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你喜欢我》百度云txt全文阅读舒白郁景归作者王三九

晏城第一千金舒白长相美艳,身材爆表,令无数直男垂涎已久,偏偏她花心又不正经,交往过的男朋友连名字都记不住,圈内人称她欠下的情债无人能及。
直到那位在华尔街功成名就,郁家二少爷郁景归回来,大家才想到,郁少的风流史,和舒白不分上下。

渣男渣女见面后——
舒白:“郁先生不会想请我吃饭吧,不好意思,下午五场约会。”
郁景归:“舒小姐想多了,我还有三个女朋友要接。”

后来,舒家郁家喜结良缘。

新婚夜时。
传闻男盆友排出两条长街的舒白。
以及据说欠一xx风流债的郁景归。

两人都因为经验不足,
在床侧g坐了一宿。

-好巧你也在装x。
-我以为你是老司机结果他妈连婴儿车都不会开。

1

嘈杂拥挤的小面馆,空气里透发着油腻。

舒白穿过两桌之间的狭窄走道,在角落觅到一张空桌,刚把包包放下,突然想起什么,xx纸巾擦拭油光发亮的桌椅。

这是一家充满十足烟火味的面馆,每张方桌掉漆的地方都暗示着老旧,但实惠便宜的价格依然吸引众多回头客,尤其受到大学生的喜爱。

在清一色素净的学生中,舒白显得格外出众,肤白貌美,细颈长腿,精致的妆容配上那一身的私家高级定制,和这里的油腻污渍明显不是一个阶层。

自她入门后,旁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就没少过。

有人甚至猜忌她身上的家当是正品还是高仿。
毕竟谁会穿着小香风裙子来哧溜……酸辣粉?

舒白自己也没想到。
吃个酸辣粉会被这么多人看着。

更令她想不到的是,前段时间她被甩了。
身为桃花路就没断过的舒家千金,舒白一直以来都是提分手的一方,几年来分手理由各路不穷,从一开始的“分手吧,我们不合适”转变为“分手吧,我累了”再到“分手吧,我家狗病了”,理由越来越敷衍,人也越来越“看破红尘”。

就在前几天,一只00后小x狗校x小男友在微信上对她说了分手,并且在朋友圈发了张比心手自拍照片表示:【我想看森林和大海】

舒白以为他和她在一起压力太大想出去旅游,谁知昨天人家在朋友圈又晒了和新女友吃饭的照片:【人均1099的x料比不上巷口老爷爷做的酸辣粉】

此前,舒白因体恤他勤工俭学带他吃过人均1099的x料。
小x狗吃的时候夸她好,分手后就不认人了。

第一次被人分手,舒白心有不服,务必要来体会下比得过人均1099自助的酸辣粉到底是什么滋味。

第一口下去后,她哭了。
真特么……辣!

没等舒白用纸巾简单擦拭下唇际,旁边来了两位小姐姐,问她方不方便拼个桌。
舒白点头。

来这里吃饭的都是成双成对,舒白一人显得格外孤单,没人陪她聊天,她偶尔竖起小耳朵听旁边的两个女大学生聊。

听了几段谈话后,舒白估摸着猜出来她们和小x狗一样也是A大的。

一个女生八卦地道:“诶,你知道大一新来的学弟顾林吧?长得超级帅,今年的校xC位必须得他来站。”
另一个女生耸肩:“我上次见过他,确实不错,可惜他劈腿了,而且劈腿对象还没之前的社会姐姐好看。”

“对,他新女友很一般,又土又low还抢人男朋友。”
“不知道学弟咋想的,社会姐姐漂亮有钱,开的还是玛莎拉蒂,上次我见过,红色的车,大气上档次。”

听到这里,舒白把刚才随手扔在桌上的玛莎拉蒂车钥匙默默攥在手心里。

两个女生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继续兴致勃勃地交谈。

“不过我听说,社会姐姐挺花心的,咱们学校长的好看的帅哥都没能逃脱她的魔爪。”
“是吗,那她这次被戴绿帽子也是活该。”

终于,舒白听不下去了。
一把将筷子放在桌上,她扭头对她们说道:“不好意思,你们说话能小声点吗?”

