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都是反派》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咸鱼老人

穿回来了
  “热……”
  
  苏贝感觉自己要被烧死了。
  
  是什么东西压在她的身上,赶紧拿开。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强烈的求生欲让苏贝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便是天花板下、挂在灯下,一把印着【华夏男科医院】广告字样的白色大伞。
  
  昏x的灯光透过伞面照下来,还能依稀看到伞的另一面挂着虫子的蜘蛛网、以及屋顶漏雨时留下的痕迹。
  
  是在做梦吗?
  
  眼前的画面,让苏贝恍若隔世,又熟悉得让她想哭。
  
  顺着耳边,乒乒乓乓的声响,苏贝视线微转,便看到了那个灯下白衣少年的身影。
  
  此刻的少年正在床头翻找着家里所有能找到的布料制品,找到一样便会往她身上盖一样。不时的把苏贝额头上的x毛巾翻个面再敷上。动作焦急而笨拙。
  
  “苏……”
  
  苏贝用力挣扎了一下,想要推掉压在身上的“五指山”。
  
  这里的响动引起了少年的注意。
  
  一瞬间,少年扭过头来,原本还带着慌乱与害怕的眼亮起了光芒,“你终于醒了!”
  
  “别乱动!”注意到苏贝的企图,少年飞快地扑过来、压住了试图被苏贝挪开的“大山”,顺手又将刚才找到的一件军大衣给苏贝盖上、两只袖子掖到了被子底下。
  
  “你有没有好一点?还有哪里不舒服?”
  
  苏贝直愣愣地看着少年,摇摇头,发出g涩细微的声音:“我想喝水。”
  
  不多时,少年端了杯水过来,把苏贝裹得严严实实的从床上抱起来,将水喂到苏贝的嘴边。
  
  看着低头小口喝水的苏贝,来不及品味内心那份近乎失而复得的喜悦,少年一直堵在心里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你是白痴吗?我都说了我不在、你别去招惹那些人,你不听,还傻兮兮的凑上去,现在好了!”
  
  靠在少年身上,闻着对方身上淡淡的肥皂味,苏贝终于相信,这一切不是梦。
  
  听着少年的斥责,苏贝鼻腔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呜——苏小宝!”眼泪像是不要钱一般的夺眶而出。
  
  面对苏贝突然的失声大哭,被叫做“苏小宝”的少年一下子慌了:“我也没说什么,你哭什么?”
  
  他才说了一句,怎么她还委屈上了。
  
  而且本来就是苏贝不听他的,非跟那群小太妹一起去上什么厕所。
  
  今天他被安排去打扫学校医务室,回来就不见苏贝。等他傍晚终于在学校女厕隔间里找到苏贝的时候,这个人浑身x透地蜷缩在被堵死的隔间角落。
  
  想到当时的情形,苏小宝的眼眶瞬间红了。
  
  每天都会被女孩精精致致地梳起来的头发凌乱的散落下来,即使这样也遮不住她脸上的红肿,不只是脸上,身上也有不少被巴掌打红的痕迹,原本穿在苏贝身上的校服被扔进了肮脏的厕所里、根本不可能再穿。
  
  如果不是急着带苏贝离开,那一刻,苏小宝想冲去找那些人拼命的心的有了。
  
  苏小宝:“别怕,已经没事了。”
  
  苏贝摇头。
  
  她哭并不是因为那件事。
  
  在苏小宝的眼里,这只是一个下午的光景。
  
  只有苏贝自己知道,她经历的远不止这些。
  
  ——
  
  她和苏小宝出生就在乡下。那个叫苏玫的女人,在生下他们后不久就消失了。
  
  王xx是苏玫怀孕期间在村里雇来照顾她的人,苏玫离开后,王xx看这对双胞胎可怜,收养了他们。
  
  生父不详,生母出走,在旁人眼里,这对双胞胎自然而然的成了来路不明的野|种。
  
  从小到大,她和苏小宝没少挨周围人的白眼,更没少被周围的小孩合起伙来欺负。
  
  在学校里也差不多。
  
  什么“一起去上厕所”,她有病才会跟着班里那群小太妹一起去上厕所。
  
  她是被那几个女生强行拖到女厕所去的。
  
  至于周围那些围观的同学是怎么转述给苏小宝听,让苏小宝觉得她是和她们一起去上了个厕所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苏贝在这个世界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了那一场霸|凌事件当中。
  
