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陷》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甄子姐姐


第一章
  《温柔陷》
  2020.3.9/甄子姐姐
  晋江文学城独家
  ————————
  芙园巷南街拐角的友嘉书屋,开了有些年头了。店门招牌是木质的,经年累月的风吹x晒下早已斑驳陈旧。
  
  栖在书屋窗台上小憩的三花猫舒展四肢伸了个懒腰,甩甩断尾囫囵翻了个面,白胖的肚皮曝在阳光下。
  
  正值乍暖还寒时,风依旧冷冽,空气里裹挟着一股刺鼻的油漆味。
  
  店主老陈把招牌翻新重刷了一遍,拎着油漆桶踩着梯子下来。把工具暂放在角落,找了块布擦手。
  
  有邻居买菜路过,停下来搭话。
  
  “老陈,忙呢?”
  “忙啥呀,这不最近生意淡嘛,找点事做。”
  “来根烟?”
  “不了,家里那位不让抽,早戒了。”
  “这么怕老婆?老陈你呀,活了大半辈子,也就这点胆了。”
  “怎么叫怕老婆?老话不说的好嘛,惧内也是爱妻地表现。”
  “你这嘴还真能说,怪不得你们两口子感情好呢。”
  “嗐,你就别笑话我了。”
  “对了,有些x子没见嫂子了,躲家里忙什么呢?”
  “病了,搁家里歇着呢。”
  “病了?严不严重?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
  “店里来客人了。那啥,老徐,咱改天聊啊。”
  “成,你忙你的,回见!”
  
  **
  三五成群的少年推开书屋店门鱼贯而入,挂在门后的铃铛“叮铃——叮铃——”响个不停。
  
  唐雨杺单手支着脑袋正睡得香,朦朦胧胧听到熟悉的响铃声,梦境画面出现一丝裂痕。
  
  似梦非梦间她急忙伸手,想摸摸记忆里那张可爱的小脸。撑住脸的胳膊肘同步滑下桌沿,她的一颗心因惊吓跟着一跳,失衡的脑袋猛往下砸。
  
  脸跟桌面即将亲密接触的瞬间,有一只手及时伸了过来,稳稳托住了她的额头。
  
  垫住她额头的手很凉,骨感的指节有点硌。掌心宽大y实,泛着丝丝缕缕熟悉的x糖香。
  
  唐雨杺光是嗅着味就知道那手的主人是谁,很安心地闭着眼。脸埋在他的掌心里,迷迷糊糊地蹭了蹭。
  
  手的主人惯于纵容她的这些耍赖行径,很配合地把手慢慢放在了桌面上。一只手垫着她的脸,另一只手轻轻翻动书页。
  
  坐在对面的朱芸被酸到了,动作浮夸地搓了搓胳膊,忍不住吐槽:“雨杺这家伙还真是……”
  
  “嘘——”
  是周鹤的声音。
  
  唐雨杺躲在他的手掌间,悄悄翘起嘴角。
  
  已经过了变声期的周鹤声音很好听,如珠玉,清冽玲珑。虽只是很低的气音,她听着还是觉得欢喜。
  
  朱芸只得配合着压低声音说话:“她早晚是要被你给惯坏的。”
  
  周鹤很轻地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唐雨杺慢悠悠抬起头,下巴搁在周鹤的掌心里。耷拉着眼皮,还是那副睡眼惺忪的犯困模样。
  
  随手抓了本书,朝对面丢了过去,很不服气地抗议:“瞎说什么呢你?怎么我就被惯坏了?”
  
  朱芸反应很快,单手接住了飞来的书,斥了声:“大胆狂徒,竟敢偷袭!”
  “……”唐雨杺一言难尽地看着她。
  
  两人大眼瞪小眼用眼神交锋了数秒。
  
  周鹤自小见惯了她们胡闹,坐在一旁安静看书,丝毫没受影响。
  
  唐雨杺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单方面结束了这场没什么实际意义的瞪眼比赛。歪过脸,看着周鹤左耳戴着的助听器。
  