两个女生一愣。

舒白继续道:“你们说的被戴绿帽子的社会姐姐……是我。”

“……”

沉默一会,其中一个女生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说你坏话的,姐姐你别往心里去。”

另一个女生见舒白眼睛通红,以为她被她们的谈话伤到,忙安慰道:“姐姐你没事吧,我们真的不是有意冒犯的。”

舒白不是小气之人,抿唇柔柔道:“没事。”

女生又安慰:“姐姐你想开点,被渣男分手未尝不是一件坏事,上次新闻报道说一个过气小网红被男友骗五十万,她这个可比你惨多了。”

舒白沉默三秒,说:“……被骗五十万的人也是我。”

两个女生:“……”

离开面馆,舒白感觉自己憋在肚子里的一口气始终没发一泄出来。

她可以考虑去烧香拜佛算算命啥的,最近是不是有血光之灾,导致她的霉运环绕在头顶上方,近几个月一直没散去。

正郁闷时,舒白刚巧接到电话。

是发小关一北打来的,问她在哪。

舒白没忍住,把自己刚才被人说成【被戴绿帽子的社会姐姐】以及【被骗五十万的过气小网红】的事给讲一遍。

舒白有理有据地抱怨:“不就三年没拍戏吗?我怎么就成过气小网红了?”

电话那端的关一北耐着性子:“好好好我理解你,那么请问,舒大小姐你在哪?”

舒白:“我之前被骗五十万那是个意外,他说他妈得癌症了,我哪好意思不救,结果是个骗局。该死的臭瘪三,当初害我上了三天热搜,活该蹲两年监狱。”

关一北:“你到底在哪?”

舒白:“我要气死了。”

关一北:“……”

啪地一声,摁灭屏幕,他直接挂断通话。
是他的错,他居然和女人谈逻辑。

五分钟后,舒白回拨电话,说:“我在面馆,朝阳路这边,有事吗?”

“朝阳路?那离得挺近,过来喝酒?”
“不喝。”

“有帅哥。”
“地址。”

把苦水都吐出来,结束这段x同鸭讲后,舒白的大脑清醒许多,被小x狗戴绿帽子的气也看在刚才那碗酸辣粉还算不错的份上,磨灭得差不多。

作为舒白十几年的老朋友兼好兄弟,关一北为了安抚舒白因绿帽子而受伤的小心灵,诚恳邀请她来他今天的场子,并添加油醋地告诉她包厢里的帅哥都是什么范儿,不论是沉稳大叔还是软萌x狗,他那里应有尽有。

“对了,还有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美男子。”关一北微顿,“前天他刚从国外回来,我去接机时,看他那气派和风度,差点拜倒他西装裤下。”

舒白:“你不去做传销可惜了。”

这推广简直了。
她需要推广吗?她身边的桃花就没断过好吗。

从金发碧眼,到浪漫欧巴,再到土生土长的小x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美男她都领略过风度。

比起对关一北所说的“美男盛宴”,舒白对氛围更感兴趣,没有什么比热烈酷炫的音乐更能安抚第一次被分手的小心灵。

不到十分钟,舒白的车停在露天车位。

舒白穿过灯红酒绿的门口,看见一路靓女身上的露脐装,发现自己打扮过于中规中矩,便把薄外x拾掇拾掇,两边的拉链处系麻绳似的系着,里面纯白色的吊带裹紧不大不小的软绵,牛仔热裤下长腿迈开,步伐如飞,马尾跟着节奏飘逸,一路走来,吸引一大波路人的视线。

又纯又媚,直男杀手。

好不容易挤进电梯,舒白左手将自己潦x扎起的短马尾放下,右手握着手机,“我进电梯了。”
话刚说完,电梯停住,前方的人可能没稳住脚跟,往后一退,紧接着后面的人跟着退,像是多米诺骨牌似的一波又一波。

舒白像只掀帆的小船随风飘荡,眼看着即将被前方二百斤的大叔撞到后面,脊背突然多了只有力的手,顺势将她扶了下。

“谢……”舒白个子偏矮,都不知道是谁扶的,只能对着空气小声说一句,“谢谢哦。”

