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初夏》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春风不度(完结)


爱在初夏

内容简介

同人/男女/现代/高x/正剧/高x/温情

恋与许墨同人文,一个关于爱与救赎的故事。女主失忆沦为妓女,最后和老许走到一起。

高h剧情向中篇,he。已完结

第1话头一回嫖娼

【作家想说的话:】

旧文搬运来海棠,已完结,会x更,谢谢大家。

爱在初夏 修改版

《密约》泰戈尔

月夜里飘落着盛开的花朵,

枝头的杜鹃声声地悲啼着。

女人轻轻地说——

“你是谁?这样慈悲?”

尊者回答说:“瓦萨婆达多,

是邬波笈多今夜特来和你约会。”

——题记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第一话

初夏的傍晚,华灯初上,这条肮脏的小街逐渐热闹起来。

垃圾桶随意翻倒在街边,滚落出来的西瓜皮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吸引来不少苍蝇。不长的小街上水坑不断,积攒着前些天暴雨时留下的污水,路况很糟糕,偶而开过辆车也会溅起泥点子,让行人避之不及。

小吃摊摆到路旁边,开始一天的营业,而不远处清一色的洗头房也亮起粉红色的灯,灯光暧昧多情,告诉着过往的男人们,这里出售美好年轻的x体。

摸约六七点,女孩子们就花枝招展的走出来开始赚第二天的饭钱。她们穿得清凉,打扮时髦,举止轻佻的招揽客人,一双小手随意的抚上男人不同的部位,戳戳点点,讨价还价。

她们被称之为流莺,说白了就是站街女。谈妥了价格,便可一夜春宵,出售短暂的爱情,或者说只是纯粹的身体。

许墨把车远远停在周围的小区,步行来到了这里。他低头再次确认了手机上的信息,表情有些疑惑。

真的……是这儿吗?

眼神冷漠的扫过路边的一排排小店,紧缩的眉头,清冷的表情并没有影响他的光彩,像这样英俊的男人一踏上小街,整条街的女孩子们都不安分起来,交头接耳,聚在议论个不停。

“这么好看的男人,会来我们这种地方嫖?”

“想上他床的女人估计都排队吧,个傻蛋还跑来买!”

“谁知道呢,说不定人家就喜欢婊子,喜欢x的,比如你这样的,哈哈哈!”

女孩子们毫不矜持,直接走上前来兜售自己。

“小哥哥,玩不玩,我很便宜的。”

“来玩啊,给你打折嘛。”

“我跟她们不一样,我可以免费试玩!”

许墨脸色很难看,就跟进了盘丝d的唐僧,一路花样闪避,最后拨开人群,在小街深处找到了这家“蝶恋”。

店招估计是被雨水淋短路,一半亮,一半却灭了,很是凄凉。说是洗头房,玻璃上贴着“按摩,洗头,踩背”等字眼,往里头看看连个洗头的水龙头都没有,糊弄鬼呀。

如果不是为了找她,许墨这辈子可能不会来这种地方。

玫红色的小沙发上坐着个丰满的妈妈桑,年纪挺大,身材臃肿,脸上脂粉倒是盖了一堆。

“你找小柔?她今天来例假,休息,要不给你安排别的姑娘?”

妈妈桑抽着烟,眯着眼扫了几眼男人的手表和腰带,暗自咂舌,嘿嘿,难得来了个大款,打扮的这样妥协,这回要发财啦,宰不死他!

“只要她。”

再不食人间烟火许墨也知道这种时候不就是要钱嘛,有钱什么事都好办,他拿出厚厚一叠钱递给妈妈桑。

“这……这也不是不行嘛。”

“行吧,小伙子,我这就叫她来。”

“来例假了都不放过,想浴血奋战?”

“算你会找,我们家小柔啊,这条街出了名的浪,什么都敢玩儿,保准今晚让你爽翻天。”

妈妈桑翘着指尖正打算拨通电话,就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又在背后说我些什么?”

