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两个大佬的窝边草》百度云txt全文阅读陆澄澄秦川作者尤听

1.
陆澄澄穿到了一本男频文中,成了一个恶毒花魁。
因害死男主恩师,被男主碎尸万段。
怕死怕痛的她准备逆天改命,紧抱主角大腿,不仅救了男主恩师,还缠着他上了师徒二人所在的仙山。

从此,山下却流言四起。
说她是红颜祸水,勾了师徒二人魂魄……
陆澄澄缓缓打出一个“?”
2.
这两师徒情深的两人:

一个是禁欲系的高岭之花,玉琢冰雕,皎皎如月。九州不知多少女修为他等白了头发,他却视若无睹;

一个是狂拽酷炫的龙傲天,身高腿长,又野又A。喜欢他的少女从神界排到魔域,他应收尽收。

喜欢他们美女那么多,他们g嘛要吃窝边x?
陆澄澄有什么想不开,要去招惹他们?
3.
直至师徒二人脱离原作走向
一人飞升成了神族之首,一人黑化成了魔域至尊。
刀剑相向,势不两立。

秦川双目血红,手中黑弓之箭直指叶无尘眉心,哑着嗓子:师傅,把她还我。
叶无尘冷然道:对她死心,我予你天下。
秦川:她便是我的天下。

穿成恶毒花魁

“七长老,我美吗?”

香烟缭绕的屋子里美人声音柔到极处的嗓音说不尽的缠绵婉转,听在耳中足以让人荡气回肠、骨软筋酥。

她伸出洁白胜雪柔若无骨的双臂,环抱在在地上盘腿而坐的白衣男子颈上,含情脉脉的看着男子玉琢冰雕的面容。

换成其他男人,早已化为一滩春水,融在这温柔乡里。

但这白衣男子却是整个赫赫有名不近女色的高岭之花:无极门七长老叶无尘。

他双目紧闭,面若寒霜。完全不理会挂在自己身前的人间尤物,更不屑与她废半分口舌。

整个屋子就只有金丝笼里金丝雀扑腾扑腾地撞着笼子发出的声音。

……

“七长老,你难道觉得我不美吗?”绯月姬娇声再问,声音仍是柔腻。

终于,叶无尘薄唇轻启悠悠开口:“相由心生,丑陋不堪。”

他声音清冽如凛冬冷泉,一字一句,冷得刺骨。

美人瞳孔猛缩,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叫绯月姬,是艳名远播的九州花魁,不知多少人为了一睹芳容,不惜在这歌舞升平的销魂窟倾尽家财。

他却说自己丑?

她刚才还柔若春水的眼睛划过一丝凶狠和怨毒。

“我看七长老这眼睛不要也罢。”

“七长老的眼睛那么好看,不如挖下来盛在这水晶盘里做装饰?”

任绯月姬怎么言语挑衅,叶无尘只是静静的阖着双目,不再理她。

“七长老那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样子真是让人讨厌。那我就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吧。”

她俯xx用水晶般透明又锋利的指甲慢慢的从叶无尘的锁骨划到耳根,在他冷白色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红痕。

“放肆!”
叶无尘睁开双目,一双浅琥珀般的双瞳透着震怒。

她用广袖掩面,咯咯的娇笑:“七长老全身都动不了,我就算放肆了,你又能怎么样呢?”

她褪下她那薄如蚕翼、若隐若现的广袖长衫,只剩一袭红色的齐x襦裙裹着呼之欲出的玲珑身段。

叶无尘感觉厌恶至极,但因中了她的暗算,浑身使不上半点力气。

哪怕面对最凶暴的妖兽都从容不迫的无极门七长老,在绯月姬扭细腰靠近时额头xx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窗外的天空中划过一道橙色的光,仿若划过天际的白昼流星。

叶无尘感觉到身上恢复了微弱的灵力。

用全身仅有的灵力化作一道蓝光,将粘在自己身上的女人震飞了出去。

撞到了柜角上。

*

陆澄澄睁开眼睛,发现头有些疼,她扶着柜子站起来,揉了揉额头。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古装的小白脸盘腿坐在地上。

冰雕玉镯的长得真是好看。

就是脸色……

铁青铁青的,额头上还冒着虚汗。

这小白脸姿态是挺端方,可是这不怎么整齐的衣衫,脖子上的抓痕,感觉不可言喻……

陆澄澄环视周围,自己他和自己孤男寡女在一个中古色古香又雅致奢华的房间里。

香炉里升起的薄薄的烟,发出暧昧的香味。

她捏了捏自己的脸。

好痛!

