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恋人》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昭乱

001
  《绯闻情人》
  昭乱/2020.03.31
  
  “身体朝后躺。”
  “裙子还能再往上一点吗?”
  
  “好。”
  秦郁绝点头,没半点迟疑,动作g脆地将裙尾撩至腿根压住。她整个人窝进绵软的红沙发里,白皙且曲线弧度恰到好处的双腿交叠,骨x亭均。
  
  摄影师满意地点了下头,重新坐回镜头前:“我数三下,给我个眼神。”
  
  秦郁绝闻声转头,抬起眼睫,眼尾眉梢都带着些毫不掩饰的妖。
  一眼望去,全是惊艳。
  她手上还握着一个苹果,靠近唇侧,欲咬未咬,却更加令人遐想。即使不做多余的表情,也带上了些浑天而成的性感和魅感。
  
  “咔嚓”
  
  摄影师合作过诸多一线女星,但秦郁绝却难得的让他眼前一亮。
  无论是镜头表现力还是表情管理的水平都出人意料的优秀,就算是不加任何后期的原片,都依旧出彩。
  
  “行了,布景组再去整理一下现场。”
  一轮拍摄下来,摄影师喊了暂停,他喊来秦郁绝,称赞道:“你的镜头感很好,这种风格很适合你。现在才刚出道,不要太急,以后会有很多机会的。”
  
  《xE》是主打男性向的杂志,在时尚圈地位不低。
  封面拍摄大多是邀请一些当红火热头十足的女星,风格以性感为主。不过以秦郁绝目前的名气,顶多只能拿到个内页刊载的位置。
  
  秦郁绝笑着道谢。
  这番话非常真情实意,也是对自己极高的期许。只是她猜,估计挺长一段时间,恐怕很难有机会了。
  
  “行了,继续拍摄吧。”
  摄影师拍了下手,正准备继续回到摄像机前时,却突然被几声重重的叩门打断。
  
  众人停下动作,转头望向声音来源。
  杂志编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她扫了眼拍摄现场,目光在秦郁绝身上定下,接着高声道:“抱歉,各位辛苦了,今天的拍摄就到这里吧。”
  
  “啊?可是拍摄进程才到一半啊。”
  “对啊,后面还有一x造型……”
  
  秦郁绝抿唇,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果然,下一秒——
  “不用了。”
  
  杂志编辑望向秦郁绝的眸,然后抬起下颚,语气冰冷,一字一句地说:“抱歉,秦小姐。”
  
  “我们临时决定,这期杂志不再用你了。”
  
  *
  
  “怎么突然换人啊?”
  “你没听说吗?前段时间周家小少爷生x会,秦郁绝八成想去自荐枕席,结果触了霉头,直接被那位小少爷推进了泳池里。出了这么丢人的事,杂志社怎么可能会用她?”
  
  一门之隔的地方,秦郁绝边等着来签解约合同的经纪人贺怀情,边悠哉悠哉地喝着秘书倒上的咖啡。
  顺带,听听有关于自己的八卦传闻。
  
  隔壁的议论声里时不时夹着几声哄笑,全是讽刺。
  “也是,秦郁绝看上去就像这样子的人。今天摄影师还夸她适合这种风格,原来是这种卖身陪.睡的风格啊?”
  
  这句话听上去,就有些尖锐了。
  
  秦郁绝挑了下眉,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慢条斯理地起身走到隔门前,抬起手轻轻敲了下,语气温吞含笑:“不好意思,最后那句话,有点不太礼貌哦。”
  
  “……”
  门的另一端顿时没了声。
  
  但她却跟没当回事一样的,反而慢悠悠地补充了句:“没事,我就提醒一下,你们继续。”
  
  门那头在长时间的安静后,传来局促的脚步和关门声。
  看上去是落荒而逃了。
  
  秦郁绝觉得没意思,转身刚坐回沙发,自家经纪人就推门进来了。
  
  “三层楼多高的地方往下跳,你倒也是够狠的。”
  贺怀情靠着门,冷声赞她:“我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就来解决你这档子破事,秦郁绝,你真是我带过最省心的艺人。”
  
  秦郁绝非常坦然地接受了夸奖:“多谢褒奖。”
  
  “谢个屁。”贺怀情咬着牙,厉声斥她,“你觉得底下是游泳池就摔不死人吗?如果不是周围有人会心肺复苏,我可能就成为公司里第一个给自己手下艺人出殡的经纪人了。”
  
  “往好处想想,至少我没有把自己折腾上热搜。”秦郁绝不徐不缓,“这样看的话,是不是很幸运?”
  