  被苏小宝找到的时候,苏贝整个人已经没了意识,而且还发着高烧。
  
  苏贝以为自己要死了。
  
  然而,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意识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人的身体里。
  
  她在那个世界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年。
  
  那几年里,苏贝过得并不好。那具身体的状况很不好,大部分时候苏贝只能躺在床上看书。
  
  别人都说她是当初高烧给烧坏了,可苏贝自己知道,她是和那个身体不兼容。
  
  在那里活了四年,苏贝最终还是没抗住,因为一场炎症死掉了。
  
  另外一个世界经历的那四年,就像是一场匪夷所思的梦。
  
  而现在,她又回来了。
  ——
  
  “苏小宝,你凶我。 ”
  
  “我没有,我什么时候凶你了。”
  
  “刚刚。”
  
  苏小宝的语气一滞:“我那不是凶你,我是气那些人……算了算了,我不凶你了,我以后都让着你总行了吧,你别哭了。”
  
  “那我们家谁说了算?”
  
  “你说了算。”
  
  “那我是不是你姐?”
  
  苏小宝咬咬牙:“你说是就是。”
  
  闻言,苏贝嘴角微扬,扯得脸颊生疼。
  
  将眼泪鼻涕地往苏小宝的衣服上蹭了蹭,苏贝才抬起头来看向了面前的人。
  
  “那你叫声‘姐’来听听。”
  
  迎上苏贝期待的目光,苏小宝最终还是极不情愿的一声:“姐……”
  
  他们两到底谁先出来的,王xx也不知道。可在苏小宝的认知里,本来就应该他是哥哥、苏贝是妹妹才对。
  
  不过,现在,只要这人不哭,别说叫声姐了,叫姑xx都行。
  
  看着像是被迫签了个“丧权辱国”的条约似的苏小宝,苏贝“噗嗤”一声笑了。
  
  “又哭又笑,丑死了。”语气虽然很嫌弃,不过,苏小宝还是仔细地摸了摸苏贝的额头,又试了下自己的,确认这个人退烧了。
  
  “你这么看着我g嘛?”
  
  “看我弟长得帅。”
  
  苏小宝长得是真的帅,校x级别的那种帅。
  
  因此,即使知道他们两的身世和那些传闻,依旧还会有女孩子往苏小宝的抽屉里偷偷放零食、塞情书。
  
  而且苏小宝成绩也很好。
  
  这么一个无论靠颜值还是靠才华都能吃饭的少年,未来怎么可能会变成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这一点,苏贝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可是那本书里就是这么写的。
  
