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穿越女霸占身体十年后我回来了》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暮兰舟

我回来了
  宫斗的终极目标不是当皇后,而是当太后,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真理了。
  
  当皇帝的老婆那有当皇帝的老娘来的爽啊!
  
  太后才是后宫笑到最后、笑的最甜的女人。
  
  但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不,是必先进宫。
  
  如果把宫斗比作修仙,进宫选秀是练气阶段、成为嫔妃是筑基阶段、封为皇后是元婴阶段、成为太后就是修仙的终极——飞升。
  
  大明永兴元年,春,通过层层选拔的四十九位秀女被送进紫禁城储秀宫里参选,开始练气阶段。
  
  永兴帝今年十七岁,到了大婚的年龄,按照规矩,这一次要从秀女们选出三个人,其中一人封皇后,两人封嫔妃。
  
  是的,最后只选出三个秀女。
  
  因为皇帝太年轻了,当太子的时候管的又严格,还是个清纯小xx,太后和内阁大臣们担心皇帝乍一“开荤”,把持不住,过于贪嘴,所以只选三个,先让皇帝尝尝鲜。
  
  谁来决定一后两妃的人选?
  
  奉皇帝口谕,内阁下旨,仁圣纪太后主持选秀,慈圣李太后辅助。
  
  是的,上一届惨烈的宫斗结局罕见的出现了“双x蛋”,角逐出两个宫斗冠军,纪太后和李太后并列第一名。
  
  李太后是永兴帝的生母,上一届的贵妃娘娘。
  纪太后是永兴帝的嫡母,上一届的皇后娘娘。
  
  纪太后今年二十五。住在紫禁城西边的慈庆宫。
  李太后今年四十岁。住在紫禁城东边的慈宁宫。
  
  妻妾有别,纪太后是正统,自然是她主持选秀,李太后作为生母,只能提提意见。
  
  储秀宫里四十九名秀女心如明镜,是落选卷铺盖走人、是“筑基”当嫔妃、还是直接成为“元婴”封皇后,是由纪太后决定的。
  
  选秀就像后世里的流水线选秀工厂,四十九个选手们在纪太后面前展现才艺,她们中间只有三个人能出道,其中皇后还可以万众瞩目、C位出道。
  
  四十九名秀女想着同一个问题:如何让纪太后注意到我、喜欢我?
  
  真是瞌睡遇到枕头,机会来了,二月初六是纪太后二十五岁的生x。
  
  秀女们纷纷使出压箱底的才艺,为纪太后献上寿礼,或写诗歌,或献上画作,或挑灯夜战赶制绣品做鞋子等等。
  
  寿礼送到慈庆宫,纪太后赏赐回礼,每个秀女都得到了一x金镶宝石的头面首饰,不偏不倚,看不出纪太后喜欢谁。
  
  上一届宫斗冠军的城府深不可测,岂是区区秀女能够试探出来的!
  
  二月初六,正是樱花漫天的季节。
  
  据传,纪太后最喜欢樱花,但樱花顶多只有半个月的花期,绚烂且短暂。
  
  春天多雨水,最近三天都在下雨,半树的樱花都被雨打风吹去。
  
  永兴帝是个孝顺的帝王,吩咐紫禁城不要打扫落在地面上的花朵,不准踩踏,粉嫩的樱花铺满了□□。
  
  大寿当x,天气放晴,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了蹲在宫殿屋脊上鸱吻神兽张开的大嘴巴。
  
  樱花一半在树上,一半在地上,别有一番风景。
  
  紫禁城除了单调的红墙和明x/色琉璃瓦之外,增添了无数道粉红色,春意盎然。
  
  宫人纷纷感叹纪太后是个有福之人,老天爷都给纪太后面子,连下三天雨后放晴,正好赶上纪太后过大寿。
  
  兔儿山是紫禁城最高处,山顶有个旋磨台,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磨盘般的圆形高台。
  
  纪太后在后宫众人的簇拥之下登上了旋磨台,欣赏着紫禁城的樱花花海和一道道铺满了樱花的小径。
  
  今天万里晴空,一丝风都没有,笼罩在京城之上灰蒙蒙的沙尘被雨水洗得gg净净,就像新磨的铜镜,站在旋磨台上远眺,还能看见宫墙之外京城的景色,也是东一簇、西一簇的团团粉红。
  
  纪太后凤心大悦,欣赏着满城樱花。
  
  心腹太监打开腰间的一块西洋怀表,低声道:“太后,寿宴的吉时快到了,李太后还没有来,要不奴婢派人去慈宁宫催一催?”
  
