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NPC后被大佬盯上了》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花有信


史上最穷穿越
  偏僻荒芜的村落中,两三个神情呆滞的人在路边站立。
  
  若不是他们都穿着古装,安南还以为自己来到了山村老尸现场版?!
  
  他最后的记忆是在医院手术台上,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但仿佛过去很久之后,却再次睁开双眼,脑海瞬间多出许多信息。
  
  安南再次打量四周,自己似乎成了一款名为《三界》全息网游的NPC……
  
  周围呆滞的当然也不是人,同为游戏NPC而已。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破旧的悯农服,真的跟脑海中获得的个人信息一模一样。
  
  这玩笑开大发了。
  
  虽然说穿越什么的比直接死了强的多,但安南穿成的是一个非正常世界的游戏NPC,不具有真实生命的。
  
  而且身为NPC限制良多,难受的要命,比如他一天之内跟同一个玩家只能说一句话,想说第二句?还得换个人才能吱声。
  
  安南站在原地又愣半天,等完全消化了脑海中的信息,他抬眼继续环顾四周。
  
  游戏给安南成为的NPC配置是一间茅x屋和一大块菜园,菜园里的菜快死光了,十分缺营养,而他还要靠这些菜撑着。
  
  《三界》全息网游设计的非常细节化,不论是玩家还是NPC都要吃东西才能活。
  
  安南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这还能活吗?以后每天啃菜叶子?普通NPC受得了他受不了啊。
  
  安南浑浑噩噩的抬脚向茅x屋走去,推开门后一目了然,一张桌椅加只小床,和旁边一个柜子里两x素衣,便再无其他,穷到令人发指!
  
  讲真,安南从小到大的家庭就算不是超级有钱,也称得上富有二字,他一直体弱多病住院,父母亲更疼爱的要命,相当于要什么有什么,现在却要过这种不可思议的x子。
  
  他深深的抽了一口气,走到床边,毫无形象的倒了下去。
  
  算了睡一觉吧,也许一觉醒来就已经回到现实世界死了呢?安南自暴自弃的想着。
  
  但一个时辰过去,当他再次睁开双眼,人还是在这里,安南捂着咕咕叫的肚子,睡一觉睡饿了,抬眼扫视一圈,家徒四壁,总不能啃土。
  
  当务之急,赚钱!不然他可能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饿死的NPC。
  
  不过在游戏世界哪那么容易赚钱,限制太多,就算能跟本土NPC多说几句话,对方都听不懂,安南先去自己严重缺营养的菜园子里逛了一圈,掰个萝卜啃啃垫垫肚子。
  
  生活不易,安南叹息,这特么是萝卜?瘦弱的跟人参似的。
  
  好在他在主线剧情中占着一个不怎么重要却必不可少的身份,就是给玩家指点一条任务道路而已,哪怕玩家知道那条路在哪儿,但若不先问他,便开启不了位面进入剧情,也就无法完成任务。
  
  安南思索半天,这样一来的话,他好像还是有机会敲诈玩家们的?
  
  为了填饱肚子,坑玩家就坑玩家!不然一时半会儿哪会有收入?做好心里准备后,安南立刻就去瞄目标。
  
  “唉?怎么半天都找不到NPC?”也没等多久,就有一个人在不远处这样嘀咕着,显然是来找安南做主线任务的。
  
  《三界》游戏不一样,不存在小号,每个人都必须拿自己的身份证登录,用真实面目进入游戏。
  
  既然是完美的身临其境体验,那身体表面数据肯定会完全被复制。
  
  甚至在游戏中的冷暖,温饱,嗅觉,触感什么的都有,只是为了保护玩家安全,疼痛超过一定值就会降低,并且为了让玩家珍惜生命,死亡一次要花费很大价钱复活。
  
  当然花钱复活这一点后来被玩家们吐槽说分明是游戏公司敛财,还非要打着那么高大上的名头……
  
  反正既然大家都是萌新,任务NPC一离开原地,来做主线的玩家一时间找不着目标就很正常。
  
  “咳!”安南看到那个玩家。使劲的咳了一声以示存在,说来奇怪,他穿成的NPC也叫安南,头上顶着两个绿油油的大字‘安南’,非常醒目。
  
  “找到了!”那个玩家头上顶的名字叫‘取名废’,白色字体,他开心的来到安南面前按照任务提示问道:“你知道去往食人泉的路吗?”语气真的纯把安南当成机器人的态度,不好也不坏。
  
  安南笑眯眯的开口,摆出标准的格式化笑容,努力扮演着真正NPC的样子:“尊敬的玩家您好,问路费需要一两金。”
  
  送钱的来了!安南身体兴奋的一批那啥,业务不熟之人g这种事总是内心激动的。
  
  起名废一愣,他努力做任务到现在才攒了二两金,一个简单的问路就需要用掉一两金?
  