  ——
  
  在那个世界的时候,苏贝偶然看到了一本叫做《影后之路》的小说。
  
  如果不是书里的故事和她所知道的事情完全吻合,苏贝根本不可能相信,他们现在所在的世界,竟是一本书。
  
  在那本书里,她和苏小宝不是主角,甚至连配角都算不上。真正的配角是生下他们的那个女人:苏玫。
  
  书中,身为女配的苏玫和女主林莜同为娱乐公司的练习生,以组合形式出道。
  
  女主是个穿越者,作为曾经的国际级影后,无论是演技还是娱乐圈的待人接物的那x,对于女主来说都不在话下。
  
  出道之后的女主在娱乐圈一路走高,更是在参加了《演员的特质》这个综艺之后,凭借一次表演震惊四座、一夜爆红。
  
  而同组合的苏玫虽然也因为样貌出众出演了几部网剧,但都没有砸出太多水花。反倒因为演技过于尴尬败光了路人缘。
  
  苏玫渐渐开始嫉妒林莜,而这种嫉妒也在书中的男主、影帝宋彦成出现之后,达到了顶峰。
  
  之后的剧情和大部分的言情小说差不多。
  
  男主对投怀送抱的苏玫不屑一顾、甚至于厌恶,却被女主林莜的实力所吸引。
  
  而女主也在男主一次次的出手相助中,渐渐爱上的男主,并且接受了男主的爱意。
  
  彼时,林莜已经是堪比顶流的新生花旦,苏玫却成了全网黑的十八线烂片女星。
  
  因为嫉妒,书中的苏玫坏事做尽,却终究逃不过x灰的下场。
  
  苏玫混进了宋家的宴会,设计爬上了宋彦成的床,却不知道,这一切早就被男主d悉。
  
  苏玫在确认自己怀孕了之后,并没有急着找上男主,而是偷偷跑到了乡下。
  
  反正她已经是被公司放弃的全网黑了,工不工作的根本无所谓,她要等孩子生下来,带着孩子去找宋彦成、x对方和自己结婚,然后她就是名副其实的宋太太了。
  
  一切都很顺利,苏玫以为自己成功了,却不知道,那天晚上和她发生关系的根本就不是宋彦成,而是男主的死对头。
  
  ——小说里阴狠毒辣的大反派。
  
  所以,她和苏小宝的生父,其实是那个大反派?
  
  苏贝记得,书中大反派的结局很惨。
  
  不过,还是没有她和苏小宝的惨。
  
  在那本小说最后的番外里,恶毒女配生下的这对双胞胎的命运也被安排上了。
  
  苏小宝是个街头小混混,因为侵犯女性未遂,被送进了监狱,而那个差点被他侵犯的女孩,正是男主在外拍戏的女儿。
  
  苏贝,则是个艺考失败的外围女,在一次宴会上,勾搭宋氏董事长不成,反倒被一个变态导演看上。一周后,苏贝被发现死在了那个导演的别墅里。
  
  而他们的入狱和死亡,仅仅是为了缓解男主家里的一次家庭矛盾。
  
  虽然苏贝怎么都想都觉得她和苏小宝不可能会变成小说里的那个样子,可是,想到那段描述,还是让苏贝遍体生寒。
  
  ——
  
  “你是不是冷?”,苏小宝的声音打断了苏贝的思绪:“我再去找找家里有没有衣服。”
  
  “打住,苏小宝你想热死我吗?”
  
  “胡说什么,你发烧,本来就要捂出身汗才能好。”这是王xx教他们的土办法。
  
  “你还说,我差点被压死。”就算捂也不是这么个捂法。
  
  要是她没看错,那个冒出个角的蓝色布头是苏小宝的xx?!
  
  “真的很难受?”
  
  14岁的少年所能想到的方法有限,给苏贝吃了退烧药之后,见苏贝还不醒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找东西给对方盖上。
  
  “你自己躺进来试试。”苏贝费力地将身上的“大山”掀开一角。
  
  “算了,你自己睡吧。”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气,苏小宝摇摇头。
  
  “你不睡觉了?”
  
  “我先去写作业。”
  
  “你今天的作业还没写完?”苏贝目光中流露出不可思议。
  
  就学校老师布置的那些家庭作业,苏小宝找几个课间就写完了,基本都不用带回家。
  
  “你的。”
  
  “你要帮我写作业?”
  
  “不然?”
  
  “我的你别写了。”苏贝想想、阻止道。
  
  “为什么?”,苏小宝皱眉:“交不了作业,你明天怎么跟老师解释?”
  
  “该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
  
  关于她交不上作业的原因,她还就怕老师不过问呢!
  
  想到这个,苏贝的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麻烦来了
  第二天,苏贝顶着班里人异样的目光,面色平静地进了教室。
  
  “喂喂,你们快看苏贝脸上,是不是昨天被梅姐她们打的,下手可够狠的。”
  
  “啧,真可怜,我看着都觉得疼。”
  
  班里几个女生指着苏贝脸上红肿的巴掌印,窃窃私语。语气当中没有同情,反倒带着幸灾乐祸。
  
  “可怜什么,都是她自找的,谁让她去勾引徐少。喜欢徐少,她也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不要脸。”
  
  “就是,丑、贱人多作怪。”
  
  其中一个女孩本来想说丑人多作怪,可是看着苏贝那张即使被打肿了还能把自己给比下去的脸,女孩y生生把“丑”字咽了回去。
  
  只是,说道苏贝时的目光充满了讥讽,还带着一丝妒意。
  
  “什么人生什么种,也不想想,她妈之前是g什么的?”
  
  “g什么的?”
  
  “我听我外婆说,她妈是卖的。”
  
  “卧槽,真恶心。”
  
  “你们看苏贝那样,会不会也去……”
  
  ……
  
  “你们给我闭嘴!”
  
