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对她偏执》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池嘤


1
  戚城,八月。
  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地面还是x漉漉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雨后清新的味道,把人心中的燥热都驱散了不少。
  
  姜清染刚从飞机上下来,就看到死党薛笑薇发来的消息——
  [今年的同学聚会下周六举办,你去不去?]
  
  姜清染扫了一眼,没有急着回复。而是打开了备忘录,看了一下下周的工作安排,确认好不需要出差之后,她才给薛笑薇发了消息。
  
  [去,帮我跟班长报个名吧。]
  薛笑薇秒回:[行,我这就跟班长说一声。]
  
  过了几秒,薛笑薇又问——
  [昨天你生x,你在出差都没时间庆祝,今天晚上约个饭补上怎么样?]
  
  [好,我先回趟家,把行李放一下。]
  还附带了一张卖萌的表情包。
  
  回复完消息,姜清染将手机放进包里,然后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出来。又走到拦出租的地方,随手拦了一辆车,司机下车帮她把行李塞进后备箱。
  
  姜清染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到达家里时,已经是晚上六点。
  
  姜清染把箱子往客厅里一放,习惯性地跑去打开冰箱,里面有酸x有水果塞得满满的。
  显然是有人来过。
  
  冰箱上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有几行小字——
  
  [昨天给你买了一个小蛋糕,今天应该还能吃,记得给自己许个愿望。宝贝,生x快乐。
  ——妈妈留。]
  
  姜清染扯起嘴角笑了笑。
  赵曼兰女士的仪式感真是越来越强了。
  
  她从冰箱里拿出小蛋糕,刚放到茶几上,就从房间里跑出来一只x白色的猫咪,直接越过她,在蛋糕前嗅了嗅。
  
  又走开了。
  这嫌弃的表情让姜清染不由得想起一个人。
  
  那人也是这样,每次看见甜食都会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可姜清染偏偏喜欢这甜腻腻的感觉,不仅自己吃,还要威x利诱地骗他一起吃。
  
  吃完之后,她都会被狠狠地惩罚一顿,最后还要娇滴滴地求饶,那人才肯放过她。
  
  脾气恶劣得不行。
  *****
  
  因为晚上还要和笑薇一起吃饭,姜清染没有吃太多蛋糕,只是简单吃了两口,留着肚子晚上吃。
  
  两人约在经常去的一家火锅店见面,姜清染早早过来选了个窗边的位子占着。
  
  从窗户往外看去,可以将整条平安大街的景色尽收眼底。
  
  楼下就是一家卖羊x串的,一边吆喝一边跳着新疆的舞,姜清染撑着下巴看得出神。
  
  薛笑薇一来就忍不住吐槽:“这大夏天的,吃什么不好,非要来吃火锅,你这乱七八糟的习惯能不能改改?”
  
  姜清染回过神来,朝她露出了一个笑容,单纯又无辜,让人想生气都生不起来。
  
  “这不是开了空调么,不热。”余光瞥到她手上的蛋糕,姜清染又问:“怎么还买蛋糕了?”
  
  “你那么忙,昨天肯定没吃,今天给你补上呗。”
  两人说话之际,服务员已经把配菜都端了上来。
  
  两盘毛肚,两盘雪花牛x,两盘羊x,一份虾滑,还有什么牛x丸鱼丸虾丸。
  
  薛笑薇的目光在配菜上面停留了几秒。
  
  “你老人家每次都吃这么多,也没见你多涨几斤x,真是浪费。”
  
  嘴上说着浪费,但薛笑薇又加了几个小菜,一边加还一边说:“荤素搭配,对身体好,你别一天天的,只知道吃x。”
  
  姜清染抿了抿唇,心里暖暖的。
  
  从毕业到现在,大学里还一直保持联系的,就只有这么一个薛笑薇了。两人从大学开始就臭味相投,这么多年也没红过脸。
  
  对姜清染来说,有这么一个人在她身边关心她,实在难能可贵,虽然有时毒舌了一点。
  
  薛笑薇一边帮她下毛肚,一边随口问道:“你妈上个月给你介绍的那个相亲对象怎么样了?”
  
