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中娇妾》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六喜桃


玉人来
  帐中娇
  
  文/六喜桃
  
  元庆二十一年,腊月。
  
  天空暮色沉沉,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坠落,铺就一地无暇莹白。京城银装素裹,宛如粉妆玉砌。
  
  一顶锦轿行过朱雀大街,径直朝城东的顾府而去。
  
  隆冬天气严寒刺骨,路上积雪深深,轿夫脚下冷不丁一个打滑,锦轿立刻重重颠簸了下。
  
  鸨妈妈跟在轿子旁边,斥责道,“唉哟!慢些!若是颠着摔着轿子里的娇人儿,你们掉脑袋都赔不起的!”
  
  轿夫单手作揖,和鸨妈妈再三告罪,“雪天路滑,贵人多担待!多担待!”
  
  说话的功夫,不远处张灯结彩的街巷又传来一阵轰鸣鞭x声,三五个垂髫小儿捂着耳朵,嬉闹着跑开。
  
  临近年关,大街小巷行人如织,商贾叫卖声此起彼伏,纵使大雪覆城,也热闹非常。
  
  鸨妈妈观此景,不禁纳闷,“从渭水渡口下了船行至此地,一路上锣鼓鞭x声争鸣,人人脸上皆洋溢喜气,明明除夕和元x佳节还未来临,不知有何等喜事值得举国庆贺!”
  
  轿夫喜上眉梢,答道:“月前咱们顾将军打了胜仗,从景国手中夺回十二座城池,昨x率领铮铮铁骑凯旋而归,从四九皇城到东西两市,从寺观楼阁到府宅亭台,说是举国欢腾、万人空巷也不为过!”
  
  “顾将军英明神武,立下战功赫赫,在金銮殿上被皇上加封辅国大将军,御赐万两x金,奇珍异宝数不胜数!”
  
  轿夫话音儿落下,又问,“夫人不是要去顾府么?怎会对此事一概不知?”
  
  这几x忙着赶路进京,不曾留意国事,鸨妈妈一愣,g笑着道,“我怎会不知!这轿子里的小姐便是要嫁给辅国大将军的庶弟做贵妾的,是一顶一的贵人!你们小心伺候着!”
  
  辅国将军府可是好惹的?
  
  大将军顾湛位高权重,居功甚伟,也心狠手辣,杀伐果断,边塞戍守三载,威名传遍两国边境,有“金面阎罗”之称,凶名可止小儿夜啼。
  
  若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惹了辅国将军府,只怕想落个全尸都是奢望。
  
  轿夫闻言,皆是打了十二分的精神,抬轿的步伐愈发稳健,不敢生出丝毫差池。
  
  鸨妈妈思忖着轿夫的一席话,心中安耐不住地狂喜,她知道京城顾氏权大势大,没想到那顾将军竟是权势滔天到如此地步!
  
  年前秋天,从京城来了人,说顾府的二少爷身子骨弱,想从明月楼里讨个瘦马做贵妾,顺道冲冲喜。
  
  寻常的扬州瘦马,即使姿容出众,也不过卖给寻常的客商游宦为妾,而京城顾氏乃是近年来红极一时的显贵人家,更别提,一开口便是两万两白银。
  
  这样天大的好事落到明月楼里,鸨妈妈高兴还来不及,从豢养的瘦马里挑出最出众的一位,玉成了这桩亲事。
  
  冬至那天,顾府的人来扬州过完了庚帖八字,定下了瘦马过府的x子,不料寒冬腊月千里冰封,鸨妈妈亲自带着人从扬州远道而来,紧赶慢赶,终是在d房花烛夜之前赶到了长安城里。
  
  鸨妈妈暗自得意——多亏她做生意有手段,留余地,当年大发善心从小秦淮河救上来尚在襁褓的孤女,将这千娇百媚的孤女留在明月楼金尊玉贵地养大,此番歪打正着,攀上了金枝儿,千里姻缘一线牵,得了顾府老夫人的青睐……那可是两万两白银!放眼整个扬州,谁家的瘦马能卖到如此价钱?
  
  鸨妈妈正喜不自胜,从锦轿里传来一个声音,“妈妈,还要多久才到?”
  
  这声音又柔又媚,好似扬州三月柳丝花片里的x鹂娇啼,听一声,就能叫人酥了骨头,软了身子。
  
  鸨妈妈忙笑着冲锦轿里道,“我的好姑娘,你可听见方才的话了?往后的x子有的是指望!你呀,耐点烦,咱们就快到将军府了!”
  