  要明白现实世界跟游戏世界的金钱比例是:一百块钱等于一两金等于一百银等于一千铜,好贵啊!
  
  不过一般来说付出的钱越多,做任务后得到的奖励也越多,通常付出一两金的话,完成任务后奖励至少是二两金,起名废思索一瞬便给出了金:“现在告诉我去往食人泉的路在哪儿吧?”
  
  安南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起名废顺着他的指尖看向远方:“往那儿走?”
  
  安南眼神笑眯眯的,就是不开口,还是指着那边,毕竟他一天只能跟玩家说一句话,再开口只能重复刚才要钱的话。
  
  起名废狐疑的顺着他指的路离开,虽然这个NPC给人的感觉有些奇怪,但他也没有想太多,继续做任务去了。
  
  直到安南看见起名废彻底消失在眼前后,才笑的合不拢嘴,使劲的捏了捏手中的一两金,坑玩家果然能赚钱!
  
  而在一旁正好路过的某个大佬玩家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幕,游戏没改版啊,自己当初做这任务好像没要钱,而且他还从没见过哪个NPC笑的这么人性化,难不成此地有什么隐藏任务?
  
  刚啃了一个萝卜头的安南此时还饿着呢,揣着金就向远处饭馆小跑而去,这灵动的身姿,实在让他身后某大佬想忽视都难,沉默一瞬,抬脚便跟了过去。
  
  安南丝毫不知自己才来到游戏世界就已经倒霉的被盯上了,刚进饭馆就冲桌子上拍了一两金喊着:“老板!大碗牛x面,你们这牛x面能不能不要面只要牛x?”毕竟是游戏世界,安南正尝试能不能坑坑NPC。
  
  后面跟进来的某大佬:“……”这NPC绝对有问题!
  
  开饭馆的老板娘叫媚娘,她头顶着的自己名字也是绿色,绿色是所有NPC统一的颜色。
  
  媚娘非常妩媚动人,仿佛为这小小饭馆独添了一道风景,她只听到安南说的话中有自家菜单上牛x面三个字,便收起那一两金找零钱后回答着:“客官稍等。”温温顺顺,没有半分多余的肢体语言,这才是NPC该有的态度。
  
  安南笑眯眯的坐在位置上,拿着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左右打量着周围,一扭头就看见那个顶着金色名字的某大佬坐在不远处。
  
  安南:“!”金色名字?
  
  在《三界》游戏中,金色名字分两种,一种是NPC的,玩家在做主线任务时,任务目标NPC名字会临时变成金色,这样比较醒目方便完成,过后NPC名字会再变回绿色。
  
  还有一种是当玩家氪金达到一定数目后,名字就会变成金色,同时还泛着淡淡的金光,这就是有钱大佬的象征啊!
  
  安南激动了起来,他这边靠近新手村,附近又没什么大型副本,一般很少有氪金大佬路过,不好好敲诈一笔都对不起自己!
  
  但对方是个大佬,就怕敲诈后自己被投诉出问题。
  
  安南仔细想了想,这个游戏很不一样,既然能做成全息网游的模式,就代表非常贴近现实,有许多人性化的玩法,玩家丢钱其实很正常的,应该不会出大问题吧?
  
  安南还在犹豫着,便看见老板娘端了一碗牛x面过来,虽然面还在,但牛x分量也不少,坑不了NPC就算了,他也不多计较,大口吃了起来,真饿了。
  
  安南完全不知道那大佬是因为自己才出现在此地,边吃面边偷偷打量着大佬,对方名为‘凯风长歌’,来饭馆不吃饭就坐那儿喝喝茶。
  
  很奇怪,一般大佬就算想体验食物或茶饮也不会选这么个小地方,毕竟小地方好东西不多,安南想不通原因。
  
  快速吃完面他便走出了饭馆站在门口,时间太仓促,他还没想好怎么踩点凯风长歌,却没想到对方也走了出来。
  
  凯风长歌看他停下脚步,就径直走到他面前,试探性的说道:“你发布主线任务的地方好像不在这儿,你家在那边。”他边说边望了一眼安南现在的家。
  
  安南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对方会主动跟自己这个NPC说话……
  
  沉默一瞬,安南身随心动,立马伸手拽住他衣摆表情可怜巴巴的开口:“恭喜玩家偶遇隐藏扶贫任务,需缴纳十金,奖励丰厚,请问是否扶贫?”
  
  凯风长歌:“?”真有隐藏任务?
收入可观
  十金而已,对于普通玩家来说好歹是一千块钱,南宫这个富家小少爷却感觉并不多,因为对方是金色名字,要明白在《三界》游戏中能达到金色名字的至少上千金。
  
  凯风长歌同样毫不心疼的拿了出来:“扶贫?我的奖励是什么?”
  