  刚刚在梦里,她又见到那个被踩陷进泥地里的助听器了。
  
  周鹤的左耳听不到任何声音,不过他并非天生如此。
  
  据把周鹤领回家门的周康所述,周鹤左耳失聪,是由于某种外力击打导致的永久性创伤。
  
  这其中牵扯了一段尘封的旧事,是周鹤被周家领养前,曾亲历过的噩梦。
  
  **
  周鹤被周家领养那天,闹出的动静挺大。
  
  那时的筒子楼还没拆,邻里间都挨得近。东家发生了什么事,西家转眼就能知道。
  
  从警局执勤回来的周康领回了个满身血污不知来路的孩子,这事转眼就在楼里传了个遍。引来不少邻居围观,大家七嘴八舌地询问这孩子的来历。
  
  可周康口风紧,关于孩子的身世愣是只字没提,只说自己打算领养这孩子。
  
  周康的哥哥周健,从邻居那听说了这事。提前关了诊所门,匆匆赶去了弟弟家。把看热闹的人都劝了出去,关上家门,跟周康推心置腹聊了许久。
  
  周健不同意周康一个还没结过婚的光棍领养.孩子,也深知自己的这个弟弟性子执拗,一旦做了决定,几乎不会改口。
  
  正巧周健跟老婆吴晓霞结婚了这么多年还没能有个孩子。
  
  去医院检查过,两个人多少都有些问题。吃了很多中药,可惜身子还是没能调理好。两口子为求子的事愁了好些年,为此也遭了不少罪。
  
  周健没能劝动弟弟,思路拐了个弯。主张把这孩子带回自己家里去,由他领养,也算是成了一桩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过这事吴晓霞不同意,理由是这孩子来路不明。看那孩子一身染血的衣服瘆人,担心摊上事,在家哭闹了好些天。
  
  周健显然是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来的,可无论吴晓霞怎么闹,他始终都没吐露半字关于这孩子的来历。说是跟弟弟约定过,要把这孩子当亲生的养。
  
  直到领养手续办完,吴晓霞才被迫接受了这个孩子。
  
  **
  为求子折腾了好些年的周家,领养了个不明来路的孩子。
  
  这么桩新鲜事钻进了唐雨杺的耳朵里,她立马来了兴致。吃过晚饭后兴冲冲往周家跑,想看看那新来的孩子长什么样。
  
  那会儿她是满胡同乱窜出了名的小魔王,哪儿热闹就往哪儿凑。跟个野丫头似的,成天在外头跟人打架。
  
  刚出楼,唐雨杺就看到三个经常欺负人的坏小子在轮番推挤一个穿着蓝白运动服的小男孩,摆明了不给他过去。
  
  被围攻的小男孩唐雨杺是第一次见,清瘦,个头跟她差不多高。长得白白净净,是她见过的年龄相仿的男孩子里模样生得最好看的一个。
  
  唐雨杺的视线在陌生小男孩漂亮的脸上停留了片刻,注意力转向了他的左耳。小男孩的左耳上戴着一个不知名的新奇玩意,之前从没见过。
  
  三人中为首的小胖子抱着一只胳膊,推搡挑衅道:“新来的,听说你是个聋子?”
  
  新来的?
  这附近的几栋楼里,没听说有新来的住户。
  至于新来的孩子,也就是周家那位了。
  
  唐雨杺很快反应过来,不远处那个脸蛋漂亮的小男孩,就是她想见的那位周家孩子。没想到一出门就被她迎面撞上了,还真是赶早不如赶巧。
  
  一对三,数量上一比,这个新来的可没什么胜算。
  也不知他能不能寻到机会翻盘?
  这局势还挺有看头。
  
  唐雨杺从兜里摸了颗喔喔x糖出来,剥开糖纸往上一抛,动作熟练地仰头用嘴接住。悄无声息地找了个观看位置最佳的地儿蹲下,嚼着糖果看热闹。
  
  新来的那位看着似乎是没什么脾气,对面的人推,他就顺势往后退。完全没有要还击的意思,连回个嘴都不会。
  
  唐雨杺在这周边的楼里跟同龄段的男孩子们都打过架,几乎已经是“打遍天无敌手”了。原本还指着新来的那位能有点挑战性,最好是个爱找茬的刺儿,这样她就有足够的理由跟对方打上一架了。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个会挨欺负的软柿子?!她暗道了声“没劲”,隐约还有些失望。
  
  一场春雨过后,地上积了不少水。
  
  被围攻的那位一路退行到了泥潭边,没留神,一脚踩进了深坑里。他被迫停了下来,抬起右脚,低头看脚上裹了泥的新鞋。
  
  小胖子见他只守不攻,更嚣张了。趁他分神,一把拽走了他们方才口中提到的那个助听器。
  
  直接使了全力,把人推进了泥潭里。而后把助听器狠狠摔在了地上,故意一脚踩上去,碾了碾。
  
  看着助听器陷进了潮x的泥地里,欺负人的三位哈哈大笑。
  
  唐雨杺古惑仔电影看多了,荼毒太深。出于江湖道义,对于这种在她跟前欺负人的事向来不会袖手旁观。
  
  拍拍手站了起来,走过去把碍眼的小胖子一脚踹翻到地上。弯下腰,看着滚进泥潭的那个漂亮小男孩。
  “诶,我帮你揍他们,你以后跟我混好不好?”
  
