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野兽[娱乐圈]》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秦嘉

暗涌
  
  《温柔野兽》
  被你困住的野兽-
  文/秦嘉
  
  *
  
  01
  
  列车穿过冗长的隧道驶向远方。
  年末的岭南镇被大雪覆盖,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叶流萤脚步匆忙地拐进了小巷。
  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临近门的时候不小心被雪球砸了个正着。
  
  罪魁祸首正和同伴打雪仗,看到是她便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继续战局,“刑二狗有种你别躲!”
  
  “你砸到人了怎么不道歉?”被叫做邢二狗的男孩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转头就跑到叶流萤面前,“小姐姐你没事吧?”
  
  叶流萤拍g净羽绒服上沾着的雪,摇头走了。
  口罩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因为冷,她拉上了羽绒服的帽子,独独露着一双澄澈明亮的猫眼。但她眸色浅淡,被莹润的路灯那么一照,便如琉璃般通透,开合间似有神光。
  
  她刚刚购物回来,怀里的环保袋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分量不轻。而她身量不高,瘦小的身躯被宽大的黑色羽绒服包裹着,抱着重物走得很稳。
  
  “你g嘛理她?我妈妈让我理她远点……”
  邢二狗站在原地看着叶流萤的背影,回过神就抬脚踹了过去,“你丫几岁了还听你妈的?断x了吗?”
  
  “他断没断x你不知道?你俩不是一样大吗哈哈哈。”
  “滚!”
  
  男孩们嗓门大,叶流萤听了也没放在心上,倒是有些羡慕他们的肆无忌惮。
  
  她到岭南镇才不到一周的时间,仍有些太习惯这样g燥的气候。
  岭南镇不是旅游胜地,她来这里一则是为了生计,二则是为了躲债。至于是情债还是钱债,她自己也说不清。
  
  老房子隔音很差,人多嘴杂,叶流萤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更没和邻居打过交道。
  她换了只手提着购物袋,刚上了两楼,就听到了隔壁大妈不屑的嘲讽声,“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谁知道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偷偷摸摸地躲到了咱们这。”
  
  叶流萤脚步稍顿,心里却没什么起伏。
  
  约莫是没想过要避着谁,大妈们越说越起劲儿,“我瞧着倒也不像是个穷酸的,你看这门口堆满了的快递盒子,说不准呐,是哪家的小三!”
  “哪能啊,不都是没钱才网购吗?你是不知道,现在网上的东西都贼拉便宜……”
  
  叶流萤觉得好笑,扬起的唇角裹杂着讽刺。
  她迈开脚步走过拐角,大喇喇地从那她们中间穿了过去。
  
  “让让。”叶流萤特意挑了个体型较瘦的一位,撞了下她的肩膀走到了自家门口。
  她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利索地开门回家,留下一道重重的关门声。
  
  屋外吹来一阵冷风,瘦大妈揉了下肩膀,“呸”了一声道:“小狐狸精。”
  
  叶流萤没听清她们又说了什么,或许就算听清了也没什么所谓。
  
  这间房子很小,她当初之所以没有选择环境更好的小区,除了钱财拮据之外,也是想提醒自己,她早就不是原来的她了。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在生活舒适度上难为自己,所以她一来就添了不少东西。
  
  叶流萤把买来的吃食和生活必备品归置好后,就瘫到了新买来的懒人沙发上。
  摘下口罩后,她那张没化妆也瓷白如玉的漂亮小脸暴露在空气中,宜嗔宜喜。
  
  今年三月以前,叶流萤从没有过过这样的x子。
  
  儿时的记忆她已经记得不甚清晰了。
  她有意识开始就一直住在叶家的那x湖边别墅里。外界都说她们家是暴发户,只是在叶流萤看来,叶父叶母文化不高,却待人和善,一家人也算得上是和美。
  
  然而好景不长。
  后来叶母生下了叶重光,叶父不擅经营导致公司破产,她得知自己非叶父叶母亲生,夫妻俩甚至想要拿她抵债……
  
  叶流萤仰头看着发x且伴有裂痕的天花板,直到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咚!咚!咚咚咚!”
  愈发紊乱的节奏预示着敲门人暴躁的心情。
  
