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鲛缠》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施特海曼


鲛缠 限
作者.施特海曼

杀了我的父亲,抢夺他的情人。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人鱼 – 荤素均衡 – 三观不正 – 现实主义
1v1

18岁那年父亲带回了我的小妈,他穿着贴身的长裙脚下踩着高跟鞋,一头的大波浪,皮肤白得不像话。

“我叫焦仁,你的小妈。” 他这么说。

他吃饭时用穿了薄质丝袜的脚蹭我的大腿,来我的房间抬手掀起了裙摆—————我的小妈是个男人。

年轻无畏,他先来招惹我的,我们理所当然的纠缠到了一起。

我偷看小妈,浴缸里的他仰着脖颈,小巧的喉结在纤细的脖颈上突出的恰到好处,可浴缸边沿搭着的,分明是一条鱼尾。

焦仁,鲛人,难道他…

“我不喜欢他,你爸爸只想用我做实验,我们杀了他,杀了他,我跟着你,你想做多久都可以,好不好?”

Chapter.1

六月,晨。

还没完全进入盛夏,天气却已经开始潮x起来。

焦仁用手拢着自己的头发,跨腿坐到了我的身上,用手抓住了我的那根东西,对准自己的d口坐了下去,我伸手把他上身的薄T恤推到他锁骨的位置:“自己咬着。”

焦仁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微微上下运动着自己的臀部:“怎么样,哪个x更舒服?”

焦仁跟一般男人不一样,他有两个xx。

“怎么,你现在完全放弃老爷子了吗?” 我双手托着他浑圆的臀部,随着他缓慢地上下运动,运动胯骨向上顶了一下,果不其然收获了他放肆的呻吟声:“你比你爸爸厉害多了。”

我不喜欢跟他比,男人都不喜欢床伴在xx的时候提起另一个人,偏偏焦仁好像很喜欢这样,用恶劣的方式激怒我,使我更发狠的x他。

“啊,生气了吗,那就,履行你的诺言。”

焦仁在我突然加快的xx中扬起了好看的脖颈,然后又把头低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扬起嘴唇:“杀掉他。”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

十八岁那年,父亲带回了一个人。

高挑的身材,红唇桃花眼,看谁都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贴身包臀的长裙,裙摆褶皱中露出纤细白皙的小腿,小腿侧的肌理崩成一条好看的沟线,直直的跟脚踝侧的筋骨连起来,而那双瘦的过分的脚上,踏着一双红色皮质的高跟鞋。

我不能理解冯季鸣的审美是在什么时候改变的————还是说他的审美一直如此。

我的母亲,柯洁,恪守妇道贤惠持家,深受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洗脑的一个,甚至有点古板的东方女性。

在我记事起父母就相敬如宾,与其说是夫妻,不如说是像合租的室友。在家里的互动都不如生意场上两人虚情假意的互动来的多一些。

父亲并不常在家里,我从小跟父亲的相处时间就很少。我不知道我爱不爱我的父母,我没有体会过来自家庭的爱,但我敢肯定我的父母不是相爱的。

我的母亲不爱父亲。父亲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怎么跟他相处过。我也不知道母亲爱谁,或许她骨子里就是一个冷漠的人,他本身就是谁也不爱。

十五岁那年,我的外公因胃癌去世,弥留之际母亲带着我一起进入重症监护室里。

我的外公,那个精明一世的教授,现在瘦的连锁骨都明显的凸出来,鼻子和嘴巴里x着各种各样我叫不出用途的医用管子。

“再看看,明天拔管。”

我听到她在我头顶这样说,我抬头,她确实是在看着外公的,但是那张被口罩遮住大半的脸———可以看得出是没有任何表情的。眼神冷漠的好像病床上那个瘦削的老头不是他的父亲,而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最后临走前,母亲伸手给外公掖了掖被角:“好好养病,明天就好了。”

