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什么正经校草》百度云txt全文阅读邵沧作者桃盐

邵沧是西城高中的校x,又拽又痞,x天x地。
重生之后,他发现自己和那个高冷学霸同桌产生了捆绑关系。
在陆风止的身上出现了一个显示生命的血条值。
邵沧发现,只有自己对他行为亲密,血条值才会涨。否则就会下降,人会出事。

邵沧:智熄的一比。

二人一直不和,一个争锋相对,一个冷眼相待。
然而有一天,众人发现,本来水火不容的校x和学霸突然开始同进同出,形影不离了。

邵沧忍辱负重表示:想多了,是老子单方面做他x狗:)

陆风止独来独往高冷惯了,但他有个秘密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喜欢男的。

小剧场:
陆风止:“让你离我远点,为什么不听?”
邵沧:“……”

邵沧看着面前冷峻不可攀的男神,而自己手里正拿着对方的T恤。那样子很像一个变态偷衣贼。
靠!
“现在是你自找的,”陆风止漆黑的眼看着他说,“如果以后超过十分钟我看不见你的人。我会整死你。”

邵沧:tmd老子现在已经生不如死!

第 1 章

突然惊醒。

邵沧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教室里。他的头枕在胳膊上,半个胳膊已经麻了。

现在正是早读课刚结束的时候,教室里的声音不算闹也不算静,身边同学闲聊的闲聊,补觉的补觉,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高三x子。

刚刚的……是梦?还是说,他现在才是在梦中。

邵沧的目光瞥到身旁空荡荡的座位,桌上的书整齐的摞放着。桌子主人像是有强迫症,每一本书都完美的左上角对齐。

记忆到这里出现了某些断层。

邵沧发现自己居然想不起他同桌的样子了。

“沧哥,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声音从后门传来,说话的人又走到他面前。

邵沧抬起头。

男生戴着一副圆框眼睛,直接在邵沧的前座上坐了下来,他扶了一下眼镜,跟邵沧小声说话,“我听说了。岳均那小子……”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夏京捂住自己的脸,只留两个眼睛,磕巴道,“沧、沧哥你为什么……这样看我?”

“你脸上的伤是不是早上在楼梯摔的?”

啊?

夏京松开手,不自觉摸了一下创口贴,看向邵沧的表情错愕。

很显然,他说对了。

邵沧沉默片刻,椅子在地上划出刺啦的一声响声,他站起身,“我去找老师。”

“等……”夏京也迅速站起来,想再跟邵沧说句什么,却突然被旁边一个同学挤了一下,又跌坐回了椅子上。

办公室不远,就在他们教室对面,隔着一个长长的走廊。

推开门,办公室里意料中的没有其他老师,邵沧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苍老身影。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他微不可查的皱一下眉,情绪有些低沉的抵触。

邵竹书抬头,看见自己孙子进来,他气顿时不打一处来,“给我进来!”

一张纸被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

邵沧关上门走近,一眼就看见那张纸上抬头十分显眼的大字。

写着——退学通知书。

从邵沧小时候父母离婚之后,就是邵竹书一直带着自己孙子。但他却没想到,临到退休之前,邵沧居然还会给他犯这么大的事。

邵沧看到那张纸,垂下眸子,面容好看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这是什么态度!觉得无所谓?!”邵竹书拍了两下桌子,本就忍着怒火,看见邵沧这幅不求上进的样子,更觉得十分失望。他开口正要训斥,却突然感觉一阵气血上涌。

邵爷爷弯腰捂住自己的心口,x膛陡然的剧烈震动了两下。

邵沧也看见了,他脸色一变,连忙扶住了邵竹书。

“你把手给我放开!”邵竹书一想到那张退学通知书,就忍不住想打断邵沧的腿,“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他挥开邵沧的手,重新直起背来,背挺得很直,目光锐利地看着面前个头早就比自己高过许多的孙子,训起话来毫不留情面,“你已经高三了,好好数数还有几天高考,再数数你自己还有几天成年?啊?你觉得自己g的像是一个成年人会做的事情吗!”

邵沧将手xx兜里,沉默地听着那些早就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的训斥。

“整x不学好,和同学打架、逃课,这次还把人送进了医院!丢不丢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会打架,会欺负同学,本事大得不得了?啊?”