  “谁敢让你上热搜?”
  贺怀情轻嗤一声:“说你被人下药送上床潜规则?宁死不屈直接从窗户跳下来然后摔进泳池里差点溺水死掉?狗仔要是敢写,那位被你甩了面子的周先生肯定得生吞活剥了他们的皮。”
  
  秦郁绝笑:“说的也是。”
  
  三天前,她被人算计。
  喝下杯加料酒,然后送上了那位周少爷的床。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身处陌生卧室。
  浴室里亮着的暖灯,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那个模糊但健壮的男性人影,以及紧锁着无法打开的房门。
  
  药物和酒精混合,颅内那股火越烧越旺,仿佛随时都可以吞噬最后一点零星的理智。
  在这种情形下,看上去好像已经别无选择。
  
  但秦郁绝却比任何人想象中的更为决绝。
  她直接g脆利落地当着那位周先生的面,坐上窗沿,眉眼含笑道:
  “周先生,麻烦帮我打个120吧?”
  
  然后,翻身而下——
  三楼高的位置,身下是四米深的游泳池。
  
  孤注一掷,赌自己死不成。
  看来,结果还算不错。
  
  “跳楼,你怎么就这么敢啊。”贺怀情恨恨道,话说到一半,却跟没了脾气似地语气一松,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那天是谁算计你的吗?”
  
  秦郁绝喝了口咖啡,皱了下眉。
  太苦。
  听见贺怀情的问话,她抬了下眼睫,想了想,然后如实答:“不知道。”
  
  “不知道?”
  “对,”秦郁绝笑着耸肩,“我这几天想了想,发现盼着我栽跟头的人有挺多,数不过来。”
  
  她没说谎。
  从和公司签约的那天开始,即使还没崭露头角,她就已经成为了无数人的眼中刺。
  
  因为秦郁绝的姐姐曾经是圈内最年轻的影后,风靡一时。
  但红颜薄命,姐姐在二十一岁生x那天,割腕自杀。
  
  虽然十年过去,那个名字也逐渐被人忘记。
  但谁都害怕秦郁绝借着星二代的风头而起,一跃而上。
  
  昨天晚上早有狗仔被买通提前在别墅门口蹲守,就等第二天早上秦郁绝过完夜出来拍下照片。 
  明摆着,是想借桃色新闻,将她彻底地打入谷底。
  
  但谁知道她会如此果决,竟然直接拿命作赌。
  
  贺怀情心情复杂地抬头看着面前的秦郁绝。
  非常漂亮的一张脸,充满攻击性的长相,媚而不妖。
  
  这种得天独厚的容貌与来历,几乎是所有大小花的眼中钉。
  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女明星们,当然懂得要把这一类危险人物趁早扼杀在摇篮里。
  
  “有个坏消息。”贺怀情犹豫了会儿,还是开口。
  秦郁绝挑眉,接话:“我被封杀了?”
  
  贺怀情没说话。
  
  秦郁绝笑了声,心里了然,揶揄了句:“真是惊喜。”
  
  意料之中的事情。
  
  就这几天的功夫,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几个小品牌跟通了气儿似的撤下代言,原本谈好的电视剧今天一早通知角色被人顶替。
  
  不用去琢磨,就知道这些都出自昨天被拂了面子的那位周先生的手笔。 
  让这些资本家丢人,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让她好过。
  
  更何况,秦郁绝不过是个十八线小明星,堵死她的出路,无非就一句话的事。
  
  贺怀情停顿许久,又说:“不过倒是还有个半好不坏的消息。”
  
  半好不坏?
  挺独特的形容词,让秦郁绝多问了句:“什么消息?”
  
