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爱里》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刘小寐

第 1 章
  白色敞篷车歪在路边,车里一对年轻男女正忘情腻歪。
  腻歪够了,男的喝水,然后手一扬,把空瓶丢向斜后方的垃圾桶。那里蹲着个拾荒的婆婆,瓶子打在她后脑勺,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Duang”。
  那女人侧身坐着,刚好看见,“哎呦我去,这投篮技术,绝了。”
  男的还是头也不回,不知说了句什么。
  或许他没看见那里有人,或许他根本不在意。
  
  公交站牌下,只有许绿筱一个,冷眼旁观了这一幕,等她摸出手机,车子发动,绝尘而去,只看到不全的车牌号,和暮色中那一抹刺眼的白。
  再看那婆婆捡起瓶子,念念有词,把剩的一点水倒了,放进挎着的大袋子里。
  许绿筱只觉得堵得慌。
  
  ***
  
  大三,比较尴尬,在校园里是大姐姐,出去面对社会人,又是小妹妹。
  所以当许绿筱说有机会去参加一个校友聚会,其中不乏成功人士后,室友们强烈建议她拾掇拾掇,拿捏拿捏,并各自掏出压箱底美服,针织真丝雪纺泡泡纱,闺秀碧玉女神女神经各种范儿,变装游戏结束后,她决定还是本色出演,白T加牛仔。
  
  这么一折腾的结果就是,她迟到了。
  许绿筱不由反思,啥叫舍本逐末?这就是。她是来学东西,又不是来相亲。
  到了包间门口,她看到一个男人打电话,面向墙,手里夹着烟,身材高瘦,背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男人转身,对上她一脸迷思,问了句:“F大的?”然后冲门一扬下巴,继续讲电话。
  
  许绿筱进去三分钟,那个男人也进来,原来年纪轻轻的他,还是个大人物。
  姓丁名宸,早有耳闻。
  当晚最闪亮的星,最c的腿,大家纷纷敬酒,一会儿叫丁少,一会儿叫丁总,但是那姿态,就跟叫丁爸爸、丁爷爷似的。这些师哥师姐的务实作风,让许绿筱有点适应不良,好歹也是名校出来的,y实力都不差吧。而且大家私底下也吐过槽,这位如果说有什么过人之处,也不过是会投胎而已。
  
  有人点拨许绿筱,“不是打算留学吗,有什么问题可以请教丁学长,人也是留过美的。”
  她心里说,哼,请教他“吃喝嫖赌抽”还差不多。
  一抬眼,对上那位的视线,还冲她举了下杯。
  她低头吐了下舌头。
  
  席间,这位大少爷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许绿筱想起为何觉得莫名熟悉了。
  有人求帮忙,他豪爽应下,说直接打给我,打私人号码。有人捧臭脚:丁总这么x理万机,得几部手机啊?他答,三部,工作的,私人的……旁人补充:后宫的。
  众人会心一笑。
  
  他随手扔了张名片儿过来,那种漫不经心、理所当然的姿态,和那天扔瓶子时一般无二,对方双手去接,还差点砸脸上,忙不迭说自己接的不好,珍而重之地收起来。
  许绿筱心里堵了一口气的感觉,都和那天如出一辙。
  这一“堵”的后果是,一晚上,所有人都跟他碰过杯,除了她。
  
  不知谁多嘴,问丁少可不可以约?在座单身妹子还有没有机会?
  他闲闲地答:“有吧,半小时前恢复单身了。”
  啧,还官宣呢。
  在座不乏人精儿,“半小时?莫非那个让丁少恢复单身的狠角色就在这屋里?”
  他只是一笑,不置可否。
  
  顺着这个不正经的话题,饭局走向另一个xx,有人提议玩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被嫌弃太古早了,现在都玩“天堂七分钟”。
  又被嫌弃太污了,带坏小朋友。
  有个家伙抖机灵,在勺子里放两颗丸子,勺子对准的人,可任意选人提问,对方要么答真话,要么喝杯酒。
  