大家都在挤,没人理睬她。

舒白被夹在中间,手头里只有一根发圈,没个支撑,不知不觉,左拥右挤间,发圈也被蹭没了。

想不到电梯人会这么多,害得她去包厢前不得不先补个妆,这次仔仔细细扑了粉。

再倒霉,也要保持美美哒的状态,保持好心情。

她相信,明天,不,今晚开始,她就会转运的,不能再成为别人口中的“过气小网红”。

几年前舒白闲来无事进击娱乐圈,仗着家里有点资源演了几部网剧,因演技差被网友x死,便转谋划策投资俱乐部和经纪公司拿分红,没事就和各个俱乐部名下的电竞选手、体育健儿、流量鲜x眉目传情,你撩我拨,小x子好不自在。

见惯帅哥,她对关一北口中的美男子并没抱太大的希望。

顶着一张漂亮精致的脸,舒白推开包厢的门,笑容风情万种,活泼又矜持的神态引起在座各路小哥的青睐。

“舒大小姐可算来了。”
关一北带头吹起口哨。

舒白没想到他们没人带女朋友,估摸着不是普通趴也不是生x宴,拉过关一北询问才得知,今儿个的场子是为郁少接风洗尘的。

关一北指了指后中央的男人,“喏,他就是今天的主角。”

顺着所指的方向,舒白看见不远处的身影。

男人身形挺拔颀长,笔直利落的长裤一丝不苟地包裹修长的双腿,洁净纯白衬衫颈领松开两扣,显露在外的喉结处,随着从唇间滚落的麦啤而滚动,不经意的动作透着随意的性一感。

因为角度问题,舒白没太看清楚脸,但初步能估摸出来,这人气度确实不凡。

“为什么给他接风的场子没女人?”舒白好奇问。

关一北:“带女人多麻烦,不让喝酒不让打牌,什么事都管,之前说好了,哥几个都不带女人来。”

舒白:“……那你g嘛带我?”

“……”关一北哑然,歪头想想,他好像没把她当女人看。

舒白的小拳头跃跃欲试准备捶死这个狐朋狗友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4S店打来的。

舒白小拳头放下,打算接完电话之后再说。
4S店经理用客x的语调给舒白耐心讲解一番。

“——什么!”还没听完,舒白不由得惊叫,“我刚订的车被人抢走了!!有没有搞错,我定金都付了!!”

经理:“实在不好意思,定金我们会双倍返还,并且那位抢订客户说给你赔偿二十万现金。”
舒白:“我拒绝。”

经理:“那位先生身份尊贵,说是买来急着给人当生x礼物,我们不敢得罪,希望舒小姐您通融……”
舒白:“搞得我缺二十万现金似的,你把他电话发给我,我和他商量。”

经理:“这是客户隐私。”
舒白:“不给的话我向总部投诉你。”

经理左右为难,两边都不好得罪,比起客户隐私,但舒白的投诉更可怕,只能答应下来。

舒白委实气得够呛。

最近都是什么鬼运气。
被戴绿帽子就算了,吃酸辣粉被人说成过气小网红就算了,就连前几天看上的车子也被人抢,对方还嚣张地想用二十万糊弄她。

关一北和其他弟兄们看到她气汹汹的样子,好奇问:“什么情况。”
舒白撇嘴:“我的磨砂红超跑被一个无赖的大混蛋抢走了。”

关一北:“哪个混蛋敢抢你的车?”
舒白:“绝世大混蛋。”

收到经理发来的号码,舒白想都没想,把手机摊在桌上。

她准备让在场的弟兄们见识见识,她是如何让抢车的混蛋受到语言的抨击。

十一位号码输入后,有弟兄慢悠悠道:“这人尾数是77777,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舒白的拨号键摁下去后,紧接着,另一道手机铃声在包厢里突兀响起。