  被苏小宝突然一吼,几人女生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扭头看着愤怒的苏小宝,几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还是有女生y着头皮对上了苏小宝的目光:“我们说我们的,关你什么事,而且我们说你们了吗?麻烦别对号入座行吗?”
  “怎么着,你一个男生还想打女生不成?”
  
  “你以为我不敢?”苏小宝握紧了拳头。
  
  “你……苏小宝,我告诉你,班上的同学都看着,你可别乱来。”
  
  平时她们在背后议论这些的时候,这对双胞胎就算听到了,也只会装聋作哑而已。
  
  谁曾想,苏小宝竟然动真格的了。
  
  想到初一开学的时候,隔壁班有几个男生故意扯苏贝的衣服,苏小宝和那几个人打起来时候那个凶狠劲,几个女生不约而同的害怕起来。
  
  “苏小宝。”这时,苏贝拉住了苏小宝。
  
  这种爱嚼舌根的哪哪都有,那些话,听多了就像隔壁工地修房子的噪声,不值一提。
  
  和这些人发生争执没必要。
  
  而且,这里是教室,要真打起来了,麻烦的只会是他们。
  
  “那些话,别再让我听到,否则我撕烂你们的嘴!”苏小宝又警告地瞪了几人一眼,说道。
  
  几个女生被苏小宝的架势吓得不再说话。
  
  班里关于苏贝的议论声随着苏小宝的突然爆发彻底平息下来,看热闹的也纷纷回了自己的座位。
  
  监督着苏小宝去座位上坐好,苏贝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
  
  距离上课还有10分钟。
  
  平时这个时候,苏贝会默不作声地把自己的作业本交到小组长桌上。
  
  可是今天,张莎却没有收到苏贝的作业。
  
  这时,数学科代表抱着从其他几组收来的作业本走了过来。
  
  “张莎,你们组的作业收齐了吗?”
  
  “没有,还差那个谁的没交。”小组长下意识压低了声音,指了指苏贝的方向。
  
  “那你去找她要啊,快点,我还得在上课前给老张送过去呢!”
  
  “我不去,我可不想跟她说话,你是科代表,要收你去收啊。”
  
  “你不想去,凭什么让我去。”
  
  两人相互推脱起来,听语气,仿佛苏贝身上带了什么可怕的病菌似的。
  
  最终,小组长和科代表一起走到了苏贝的桌旁。
  
  “同学,你作业还没交吧?”
  
  “没有。”苏贝如实说道:“我没写。”
  
  “我马上就要把作业本给老师送过去了,班上的同学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不交作业……”
  
  “我知道,你把我的名字记上吧。”
  
  “那,可你自己说的啊。”
  
  科代表古怪的看了苏贝一眼,迟疑片刻,最终拿出一张便签纸,把没交作业的“苏贝”写了上去。
  
  ——
  
  不出意外,第二节课课间,苏贝就因为几科的作业统统没交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去。
  
  “苏贝,你今天几科的作业都没交,怎么回事?”办公室里,见苏贝进来,班主任起身、厉色问道。
  
  看样子,并没有注意到苏贝此刻肿得老高的脸。
  
  或者注意到了,只是在他的意识里,这个学生脸上的伤,和学校、和他这个班主任并没有什么关系。
  
  “对不起老师,我昨天受伤了,而且发高烧,没有办法写作业。”苏贝目不斜视地看着班主任说道。
  
  “受伤?”班主任多看了苏贝一眼。
  
  “是。”苏贝将昨天下午的事向班主任叙述了一遍。
  
  听完苏贝的话,班主任面色有些发沉,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
  
  “苏贝,你是成绩好的学生,应该以学习为重,和同学发生矛盾,甚至打架,这种事情太不应该了。而且,这更不是你不写作业的理由。”班主任一脸严肃地看着苏贝批评道。
  
  听班主任将昨天的事件轻飘飘地归结为同学矛盾,甚至将她的单方面被施|暴,说成是同学间的打架,苏贝目光微沉。
  
  班主任这样的态度,苏贝不意外。
  
  像这样一个县初中,或许会去管学生有没有逃课、交没交作业,却很难去关心到学生的身心成长问题。
  
  只是,苏贝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老师听说过校园|暴|力吗?”苏贝垂着头问道,声音平静而倔强。
  
  班主任:“……”
  
