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天生爱撩》百度云txt全文阅读姜欢作者一卷丹青

简介:姜欢是珠市大学表演系的贫困生,可她又美又心机,还是天生渣女。
压抑本性给超级富二代当了五年女朋友,结果临了嫁不了豪门还车祸身亡。
不,这一定不是她的策略有问题,一定是概率!

重生后姜欢勾唇一笑,没关系,她还有一片星辰大海。
霸道总裁清冷矜贵,富二代的玩心不改,科技新贵野心勃勃,电影大佬醉心专业。

她还就不信,没人肯给她买单了。

重生

姜欢死了。
她死于车祸,就是搞不清楚到底是男朋友未婚妻反击,还是未来婆婆的报复。
死前她有点难过,早知如此嫁不了豪门,也不和江飞才搞什么恩恩xx,应该要浪到飞起。

她要勾搭很多很多的男人,证明你江家,在她眼里,根本是不值一提。
姜欢被白色的奔驰撞死前,满怀不甘。

一睁开眼,居然回到了五年前。

洗手间,白色的洗水池,黑色的山寨机。
{23分钟前}【社会你江爷:不是说西餐吃腻了?吃麻辣烫你还给我甩脸了是吧。】

除了他,还有无数的消息。
她叹了口气。

姜欢从来不及时回消息,因为坚信这样是欲擒故纵,能让女人更有魅力。
但是现在弊端就出来了,她完全忘记之前和别人做了什么,不知道该回写什么。

“姜欢?”
一个白衣女孩敲了敲门,带着股长期将衣物浸泡在洗衣粉里的味道。
这个女孩子和她是一个机构资助的贫困生,叫做胡娇,人家当年认认真真读书,后来混的也还不错。

手里又震动了下,姜欢下意识地低下头。
{一分钟前}【社会你江爷:姜欢你给我等着!】

姜欢这辈子都不想和这个男人有联系了,想到这男的吊自己五年没结果,心里就无端端烦躁。
她直接把他删了。
她边收手机边抬眼:“来了。”

“那你快点,都说了别玩这么晚了。”胡娇不满的皱着眉说,“在宿舍就和你说过了,这次是资助我们上学六年的大企业家,之后还要给我们大学四年生活费的。本来我们就应该来早点的,怎么好意思让别人等着我们?”

居然是这天。
她心里狂笑,这一天简直是天助她也。

姜欢笑着求饶道:“哎呀,娇娇,对不起嘛,下次,我一定不这样了。不对,绝对没有下次。”
她长得甜,卸了妆更是自然清新,笑起来还有两个明晃晃的小酒窝。

姜欢保持着笑容望着胡娇,她比所有的人都清楚,不仅仅是男人喜欢好看的女人。
女人更喜欢。

果然,胡娇松了眉,语气缓了几分催促道:“我已经和他们说老师拖堂了,小祖宗,你快点!”

她跑到胡娇那,自然的把手放到胡娇撑开的手臂间,甜甜地道:“谢谢娇娇,我们走吧!”
胡娇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她抱着胡娇的手臂,脸上的笑一点一点的耷下。
手臂柔软却因g活而无比结实的触感,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看来这是真的……

几分钟之前,江太太还一巴掌扇她的脸,怒斥:“你一辈子别想进江家的门。”
然后她跑出咖啡厅,因为知道不远坐着江飞才观摩着她俩,想把白莲演个全x,结果不慎被车撞死。

现在,她就来到了是一个智能手机功还未完全,只有3G,没有短视频,甚至没有直播的时代。
一个遍地都是商机,低头全是x金的年代。

这些未来时代的新潮,之后遇到每个高富帅的喜好,她都清楚的知道。
作为贫困家庭出来的大学生,她不用再走当年所谓的“捷径”,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此种的捷径于现在的她而言,触手可得。
她可以过上她想要的生活,恣意快活,无拘无束。