  模仿着电视剧里那些街头酷哥收小弟的样子,假模假式的,语气臭屁得很。
  
  可惜声音太x,怎么看都像是特意跑来卖萌的。
  
  滚进泥潭的那位显然对她有这样的怀疑,只是安静看着她张合的唇。漆黑的眸空d,显不出半点情绪。
  
  唐雨杺的表现欲很强,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对方小看了,怎么也得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摔得四仰八叉的小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很不服气地要跟她理论。
  
  唐雨杺才懒得跟他多嘴,打架话多容易输。在对方废话连篇的时候,动作极快地抓住了小胖子的衣领,往前狠狠一抡。揪住小胖子脑后的一小撮头发,利落摁进了泥潭里。
  
  小胖子的两个小跟班顿时被她的气势唬住了,互看了对方一眼,转身就跑。
  
  唐雨杺威风凛凛的一脚踏在了小胖子的背上,抬起骄傲的小下巴,继续之前的话题。
  “诶!问你话呢。以后你乖乖听我的话,我罩着你,怎么样?”
  
  泥潭里的漂亮小男孩紧盯着她张合的唇,漆黑眸色间闪过一丝异样的光。
  
  唐雨杺听大人说起过,耳朵听不见的孩子,说话能力也多少会受些影响。没听这模样好看的周家孩子开口说过话,猜测他语言方面可能也有障碍。
  
  她踩实了脚下的小胖子,低xx凑近了些,提高嗓音耐心引导道:“听懂了就点点头!”
  
  跌坐在泥潭里的漂亮小男孩总算有了反应,抱膝的手指蜷了一下。
  
  抬起眼,与她视线相撞,很乖地点了点头。

第二章
  唐雨杺盯着周鹤隐在发间的助听器,因梦境里的零碎画面忆起旧事,不知不觉间出了神。
  
  许是她的视线过分炙热,周鹤似有感应,转过头,看着她抿起的唇。
  
  周鹤听力不好,自小就有读唇语的习惯。与别人交流时,下意识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嘴唇上。低着眉眼,神情格外专注。
  
  唐雨杺恍惚了会儿,见他的视线转向了自己,不自觉翘起嘴角。
  “阿鹤,笑一个。”
  
  她偶尔会心血来潮,没头没尾地对周鹤提出些不着调的要求。不过周鹤向来听她的话,没多言,很配合地露出一个又x又乖的笑。
  
  他是狗狗眼,瞳色黝黑清亮,笑时眼尾会跟着微微弯起,白净的脸颊上立时现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唐雨杺最爱看他笑,只要他一笑,她的心情都会莫名跟着变好。
  
  周鹤抬起眼,看向她水光潋滟的大眼睛。
  
  视线无声交缠,唐雨杺眼底笑意加深。伸出一根手指,指尖慢慢戳向了他可爱的酒窝处,凝神看他的反应。
  
  周鹤嘴角的笑意明显僵了一下,稍愣怔,低下眼睫,一抹红晕从耳廓逐渐漫至脸颊。
  
  **
  唐雨杺和周鹤打小一起长大,从初识至今,一晃已近十年光景。
  
  跟周鹤刚认识那会儿,唐雨杺才七岁。脸上的婴儿肥还没褪去,x嘟嘟的,像个白胖胖的洋娃娃。
  
  那时的她虽然总是张牙舞爪凶巴巴的,但是年纪还小,嗓音稚嫩。再凶的话一经她口说出来,总是x声x气的,有种另类的反差萌。
  
  时光荏苒,唐雨杺转眼就到了抽条的年纪。蹿个儿的同时,身段也越发曼妙。
  
  精致的五官渐渐长开,遗传了父母的好基因,生得极美艳。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蕴水含波,妩媚天成,直勾勾盯着人看的时候活像个能生吞人魄的妖精。
  
  周鹤一向禁不住她的挑逗,明知她是在故意捉弄自己,也还是会害羞脸红。
  
  **
  “我说二位……”坐在对面被当成空气的朱芸揉了揉突突乱蹦的太阳x,“能注意点影响吗?我还在呢!”
  
  唐雨杺转眸看了她一眼,不满她扫了自己的好兴致。视线落在周鹤低下的眼睫处,戳住他酒窝的手指蜷起,意犹未尽地夸了声:“可爱!”
  