不是梦,她只是趴在办公桌上睡了一个午觉,居然就穿越了。

而且自己穿越时机是不是不太对?正好穿到了某些不可描述事件的现在进行时?

中途被打断,这脸色不难看才怪呢。

这可不好办啊。

虽然这小白脸是真好看。

她也不吃亏……

不对不对,她猛地摇头。

她不能这么想。

莫非是母胎单身太久,居然有了这么随便的想法。

她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对,不是。

但是该怎么不触怒对方的拒绝呢?

作为一个单身狗,这题目简直超纲!

觉得肩膀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居然就穿了个抹x长裙。

讲真,她在现代社会都没穿过那么低的衣服。

她急忙把抹x裙往上提了提。

看见地上有一件薄纱一般的外x,她捡起来穿上。

……

这什么外x?又薄又透!

算了算了,聊胜于无。

她下意识的抱着双手把衣服裹紧了些。

就手臂一抱一挤,觉得双臂间某些部位的存在感有些强,她低头一看……

这沟壑……

她只能又把手松开,背在了身后。伸着白皙修长的脖子惆怅的她望着房梁,在想怎么拒绝地上的男子。

太伤脑筋,她索性不去纠结这个问题,毕竟那个男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嗯,敌不动我不动。

她突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身材那么好了,不知道脸怎么样?

她拖着长裙走到柜子旁举起铜镜,不禁心砰砰直跳。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肤白胜雪,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似要滴出水来。明明又清又纯的长相,眼角眉梢却不经意的流露一种天然的妩媚。

再颜配上隆x细腰大长腿。

活脱脱的绝色佳人、人间尤物啊!

她突然想起这房间里还有个疑似男朋友的小白脸,不行啊,她这么美,这男朋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她转身望向叶无尘。

而叶无尘看自己的眼神……

陆澄澄心里噫了一下,虽然她没谈过恋爱,但是,这特么好像不是什么有爱的眼神。

这是赤.裸.裸的讨厌吧。

这是吵架拌嘴?出轨劈腿?因爱生恨?

题目超纲,撕卷。

叶无尘盘腿坐在地上,一脸冰冷,一动不动的样子。

她想,估计是在和她冷战。

冷战等于冷暴力,冷暴力就是暴力。

所以她准备以暴制暴,不去理他。

决定先观察周围环境,于是拖着长长的裙摆摇摇晃晃的朝窗边走去。

全身薄如蝉翼的轻纱薄雾一般覆在她身上,轻纱内被火红襦裙包裹着的玲珑曲线若隐若现。

因为裙摆太长,她走起路来有几分踉跄,却别有一种摇曳生姿,惹人恋爱的风情。

推开窗户一看,蓝天白云下一眼望去尽是青瓦木楼。

楼xx着古装,花红柳绿的姑娘和男人们勾勾搭搭的,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地方。

不妙!怎么有点像古代红灯区?

她哐一下把窗户关上,转身靠在窗框上喘气。

这怕不会是青楼吧。

现在不是流行穿成万贯家财的千金小姐吗?她穿成的这个小姐是不是画风不太对呀!

她再看地上那个穿着白袍的小白脸,再看着那香烟妖娆的香炉……

这个场景……好像在自己看过的一本书里里描写过。

她咽了咽口水,腿有些发软。

“您该不会是无极门七长老叶无尘吧?”

叶无尘目光冷似寒箭:“绯月姬,要杀快杀。不要再耍花招。”

