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偏执于你》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迟暮言


第 1 章回头x
  梦里面到处是光影,似乎因为太美好了,每一处景致,都反s着灿烂的阳光。朦朦胧胧的,好看却又不真切。她坐在自行车的后座,环着那人的腰,两人似乎在说什么,脸上尽是和煦美好的笑容。
  “依依,我爱你。”
  
  宋依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她喘着c气,回想着刚才的梦境,心脏处像是被人用手术刀剜了一下,疼得发颤。她慢慢地坐起来,才发觉身上x了一片,全身都是汗。宋依扶着额头,面露自嘲。
  她是上了年纪了吧,这才总是怀念过去。
  
  她侧头去看身边的男人。他睡觉姿势很好,侧躺着,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他肩胛处的肌x线条流畅,看得出平时没有疏于锻炼。他的身上,散发着成熟精英男人的自律、优秀的气息。
  
  两人之间隔了很宽的一道距离,泾渭分明,x眼可见的疏离。
  
  明明同睡一张床,但生疏至此。宋依低头思索,他们这算什么,能够上床的陌生人吗?
  这人是季彧,她阔别了四年的前男友。两个月前,他们的生活再度交织在一起。她本来是带着手底下的艺人去见投资商的,却恰巧遇上了他。那天的投资商都不是什么好人,她左右逢源,使出好大的功夫,才把底下那两小姑娘撵回去,她自己留下来陪他们喝。
  
  然后,她就喝醉了,也不知道最后怎么回事,清醒过来后,她躺在了他的床上。她隐约间记得,是她先开始的,勾了他几下,然后季彧就化身成豺狼虎豹了。
  那次,她浑身酸痛的几乎下不来床。那时候,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男人该不会是攒了四年吧?
  
  季彧倒也大方,投资商之一的他,当即把她底下的两个新人弄进了剧组,演了个女N号。这剧是大制作,能进去混个脸熟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她当经纪人的这些年,都是采取稳扎稳打的战略。她不愿意底下的艺人过早的消耗掉人气,在这一行混,除了脸熟,演技才是立足的根本。
  
  艺人进组后,她和投资商之一的季彧,接触的机会也多了。一来二去的,就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宋依按按眉心,她知道,现在这场景,绝对不是破镜重圆。其实,季彧是恨她的,毕竟,之前先放手的人,是她。她永远不会忘记,四年前的最后一眼,他是有多失望,多愤怒。
  
  她正想着,背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回头,就看到季彧在起身穿衣。
  “那么早?”
  “恩,今天有会。”他垂着眸,目色漆黑冷淡。也不跟她多说,穿好衣服,就出去洗漱了。
  
  宋依经常跟手底下的小姑娘说,好马不吃回头x。分了手的男女朋友在一起,是绝对没有好结果的。
  
  但…..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自打脸。
  
  怎么办,舍不得,放不下,斩不断,回不了头。宋依其实挺怕自己会一头撞死在季彧这个死胡同里,但是,这人是她想念了四年的男人,是她坚信她这辈子唯一会爱的男人。
  砰地一声,门被关上了。这是季彧长期订的酒店x房,比他当初租下的小公寓,豪华不知道多少倍。
  但是,小公寓是他的家。这里不是,他不会带她回家了。
  
  宋依下了床,穿好衣服后,洗漱,化妆。
  她的样子,和四年前没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那头齐肩短发,及了腰。头发梢尾烫了几个大卷,嘴唇被勾勒的又红又艳,精致的面孔,格外有气场。
  粉丝都开玩笑她是最美经纪人。是不是最美,她不清楚。但绝不是季彧喜欢的模样。
  
  她前不久在季彧皮夹里看到了。他放的那张照片,是她二十岁时候的。女人就是容易被这种小细节感动,明知道不该和季彧保持这样的关系,但宋依还是忍不住陷下去。
  
  她出了门,就接到了助理小真的电话,说邓琳又在闹自杀了。
  邓琳也算是当红小花了,只是太恋爱脑,为了个陈乾,要死要活的。
  陈乾和他年龄也差不多,是当红的的小鲜x。但他在恋情曝光前,当机立断地跟她分了手,并且把两人之前所有的痕迹都抹的gg净净的。没办法,小鲜x要恰饭,这种时候爆女友,本来就是死路一条。
  