  周鹤抿唇,嘴角压着笑,视线转回了翻开的书页上。
  
  朱芸对着天花板默默翻了个白眼,作为旁观者,直白给出了一点小建议:“唐同学,你这种行为纯属耍流氓,能别动不动就调戏阿鹤吗?”
  
  “不能。”唐雨杺说。
  
  “……”行吧,习惯就好。
  
  朱芸接受现实,继续埋头抄作业。
  
  唐雨杺看着朱芸面前摊开的作业本,记起自己迷迷糊糊睡着前朱芸就在抄作业,这会儿竟然还在抄,不像她的风格。
  
  难免觉得奇怪,问:“你怎么突然变这么勤奋了?”
  
  “不勤奋还能咋地?明天可就开学了,我可不想被疯狗盯上。”朱芸说。
  
  唐雨杺被她这么一提醒,像是才记起这事。缓慢直起身,挪开了周鹤方才垫住自己脸的那只手。
  
  朱芸一看她这迷茫的表情就猜到了,问:“你不会是……把开学的事给忘了吧?”
  
  唐雨杺“啊”了一声,点点头,说:“才想起来。”
  
  “作业呢?是又不打算写了?”朱芸又问她。
  
  唐雨杺一到放假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哪还记得有“作业”这回事啊。被朱芸这么一问,她秒变窥破红尘脸,破罐子破摔道:“挑了几道题,也算是参与过了。”
  
  “我就知道!”朱芸叹了口气,“仗着自己成绩好就这么为所欲为,疯狗早晚得给你气死。”
  
  “那不至于,他早习惯了,有免疫力。”唐雨杺玩笑道。
  
  “这回不想写作业的理由又是什么?”朱芸问。
  
  唐雨杺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又给忘了,给自己生掰了个理由,挺嚣张地说:“题太简单,不值得浪费那个时间。”
  
  “……”朱芸呆滞看了她两秒,服了。
  
  “叮铃——”又有客人推门进了书屋。
  
  唐雨杺熟门熟路地把手伸进了周鹤的口袋,问坐在对面的朱芸:“吃糖吗?”
  
  周鹤把书往后翻了一页,略抬起胳膊,方便她拿自己口袋里装着的喔喔x糖。
  
  朱芸甩了甩抄作业抄酸的手,头都没顾上抬一下。
  “我这作业还没写完呢,哪有那个闲工夫吃糖。”
  
  唐雨杺不再管她,从周鹤的口袋里拿了颗x糖出来。剥开糖纸,仰头把糖抛进嘴里。
  
  一手支着脑袋,嚼着糖果看了眼近处窗台上还在酣睡的三花猫。而后低下视线,继续百无赖聊地浏览少女杂志尾页的星座运势分析表。
  
  **
  有人从书架间走了出来,在找座,脚步声渐近。临这一处时步子稍顿,须臾,加快了步伐。
  
  来人兴冲冲地拉开了朱芸身边的那张空椅,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嗨!这么巧,又遇上了!”
  
  围桌坐着的三位同时抬起头看他。
  
  是一个小麦肤色的少年,看着跟他们差不多大。小平头,眼睛挺大。咧嘴一笑,一口大白牙很整齐。
  
  唐雨杺对突然出现的这位完全没印象,见他是冲着朱芸说的这话,猜测是朱芸认识的人。
  
  只稍稍看了那陌生少年一眼,低头继续看自己手里的杂志。
  
  “是你!”朱芸一见小平头就乐,惊讶道:“你是住这附近吗?最近见面频率还挺高啊。”
  
  “刚搬的家,就住这隔了条街的林蔌苑。搁这也没什么认识的朋友,就一个人满大街瞎溜达呗。”小平头说。
  
  “自己瞎溜达?那我可友情提醒一下,东街你可别去。那儿乱得很,混混聚集地。”朱芸说。
  
  “东街?”小平头点了点头,“得!记住了。”
  
  这头话唠得差不多了,小平头的注意力转向了对面埋头看书的周鹤,主动打招呼:“你就是周大夫家的儿子吧?”
  
  周鹤抬起头,讶异道:“你认识我?”
  
  “去拔智齿的时候周大夫给我看过你的照片,说你也是罡德一中的。”小平头说。
  
  随手抽走了朱芸手里握着的笔,在她的作业本上刷刷刷写上自己的大名。
  
  小平头指着作业本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自我介绍道:“郑凌浩,叫我浩子就行,下学期咱可就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了。”
  
  “我管你是哪儿冒出来的耗子?”朱芸气得猛踹了他一脚,“谁让你在我作业本上乱写的?把我刚抄好的解题步骤都盖住了!字还那么难看!”
  
