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贤妻独得盛宠》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仃晨

第01章
  初春,清晨。
  薄雾笼罩大地,x光未透,空气中带着点x气,带着点寒气,半灰半明。
  一婆子精神抖擞,身后还跟着几位妙龄姑娘,穿过喧哗的长市,来了一处僻静地,一座府邸。
  大门上的匾额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将军府。
  
  看见了府邸,几人不做停留,径直提步向上走去。
  
  守在门外的阍侍伸手拦下了她们,神色严肃,“来者何人?”
  
  为首的那婆子觍着脸笑着,挂在耳上的耳坠子轻轻摇晃,闻言,从衣袖里拿出来一令牌,举在那阍侍眼底下,缓缓道:“我们是袖衣阁的人,今x是奉命来为夫人量身裁衣的。”
  
  闻言,阍侍仔细端详了那婆子手中的令牌,片刻后,才收回了手,昂首,目不斜视。
  
  见状,那婆子收回了令牌,侧身轻声招呼着身后的几位绣娘走了进去。
  
  为首的那婆子姓廖,人称廖婆,是袖衣阁的掌事婆子。
  
  袖衣阁在这京城的名声也是响当当的,特别是在京城的贵妇圈中。
  上至后宫妃嫔,下至官僚妻室,无一不知。
  
  袖衣阁的衣裳制料上乘,锦缎丝滑,且有难得一见的轻绒蚕丝相衬,再加上其衣裳款式繁多,品貌不俗,独得京城中贵妇的喜爱,所裁所穿皆出自袖衣阁。
  自然,袖衣阁的衣裳也非普通百姓能穿的起。
  每一件皆价值连城,且重金难求。
  
  廖婆带着身后的几位绣娘在一廊下停了下来。
  转身,面色稍显严肃,“都给我紧着点儿,这是将军府,待会儿要见的是将军夫人,都莫要东看西看,莫要多嘴,可听懂了?”
  
  这几位绣娘是第一次跟着她来将军府,担心出错,廖婆免不了叮嘱几句。
  
  几位绣娘盈盈俯身,“是。”
  
  见状,廖婆这才收回了眼,安静地等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在长廊的另一端,才徐徐走来一人。
  是一姑娘,面容清秀,浅青色衣裙衬托的人娇小玲珑。
  
  廖婆认出来了,是将军夫人身边的锦竹。
  
  还未等锦竹走近,廖婆便上前一步轻唤道:“锦竹姑娘。”
  
  锦竹点了点头,不着痕迹地在廖婆身后的几位绣娘身上看了几眼,才收回眼,道:“夫人还未起,你们先在偏房候着。”
  
  “是。”
  
  廖婆和几位绣娘一同跟着锦竹去了偏房。
  
  廖婆并非是第一次来将军府,可她身后的几位绣娘却是。
  路上,虽被廖婆告诫过,可几位绣娘却还是免不了被将军府的繁盛吸引。
  哪怕是长廊下的一盏红灯笼,都让她们惊叹不已。
  
  袖衣阁的修建已然豪华,可这将军府却更甚千万倍。
  
  碧瓦朱檐,雕栏玉砌,耳边传入汩汩流水的响声,一眼望去,矗立于湖面的假山上流淌着湖水,从缝隙里冒出来,滑过假山,缓缓混入湖中,安静祥和。
  碧水清澈,湖中金色锦鲤悠闲慢游,湖面上的荷叶茂盛,赏心悦目。
  
  绣娘们第一次见此盛况,心生惊叹向往,偷偷比对,这将军府的繁盛,竟然连她们昨x去的豫王府都比不得。
  可她们听说这将军府却是近几年才修缮而出,还是皇上下旨修建的府邸。
  可见褚将军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无人能敌。
  
  不知走了多久,众人才进入云霁院的偏房。
  
  锦竹停了下来,回身道:“各位先在这里稍作休息,茶水点心都请自便。”
  
  廖婆应声。
  
  锦竹转身离去。
  
  有丫鬟呈上来了茶水,糕点。
  
  见识了将军府的繁盛,绣娘们竟然于这简单的茶水和糕点都难免好奇。
  端起茶水,正欲入口,却被廖婆呵斥了。
  
  “都规矩点!”
  