“我看你这书是真的不想读了!”邵爷爷声音拔高,显然这次是真的气的不轻。

“我没有。”少年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清楚而沉静。

邵竹书还没训完,冷不防听见这句话眼睛瞪了一下,他没想到邵沧居然还会否认。

邵沧将手从兜里拿出来,又整理了一下拉链,像是在考虑用什么措辞。

他缓了缓,最后开口的声音诚恳坦荡。

“我并没有要故意气您,爷爷。”

“这次打架的事情——”

“是我不对。”

邵竹书听完这番话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才有些不太相信,刚刚的话,居然会是从他孙子的口里说出来的。

.

邵沧没想到自己重生了。

如果说夏京脸上的伤是巧合,是他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那么他爷爷的话,邵沧确信自己已经原原本本的听过了两遍。

那些印象深刻的记忆并不是他的梦,而是真实存在过的经历。

同样是在这间办公室,相同的退学通知书,不同的是,邵沧在被训斥之后和他爷爷大吵一架,摔门而去。邵爷爷旧疾复发,被送去急救。而他却在三天之后,回学校时才知道这件事。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邵沧大脑一片空白,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就出了事。

一辆大型货车乱闯红灯,直直的朝路上唯一的人开了过去。邵沧看着迎面而来的货车,本以为自己会被撞死。

刺耳的尖鸣刹车声响起,一个人突然出现,一把抱住邵沧,将他扑了出去。

全部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邵沧大脑失去思考能力,只能发怔的看着撑起在自己身上喘气的人。

耳边再次响起轮胎的摩擦声,货车司机骤然加速,又是砰的一声。血花四溅。

两个少年眼前俱是一黑。

邵沧再醒来时,就回到了现在。

他却居然不记得救他的那个人什么模样。

一切恍如一场梦,激烈又不真实,却又让人不得不接受。

“现在知道错了,你早g什么去了?”邵竹书的话,将邵沧拉扯回现实。

邵沧望着他爷爷,这次将话说的很清楚。

“我是被陷害的。”

听到这句话,邵竹书眉间的皱纹明显加深了一些,“你把话说清楚。”

邵沧将整件事情解释了一遍,片刻后,邵竹书虽然对整件事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但邵沧是他从小带大的,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孙子有过这么认真说话的时候,不免有了几分信任。

邵沧看见邵竹书的神情,就知道他爷爷还是相信他的。然而上辈子的他,不愿意解释,也不屑解释。

“你说的这件事我知道了,但是我不会只听信你的一面之词,学校会继续调查清楚。”

“好。”这件事并没有多么勾起邵沧的情绪,他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我还能在学校待几天?”

“废什么话?现在知道积极了?先给我回去上课。”邵爷爷毫不客气的说。

邵沧无奈的点头。

走的时候,他犹豫了半秒,还是将桌上的那张薄薄的纸也一并拿走了。

邵爷爷看见了似乎想说什么,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说。

邵竹书不光是邵沧的爷爷,是西城即将退休的教师,还是西城的副校长之一。

那张退学通知书其实还并没有盖章,是没有生效的,只差最后他的同意。邵竹书没有要偏袒自己孙子的意思,他本来已经准备同意了。叫邵沧过来,就是想让他知道对自己人生不负责任的后果。却没想到,邵沧却对他说出了事情的另一个真相。

.

一走出门,邵沧听见点声音。他略一偏头,果然走廊另一边迎面走过来几个熟悉又欠扁的身形。

他缓缓眯了下眼,将退学通知书折了两折放进兜里,向前和那几人狭路相逢。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瘦高个,黑色的头发里还挑染着x毛,显得很杀马特。没想到会遇上邵沧,他脸上瞬间写满了小人得胜的表情。

等到走近时,他夸张的哎呦一声,故意拖长音调,“这不是我们西城的大校x吗?哦不是,说错了,这以后好像就不是我们学校的人了。”

邵沧斜靠在墙上,将手xx兜里,冷静的听着对方的话。

x毛近一步在他耳边挑衅,“怎么样,沧哥,拿到退学通知书的感觉刺激么?这可是我们大家谁都没有的经验。”

邵沧眼帘抬起,带着冷意的目光从面前的几个人脸上扫过又收回。

他蓦地开口,语气轻描淡写,带着点笑意。

“郭禹,你信不信我不会被开除——?”

突然被邵沧的眼神盯住,郭禹掌心有些发凉。

他忍不住有些怀疑自己看到的那张退学通知单,上面明明写着邵沧的名字,难道……是假的?

