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与伏特加》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张小素


第 1 章
  虞晚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精致的三层生x蛋糕。
  
  “蓁蓁在虞家生活了22年,突然发生这种事,她心里肯定不好受,你多担待点。”
  
  蛋糕是粉白相间的颜色,上面开着一朵朵樱花,用粉色的巧克力精雕细琢成的,能闻到淡淡的甜香。
  
  “一会儿好多世家都会过来给蓁蓁庆生,宋家那位大少爷也会来,那是蓁蓁的未婚夫,不是你的,你明白吧。”
  
  女人穿着一件枫叶红的旗袍,手腕上戴着一支祖母绿的翡翠镯子,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在灯光下闪着光。
  
  虞晚抬了下眸,一周前,她突然被告知自己是虞家的女儿,出生的时候被保姆调换了,一直流落在外。
  
  跟她互换的是假千金是虞蓁蓁,一位嚣张骄纵被宠坏了的大小姐。
  
  今天是虞晚的22岁生x,也是虞蓁蓁的,虞家准备借着这次生x会把虞晚正式认回来。
  
  坐在一旁正在对着镜子补妆的虞蓁蓁往虞晚身上打量了一番,眼神是冷的,眼珠却是热的,那是用嫉妒和不甘伪装出来的不屑。
  
  不屑是真,嫉妒也是真。
  
  虞蓁蓁不想承认也得承认,眼前的女人长得太美了。
  
  鹅蛋脸,冷白皮,丰满莹润的樱桃唇,一双水灵x漉的杏眼,脖颈修长,胳膊腿纤细,柳腰盈盈一握,x臀挺翘。
  
  楚楚可怜又带着万种风情,是很容易令男人心生怜爱和保护欲的那种长相和气质。
  
  虞蓁蓁努力想在虞晚身上找出一处缺陷来,暗暗在心里比较一番,竟越比越气,险些把手上的口红折断。
  
  虞蓁蓁转头看着虞晚,眼神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威胁。
  
  “宋琰是我的未婚夫,我跟他青梅竹马,你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虞晚抬眸:“你在害怕什么。”
  
  被那样一双波光潋滟的美眸盯着,虞蓁蓁的神情明显慌了一下,这个女人怎么能长得这么美,真是可恨。
  
  虞蓁蓁梗了梗脖子,提高音量道:“你也就是一个戏子,上不得台面,宋家的人不会让你进他们家门的。”
  
  虞晚轻轻勾了下唇:“我这还什么都没说,你怎么就把进门的事都帮我安排好了,那既然这样……”
  
  虞蓁蓁用手指了指虞晚,气得满脸通红:“你敢?!”
  
  她拼命告诉自己,她是虞家的千金大小姐,不能跟一个戏子计较,她将来可是要嫁到宋家那种顶级豪门当宋太太的。
  
  宋家老爷子病重,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唯一的孙子结婚成家。
  
  周围的人不断在谈论宋家那位分光无限的财阀大少爷和虞家小姐的婚事。
  
  宋家百年名门,世代富贵,生意遍布全球,各行业都有涉猎,主要从事房地产、金融、文娱等。
  
  虞家已经算是大户人家了,在宋家面前还是不能看。
  
  宋虞两家祖辈关系好,早在小辈出生之前就把亲事定了下来,算起来,是虞家占了便宜。
  
  要是当年没被调换,嫁到宋家的就是虞晚。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要是没有虞晚,嫁到宋家的就是虞蓁蓁。现在正牌千金回来了,结果会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宴会厅门口起了动静,虞晚顺着众人的视线看了过去,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身材高大,宽肩窄腰大长腿,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裤,衬衫领口微微敞开,左耳戴着的耳钉发出幽蓝的光,与那双漆黑孤傲的眸子相得益彰。
  
  华城很多人都知道,这位宋少爷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男人。
  
  他从小就是圈子里的小霸王,桀骜不驯,谁的话都不听,小时候就带着一众世家公子旷课逃学打架,长大了又开始带着他们喝酒赛车。
  
  让这样一个嚣张张狂英俊多金的浪子死心塌地独独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足以让女人们心生幻想和向往。
  
  有人小声议论:“虞小姐真是命好,嫁入那种豪门,整个虞家都跟着沾光。”
  
  一个年轻的女人眼红,酸了一句:“也没多好,那位少爷一看就薄情,有钱有势又怎么样,不如找一个知冷知热会暖被窝的。”
  
  另一个女人拿胳膊碰了碰她,眨了下眼睛,低声道:“钱不钱暖不暖的不说,光是那张脸和身材,那股劲……你懂我意思吧?”
  
