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套》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红刺北


第 1 章
  A大二食堂以各种小吃闻名,一下课各院的学生都喜欢来这里,桌子经常性被占满,到处坐着结伴来的人。
  
  或高谈阔论,或低声八卦。
  
  突然东南方向角落爆发出一声大笑。
  
  “哈哈哈哈,文化素养太差?”
  
  罗子明拍着桌子狂笑:“老三,赵老师真这么说?哈哈哈哈!”
  
  京城二月底的天依然冷的很,郭元洲穿着一件厚实的棉袄,帽子翻起来戴在头上,整个人萎靡地靠在椅子上。
  
  “他说让我好好学一学文化知识,要是下学期再这样,让我直接滚出去。”郭元洲高一成绩差的离谱,凭着一手强力破解技术认识现在的朋友,为了和他们上一个学校,花了两年时间终于在高考发挥出最好的成绩,考上A大。
  
  他学理科,每天沉浸在刷题中,完全是一个刷分机器,文化基础确实差到离谱。
  
  换做别的学校也便算了,这可是A大,国内最顶尖学校,能进来的学生各方面都是顶尖的,也难怪老师会气成那样。
  
  “哦,那你完了,赵老师出了名的说一不二。”罗子明幸灾乐祸道,“看来你又要重新开始学习之路。”
  
  郭元洲生无可恋:“大学难道不应该做自己喜欢的事?学习是什么……”
  
  他本质可是学渣。
  
  罗子明比郭元洲大一个年级,他更了解A大:“这几天不是要选课?不如你选匡正明老师的课。”
  
  “容易给过吗?”郭元洲打开自己的电脑问。
  
  “还行,认真听讲基本能过。”
  
  “你选过?”郭元洲手不停,扭头看他,“你文化素养也低?”
  
  罗子明缓缓露出一个微笑:“哥哥当年语文高分进来的。”
  
  说话间,郭元洲已经查到这位匡正明老师的资料,一大堆头衔作品看得眼花缭乱,不过郭元洲目光停在爱好那一栏。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热衷研究创作艳.情小说。
  
  郭元洲也缓缓露出一个微笑:“匡老师讲不讲他的创作?”
  
  两个人目光在空中相遇,最后郭元洲打开了选课系统。
  
  选课系统一如既往的烂,郭元洲哈一口气,又搓了搓手,十指如飞在键盘上哒哒哒,直接绕过管理员,进入系统内,为自己选好匡正明老师的课。
  
  “老大你要选什么课?”郭元洲抬头看着对面的人。
  
  “随便。”苏晚从他们开始说话起便一直没有停过敲键盘的手,现在也未抬眼过,眼神一直落在笔记本屏幕上。
  
  “要不要我帮你选?”
  
  “随意。”
  
  “啧,谁胆子这么大?”罗子明靠过来看了一眼,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郭元洲也想凑过来看,便直接照着自己的选课表帮苏晚选了一遍,再悄无声息地绕回来,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选完课后这才一起凑到苏晚这边,看她完虐电脑另一边的人。
  
  “厉害,居然在老大手上撑了这么长时间。”郭元洲眯着眼看了一会道,“这不是那个邀请你对战一年多的人?”
  
  这时黑色屏幕上出现一个大大的白色数字零。
  
  罗子明搭在苏晚身后的椅背上,摇头,“还以为什么厉害的人物。”
  
  苏晚单手‘啪’地一声合上电脑:“走了。”
  
  ……
  
  一周后,苏晚才想起来要看自己的选修课,她和郭元洲一个专业,上课前对了一次课表。
  
  “和你全部一样?”
  