  姜清染怔了一下。
  
  回想半天,连那个人长什么模样都记不起来。只记得斯斯文文的,自己创业,家境殷实,反正条件各方面都挺好。
  
  见面的第二天,那人发微信问她要不要相处看看,姜清染当时正忙着布置会议现场,没及时回复。
  
  后来就g脆忘了。
  直到这会一提,她才想起来这事。
  
  薛笑薇对她这x性也是见怪不怪,只是好心劝道:“你要是心里真放不下那个谁,你就跟你妈直说,别难为她隔三差五地给你介绍对象。”
  
  突然提到那人,姜清染顿了一下,故作随意地说:“说过好几次了,没用。赵女士那人,你又不是不清楚。”
  
  薛笑薇想到赵曼兰的性子,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两人相视一笑。
  
  因为薛笑薇来的时候提着蛋糕,服务员以为她们今天有人过生x。吃到一半时,还特意给她们送了一碗长寿面过来。
  
  姜清染脸上漾起一丝笑意。
  
  薛笑薇调侃她:“不就一碗面吗,你至于笑得这么傻么。”
  “好歹也是份小惊喜。”
  
  “你呀,都二十八的人了,还跟大学那会一样,一丁点小事就能开心半天。”
  
  末了,薛笑薇又说:“不过这也挺好的。”
  
  吃过饭,两人下楼。
  薛笑薇自己开了车,主动送她回家。
  
  到了公寓楼下,薛笑薇又从后座里面拿出一个包包来,递给姜清染:“生x礼物。”
  
  姜清染接过,感动地给了她一个拥抱。
  
  薛笑薇一边抱着她一边嫌弃地说:“行了,都这么多年了,咱们不兴矫情这一x。”
  
  姜清染靠在她的肩上,还是在她的耳边轻声开口道:“谢谢。”
  
  和笑薇告别,姜清染回到家里,往沙发上一躺,那只被唤作“饺子”的猫咪,纵身一跳,直接蹦到了她的怀里。
  
  姜清染抱住她,两只手轻轻地替她按摩了一下,饺子发出舒服的呓语声。
  
  姜清染这会脑袋一片空白,想到二十七岁生x,就在忙碌的工作中随随便便地度过了,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自打毕业到现在,每天不是加班就是出差,姜清染几乎都没有给自己放过假。
  
  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
  也好在还有工作,让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其它。
  
  陪着饺子玩了一会之后,姜清染放下了这只傲娇的猫咪,转身回了房间洗漱……
  *****
  
  翌x。
  姜清染坐电梯时,碰到了许盛,许盛是她手下的一个小组长。
  
  许盛一手拿着豆浆,一手拿着早餐,手忙脚乱地冲姜清染打招呼。
  
  “清染姐早上好。”
  姜清染莞尔一笑:“早上好。”
  
  从人挤人的电梯里出来,许盛特别热情地说:“清染姐,昨天纪总开会的时候又表扬你了,说你这次项目完成得非常好,让我们都跟你学习。”
  
  姜清染淡淡道:“是吗?”
  
  “那可不,清染姐绝对是我见过最能g的人。我进公司这么久,我都没有看见你出过一丁点纰漏。”
  
  姜清染笑了笑,纰漏肯定是出过的,不过都被她化解了而已。
  
  身后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行了,大清早的就在这里拍马屁,有这时间还不如多花点心思好好把方案再弄好点。”
  
  许盛一脸委屈:“纪总,我哪里拍马屁,我这都是肺腑之言。”
  三人一起说说笑笑进了公司。
  
  姜清染正要回自己的办公室,纪曜突然说:“跟我过来一下。”
  
  姜清染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跟着他进去。
  
  纪曜是公司的副总,也是大姜清染几届的学长,英年早婚。不过对她很好,要没有纪曜,姜清染估计再奋斗几年也不一定能爬到经理的位置。
  
  一进去,纪曜就说:“坐吧,又没人,不用这么严肃。”
  姜清染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纪曜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掏出两份礼物来,递给姜清染,开口道:“一份是你嫂子给你准备的,一份是我随便买的。”
  