  男人似是听见了,转了下头,视线往人声中间扫了一眼,两个女人立马抿唇禁声,脸颊刷得一下羞红了。
  
  前些天,华城拍出了一个价值上亿的皇冠,据说是瑞典一位身份尊贵的公主戴过的,最后的举牌人正是宋琰。
  
  有消息说是要送给心中白月光的。
  
  众人纷纷猜测,宋大少爷一掷千金是要博哪位美人一笑。
  
  以及,那位传说中的白月光到底是何方神圣,从来没人见过,也没见记者拍到过。
  
  这件事上了热搜。
  
  国内最大的文娱公司玉丰传媒是宋氏集团旗下产业,目前由宋琰打理,娱乐圈大佬的大腿,哪个想红的明星不想抱。
  
  不少女明星x着脸上去蹭热度,发一些似是而非的通稿,明里暗里地说那皇冠是送给自己的,暗示自己是大佬的白月光
  
  不巧,虞晚就是那些女明星之一。
  
  虞晚拿出手机看了看,果然,她已经快被宋琰庞大的太太团骂成筛子了。
  
  【某虞姓女星要点脸,要作品没作品,要演技没演技,也就一张脸能看了。】
  
  【抱走我老公,不约。】
  
  ……
  
  蹭热度的女明星一大堆,就虞晚最惨,两天前的事,到现在还被追着骂。
  
  她是个黑红的,x常就是各种上蹿下跳,跟女明星撕x,蹭男明星热度,谁红cue谁。
  
  宋琰不近女色,最烦女人往他身上贴。
  
  据说,上一个把自己洗g净躺在宋琰床上的女明星,被他直接扛出了酒店大门,寒冬腊月,身上只穿了件吊带裙,差点没被冻死。
  
  之后那个女明星就被雪藏了,现在据说在酒吧卖唱,x子过得很惨。
  
  虞晚的亲生父亲虞振国简单地宣布了一下虞晚的身份,虞太太在一旁假惺惺地擦眼泪。
  
  虞振国慈爱地摸了摸虞蓁蓁的头发,又伸出手去想拍拍虞晚的肩膀,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得那么远了,手臂僵了一下,只得作罢。
  
  虞晚不想陪这群人演戏,早想找机会溜走了。
  
  更何况宋大佬也在这,她刚蹭完人家的热度,不早点跑掉,怕被大佬生吞活剥。
  
  虞晚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退,又退了退。
  
  一不小心撞到了一片又y又热的东西,她身娇体软,后背被铬的生疼,忍不住低呼一声:“疼~~”
  
  转过头,对上一个宽大的x膛,视线往上,是男人凸起的喉结,凌厉的下颚线和沉冷的眸子。
  
  无端被投怀送抱,男人不耐烦地皱了下眉,漆黑的眸子沉了沉:“有事?”
第 2 章
  虞晚想到上一个试图对宋琰投怀送抱的女明星的下场。
  
  别说演戏拍广告拿代言了,连直播平台都不敢签她,只能在酒吧卖唱。
  
  “抱歉,”虞晚心存侥幸,万一对方没认出她来呢,语气诚恳道,“刚才没注意后面有人。”
  
  宋琰一只手x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手指捏着手机垂在身侧,唇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虞小姐。”
  
  虞晚只得y着头皮:“久仰宋先生大名。”
  
  娱乐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虞晚入圈两年,这是第一回见着宋琰真人,玉丰传媒的总裁,娱乐圈说一不二的大佬。
  