  宋依赶到的时候,小真正在跟邓琳对质。邓琳手上握着把水果刀,也不知道她是想捅人,还是捅自己。
  小真看到她,像是看到了救星,抹了一把汗,退到了一边:“宋姐。”
  她微微点头,然后看向邓琳,怒声道:“你又在闹什么?”
  “我没闹,你们去把陈乾找来,不然我就死在这。”
  宋依翻了个白眼:“你信不信,你就算死了,这陈乾都不会为你真的伤心。顶多在微博上给你点个蜡,尽一尽同行的本分。事后,他的粉丝会安慰他让他不要伤心,他说不定还能x个中国好同行的人设。”
  
  邓琳似要崩溃,趁她分神的功夫,宋依去夺她的刀。片刻的功夫,刀被夺下了,但她手心被划了道口子,血不住地渗出来。
  
  小真担心地看她,宋依摆摆手,让他过去按着邓琳。
  “能冷静点了吗,姑娘?”
  “为什么啊,明明之前他说爱我的,说最爱我了,为了我可以死。”
  “谈恋爱什么不能说啊!还有人跟我说要给我摘星星呢,你看星星摘下了没?还不是在天上挂着呢。”
  
  宋依讽刺了几句,见她这么难过,她叹了口气,安抚道:“邓琳,我早就跟你说了,谈可以,但别太当真。你们都在事业上升期,有几个是能天长地久的?说难听点,粉丝想看的,是你们在屏幕上光彩照人的样子,是为了满足他们对自己另一半的幻想,不是想看你们谈恋爱的。你想赚这个钱,能别那么真情实感吗?”
  
  邓琳摇摇头:“我做不到,我想跟他复合。宋姐,你帮我公关,等这一波过去了,我再去找他复合。就算不公开也没事,我可以当地下女友的。”
  宋依都想用自己带血的手,去拍她的脑门了。
  
  “别,回头x不要吃。这陈乾能瞬间翻脸不认人,说明他就是个没有心的人。你再跟他在一起,只有伤心流泪的份。”
  “不吃回头x。”邓琳喃喃自语,宋依心一颤,下意识地皱起眉。
  “那宋姐,你g嘛要吃回头x,你跟季总……”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真按住了嘴。
  
  宋依的眉心一点点舒展,脸上没半分表情,脸色也苍白了许多。不大的公寓,瞬间只有钟表走动的嗒嗒声,气氛一下子压抑起来。
  
  她和季彧谈过恋爱,圈里是有些传言的。
  她本来是出道当歌手的,而季彧是她的写词人。只是,他们的事业还没有开花结果,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现实的压力,让宋依放弃了他们的爱情。他被x得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被他爸提回去继承家业了。
  而时隔四年,写词人季彧,成了骏业的总裁,掌握了行业里最顶尖的资源,睥睨众生。
  
  都知道季彧现在连个正眼都不给她,不少好事之人都在传她想利用旧情攀高枝。
  其实,宋依也不知道自己想g嘛。大概是当初分手的太过仓促了,现在想要再回忆一下曾经。
  
  她蓦地笑了,勾起唇。刚刚就明白自己说错话的郑琳,瞬间抖了起来。
  
  宋依踱步朝郑琳走去,然后伸出完好的手,握住郑琳的下巴,让她抬头看向她。
  “小丫头,我不跟季彧好,怎么有你们一口饭吃呢?”
  “宋姐!”小真开口了,模样很急,似乎不想看她这样说自己。宋依摆摆手,安抚了下他,然后让他松开邓琳。
  
  邓琳得了自由,头低着,不敢看她,然后忙很她道歉:“对不起宋姐,我说错话了。”
  “跟我说错话没事,对着别人别说错话就行了,不然啊,哪天被人揪了小辫子,谁也帮不了你。”
  她踏着步子出去,临出门时,她没回头,背对着邓琳开口:“我吃回头x,是因为我玩得起。我不会像你这样,要死要活的。”
  然后她回头冲她嫣然一笑:“哪天季彧要是让我不痛快了,我肯定先甩了他。”
  