  勺子也挺邪门,第一轮就停在许绿筱面前,她本来意兴阑珊,此刻盯着那个很“勺子”的勺子,忽然问:“丁学长,你开什么车?”
  有人差点x了,丁宸也带笑问:“你指的是哪个车?”
  这下都笑了,一师兄说:“还是筱师妹牛,上来就开车。”
  
  丁宸说:“我有几辆车。”
  “就三天内开的。”
  “兰博基尼。”
  她抿嘴笑了下,“666?”她只记得尾号。
  见他眯了下眼,她解释,“可能在街上见过学长。”
  
  隔一轮,丁宸提问,他手往她这边一指,更直接,“Virgin?”
  所有人都呆了下,玩闹归玩闹,这个问题就有点冒犯性质了。有人打圆场,“这是要开始飙车了吗?等我系上安全带。”
  许绿筱也惊讶,不过也不算意外,能在大街上演春宫的人,呵。
  她小声说:“None of your business。”然后喝酒。
  
  本来说好AA,除了在校的学弟妹,但有位土豪席间就结了账。
  快结束时,许绿筱去洗手间,出来看见这位土豪在过道窗边抽烟,隔着烟雾看她,说了一串字母数字组合,“车牌号,记住了。”
  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记住g嘛,打给扫x部门吗?
  
  经历了一晚上的烟酒洗礼,许绿筱印象最深的也就是那个匪夷所思的勺子了。明明是奔着学点啥去的,却差点被打消了学习的积极性。搭了某位师姐的顺风车回校,一进寝室,被告知有她的花。
  一大捧白玫瑰,清新脱俗地占据了她半个书桌。
  
  室友们有的敷面膜,有的x酸x盖,有的捧平板亲吻爱豆俊美脸庞,但都是一心二用,试图破解那张质地精良的卡片上传达的信息。
  虽然那上面只有一个大剌剌的L。
  许绿筱把卡片倒过来,说:“也可能是个7。”
  心里说,只要不是666就行。
  
  第二天,又收到花,白百合。许绿筱心里打了个激灵,为什么都是白的?代表virgin吗?
  没卡片,但多了个礼盒,打开是个包。很迷你的黑色链条包,LOGO倒是硕大。
  室友们挨个照镜子试背,恭喜她被神秘土豪盯上了。
  她嫌弃:“这种包有什么用?连把折叠伞都放不下。”
  
  室友甲鄙视:“这个包五千多,折叠伞不会用手拎着?长手是g嘛用的?”
  她反驳:“背包不就是为了解放双手的吗?”
  室友乙补刀:“所以你就只能用五十块的硕大帆布包。”
  室友丙把小黑包按在x口:“嘘,小声点,不要让它听到。”
  咦,包里还有张名片。没名字,只有一个电话号。
  等着她主动打过去?
  
  神秘土豪的x路简单c暴,就是砸钱。
  第三天,白色马蹄莲。外加包装精致的四块小蛋糕,提拉米苏、慕斯、戚风和布朗尼。
  许绿筱有点犯难,看着眼巴巴吞口水、早忘了刚发过减肥毒誓的众室友,她拿了一张纸,“想吃的,签个字吧,如果出现嘴短或中毒等后果,概不负责。”
  结果几个吃货不假思索地签字,毫不客气地瓜分,完全不计后果。
  “火中取栗”也就是如此了吧。
  
  室友甲吃得金句频发:“唯有美食与美食不可辜负。”
  室友乙吃得花痴复发:“土豪太贴心了,这么贴心的人肯定特别帅。”
  许绿筱托着下巴说:“这位贴心的神秘土豪,我好像有点眉目了。”
  