  男人才二十五岁,周身的气场已经十分强大,充满压迫感。
  
  虞晚认真解释道:“我的微博账号是公司在打理,本人没有想蹭您热度的意思。”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玩味,薄唇轻启:“是吗?”语气明显是不信。
  
  宋琰不光心狠,嘴巴也毒,他颇为不屑地勾了下唇:“你都不如说自己被盗号了。”
  
  公司行为,艺人买单,自古如此,虞晚诚恳道:“回头我发条微博澄清一下。”她不想得罪宋琰,这也不是她能得罪的人。
  
  现实不是演偶像剧,不是她长得美,多蹦跶几下就能引起霸道总裁的注意和青睐的,没准只会死得更惨。
  
  男人靠在墙边,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根烟,偏头点着,烟盒子往虞晚眼前递了递。
  
  虞晚怔了一下,摆了下手:“谢谢,我不抽烟。”
  
  宋琰吸了口烟,透过升起的烟雾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鱼尾裙,肩膀外面披了件酒红色的薄纱。黑眸乌发,整个人被唇间大红点亮,皮肤又柔又白,娇嫩得能掐出水。
  
  他虽然不欣赏她这种人,却不得不承认,她长得是少见的好看。饶是他在这个圈子里见过太多的美女,也依然被惊艳了一下。
  
  两年前,她刚出道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了,当时公司正准备培养新人,从电影学院找了十几个有潜力的学生让他挑,其中就包括虞晚。
  
  她一入学就被称为校花,凭借神仙颜值和一段演技精湛的短视频迅速走红网络,又纯又美演技又好,被称为人间百合花。
  
  等他叫人接洽她的时候,被告知她已经跟别的经纪公司签约了,从此走上了黑红的道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可惜了一副好皮囊和这么好的演戏天分。
  
  宋琰把烟灰弹在一个一次性纸杯里,垂眸瞧着眼前的女人,淡淡道:“下不为例。”似乎是懒得计较。
  
  虞蓁蓁跑过来狠狠瞪了虞晚一眼,她就知道虞晚会对宋琰动心思,这才刚见面就一脸狐媚地往宋琰怀里钻,没事找事地攀谈。
  
  “琰哥哥,”虞蓁蓁跟在宋琰身侧,“我也想演戏,你们公司还签人吗?”
  
  宋琰摁灭烟头从墙边起身,声音冷淡:“不签。”
  
  虞蓁蓁被堵了一下也不生气,等以后嫁给宋琰,她就是宋太太了,别说玉丰传媒了,整个宋氏集团都是她的,到时候还不是她想演什么演什么。
  
  虞蓁蓁开始嗲声嗲气地讨要生x礼物,她今天特意做的公主卷,染成浅棕色,最适合戴闪闪发光的宝石皇冠。
  
  宋琰这才想起来,自己这趟来是被家人x着过来给虞家小姐庆祝生x的,可他根本就没准备什么生x礼物。
  
  他从小就不喜欢虞蓁蓁,从懂事开始就不断要求退婚,每回都被爷爷和爸爸狠打一顿。
  
  后背被打出了血,咬着牙一声不吭地在门口跪一夜。等好了伤疤,他又开始求退婚,然后再被打一顿。
  
  如此反复,被打到大,直到最近爷爷身体不好,不能气着,他就不怎么提了,看起来像是妥协了。
  
  宋家的人松了口气,浑然忘了这祖宗是怎么个桀骜不驯的脾性,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没人能强迫得了。
  
  宋琰打了个电话出去,不多时,一个秘书模样的人送来一个纸袋,上面印着爱马仕的logo。
  
  宋琰看都没看,把袋子转递给虞蓁蓁,他甚至不知道袋子里面是什么包或者丝巾,品牌合作方给的,随手被扔在储物间里头。
  
  虞蓁蓁不甘心地往秘书手上看了看,没看见什么可以用来装皇冠的盒子,于是转头瞪了虞晚一眼。
  
  虞晚本来是打算溜走的,被虞蓁蓁这么一瞪,感觉莫名其妙,关她什么事。
  
  虞晚不走了,她重新回到生x宴会的主桌,自己切了块蛋糕吃。
  
  虞蓁蓁看虞晚把唯一的一块刻着生x快乐的白巧克力吃了,大小姐脾气上来,生气地说道:“你怎么能把我的蛋糕吃了。”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虞晚来到虞家已经一个礼拜了,虞家人对这对真假千金是个什么态度,人精们摸得门儿清。
  
