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对我用了钞能力》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冬不拉叽

出台
  人间天上,市里最大的销金窟,因其高消费和一些见不得人的买卖,很得纨绔子弟们青睐。
  
  穆小央正在一个男人身边笑着敬酒。
  
  陈哲的眼睛在他制服没遮住的白胳膊上留连了一会儿,转向穆小央清隽的面容,和他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神对上,满意地笑了笑,才接过酒杯,“小央啊,还是你最会选酒。”
  
  他是人间天上的熟客,且负责酒水供应,心里清楚面前这个男孩是只陪酒,不□□的,但这并不影响他心猿意马。
  
  穆小央眨眨眼睛,心里盘算着他今天点了多少酒。他笑着,丝毫看不出心里的厌恶:“陈老板喝的开心小央就开心。”
  
  他也不想这样,但为了生存和梦想。
  
  “咚咚。”包房外有人敲门。
  
  “应该是点的就酒到了。”穆小央起身去开门,看到门外是同为“坐的”的阿云。阿云来得匆忙,手里还捏着一牙西瓜,看穆小央开门了,便忙不迭地道,“你弟朴玉被人强迫出台了,你快去看看,在666房。”
  
  穆小央听着,眉头越皱越紧,等他讲完,更是拳头都紧紧捏住,不由分说地要离开。
  
  他的脚都迈出去一步了,又皱了皱眉,想起了身后的麻烦,“陈老板,有人不懂事,我失陪一会儿。”他笑着说完,又轻轻推了推身边的阿云。
  
  阿云心领神会,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坐在了陈哲身边顶替他。
  
  穆小央出了门,脸上的笑容就立刻散了g净,他一脸担忧,在不跑起来的基础上尽快地朝阿云所说的包间走去。
  
  到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子里推演出最坏的可能,然后推门进去——
  
  房间里一片狼藉。闪耀的球形灯将包厢割裂成碎片,朴玉跪在一个陌生男人旁边,眼睛通红,泪水在里面打着转。
  
  另外还有两对,一对已经开战,还有一对也进入了准备。
  
  看穆小央进来,所有人都转头看他。
  
  穆小央心如沉水,却冲大家笑得露出了一口灿烂白牙,被来回飞舞的镭s灯光一照,晃得人头晕目眩。
  
  还好,朴玉的衣着完整。穆小央松了口气,状似无意地踱步到他面前,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本来在发抖的朴玉惊得眼泪刷得掉了下来,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颊抽噎。
  
  “滚出去,不知道规矩吗?这是我的区域。”穆小央站着,只用余光扫过跪在地上的朴玉,一脸仗势欺人。
  
  朴玉像是愣住了,他看了一眼穆小央,把哭都忘了。穆小央心里着急,又瞪他一眼,用眼神示意他赶紧离开,朴玉如梦初醒,连滚带爬的出了包间。
  
  一直静坐在朴玉身边的男人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丝毫没有兴趣。卫涵是第一次来人间天上,对于要谁来陪并没有固定的偏好,角落的暗光笼着他,只能看见一个烟盒在他指尖慢悠悠的翻腾,两条随意摆放着的长腿也肆意伸着,彰显着主人的力量。
  
  可偏偏他却对自己放出的压迫感毫无察觉,好整以暇地看完了这场闹剧后,也只是淡淡地开口,“你把我的人赶走了,谁陪我?”
  
  穆小央展颜一笑,不怎么自在地道了个:“我啊。”
  
  卫涵一挑眉,像是打量货品一般扫视了一下穆小央,起身拍了拍衣服坐皱的地方,提起一旁的西装外x搭在臂弯,“那走吧。”
  
  穆小央眨眨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出过台的老手,扯出个僵y的笑来,“好。”
  
  卫涵带穆小央去了不远处的一家酒店。
  
  眼前的男人眉毛浓而锋利,眼窝深邃,眉头紧皱,看起来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穆小央本就是个纸老虎,跟他出了门就立即慌了,只好像个鹌鹑似的,低着头,保持着和卫涵半步远的距离。
  
  开房、上楼、开门。
  
  卫涵一进门就把西装扔在了沙发上,又解了领带,一脚都迈进了浴室,才想起了自己带了人来,侧头瞥了他一眼,“等我洗完了你再洗,动作快点。”
  
  穆小央点点头,答应了一声,手足无措地坐在随意扔着的西装边儿。
  
  水流哗啦啦的,把穆小央本就没底的心冲得七零八落。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支付宝,靠上面显示的算不上多的余额来自我安慰。
  