  安抚完她后,小真开车送她医院处理伤口。小伙子很会关心人,一个劲问她疼不疼。宋依说还好,然后问了他工作上的事,见他答得不错,宋依笑道:“马上你可以自己带艺人了,好好g啊!”
  “恩。”
  “和女朋友处的怎么样?”
  “挺好的,她现在在当幼儿园老师,我们房子也买好了。”
  “挺好的啊,先立业,后成家,什么时候结婚。”
  小真不好意思地抿嘴笑:“快了,今年应该能结。她总开玩笑我们在一起七年了,再不结婚七年之痒了,得闹分手了。”
  宋依真心为他们开心:“挺好,在一起那么久,彼此间了解的都透彻了。以后,要好好过x子。”
  小真开心地说婚礼要邀请她,宋依笑言一定会封个大红包的。
  
  在见到季彧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他进了x房,宋依正在低头整理行李箱。他眼神一凛,眼前的场景,和四年前她打包东西,搬出他公寓的场景对上了。
  
  他几步上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扯起来。宋依倒抽一口凉气,咬住牙,没把那个疼字说出口。
  
  手心里一片x濡,季彧回过神,低头就看,就看到两人紧握的手里,有血渗出来,血一滴滴的流下来,滴在x房的地毯上,和地毯的花色融成一片。
  他心一慌,立即松了手。
  宋依握住自己的手,头痛地想又得重新处理伤口了。
  
  “怎么会?”
  她轻描淡写地回了句:“底下的艺人闹自杀,抢她刀子的时候,割伤的。”
  季彧沉着脸,半晌没接话。
  
  宋依正要跟他说事,就看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一会x房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季彧开了门,门口站着他的助理孙晗。她对身后的宋依说:“你跟着他去医院。”
  “等下,我有事跟你说。”
  “出去。”他厉声道。之前他跟她说话,一直冷冷的,没什么情绪。但现在,眉眼间的厌恶,十分明显。
  见她不动,他又加了一句:“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第 2 章我怀念的
  宋依本来想问他,要不要去陈教授的七十岁寿宴。但最后因为季彧态度实在是差,那句话没问出口。影视剧里总有这样的场景,男女间有那么点误会,明明有好多机会能坦白,偏偏死活不说。以前宋依还觉得,是电视剧太过拖沓了,可真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明白个中滋味。
  
  越在意,越是小心谨慎,怕出错分毫。
  
  他们俩是大学同学,那时候是在陈教授眼皮子底下谈恋爱的。陈教授总说季彧不害臊,太黏人。但取笑完他后,总会私底下跟她说季彧是个好男人,让她好好珍惜。
  那时候的季彧腼腆,不合群,眼里心里都只有她一个人。
  
  宋依叹了口气,拿了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过去。
  “陈教授的寿宴,你去吗?”
  短信发过去后,就像石沉大海似的,好久都没有回应。直到她处理好伤口,回了自己的公寓,才收到他一个字的回应。
  “去。”
  
  宋依关了手机,就去洗漱睡觉了。
  
  寿宴那天,季彧比她先到。她进包厢的时候,季彧正在跟陈教授说着什么。季彧现在,应该是昔x同学里,最成功的一个,围着他的人很多。表面上是来祝贺陈教授的,但眼睛总有意无意地往季彧那里瞟。
  
  先跟宋依打招呼的,是他们班曾经的班长顾雅婷。和六年前相比,她变化挺大的,宋依在娱乐圈混的久了,哪里整了,她一眼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开了眼角。
  
  “宋依。”顾雅婷朝她走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你比几年前,更漂亮了。”
  “谢谢。”想着要礼貌些,她也恭维了一句:“你也越来越漂亮了。”
  顾雅婷微笑:“听说你现在经纪人当得不错,捧出不少明星呢,真厉害。我运气不好,出了两张唱片,反响都不好。”
  “是,现在唱片业是不太景气。”
  “所以趁着年轻,我先把自己嫁了。娱乐圈那种地方啊,太脏了,潜规则太多,你说是吧?”
  她似是意有所指,说这话的时候,那双上挑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她看。宋依没接话,顾雅婷继续往下说:“我老公啊就不太喜欢娱乐圈的人,说十个有九个都是被包养的。说那些大老板,各个有不良嗜好的。”
  “这你清楚吧?”
  这怕是要挑事。
  宋依也不慌,气定神闲地望着她,接话:
  “哪个行业都有g净和不g净的,哪像你那么福气好,靠老公养,什么都不用做。”
  