  闻言,几位绣娘面面相觑,有一绣娘胆大,轻笑道:“廖婆,你这是怎的了?”
  
  她们袖衣阁,在这京城里,说出去只是一个制衣坊,可却非简单的制衣坊。
  她们去那些达官贵人府上为其女眷量身裁衣时,都会给几分薄面,更有甚者,是为上宾,哪里需要像廖婆今x说的这般警惕小心。
  
  廖婆横视了她们几眼,却不欲多说,只道:“小心行事。”
  
  见状,那几位绣娘纷纷诧异,行为却也都小心了起来。
  
  在x头升起来后,才见偏房外走进来一小厮。
  
  “几位久等了,现下就随我走吧。”
  
  闻言,几人便知,夫人该是起了。
  紧接着便跟着那小厮去了云霁院的正院。
  
  “随我来。”
  
  等候在正院外的锦竹带着几人进了内室。
  
  刚踏入内室的门槛,几人远远便瞧见一女子端坐于软榻之上,微垂着眸,小口喝着碗中的姜汤。
  
  虽未能瞧见正面,可跟在廖婆身后的几位绣娘却仿若瞧见了天仙,惊为天人。
  
  巴掌大的小脸,光洁的额头,凝脂般的肌肤,握勺的柔荑纤细白净,柳眉勾韵,樱唇饱满,哪怕只是坐在那都叫人移不开目光。
  最可怕的是她穿着简单,不施粉黛,仅一支玉簪绾发,不加点缀,可举止间却能勾魂摄魄,让人失了心神。
  
  许是听见了门口的动静,那女子缓缓抬眸,那一霎那,众人宛如看见了昙花绽放的那一瞬间,除却于其美妙的惊叹,更多的,是愿意倾尽所有,让其停留。
  
  锦竹走了进去,俯身道:“夫人,袖衣阁的人来量身了。”
  
  每年换季之时,袖衣阁的人都会来量身裁衣,温景已然知悉。
  为首的那婆子她也见过多次。
  
  温景放下了汤碗,借着锦竹的力站了起来。
  
  廖婆行了礼,见温景此举,便招呼着身后的几位绣娘为夫人量身。
  
  几位绣娘愣愣回应,走近了瞧这位传说中的将军夫人时,只觉得更为动人。
  特别是那双媚眼,不看你时,妩媚勾人,看你时,才发现其眸底清澈纯净,既妩媚又清纯,乃人间极品。
  特别是在轻轻凝视着你时,竟让人能迷失了方向。
  
  几位绣娘也是见多了美人,却从没见过有哪一人能有如此风华,一时看得失态。
  直到廖婆第二次提醒,几人才回过神来。
  忙走近举着软尺,正欲低声说些什么,耳边却先响起了一道声音。
  
  “劳烦了。”
  
  三个字极轻,温柔至极。
  
  竟让几人又失神了。
  良久才回过神来,那绣娘忙道:“不……不劳烦。”
  
  这还是第一次有妇人亲口对她们说这三个字。
  虽然袖衣阁的衣裳千金难求,可也仅在于衣裳,不在于袖衣阁的绣娘。
  所以,去了那么多达官贵人的府上为其量身裁衣,却从未有哪位稍有身份的妇人与她们说这三个字。
  
  乍一听,吸引她们的是那温柔的嗓音,毫不轻浮。
  可细细品味,几人却能从中真心实意地感受到她的真情。
  这几个字是真真切切地对她们说的。
  
  所以,绣娘们也比往x多上了几分心。
  
  待完事后,廖婆道:“夫人,五x后袖衣阁便将衣裳送至府上。”
  
  温景轻轻点头,侧眸吩咐,“锦竹,送送她们。”
  
  锦竹了然。
  
  待退出去后,锦竹才从衣袖里拿出来几个荷包。
  
  “这是夫人赏的,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几人接过荷包,连连道谢。
  却也暗自掂量了这荷包的重量,待心底稍有数后,却被这荷包的份量震惊了。
  将军夫人出手果然大方。
  
  待上了马车,一绣娘才感叹道:“将军夫人这容貌生得可真好看。”
  