郭禹有些不稳定的慌神了,他在心里安慰自己,不可能的,他没有看错,邵沧绝对会被从西城赶出去。

“如果我回来,你就死定了。”

邵沧淡笑,看着郭禹的眼神像看着砧板上的鱼x。

郭禹怔在当场。他后面的几个人也被邵沧的表情给镇住了。

气氛压抑了几秒。

邵沧突然从靠着墙的姿势转为站直,他个子很高,瘦但不弱,站直了之后,更是直接压了郭禹一头。

郭禹居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邵沧的笑容一下戏谑了起来,“开个玩笑而已。”

“你!”郭禹一下急了。

没等对方说话,邵沧从兜里伸出手,顺便掏出了一个东西,塞在了郭禹的手里。

“送你了。”说完他的手重新x在兜里,转身悠闲地走下了楼梯。

“站住!”知道被戏弄了,郭禹顿时就要去追邵沧。

这时,前面一间办公室的门正好也在这时打开,郭禹反应不及,和里面走出来的中年男人撞了个满怀。

教务主任一出门就撞见个染头发的混混,再一看他身后,果然还有几个不学好的,气直接就不打一处来。

郭禹几人一见到教务主任,什么深仇大恨都忘了,都像耗子见了猫一样。他再一握紧手上的东西,眼睛瞬间睁大,心里问候了一百遍邵沧的娘,同时连忙将手xx了口袋里。

这一幕极不自然,被教务主任全都看见了,他强y的将郭禹藏起来的那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

拿起他掌心里的烟,教务主任语气严厉,“你们几个跟我进来,把你们家长都找来!”

郭禹顿时急了,他指向教务主任身后的楼梯,“那明明是……”话语被迫终止。

邵沧早就走了。

第 2 章

现在最让邵沧在意的,就是救了他的那个人。

他直接下到一楼,刚到楼下便直奔校门,准备去车祸发生的地方,就在校北门前东西走向的大道。

凭这一点,虽然他不记得对方的样子,就能猜出对方应该也是西城的学生。

他想找到那个人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他只是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西城高三的教学区离校门口是最远的。事实上,据说是为了让学生好好学习,高三教学区离学校任何地方都远。

孤儿一样的一栋教学楼就被安置在学校的东南角落,远离人间一切的是与非。

邵沧还没走到校门口,远远的就看见了两个门卫大爷正站在保安室外聊天,还聊得很嗨。翻墙出校门,这几乎是不用思考的事情。

邵沧直接去了男生宿舍楼的后面。

眼睛看着某段略低的墙,邵沧往后退了两步,压低了腰,深吸一口气,他小腿陡然发力,一个助跑跃上了墙顶。邵沧一只手极有力的撑了一xx子,就从墙上跳了下来,动作轻巧流畅。

拍了拍手上沾到的灰,邵沧呼出一口气,抖了下衣服的领口散热。

吓死,刚刚差点崴到。

一出学校,邵沧往平阳大道走,循着记忆回到了发生车祸的地方。

西城高中在S市的郊外,因此校门外的这条大路在除了上学和放学的时间之外,是很少有车辆经过的。偏偏邵沧那天就是那么不巧,遇上了一辆闯红灯的货车,还因此牵连了另外一个人。

不出乎意料的,邵沧顶着大太阳,站着的马路上此时空无一人。

别说行人和车,连点风都没有。

邵沧额角边有一滴汗滚落,他表情有些茫然。

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期间有流浪猫路过,扫着尾巴陪着他等了一会儿,又被无聊走了。

邵沧从大路南边晃到大路北边,十几分钟过去了,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看来今天是不可能有收获了,是他想多了。

抬眼看了一下不远处,门口的两个门卫大爷还在聊天,聊不完似的。

邵沧打算先回教室,等过两天,到车祸那一天的同一个时候,他再过来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人。

他时间掐的差不多,等快到教学楼下的时候,第一节课结束的铃声正好响起。三三两两的同学陆续从教室里出来,放风的放风,上厕所的上厕所。

教室在三楼,这一层从七班到八班是西城的理科实验班,七班往前是文科班,九班往后就是理科平行班。

推开七班的教室后门,邵沧径直走向自己最后一排的位置。

坐在他前桌的夏京和虞沉阳都不在,不知道去哪儿了。

邵沧靠着椅背,仰起头,看着教室顶上有点生锈的风扇,脑子稍微放空了一下。他发现自己重生回来,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做什么。