明天,确实好了,再痛苦也不会有感觉了。

然后母亲走到门口,用酒精仔仔细细地擦了手,摘下口罩后,妆容精致的脸甚至不屑于装模作样的皱一下眉。

他们终于还是离婚了,可能是几年后,我不记得了。

父亲难得回家的时间多了一些,我没有觉得开心。我不明白一个没怎么说过话的人,突然在我17岁的时候开始履行父亲的义务,对象是我,这有什么可开心的。

母亲坚持的把我推给了父亲,我知道了,她也不爱我。但是我不在乎,跟着谁不是活着呢?反正他们不会管我。

“小柯啊,你想去国外读高中吗?” 父亲突然有一天来到我房间这么问我。

“冯季鸣。” 这是我父亲的名字:“你想做什么我都不管,你能不能不要多管我。”

按照我说的,我父亲身边的女人不断,好像中间还曾有过几个金发爆x的洋人妞。这些女人都天真的觉得可以靠几场性爱进入我家。

不可能的,冯季鸣聪明的很。

但是那天他没有提前打过招呼就直接带了人回来,我放学回家看到的是饭桌边的女人,嘴里叼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两条长腿交叠着,翘起二郎腿,拖鞋松松的挂在脚尖上。

对上我带着询问的眼神,冯季鸣什么都没说,甚至躲闪。女人叼着烟的嘴唇有些红肿,宽松的领口隐隐约约露出几个浅浅的吻痕,看起来是刚经历过一场xx的样子。

冯季鸣假装没有看到我径直走进了卫生间。

我感觉心里有点烦躁,喉咙gg的,打算去厨房的冰箱里取出一罐冰啤酒,打开冰箱门取出一啤酒,转身的功夫手里的啤酒却被人夺走了。

那个人站在我的面前,他很懂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美。他微微低着头,把头向右边倾斜了几度,从下往上翻起眼皮眼角看我,上挑的眼角盛满了性感。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由于歪着脑袋,脖颈侧面拉长出一条好看的线条。我感觉喉咙更g了,这种感觉让我的心情更烦躁,我动了动喉结想要开口说话,他却抢在了我前面,把玩着手里的啤酒罐:“这么凉,对胃不好。”

是男人的声音,虽然很轻柔。尽管心里惊讶,我也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去抢他手里的啤酒罐,他一下子把双手背到了身后,我往哪一边转他都只用正面对着我,我如果伸手去拿就会做出拥抱他的动作。

“你有病吗,幼不幼稚。” 我很不爽,他看起来也没有比我大上多少。

“唔,好没礼貌,算算关系,你要叫我妈呢~” 他笑吟吟的看着我。

“你多大啊让我叫你妈?” 我烦躁的用手耙了耙自己前额的头发。

他歪着脑袋,几缕头发从耳侧漏下,滑落到光滑的肩头:“那你多大?”

我不理解,但还是看着他上挑的眼尾老实说:“18。”

“妈妈的话是要比孩子大的吧,” 他笑起来,眼睛眯起来像只狡猾的小狐:“那我就22好啦。”

我觉得他是个神经病,想直接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但是他就这么用胳膊支着桌子,挡住了唯一的那条窄道,我闭了闭眼睛:“让开。”

“你呀” 他嘴角带着笑,伸出纤细的手指,用指尖在我的x膛上点了点:“脾气怎么这么暴躁?”

“你谁啊,g嘛管我?”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让他开心的事情一样,确切的说他好像一直都不会生气的样子,不管我用什么语气跟他说什么,他都一如既往的嘴角噙着笑,说话轻柔又缓慢。

最初手里的那支烟已经燃掉了一半,他只顾着跟我说话,烟灰堆积的很长的一条,他把烟放到烟灰缸边掸掉烟灰,而后放在嘴边吸了一口,对着我吐出了烟雾。我有些嫌恶的皱了下眉。

他把一只胳膊放在x下的部位,托着另一条胳膊的肘部,手上夹着那支烟

“我叫焦仁,你的小妈。”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