  说来也是一段传奇,谁能想到名震四方的褚将军最后竟然娶了仅五品的翰林院学士之女。
  
  还是皇上赐婚。
  
  不过褚将军在新婚三x后便外出征战,至今两年了,都不曾回京。
  京城里的人难免猜测,或许皇上这婚是乱点鸳鸯了,褚将军该是不喜这位夫人。
  
  哪知,她们今x一见,才知这传说中的将军夫人竟然生得如此貌美,这般震撼的容貌,让这几位绣娘于传闻又有了几分怀疑。
  这等容貌,世间鲜少有男儿不为所动,哪怕她们是女子,也都难以抑制。
  
  所以,马车里的这几位绣娘开始怀疑曾经听说的褚将军不喜其夫人的传言了。
  
  温景不知,她们不过是见了她一面,竟然能想出这么多来。
  
  待她们走后,温景又端起面前的姜汤小口喝了起来。
  温景不喜姜汤的味道,却无奈又必须要喝。
  所以这小碗姜汤已经喝了小半个时辰了,还不见底。
  
  正巧方妈妈从外走了进来,见温景碗中的姜汤,轻叹一声,“夫人,您再这么搅下去,这姜汤该凉了。”
  
  见温景不为所动,方妈妈又加了一句话,“若是凉了,奴婢就只能再为夫人盛一碗了。”
  
  这话一出,果然见温景有了反应。
  
  “别,别。”温景安抚方妈妈,含笑道:“就完了。”
  
  说完,温景便掩着帕子轻咳了几声。
  
  闻言,方妈妈无奈,只好仔细观察了温景的脸色。
  
  三月的天最易着凉,夫人之前不过是去凉亭坐了一会儿,吹了些风,便受了寒。
  这几x虽不那么严重了,却还是时不时会咳上几声,细细看去,还能从夫人的脸上看出几分病态。
  所以,方妈妈才吩咐膳房熬了姜汤来。
  
  看着夫人不过是小感风寒,脸就瘦了一圈,方妈妈心疼,忍不住道:“不然再找郎中来瞧瞧?”
  
  这都好些时x了,还不见痊愈。
  
  温景哭笑不得,方妈妈担忧的神色映入眼帘,温景摇头道:“不必,我已无大碍。”
  
  “那好吧。”方妈妈无奈,不过却还是道:“若是明x还未痊愈,奴婢便去找郎中了,夫人可不许阻拦。”
  
  见她语气强y,温景含笑,只能点头。
  
  这时,一小厮匆匆从外跑了进来,跑得面色通红,气喘吁吁。
  
  “夫……夫人。”
  
  温景抬眸看去。
  
  小厮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腹中的消息却像是在翻滚,他来不及喘气,便磕磕跘跘道:“将……将军回来了。”
  
  闻言,温景的手微松,手中的勺子落入碗中,清脆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不过须臾,温景便回过神来,小厮的这句话有待考究,于是轻轻道:“别急,你慢慢说。”
第02章
  奇异的是,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小厮心底的急切与激动缓缓淡去,逐渐平静下来。
  只是方才跑得太急,冷气吸入肺中,小厮一时半会儿的还不能缓和身体的反应。
  于是,屋子里便安静了下来。
  
  温景的面色始终平淡祥和。
  
  待小厮终于平缓下来了后,才道:“方才有一传信的使者回府禀报,说是将军凯旋,大军已行至东阳坡,不出半个时辰,便能入京。”
  
  闻言,方妈妈喜上眉梢,反复确认,“所言属实?”
  
  “属实,定然属实。”那小厮重重地点头。
  
  见状,方妈妈忙侧眸看向了温景,话音里的喜悦难以掩饰,“夫人,您听见了吗?将军回来了。”
  
  温景自然听见了。
  
  只是突如其来的喜冲至头脑让方妈妈一时难以自持罢了。
  所以才如此失态。
  
  比起方妈妈的惊喜,温景的脸上却看不出半分喜悦,从始至终都十分平静淡然。
  只有在回应那小厮说话时,才隐隐含了抹淡笑,“我知道了。”
  
  小厮退了出去。
  
  屋子里没有了旁人,方妈妈便道:“夫人,还有半个时辰,那奴婢现下就赶紧吩咐下人收拾打理将军府。”
  说到这儿,方妈妈像是又想起来一事,喃喃自语,“对,对,还有将军的书房,这墨居院上上下下的都得打理。”
  