  姜清染接过,扬唇道:“谢谢。”
  
  “谢就不用了,昨天你嫂子还骂我呢,说你生x我还把你派出去出差,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没事,反正我也不怎么过生x,帮我谢谢嫂子。”
  
  纪曜拒绝:“这忙不帮,要谢你自己去谢。”
  “行,那我改天去你家里蹭饭。”
  
  两人扯了一会,又重新聊到了工作上面。
  
  纪曜顺嘴问了一句:“盛世集团今年的年会怎么比往年准备的要早?”
  
  “今年是他们公司十周年,打算把各联谊公司都请过来一起庆祝,比往年规模要大一些。”
  
  “难怪,对了,你今天是不是要去盛世?”
  姜清染点点头。
  
  “行,没事了,你去吧。”
  
  姜清染从纪曜的办公室里出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把盛世集团的资料全部看了一遍之后,姜清染才拿起合同,准备去盛世一趟。
  ***
  
  盛世集团。
  
  姜清染刚到门口,盛世集团的公关部经理徐琳就在那里等着她,两人边说边往里走。
  
  到了办公室,徐琳给她倒了一杯水,开口道:“姜经理,你先稍等一下,我们总裁待会就来公司了。因为公司对这次年会十分看重,所以总裁待会要亲自交代。不过我可提醒你一下,这是我们新上任的总裁,要求可能会有点严,你做好心理准备。”
  
  “好的。”姜清染表示理解。
  
  姜清染也不是第一次和徐琳合作,前两年盛世的年会策划,也是姜清染负责的,两人都还算熟。
  
  半个小时后,徐琳突然十分恭敬地叫了一声:“总裁。”
  
  姜清染立马站起身来,正要问好,一抬头,瞥见那漆黑淡漠的眸子,她的呼吸一滞。
  
  徐琳介绍道:“总裁,这位就是负责我们公司年会策划的姜经理。”
  
  姜清染垂着眸,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手心冒出一层细汗,整个身子都绷得紧紧的。
  
  陆煜城的视线冷冷地扫过眼前的女人,拧眉道:“马上取消和他们公司的所有合作。”
  
  徐琳愣了一下,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她看向陆煜城旁边的周助理,助理也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姜清染努了努嘴,喉咙g涩,y撑着抬起头来,充满歉意地开口:“对不起陆总,你要是觉得我不合适,公司可以再派别的人过来。我们公司跟盛世也合作两年了……”
  
  她正要解释,陆煜城打断了她,朝旁边的两人冷冷道:“你们两个,出去。”
  “是,总裁。”
  
  徐琳和周助理一起离开,临走还把门也给带上了。
  
  偌大的办公室里,这会只站着他们两个人,姜清染却有种被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似乎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陆煜城走到她的身边,冷笑道——
  “姜清染,还想玩我吗?”
2
  姜清染,还想玩我吗?
  不轻不重的几个字,甚至带着一丝戏谑的语气,却像是一枚炸弹,丢进了姜清染平静的心里。
  
  姜清染眉角蹙起,两只手因为紧张而情不自禁地捏作一团,这细微的动作,落在陆煜城的眼里,显得尤为刺眼。
  
  一紧张就会抠手的习惯,这么多年也没改掉。而陆煜城心中不满的是,五年过去,他依旧记得清清楚楚。
  
  姜清染微微抬头,看见眼前男人冷峻的眉眼,少见地露出怯懦的表情。工作了这么多年,她已经能自如地应对各种难缠的客户。
  
  可面对陆煜城,她喉咙g涩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五年前。
  
  他们两个也是这样面对面站着,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姜清染还记得,那天陆煜城买了她最喜欢的甜品,刚放下,姜清染就跟他说——
  “我们分手吧!”
  