  鸨妈妈心中美滋滋,就连脚步都漂浮了起来。
  
  病秧子怎么了?只要沾上辅国大将军的光,就够他们明月楼风光上十年八载的!
  
  陆茗庭端坐轿中,听着轿外传来的交谈,攥紧了衣袖。
  
  她萼首微垂,头上斜簪的鎏金步摇微微晃动,看不清玉面上的神色如何。
  
  世人皆知,扬州明月楼以瘦马闻名天下,里头的姑娘个个千娇百媚,姿容惑人,无论是做妾做婢,皆能惹得家宅不宁。
  
  陆茗庭是明月楼里最的出众的一位,在吴侬软语的扬州地界长了十几年,生的桃花眼,樱桃唇,琼鼻秀眉芙蓉面。
  
  和明月楼的众多瘦马不同,她是淸倌儿。
  
  十几年来,她不曾陪酒,不曾待客,到了出阁年纪,也不曾游湖泛舟,招揽权贵,整x所学,便是琴棋书画,丝竹管弦,治家管账,坐卧姿容,枕上风情……一句话以盖之,便是“如何为人妾室”。
  
  鸨妈妈待她这般“好”,并非是出于心疼或怜惜,而是打着奇货可居的心思,指望她清白之身长大成人,好卖个大价钱。
  
  如今鸨妈妈如愿以偿,攀上了京城顾氏,将她卖给顾氏的庶子为贵妾。
  
  身为女儿家,谁不愿嫁得良人,度此余生?陆茗庭自小熟读诗书,身为瘦马,却通明义理,自然是不愿卖身他人为妾。
  
  可偏偏她的出身摆在那,扬州瘦马是贱籍,身契握在鸨妈妈手里,除非嫁人从良,拿到寻常老百姓户籍,否则此生都难逃娼门。
  
  陆茗庭心中莫名的难受,心肝肺如被搅成一团,一口气哽在x头,上不来,也下不去。
  
  她安慰自己,今x一嫁,就当报答鸨妈妈十来年的养恩,也能借此机会摆脱贱籍,获得良籍之身。
  
  陆茗庭轻轻抬手,将茜色帘子挑开一丝狭窄缝隙,目光透过朦胧的窗纱,朝轿子外头望去。
  
  扬州和京城相距千里,人情风物皆不同,方才下船的时候,她想看看京城的风貌,奈何积雪太厚,天地一色,什么都没看清。
  
  这座繁华城池楼台林立,到处都白茫茫的,像极了她的未来,不知道指向哪里,通向何方。
  
  方才听外头的轿夫议论堂堂辅国大将军的功勋和威名,这一切与她何g呢?说句大不敬的,若是那庶子身子骨不中用,来x宾天,她一弱女子,便又是身似浮萍,无依无靠。
  
  纤细的莹白指尖搭在窗沿轻颤不止,过了半晌,陆茗庭终是收回目光,拂落了茜色帘子。
  
  ……
  
  顾府,次院。
  
  崔氏饮尽一盏茶,面露不耐,随手指了一个婆子,“扬州的人迟迟未到,你带上几个人去迎一迎。”
  
  婆子躬身领命,带着几个小丫鬟挑帘子出去,下首的姚二夫人笑道,“顾夫人这是等不及见新媳妇了?”
  
  崔氏捏着帕子掖了掖唇角,眉间泛着愁,“本以为我那继子年后才回来,不料竟是提前班师回京,实在叫我措手不及!”
  
  “我那继子如今居功甚伟,风光无两,带兵入了皇城,没进府宅,不曾下马,便被太监直接请到禁廷述职了!当今圣上晋封他为辅国大将军,各色赏赐如流水般送回府中,我看了只觉得胆寒!往后我们这孤儿寡母的x子是愈发不好过了!”
  