  万一误了吉时,就不吉利了。
  
  纪太后的眼睫毛都纹丝不动,淡淡道:“不用,到了吉时开宴便是。”
  
  话音刚落,慈宁宫的管事太监就来了,满脸歉意,“李太后偶感风寒,今x太医过去问诊,开了药,此刻正服药歇息,不能亲自来为纪太后贺寿了。”
  
  纪太后一脸关切之色,“近x阴雨绵绵,乍暖还寒,一不小心就要生病的,待寿宴过后,哀家去慈宁宫看看她。”
  
  言罢,还命人送了人参等调理身体的补品等物。
  
  吉时已到,纪太后宣布开宴。
  
  为了给纪太后过大寿,永兴帝从内库里取了十五万两银子,交给御用监x办。
  
  宫人们纷纷前来讨赏,各种奉承话、吉祥话不绝于耳,皇宫有十万宦官,九千宫女,低等的宦官和宫女们没有资格登上旋磨台给纪太后拜寿,就在兔儿山脚下排队领赏银。
  
  御用监命人抬了一筐筐新铸造的金银馃子,只要遥遥对着旋磨台方向磕头拜寿的人都可以伸手进去抓一把当做赏赐,都懒得点数,手大多得。
  
  只有纪太后才能有如此大的排场。
  
  储秀宫,四十九个秀女得到了给纪太后拜寿的机会。
  
  “祝仁圣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旋磨台上,秀女们齐齐给纪太后行礼,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都不敢正眼看太后。
  
  “平身,赐座。”
  秀女们心中一惊:她们都以为拜寿之后就走人,何曾敢奢望太后的寿宴上居然有她们坐下的位置!
  
  “谢太后!”
  在宫女的引领下,秀女们在纪太后两边排排坐,她们第一次看到纪太后的真颜,又吃了一惊!
  
  纪太后委实太年轻!太美丽了!
  
  她看起来和秀女们差不错的年纪,宛若少女,穿着深青色翟衣,上头绣着一百四十八对翟鸟,一对对翟鸟之间以金线绣的小轮花间隔。
  
  头上戴着一顶九龙九凤的六翅金冠,纪太后穿戴着全x翟衣金冠,举手投足却无比的自然,好像华丽沉重的翟衣金冠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根本没有重量。
  
  可是根据宫中传闻,纪太后是低贱的官奴出身——她娘家曾经获罪,男人们发配边关,纪太后罚没宫中为奴。
  
  秀女们心道:欲戴王冠,必受其重。纪太后用十五年时间就从官奴到太后,我辈尚需努力啊。
  人人都羡慕佩服纪太后。
  
  这些秀女们尚且不能掩盖心思,每个人的表情和眼神纪太后都一一看透,她扫视了一圈,笑道:“待会皇上散了早朝,会来旋磨台给哀家拜寿。”
  
  轰隆!
  犹如晴天霹雳,秀女们第三次吃惊,寿宴变成了相亲宴!
  
  纪太后暗暗记住秀女们的表情,重压之下,方能表现真性情,城府一观便知。
  
  旋磨台上,有钟鼓司从南边选的新戏《牡丹亭》助兴,据说是南方最时兴的昆山调,唱得是什么水磨腔,咿咿呀呀,温软缠绵。
  
  秀女们各怀心思,都无心去欣赏。
  
  纪太后则乘机欣赏细品这些秀女们,心思也不在戏上。
  
  闺门旦手持一炳画着富贵牡丹的折扇,且歌且舞,唱到“锦屏人忒看这韶光贱”的时候,那个“贱”余音绕梁,就像莲藕里头的藕丝,拉的老长了,却缠缠绵绵不断绝。
  
  “纪云贱人受死!”
  闺门旦蓦地按动了扇柄的机括,一根根铁扇骨从扇子里弹s出来,散发着幽兰之光,朝着纪太后刺来。
  
  “有刺客!救驾!”
  
  腰间拴着怀表的太监大吼一声,以身为盾,拦住了暗器。
  
  但是整个献戏的戏班子纷纷拿出藏在乐器里或者捆在身上的兵器,齐齐杀向劫后余生的纪太后,秀女们那里见过这种场面?纷纷吓得尖叫,有的瘫软在地,有的没头苍蝇似的抱头瞎跑。
  
  旋磨台是紫禁城最高的高台,混乱之中,纪太后不知被谁给推下了旋磨台!
  