  室友们抬头,她缓缓继续:“他啊,长得像个矮冬瓜。”
  室友们:“好啊,瓷实。”
  “……满脸麻子。”
  “总比吃软饭的小白脸强。”
  “……结过七八次婚。”
  “那你就是九姨太了。”
  室友丙一抹嘴:“废话这么多,你这份到底还吃不吃?”
  许绿筱拍桌子,“一不留神就混成九姨太了,我也得吃点儿压压惊。”
  
  第四天,花,白芍药。这人对白色有什么执念?还是只针对她?
  许绿筱有点不敢当着室友面儿拆礼物了。
  这次是首饰,18k金钻石锁骨链。
  虽然她的确有个还过得去的锁骨,能放下几枚y币的锁骨窝……可理智告诉她,这事有点大了。如果钻和金不是假的的话。
  
  许绿筱先绷不住,打了那个电话。
  对方接得挺快,显然知道是她,背景里有似有若无的音乐声。
  她平静地问:“请问你是哪位?”
  那边一愣,随即:“Virgin?”
  靠,她回,“None of your business。”
  
  他笑,“小师妹有什么指示?”
  “那些都是你送的?给我个地址……”
  “你不喜欢?”
  “不……”
  “那你喜欢什么?”
  
  喜欢真金白银,先给一个亿花花。她忍住口舌之快。“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到的那个意思,追你。”
  “……”
  “我现在人在外地,只好先送点小礼物表心意,乖,这会儿有点忙,先挂了?”
  许绿筱只能慢半拍地对忙音说,“乖你妹,很熟吗?可恶的矮冬瓜。”
  
  接下来几天,“小礼物”跟天上掉馅饼一样,继续砸下来。
  花也告别了丧心病狂的virgin系列,变成红玫瑰、粉百合、蓝鸢尾。礼物还是包、首饰、巧克力。而那个号码,就再也没打通了,持续关机中。
  室友丙说:快乐肥宅女每天发自内心期盼的男人——快递小哥,送餐小哥。
  许绿筱在心里悄悄加一个,只见过一次半的莫名其妙的“金主”。
  
  室友甲说:“给你个建议,买几x好点的内衣。”
  许绿筱挑眉:“g嘛,迫不及待献身?”
  “用你的魔鬼身材,一举拿下,有了长期饭票,什么出国啊保研啊都省了。”
  “他自己的饭票都在他老子手里……”
  “咦,你不是说他是个‘结过七八次婚的满脸麻子的矮冬瓜’?”
  许绿筱咳嗽,“矮冬瓜就不能靠爹了?还有老矮冬瓜呢。”
  
  ***
  
  第十天,金主归来,据说才落地,就来见她。
  毒辣辣的太阳下,许绿筱拎一个鼓囊囊的大袋子,等在校门口。
  
  东西太多,差点就用红白蓝编织袋了,室友说看着像是去“抛尸”,友情赞助了一个印着海绵宝宝的行李袋,再次确认:“真考虑好了?真的要跟遛遛狗、美美容、刷刷卡、搓搓麻、没事去地中海度个假的美好生活说拜拜了?”
  她点头,“生命有两种方式,要么燃烧,要么腐烂。我现在要燃烧,三十年后再考虑腐烂的事。再说,当了九天的九姨太,也算过足瘾了,我还是更爱当大房。”
  
  没见到白色兰博基尼,或别的什么拉风豪车,只有一辆普通的出租车,“咻”地停在她面前。后车门推开,露出一张半熟的脸:“上车。”
  许绿筱感觉到一丝传说中的“见光死”。
  倒不是说对方长得丑,平心而论,人模狗样极了。而是,这一“面”,所有自娱自乐的内心戏都“咻”地烟消云散了。
  