  叶流萤不急着开门,她皱着眉头,警惕地走到了入户门前。
  
  独居女子对不明来客总是分外敏感一些。
  她没叫外卖。
  现在也过了快递送货的时间点。
  
  叶流萤侧身趴在门上,隐约听到了那道恍若出自地底的召唤声——
  “再不开的话,就别想要你这破门了。”
  
  是她要躲的那个债。
  
  叶流萤敛下眉眼,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这里人多眼杂,她一直不开门的话邻居们没准还会帮着他。
  
  然而门一开,那人就闪身进了房间。
  他倚着门,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沈星洲早就被窥探的眼神弄得没了耐性。
  他来时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见到正主后还是忍不住低低咒骂了一声。
  
  月牙白的v领毛衣和浅色半身长裙,那一片白腻的肌肤和微凸的锁骨仿佛都在无声地勾引着他。
  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如今仿佛又沾着一股陌生的美丽。
  
  x。
  那股莫名的躁意又来了。
  
  叶流萤并不清楚他脑子里的颜色。
  沈星洲长了一张风流倜傥的薄情相,英气的剑眉配着多情的桃花眼,愣是把娱乐圈的当红小生都比了下去。
  
  见他半天没开口,叶流萤也没了要说话的欲望。
  她挑起眉眼看着沈星洲,像是在笑,又像是在无声讽刺着什么。
  
  沈星洲最看不惯叶流萤这副模样。他眼眸下落,伸手捏着她秀气的下颌,力道不轻不重,“你一声不吭地跑了,就是为了来这种鬼地方受罪的?”
  
  叶流萤此时却庆幸沈星洲是一个人来的。
  她仰头对上他的脸,还没开口就先笑了起来,“所以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沈星洲和她对视了几秒钟就有些忍受不了。
  说是受罪,但他怎么会看不出她脸上圆润了不少?明明白白地在说着“不离开你才是受罪”。
  实在可恨得紧。
  
  “你闭嘴。”沈星洲气得肝疼,g脆抬手遮住她的眼睛咬了上去。
  
  仿佛沙漠里g渴的旅人,觅得水源后就变得贪得无厌了起来。
  咬、x、捻、吸,尽情掠夺她的甘甜。
  
  叶流萤挣扎不过,被迫和沈星洲纠缠在了一起。
  
  视线黑暗。
  他气息灼热,温软的嘴唇满含愤怒与仓皇,如疾风暴雨般将她吞没。
  
  分开的时候叶流萤还有些喘,睁开眼却撞进了他晦涩难明的眼波里。
  一如浩瀚星夜里忽而飘过的乌云,朦朦胧胧,却更教人弥足深陷。
  
  叶流萤看不懂沈星洲这副饱受情伤的神态是要做给谁看。
  
  她眨了下眼睛,毫无征兆地抬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她伸出一只手,指尖自他眉眼间下落,端的是漫不经心的语态,“还是说……你喜欢我?”
  
  她字句清晰,缓慢却冷漠。
  那四个字如同印在了他的心上。
  
  转瞬之间,沈星洲的脸色变了又变。
  但他哪能就这么被叶流萤占了主导权,正要开口,就先被她用食指堵住了唇角,“嘘。”
  
  “别把你的那一x用在我身上。”叶流萤顽皮地按了下沈星洲的嘴唇,“我不信。”
  末了她收回手,熟练地对他做了个“wink”,“你应该很赶时间吧?要不我们速战速决?”
  
  沈星洲没有回应。
  他死死地盯着叶流萤的脸,眼底染着的怒火仿佛随时都能烧到她身上。
  
  叶流萤只当没看到他如狼似虎的视线。
  她收回手,不经意地地撩了一把头发,歪头看他时自然地把毛衣往下扯了扯,露出圆润的肩头。
  清纯和娇媚,在她身上完美地糅杂在一起。
  
  沈星洲额角一跳,差点真的想在这里办了她。
  “够了。”他沉着脸,有些c暴地替叶流萤拉上了毛衣,“你怎么这么不自爱?”
  