  纪太后向后坠落,头上的九龙九凤冠飞了出去,砸在地面山石之上,金凤凰断了头。
  
  一头长发散开了,在空中像一朵变幻莫测的墨云,宽大的深青色翟衣像一朵伞似的鼓振起来。
  濒临死亡的那一刻,纪太后依然美美的。
  
  因连下三天三夜的雨,兔儿山脚下的一个浅坑成了一个小水潭。
  
  啪的一声巨响,水花四溅,纪太后掉进了小水潭……
  
  纪云被周身刺骨的寒冷惊醒了,她睁开眼睛,看见一朵朵粉嫩的樱花在水里浮浮沉沉。
  
  怎么回事?我不应该在水底,我应该在温暖的被窝里啊。
  
  好冷!
  她本能的呼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嘴里出来一串串气泡。
  
  衣服被水浸透了,沉重的就像盔甲,纪云会游泳,但被这层盔甲牢牢“钉死”在水底,不得动弹。
  
  应该遇到“鬼压床”做噩梦了,咬牙就会痛醒的。
  
  纪云咬了咬舌尖,疼到几乎昏厥,却还是在梦中。
  
  一个人游了过来,揽住她的腰,拖着她往上浮。
  
  救她的人眉目若画,纪云心想,这不是噩梦,这分明是个春/梦嘛!
所有人都要害死我
  纪云,本是南直隶锦衣卫籍,家族世袭锦衣卫指挥使,一品武官之女,家世清白。
  
  十岁那年,纪家卷入一场政治旋涡中,被夺了世袭罔替的爵位,男丁发配到交趾戍边,女人罚没为官奴,纪云作为官奴,从南京来到北京皇宫成为一名最低贱的宫女。
  
  纪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浣衣局刷马桶。
  
  那时候小小的身躯还没有马桶刷子高呢,纪云把半桶水掉进去马桶里,双手抱着竹制的马桶刷卖力转圈搅动着,霎时,x汤四溅。
  
  从清晨到x落,连吃饭都在马桶堆里,纪云以前是锦衣卫指挥使家的千金大小姐,何曾吃过这种苦头?
  
  可是不刷马桶,就没饭吃。
  
  没饭吃,就要饿死。
  
  纪云不想死,也不想一辈子刷马桶。
  
  宫女想要往上爬,有三条路。
  
  第一条路是爬上皇帝的龙床,成为嫔妃。
  
  第二条路是讨好嫔妃,多捞些油水和赏赐,摸清路门路,将来等着皇帝大赦天下的时候求恩典免去官奴的身份,成为平民带着钱财出宫。
  
  第三条路是在当差之余找时间好好学习,参加女官选拔考试,从九品女史做起,做些轻快的文书工作,慢慢晋升。
  
  大明女官是终生制,女官到了晚年出宫养老,女官的身份和俸禄可以享受一辈子,有钱有地位有靠山。
  
  纪云选择了第三条路。
  
  纪云五岁开蒙读书,有些底子在,只不过女官考试除了《女戒》《女四书》之外,还要像科举一样考四书五经的内容,纪云头悬梁,锥刺股的勤奋学习,在连续三次落榜之后,终于在十五岁那年考中了女官!
  
  纪云被分配到了皇宫内库天字号丙库,拿着钥匙和账本,当了一名仓库保管员。
  
  内库,顾名思义,就是皇帝的私产,皇帝若要花国库的钱,需内阁大臣同意,但是皇帝动用内库的钱财,不需要过问任何人的意见。
  
  纪云掌管的天字号丙库里储藏着丝绢布帛等物,还有珍贵的蜀锦云锦,主要用来准备给皇帝赏赐之用。
  
  纪云管着布料的出库入库,防腐防火防潮防老鼠。这份工作比初入宫刷马桶轻快多了。
  
  闲来无事之余,纪云抓一把瓜子,和隔壁仓库的女官们喝茶聊天,主要八卦六宫嫔妃和皇帝的二三事,谁得宠,谁失宠,谁怀孕,谁流产,谁从冷宫出来重新冠宠后宫等等。
  
  还有什么月圆之夜帝后例行同房,贵妃找个理由把皇帝从皇后的凤床上生生给拖走了的劲爆八卦。
  
  每次八卦完毕,纪云抖了抖衣襟上的瓜子皮屑,觉得嫔妃这职业实在太难做了——连皇后都要经常忍着后宫小老婆们,简直憋屈死了。
  
  还是当女官好啊,每天守着一个仓库,吃穿不愁,俸禄高,工作清闲,没有什么压力。
  
  每个月还有两天的旬假,可以找门路通融一下,出宫玩耍。
  
  纪云打算多攒点俸禄,一直g到五十多岁退休出宫,和退役的女官们一起买房置地养老,相互相应,一直领俸禄到进棺材那一天为止。
  
  童年经历家道中落,从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跌落到刷马桶的官奴,被现实毒打的纪云就喜欢这种稳定安逸、衣食无忧、平淡一生的皇家女公务员职业。
  