  “昂,你说随便的。”
  
  苏晚盯着手机上的课表看了一会,便收起来。
  
  ——老师来了。
  
  大一的计算机课,就算是专业课也讲不了太难的东西,大把的学生没有什么基础,不过毕竟是A大,进度要比普通院校快一倍。
  
  即便如此,苏晚依然在底下走神,这些课对她来说没太大作用。
  
  郭元洲倒是想走神,可惜从上一次他‘出风头’后便被老师盯住,时不时要提问,问得全是些闲聊扯到的文化知识。
  
  下课铃一响,郭元洲瘫在桌上低声抱怨:“这些关我们专业什么事,老师故意在整我。”
  
  “该去文学院了。”苏晚将书扔进包内,然后起身。
  
  “又不是所有人都是全才,专业能力强不就可以?”郭元洲和苏晚并肩走着,还在抱怨。
  
  苏晚熬了几天夜,心情谈不上好,旁边还有个人一直喋喋不休。她朝郭元洲淡淡瞥去一眼,对方立刻感受到杀机,马上紧紧闭起嘴。
  
  他们来得还算早,大教室内人不多,以A大的学风,前排已经被占满。
  
  苏晚径直朝最后一排走去,她有点想睡觉。
  
  两人选在最角落内坐下,苏晚半阖着眼,靠在贴了白色瓷砖的墙上,冰冷的触觉从太阳x传来,她没有挪开。
  
  “这么多人?”郭元洲看着陆陆续续进来的人快把整个大教室都占满了,有些感叹道。
  
  苏晚没有搭理他,郭元洲也没放在心上。
  
  各个学院的学生基本上都赶过来,教室内有点嘈杂,然而有一瞬间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郭元洲以为是老师来了,便抬头朝门口看去,随后吹了一声口哨。
  
  以前在高一混x子的时候,他没少对着漂亮女生吹口哨。
  
  苏晚原本没打算睁眼,只是她听见郭元洲吹口哨,下意识转头看他。
  
  “门口那个人长得有点好看。”郭元洲冲苏晚挤眉弄眼。
  
  苏晚以为是哪个学院的女生,随意抬眼看去,才发现不是。
  
  门口站着的人,身形修长,一件x头米白色毛衣,眉眼g净,像水墨画中走出来的人,清俊隽秀。不过微微上挑带着x气的桃花眼,和过分艳的唇色,让他带着一股不清不楚的勾人味道。
  
  岂止是有点好看,分明是过于好看了。
  
  他一边往教室内走,一边和旁边的女生说话,唇微微上扬着,似乎在谈些有趣的事。
  
  苏晚双手抱臂,微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盯着他从第一排走过。
  
  离上课还有几分钟,大教室里已经坐的满满当当,还剩下几个座位,但都是一个空位,没有两个连座。
  
  他和旁边的女生站在第三排看了会,又抬眼朝后面几排看过来,似乎认出了什么人,又往后排走,一直走到苏晚前面两排停住,弯腰低声和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说话。
  
  随后,戴眼镜女生红着脸把桌子上的书一收,起身去前面的一个空位,而这排一下子空出两个位子。
  
  他扭头朝落在后面的女生温柔笑了笑,让她先坐进去。
  
  大教室里有一点安静,不少人目光都落在这位女生身上,很漂亮的女生,长发披肩,属于那种大多数男性喜欢的相貌。
  
  女生两腮泛起浅浅的红,抱着书过去坐了下来,她对这种目光并不陌生,甚至享受,只不过这次还是有些不同,在教室里人的目光下,她有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两个人坐下之后,很多人的目光也都收回,大教室又开始嘈杂起来。
  
  一直到匡正明教授进来。
  
  和很多人想象中的不同,这位虽然著作不少,是个名教授,但光从穿着打扮来形容,只能说是个糟老头子。
  
  一身洗得快发白的过大西装皱巴巴地挂在身上,头发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梳过,说是x窝都有点侮辱了x。
  
  然而一开口,风趣幽默,逻辑流畅,对各种历史典籍信手拈来。
  
  站在讲台上简直能发光。
  
  连原本对什么所谓文化完全不感兴趣的郭元洲也听得津津有味,早把什么艳.情小说忘得一g二净。
  
  苏晚还抱着手臂,后仰靠在椅背上,看着往前两排的人,那两人显然心思不在听课上,时不时相视一笑,他间或低头在纸上写些什么,从桌面推过去,女生看过后,脸上又露出笑。
  
  公然在课堂上打情骂俏。
  
  苏晚手xx口袋,摸到熟悉的试轴器,一下一下按着。
  
  这是她专门定制的一枚树脂青轴钥匙扣,每按一下都会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老大?”坐在旁边的郭元洲有些惊恐扭头看去,上次听到她按这个,还是去年他们和国外一支队杠上的时候。
  