  “还剩下一个恋爱综艺,还没有解约,只不过——”
  “不过?”
  
  “我查过了,这个综艺的投资方,是景逸科技。而景逸科技的总裁,和那位周先生平时私交不少,是比他更放浪形骸的一位贵公子。”
  贺怀情将手中的综艺相关资料递过去,顺带分析道:“所以别太乐观,八成是想整你。”
  
  但秦郁绝却突地笑了,她伸手接过资料,随口揶揄道:“特地请我上综艺整我?我倒是挺有面子?”
  
  贺怀情被她气笑:“你还贫。不过我建议你最近还是别出风头,等这段时间……”
  “接。”秦郁绝抬起眼睫,收敛了笑意,朗声道,“为什么不接?既然人家这么有诚意,我当然却之不恭。”
  
  贺怀情闻言,看她许久。
  在对上秦郁绝那双安静平和,但却异常温柔坚定的双眸时,她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中,最终点头。
  “行,我去确定下来。”
  
  “对了,”秦郁绝似乎突然想起什么,随口问了句,“贺姐,你刚才说的那位投资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贺怀情答:“谢厌迟。”
  
  谢厌迟?
  秦郁绝手上的动作稍顿,她拧起眉,似是若有所思:“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潼城里的大人物了,耳熟正常,”贺怀情没太意外,只是说到这,不忘提醒了句,“与他相比,得罪周先生都还算小事。谢厌迟,是你得小心着无论如何都不要招惹的人。”
  
  “怎么说?”秦郁绝问。
  
  “别看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放浪形骸模样,但没一个人把他当花花公子看。”
  贺怀情抬眼,一字一顿地补充道:“这种端着笑面的人,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狮子。”
  
  *
  
  不过既然要参加恋爱综艺,首先肯定得有男朋友。
  但秦郁绝捉摸了下,这么多年来,自己不仅没谈过恋爱,甚至连个暧昧对象都没有。
  
  贺怀情觉得这事好解决:“没事,找个还没正式出道以及没什么背景的人来扮演你男朋友就行。签个合同的事,而且也好拿捏,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圈内挺多恋爱节目走红的,基本都有合约关系。”
  “可以拿钱,也可以得到名声和人气,想抓住这种机遇的人不会少。”
  
  秦郁绝没什么意见。
  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好歹她也是从电影学院以最优成绩毕业的,稍微演一下热恋中的小情侣也没什么问题。
  
  在等待自己这位“男朋友”敲定的过程中,秦郁绝顺带还接到了贺怀情发来的情侣人设剧本。
  标题为:【美艳御姐VS阳光小x狗!高贵成熟与阳光清新人设!撩拨观众对g净少年最单纯的向往!】
  
  “……”
  这剧本一定是贺怀情写的。
  
  一周后,秦郁绝接到通知,来到公司见自己这位小x狗男友。
  据贺怀情这么多天的说法,自己这位小男友,是被公司星探发现,在诸多接洽后成功拉到自己手下的一位预备艺人。
  
  据说是非常有潜力,帅到心梗的那种。
  
  其实秦郁绝对这位假男友倒没什么期待,毕竟在娱乐圈呆久了,什么样的颜值没见过。
  更何况小x狗这款人设,并不是她的喜好。
  
  秦郁绝来到贺怀情办公室的时候,比约定好的时间提前五分钟。
  她礼节性地敲了下门,见没人答应,以为贺怀情不在,于是按下门把手,准备进去等。
  
  门推开一条缝,便隐约看见个挺拔的身形。
  下一秒,撞进一双棕色的浅瞳。抬起眼睫,对上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男人随意地靠着办公桌,嘴里叼着根烟,见她看过来,喉结缓慢地滑动了下,伸手将烟取下夹在指间,一溜白烟顺着滚了出来。
  