  从认识陆煜城开始,姜清染就很少见他情绪外露,但那一天,陆煜城慌张地看着她,不安地说:“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姜清染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来,扬唇道:“不是玩笑。”
  
  陆煜城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腕,害怕地问她:“我最近是不是哪里惹你不开心了,你说出来,我给你道歉。”
  
  向来骄傲又耀眼的陆煜城,像个孩子一样,带着央求的语气求她。
  
  可姜清染还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甩开了他的手,淡定地说:“我只是和室友打赌,陪你玩玩。”
  
  那一刻,陆煜城的眸眼冷到了极致,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平时软糯又喜欢撒娇的女孩,这会表现得无比决绝。
  
  姜清染不知道陆煜城看了她多久,但最后离开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留下。他一走,姜清染整个人便瘫在了沙发上。
  
  双腿还在抖,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第二天,学校就传来他出国的消息。
  
  薛笑薇本来和朋友在外面旅游,得知这消息后,立马赶了回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姜清染也只是咬了咬牙,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没事,我们分手了。”
  
  薛笑薇骂了陆煜城好久,骂他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个渣男。直到姜清染说:“我提的分手。”
  
  薛笑薇一下子愣了,脱口而出问了句什么。
  姜清染没说,不过后来,薛笑薇自己猜到了答案。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姜清染努力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带着一丝浅笑回应:“陆总,我今天是来和您谈工作的。”
  
  陆煜城上前一步,扣住她的手腕,冷冷地说:“如果我非要谈私事呢?”
  姜清染脸色一滞,咽了口水,咬着牙,无声对抗。
  
  几秒过后,陆煜城觉得无趣,松开了她的手,冷漠地说——
  “你走吧,别再让我看见你。”
  
  若是面对其他客户,姜清染也许还会再争取一下这次合作。可是今天,她有点累了。
  
  从盛世集团出来,姜清染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突然觉得有些疲倦。
  
  打电话给纪曜请了半天假,然后直接打车回了家里。
  一推开门,饺子就在她的脚边磨蹭了好一会。
  
  姜清染把它抱起,在她嘴角亲了两下,然后饺子嫌弃地蹬了她,姜清染又把饺子放了下去。
  
  想到冰箱里剩下的蛋糕,姜清染走过去将冰箱打开,把蛋糕放到茶几上,一口接一口地吃着。
  
  明明是甜的,可姜清染却吃出几分苦涩来。
  
  晚上,姜清染又抱着饺子刷电影刷到大半夜,边上的零食袋被丢的到处都是。
  
  这要是被赵曼兰女士看见,又该说她了。都快奔三的人了,还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
  
  第二天,姜清染一到公司就直接去了纪曜的办公室。
  纪曜问她:“你昨天突然请假,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姜清染打毕业就来了这家策划公司,也好几年了,请假的次数屈指可数,每逢请假都不是小事。
  
  她上一次请假还是在路上不小心被人撞了,落了个骨折,才去医院住了几天。
  
  姜清染垂了垂眸,淡淡道:“没事,就是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
  “要不要给你放个小长假,好好放松一下?”
  
  姜清染摇头:“不用。”
  “你呀,行吧,你哪天想休息的时候,再跟我说。”
  
  姜清染点点头:“嗯,对了,还有件事。”
  “你说。”
  
  姜清染眼角闪过一抹心虚,开口道:“今年和盛世集团的合作x了,是我的问题。”
  
  她没料到,陆煜城会是盛世集团的新任总裁。
  
  纪曜思考了几秒,不但没有责怪她,反而过来安抚:“没事,他们不选择我们是他们的损失,不用放在心上,去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工作。”
  
  姜清染道过谢,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到底是她的原因,姜清染还是跟徐琳联系了一下,探了下口风,问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徐琳如实告诉她,基本是没可能了,总裁下的决定轻易不会改变。
  
  下午总经理过来,突然召集部门开会。
  质问了一下之前和盛世合作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间他们要换策划公司。
  