  苏晚并不理会郭元洲,低头拿出手机,进了学校的论坛。
  
  台上的教授依然在讲课,郭元洲很快被吸引过去,没有关注旁边的苏晚在g什么。
  
  封扬,二十岁,美院大一学生,擅长油画,单身,追求者众多……
  
  苏晚滑过一张又一张照片,全是封扬和不同女生,每一张他都能笑得十分深情,她盯着总结出来的那句‘追求者众多’,又开始慢慢按了起来。
  
  郭元洲:“……”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旁边格外的冷。
  
  苏晚看不下去,‘啪’地一声把手机反盖在桌上。
  
  “……多方面原因造就人物复杂性格,而恰恰是这种内在复杂性赋予他独特魅力,吸引从古至今的读者去了解探究他。同学们或许会觉得这人过于浪荡,实际……最后一排角落的那位同学不如你来谈谈对他的感想?”匡正明微微笑道,“对,就是刚才那位摔手机的同学。”
  
  前排的同学们全部顺着教授的手指,朝最后一排扭头看去。
  
  一开始郭元洲吓一跳,以为自己又被提问,等听到匡教授后面一句话才松了一口气,杵了杵苏晚:“老师喊你。”
  
  这种问题对她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郭元洲心想,苏晚还是相当厉害的,无论是代码上还是其他方面,他当年可是靠着苏晚每周的补课才考上来的。
  
  苏晚面无表情站起来:“浸猪笼。”
  
  “什么?”即便是匡正明这位不太走寻常路的教授,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这位同学的话。
  
  大教室内已经有人低声笑了起来,显然比教授更先反应过来,有一个人笑,其他人也开始笑起来,匡教授也终于明白过来。
  
  苏晚瞥向最开始笑的人,他扭头看着她笑,眉眼意外的g净纯稚,似乎单纯觉得好笑,过分艳的唇也轻轻勾着。
  
  他单手杵在桌面上,毛衣有些大了,袖子滑下来,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腕,和周围的人一起笑着时,微微弯起的眼睛看向她却也没有看她。
  
  ——像极荒山修行的狐仙,勾人而不自知。
第 2 章
  在A大离经叛道的学生并不少,匡正明自己本身也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文学教授,自是对苏晚的话不在意,抬起手压了压:“坐下坐下。”
  
  一节课上完,郭元洲如同被打通任督二脉,兴奋坐在椅子上摇摆:“这老师讲课有点意思。”
  
  郭元洲小地方普高出身,当地老师水平一般,基本上是照本宣科,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对各种历史人物典籍统统信手拈来的老师。
  
  ‘嗡——’
  
  郭元洲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消息:“xx说他帮我们在二食堂占好位子了。”
  
  苏晚起身,将书包甩到背上:“你自己去,我还有事。”
  
  “啊?”郭元洲眼睁睁看着一向和他们一起吃午饭的苏晚,起身从后门走出去,他急忙跟上,“你要去g吗?”
  
  “追人。”苏晚丢下一句话,便快速消失在楼道口。
  
  “……”什么追人?追什么人?
  
  郭元洲挠着头不明就里,还没想明白便被下课的人群挤下楼梯。
  
  苏晚从三楼下来后,混在周围人群中,不紧不慢地跟在封扬后面,看着他和旁边的女生告别,再朝六食堂走去。
  
  不一起吃饭么?
  