  秦郁绝稍怔。
  
  安静的气氛中突地响起一声笑。  
  低沉的声线,尾音带着些磁感,挠得人耳窝酥酥麻麻发痒。
  
  男人眼尾微微上挑,语气带着几分慵懒和散漫:“不进来?”  
  他一双狐狸眼里噙着些笑,虽没说什么,但玩世不恭和放浪形骸,却全都刻进了骨头里。
  
  …贺怀情有句话说得没错。
  的确是那种,帅到心梗的长相。
  
  只不过——
  秦郁绝皱起眉,认认真真地打量了xx前的男人。
  
  这神他妈小x狗。
  这分明是藏獒。
002
  
  秦郁绝摘下墨镜,敛目看他。
  男人说话的时候语气轻飘飘的,没半点刻意,但从骨子里都带着几分狂劲。
  
  一看,就是个不大好对付的人。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这个人时,秦郁绝心里有种没来由的熟悉感。
  
  但按道理来说,两人应该没有见过。
  所以或许是自己记岔了吧。
  
  不做多想,秦郁绝直接进入主题:“综艺的事情,你应该都了解?”
  “综艺?”男人稍顿,然后轻飘飘地点了下头,“应该是了解吧。”
  
  “那就行。”
  秦郁绝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地从包里xx前几天贺怀情交给她签字的合同,递到了男人面前:“综艺结束之后就分手,没意见的话就签吧。”
  
  男人稍顿,低头看了眼,没立刻接。
  许久之后才挑了下眉,接着掐灭指尖的烟,慢条斯理地捏起那份合同,仔细地翻看了下,然后目光停留在了末尾那报价上,将眼稍眯:“二十万?”
  
  的确不算高的报价。
  但是对于雇佣一个没有任何资源和名气的新人来说,已经足够合适。因为重要的是能够在银幕上曝光的机会,更何况综艺投资方也会支付一笔不小的酬劳。
  
  秦郁绝眉梢微皱,说:“对价格有问题想要商议的话,可以和贺姐谈,也可以拒绝。”
  
  “怎么会?”
  男人兀自笑了声,转身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钢笔,搁在指尖熟练地转了一圈,然后g脆利落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接着反手将合同重新递回秦郁绝面前,抬眼笑眯眯地看向她,说:“当然,不议价。”
  动作一气呵成,不带半点迟疑。
  
  秦郁绝有点诧异这份g脆,她稍愣了下,没立刻动。
  
  “不接着?”语气带着几分玩味,像是在逗弄一只猫。
  
  秦郁绝回过神,抬手拿过合同,刚准备说些什么。
  
  而就在这时,身后的门被人推开,贺怀情领着个面容清秀俊朗,全是少年感的大男生走了进来:“小秦,这就是我给你选的——”
  但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突然止住,声音骤然变了个调:“谢、谢二少?抱歉,我不知道您现在就来了。”
  
  谢二少?
  秦郁绝错愕,随即拿起合同,低头看了眼那龙飞凤舞的签名——
  三个大字。
  “谢厌迟。”
  
  g脆利落的字体,带着些飞扬跋扈的气息。
  光是看,都能看出几分放浪不羁般的嚣张。
  
  “……”秦郁绝沉默了下。
  好像摊上事了。
  
  谢厌迟却好似兴致不错,他微微俯身,低头靠近她的额,然后递出手,声音压得很低,却隐约含着几分笑:“秦小姐,我们合作愉快?”
  
  …秦郁绝觉得也不是很愉快。
  她深吸一口气,开口致歉:“抱歉,刚才是我没有问仔细,多有冒昧。不然,合同作废?”
  
  “那可不行啊。”
  谢厌迟直起身,懒洋洋地靠回桌子,抬起眼睫,眸中噙着笑意,语气带着些痞气:“小姑娘,二十万就买下我,哪有占了便宜还退货的呢?”
  
  秦郁绝望着面前这位传闻中的祖宗。
  眼形狭长,双眼皮褶皱极深,眼皮很薄,看人时眸色中宛若泛着细碎的光,虽是笑意不减,但却带着股莫名的危险感。
  
  怎么看,都不像个善茬。
  
  贺怀情这下也反应过来不对劲,她走上前,低头一瞄合同,望见那无比清晰的三个字时,十分明显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秦郁绝:…出大问题了。
  
  *
  
  “居然把合同递给了谢二少?你知道那是什么人吗?”
  贺怀情抱着水杯,在休息室踱步了几圈,咬着牙道:“让人家当你的假男友?你怎么就这么能呢。”
  
  秦郁绝试图解释:“我不是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贺怀情浑身上下炸开毛,“你看他浑身上下有哪根毛像我和你说的小x狗?”
  