  叶流萤倏地冷笑了一声,那轻蔑的姿态活像是在说“你不就是喜欢这种”。
  
  沈星洲不敢去看叶流萤。
  她贯是会用她的那张俏脸,无辜的杏眼仿佛会说话似的,哄得他想把什么都给她。
  如今她换了一副脸色,他就有些受不住了。
  
  沈星洲没工夫去细想这里面的缘由。
  他抿了抿唇,自以为低声下气地对她说道:“别跟我置气了好不好?”
  
  难得听到沈大少这般委曲求全,简直生平罕见。
  叶流萤觉得稀奇,面上还要装出波澜不惊的模样。
  
  “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她一把推开了沈星洲,“我本来也不是因为喜欢你才跟你在一起的。”
  
  这话像是一把刀子,精准地扎在他心上。
  沈星洲怒极反笑,他抛下公司里的一大堆事儿,巴巴地跑到这里来是为了挨她这一刀的吗?
  
  她还真是好样儿的!
  沈星洲顿时兴致全无。
  “行。”他压下内心翻涌的情绪,再抬头时又变成了往x那个骄矜懒怠的公子哥儿。
  
  叶流萤知道自己成功惹怒他了,冷艳的小脸登时挂起了得体的官方微笑。
  
  “这是你说的。”沈星洲深深地看了叶流萤一眼,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走了,“别后悔。”
  
  他是天生的衣架子,驼色的飞行员夹克和白色的修身牛仔裤更称出了他英挺的身材。
  背影再落拓,也不失一身傲骨。
  
  叶流萤放心地收回了视线,把门重新锁好。
  
  谁料这扇门一关,沈星洲的脚步就慢了下来,失魂落魄地往下走。
  
  离开前沈星洲终是忍不住抬头看向那扇属于她的窗子,目光是他自己都没发觉到的空d。
  他站在路灯下,形影相吊,仿佛全世界的雪都落在了他身上。
  
  门内的叶流萤则靠着门站了好一会儿。
  她缓步走到窗前,看着他离她越来越远,她自嘲似地扯了扯嘴角。
  
  沈星洲他……
  大概是没有心的吧?
梦伴
  
  02
  
  屋子里的智能音箱吐露出优美的轻音乐。
  地上铺着瑜伽垫,叶流萤换了身衣服盘腿坐好,试图赶走沈星洲带来的烦躁感。
  
  谁知没过多久,门外又传来了一道敲门声。
  
  叶流萤差点以为是沈星洲去而复返。
  她披了件长外x,开门后出现的人远超出了她的意料范围。
  
  来的是沈星洲的司机王叔。
  他给了叶流萤一串公寓钥匙,并告诉她会把她的东西都寄到公寓来。
  
  “他给我的?”叶流萤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叔。
  
  王叔回想起沈星洲交代的话,很尴尬地转告道:“少爷说了,眼不见为净。”
  
  “……”不愧是他。
  叶流萤配合地接过了钥匙。
  
  钥匙扣上挂着的娃娃还是她当初留在半岛别墅的那一个。
  她拿在手里,不知怎地忽然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纨绔乖张的公子哥儿,比现在更甚。
  而她恍然意识到,原来这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和她都在成长。
  
  ——那时的叶流萤处境就不太好了。
  她连拿外x的时间都没有,就匆忙从宴会厅里跑了出来,按电梯的时候手都在抖。
  
  “阿萤你等等!阿萤!”叶志成颠颠地追了上来,偏他长得胖又缺乏运动,只来得及看到叶流萤在他面前关上了电梯门。
  
  她松了口气,背靠着电梯壁喘息着。
  
  叶家经营着一家中小型家电企业,近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夹缝生存。
  在她看来她爸爸并不适合经营企业,但显然他自己意识不到这一点,听了些酒友的话就想转型研发高科技家电。
  因为资金不足,他费尽心思地要来了今天晚上这场商业晚宴的邀请函。
  