  A大主校区一共八个食堂,饶是如此,每天中午各个食堂中也依然人满为患。
  
  苏晚向来喜欢去二食堂,很少来这边,这还是第一次来这个食堂。
  
  跟着封扬上了二楼,看他在一个窗口排队,苏晚隔了三个人排在后面。
  
  封扬显然没有发现有人一直在背后看他,实际上周围的人都在不由自主打量他,男男女女目光时不时偷偷瞄到他脸上。
  
  才这么一会,苏晚已经发现右前方的女生借着撩头发的动作看向封扬,斜前方的女生时不时扭头和自己朋友说话,但眼神却往他那边飘。
  
  封扬一直低着头看自己的盘子,另一只手拿着校园卡,同样浅蓝色的卡片在他手上都要显得好看一些。
  
  “阿姨,我要这个和……那个。”他将盘子递给窗口的打菜阿姨,又伸手指了两样菜。
  
  苏晚离他有三个人的距离,食堂又嘈杂,听不太清楚封扬在讲什么,只感觉他声音清透好听,十分对自己胃口。
  
  苏晚单手拿着盘子,掌心夹着校园卡,另一只手放在衣兜内,一下一下按着试轴键,眼神光明正大落在封扬皙白的后颈上。
  
  ——薄薄的一层象牙白皮肤泛着细腻的光,裹着随主人低头时微凸出来的后椎骨。
  
  苏晚不动声色按着口袋内的试轴键,目光顺着他的后颈不断延伸,并试图往前看,一直等到封扬转身,她才得以瞥见他的前颈。
  
  封扬在不远处找到一个座位坐下,正好是面对这边。
  
  他拿了一个勺子,并没有用筷子,坐在位子上低头慢慢吃着。
  
  苏晚目光落在他的喉结上,堂而皇之看着。
  
  大抵是看的入迷,苏晚顺着队伍往前移时,并未发现她前面没有了人。
  
  打菜阿姨一手叉腰,一手握着勺子敲盘子:“同学,你想要什么菜?”
  
  苏晚这才收回目光,回转头看向窗口:“……”  
  
  油腻腻的荤菜和混着汤汁不那么素的青菜,平时这种菜她绝对碰都不会碰。
  
  苏晚只能随意点了两样菜,刷完校园卡,转身便发现封扬对面坐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
  
  从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另外一个,并不是之前和他一起上课的女生。
  
  这么快就搭上另一个了?
  
  苏晚端着一盘不合胃口的饭菜站在附近,周围多的是在找座位的人,她站在这不动倒也没那么明显。
  
  不知道女生在说什么,苏晚只能看见女生两只耳朵都红透,她对着封扬似乎在说些什么,随后封扬放下手中的勺子,缓缓摇了摇头,说了句话。
  
  看口型似乎是说了一声抱歉。
  
  女生忽然站起来,动作有点大,红着眼睛离开,手里的饭菜‘哐’地一声全倒了个一g二净。
  
  苏晚若有所思眯了眯眼。
  
  这是告白失败?
  
  封扬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继续坐在位子上吃饭。
  
  苏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端着的盘子,径直朝封扬坐的那张桌子走去。
  
  她将盘子放在他对面,拉开椅子问:“有人坐吗?”
  
  近距离看,苏晚才发现他下唇正中间有一颗浅色小痣,又平添几分欲.气。
  
  封扬听见有人说话,抬眼正要点头,便发现对方已经坐下,并没有再和他说话的意向,他愣了愣,扫了一眼苏晚,又低头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苏晚大大方方坐下来,也不和他搭话,像是单纯找到空位坐下吃饭的人。
  
  不得不说六食堂的饭菜十分糟糕,至少在苏晚眼中如此,她不喜欢这种大锅饭菜,什么都混在一起。
  
  对面的人倒是完全不介意这种菜,慢悠悠吃着,手机放在桌面上并没有动,和周围时不时拿起手机看一看的人完全不同。
  
  拿着筷子挑了一会盘子里油腻腻的饭菜,苏晚再没有半点胃口,她半靠在椅背上,目光直直落在对面人的眉眼、唇上,肆无忌惮地打量着。
  
  对面的人有所察觉,放下勺子,抬眼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这时,苏晚才彻底听清他的声音。
  
  大抵是习惯问题,他说话的尾音有些往下拖,好端端一句话能带上些许缱绻深情的味道。
  
  苏晚撩起眼睑,淡淡道:“没事。”
  
  封扬并不认识苏晚,看着她有些眼熟,但心中十分确定对方不是自己班级的人,也并非是他加入的社团团员。
  
  按往常的经验,大概是想来搭讪的女生,但……
  
  想起刚才对方淡漠的眼睛,封扬捏着勺柄松了松,应该不是来搭讪的。
  
  对方打量的目光让封扬有些不适,又不能直言让她别看着自己,只能匆匆吃完便起身要离开。
  
  苏晚脚一用力,椅子便往后移,她端起盘子也站起来,慢悠悠跟在封扬身后,走到餐具回收处,将饭菜倒掉,再将盘子放下。
  
  封扬回头:“……”
  
  变态吗?
  
