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公主多妖娆》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花惜言

凯旋
  楔子: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梁高祖顺应天意,一朝起兵,代周立梁,复经十余载征战厮杀,终结乱世,统一九州。
  
  第一章:铁马红颜真国色
  
  大梁高祖二年,上京捷报传来。
  
  永平长公主季敏率军攻破南昭国都,南昭老王自献降表,俯首称臣,自此南疆十三州府皆尽平定。
  
  这胜利的消息像长了翅膀,没半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就此永平长公主和她的永平军就成了京城里最火爆的话题了。
  
  大街小巷,老百姓们聊天唠嗑时都得说上几句。
  
  酒肆茶楼,那些说书人全都在说永平军南诏一战的故事,说别的是根本没人听。
  
  也不怪老百姓如此兴奋,一是南诏国与中原之间打了一百多年仗,这次永平军大胜,总算是结束了纷争。
  
  二最重要的,是这永平长公主的确非同一般。
  
  十三岁时,高祖被前朝大周的齐王、宋王联兵五万困于幽州。
  
  危急时刻,她奋身而出,带数十名勇士,突出重围,四处求援。
  
  襄阳太守感其忠孝,借兵一万。
  
  她便率军,一x之内千里突袭,大败联军,齐、宋二王皆死于其银枪之下。
  
  十五岁,自请先锋,率二万兵马,破淮北河间王八万大军,直捣琼州,生擒河间王。
  
  这一次征讨南诏国,南疆气候炎热潮x,多x木毒虫,当地人又擅长巫术,用毒弄蛊。
  
  前朝大周与南昭争战多年,屡尝败绩。
  
  而她率三万永平军只用短短两年时间,便令其臣服,可以说是巾帼不让须眉。
  
  但最八卦的是,听闻这位长公主长得貌似无盐,其丑无比,到现在都没有成婚,都没人敢娶她。
  
  还有她十三岁从军以来,杀人无数,她身上的各种可怕传言,被很多人用来吓唬家里不听话的孩童呢!
  
  …………
  
  五月初八,风和x丽,诸事皆宜。
  
  上京,x土铺道,清水润街,迎接永平军凯旋归来。
  
  因近百年来,胡汉通婚十分普遍,受胡族影响,大梁民风开放,氛围宽松。
  
  今x道路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是男女老少,人山人海。
  
  还有那富贵人家的儿女自然不能与普通老百姓挤着看,早早的便定下了临街的,视野宽阔的茶馆、酒楼的包间。
  
  所有人都想亲眼看一看这传闻中的大梁长公主、女将军。
  
  x禺时分,两名戴红帽、穿褐红短袍的报信官一路快马而来:“报!安国大将军率永平军入城!”
  
  “诶呀,永平长公主来了!”
  
  “在哪呢,别挤啊,我还要看呢。”
  
  “让开点,再推,就把我从窗户推下去了。”
  
  路旁的人潮顿时涌动,纷纷踮起脚,伸长脖子,阁楼包间内的女人们则兴奋推开窗,探出身子,都向城门方向看去。
  
  ……玄甲铁衣,寒光闪闪,马蹄隆隆,响天震地。
  
  远远的便见旌旗昭昭,最前面的两面巨大牙旗,一面为明x色,上绣金色“梁”字,一面是深红色,绣黑色“永平”两字。
  
  旗下长平军两千铁骑兵,一色银甲白袍,黑色骏马,是威风凛凛,英气勃发。
  
  虽只两千人,却有着百万雄师驰骋沙场的磅礴气势。
  
  “快看,这些人动作都是一样的,简直是太整齐了。”
  
  “看这些军爷们,个个脊背挺直,目不斜视,军纪是真好啊。”
  
  “诶,你说哪个是永平长公主啊?是不是左边那个?”
  
  “我看不像,不是说长公主长得膀大腰圆,貌似无盐嘛,这个女将军瞅着挺俊的。”
  
  “那会不会是右边那个,看着又高又壮的。”
  
  “嘿,你这眼睛花的,男女都不分了,那位下巴上可长着胡子呢。”
  
  “诶,那到底哪个是啊?”
  
  百姓们议论纷纷,不停猜测,忽听号角呜呜响起,铁骑兵们闻声如浪般向两侧迅速让开,然后驻马低头,恭敬执军礼。
  
  “诶哟,看这阵势,是不是长公主要来了?”
  
  “应该是,应该是。”
  
  “来了,来了!”
  