  秦郁绝镇定辩解:“…我以为你要搞反差人设。”
  贺怀情:“……”
  
  最终,这场激烈的争论,还是由一声叹息结束:“我早就说了,这综艺留着你不解约,明摆着就是想给你下x。”
  
  秦郁绝撕开糖包,倒进刚泡好的咖啡里,语气听上去没有太大的起伏:“既然他要演,那就让他演。无非是换个戏搭子而已,对我来说没区别。”
  
  话虽这么说,但谁都知道谢厌迟作为投资方,节目怎么剪辑,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
  
  最坏的可能,无非是将秦郁绝刻意塑造成一个拜金倒贴的心机形象。
  而谢厌迟既可以借机更好的达到宣传自家广告的效果,等到节目之后合约解除自然分手,便可立刻甩得gg净净。
  
  “我马上会和谢少再谈谈。”贺怀情喝了杯凉白开,情绪也差不多稳定了些,她叹了口气,宽慰了句,“兴许只是个玩笑,还有余地。”
  
  秦郁绝目送贺怀情离开后,低头喝了口咖啡,指尖轻轻摩挲着杯壁。
  
  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谢厌迟的时候,特别是看见那行带着些恣意的签名时,自己总有股无比清晰的熟悉感。
  
  就好像,两人很久之前曾经见过一样。
  
  秦郁绝想了许久,却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她捏了捏眉骨,自嘲似的笑了声,将手中的杯子放下。
  
  算了。
  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
  反正也不是什么合适扯上关系的人。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贺怀情与谢厌迟的谈话结束。
  从办公室出来回到休息室的时候,贺怀情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她抿着唇,攥着一份崭新的合同,一言不发的按在了秦郁绝面前。
  
  “签吧,新合同。”
  
  秦郁绝抬眉,倒是有几分诧异:“他同意合同作废?没为难你?”
  
  “天真。”
  贺怀情抱着胳膊,垮着一张脸。听见这话,g巴巴地扯了下唇角:“你看我这副表情,像是没为难我的样子吗?”
  
  “……”秦郁绝沉默了一下,她转头,拿起放在桌前的合同,仔细翻看了下。
  
  大体和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份没什么区别。
  除了——
  报酬那一栏。
  
  从二十万变成了三十万。
  这回连公章都已经提前盖好,鲜红的印泥还沾了些在背面的白纸上。
  
  秦郁绝深吸一口气,语气里有些不可置信:“所以你谈了半个小时,居然还给谢厌迟涨了十万的报酬?”
  
  贺怀情脸色更难看了。
  
  兴许是觉得这是自己第一次在谈判的过程中一分钱好处没赚到,反正赔了十万的黑历史,贺怀情气得在休息室连骂了十分钟的谢厌迟。
  “果然,传闻说的一点没错。真的是个吃人不吐骨头,浑身铜臭的臭屁资本家!”
  
  骂完之后,心里也总算爽快了些。
  
  她伸出手,食指点了点签名处:“签吧。”
  
  “节目组那边怎么说?”秦郁绝xx笔盖,抬手在甲方的位置落下自己的名字,顺口问了句。
  
  “能怎么说?”贺怀情靠着沙发,将手背搭在额头上,“虽然谢厌迟这通胡闹对你来说的确算不上好事,但是对节目组那边可是极大的话题和流量,人家高兴还来不及。”
  
  秦郁绝明白这些。
  
  “简单来说,你可以不留,但是谢厌迟是他们一定想尽办法想要争取留下来的。”贺怀情补充道。
  
  猜得到。
  秦郁绝笑了声,盖上笔盖,将一式两份的合同整理好,起身:“行吧,我去让那位谢先生签字。”
  