  崔氏和顾湛名为继母子,实则积怨已久。
  
  顾氏历代出文臣,顾父当年官拜二品宰辅,可惜顾母早逝,留下顾湛一个年幼的儿子。后来顾父再娶崔氏为继室,诞下一个次子,那次子胎里有不足之症,多年来一直病病歪歪着。
  
  俗话说得好,没了亲娘,亲爹也成了后爹。
  
  当年崔氏嫁入顾府,对年幼的顾湛百般苛待,顾父竟也无动于衷。后来顾父宾天,崔氏一手遮天,将整个顾府收入囊中,当时,顾湛才堪堪十三岁。
  
  父母俱丧,家业被继母弟弟侵占,少年如白鹤折翅,孤立无援。
  
  谁料,少年一腔血性,为了脱离继母魔掌,竟然断了顾氏的文治家学,只身从军。顾湛以白首之身建功立业,从行伍一步一步走到辅国大将军之位,用了整整十年。
  
  崔氏亲眼看着当年自己百般苛待的继子成了位高权重的御前红人,成了声震朝野的辅国大将军,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顾湛此人心狠手辣,城府极深,沙场上以一当百,杀人如麻,朝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诸多雷霆手段,令人闻风丧胆。
  
  现在的他,已经远非当年那个任人拿捏的少年。
  
  姚二夫人正端着一盏六安茶,回想起崔氏和顾湛的旧x仇怨,脸上神情意味深长。
  
  当年顾氏也算书香门第,高门大族,崔氏身为继室,x着顾氏十三岁的嫡子去参军,京中谁听了不叹一句恶毒?
  
  ……
  
  雪势渐收。
  
  轿子转过南门街,迎面便是两尊威武雄健的石狮子,上有一匾,上书“顾府”二字,三扇对开的兽头大门前,婆子带着丫鬟和小厮等候在此。
  
  望着锦轿行到跟前,四个小厮忙上前,自轿夫手中接过轿子抗在肩头,绕过正门,从东偏门抬入府中。
  
  复行了半刻的功夫,轿子在垂花门前落地,丫鬟掀开茜色帘帷,躬身道,“陆姑娘,咱们到了。”
  
  几乎是东偏门阖上的一瞬间,有铁蹄铮铮自远而近,路人慌忙避让,纷纷行注目礼。
  
  这一行人俱着重甲,腰佩长剑,身形如虎豹,眉间杀气浓重,皆是久经沙场之人。
  
  为首一人身着玄铁金甲,身后长帔猎猎生风。他金冠束发,浓眉斜飞入鬓,双目深邃莫测,暗藏锋锐杀机。
  
  三扇对开的兽头大门轰然大开,心腹武将下马抱拳,贴身侍卫哗啦啦跪了一地,齐声道,“恭迎将军回府!”
  
  顾湛翻身下马,将手中佩剑抛给副将,大踏步入府而来。
  
  他久居上位,举手投足间气场威严,此时沉眉压目,不辨喜怒,俊面上还笼着一层北漠的风霜,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令人不敢直视分毫。
  
  顾湛常年行军,步履极快,片刻功夫,已经穿过九曲游廊。
  
  新雪初霁,天公作美,忽有一阵料峭寒风扑面而来,挟裹着一味清越梅香,萦绕在人鼻尖,久久不散。
  
  顾湛步子一顿,下意识侧过首,循着梅香望去。
  
  远处的垂花门前,一株腊梅正兀自凌寒盛放。
  
  腊梅树旁,正停着一顶茜色锦轿,丫鬟从锦轿中扶出一个窈窕倩影,几个婆子拥簇在后头,只一晃,便消失在了海棠门里。
  
  那抹倩影出轿的时候,似乎不慎踩到了裙角,轻软烟罗的藕荷色裙衫顿时紧绷,将腰身曲线勾勒的愈发分明。
  
  如斯柳腰,盈盈一握。
  
  顾湛目力极佳,仅看一眼,便别开了目光。
  
  他提步继续走,菱唇微动,语调低沉无波,“谁家之轿?”
  
  亲卫训练有素,按剑跟随在主子身后一步远的地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答道,“回将军,似是姚家二房女眷的轿子。”
  
  顾湛不语,转过回廊,方道,“传令京郊军营,酉时一刻,校场点兵,三军论功行赏。”
  
  昨x班师回朝,三军从明德门进京,城中百姓夹道欢迎,太监总管带着圣旨恭候于朱雀门,迎顾湛纵马直入禁廷。
  
  金銮殿内,天子晋封他为辅国大将军,赏赐x金万两,设珍馐美馔,彻夜秉烛详谈国事,翌x赐浴梳洗,赐宫婢更衣,再赐金甲红帔,乃是无上恩宠。
  
  顾湛治军极严,麾下的顾家军是以一当百的精锐之师。漠北行军艰苦,他常与行伍同吃同住,如今功高赏厚,自然少不了三军将士的份儿。
  
  亲卫面露喜色,抱拳道,“属下领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