但对于她这种出身的孩子,没钱什么都g不了,穷就是原罪。

姜欢定了定神,她需要钱。
而且她现在有一个正好可以把握机会,借着……

还没进包厢,机构的负责人林明芬就等着门外等她们了。

“你们怎么才来啊?”林明芬压低声音,暗含警告。“我可告诉你们,你们别不听话乱来,等一下好好道个歉,投资人说什么是什么,听见没?”
两人点点头。

姜欢用伸出皓腕推开包厢时,看到那个衣冠楚楚、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无数的心思开始活泛。
踏破铁鞋无觅处,钱,或许对这个男人来说,可能是轻而易举的。

他是顾望书。

可以说他是青年俊才,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成为英达的创始人,投资从不失手。
长得又甚是隽秀,发丝看似随意但其实每根都精心打理,带着金框眼镜,穿着高领的灰色的毛衣,上电视访谈侃侃而谈,拍杂志也是像明星一样的亮眼。

但后来的姜欢见多了这些人,这些圈子的青年都是这般,用语言和肢体动作,不停地告诉别人,他们是靠自己的努力,并不是靠父母。
让她不禁怀疑,如果给他们这些换一个家庭背景,这些人的光彩是不是要打一半的折扣。

可顾望书和他们不一般。
不仅仅是因为顾望书光芒比他们更甚,心地更好……是因为四年后的顾望书就死了,原因不详。

她笑了笑,这种死的早的有钱男人,就活该被骗。

姜欢佯装气喘吁吁的:“老师太爱我们了,拉着全班说了好久拖了堂。还给我们布置了好多作业。耽误了,对不住。”
她朝着每一个在座衣着整齐的人士鞠躬,当扬起头时,果然他们脸色要好上不少。

胡娇也随着她机械的做动作,y邦邦的说:“对不起,谢谢各位体谅。”
在座的贫困生看着她的眼神颇有几分同情,好像很怜悯她迟到后收到的惩罚。

姜欢笑着盯着他们,她这年才十八,花一样的年纪,长得又是清丽可人。
长得美的人到哪里都是占便宜的,譬如她面容洁白,泛着红的桃花眼看起来楚楚可怜,让人很不忍心。

全身瘫在椅子上的李老板眼前一亮,“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而后他边说还抚摸了自己快要撑破西服的肚子。“我大学时老师也喜欢拖堂,能让山区贫苦的孩子上大学,是我们这些享受社会一大批资源的回馈社会的最佳方式,看到你们这些家庭的能舒舒服服的上大学,真让人快乐……诶,那个穿红衣服的漂亮女孩子,叫什么啊?”

姜欢举着笑脸回道:“我叫姜欢,姜太公的姜,欢喜的欢。”
“好名字!”李老板突然喊了一下,吓了其他人一跳。“来来,姜欢,到顾总这边做。”

胡娇犹犹豫豫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要不要自爆家门。但她最后只是挑了个近地方坐下来,拿着筷子,一言不发的往碗里夹着菜。
这些菜……都是些山珍海味,连过年都吃不到的。

而姜欢心里如同明镜,很清楚李老板的表现是为了什么。
以前的她不懂圆滑,迟到了连话都不敢说,羞红了脸进来的。不管李老板怎么问她,她都摆着手,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可顾望书从电脑外仰着面扫她一眼,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淡淡道:“有点意思。”

李老板就让她坐到顾望书旁边。

后来,顾总对她暗地里也是颇多照顾。
今天她是不是表现的让他不喜欢?

还是说,男人就吃欲擒故纵那一x?

姜欢低着头,和当初一样,乖乖的坐到顾望书的身边,回想着当年的情形,对他露出个怯生生但又讨好的笑来。

顾望书眼都不斜一下。
她想了想,把自己揣到兜里的黑笔装作不经意的扔到地上。

“…顾总,”姜欢声线充满害怕,“我的笔不小心掉你那里了。”

顾望书从屏幕前缓缓地撇头,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他布洛克皮鞋的脚底,确实是有一支笔。
姜欢笑得很是无辜。

这下,你该开始和她聊几句搭讪了吧。姜欢笑了笑,只要和她聊过天,不出几x就会被她攻下。
因为她啊,玩过很多这种高富帅。
可惜,为了江飞才……

顾望书蹲下了身,姜欢激动,难道这个天骄之子,就要被她征服了吗?