  “我说你一个小姑娘,长得文文气气的,怎么就这么凶呢?”郑凌浩揉了揉被踢疼的小腿,自认倒霉。拿起手边的修正液,把刚写下的名字一点一点涂抹掉。
  
  朱芸靠在椅背上,用一种关爱智障的微妙表情看着他。
  
  这头刚得罪完朱芸,郑凌浩的手转头就伸向了对面正专心看书的周鹤,很自来熟地直接拿走了他面前的书。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翻页合上,看书封。
  
  “天生变态狂?这么带感的书名。”郑凌浩问,“哥们儿,你好这口啊?”
  
  周鹤低垂的眼睫一颤,藏在桌面下的手指蜷起,攥紧。
  
  “别做让人讨厌的事!”唐雨杺很护犊子地一把夺回了周鹤的书,啪的一声拍回原位,追加说明:“阿鹤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
  
  郑凌浩被斜对面突然抢书的举动吓了一跳,视线转向了凶巴巴警告他的那位。
  
  少女抬手拨了拨发,拢至耳后。斜阳穿透她乌黑秀丽的发丝,白皙的皮肤在光照下仿若吹弹可破,几近透明。低下的眼睫浓黑绵长,鼻梁挺翘,唇不点而赤,长得非常漂亮。
  
  郑凌浩不由眼睛一亮,呆滞看着斜对面的小美人。
  
  周鹤始终低着眉眼,全程没有给出任何回应。不动声色地重新翻开书页,继续安静看书。
  
  唐雨杺往他翻开的书页上扫了一眼,被其中一个段落吸引了注意力。伸手,把那本名为《天生变态狂》的书扒近了些。
  
  周鹤对她自作主张的行为向来不会表现出任何抗拒的情绪,很配合地往后让开了些,由着她翻阅。
  
  唐雨杺往回翻了两页,细读了一遍之前无意中看到的那个段落。
  
  “这一切向我们传达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即那些最冷血、最暴力的恐怖伪君子、孤僻的杀手和独.裁统治者们都拥有强大的‘同理心’——这种同理心只庇护他们自己的同伴,其他生命和其他人的幸福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①
  
  许是周鹤的猎奇心作祟,这确实是他会感兴趣的书刊类型。
  
  唐雨杺把书推了回去,问:“又是老陈推荐给你的书?”
  
  周鹤略颔首,应了声:“嗯。”
  
  意料之中,周鹤和书屋店主老陈常有往来,两人私下会互相交流最新的读书心得。
  
  “老陈和阿鹤看书的口味真是出奇的相似,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共通点。”朱芸说。
  
  周鹤闻言抬眸,淡看了她一眼。
  
  唐雨杺打算去书架那里换本书看,刚直起身,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稍一转头,撞向了郑凌浩递来的滚烫视线。
  
  被一个陌生人这么巴巴地盯着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实在有些不自在。
  
  唐雨杺在这怪异的注目礼下微微皱眉,屈指扣了扣朱芸那侧的桌面。朝郑凌浩稍抬了下巴,问:“这缺心眼,你打哪儿认识的?”
  
  朱芸转头看了看“缺心眼”,一想起第一次见他的那个场面,忍不住想笑。
  
  “我前天不是去健叔那儿洗牙嘛,正巧看到这货也在。当时健叔让他把嘴张大些,结果这缺心眼用力过猛,智齿还没拔呢,下巴先脱臼了。”朱芸说。
  
  郑凌浩紧盯着唐雨杺看,急忙解释:“我那会儿就是有点紧张,脱臼x作纯属失误!”
  
  朱芸口中所述的那段画面感太强,唐雨杺被逗乐了,噗呲笑了一声。
  
  郑凌浩直接看呆了,小美人的如花笑靥直击他x腔内那颗扑腾扑腾乱跳的小心脏。
  
  痴痴看着唐雨杺,郑凌浩捂住x口,呢喃自语:“完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周鹤翻动书页的动作一顿,看向对面似乎不是很有眼力的自来熟少年。
  
  唐雨杺只当是听了句玩笑话,根本就没往心里去。站起身,往后面的书架间走。
  
  朱芸向来嘴毒,打击道:“钟情个屁!排队都轮不上你。”
  
  郑凌浩被她这一句话噎住了,顿时清醒了不少。确实,这么惊艳的小美人一定不缺人追。
  
  他有些受挫,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问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对了哥们儿,你怎么称呼?”
  
  周鹤低下视线,眼底暗藏的敌意汹涌。
  “周鹤。”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