  与此同时两人听到一个甜美的系统女声播报道:玩家凯风长歌赠予安南十金,亲密度加一。
  
  安南:“?”
  
  他当然知道有亲密度这么一说,简单来说只要玩家赠予NPC礼物什么的,就会增加亲密度,亲密度达到一定高度,还能解锁多种玩法,指NPC向东他不会去西。
  
  这十金是安南诓他的,根本没有扶贫任务,所以系统归于对方赠送,那么问题来了,十金一千块明明可以刷爆一个NPC好感度才对,到他这儿怎么才增加一点?
  
  此问题安南暂时不细想,只要解锁亲密度,那他和对方就不止能说一句话,便伸手从刚骗来的十金里拿出一金递给对方:“恭喜玩家完成隐藏任务扶贫,获得一金奖励,玩家真是善良无比,要继续保持哦。”
  
  全程笑眯眯的,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非常有亲和度,然后说完转身就走,溜了溜了。
  
  才刚踏出一步,后颈皮处的衣服就被人拽住,凯风长歌似笑非笑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你是不是把我当成白痴了?做任务加不了亲密度,而且系统说的是我刚才赠送你十金,这根本不是任务。”
  
  安南毕竟刚成年,十八岁的孩子能有多高?到对方下巴而已,被这么一拽丝毫无法挣扎,他暗自懊恼自己的失算,把玩家赠送给NPC就会有亲密度播报给忘了。
  
  “是任务啊,你还收到了一金回报,亲密度是我赠予的,否则十金怎么可能只增加一点亲密度呢?”安南眨着真诚的眼睛说。
  
  “任务的回报不可能低于付出的金钱,至于为什么只增加一点亲密度……”凯风长歌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又从怀中拿出十金:“送你了。”
  
  安南丝毫都没反应过来:“啥?”
  
  系统再次播报:玩家凯风长歌赠予安南十金,亲密度加一。
  
  凯风长歌:“你倒真是与众不同,十金我能把一个普通NPC买回家,到你这儿只能增加一点亲密度?还想狡辩吗?”
  
  安南:“……”毕竟是第一次碰瓷,业务不熟练出差错很正常,被彻彻底底戳破谎言,安南顿了一瞬,趁他不注意一巴掌打开对方擒制自己的手,赶紧跑。
  
  一共十九金!只要溜掉,自己就大赚一笔!
  
  凯风长歌差点儿被气笑,这只NPC灵动的要命,居然能做出编任务骗玩家钱财的事,可惜对方身为游戏主线人物,肯定会被限制不准出这个村落,还能跑哪儿去?
  
  更何况游戏世界地图上有对NPC所在位置的时时更新,凯风长歌输入安南名字一追踪,他便无所遁形。
  
  安南也知道这一点,玩家只要想找他,根本跑不掉,但又能怎么办?身为小财迷,刚得到的钱完全不想吐出去。
  
  他兜兜转转拐回了自己家,把屋里唯一的摆设桌椅给推到门旁边抵着,防止凯风长歌进来,然后一转眼,某大佬在屋内不远处看着他。
  
  安南一惊:“你怎么进来的?”
  
  凯风长歌:“你窗户没关。”
  
  安南:“……”
  
  他后退一步,十分防备的看着对方:“你、你想g什么?未进允许禁止私闯民宅,你出去,不然我就喊人了。”
  
  凯风长歌更加有兴致的望着他:“NPC还会贼喊捉贼?让我出去可以,钱还给我。”
  
  安南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钱?我家徒四壁,你看上了什么东西就搬走吧,没钱。”
  
  凯风长歌:“哦?死不承认?”
  
  安南很有骨气的扬起下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事到如今,他其实心里非常打鼓,甚至已经预想到刚进口袋的钱估计要吐出去,但还是试图挣扎一下。
  
  凯风长歌穿的是一袭黑衣,看打扮很像行走江湖孤身一人的侠客,背上背着把古朴长剑,重剑无锋,他xx剑往安南身旁的墙上一招过去,似笑非笑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打劫。”
  
  重剑x在了墙上,力道把握的恰到好处,那面墙裂出了蜘蛛网般的痕迹,却没倒下,安南张大嘴巴看着这一幕,惊呆了。
  
  凯风长歌:“把你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遇到耍无赖的最好办法就是黑吃黑,这款《三界》游戏是真心设计的好,什么互动都有,就连打劫NPC都可以。
  
  不过一般玩家不会这么g,因为一旦打劫,NPC就会报官,那个玩家在一定时间内会被官府悬赏追杀,容易死亡。
  
  凯风长歌明显不怕这一点,再怎么样他也不可能被一个NPC给坑了不是?
  