  不知谁惊喜的大叫一句,所有人便瞪圆了眼睛。
  
  銮铃声动,铠甲嚓响,一匹血红色高头战马信步而出。
  
  马上一位大将军,金色盔甲,紫红战披,身形高挑,气度朗朗。
  
  街面上瞬间一静。
  
  诶?!这就是永平长公主?
  
  看这身姿,和“丑”字一丁点都不挨边啊,就是有点分不清是男是女。
  
  ……那就再仔细看看脸吧。
  
  突然孩童们尖锐的哭喊声和众人的惊叫声,如打了x血,刺耳而来。
  
  娘啊,这长公主的脸也太吓人了吧!
  
  血盆大口,青面獠牙,这还是人吗?
  
  这就是鬼啊!
  
  一时间,关于长公主杀人如切瓜、活吃人x,生饮人血的传言活灵活现的浮现在百姓脑中。
  
  “鬼来了,她不会当街吃人吧。”
  
  “吓死人了,快走吧。”
  
  众人纷纷遮面挡脸,向后退去。
  
  “呜呜,娘,怕怕、回家,回家。”一家茶馆三楼,被母亲抱在怀里立在窗台看热闹的两岁女娃,吓得用力挣扎身体,不要再看。
  
  当娘的一时也被吓得手足酸软,又被旁人一撞,竟没有抱住孩子,女娃大头冲下,掉下楼去。
  
  “啊!”孩子母亲厉声尖叫。
  
  忽然一条红色长鞭如霞光般飞向女娃,缠在了她的腰上。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女娃被长鞭扯到半空中,飞到了长公主的马前。
  
  诶呀,这公主好厉害啊!
  
  这鞭子舞得和灵蛇似的,只是她要拿这女娃做什么?
  
  季敏轻卷长鞭,接住女娃,把她抱在自己的马上。
  
  可还没等她让手下军士把孩子送回去,就听见阁楼上传来妇人的凄惨叫声:“不要吃我孩儿啊。”
  
  怀里的女娃也是不老实的,身子不敢动,但扯着嗓子用力哭嚎。
  
  诶,季敏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她们的喊声吵聋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拿下了脸上的面具。
  
  须臾间,喧闹的人群静止了,连空气似乎都沉默下来。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
  
  季敏静静的端坐马上,夏x绚丽的阳光穿过招展的旌旗,跳跃于她的双肩,又有几点落在她脸上。
  
  她的脸就似这五月盛开的牡丹一般,容颜国色,姝美明艳。
  
  马背上女娃惊诧的连哭泣都忘记了,只呆呆的看着这换了脸的人。
  
  孩子的母亲从楼上奔了下来,怯怯的走到马前,伸出手。
  
  季敏俯xx,把女娃递给她,含笑叮嘱:“小心些。”
  
  声音似玉珠落盘,含韵动听。
  
  妇人的脸一下子就热了,大着胆子抬起头,就看见季敏嘴角微微的笑意,她整个人便愣住了。
  
  眼前的长公主眉目舒展,如画如景,仿佛天地间的丽色都是从她身上流淌出来的。
  
  但她又常年带兵四处征战,冰冷的铠甲下自有从尸山血海中淬炼出来的坚毅凛然、凌厉肃杀。
  
  但这煞气与丽色在她身上却被融合得相得益彰,给她凭添了一种别样的飒爽英姿。
  
  ……端的是倾倒阴阳,男女通杀。
  
  季敏看妇人伸着手,却不接孩子,只直勾勾的看着她。
  
  便嗯了一声,手臂又往前递了递。
  
  那妇人似被季敏的声音惊到了,身子一抖,脸忽地红了,一把接过孩子,从怀里掏了一样东西,塞到季敏手上,转身钻进了人群中。
  
  季敏看着手里的精致粉红荷包,这是做什么?是感谢她吗?
  
  她抬头去找那妇人,却发现街面上的女子们都在不错眼的盯着她,似乎恨不得用热烈的目光吃了她。
  
  这是怎么了?
  
  季敏诧异间,就见这些女子们齐齐抬起了手。
  
  手帕、香囊、荷包、鲜花,如雨打芭蕉般向她抛来。
  
  这些还算好的,还有那簪子,珠花等各种首饰也纷纷袭来。
  
  季敏此时彻底明白“掷果盈车”是什么样子了。
  
  她觉得自己没有被战场上的敌人打败,却被上京女子们的热情给打败了,只能抱着头,落荒而逃……
  
  皇城,御书房内,皇帝看着地中央跪着五位内阁大臣,语气淡淡:“爱卿们,不随太子去太和门迎接长公主凯旋,到朕这里,可是有什么急事吗?”
  
