走向,一边还柔声跟长安说着话,甚至有时候还会在长安困顿的时候放下针线轻轻地打着拍子哄他睡觉,这长安儿时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柳絮分外热衷刺绣,尤其是绣巾帕,不论在哪儿落脚,她的包裹里就那几件衣裳,随身的物件不多,但包袱里做巾帕的材料永远齐全,那是她的执著,带着她的期盼。

她的绣法自成一派,不仅仅是针线,还有一些像胭脂一样的颜料粉用不同的小盒子装好,长安见过她的手法,那些颜料粉和了水,用针沾了绣在帕子上,颜料会在帕上绽开,像浓墨滴进了水,又像花绽开的瞬间,在帕上晕出了各种形状,还不会褪色,是独一份的手艺,这手艺如今成了长安挥之不去的梦魇,有很长一段时间长安见柳絮拿起针线都会下意识地躲开几步远。

柳絮绣出来的花样带着鲜活,藏着巧妙的心思,叫人过目不忘,从前便有好些女子眼馋柳絮手里的丝帕,想出重金买下,但被拒绝了,长安确信,这些巾帕若拿出来售卖,定会被抢售一空,靠着这手艺母子俩也能过上比现在好一些的x子,但她从来不卖,长安知道,那些巾帕都是绣给同一个人的,一个没有回来的人。

小心地提着水桶进出里间,长安这会儿个头小,力气也小,提着装了半桶水的木桶晃晃悠悠地维持平衡,来来回回晃了十几趟才将沐桶的水装好,试好了水温之后出来唤人,柳絮听不见一般,坐了好一会儿,将手中的绣活儿绣完,打了结咬断了线尾,将巾帕妥帖地收进了包袱里,这才活过来一般慢悠悠地进了里间,不多时,里间传来了水声。

长安百无聊赖地坐到院子里,抬头数着星星,这是他一天中感觉最安宁的时刻,月亮真圆啊,长安感慨,头往后枕着支起的双臂靠在椅背上,很有些少年老成的模样,晚风吹过带起一阵树叶的沙沙声,院中的少年吁出一口气,轻得像叹息。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