陆澄澄双膝一软,啪一下跪在了地上。

叶无尘皱眉冷然看着她。

原来,她穿到了一叫《破云传》的书中。

叶无尘是龙傲天男主角的短命师傅;而被她穿上身的绯月姬是害死这个短命师傅的恶毒反派。

书中叶无尘路过东州时,风雪楼正好有妖兽出没。

一般仙家不愿意踏入这种风月场所怕败坏名声,叶无尘因为心无旁骛,向来有求必应,义无反顾的进了风雪楼。

谁知道上演了一段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

绯月姬早就倾慕叶无尘的大名,一见他尊容更是按耐不住放浪的本性,使尽浑身解数想要引诱他。

谁知叶无尘连正眼都不看她一下。

她心生怨恨,正好受到魔域挑唆,悄悄的给叶无尘下了毒。

因为记恨叶无尘说自己丑陋,还在杀死叶无尘前挖了他的眼睛。

后来她投靠了魔域,凭着身体和美貌在魔域混得风生水起,坏事做尽。

直到成年后的龙傲天抄了魔域,掘地三尺把将她生擒。

她还以为龙傲天垂涎她美貌,不舍得杀她,哪知道龙傲天是个行事张狂不羁,不按常理出牌狠角色。

他知道绯月姬一生自负美貌,于是他带着老婆团,用刀划破她的脸,在伤口上倒了腐蚀水,让伤口一点点的溃烂。

然后将她当众凌迟。

陆澄澄想到这里打了个颤。

叶无尘用淡漠的眸光打量跪在地上的陆澄澄。

“仙君,我错了。”

陆澄澄不是很怕死,因为据说穿书死后多半能回到原世界,但这死得也太惨了吧!

她看叶无尘不答,正想往前挪两步。

“不要过来。”叶无尘冷冽的声音暗藏着一丝慌张。

“我不过,我不过。”她摆着纤细白皙的手。

叶无尘警惕地瞥了一眼她。

陆澄澄手足无措的跪在那里,好像大难临头的不是他无尘,而是她一样。

她两眼放空,有点茫然。

此刻的她丝毫没有刚才那让他窒息的妖媚,那张蛊惑人心的脸居然有了几分朦胧无害的美。

现在怎么办?陆澄澄想。

方案一:跟随原剧情继续害叶无尘?投靠魔域?

要她一个法制社会成长的心智正常的青年害一个和自己无冤无仇的人……

臣妾做不到啊。

况且叶无尘是龙傲天男主最敬重的人。

龙傲天在书里是金手指开到飞起的挂x。

她有什么想不开,要和他作对?

方案二:不害叶无尘。

这药是魔域给的,魔域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刚穿越过来就领盒饭的剧情她也不是不能接受,但万一魔教折磨她怎么办?

太难了!

怎么穿进了个高难度剧本?

“仙君,我错了,我哪里敢杀您?我先放了您。”

“你到底想做什么?”叶无尘戒备的看着她。

想自己人设转换太快,叶无尘有些接受无能。

“仙君,我之前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我是被魔域的人x迫来害你的。”陆澄澄一边说一边假惺惺的擦眼角。

叶无尘垂看一眼自己不整的衣襟,冷哼一声。

陆澄澄这就有点尴尬了,这个原主真是太……奔放?

“逢场作戏,逢场作戏。刚才有人在监视咱们呢。”说罢蹲下来给他理了理衣襟。

“……”

“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

“你好了后,直接杀了我,不痛的那种。”

这个困难模式的穿越,勾不动啊,自己给自己热盒饭。

“可以。”

陆澄澄:……

仙君你答得那么g脆?都不犹豫一下吗?

小版龙傲天

陆澄澄提起纱裙用小脚一脚踢翻了香炉。

无极门七大长老之一的叶无尘,一般的毒药自然是诓骗不了他。

魔域给的毒,叫双生毒,及其稀有。一半无色无味,一半自带奇香。两者分开都无毒,混在一起却能致命。

绯月姬将无色无味的那份兑茶给了叶无尘,又将带着香味的那份放进了香炉,才蒙蔽过了他。

虽然毒伤不了叶无尘根本,但是可以让他麻痹一时。

陆澄澄踢灭了香炉,把窗户打开,拿着桌上的纨扇卖力地在叶无尘周围扇来扇去。

直至那缭绕的烟变得稀薄。

“仙君,感觉好点没有?”她对叶无尘讨好的巧笑。

“……”

叶无尘的手指有了知觉,开始调息,运用自己身上灵力。

陆澄澄见他周身的血管隐隐发着蓝色的光,这些光像水流一样流向他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最后将几滴黑色的液体从指尖推了出来。

“仙君你好厉害!”一半马屁,一半看到这种超自然能力忍不住没有见识的叫了起来。

叶无尘从地板上站起,已无刚才狼狈的神态。

身上清雅的白袍无风自舞,全身散发着绝世而孤立的出尘和不可亵渎的神圣。

真一朵自带光环的高岭之花。

陆澄澄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把这尊大神看成了小白脸。

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淌着蓝光的长剑,剑身压在陆澄澄的肩上。

“你要怎么死?”