  看见方妈妈罕见的手忙脚乱,温景失笑,缓缓开口:“方妈妈别急,应该不止半个时辰。”
  
  将军凯旋,第一该是进宫面圣,而并非回府。
  
  许是方妈妈于将军回京这消息太过于激动喜悦,竟然没意识到此事。
  不过温景此时提醒了,方妈妈却依旧如此,连走出去的步子都略显凌乱。
  
  温景轻笑,不过方妈妈走了,于她来说倒是好事。
  至少这小半碗姜汤就不必再喝了。
  
  温景将手中的汤碗搁在一旁,拿起锦帕擦了擦嘴角,神色却渐渐加深。
  时隔两年,温景再一次回想她这个便宜夫君。
  
  温景是十五年前穿越来乾元王朝的,穿越来时,她这副身子不过两岁。
  无父无母,只有一个祖母陪着她,不过家世却十分富裕,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商人家,家缠万贯。
  
  后来温景才得知,原来原主的母亲是在她一岁时病故。
  至于原主的父亲……温景一直长到九岁都不曾见过,也不曾听见府上有人提过。
  
  温景并不在意,毕竟比起前世,不能跑不能跳,整x都需待在医院里来说,这副身子除了弱点儿,抵抗力差点儿,温景都十分满意。
  并且这副身子的姓名与容貌都与她前世一模一样,还从小就是个小富婆,锦衣玉食。
  
  温景一直以为,她的人生轨迹是从小富婆变成老富婆。
  
  直到温景十岁那年,祖母去世,府上才突然来人,说是京城的人,来接她回去。
  来接她的人正是她这副身子的亲生父亲。
  京城翰林院学士。
  
  温景天性懒散,本不愿入京,奈何在这古代却有万千束缚,最后不得不入了京,成了翰林院学士的长女。
  而翰林院学士原本的长女,因小了温景一岁,便成了次女。
  此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京城。
  
  而温景,那几年倒是过的……有滋有味。
  
  后来,在温景十五岁时,突如其来的一道圣旨,温景便稀里糊涂嫁去了将军府。
  
  直到现在。
  
  说起来她这个便宜夫君,温景与他相处的时x只有三x。
  说的话也不超过三句。
  连新婚之夜,他都只与她说了一句话。
  便是在掀起盖头时,极其冷淡地询问了她一句是否饿了。
  此后,便再无多言。
  
  那一夜都极其平静。
  温景所想的没有发生,不过男人的气息却紧紧地包裹在她周身,无处不在。
  
  之后的三x相安无事。
  直到第三x夜里,他才平静地道他要去域北征战。
  
  温景彼时才知,原来他要外出征战了。
  慌慌忙忙地想要为他收拾行李,却发现他已经准备妥当了。
  
  心中并无不舍,只是当他穿上银灰盔甲,袭上黑玄披风,脚踩战靴,高大挺拔的身姿一步步向她走来时,温景才突然意识到,她已婚配,且夫君是一位将军,一位保家卫国、征战沙场的将军。
  心底的敬佩之情升起,温景轻轻地道了一句,“保重。”
  
  温景记得,那时他坚毅的面容无一丝变化,薄唇紧抿,穿上银甲,身上散发着阴冷嗜杀的气息,周遭无人敢接近。
  只是他却突然抬起了手,将她揽入怀中,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等我。”
  
  就这么两个字,是他对她说的第三句话。
  
  想到这儿,温景觉得有些好笑,话说的少倒是也有好处,至少说了什么,别人能记得一清二楚。
  如今时隔两年,她这个便宜夫君说的三句话,温景能记得一清二楚。
  甚至连他说话时的语气,面容,嗓音,温景都记得十分清晰。
  
  就在这时,屋子外却突然喧哗了起来。
  一小厮匆匆跑了进来,是守温景所住云霁院的阍侍——云平。
  
  云平躬身行礼,道:“夫人,将军回来了。”
  
  闻言,温景轻笑点头,“我知道。”
  
  她知道将军回来了。
  
  不过这次倒是温景意会错了。
  因为云平接着道:“将军回府了。”
  
  温景诧异,此时锦竹也走了进来,第一句话便是道:“夫人,将军快回府了。”
  
  “到哪了?”
  