旁边的位置还是没人。

邵沧突然心血来潮,看了眼他同桌放在桌上最上面的一本书。

封面上的字迹清隽有力,写着陆风止三个字。跟他一比,邵沧的潦x字迹就像每天都在放飞自我。

邵沧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他随意惯了。

就算他的桌子比他同桌的乱一百倍,他那少爷脾性也不可能收拾。

在邵沧的桌子里,除了课本以外,正常还会塞一只篮球和校服外x,方便冷了穿热了脱的。剩下的东西花样就精彩了,最多的就是情书,有署名的没署名的,都是他不在的时候,不知道谁偷放的。正常是拿起一本教科书,就能从里面抖落出一张粉红色的信纸。

一开始他还给女孩子归还回去,后来差点tm成送信员。

.

邵沧是西城公认的校x,在学校贴吧投票提名正无穷次。他成绩还行,加上运动细胞好,初中就给学校揽了不少奖,几乎是刚升上高中的时候,就被不少的学姐虎视眈眈盯上了,然而从入学盯到毕业,都没人得手过。

邵沧属于人长得帅气利落,但性格社会的类型。从小就不会说人话,遇事就是刚,梦想就是征服地球——虽然这是小学时候的梦想。

除此之外的事,他都没什么兴趣。

他还有个很大的毛病就是,他对于不上心的事情,忘性很大。如果是不认识的女生,前两天和他表白,他下次遇见的时候就认不出来了。因为这个原因,他也没少背地里被骂渣。

邵沧知道之后,心说他一个母胎solo的单身狗,还招谁惹谁了?

“邵沧,”一个女生清澈的声音突然从邵沧身边传过来,“这是陆风止的笔记,我看完了,你帮我还给他吧。”

周围同学传过来一些暧昧的目光看着班花常湘,都知道她是故意借这个机会和邵沧说话,否则陆风止的桌子就在他旁边,还差那点距离吗?

邵沧却像没有接收到任何讯息,伸手接过常湘递过来的书,“ok。”

见对方没有要离开的样子,他拿着笔记本问:“嗯?还有什么事?”

常湘被邵沧看着就有点脸红了。

她扭捏了半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没、没什么。”说完就溜走了。

邵沧有点莫名其妙,但也没多想,他翻了下手上的物理笔记本,扉页上只写了一个名字,笔迹跟他刚刚看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

和邵沧这种写一百遍名字,就能一百遍不一样的,不是同一种人。

没有兴趣再往下翻,邵沧把陆风止的笔记随手扔在他桌上。

邵沧没忘,他们俩虽然是同桌,但没认识几天,梁子就结得实打实——

从高一到高三,邵沧其实都没有同桌,他在老师眼里就是个□□,跟男生坐不行,和女生更不行。所以一直被流放在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邵沧倒是无所谓,就当多个桌子给他放东西。

高三开学,邵沧因为他妈的事情一直在请假,只报名那天来了一下,报完名就把东西全放在了桌上。而等他再来上课的那天,就发现自己旁边位置上多了一个人,而他原来放在位上的东西,全部都被扔了。

邵沧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想他上辈子的事情,就看见夏京跟虞沉阳回来了。

“沧哥,老师跟你说什……”夏京话还没说完,就被虞沉阳打断。后者让他抬一下xx,让个位子,让他进去先。夏京站起来不满的白了眼虞沉阳,刚要说什么。

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举个例子,这种场景只会发生在老师突然出现的时候。

于是夏京本来想说的话,也在这个时候停住了,他四周看看,没看到老师,又疑惑的看向虞沉阳。

虞沉阳道,“后门。”

夏京朝后门看,看见走进来的人,立刻就知道了原因,小声说了声我去,果断又在自己座位上坐下了。教室也重新恢复说话的声音,只是不少人的目光还若有似无的看向教室后门。

邵沧也在这时偏头看向来人,他略微皱起了眉。

那人身材挺拔,个高腿长,穿着蓝白的校服外x,反背着包,脸上却面无表情,仿佛自带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拉链半敞开,露出里面的短袖,对周围目光状若无睹的走了进来。

邵沧一直看着那人走近,直到身边响起一声书包落下的声音。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