  食堂有三个出口,一个是大堂中间的自动扶梯,另外两边则是楼梯,原本封扬要从电梯下去,现在他改变主意,绕了一圈,往右边的楼梯走去。
  
  借着侧身的动作,他余光朝苏晚那边看了一眼,见到她站在回收餐具处,面对着他这个方向,但没有跟上来。
  
  ……怪人。
  
  封扬加快脚步下楼。
  
  等人消失在眼前,苏晚这才慢慢从电梯那边下去,从六食堂走到二食堂。
  
  走到他们惯常坐的位子上,罗子明和郭元洲还没有走,两个人面前都放着电脑,旁边还有杯热腾腾的x茶。
  
  苏晚重新去点了一份小炒,端着过去时,罗子明抬头看她:“你刚才去找谁了?”
  
  他自动把郭元洲复述的‘追人’改成‘找人’。
  
  罗子明和苏晚一起长大的,了解她的性格,并不认为她会有什么恋情发生。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封扬。”苏晚坐下,淡淡道。
  
  “他?你认识封扬?”罗子明诧异问道。
  
  郭元洲默默从电脑屏幕那边探头出来,竖起八卦的耳朵,怎么子明一副知道‘封扬’的口吻?
  
  果然苏晚挑眉反问:“你认识?”
  
  “怎么不认识,大一的学弟,把我们学长的风光全抢g净了,开学的时候原本我们还想多认识认识学妹,结果全迷上他。”罗子明一年要谈好几段恋爱,和传统只会沉迷电脑的计算机专业学生相反。
  
  “听你意思,他抢了你喜欢的学妹?”郭元洲扒着电脑,露出半张脸,不怀好意问道。
  
  罗子明呵一声:“我?怎么可能!”
  
  苏晚瞥向他不自觉敲着桌面的手指,微扬了扬眉。
  
  “我记得他也选修了匡正明教授的课,你们今天应该碰上。”罗子明转移话题。
  
  “是吗?”郭元洲交友范围不广,并不认识封扬,他想了想道,“封扬我不认识,不过今天有一个男生确实长相出众,他一走进来,大教室都彻底安静下来。”
  
  郭元洲一想起来都啧啧称奇,他要长那副样子,大概也能讨不少女生欢心,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单身狗。
  
  罗子明肯定道:“绝对是封扬!”
  
  “你找他g嘛?”郭元洲移到另一边看向苏晚,他们一起上下课的,没看见过她和封扬有过交流啊。
  
  “他挺好看的。”苏晚用一种特别冷静平淡的话语陈述。
  
  “哦,确实挺好看。”郭元洲跟着称赞一句。
  
  对面的罗子明却浑身僵y,缓缓抬头看向苏晚,和她相处十几年,她这种语气,他太熟悉了。
  
  分明是对封扬颇为感兴趣,还是那种玩乐探究的趣味。
  
  根据他多年的经验,让苏晚感到趣味的人或物多半不会有好下场。
  
  “你想认识他?”罗子明试探问。
  
  苏晚若有所思道:“下周上课再说。”
  
  这节选修课一周只有一节,到时候她准备找机会坐在他附近。
  
  旁边的郭元洲终于反应过来:“你刚才去找封扬,是和他搭话吗?”
  
  “嗯。”
  
  郭元洲看了一眼苏晚,标准的美人脸,唯独眼睛总带着漫不经心的冷漠。
  
  他试图想象苏晚主动搭话的样子,带进青春偶像剧里那些女生,似乎……哪里不对?
  
  “下午你们有没有空?有家公司想找我们做个安全漏d检查。”罗子明看了一眼时间,问道。
  
  “不行,散打社团今天要联谊。”郭元洲当即拒绝。
  
  罗子明看向苏晚。
  
  “摄影社团。”苏晚丢出一句。
  
  大二老人·罗子明对这两个人为社团放弃一笔资金的做法,用眼神表示严厉谴责。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