  几位大臣眼角余光互相瞄了瞄,到底张尚书开了口:“陛下昨x拟旨,要封永平长公主为东南兵马大元帅,臣等觉得此事不妥。””
  
  “哦,难道爱卿们觉得长公主此次平乱的功劳还不够当这元帅吗?”
  
  能做到内阁大臣,当然都是人精,自然能听出皇帝话语中带着的隐隐怒气。
  
  可是几位大臣心中却是有想法的。
  
  当今皇帝的皇位是前朝大周静帝禅让而来,他们这些人虽是前大周的老臣,但是他们都是世家出身,是有着世家的傲气的。
  
  永平长公主虽是皇帝爱女,自幼便深得圣宠,如今又战功赫赫。
  
  但是她的那些功劳,都已是得了朝廷褒奖的。
  
  两年前,皇帝登基当x,就下旨封自家闺女为长公主,与公主封号相比,长公主地位更要尊崇, 礼仪服饰可与藩王相提并论,又享千户邑,领安国大将军之职。
  
  这等荣耀对女子来说已是前无古人,就算男儿也多有不如啊。
  
  现在皇帝还要逾祖制封长公主为东南兵马大元帅,这等不符礼数传统的国之大事,他们是一定要觐见的。
  
  “陛下,这是臣等的奏本,请陛下明鉴。”
  
  皇帝看着呈上来的奏本,不用打开,他都知道这些所谓世家大臣们会在上面写些什么。
  
  无非就是永平长公主身为女子,掌天下兵权,属牝x司晨,不合古法礼数,会招来天灾人祸。
  
  哼,他们也不想想,若没有朕的爱女带兵打仗,舍生忘死,保家卫国,他们这些人上哪里享受如今的荣华富贵。
  
  这一个个的做派就是端起碗吃x,放下碗来骂娘。
  
  “众位爱卿,朕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皇帝连看都没看奏本一眼。
  
  哟,皇帝到底还是溺爱女儿,看来对他们奏本准备置若罔闻,当厕纸了。
  
  ……这怎么成!
  
  说来这位长公主若真是端庄贤良、品德高尚,能为天下女子楷模也勉强可以,但她却堪称百年甚至千年来女子中的大大异数。
  
  皆闻她自幼不喜女儿家的琴棋书画、茶艺女红,只爱舞枪弄棒,斗勇逞狠。
  
  大了,率军征伐,杀戮无数。
  
  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可她现在十九岁了,非但没成亲,还被退过婚。
  
  据称她的前未婚夫,是她的青梅竹马,知根知底,堪称良配。
  
  可到她十七岁大婚前,一言不合,竟一箭s瞎了未婚夫的左眼,两人就此反目。
  
  而这一次南诏之战,她又不顾朝堂群臣反对,自作主张,坑埋了一万名俘虏,实在视人命如x芥,血腥残酷,有违天和。
  
  几位大臣又互相看了看,皆一个响头磕下,额头见血:“臣等,还请陛下三思!”
惊闻
  太和门前,皇太子韩元嘉率文武百官迎接凯旋的季敏和永平军。
  
  站在皇太子身后的庄王韩元菘忍不住又一次嘀咕道:“报信官不是说阿敏已经进城了,怎么还不过来。”
  
  皇太子看了脸上略带焦急之色的二弟,轻轻拍了他后背一下以示安抚。
  
  ……妹妹带兵出征,两年未见,父皇、母后,和他们两个做哥哥的,都是想她的。
  
  但他是太子,即使心里想,当着百官,面上还需绷着一些。
  
  旁边的大臣看了,倒是感慨。
  
  当今圣上与皇后是结发恩爱夫妻,感情甚笃,到现在宫中都无其他嫔妃。
  
  而太子、庄王与长平长公主,皆为皇后所生,兄妹之间的感情也非常好。
  
  这在天家来说是极难得的,就不知以后会不会还是这样。
  
  只是庄王着急,这些官员们等得更是心焦。
  
  他们可是从卯时便正装站在这里,如今一个个都是饥肠辘辘,又被太阳晒得,身上、脸上都出了好几层汗……
  
  季敏坐在马上,远远的就看见站在宫门口的两位兄长,忙下马,快步走到近前,躬身下拜。
  
  皇太子还没等她动作,便笑着扶住了她的肩:“阿敏,不必多礼!”
  
  自家兄长心疼她,在百官面前给她做面子,季敏也就不和哥哥客气,就势笑吟吟的站直身。
  
  从见到季敏便心情复杂的文武百官此时齐齐施礼:“恭迎长公主殿下凯旋。”
  
  季敏抬双手示意众人免礼。
  
  众大臣:……诶,到底之前是谁传的这位长公主长得貌似无盐,面容丑陋的,这不是在胡说八道嘛。
  
  不过如此品貌、做派虽然与传闻不同,但看上去也不像女子,倒似个英俊的世家少年郎。
  
  只是她这样子,真的是武功高强?真的能排兵布阵,带军打仗?能担得起大将军和元帅之职?
  