结果,他用脚把笔踹了过来,“你用纸擦擦。”

姜欢脸一下维持不住,僵y的笑了笑:“谢谢…”
顾望书很是认真的盯着笔记本,但他能感觉到有股不同于常的气息靠近,也许是真的忙碌,他飞快的将头撇过来打量了眼,又马上转了过去。

仿佛她和李老板没有什么不一样。

看来他并不喜欢精明的。
而让她强行转变,太容易掉马了。

姜欢也不泄气,她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机会。

顾望书还在看着笔记本。
但令她稍稍欣慰的是,顾望书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发着蓝光的屏幕,眼镜片顶上的微光都没有改变过。

姜欢凑近一看,是些关于炒股的东西,反正她看不懂。
应该…真的很忙。

因为长期看人眼色生活的惯性使然,她看起来仍是一副害羞的小姑娘样的,像是什么也不知道。

那边坐着的林明芬暗暗瞪了她眼,李老板也接收到了,心领神会的扯了扯姜欢的衣袖,提示道:“小姑娘,这是大学了,大学生可不比高中,要多会和别人打交道,多和别人交流。”他端起酒,“来,拿着酒,给我们投资力度最大的顾总敬酒!”

姜欢扯出一抹笑,含羞的举起手。

李老板乘机放开手指,装作不经意的抹了一把她的细腻的皮肤,滑到她有些薄茧的手掌再抽回来,吃了这么多油,做这种事情反倒快得很。
她面色未改的接过,这个世道,对女人很难。不好看逃不开别人恶意的评头论足,好看的躲不过上位者或多或少的揩油,当然了,甚至是更多。

姜欢习惯了。

她抬着青春美丽的脸站直,对着顾望书说:“顾总,谢谢您对我们资助六年。”
“都给顾总敬酒!”李老板喊了声,他自己站起来,肥大的手指握着杯子。

周围的人也都站起来,端起手中的杯子,都是贫困生,珠市是他们见过离家最远的地方,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站起来也扭扭捏捏的齐声喊道:“谢谢顾总。”

顾望书蹙着眉,仰着头,露出副斯斯文文的模样,长长的睫毛掩藏着疑惑:“你们这是g什么?”
旁边的李老板讪笑着解释道:“孩子们很快就要放假回家了,站起来给顾总敬个酒。”

“不用了,”顾望书眉间皱起,“我们就是不搞这些形式主义才不办酒会的,现在费劲心思搞这些,又和当初有什么区别?”

姜欢沉默,顾望书一直是个好人,他保护着这些资助的孩子们,不让他们丧失了自尊。

“是是是,”李老板x着笑脸,伸开手往自己脸上呼了一巴掌,声音响,却没出印子。“我对不住顾总,是我疏忽了。”
但他显然还没放弃这一项选择,咬着牙道:“不过孩子们也不是搞形式主义啊,他们是真的崇敬您啊,表达心意一下不行吗?你们说是不是啊?”

反应过来的学生们立即附和道:“是啊。”

“那心意,我心领了。”他冷淡道。

姜欢保持着端着要僵的笑脸,手也慢慢开始转凉,可是顾望书神情淡漠的望着她,眼神透着几分趣意,仿佛直将她看做是什么玩笑。
她冷住心肠,接下来她要要维持一个虽有点小心机,但是仍然是青涩天真的形象。

姜欢颤着说道:“那、那我喝了,就当以茶代酒,来感谢您了!”