  怎么没听过?上个月学校派他们去市里学习、听讲座,主要讲的就是这个。
  
  只是,他们学校就这个条件,他这个当老师的把课教好就不错了,哪管得了这么多。学生间那些打打闹闹,只要不闹出大事,他一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你说得那么严重”,班主任说道:“这件事老师会对周红梅她们几个进行批评教育的,你也别多想。”
  
  这个处理办法的确有些敷衍搪塞的意思,可也没办法。
  
  那帮问题学生不好管,父母要么在外面打工联系不上,能叫来的也大多是没什么文化、又不讲道理的大老c。
  
  如果因为这件事把那些家长叫来,指不定怎么在学校闹腾,到时候麻烦的还是他。
  
  见苏贝低着头,没说话,班主任就当她是接受了这个处理办法。
  
  “这次你没交作业勉强算是事出有因,我就不另外罚你了,但是今天放学前必须把作业补上知道吗?”
  
  “行了,你去上课吧。”
  
  ——
  
  苏贝从办公室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对面走廊上,一脸紧张地盯着这边地苏小宝。
  
  原本还有些沉重的心情在看到少年的一刻一扫而空,心里暖暖的——之前,他们不管经历什么,只要有另一个人在身边就好。
  
  苏贝朝着苏小宝小跑过去。
  
  “怎么样?”苏小宝问道。
  
  闻言,苏贝摇摇头,说没事。
  
  昨天的事,看来学校这边是指望不上了,不过,苏贝猜,这事还没完。
  
  ——
  
  下午,自习课,苏贝正好用这个时间补上了昨天的家庭作业。
  
  随着四五个没穿校服的女生走进来,原本还算安静的教室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梅姐她们来了!”
  
  梅姐——周红梅,正是昨天将苏贝拖走的那帮小太妹的大姐头。
  
  周红梅走到苏贝身旁,二话不说,一脚踹在了苏贝的课桌上。
  
  这一脚,甚至引来了周围一些人的叫好。
  
  “梅姐牛x!”、“社会我梅姐!”……
  
  听着周围的吹捧,周红梅骄傲地扬了扬头,又看向苏贝。
  
  “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跟老师告状!”
  
  【答:角ACE等于40度。】
  
  在作业本上写下了最后一句答案,苏贝这才将做完的数学作业合上,抬起头来。
  
  苏贝先是看了一眼周围的同学,眼里闪过讥笑。
  
  前脚苏小宝刚“被”物理老师叫走,后脚周红梅她们几个就进来了,还真是巧。
  
  苏贝这笑怪瘆人的,被苏贝这么扫了一眼,周围本来还在叫好的人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特别是那个见周红梅一来、让得比鬼都快的同桌,这会儿被苏贝盯着,突然有些心虚。
  
  不对,她心虚什么,又不是她打的小报告。她是准备在群里跟梅姐告密的,可惜不等她去说,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
  
  “想死?”周红梅又朝苏贝的课桌踢了一脚。
  
  “看来是咱们昨天教训得不够,没让这贱人长记性。”周红梅旁边一个女生说道。
  
  “哼,那我帮她回忆一下,手机给我。”
  
  周红梅从旁边女生手里接过手机,翻出一段视频,扔到了苏贝面前。
  
  同时,还不忘故意将视频播放的声音调到了最大。
  
  视频里的声音引来了周围同学的围观。
  
  这是一段录像,录像里正是昨天苏贝被这几人拖到厕所施|暴的画面。
  
  原本周围的人只是出于好奇才凑过来的,可是真看到了心里反倒没那么舒服了。
  
  虽然他们也讨厌这对双胞胎,可是周红梅她们把人虐得实不是有点太惨了?
  
  有几个看不下去的,默默退出了人群。
  
  反观苏贝,都比他们淡定。
  
  这段画面,曾是她挥之不去的噩梦,然而意识时隔四年再次看到,苏贝发现,她比想象中的更平静。
  
  “精不精彩?”
  
  “现在跪下来认个错,这事就算了,否则,我把这段视频发到网上去,让更多人的看看你的贱样。”
  
  苏贝:“……”
  
  “梅姐跟你说话,你特么装什么傻?”
  
  见苏贝还是低着头,一声不吭,周红梅身旁的女生上前去准备拽苏贝的头发。
  
  就在这个时候,苏贝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面前几人。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