冰凉凉,沉甸甸的剑压得她整个身体都跟着沉了下去。

她惊恐的看着叶无尘,“仙君,我们换种死法可以不?”

这怎么看都觉得挺痛的样子。

“……”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叶无尘那寒凉的双眸露出一丝嘲讽,仿佛在笑她像个白痴。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生死面前,面子是小事。

“对,那个双生毒好像就麻痹神经,感觉应该好一点。我自己来。”

说罢从叶无尘的剑下溜了出去,拿起桌上放有双生毒的茶杯,准备往嘴里放时,茶杯啪一下在手中碎掉。

她扭头看着叶无尘。

“我喝过。”

陆澄澄:……

这种时候,用不用那么讲究啊?!

“既然一心想着死,当初为什么要害我?”叶无尘的语气由刚才冰冷刺骨,变成了现在淡漠如风。

陆澄澄急忙用袖子遮住眼睛,再假哭道:“仙君,我之前是被魔域洗脑,可后来见您以后发现您上善若水、厚德载物、高风亮节、虚怀若谷、德才兼备、百折不挠……”

“说重点。”

“集世间优点于一身的您不应该死在这里。所以,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你的命。”

“既然痛改前非,为什么又要一心求死?”

呵呵,问得好。

“现在不死,魔域能让我生不如死。”

她发现叶无尘若有所思,看起来不是特别相杀她的样子。

陆澄澄好像有了一些灵感,自己怎么老是不求上进的想着死呢?

她现在算是救了叶无尘,为什么不趁机抱个大腿?

叶无尘是天下第一仙门无极门的七长老,他的弟子是未来驰骋天下的龙傲天大男主。

她是一个知道故事结局的挂x,完全可以提前站队,抱紧龙傲天师徒的大腿,躺赢人生!

想想都觉得未来无限光明。

“无尘仙君,要不您就把我带上吧。”

求生本能刻在基因里,可以好好的活,当然不想死。而且好不容易穿越一趟,不观光一趟觉得白瞎了这次穿越。

“休想。”
无极门岂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那您还是给我来个无痛安乐死吧。”
她双眼一闭,眼皮还很怂的不停在跳。

叶无尘心中犹豫,也有些疑惑。

这个女子之前给他的感觉贪放浪阴毒,而现在却无害还有点傻?

完全就如换了一个人。

虽然这是一个超自然力量的玄幻世界,但叶无尘不知道还有一种来自异世的魔幻力量,叫:穿越。

所幸陆澄澄穿到准备做第一件坏事的绯月姬身上,还作案未遂,所以算不上真正的“带罪之身”。

叶无尘不杀无罪的人。

如果自己弃她不管,她临阵倒戈自己,魔域必然不会放过她。

他潇洒一挥,长剑入鞘。

“仙君,您是答应了?”

叶无尘没有说话,算是默许。

“仙君,那请您等我一柱香时间。”

说罢不等叶无尘回应,她便翻箱倒柜的开始搜刮绯月姬房中的宝贝。

叶无尘:“……”

好不容易异世旅游一趟,能富游g嘛非要穷游?

钱嘛……到哪里都好用的。

他看着陆澄澄脚边的那个快有她三分之二大的背囊,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这是什么?”

“行李……不,行囊……”古代叫这个什么来着?

她纤细的身体将这硕大的包裹提起来往背上背。

叶无尘施了一个法术,背囊变成白色的星星点点钻进他的灵囊中。

陆澄澄心想:这简直机器猫的口袋啊!

殊不知这是叶无尘的灵囊第一次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陆澄澄突然想起什么,“仙君,你能再等等我吗?”

叶无尘不语但有了一丝不耐,但见陆澄澄拖着长裙小跑到梁柱下取下了鸟笼,又向窗户跑去。

拉开笼门,将不停撞着笼子的金丝雀放了出去。

她看着欢快的飞上蓝天的金丝雀,露齿一笑。

清澈明媚,能倾人城。

叶无尘偏开了头。

手中名为“破空”淌着蓝光的神剑游龙一般钻到叶无尘脚底。

“上来。”

他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任何情绪,没有任何温度,却有一种不送忤逆的威严。

这是要开启御剑自驾游模式了吗?