  人间天上的少爷们分为跪的、坐的和躺的。跪的一般是些服务员,需要跪着倒酒、伺候客人;坐的则主要是负责灌酒,哄客人开心,赚钱主要取决于卖了多少酒,而至于躺的,就不言而喻了。
  
  像穆小央就是坐的,朴玉则是跪的。
  
  穆小央根本就没有出台的经验,他长得不错,身型白净瘦削,之前也不是没人想带他出台过,但都叫他把人灌晕了不了了之。
  
  只是今天这事,他没机会灌酒,何况人家看上的是他弟朴玉——他这招狸猫换太子勉强凑了效,开心还来不及。
  
  穆小央接替卫涵进了洗手间,等再出来,卫涵已经半靠在了床上。他一手拿手机按着,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一边,头发挂着未g的水珠,x漉漉的。
  
  穆小央想了想,又回到了浴室里,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只吹风机。
  
  x座在床头,离卫涵很近,他拿着吹风机走了过去的时候,明显发现卫涵愣了一下,但什么也没说,只背对着他侧了侧身。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暖风和柔软的拨弄。穆小央心中有些意外,这样看起来凌厉的一个人头发却很柔软。
  
  卫涵貌似专心看着手机,实则眼睛都因为头顶的舒适而眯了起来,更别说被子xx遮盖住的地方,不知何时,被头顶做乱的手撩拨地起了反应。
  
  穆小央吹了约十分钟,卫涵的头发早就已经g透,可他手上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满脑袋都想着,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卫涵也很享受穆小央给他吹头发的感觉,但此时,他更想照顾一下自己的兄弟,“再吹下去,我的头发就变成稻x了。”
  
  “额,抱歉。”穆小央关了吹风机,正打算去拔电源,去被翻身过来的卫涵压在了身下。
  
  “我,我去拔一下电源。”
  
  “不用。”卫涵理也没理他,不由分说地将他按在了床上,心中也奇怪自己这忽然烧起邪火是从何而来,他拉着穆小央的手钻进被子里,戏谑地道,“吹g了水,就该灭火了。”
  
  穆小央被手中的灼热吓了一跳。
  
  这个疯子,怎么给他吹了个头发就……
  
  他心中的腹诽还没说完,就被人强y地翻了个面。
  
  紧接着,自己被人不由分说地从背后劈成了两半。
  
  与之相对的是持久的颤抖,穆小央满头大汗,心亦跳个不停,只觉得自己的牙都要被咬碎。渐渐的身子食髓知味,疼痛也变得麻木……
  
  后面的人终于停下,穆小央松了口气,动了动身子,“我……”
  
  “还挺机灵,知道自己换个姿势。”卫涵心情大好地一挑眉,将他转了过来,两人四目相对。
  
  穆小央一低头,两人的对比过于惨烈。
  
  这还是人吗,连个CD都没有……好……好羡慕!
  
  卫涵被他的样子逗笑,愉悦地笑出了声。
  
  之前有人说这种方式能解压,他还不信,现在看来,前人之所以这么说,果然有前人的道理。
  
  再就是,这个小家伙出人意料的有趣,简直让人心情大好。
抢人
  等穆小央一瘸一拐地到家,已经接近凌晨三点。
  
  房里灯亮着,朴玉收到了阿云的微信。
  
  “你哥回来了吗?”朴玉不知道穆小央被人带走了,他只能试探地问。
  
  “还没有。”朴玉疑惑道,“平时夜班也不会这么晚,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事,早点休息。”
  
  阿云和穆小央同一批进的人间天上,关系算不上很好,但也还不错。穆小央和大多数人都不同,他看着就不像是他们这个沼泽里的人,即便生活困难,也坚强、有目标,有原则。
  
  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同情心有些泛滥,自己的事情都办不成,还天天照顾这个g弟弟。
  
  朴玉捏着手机,忽然听见了开门声,连忙迎了过来,“哥!”。
  
  他的脸还有点红肿,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一双眼里写满了对穆小央的关心。
  
  “哥没事。”穆小央洁身自好了那么多年,一朝为了救朴玉给打破,心情不免有些低落,但他又不忍心让朴玉内疚,便努力站直身体,假装什么也没发生。没想到扯到背后的肌x,疼的“嘶——”了一声。
  
  朴玉连忙扶着他坐在沙发上,又端出一直温着的皮蛋瘦x粥给他,“哥,一直给你热着呢。”
  
  “嗯!”穆小央端起温热的粥,感觉胃里连着心里都暖了不少,吃着吃着,又想到什么了一样停下,严肃地扳过朴玉的脸:“哥走了之后没人为难你吧?”
  
  “没有!”朴玉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穆小央松了口气,“那就好。脸还疼吗?”
  