大家的视线顺着铃声的方向,逐渐转移,最后落在后中央的郁景归身上。
和其他人一样,舒白也看过去,先前没看到他的脸,此时才识得真面目。

男人轮廓线条分明刚毅,五官无可挑剔,近乎于完美,只是在这样欢快的场合过于冷清了些,涔薄的唇微微抿起,整张面容辨不出喜怒。

这人不止皮相生得好,举手投足间,天生从容优雅。

接收到大家视线后,郁景归不疾不徐地摸出正在响铃的手机,往桌上一放。

他手机上显示的数字——正是舒白的号码。

“舒小姐。”郁景归音色明晰,沉静陈述,“不好意思,你刚才口中抢你车的绝世混蛋,是我。”

2

全场安静数秒,尴尬的气氛瞬间蔓延开。
舒白大脑“咔嚓”一下子放佛断电一般,怔怔地望着眼前抢她车的罪魁祸首。

第一个反应就是,原来绝世大混蛋可以长得这么好看,难怪让关一北那个对女人挑剔对男人更挑的家伙称赞说气派足。
但,就算长得再好看也不是他抢她车还施舍二十万现金的理由。

舒白本想用不满的眼神盯得对方发怵,完全不知自己反而像只羔羊暴露在郁景归的视野之中。

她身上不伦不类的薄衫搭配紧身吊带,热裤下双腿细白笔直,眼皮没有眼影装饰,也衬得双眸晶亮透彻,小巧鼻梁下的唇被轻咬着,力度可见其恼羞程度。

男人瞳眸深邃难测,将她此时模样收归眼底,神色始终无波无澜。

舒白还没同他一番理论,不经意地,发现桌上手机旁边居然有一根黑色的发圈。

等等,这不是她刚才在电梯被挤丢的发圈吗?!!
怎么会在他这里。

挤电梯时,她摇摇晃晃地容易跌倒,幸亏后背多一只手将她稳住身形,不知是谁的手,但舒白和那人摩擦之间,手里攥着的发圈不知不觉也被搞丢了。

她以为掉地上了,谁知兜兜转转到郁景归的手中。

一个发圈虽然不值钱,但这样贴身的私密物品被男人拿走,总让人心里不踏实。

舒白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小手指了指桌上的发圈:“这个是……”

听出她语气里的试探和不安,郁景归从容答道:“别人的。”

微顿,薄唇勾起似笑的弧度:“刚才在电梯扶了把姑娘,她就将发圈送我了。”

舒白:“……”

这人居然好意思说是送。
分明趁着混乱给顺走的。

从种种细节来看,他似乎没认出她就是电梯里的人,舒白于是切断认物的打算。
她不想把他们关系从“抢车冤家”,转变为“艳遇男女”。

“哎……”旁边凑热闹的关一北用牙签剔着牙里的提子果x,打圆场道,“都是巧合,能看上同一款车,说明两人有缘分。”

舒白对这样的缘分无感,斜眼睨着自己的贴身发圈以及霸占自己爱车的男人,颜值再高也改变不了她对他不太好的初始印象。

在俊男靓女的人堆里他不算鹤立x群,顶多鹤立鹅群。

比起这种喜欢抢车的人,还是他身边的贵公子更招舒白欢心,起了勾搭的想法。

舒白拉过关一北,准备让他牵线搭桥。

还没开口,关一北了然于x的模样:“我就知道你肯定能相中我这儿的帅哥,是景归吧,等着,我现在就给你两做介绍。”
“不。”舒白抬手制止,决然果断,“是他旁边的小哥哥,戴眼镜那个,看着特斯文,你给我介绍介绍。”

“行啊——”
“等等。”舒白轻咳,“我刚才因为生气,表现有些唐突,你介绍的时候能不能给我拉一波好感?”

“拉好感?”关一北跃跃欲试,“我就说你是我从小到大的兄弟,让他感觉到亲近。”
“不行,你那样说的话显得我很不淑女。”

“那咋说?”
“你可以给我塑造一个特别的身份,显得我与众不同,让人意想不到。”

“说你是我妈?”
“……”

这次,舒白的拳头没收好,扎扎实实扣在关一北肩头,捶得他装腔作势一顿哀叫。

【邻家妹妹】【知心姐姐】这样的身份不香吗,他非嘴欠说是他妈。

挨过小拳头的关一北还没老实,说是给她介绍小哥来纾解被戴绿帽的心,实际上喊她过来凑热闹的成分更大一些,并不想诚心给她介绍小哥。

舒白勾搭贵公子的心思在看见对方眼睛直勾勾伸到陪酒小姐姐x口后,念头顿时打消,再问关一北,得知那个贵公子二十七八,半点想法都没得了。

毕竟,她最近的恋爱风向是小x狗。

“你还是给我介绍年轻点的吧。”舒白说。

“小x狗有什么好,一没房二没车三劈腿。”关一北不由得欷歔。

“但人家00后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00后。”

“1900?”