兴奋中又有些紧张,她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踩了上去,站在悬在空中的剑身上,努力保持平衡。

叶无尘双指一挥,门吱嘎一下打开。

破空像离弦的利箭一般“嗖”一下飞了出去。

她连叫都还来不及,就险些从破空上摔了下来,叶无尘一把拦住她的腰。

她的腰不堪一握,晃动的时候软得就像没有半根骨头,稍用些劲就能折断一般。

叶无尘立刻松开手,只是像过山车上的安全栏般不松不紧的保证她不摔下去。

陆澄澄眼睛都不敢睁开,只能紧张的攥着叶无尘的衣袖。

隐隐约约听见xx人喊:“不好了,无尘仙君带着花魁跑了!”

*
两人穿云破风,x行万里。

不久就到了叶无尘居住的凌云峰。

因为一直极度紧张而僵直的站在剑身上一动不动,陆澄澄从破空下来时两条腿都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

凌云峰标准的青鱼潜绿水,白鹤上碧霄的仙山景象。

她深呼吸一口,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是传说中的灵气充沛的地带?

山上笼罩着一层缥缈的白雾。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从中拖着个扫帚大摇大摆的从雾中走出,嘴角还叼着一根青x。

这不就是本书男主角,龙傲天本天的秦川吗?

成年后的龙傲天那叫一个狂拽酷炫,加上他身长玉立英俊潇洒,不知多少九州美人一见他就误了终身。

当时看书时陆澄澄很喜欢秦川这个角色,直到他没羞没臊推倒了一个又一个,让后宫不断增容扩建,她觉得自己爱不动这样的二次元种.马,差点弃书。

她收回思绪,看着迎面走来的小孩。

此时的小秦川被判定为“没有灵根”的废柴,处于人生低谷期。

陆澄澄决定一定要和他搞好关系,给这个在低谷期的小男孩爱与关怀,等他飞升的时候带自己一把。

至于后不后宫的,人家老婆都没意见,她不用瞎x心。

秦川走到叶无尘跟前行了一礼,便抬头看向陆澄澄。

陆澄澄也看清他长相,虽然还小,但是剑眉星目,眼中有光,一看长大就是祸害姑娘的好手。

比起他师傅叶无尘的清雅淡漠,秦川神情中带有一种桀骜不羁的叛逆,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

“师傅,你这是给我带了个灵宠回来吗?”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陆澄澄问。

灵宠?

灵宠什么鬼?陆澄澄看着面前这只有她半大的小屁孩。

“就你这资质肯定不可能通过无极门考核。也只有以灵宠的身份进来了。”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没想到自己曾经爱过的二次元男主,一登场就给陆澄澄气得个肾痛。

但是她还是保持了礼貌的微笑。

这是男主,不能生气,不能得罪。

“休得胡闹。”叶无尘对秦川淡淡的道。

“既然不是灵宠,那看来是打杂的喽。”说罢秦川把扫帚往陆澄澄身前一扔。

陆澄澄本能的接住。

……

她g嘛那么听话?!

算了算了,正好她也想找点事g,避免在这里白吃白住。

叶无尘对秦川安排并无异议,又或者他根本不关心这些x毛蒜皮的琐事,很快就消失在大殿之内。

“喂,你会不会扫地啊?”

不知什么时候,秦川已经翘着二郎腿躺在头顶的树上。

陆澄澄看了下四周,这不扫得挺g净吗?

这孩子亏得长那么好看一双眼,视力却不太好。

她也不准备跟一个小孩一般见识。

却见秦川翻身坐起,抱着树枝逛了两下,一片一片的树叶从上而下,落得满地都是。

???

这特么不就是传说中的熊孩子吗!!

陆澄澄怒火腾腾地往上窜。

但理智告诉她:这是龙傲天,龙傲天,稳住,稳住。

她只能强压心中怒火,再次挤出了三分礼貌九分虚伪的微笑。

一言不发的继续扫被他晃下来的叶子。

“你不生气吗?”他觉得无趣。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不气。”

“骗人。”

说罢他从树上跳下,正好落在她扫完的落叶堆里,刚扫好的树叶又散得七零八落。

啊啊啊啊啊啊!!!

这熊孩子也太特么讨厌了吧!!!!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