  自己和谢厌迟不一样。
  如果违约拒绝参加节目,那大笔的违约金,她赔不起。
  而且因为这件事情就担心受怕,损失掉来之不易的获得曝光的机会,并不是秦郁绝的风格。
  
  再不容易的x子都这么过来了,怎么可能怕在这个位置上?
  既然这位谢二少要玩,她就陪他玩。
  反正这种事情,谁也算不上吃亏。
  
  “我去送吧。”贺怀情作势要起身。
  
  “不用了,我看他把你气得不轻。”
  秦郁绝按下她的肩膀,笑着劝道:“我去就行,免得您正在气头上,又被忽悠着涨了五万的报酬。”
  
  *
  
  秦郁绝进办公室的时候,谢厌迟正姿态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身旁站着的是贺怀情的小秘书,正一脸紧张地看着这位少爷,语气也有几分拘谨:“谢先生要喝些什么吗?”
  
  “喝点什么?”
  谢厌迟摸着下巴琢磨了下,然后问:“有菜单吗?”
  
  神他妈菜单。
  我们这是正经娱乐公司。
  小秘书深吸一口气:“没有,不过您想吃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们准备。”
  
  “算了。”谢厌迟懒得逗她,“咖啡,加糖。”
  
  小秘书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秦郁绝上前,在他面前坐下:“谢先生。”
  
  谢厌迟闻声抬头,一双桃花眼望向她时,眸底宛若泛着细碎的光。
  他将眼一弯,唇角笑意越深:“秦小姐。”
  
  秦郁绝俯身,将合同放在他面前:“这是新合同。”
  
  谢厌迟弯腰,捏过那份合同,扫了一眼,然后目光在报价三十万处稍顿。
  
  秦郁绝反应很快:“报酬不会再涨了。”
  
  “是吗?可惜。”
  谢厌迟虽是这么说着,但语气听上去却没半点惋惜,反而含着几分笑。
  他从一旁笔筒处捞起一支笔,g脆利落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接着将合同递回:“这么紧张g什么,我看上去是那么斤斤计较这些钱的人吗?”
  
  “……”您看上去可太像了。
  
  秦郁绝没立刻回答谢厌迟的问题,反而思考了会儿,开口发问:“谢先生,您是对娱乐圈很感兴趣吗?”
  
  不然她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位大少爷,跑来掺和这么起恋爱综艺,是为了什么。
  
  谢厌迟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般:“为什么这么问?”
  
  “不然我不太理解,谢先生为什么签下这份合同。”
  
  “我对娱乐圈不感兴趣。”
  谢厌迟闻言,低头看了眼那几张薄薄地指,然后饶有兴致地抬手,轻轻弹了下签名的位置。
  
  他将眼稍眯,眸底全是不羁和猖獗,嗓音低哑带磁,宛若响在秦郁绝耳畔:“签下这个合同,当然是因为——”
  “有趣啊。”
  
  行吧。
  非常合适这种大少爷的一个理由。
  
  秦郁绝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她伸出手拿起合同,再次检查了下签名。
  依旧是和刚才没有区别的字迹。
  她眉头稍皱,没忍住,又问出一个问题:“谢先生,可能有些冒昧。”
  
  “嗯?”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听见这句话,谢厌迟却没立刻回答。
  他眉目稍敛,坐直身体,语气带着些意味深长:“是吗?那你说说,我们在哪见过?”
  
  秦郁绝想不到答案。
  她思考了会儿,只能自认冒昧:“抱歉,应该是我记岔了。”
  
  “记岔了?”谢厌迟重复了遍这句话,唇角一弯,闷闷地笑了起来。
  许久后,他站起身,走到秦郁绝面前停步,弯下腰与她视线平齐,缓声道:“秦小姐知不知道,你刚才那句话,是一句非常俗x的示好和搭讪。”
  
  “我——”
  “我们只是合约关系哦。”
  
  “我知——”
  “但如果你想假戏真做,我也没意见。”
  
  “你想太多——”
  “不过得加钱。”
  
  “等等,能不能听——”
  “打个折,三千万吧,我很贵的。”
  
  ……秦郁绝放弃解释了。
  这男人,怎么就,这么狗。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