“……”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劈腿还是被抢车,包厢氛围再好,舒白嗨不起来,跟着某家练习生rap会之后,力不从心,找个借口去洗手间补妆了。

在温水龙头下把手仔仔细细洗g净,舒白又对着镜子整理头发,准备挽起时发现手腕一空,意识到发圈还在郁景归那儿,不由得暗声小骂一句,运气真背。

准备回去时,她看见过道被几个姑娘围堵。

几个年轻小姐姐染着五颜六色的发,穿着亮片闪闪的皮裤皮裙,晃得人眼花缭乱。

舒白本想错开她们,却听见女孩哀哭声。

原来五颜六色小姐姐在打人。

周围有路过的,没见搭把手。

看被打的女孩身上还是规矩的班服,估摸着是大学生,舒白素来讨厌校园一暴力,尤其是以多打少的暴力,心口浮现出不爽感。

她人不傻,不会自个儿闷头闷气地过去见义勇为,去之前拉几个服务生,有理有据地以治安为由把人给拉开。

“哟哟哟哟……”

拉开后,领头的紫毛女显然不服,一阵驴叫后,挑起浓黑眼线,嚣张不羁地瞪着舒白,“我搁这儿治表子,你算什么*东西多管闲事,”

从态度来看,能耐不小,不然也不会让服务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任她施一暴了。
然而来头在舒家千金这儿,不值一提。

准备以“社会你舒姐”姿态教育小孩时,却见那个被打的姑娘略显眼熟。

舒白盯着姑娘的脸看了两秒。
三秒。
五秒……

这特么不就是小x狗的劈腿对象吗。

本以为自己看到这人会气得七窍流血,结果飘在舒白大脑里的只有一个信息:这妹子说的那家老爷爷酸辣粉真好吃。

酸辣粉这该死的甜美。

挨打的妹子也已认出舒白,弱弱道:“我……”
舒白叹息:“顾林呢?”

妹子眼泪汪汪:“我在这里赚生活费,没敢告诉他。”
妹子一哭,更显柔弱了。

果然男生更喜欢这种娇弱不做作的清纯妹子,最好是爱吃酸辣粉,穿白裙,常遭校园一暴力的软妹,此时再来个校霸少年拯救的话,那就又苏又带感了。

可惜没有。

在气势上,舒白并未输于她们,到底是常年混于社交圈的人,手无寸铁,也无队友,依然不慌不乱,慢悠悠道:“有事好好说,打架是要被学校处分的。”

五颜六色毛毛女们根本不屑听她那番说辞,其中一人直接把酸辣粉妹子揪起来,一个耳光扇过去,“我男人也是你能勾引的?”

于是一番乱战再次开始。

听说酸辣粉妹子又勾搭有对象的男人,舒白后悔了,忙往后退。
舒白退得慢了,不知被谁绊了一脚,踉跄地往墙上一碰,额头差点磕着墙灯,这一幕,刚好被出门抽烟的包括关一北在内的几个兄弟看见。

好兄弟被欺负,这哪能忍。

关一北去扶舒白的同时,一把将挡路的紫发女推开,没注意力度,也将紫发女推到墙上,她没舒白运气,她是实打实地撞上墙灯的铁托架。

“哎哟——”紫发女顿时痛叫。

这一声,把双方矛盾彻底拉大。

好男不和女斗,弟兄们过去只是拉架,但因场面混乱,容易给人造成打女人的错觉。

“你们居然敢打我。”紫发女捂着磕疼的额角,大声吆喝,“信不信我叫人来弄死你们。”