  她有些无力,“我就说几句话。”
  丁大少的视线掠过她手里东西,只说:“皇帝不差饿兵,先去吃个饭好吗?”
  装可怜这一招,无往而不胜。
  
  上车后,许绿筱戒备地问,“吃什么?别是我消化不了的。”
  丁宸笑:“你消化功能不好?是不是被学校食堂荼毒的?应该比我那会儿强多了吧。”
  她好奇:“你也吃食堂?”
  “不然呢?我该吃什么?”
  “鱼翅鲍鱼啥的,反正不是大餐就是私房小炒呗。”
  
  他笑,前面出租司机也笑。她撇下嘴:“我的想象力比较受限。”
  他说:“不仅吃食堂,还经常吃泡面,最爱的是老坛酸菜,你呢?”
  “……我不爱吃泡面。”
  
  丁宸扫了眼她的衣着,灰T,九分仔裤,绿色帆布鞋。
  “你不喜欢穿裙子?”
  “这样骑车跑步方便。”
  “现在不骑车,也不跑步,想穿吗?”他拇指往窗外比一下,“去挑几件?”
  
  正好路过商业步行街,x&M、ZARA之类店面一一掠过。
  切,还不死心,想继续腐化她呢。
  许绿筱问:“要去什么地方吃饭?必须穿裙子吗?”
  他笑:“那倒不用,这样也挺好。”
  
  下车的地方,果然是个气势恢宏、金碧辉煌的大酒店,丁宸从后备箱取出登机箱,拎在手里,对她的海绵宝宝熟视无睹,其实也挺重的好不。
  大厅经理笑脸相迎,又是一番“丁少长丁少短,丁少辛苦了”,他带她搭电梯去包厢。一进门,“噗”,彩条、彩屑扑面而来,夹杂着“砰砰”的开香槟声。
  
  如果不是那句“xappy birthday”,还以为直接穿越到婚礼现场了。
  许绿筱差点爆c,这又是什么x路?
  丁宸解释:“今天是我生x。真的。不信给你看身份证。”
  说着还真从皮夹里拿出递给她,她随意扫了眼,x期还真对,但是……这也太巧了吧。
第 2 章
  抖落掉头上脸上的彩屑,许绿筱看清包间里的情形,男男女女,二十来人。都很年轻,男的随意范儿,女的无论是衣服还是神经都比较紧绷,仿佛在暗中较量,看她时也像那种势利眼的店员似的,自下而上,又从上到下。
  嗯,当她是条形码呢,还连扫两遍。
  怪不得问要不要买裙子,她的确是成了格格不入的小灰鸭。
  丁宸介绍:“许绿筱,F大的师妹。”
  有人接话:“师兄师妹什么的,最有故事了。”
  
  又有人捧来寿星王冠,他挥手挡开:“别整没用的,吃饭吃饭,我饿死了。”
  对方说:“饿成这样?路上没吃点儿小点心?”视线瞟过他身边的人,直白而轻慢。
  坐下时许绿筱做了个深呼吸,这人节奏太快了,她只能静观其变。瞥见椅子后略显无辜的海绵宝宝,其实他是故意不给机会让她退还和摊牌吧。
  然后发现,丁宸是左撇子。
  据说这样的人更聪明?没看出来。
  
  有人来倒酒,还声称该连g三杯。
  丁宸掩住杯口,“说明白点儿。”
  “因为‘一罚二喜’,罚的是你迟到,让大家久等,第一喜,寿星,第二喜,喜得……”对方咳嗽,“与小师妹喜相逢。”
  丁宸拿开手,g脆地连喝三杯,“行了吧?”
  