  叶流萤今天下午没课,被他塞了件礼服就来了这里。
  她陪着他见了不少社会名流,以为自己就是来充当花瓶的,后来才意识到,她爸爸的心比她想象得还要大。
  好像记忆中对她疼爱有加的父亲,都变得有些陌生了。
  
  电梯里只有叶流萤一个人。
  她恍了下神,就见电梯“叮”地一声在三十六楼停了下来。
  
  进来的人气场很强,一进电梯就彰显了极强的存在感。
  他穿着军绿色的工装x装,衬衣外随意地x了件黑色机能马甲,优越的身体比例和大长腿展露无遗。
  
  “都是体面人,怎么就你满脑子的x色废料?”他耳朵上戴着白色的无线耳机,视线和角落里的叶流萤对上时还轻佻地挑了下眉。
  
  声音是好听的。
  可惜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叶流萤垂下眼睛,身体往右挪了挪,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短暂的几十秒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摘了耳机,和叶流萤一道靠在电梯壁上,那双弧形好看的桃花眼亮得惊人,“妹妹你瞧着有点眼熟。”
  
  以往他对不少人说过类似的话,但这次却是真心实意的。
  尽管叶流萤并不这么认为。
  
  单肩的黑色褶皱礼服衬出了她一身冰肌玉骨,细致的锁骨链在莹白的灯光下泛出碎光。
  她身量纤细,从手臂到肩膀、脖颈的线条趋于完美,优雅如天鹅一般。
  他低下头细看她的脸,险些掉进她眼睛里的月光里。
  
  “可你看着挺陌生。”叶流萤总算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样的话实属老x,但以他的皮相来看,失败的可能性应该不高。
  
  他皮肤很白,又好像透着冷,桃花眼下点着一颗朱色小痣,俊美多情。
  听到叶流萤的话后,他反而笑出了声来,酥酥麻麻的低音在狭窄的电梯厢里自带混响效果。
  
  叶流萤蹙了蹙眉,看到电梯跳动着的数字后,抬脚就走。
  “一回生,二回熟。”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意味深长的声音,尾音缱绻,在她耳边萦绕。
  
  幸好他去的是地下停车场,没有她跟出来。
  叶流萤心思稍定,从手包里拿出手机联系孟临舟。
  
  孟临舟是她表哥,比她大三岁。
  自从叶流萤记事起,她就很喜欢粘着他。孟临舟也不嫌烦,哪怕她后来多了个弟弟,他对她的好也一直没变过。
  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孟临舟现在也还是她最信任的人。
  
  电话几乎是被秒接的。
  孟临舟等了她很久,一接通就急不可耐地说道:“阿萤你还在酒店吗?”
  
  “嗯…”叶流萤看了眼酒店外的雨幕,轻点了下头。
  她犹豫了两秒钟,才咬了咬嘴唇道:“你能过来接我吗?”
  
  “你等等,我马上来。”听筒里传来细碎的声响,孟临舟拿起钥匙就往外走。
  
  叶流萤无声点了点头。
  她感觉孟临舟似乎知道些什么,至少比她知道得要多。
  
  江城的三月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细细密密的雨水裹杂着冷风,逐步摧残着人的意志。
  叶流萤怕叶志成追下来,她不敢在大堂等车,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店。
  
  她出门就打了个寒颤,也不敢走太远,预估了下距离决定去不远处的公交站台。
  
  “阿萤?”孟临舟没挂电话,一直坚持着和她通电,“我应该再过十几分钟就能到,你别怕,我很快就到了。”
  
  “好。”叶流萤应了下来。
  她主动挂了电话,急急往公交站台跑去。
  
  渐渐的,有细密的雨点爬上了叶流萤白嫩的肌肤和她披散着的长卷发。
  黑裙上也落了雨,更显出了她纤细玲珑的身材,在雨幕里亮眼得像是一幅生动的油画。
  
  叶流萤专注地跑着,没注意到后头跟了一辆白色的顶级超跑。
  车主人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愣是把跑车开成了自行车的速度。
  