“例假来了都不让歇,还要接客。我可跟你说好啦,这种脏活儿,老娘可是豁出身子接的,我七你三,不然免谈。”

许墨楞在那里,未见其人,但闻其声。当寻寻觅觅,兜兜转转再次相遇时,女孩就站在身后,他却犹豫了很久才敢转身面对。

他的悠然现在叫作小柔。

和想象中不同,她并没有打扮的花枝招展,而是披散着头发,素颜,和当年那个在水族馆说着甘之如饴勇敢吻上来的女孩一样。

穿着普通的格子睡衣和拖鞋,有气无力的打着哈欠,眼眶下有些发青,抱着手,倚在门框边。

“就是你对吧,我去换个衣服,等我一下。”

她看了眼许墨,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惊讶的不仅仅是这个男人光鲜的外表,更是诧异于他眼里的自责和懊悔,可她什么都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不用,这样……就很好。人我带走,明早送她回来。”

和过去大多数时候一样,他不由分说的去拉悠然的手,没成想,她竟然挣脱了。

“你别急嘛,我拿点东西。”

悠然回头给了他一个甜腻腻的笑容,妩媚动人。

悠然很有职业素养,从不给客人找麻烦。两人走在路上,她察觉到周围人异样的眼神,自觉放慢脚步,跟在了许墨的后面,离了他一大截,生怕给他这样体面的人造成困扰。

“怎么离那么远?”

许墨转身去拉她,时隔一年后再次牵起悠然的手,她的手还是那么小,这一牵便再也不想放开。

感觉到这个男人有些阴沉沉,也不多话,悠然试图和他搭腔。

“大帅哥,我……我认识你吗?”

停下脚步,眨巴眨巴眼,对视上他的眼睛,这男人生得真好看,尤其是这双清妙的眸子,倒是有些空山鸟飞尽的出尘之意,他决决的站在这儿,浑身上下的洁净感,和整条街都有点格格不入。

“你又不认识我,为什么花那么多钱让我一个来例假的女人陪你过夜?”

许墨哑然,不知说认识还是不认识。

“是不是听了我的名气,特别来试试我的活儿?”

这行g的久了总怕遇上个变态,如果面前这个灰色调的男人确实是因为欲望而来,悠然反而释然,不会惧怕。怕就怕他怀揣了其他心思。

看着许墨滴水不漏的谨慎样子,她倒是来了劲,想试探下对方,浪浪的直接把手伸向了男人的xx。

“不用,陪陪我就好。”

许墨突然笑了,眉眼弯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半路截住了她作恶的手。

“饿不饿,要去吃宵夜吗?”

悠然轻车熟路的领着许墨来到了小街边一家卫生状况堪忧的大排档。

“你买单啊,我可没钱。”

“好,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许墨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饭,看着眼前的塑封餐具有些发愣。

“呦,小柔妹子今天还上班啊,新业务?”

点菜的小哥挑着眉,对着许墨努努嘴。

“多点几道呗,不吃饱一会哪有力气?当心我们小柔榨g你哦。”

小哥话语直白,一脸坏笑,弄得许墨没法接话。

悠然尴尬的把小包藏在自己身后。她没有看菜单,点起菜来头头是道,根本不客气,这个来一份,那个也要,不一会桌子就摆满了碗碟。

“帅哥你叫什么啊。我好几天没正经吃饭,饿坏了,多点几道,你别心疼哈。”

悠然给了他一个讨好的笑容,像觅食前喵喵直叫的小x猫,筷子已经忍不住的开始夹菜往嘴里塞。

“我叫……许墨。”

看着她狼吞虎咽,许墨心里一阵疼。小姑娘在他身边时可曾饿过一顿?

“来,多吃点。”

许墨剥着虾,自己一口没吃,全往她碗里放,悠然吃的速度比不上他剥虾的速度,没一会碗里的虾仁都堆成了小山。

“你g这行多久了?”

“我啊,一年多了吧,混口饭吃。你呢,你又是做什么的?”

她放弃了吃虾仁,又去捞排骨汤里的玉米。

“我……是大学老师。”

其实许墨有很多职业,老师听应该是听起来最纯良无害的一个,所以他就单挑了这个说。

“教授!?哈哈,有点意思,我的客人g什么的都有,倒是没遇到过大学教授。”

“你是不是那种变态教授,幻想和女学生在教室里……又不方便在学校下手,所以出来买,让我扮演你的学生?”

“哦,我懂了,需要我穿制服配合你吗?”

她自顾自的狡黠一笑,猜中对方心思的感觉真好。

没想到她讲话会这样口无遮拦,许墨不仅不生气,反而觉得这样也很可爱,与以前不同,笑着去揉她的头发。

吃完饭,悠然把他带到一家小旅馆,不用身份证就能开房的那种。

“小柔今晚又开工呐。”

一个憨厚的老大爷从小窗口里递出一串钥匙。

“302老地方。”

“你们动静小点,上回那个差点没把我床弄塌。”

老大爷嘱咐到。

吃饱了饭的悠然心情甚好,遇上这么一个大帅哥,舍得花钱请吃饭,还是个年轻的大学教授,斯斯文文的和她平时接触的男人都不一样。她偷瞄了帅哥好几眼,手指这么修长,鼻子这么挺,那里肯定小不了。只可惜自己例假来了,要不然今晚真的可以好好玩一玩。

房间不大,年久失修,保留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格,有股子霉味。破旧的几样家具,一张沙发,一张床,被褥摸起来有点潮。

“你平时都带客人来这儿吗?”