  几乎所有人都忘了,今天不光是虞蓁蓁的生x,也是虞晚的。
  
  虞晚看了看旁边一整面墙的生x礼物,全是宾客们送给虞蓁蓁的。过生x的时候就应该收到喜欢的生x礼物,开开心心地过完这一天。
  
  虞晚吃完白巧克力,抬眸看了看虞蓁蓁:“你以为我想来?”
  
  “你不想来,不想来你还来,”虞蓁蓁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继续说道,“你跟你那个疯子亲妈一样,脑子有病,你怎么还不滚。”
  
  “闭嘴。”虞晚抓起桌上的蛋糕一把糊在了虞蓁蓁的脸上。
  
  虞蓁蓁被糊了一脸x油,两颊边的头发也沾上不少,身上漂亮的小纱裙也毁了,她控制不住地尖叫一声:“虞晚!”
  
  虞蓁蓁气得全身都在发抖,她擦了一把脸上的x油,柔柔弱弱地哭了起来,转身就往宋琰身边跑,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琰哥哥,她欺负我,你得给我做主。”
  
  宋琰闪了xx,胳膊上还是不幸被虞蓁蓁身上的x油蹭到了,他不悦地皱了下眉:“你们家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不适合x手。”
  
  见宋琰不吃她这x,虞蓁蓁转头跑到虞振国身边,一边擦眼泪一边添油加醋地告状。
  
  虞振国看着虞蓁蓁满脸的x油,十分心疼:“蓁蓁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虞晚,你,你跟蓁蓁道个歉。”
  
  虞晚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她只觉得他陌生;“是她先骂我妈妈的。”
  
  虞蓁蓁七岁的时候,虞振国与妻子,也就是虞晚的亲妈离婚,现在的虞太太是虞蓁蓁的继母,跟虞晚更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虞晚拿起自己的包往酒店门口走去。
  
  宴会厅装饰得很好看,温暖的粉色调,鲜花做成的拱门上刻着“生x快乐”几个字。
  
  她抬着头,踩着高跟鞋一路走过去,听着旁边人小声议论的声音。
  
  “到底是从小在乡下长大的,一点教养都没有,大庭广众之下就跟长辈顶嘴。”
  
  “要我说,亲生的又怎么样,一天没养过,哪能跟二十二年的朝夕相处的感情比。”
  
  “本来还不确定嫁到宋家的会是哪一位虞小姐,现在看看,没什么悬念了。”
  
  ……
  
  到了地下车库,虞晚接到了好友单宁远打来的电话。
  
  单宁远的声音听着很兴奋:“晚妹,生x宴会怎么样,你那位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宋少爷去了吗?”
  
  虞晚靠在椅背上:“去了。”
  
  单宁远兴致勃勃道:“说到底,其实你才是虞家正牌的千金小姐,跟宋少爷有婚约的应该是你才对。”
  
  虞晚突然说道:“我想把我那x房子卖了,加上这几年攒的钱,凑违约金应该是够了。”
  
  单宁远并不赞同:“你要是卖了房子,你住哪儿?”
  
  又苦口婆心道:“晚妹,清醒点,你的合约只剩下五个月了,再熬熬就会自动解约,不需要付那一大笔违约金了,三千万啊,不能便宜了你那个坑x公司。”
  
  “我不想再任他们摆布了,”虞晚靠着椅背,想起来什么,“刚才不小心撞大佬身上了,吓我一跳。”
  
  想到男人那双漆黑低沉的眼睛,分明没什么特别的情绪,依然令人心有余悸。
  
  单宁远:“说到这个,你在宴会上听到什么没有,娱乐圈未解之谜,大佬的白月光女神到底是谁?”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