  直到她在公交站台停了下来,他也不在意是否违规,嚣张地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摇下,那张前不久刚刚见过的俊脸再度出现在了叶流萤的视线里。
  
  “现在熟了吗?”他左手上戴着黑色的皮质无指手x,露出来的手指指节分明,“去哪?我送你。”
  
  不得不说这是个撩妹的好时机。
  但是在叶流萤这里,他毫无胜算。
  “我等人。”她cc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专注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真狠。”他笑了笑,不知道是在说她还是在说被她等着的那个人。
  
  叶流萤没把他放在心上。
  她以为他很快就会走,事实证明是她估算错误了。
  没等她回过神来,那人就撑开伞下车朝她走了过来。
  
  直到身上被罩了一件宽大的男士外x,叶流萤才抬眼看向他。
  她脸上甚至没化妆,素净的小脸沾着春雨的冷意,茶色眼眸泛起一层淡淡的水雾,无声却勾人。
  
  四目相对。
  他眼里的兴趣愈发浓厚。
  “不用谢。”他动了动嘴唇,深刻的五官被街边的霓虹灯照出了惊艳的效果。
  
  叶流萤难得地愣住了。
  他也没说什么,留下外x后转头就走,笔挺的身影好似都染上了的雾气。
  
  “下次可不要再说我们不熟了。”上车前,他挑眉看向叶流萤,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跑车的轰鸣声响起,不多时就融入了车流中。
  久违的春雨下了许久,这人一走,就有了要停歇的趋势。
  
  叶流萤抬头看着黯淡的天色,心里却空荡荡的找不到归处。
  
  “阿萤。”孟临舟如他所说,只花了十来分钟就赶来了。
  他顾不上撑伞就开门下车,看到叶流萤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才回头拿了把伞走向她。
  
  孟临舟满脸的焦急再明显不过。
  他五官清俊,从小到大的形象都很正面,和刚刚那个人有明显的区别。
  
  叶流萤拉进了外x的衣领,被孟临舟护着坐进了车里。
  
  孟临舟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真的看到她了却有些说不出口了。
  他转头看着叶流萤,发现她明显不合身的男士外x时微微皱了皱眉,“这件夹克……?”
  
  孟家的条件比叶家要好得多,孟临舟和沈星洲就有过几面之缘。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在前几天的聚会上还看到沈星洲穿过。
  
  沈星洲有自己专属的设计师,除了他钟爱的品牌之外,其余的每件衣服都是独一份的。
  这个款式的飞行夹克,以及肩膀上的刺绣标志,就足以证明了这件衣服的归属。
  
  “一个路人甲给的。”叶流萤随口回道。
  
  孟临舟见她没放在心上,就也没有多问。
  以他表妹的模样气质,被沈星洲那种公子哥搭讪也不算什么怪事。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她今天在酒店的遭遇。
  
  本来孟临舟是计划陪她过来的,但她这两年一直不待见自己。再加上医院临时出了点事,就耽搁了下来。
  
  “姑丈他……”孟临舟艰难地开了口,罕见地不太敢去看叶流萤的反应,“你要不要搬出来住?下次他要是再找你的话,你想办法躲开就是了。”
  
  叶志成这一次是真的过分了。
  他不想为叶志成辩白,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要按捺不住地说出真相。
  
  “我住在学校就挺好的。”叶流萤低着头没有多说,口气淡淡的。
  她上大学后就只有周末会回家了,但今天晚上她被迫当了花瓶不说,还被叶志成要求陪那个大腹便便的富商共进晚餐。
  
  叶流萤不太明白,叶志成为什么会重男轻女到这个地步。
  明明弟弟没出生之前,他对她的疼爱是做不得假的。
  
  孟临舟转头看着咬唇不语的叶流萤,眼底晦涩难明的情绪不断发酵。
  和小时候那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不一样,现在的她气质更冷,不说话的时候尤甚。
  
  车厢里很安静,他好像能够听到自己猛烈的心跳声。
  孟临舟心念一动,拐了个弯把车停到了路边,按着叶流萤的肩膀说道:“阿萤你听我说,你其实……”
  不是叶家的孩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