她低头,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不住一愣。
是她用来钓凯子的失/身酒four loko。

感受着李老板和林明芬紧张地目光,姜欢只愣了几秒,随后抿了口。

反抗,不可能的。
这两人把握着她之后所有的命脉,她要借着机构贷款钱。

况且…她扯出一抹微笑,和前世一样,这正是勾搭眼前这位男人的绝好机会。

求情

酒过三巡后,气氛终于开始热闹。

贫困带给人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眼界。
这帮穷学生当然是没有普通的学生一样,和别人来去自如的说话做事的性格,大多数还是有些羞涩。

可李老板是个谈话的高手,说了好几个暖场的笑话,才让这些人放下心中的防线。
贫困生们开始带着紧张地和他们开始攀谈,开头也是吞吞吐吐的,后来好歹有些性格活泼的开玩笑,场面一时很是欢乐。

林明芬则是时刻注意着姜欢,见姜欢似乎快晕过去了,便急忙的开口:“我看姜欢应该是没喝过酒,要不然怎么好像很晕?”

李老板与她一张一合,唱着白脸赞同道:“姜欢一看就是好学生,乖孩子啊,怎么会喝酒?小芬,赶紧带着孩子去休息啊。”

顾望书难得从屏幕的视线,撒到了她的身上。
他说:“你们安排好了,宿舍应该送不进去,去附近宾馆休息一晚上吧。”

他说的这句话岂有不应,简直正中两人下怀。

之后姜欢就这么带走了,但对整个场面没造成任何影响。
李老板又继续拉着他们讲带着趣味的人生哲理,还有人鼓起勇气去问顾望书问题,仿佛没有人在意一个女同学会被带去哪里。

顾望书最近有很多生意忙,只是恰巧晚上有空,答应出来吃个饭,顺便见见自己资助的贫困生。
结果对着一张张求知若渴的稚嫩脸庞,心中一片柔软,耐着性子为他们解了很多题,还阐述了自己的很多想法。
一时宾主皆欢。

晚上,他泛红着脸,浑身酒气的解开自己的领带,正准备回去。
李老板笑着说:“要送吗?顾总,喝酒了不能开车回去啊。”

“你说什么?”他意识有些乱,一把扯过束缚着自己的领带,露出结构分明的锁骨。
李老板再说了遍,又试探的发问:“这么晚了,叫人来代价,怪麻烦的。我正好开了个酒店,要不您将就的住一晚上?”

顾望书眯着眼睛,没想多久,就点点头。

等去到酒店,他感叹了句确实不差,脚步迟缓的走到安排的房间里,甩开皮鞋。又走到床边,快速的脱去碍事的毛衣,像个回家放下防备的普通人,这时,手腕徒然被一只手抓住。
他感觉到被抓的有点痛,停顿了自己脱毛衣的手,蹙眉转过身,发现有一个姑娘看着他。

姜欢见他注意到了自己,泛着不正常潮红的脸,y生生的摆出一个笑脸。

顾望书刚想问她,然后见她放开手,露出血淋淋的手掌。

他往下一瞥,见到自己袖子沾着的血,到姜欢血x模糊的手,顿时失了恼怒的心思,一下清醒了不少,赶紧转身翻动抽屉,拿出紧急的医药箱,有条不紊的为她包扎。
姜欢压住欢喜,没白白让手受罪,这种有的是人投怀送抱的总裁,偏好反其道而行之的。

他皱眉问:“你怎么在这里?”

倒是没有当时普通人下班回家的感觉了,姜欢叹气,不愧是长期的上位者,问话就和要骂人似的,询问像是责骂下属ppt没做好。
她努力睁眼睛,好让人看清她眼眶要垂不垂的泪珠。

从而侧面印证:她是一个倔强又清纯的小白花。

“我喝了酒就好晕,有点害怕,就用碎玻璃掐着自己。”姜欢梨花带雨的说,“我真的好害怕,女孩子大晚上的很危险的。”
她咬着唇低下头,装作一幅楚楚可怜、不韵世事的乡下小姑娘。

顾望书往下看,果真见到放在床边,带着血色的小块玻璃。
他叹了口气,“下次还是要小心一点,还是花点钱买防狼工具,这样太危险了。”