  安南这下真被吓到了,对于玩家来说,游戏世界死亡都能复活的,NPC更不算人命,但他是个异数,糊里糊涂的来到这里,很有可能死了就真的死了。
  
  再不情愿,也得拿出刚骗来的钱,虽然x疼,却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对方这架势忽然让他意识到游戏世界于他而言有多么危险,安南一时间很无措。
  
  凯风长歌接过金,并没有立刻放过他:“我记得你之前还骗了另一个玩家一两金,钱呢?”
  
  安南猛然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那钱不是你的!”
  
  凯风长歌:“也不是你的,你忘了吗?我在打劫。”虽然他不稀罕那一点点钱,但无缘无故被一个NPC戏耍,他当然也想逗逗对方。
  
  安南很委屈,磨蹭了半天才拿出一些散银子,他吃了碗牛x面把金兑换开了。
  
  凯风长歌看着对方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情大好,白净的小脸只有巴掌大,他手痒的捏了捏安南的脸蛋,语气不轻不重的调侃威胁道:“以后要乖一点,再骗人可是要被杀掉的。”
  
  说完后便xx重剑,那面墙应声而倒。
  
  安南听着对方的话,再看到墙,眼眶忍不住红了,他唯一的房子倒塌,以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凯风长歌倒不是故意的,毕竟身为玩家还真没考虑过NPC住所会不会被毁,他望着安南一愣,小孩怎么哭了?
  
  安南好歹是个男的,哪怕从小卧病在床也不喜欢掉眼泪,更何况是在外人面前示弱?察觉到对方视线,便稍微撇开脸去掩饰情绪。
  
  凯风长歌:“……”可能是眼前的NPC太像正常人,他眉头一皱:“是你先骗我的,哭什么?”
  
  安南瞬间火大:“谁哭了!钱还给你了,你走!”他只是红了眼眶。
  
  凯风长歌:“……”
  
  怎么就这么像真人呢?这就导致他不太忍心一走了之,小孩虽然骗玩家钱很过分,但对方刚才那委屈的模样,还挺可爱,现在眼睛一红,就让人心里不舒服。
  
  伸手重新拿出了金,给他凑个整,二十两:“给,多大事儿,哭什么。”凯风长歌说。
  
  安南再次炸毛:“说了我没哭!你走开!”吼完转身就跑,看都没看钱一眼,房门被桌子抵住,倒下的墙被砖块拦着路,他也只能爬窗出去,躲在墙角不想见人。
  
  凯风长歌轻手轻脚的跟了出去,看到蹲在墙角的小孩,没继续往前走,退了回去将二十两金放在桌子上便悄悄离开了。
  
  凯风长歌明白,不是所有人在脆弱时,都希望被安慰,他们还没熟到能随意敞开心扉。
  
  就刚才他看见安南那一幕,深刻觉得这个NPC十分孤独,人性化到极致,这是游戏特意设定的吗?凯风长歌都要竖起大拇指,牛脾!花个二十两金也不冤。
  
  ……
  
  安南毕竟因为身体的原因从小到大失望绝望多了,早就学会调整心态,他也没伤心太久便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加油,不开心的事忘掉吧,他得活下去。
  
  回到小屋,安南一直在心里骂毁掉自己房子的凯风长歌,然后就看见桌子上被留下的二十两金,有些诧异的笑了。
  
  安南勉为其难的原谅了凯风长歌,说到底也是他先骗对方,心里的不爽就这样完全放下。
  
  此时正好有两个玩家结伴来做主线任务,安南都没为难他们,指了路。
  
  等玩家走后,安南立马打开商城,看了一眼宅邸价格,二十金看起来挺多的,但其实在游戏中连买一x顶级豪宅都不够。
  
  不过买个中上等的完全可以,安南考虑了一下预算,还是买个普通宅子吧,替换掉自己这个破屋子就行,毕竟还要买桌椅板凳之类的,家具也超贵。
  
  一顿x作猛如狗折腾到大半夜,安南终于睡上了梨花木的大软床,比之前的木板床也不知舒服多少倍。
  
  屋里只简单的添置了些东西,宅子有些大,东西不多便显得空荡,但没办法,他要留点儿钱吃饭。
  
  二十金所剩无几。
  
  经过凯风长歌那件事后,安南学到了经验,以后一次性要少骗点儿,看之前被骗一两金的玩家不是到现在都没回头找他?
  
  第二天,安南出去吃饭,想着昨天的牛x面不错,打算再吃一碗,但他刚坐在饭馆不久,就听到不远处猛然一声炸雷响起,还伴随着NPC的尖叫。
  
  声音太过突然,安南被吓的呛了一口,还好牛x面不辣,否则嗓子得废。
  
  他抬眼望向窗外,太阳老大了,游戏世界还有青天白x老天爷劈坏蛋不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