  说完,她就告辞,朝陈教授那去了。顾雅婷愣在原地,好一会功夫,才回味过来,脸上有丝恼怒。
  
  她和陈教授敬了酒后,就自顾自坐在角落的一桌。她手机响个不停,她看中两个剧本,正在跟进,希望能给自己底下的艺人安排上。
  只是,资本角逐。她所在的灿海娱乐,已经今时不同往x了。她刚收到消息,公司居然要秦娩去个十八线城市走x演出。这姑娘她中意很久了,明显大屏幕脸,演技也过关,偏偏公司不重视,这么糟践。秦娩也跟她发信息了,说她不想去。宋依安抚了她,说她会想办法。
  
  “宋依,你工作这么忙啊!陈教授都走了,你还在回消息。”同桌不知道谁先出声了,宋依猛地抬头,惊觉包厢里的人已经少了大半。
  
  陈教授和季彧,都已经走了。她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但有些遗憾没跟陈教授打个招呼,只能道:“改天,我得亲自上门跟陈教授赔不是才行。”
  
  “算了吧宋依,陈教授为人大家都清楚。你这种潜规则上位的,还是别去污了他的眼了。”
  开口的是隔壁桌的顾雅婷。
  “你什么意思?”宋依也顾不上礼貌了,拉下脸来。
  “还有什么意思啊?就是说你潜规则,爬上男人的床,给自己的艺人拉资源。”
  “雅婷,你别胡说。”有人看不过去了,出声了。
  “我才没胡说呢。我老公认识电影投资商的,有一手消息。说咱们这位漂亮的经纪人啊,在圈里面最玩得开了,不要太会拉资源哦。要不,怎么这么年轻,就能做到这个程度?”
  顾雅婷还在笑,眼角上挑得更厉害了,像只成了精的狐狸。
  “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了。”
  可下一秒,她突然惊叫出声。
  
  宋依居然拿红酒泼她!
  “不好意思了,手受伤了,手抖。”她包着纱布的手举了举杯,面露歉意。顾雅婷气得站起来,一副要撕烂她的模样。
  “宋依,敢做不敢当时吗?”
  宋依脸上毫无波动,沉声道:“我宋依要是靠潜规则上位,我就肠穿肚烂,等会出门就给车撞死,而且死相难看,眼珠子都被撞出来。”
  她这毒誓太毒了,有几个胆子小的,都不适得捂住嘴。
  有人打起了圆场。
  “宋依啊,别那么咒自己,我们知道你不是这种人。”
  “不狠点,就怕有人不信。”顿了顿又道:“况且我宋依行得正做得直,我没做过的事,怕什么?”
  
  宋依定定地看着没话说了的顾雅婷,突然扬起一抹笑:“顾雅婷,咱们也好些年不见了。你这么针对我,该不会还是为了以前那档子事吧”
  
  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抢答了:“我知道,我知道,当年顾雅婷还给季彧写情书呢,结果被宋依抓到,当着全班的面给烧了。”
  “胡说什么啊!”
  她气得看向宋依:“你少高高在上了,你以为季彧还喜欢你吗?他连个正眼都没给你!你就是个二手货,以后哪有男人敢要你!”
  “我自己能养活得了自己,为什么要靠男人养?无能的女人,才把嫁人当成终生的事业。”
  这话是戳到了顾雅婷的痛楚了。她歇斯底里地吼着,怒目圆睁,表情扭曲,宋依看着她,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顾雅婷愣住。
  “你线断了。”说着又低头去笑,绷都绷不住。
  “啊!”顾雅婷捂着眼睛,急的直跺脚。
  “要不我给你介绍个靠谱点的医生吧,保准很自然,整完了看不出的那种。”说完,她就笑了起来。周遭的人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一个比一个笑得开心。
  宋依笑够了,凑到顾雅婷耳边,垂着眼,眼底尽是讥诮:“我再怎么不堪,季彧还把我的照片放在皮夹里,珍藏着呢。”
  