  纪曜解释了一番,但总经理不听,强行让他们必须把这个单子拿下。
  
  盛世集团是行内的翘楚,跟他们维持好合作关系,会更容易拉拢和别的公司合作。
  
  这一点,姜清染和纪曜都知道。
  可眼下是陆煜城铁了心不跟他们合作。
  
  从办公室里出来,姜清染脸色一直绷着。纪曜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没事,轻松点,不用给自己这么大压力。”
  “学长,谢谢。”
  
  纪曜挑眉笑了笑,“谢我g什么,是我应该谢你,这么多年有你在我身边做得力g将。但是你也要知道,在商业竞争上,没有谁是常胜将军。盛世集团是块肥x,谁都想啃,但只有一块,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然后平常心对待就好。”
  ***
  
  下午下班后,姜清染又去了一趟盛世集团。
  遇到正好从公司里出来的徐琳。
  
  徐琳看见她,招呼道:“姜经理,你怎么又来了?”
  姜清染笑笑:“想再争取一下。”
  
  徐琳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姜经理不是我不肯帮你,你是不知道,新总裁真的太变态了,自打他上任以来,我们大家伙都战战兢兢的,就怕挨骂,昨天产品部的经理都被骂的想辞职了。”
  
  姜清染的思绪在“变态”两字上停顿了几秒,她记得笑薇也这样评价过陆煜城。
  
  还是大学的时候,薛笑薇经常吐槽:“你家陆煜城也太变态了,学生会一负责道具的妹子,因为没有及时送来,结果当场把人骂哭了。也不是骂哭,我估计就是被吓哭的。你家那位,除了在你面前温柔那么一丢丢,在别人面前都是阎王。”
  
  当时陆煜城是学生会会长,薛笑薇是文娱部部长,两个人偶尔会一起参加活动。
  
  姜清染当时还不信地问她:“有吗?我怎么觉得他挺好的。”
  
  薛笑薇不屑地“哼”了一声,“你可拉倒吧,你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就你觉得他好。”
  
  “姜经理?”徐琳见她在发呆,叫了一声。
  姜清染回过神来,轻声回应:“刚刚想到了点别的事情,不好意思。”
  
  “没事,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总裁他现在还在加班呢,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谢谢,我再等等。”
  
  “行吧,那我先走啦,拜拜。”
  “拜拜。”
  
  姜清染在盛世集团的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里面的员工慢慢都走得差不多了,陆煜城还是没有出来。
  
  她脚站得有些发麻,刚要蹲下休息一会,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吓得她立马挺直了腰背。
  
  “陆总。”她开口叫道。
  “我不是说过,别再让我看见你么!”陆煜城语气冷淡,不留丝毫的情意。
  
  姜清染鼻子有些发酸,不知道是因为想到了过去陆煜城对她的体贴,还是现在被他这么冷冰冰的对待。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矫情,当初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
  
  她收敛好情绪,认真道:“陆总,我们公司是戚城最大的年会策划公司,质量和创意这块绝对是最好的,您再考虑考虑。”
  
  陆煜城勾唇,冷笑:“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考虑?姜清染,你是不是太高看你自己了?”
  “陆总……”
  
  不等姜清染继续开口,陆煜城就打断了她,径直迈进车里,留着姜清染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开车。”
  “是,总裁。”
  
  看着呼啸而过的轿车,连车尾都渐渐消失在了视线里。
  姜清染这才俯xx来,揉了揉发酸的脚踝。
  
  回到家里,姜清染刚一打开门,香味就扑鼻而来。
  
  厨房里传来赵曼兰女士的声音——
  “回来了!”
  
  姜清染“嗯”了一声,然后走到玄关处换了拖鞋,赵曼兰端着饭菜从厨房里出来。
  
  姜清染的肚子发出抗议的叫声,赵曼兰催促道:“快去洗手吃饭,你看看你,出趟差回来,怎么又瘦了。还有,这家里乱成什么样了,之前不是提醒过你,不要吃这些乱七八糟的零食么……”
  
  姜清染回到洗手间,还能听见身后絮絮叨叨的声音。
  这两天所有的委屈,好像被人抚平了一些。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