  这人看向许绿筱:“小师妹一看就是有量的,你俩一起的,也该连喝三杯是不是?”
  许绿筱不接招,眼前这场鸿门宴,万一醉了不知道是失身还是失肾。
  丁宸递上自己杯子:“就一杯,今天还有正事儿,胡说八道的,给你个面子不错了。”
  倒酒的说:“那也行,g正事要紧。”
  
  按惯例,女士们要去补妆,顺便八卦:
  ——没想到Linda这么快就下线了。
  ——少爷最近的口味还真是一言难尽。
  ——全身加起来不到一百块。
  ——没准是故意穿这样,满足少爷的恶趣味。
  ——前几天在机场看见Gigi了,不当模特了,进剧组,混成女二了。
  ——少爷加持过,就是不一样哦。
  ——羡慕了?也想被加持?
  ——我想夹他。
  
  许绿筱站在隔间里,手指停留在马桶冲水按键上方,低头看自己,明明过了一百块好吗?
  是眼神不好,还是算术不好?就没想到被议论的对象可能也在这吗?
  还是觉得听见也无所谓?或者是故意说给她听?
  其实她才是误入剧组,三流又魔幻。
  等外面没动静了,她才出去,洗了把脸,重梳了马尾,握拳,今天必须做个了断!
  
  许绿筱回去时,一男的正声情并茂地说着什么新鲜事,吸引了大部分目光。“少爷”靠着椅背安静看手机,待她坐下,他脑袋靠近点,“去这么久?不是迷路了吧。”
  “好像是。迷了好几天了。”
  这话已有所指,某人不接茬儿,收了手机,左手托腮,侧过脸看她,又像只是在发呆。腕表从袖口滑出来,全透明表盘,看到了机械内脏,唯独看不清时间。
  
  许绿筱走了下神,问:“什么时候能单独说几句?”
  丁宸看着她发梢挂的水珠,伸手抹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往旁边躲。
  他不以为意,右手顺势搭在她椅背上,打了个哈欠,反应慢半拍似的说:“你洗脸了,困?我也有点儿,我在楼上定了个房间,”他食指往上,“上去聊?”
  许绿筱呆了呆,那还能聊吗?
  刚被网上热门事件科普,只要女的跟男的进了酒店房间,发生什么都被视为自愿或默许,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忽然有人嚷了句:“不许说悄悄话!有什么好玩的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丁宸懒洋洋地回:“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
  这话听在许绿筱耳中,像是个小小炸雷。而且他说话时,是看着她的。看来这人果然记仇,她想起了他送的各种白花、继而又是红花,是有什么隐喻吗?这哪里是简单c暴的x路,分明是隐藏很深的行为艺术。
  
  又有人说:“说好了啊,寿星不可以提前离席。”
  丁宸漫不经心地回:“行啊,那你们就提前撤,让我们说会儿悄悄话。”
  “谁知道你们是要说悄悄话,还是做点悄悄事?”
  
  很多人都笑了,他也笑,欲盖弥彰地咳嗽下:“说话注意点,别带坏小朋友。”
  对方不依不饶的:“谁是小朋友?这屋里谁过三十了?你多大?还有你?”
  被点名的几位女士推说这是秘密,结果一报数,都跟许绿筱不相上下,有个才十九,看来化妆果然会掩盖真实年龄,不是减龄,就是增龄。
  
  过生x,怎能少了蛋糕?蛋糕出场时,有人惊呼。
  因为它更像是个模型车,细节俱全,惟妙惟肖。推蛋糕的那位一脸得意,单手掐腰,跟车模似的,“法拉利最新车型,经典红,帅不帅?意外不意外?”
  寿星点头:“不错,挺有想法。”
  
  “这就是咱大伙对少爷的祝愿,红红火火,马力十足。”这人说着往上x两根数字蜡烛,一个2,一个5,用打火机点燃。
  不知谁说句:“是不是少了个0?”
  大家都笑,连许绿筱也没忍住。
  寿星看了她一眼。
  
  “一罚二喜”那位说:“咱们丁少不走寻常路,今年过二十五岁生x,明年还得过二十五岁,知道为什么吗?”他看过来:“小师妹,你猜猜看?”
  许绿筱说:“今年是虚岁,明年是周岁。”
  对方打个响指:“小师妹果然有才。”
  