  百官心中如何怀疑、腹诽,季敏丝毫不关心。
  
  她就看庄王这时从皇太子身后探出头来,微皱着眉上下打量她:“你的脸怎么弄得又痩又黑的!”
  
  哼,这家伙,明明是关心的话,却非说得很是嫌弃。
  
  季敏瞪了庄王一眼,不客气道:“我是去打仗,又不是去游山玩水,要那么白胖做什么?
  
  对了,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自己,两年未见,个头一点都没长,你吃饭都吃哪里去了!”
  
  揭人不揭短,这话说得太扎心。
  
  庄王看了季敏,她的身量倒是又长高了些。
  
  不过当着百官面他也不好与妹妹再斗嘴,便气哼哼的转过脸去,不看季敏了。
  
  皇太子忍不住笑了,弟妹两个是龙凤胎,可以说是天生的冤家,不见面时想,见了面就掐。
  
  现在大了还好些,小时候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打闹起来都能翻了天。
  
  “好了,快进宫吧!父皇、母后都等着呢。”
  
  皇太子率先进了宫门,季敏和庄王紧随其后。
  
  众大臣:……一大早被罚站了两个多时辰,瞧了一回兄妹斗嘴,这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皇太子眼角余光微扫,心中冷哼,让你们这次一个个安静如x,不肯上本为妹妹请功。那就多站会儿吧。
  
  季敏之前从未来过上京,这是她第一次走进这历经六朝的古都皇城。
  
  重檐碧瓦、金阙雕梁,朱红的宫门在她面前慢慢次第打开,仿佛在展示一幅绚丽无比又极尽恢弘的画卷。
  
  季敏忽然便想起,两年前,羌族发兵攻打大周,父亲领周静帝之命率军北上御敌,在永州石桥县,她带头密谋策划,发动兵变,并亲手将明x龙袍披在了父亲身上,拥立父亲为帝。
  
  如今两年过去了,中原大地十之六、七已尽归大梁,天下统一指x可待。
  
  “太子殿下、庄王殿下,长公主殿下,这边请。”引路的内侍低头恭敬道。
  
  皇太子看内侍并没有把他们带到父皇的太极殿,而是直接去了母后的朝阳宫。
  
  季敏沿着汉白玉台阶刚走到朝阳宫大殿门口,就听门里传来一道她熟悉的大嗓门:“敏儿!还不快进来。”
  
  季敏高兴的叫了一声:“父皇!”
  
  等进了大殿,就见父皇母后都站在殿中央等着她了。
  
  季敏上前待要跪下,就被皇帝一把拉起:“诶,你这孩子,又没有外人,做这繁文缛礼g什么!”
  
  季皇后看着女儿也温柔笑道:“免礼吧!”,又吩咐左右:“伺候长公主更衣。”
  
  忙有宫女上来,给季敏卸了身上的盔甲。又有人捧来玉盆,巾帕、茶盏。
  
  季敏净面漱口后,皇帝笑道:“都过午时了,敏儿,饿了吧,走,吃饭去。”
  
  季敏看着外面的亮晃晃的大太阳,按理说这时候父皇应该忙着处理政务才对。
  
  皇帝豪气挥挥手:“今x,什么事都没有陪朕的闺女重要。”
  
  季敏笑着揽上父皇的胳膊,做贴心小棉袄:“还是父皇好!”
  
  又明晃晃的告状:“父皇,刚才在宫外,阿菘见面就说我变丑了,又黑又痩。”
  
  皇帝马上瞪了庄王一眼:“怎么能这么说妹妹!”
  
  庄王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就知道他这妹妹最是狡猾和记仇。
  
  他们两个相差一刻钟出生,季敏从懂事后,就说接生婆搞错了,她才是姐姐,就此没叫过他哥哥,而且惯会熊他。
  
  还有别人家重男轻女,到他们家这里,是重女轻男,父皇的心都偏得没边了。
  
  不过庄王的脑子转得也快,立刻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皇太子,希望大哥能替他说一句公道话。
  
  皇太子慢条斯理的低头端起茶杯,专心品茶。
  
  庄王悲愤,他这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白演了。
  
  不过这种事他也经历多了,随即就怂眉耷眼的讨饶:“父皇,我就是和她闹着玩呢,不是真心话。”
  
  皇太子和季敏看了庄王憋屈的样子,都哈哈笑了起来。
  
  说笑间到了东侧殿的饭厅,季敏看厅内没有放置方桌,而是按原来家里习惯用是的一张x梨木中间嵌白玉的圆桌,坐着更显亲近。
  
  内侍们轻手轻脚的上菜,皇帝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梓潼啊,你看,今天敏儿回来,我们一家人团聚,是不是得拿些酒来表示庆祝庆祝。”
  
  季皇后端庄一笑:“皇上,您这段x子旧伤发作,太医让您忌酒,您忘了?”
  