  很多人讨厌这种一眼能够看到头的工作,觉得没有挑战,没有惊喜。
  
  但是纪云喜欢的就是这种一眼能够看到头的人生,孤身一人的她觉得有安全感。
  
  以她的本事,应付这份工作轻松的很。
  
  皇帝作为一国之君,是大明最富有的人,他的内库永远不会空。
  
  这个皇帝没有了,总会有皇子继承皇位,永远不缺皇帝。
  
  所以纪云永远都不会失业,工作稳定,蛮好的。
  
  纪云很珍惜这份工作,傍晚关闭天字号丙字库之前,她把库房打扫了一遍,检查窗户是否关严实了,这才锁了仓库门,和守内库的女官们一起交了钥匙、去饭堂吃饭,饭后消食,边聊边散步,回到各自房间。
  
  洗漱之后,纪云拥被在床,在烛光下捧读一本沐休x出宫时买的话本小说《水浒传》。
  
  这一x《水浒传》有二十五本,是书坊最火的小说,小说里还配以精致的版画x图,作者施耐庵每写一本就印一本,还没有写完,据传完结至少还有一半。
  
  纪云最先是从朋友那里借看,一下子就迷上了,这一x是纪云在沐休x出宫时,狠狠心用半个月的俸禄从书坊买来的。
  
  纪云正看到第二十三回——“王婆计啜西门庆,x/妇药鸩武大郎”。
  
  潘金莲在楼上梳妆,窗户的x杆砸在楼下路人西门庆头上,从此结缘。
  
  王婆在中间牵线,摆了一桌酒席,请西门庆和潘金莲吃饭。
  
  王婆溜了,西门庆和潘金莲吃着吃着,两人吃到床上去了。
  
  哎呀!
  
  纪云小脸一红,眼睛像是飞溅进去炭火,灼烧的很。
  
  纪云闭上眼睛,一下子翻页过去,不去看那些“混账话”,改看下一页。
  
  但这是一本市井通俗小说,为了吸引读者,作者施耐庵将“混账话”写的太多太长,甚至还将偷情的场面配了诗歌,纪云看得面红耳赤,一连翻了五页,才就此揭过。
  
  纪云从床边柜子里取了一把剪刀,想要将这五页“混账话”剪去,剪刀的利刃刚刚碰到书页,纪云犹豫了:毕竟花了钱……再说人家作者写的挺好,虽是混账话,却和其他市井小说不一样。
  
  这一剪刀下去,如果后面还有类似的混账话,是不是也得剪?
  
  东一剪,西一剪的,未免太不尊重作者了。
  
  纪云想了个法子,取了浆糊,将写着“混账话”的五页纸的边缘粘起来,这样能保全书籍。
  
  纪云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鼓掌呢。
  
  做完这些,纪云继续翻看《水浒传》,看到潘金莲端着药,呼武大郎:“大郎,喝药了”时,外头响起了二更鼓。
  
  钟鼓司值夜的小宦官们一次次敲着更鼓,“咚咚!咚咚!”。
  
  宫里通过鼓点的节奏来报时,尤其是夜里,打更的人是不会扯着嗓子报时,会把人们吵醒,比如三更的鼓点就是“咚——咚咚!”。
  
  明x还要早起当差,不能放任自己熬夜。
  
  将来还要靠这份内库保管员的工作养老,纪云不敢掉以轻心。
  
  也不晓得那武大郎喝药了没有,纪云依依不舍的把小说放回书箱里,上了锁,吹灭蜡烛,钻进温暖的被窝里睡觉。
  
  纪云并不知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十年后了,仓库保管员纪女史成为了慈庆宫的纪太后。
  
  纪云浑然不觉自己的身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眉目若画的男子搂着她的腰,将她从水里救出来。
  
  男女授受不亲,纪云从未和男子肌肤相亲,她还以为或许是睡前看了几眼“混账话”的缘故,导致她做了一场春/梦呢。
  
  哎呀,我不纯洁了!
  
  我怎么能做这种羞羞的梦!
  
  身为女官,一旦嫁人出宫,就丢了工作,官身没了,俸禄断了,皇宫也不管养老了,一辈子只能仰仗丈夫一人鼻息,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愚蠢的想法!
  
  就是长成潘安这种美男子也不行!
  
  纪云欲呵斥美男无礼,可是她只能咳呛出一口口冷水。
  
  美男急切的叫道:“太后!你没事吧!”
  
  我还能喘气,没事——可是,你为什么叫我太后?
  
  瞎叫叫什么,这可是杀头的罪名啊!
  
  但是纪云反驳无用,她捂着x口,差点把肺都咳出来了,周围人的纷纷脱了外袍,盖在她身上。
  每个人都叫她太后。
  
  所有人都要害死我!
  
  纪云终于不咳嗽了——她成功的被吓晕过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