  锦竹道:“方才小秀透回来的信儿,说是将军未随大军回京,而是先回来了,此时正在回府的路上,就快到了。”
  
  闻言,温景也顾不上思考其他了,赶去了府邸正门处。
  
  待温景到的时候,正门处已经守了不少护卫和下人。
  站在两侧,均低眉顺目,严阵以待。
  
  方妈妈也在。
  
  见温景走来,方妈妈迎了上去,柔声唤道:“夫人。”
  
  温景点了点头,向着大门外看了一眼。
  府外大道开阔,依旧如常,十分安静。
  
  消息突然,温景匆忙赶来,好在人还未回府上。
  只是温景途中又喝了风,脸色苍白了些。
  嗓子有些g哑,温景轻咳了几声,媚眼里水光潋滟。
  
  “夫人,您身子可要紧?”方妈妈担忧道。
  
  温景摇头,“无碍。”
  
  紧接着提步去了大门口站着。
  就那么安静等着。
  
  不知等了多久,几道凌乱的马蹄声由远至近传了过来,与此同时,候在府外的下人和护卫激动了起来。
  
  温景也抬眸看了过去,几道人影飞快地往府邸行驶。
  骏马奔驰,马背上的人身姿高大,英姿飒爽。
  
  不过须臾,人便已行至近处。
  
  马蹄声渐熄。
  
  守在府外的护卫和下人突然跪地,整齐划一的声音在温景耳畔响起,声如洪钟。
  
  “恭迎将军回府。”
  
  此时此刻,温景才把目光落在为首的那人身上。
  依旧是一袭银灰铁甲,气息强势。骨节分明的大手拉着缰绳,侧身注视着这方,面沉如水。只是在温景与他对视时,有那么一刻,温景觉得他看她的眼神里仿佛暗藏波涛。
  不过很快,便见他收回了眸,翻身下马,动作g脆利落。
  
  落地站定,褚昴提步向着府邸走了过来。
  
  温景反应过来,微微屈膝,轻声道:“恭迎将军回府。”
  
  话音落地,男人的身躯在温景身侧停留。
  
  “嗯。”
  
  嗓音低沉,温景的身侧充斥着男人强势的气息。
  银灰色的盔甲在x光下闪烁,男人身形高大,背脊挺直,肤色偏深,容貌依旧英俊y朗,一双沉寂的眼眸毫无波澜,却十分压迫,气焰x人。
  
  话音落下,温景便感觉身侧的气息逐渐远离。
  
  只是走了几步后,耳边的脚步声却突然停了下来。
  
  温景抬眸,便见他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站着,背对着她,一言不发,却也不再继续向前走了。
  温景些许诧异,直到他回眸来,沉寂的眼眸淡淡地落在她身上,温景才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男人的脚步大,温景只跟了几步,便又落后了不少。
  似乎是没有听见她的脚步声了,走在前方的男人又停下了步子。
  
  见他停了下来,温景才走近他身旁,微微俯身,“多谢夫君相等。”
  
  温景垂眸,所以看不见男人侧眸看向她的眼神,只知道她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他才又提步。
  只是这次比方才慢了不少,步子的频调不快不慢,正好适合温景。
  
  在这将军府里,褚将军原本居住于墨居院。
  温景刚嫁过来时也是居住于墨居院,只是后来温景更喜云霁院,因为云霁院里种有几颗杏树,所以在褚将军外出征战后,温景便搬去了云霁院。
  
  不过此时见褚昴径直往云霁院走时,温景却有几分诧异,他是如何得知她搬去云霁院了?
  念头稍瞬即逝,待步入正院时,温景道:“夫君可要沐浴?”
  
  “不必。”
  
  不沐浴却要更衣。
  
  温景本想替他更衣,却被他制止了。只见他随手搬弄,身上的盔甲便脱落下来。温景上前,抬手正想接过他手中的盔甲,却突然被一双大手握住了手腕。
  温景抬眸,冷不防坠入一双沉寂的眼眸里。
  
  “我来。”
  
  说完话后,便见他松开了手。
  
  温景点头,往后退了几步。
  
  盔甲曳地,碰撞声响起,真材实料,金银铸造的盔甲,重量可见一斑。
  单被他随手搁在一旁,温景都能听见一道重重的响声。
  
  此时温景才突然有了自知之明,这副盔甲,她或许拿不动。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