“是啊,这里算是条件比较好的了,80一晚,让你破费了。”

她边说话边开始动手脱衣服,简单的x头睡衣双手一掀,不过几秒就脱得只剩内衣裤站在他面前。

“许教授,今晚想怎么玩,不如我们一起先洗个澡?”她把手背到身后想解开文x的扣子,许墨再晚开口,估计就脱精光啦。

“不,不用脱。你不是例假来了吗?你陪我说说话就好”。他的眼光没有回避她身体的意思,脸上毫无猥琐情欲之色,只是叫停了她流畅的动作。

“你确定?”

悠然突然凑到许墨面前,年轻的小脸极尽妩媚,她是不信会有男人面对美色还能坐怀不乱,不过是在装模作样罢了。

最烦这种伪君子,她很想看看这层面具下是怎样的丑恶灵魂。

“喂,真玩儿素的?”

声音不大,略带沙哑,很是勾引人。

她抱住了许墨,凹凸有致的好身材贴上来,几乎是靠在他的x口呢喃道:

“许教授不肯做,何必花这冤枉钱,难不成你是和我这种人尽可夫的婊&子谈恋爱?”

她每进一步,那人就退一寸。

悠然心里觉得好笑,觉得眼前这人简直是金蝉子转世的唐三藏,面对女色这般紧张,仿佛下一秒就要拿出念珠开始念经,亦或是像法海那样拿出紫金钵,收了她这只妖精。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许墨轻咳了一下,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阻止她继续放肆。

“既然我花了钱,今晚怎么玩自然我说了算。”

男人指尖温热,只觉得触碰她身体的那部分活了过来,没有知觉的身体逐渐被点亮,这种像魔法一样的感染力只有他的悠然才有。

不大的双人床上,许墨平躺着,而悠然在他的怀里。

这是他失去女孩儿一年以来最安心的一个夜晚,爱心的人抱在怀里,内心无比平静。

“肚子疼吗?”

她以前每次生理期都会很难受。

悠然听他这么问,心里咯噔一下,不知他想g嘛。

“我帮你揉揉吧。”

说着许墨就把手摸索着探向她的腹部。

“呵,狗男人,假正经的样子,还不是动手动脚。”

悠然咬咬嘴唇,心里嘲笑道。她无奈的闭上眼,等待他接下来的动作。

许墨的手很大也很暖,不同于那些男人,他的手指是柔软又细致,没有半点c糙的感觉。钻进衣服里没有乱摸,真的只是揉肚子。

“那个……不用揉,不疼,月经都快g净了。”

“许……许教授。要不我帮你用手解决吧,用嘴也行,我活儿很好的,你看你花了钱,咱们这……算怎么回事呢”

许墨越是不碰她,她越是怕。

“别动,让我抱一会。”

他的怀抱越收越紧,把女孩圈在x口,直到她的呼吸和自己的心跳一同搏动,渐渐在怀里睡去。

第二天一早许墨把悠然送回了小店,路上顺带给她买了早餐。

“嘿嘿,昨晚爽到了吧。”

“我就说我们小柔这条街都……”

妈妈桑傻眼了,许墨竟然当着妈妈桑的面,亲了悠然一下,还是那种吻额头的那种。

“今晚来接你。等我。”

“卧槽,这是哪里来的情种啊”

悠然自己也傻了,这种电视里的情节怎么在她身上上演了。

“你们昨晚竟然没做???”

“对啊,他不要嘛,就是搂着睡的。”悠然小声嘀咕,不仅没做还给揉肚子呢,她都没敢说,说出来别人也不信。她咪起眼想到昨晚那个男人的傻样,竟然觉得想笑。

“小柔啊,这人怕不会是条子安排的卧底吧,现在扫x行动都这么折腾吗?”

“你不是塞过钱了嘛,怕什么,你看他那温吞样子也不像是条子。”

想到他临别时的那个吻,想到他g净的白衬衫,想到他那双墨色的眼睛,真是有趣的人。

“我回去补个觉,晚上再来。”

她想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晚上再来会一会这个许教授,却不知某些突发状况让她晚上没能如约露面。

第一话完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