闻言,几个公子哥笑了。
他们那包厢,全是富家子弟,其中一个还是惹不起的祖宗,不知谁给她们的脸说出这样的话来。

紫发女说到做到,当即就一个电话把包厢里的人叫来,“g爹”地叫个不停。

g爹们肥头大耳,满身油腻,没有半点抗击力,但g爹带了强壮的保镖,不多不少,共有八个。

“就是他们欺负的我。”紫发女扭着细腰,嗔一句。

g爹脖子上挂着金项链,剃的是光头,三层下巴,长得又c又肥,乍一看,气势确实让人畏惧,至少目前看来,几个公子哥都不是g爹和八个保镖的对手。

事出起因,其实是个误会,可惜此时没人去解释。
男人两大信仰:打迷糊的架,泡最野的妞。

气氛紧张之余,舒白却和关一北扯有的没的。
他非要给她买创口贴。

舒白不得不把人拉回来,指着自己只是被蹭破的额头,“根本没破,根本用买创口贴……”
关一北没听她的,嘟嘟哝哝地抛开,还是要给她买。

舒白略显无奈地站在原地,时不时摸摸自己的额头,感慨,她没受伤啊。
和紫发女比起来,她蹭破皮的额头真的不算什么。

紫发女因着受了小伤,正窝在g爹怀里嘤嘤嘤,g爹作势把紫发女往怀里一搂,务必要将自己的英雄救美作风贯彻到底,凶神恶煞对他们道:“小子,知道我是谁吗,敢惹我的人?”

几个公子哥没人搭话,此时此刻,没人会傻到和八个保镖y刚,大家都是头脑灵活的小伙叽,叫保安和报警都行。

他们有人开始暗搓搓地摸手机了。

“谁欺负的你?”g爹问向自己的小宝贝,“g爹给你出气。”
紫发女把眼前的几个人扫视一番。

推她的人是关一北。
但关一北不在。
所以她抬手指着的人,是舒白:“是她。”

闻言,八个保镖立刻冲上前,团团把舒白围住。

如果之前被郁景归抢车,舒白还在犹豫,但这一次,她确定了,今天是她的倒霉x。

她已经沦落到被给别人当枪靶子的地步,既成全酸辣粉妹子的校园女主身份,又促成紫发女颇具黑色道义色彩的英雄救美情节。
不行,得自救。

“其实,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舒白吞吐道,打算解释她并非酸辣粉妹子的朋友,也并不想见义勇为,相反,她也是受害者。

救了小三,自己却沦为靶子,太特么惨了。

眼看着舒家千金即将卑微地解释以博取同情心——
包厢的门突然开了。

昏暗灯光下,郁景归身型高大挺拔,单手随意抄在裤袋里,嘴角斜咬着烟,指间把玩打火机,是去抽烟区的作势,然不想门口围聚这么多人,被挡路后,英眉微拧,俊脸浮现出不悦。

“郁少。”刚才没出声的公子哥叫一句,像是儿子见着爹似的。

他们怎么把这位大祖宗给忘记了——!

青年时期就属各地不敢随意提及名字且让混混们闻风丧胆的人,后被压迫继承家业意外横扫各大商圈才子成为黑马坐稳第一把手,因玩心太重去华尔街溜达一圈回国继续x起家业。

一个表面温润儒雅私底却能x纵血光的大佬。

大佬出现,如同满级满装备玩家降临初始副本,一个平A就能把小菜鸟秒掉。
自他出现后,在场的人都安静了。

“郁,郁少——”g爹秒怂,仓促地招呼,“您咋在这儿呢,还记得我不,我是金丰银行收贷的小王。”

金丰银行背靠谁家,众人心里有数。
没几秒,情形就变成“校园小霸王想要英雄救美结果发现校长大人就在身后”。

大佬出来后的第一目光,似有似无地落在小怂包舒白身上。
察觉到他视线里的探究,准备动手的保镖立刻从舒白身边撤离。

那位肥头大耳的g爹也心有领会,立马殷勤地问:“郁少,您认识这位小姐?”

郁景归不急不慌地抬手,拿开咬在唇间的香烟,漫不经心地吐出几个字——
“何止认识。”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