  分完蛋糕,有人提议寿星讲几句,丁宸还是那副懒懒的姿态,“说说自己的人生偶像吧,你们先来。”
  有人一马当先:“我偶像是希特勒。”
  被调侃:“怪不得发现你有点反人类倾向呢,我是说长的。”
  另一人,“特~朗~普,这辈子活得值,我跟他也差不远了,就差再挣点钱,客串几部电影,结了再离几次,再竞选个那啥。”
  被群嘲:“这才是真的差得远了。”
  
  有位坐在男伴腿上的女士说:“我也有,可可香奈儿。”
  被另一女士揭短:“我看你偶像是她的包吧。”
  她点头:“还有衣服和化妆品。”
  男伴就是提“小点心”那位,揽过她亲一口,“就稀罕你这坦率劲儿,不婊。”
  
  就听“一罚二喜”说:“你们这些人,能不能务实点?我偶像是丁少他爸。”被大家嘘声,他一脸认真地继续:“丁少,咱爸打算认个g儿子吗?”
  丁宸面无表情地说:“g孙子可以考虑一下。”
  他看向身侧:“你呢?”
  
  许绿筱心里有个答案,不过在这么个拼爹界翘楚面前,说出自力更生女强人的名字,好像是有点不合时宜,所以随口道:“南丁格尔吧。”
  果然被所有人“刮目相看”。
  
  只剩下寿星了,大家对他的答案还是抱有几分好奇的,就听他淡淡地说:“周幽王。”
  “一罚二喜”惊讶:“真的假的?别啊,我偶像打下这大好河山容易吗?这得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啊,哦懂了,反正我们就是被戏的诸侯儿了。”
  丁宸看着身边人若有所思的侧脸,指了指她面前那一角蛋糕:“怎么不吃?”
  
  许绿筱没说话。
  这伙人东拉西扯,又似乎意有所指,某人装糊涂,扮温柔,话里话外地撩。她明白了,什么x路什么凑巧?她不过是人家在生x的几天前给自己物色的一个礼物。
  或者,礼物都不算,只能算作一口小点心。
  
  面都不用露,“哐哐”砸了几天钱。几万块,对她来说,兴师动众,寝食难安,于他,不过是个价格,一次就睡回本儿,没准还能多睡几次。分摊下来,只怕比小姐都划算,还保证g净,所以一次次确认“virgin”?
  这样一算,那种堵心的感觉又上来了。
  所以她怎么还吃得下另一块“小点心”?
  
  她拿过一瓶开封了的酒,给自己倒了半杯,给他的杯子也倒上,然后站起来,“丁学长,祝你生x快乐。”说完一口g了。
  有人叫好。
  丁宸没动,看着她,等下文。
  
  洋酒一口闷的后果是,许绿筱被狠狠“激”了一下,差点迸出泪。
  “我学校还有事,先走一步,今天认识各位,很高兴。”
  她不去看那个人的反应,心想那袋子东西也不用特意说明了,只是可怜了海绵宝宝,应该用红白蓝编织袋的,因为那些东西,配不上它。
  
  一屋子彻底静下来。
  许绿筱快走到门口时,那个人终于开口:“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意?”
  这话说的。
  还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让她想到那个饮料瓶,还有那张名片。
  是不是只要他给的,不管有用没用,不管砸人脸还是后脑勺,对方都得受宠若惊、喜极而泣地接着?想要演戏别人就得配合,想要算计别人也要假装没有识破?
  
  她转过身,对上他的视线,平静地说:“没什么不满意,就是有自知之明,而且对纨绔膏粱没兴趣。”
  
  事后回想,还是受酒精刺激了吧。不然跟他周旋了这么久,再心平气和说句“拜拜”又怎样?情商呢?还有什么“纨绔膏粱”,打击面太大了,这屋子里得有一半躺枪吧?
  
  丁宸脸色果然不好看,定定看了她几秒,然后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嘴角又含笑:“就冲你这句话,我也得把你追到手,不然我跟你姓。”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