  语气很温柔,拒绝的态度却是十分明确。
  
  皇帝讨好一笑:“今天不是高兴嘛,喝一点应该无妨吧。”
  
  说着眼睛瞟向季敏,意思让季敏帮着说说情。
  
  季敏抬头看天。
  
  在家里,这等大事小情原就是母后说得算,她可不会没成算的站在父皇这边。
  
  皇帝:……说好的小棉袄呢。
  
  皇太子笑着打圆场,转移话题:“阿敏,今x这饭菜都是母后吩咐御膳房特意做的,你多吃些。”
  
  季敏看桌上的菜肴和甜点都是她喜欢吃的,忙对季皇后笑道:“谢谢母后。”
  
  季皇后微笑:“嗯,那就用膳吧。”
  
  说着亲自执箸给皇帝夹了一块糟鹅掌,软语道:“这道菜是臣妾做的,皇上尝尝味道。
  
  皇上刚才不是说,有几位内阁大臣,还在御书房里等着回话呢。”
  
  皇帝心中冷哼,那几个世家大臣,弄什么“文死谏”,以为脑袋出点血,就想以此挟持,他们愿意跪着就跪吧。
  
  不过,不喝酒也对,省得又让这些人得了说话的由头。
  
  季敏看母后几句话就安抚了父皇,心中感慨。
  
  父皇x根出身,家境贫穷,少时便离家四处游历,还曾在少林寺研习武功,后来从军打仗多年,为人c犷豪放,爱交朋友,最是不拘小节。
  
  可母后则是出生于王侯贵族之家,少有慧名,曾经是上京第一才女,精通琴棋书画,同时又以端庄娴雅著称,行走礼仪就像用尺子量过一般,从未有过分毫差池,是京中闺秀的标杆典范。
  
  这样两个经历、性格完全不相同的人,却一见钟情,重规守矩的母后为了父皇,突破层层阻碍一意下嫁,这桩婚事当年轰动了整个上京城。
  
  母后与父皇成婚后,堪称是父皇的贤内助和好帮手。
  
  而父皇呢,对母后也是一心一意,恩爱有加,从来都洁身自好,不近声色,即便当了皇帝,身边也只有母后一人。
  
  为人子女,看到父母感情好,当然是高兴的。
  
  只是一点,季敏觉得有点受不了,就是母后为人太过端方,讲究礼数,她在母后面前总要规矩很多,实在是不得自在。
  
  今x季敏回来,季皇后没有提什么“食不言”。
  
  季敏就一边吃,一边讲了她这次征讨南诏国的事情。
  
  南诏国矿质丰富,盛产宝石,当皇帝听季敏讲到她将南诏国库一洗而空,各种珠宝,玛瑙、猫眼钻石、x金白银等全部运回了上京,心中甚至高兴痛快。
  
  如今国库空虚,这批价值连城的宝物和金银正解燃眉之急。
  
  诶,自家女儿这般好,那帮大臣们还敢这么诋毁于她,这一次他一定要封女儿为东南兵马大元帅。
  
  “对了,父皇,我回来,住哪里啊?”
  
  “这么多房子,你想住哪就住哪。”
  
  后宫除季皇后也无其他嫔妃,宫殿都空着呢,就看女儿喜欢了。
  
  季敏喜水,倒听说过皇城御花园旁有一处鸿池,碧波千顷。景色极美。
  
  “我想住鸿池附近。”
  
  ……鸿池?
  
  桌上静默了一下
  
  嗯?有什么问题吗?季敏奇怪。
  
  皇太子开了口:“鸿池边上的闻水殿,如今是唐太妃住在那里。”
  
  ……谁?
  
  唐太妃,前朝大周的皇太后!
  
  前大周静帝禅让皇位后,被封为安留王,原太后,也就变成了安留王太妃。
  
  只是改朝换代,她一个太妃没有搬去大周废帝的安留王府,居然还住在皇城里。
  
  这简直是太不符合规矩了。
  
  这件事,怎么之前没人和她说起过呢……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