姜欢应了一声,然后埋着头,等着接受他的注视。

顾望书神情莫测的打量着她,最终,满脑猜疑化为一声不知其意的赞扬:“你这点很好,小姑娘出门在外就是要注意一点。”
姜欢受到鼓励,忍不住抿嘴笑了。

她露出乖巧的神情,但她清楚一点,这样说话是长辈对晚辈说话,并不是男人对女人说话。
再不采取行动,估计等她的下场就是礼貌的请她回去,或者是打电话给谁让她住在酒店旁边,两人不会再有其他的交集了。

就和前世一样。

于是姜欢在他包扎时发出细细的喘息声,她很有技巧,只在他碰到受伤看起来很重的地方,才发出似痛苦又似快/感的叫声。
而在只是沾着血的地方,她就会露出像是猫叫的细声,惹人想要顺一顺洁白的纯毛。

而她下着番功夫也没白费,顾望书显然也是很久没有女人了,用钳子取完里面的碎玻璃后,他的包扎的速度马上快起来,细长的手指灵巧的反动起来,飞快的为她打上蝴蝶结。
顾望书诧异地看她一眼。

“不好意思,”她面色潮红的夹着腿,“我、我好像不太好。”

“等下你就好了。”

姜欢心下一喜,这男的,也太好攻略了吧。
她抬起头望着他,可他眼中没有她想象中的情/欲。

相反,里面只有公事公办的冷漠。

在他抛下这句话的下一秒,直接伸出手抱住她,大步跨过浴室,更是毫不留情地将她扔进水里。

姜欢努力睁开眼往上看,男人精致的下颚角满是克制,他冷静地打开花洒,有回音的浴室才响起x出的水声,冰冷刺骨的水淋到她的身上。
冷,好冷。

但一股冷漠而酥麻的感觉席卷了全身。
姜欢舒服的张开了脚趾。
她感觉到满足,又有些地方欲求不满,不禁怒着声:“你g什么啊?”

“g什么?”他挑眉,“要不然你怎么能醒?”

顾望书半蹲下来,一张俊美的脸完整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而姜欢不停的在水里扭捏着,她好不容易拥有的控制力,又开始不清醒了,她怎么看到顾望书有好多个眼睛啊?
不行,姜欢挣扎的起身,这个酒后劲太强了。

顾望书动了动喉结,“小姑娘,我趁着你还算醒,问你几个问题。”

姜欢红着脸费劲地点头。

“你是怎么过来的?”顾望书平视着她,昏暗的灯照出他黑如耀石般的眼眸。“说清楚了,我要听实话。”
她偷偷掐着自己,让自己思维保持清晰:“因为他们之前就说了,要把我送给你。以此来要挟你,然后让你给机构更多的钱……”

除了送给你拿更多钱,她之后每一句话假的。

前世的她也被灌了酒,然后被顾望书礼貌的请了出去,打了电话叫江飞才送她回了寝室。
可是半路上……太意外了,她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江飞才四年的女友,江飞才傻,可江家不会让独生子娶一个没有帮助的女人,所以她无名无分的又跟了他一年。
在他订婚的宴席上,昔x的兄弟不知道叫谁嫂子。

上一次,她失策了,小看了江家父母的精明,更是高看了她和江飞才之间的爱情。

这一次,她g脆勾搭顾望书,赚够了钱,他也死了。
到时候的姜欢,肤白貌美,还有数不尽的钱。

她越说越小声,声音像又怕又惧。
边说边抬起眼,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表情,装作一个真正不知世事的女大学生,让人放下心房。

好冷,水冷的快结冰了,姜欢哆嗦着。
这还是腊月的冬天。

她被冻的抽泣:“……我不敢反抗他们,只好和你讲清楚,毕竟这个事情,对你也很不好。我还是才上大学呢,还是清白的姑娘……”
像是说到动情处,她举起手揉眼睛。

顾望书看着她,脸色慢慢凝重起来,似乎在想着对策。

希望他能信她。

“能不能让我起来?”姜欢颤着声线道。
她夹腿卷缩,就等着他说出什么话呢。

最后她却听到顾望书一声嗤笑,举起手中的手机,讥讽道:“你也听见了?是这么回事吗?”