  她觉得今天的自己真是婊气十足,但是莫名就是很爽啊!宋依拎着包就出去,就听到身后有人惊呼。
  还没等她反应,她就被人往怀里一带。
  一声脆响,宋依看着一地的碎片,怔住。
  这顾雅婷居然用盘子砸她!
  然后,季彧竟然帮她挡了。
  顾雅婷见砸中了季彧,也顾不得捂眼睛了,张皇失措地鞠躬道歉了。
  
  一旁看热闹的同学们,忙围了上来。
  
  “没事吧,季彧?”
  “雅婷今天喝多了,有些失态了。”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别给砸伤了。”
  …….
  季彧松开了她的腰,不动声色地答道:“没事。”
  
  念着这是陈教授的寿宴,闹到警局了,大家面上都不好,季彧也没再计较,大家都散了场。宋依也不确定这阴晴不定的男人,是不是想跟她一道走。
  问不出口,她就不问了,自己自顾自地往外走。快出酒店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那男人冷冷的声线:“你也真敢发誓。”
  
  她停住回头。
  
  就见一直对她冷着脸的男人,勾起了玩味嘲讽地笑:“你没让我潜规则,这次大制作的两个角色,怎么来的?”
  宋依也没露怯,勾唇,冲着她,一脸的风情万种:“这不是想堵住别人的嘴嘛,不狠点怎么行?我还发过更狠的,季总要不要听?”
  季彧的脸又冷了下来,他并不喜欢她现在这副仿佛戴着面具的笑容。
  刚刚,顾雅婷眼线断了时,她暗自偷笑的模样,他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前的宋依。
  任性又孩子气。
  
  看出这人心情又不好了,宋依也不留下来给他添堵。她快步走出饭店门,现在虽然近九点了,路上的车依然很多。宋依边走边拿出手机,准备喊个车过来。
  
  她刚踏出人行道,就感觉手臂被人一扯,不自主地倒退了两步。
  “g嘛啊,季总?”宋依站稳后,迎上去看他,然后瞬间懂了:“你今天想潜我,是吗?”
  季彧握着她的下巴轻摇了两下:“你坐我的车走,免得被车撞死,眼珠子都撞出来。”
  她嫣然一笑:“我可以把这当做你担心我吗?”
  “你少自作多情了。”
  
  她坐上了他的车。车上,季彧正在打电话交代工作,宋依也没闲着,和底下的艺人对行程。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一句话。
  
  等一切都结束时,已经是近十点了。宋依脸上有了疲态,今天又喝了酒,她的胃有些不舒服了。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的那个毒誓来了,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肚子。
  
  季彧这时候朝她走来,从他冷漠的表情看,宋依想,从他嘴里,大概率是听不到什么好话了。
  “能有点被潜的样子来吗?怎么,还要我帮你脱?”
  她向来很识时务,娇笑着离开床沿,摸着长卷的发尾,朝浴室走去:“我先去洗澡。”
  …..
  
  大概是今天见了过去的同学了,两个人都有点怀念曾经。季彧难得耐心地亲吻她,从额头,到唇,再往下。宋依被他撩拨的有些情动了,怔怔的叫他:“季彧。”尾音缱绻,像是要勾他的魂。
  这样的亲昵,是曾经最美好的时光。
  
  她是他的心尖宠。
  他是她的心上人。
  
  独一无二,无人可替。
  只是,一切的美好突然戛然而止。一把利刃横亘在两人之间,他们像是一面破了的镜子,虽然现在极力合上了,但中间的缝隙却是那样大,摸着,还很扎手。
  季彧颤抖了一下,再看向她时,眼里再没有那转瞬即逝的柔情。宋依知道,现在的季彧,恨不得弄死她。,
  
  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宋依被他折腾的,几乎喘不过气。她攀着他的肩,全程都皱着眉。她这两天工作特别多,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