什么?
姜欢放下手,浑身颤动的盯着他手里的手机,虽然泪珠惹得眼眶模糊,但她看得清屏幕上的李老板三个大字。

完了。
这是姜欢的第一个念头。

她离不开这个机构,她的一切活动资金都在这个上面。
不说以后的活动,读她书的钱全是机构给的。
不和这个机构在一起,她不会…退学吧。

退学,只能会回县城,回去之后,遍地荒野,哪有钱?
她会死的,她不要死!

不!!她不要退学!!

姜欢想过很多种情况,最差也是把她扔出去,唯独是这种。

顾望书面无表情地望着她。

姜欢浑身仿佛坠入了冰窖,冷的不能再冷,心里冒出的一股寒气钻的全身无孔不入。
她打着颤,险要咬了舌头:“快、快关掉!”

可她见顾望书仍然坐在原地,双手抱臂,眼神露出几分玩味。心中不免生气,扑过去打掉他手握着的手机。

男人力气终究还是比她大的。
无论她使着多大的力气,也无法动他半分半毫。

“我真的求求你了,给我行不行?我求求你了……”
姜欢这次是真的流出了眼泪,她边流着泪,边用力的打着他的手臂,可顾望书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幽深,似乎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你快给我!”姜欢吼道。

顾望书似乎被吓了一跳,这才摁掉了红键。
“不装了?”他笑着说,“现在可以和我说实话了吗?”

姜欢停止了动作,又恢复了刚刚乖乖女的样子,露出稚子般纯洁的笑容。
她耸着小巧的鼻子,胡乱擦了擦眼泪,像只小花猫:“是啊,我下贱,看见别人下/药,正合我意,因为我本来就是来勾引你的,行了吗?”

他严肃地盯着她。

“不行,”顾望书皱着好看的眉,慢慢的开口。“我一点也不开心,因为我希望我资助的孩子,都能过上健健康康、家庭美满、改变人生的生活。”
他顿了顿,遂而变得嘲讽的语气,“而不是像你一样,用这种方式改变的生活。”

姜欢抹着眼泪,笑的很开心:“你改变生活?对,你确实改变了,您知道的。我父母从我小时候就离异了,都没钱养要送给我婶婶。”

【勾引男人法则一:装可怜,扮无辜,楚楚可怜就完了。】

她吸了吸鼻子,又继续说,“然后我从小寄人篱下,婶婶对我没感情,又欠着一xx债,她不会给我钱读书,她让我去珠市打工。所以这也是你为什么会认识我,我一直从初中开始就很谢谢您资助。”

“真的很感谢你,不仅交了那么多学费,还资助我学艺术。”

姜欢笑着流出眼泪,这次是好不容易的真心。

“可我好不甘心……您不是我这种家庭,”她缓缓的开口,“您不明白同样是十多岁的年纪,很想要的东西,别人开开尊口问爸妈要,我是眼巴巴看着。别人坐在学堂里读书,我的学费东拼西凑。明明是青春的年纪,贫穷让我失去了社交,不敢和家庭好一点的人交朋友、甚至是谈恋爱。可是,我却能看到更加光鲜亮丽的同龄人,我不想做普通人!”

姜欢喘着气,汗珠狼狈的黏住头发丝,却有几分楚楚可怜。

“所以,后来我熟知,”她近距离的靠近他,沾着泪的睫毛扑哧扑哧的闪着。“想要什么东西,你必须付出一些代价。”

顾望书一愣,正想要做什么,姜欢就想过去堵住他的嘴了。

但还来不及碰到个边边角角,她就被推到浴缸里,激起一阵寒冷的水花。
她闭上眼,心里一沉,这番表演居然没有打动这个人。

恍恍惚惚的抬起头,那个男人站起身,高高在上的睥睨着她,散落下来的目光带着无尽的嘲讽,他的声音恍如冰窖:“别说什么不公平,你就是不求上进。”

“我真后悔,资助你这种不求上进的人。”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