  朴玉笑呵呵地摇头,“不疼!”
  
  穆小央摸摸朴玉的脑袋,软绵绵毛茸茸的,和那个疯子的头发摸起来竟然有几分相像。
  
  他磨磨牙,看到朴玉坐在一旁,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打算陪他一夜的架势,只好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哥去洗澡了,你快去睡觉吧。”
  
  “好。”朴玉点点头,贴心地去厨房帮他开了热水器。
  
  穆小央走进洗手间,深深地叹了口气。
  
  洗手池边放着的碧玉项链让他忽然一惊,“竟然忘带了。”他低声道了一句,又摇摇头,“幸亏忘带了。”
  
  那玉是小时候一个哥哥落在他这的。一次不告而别后,两人再没见过,穆小央也就没机会还他,只好自己带着,免得哪天偶遇,却没有带在身上。
  
  热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白雾与水流晃花了眼,穆小央揉着额头,随着时间的流逝,哥哥的身影早已越来越模糊,再加上他不知道对方的姓名,这辈子能不能再遇到,实在难说。
  
  何况……
  
  穆小央看了看自己青红交错的身子,打心底里上来一阵自惭形秽。
  
  这玉被他带着陪酒就已经让他十分愧疚了,要是被他带着陪了睡……穆小央攥紧了那块温润的碧玉,其上佛像的眼神好像审视,让他莫名地心虚。
  
  哥哥,你如果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失望吧……但是,朴玉还小,我去总比……
  
  穆小央的自我开解进行到一半,实在进行不下去了。
  
  就当是为了钱吧。
  
  他自暴自弃地这样想着,回手关了淋浴,轻手轻脚地地出来,把项链卷成了一个圆球,塞进了行李箱的夹层里。
  
  朴玉已经睡了,他从门缝中瞧了一眼,确认没有吵醒他,才回房间躺下。
  
  夜色已深。
  
  穆小央捏着手机,盯着支付宝散出来的蓝光,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里更满是后怕。幸亏阿云及时过来通信,要不然被带走的就会是刚成年的朴玉了。
  
  朴玉是被人间天上一个姐姐捡来的,自那个姐姐意外过世后,近几年一直与独自一人的穆小央相依为命。
  
  穆小央因为长他两岁半,算是看着他长大,便以哥哥自居,两人感情十分深厚。
  
  他心中有些庆幸。
  
  幸亏今天反应快,及时的救了场,要不然万一朴玉闹起来,驳了那些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的脸面,后果就不是他能接受的了。
  
  穆小央盯着一片幽暗的天花板,脑子里闪着些乱七八糟的过去的片段,有x场,有医院,有淡淡的云南白药香,有藏在书包底下的水晶球。
  
  哥哥。
  
  他又想到幼时的那个哥哥了,自打那一次分开,他便再也没了他的音讯。
  
  明天请一天假好了,反正开店的钱还差的多着。
  
  唉……
  
  第二天,穆小央早早给管事请了假,打算白天去看个店面过过g瘾,然后好好的休息,没想到刚到下午,还是被一个电话叫到了人间天上。
  
  陈哲对于他前一天的早早离去表示很不开心,今天一来就点名要他。主管当下给他打来电话,让他二十分钟内收拾好自己,来304包厢里报道。
  
  穆小央本来在床上躺得安安稳稳的,忽然来了这么一出,恨得牙痒痒。
  
  “算了,为了钱!”他嘀咕一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滚了起来,奔向洗手间收拾。
  
  等穆小央到了,陈哲已经在那等了一会,旁边“跪的”老老实实,离了陈哲八丈远。而陈哲算得上是穆小央的“死忠粉”,见他到了,便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他过来坐下。
  
  “昨天你早早走了,今天可得留下陪我喝酒。”
  
  “那是当然的。”穆小央笑着,招呼一旁跪着的拿来酒水单,“还是老几样?”他嘴上说着,手里噼里啪啦地夹进去了两个会所才上的新品。
  
  那陈哲看也不看,任凭穆小央点着。
  
  穆小央也有分寸,不会点些真的超过陈哲接受范围的,每次都是卡的恰到好处,让他既感觉有点x疼,又还能接受。
  
  穆小央正想着,敲门声“咚咚”响起。
  
  “这么快?”穆小央有些诧异,起身去开门。
  
  来的竟然又是阿云,穆小央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该不会又有人要对朴玉g嘛吧?他正想着,就看着阿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往边上侧了一步。
  
  跟在阿云后面的人露了出来,可不是昨天的才把他里里外外折腾了一顿的卫涵么。
  
  穆小央的脸色一下红橙x绿变了个遍。
  
  “穆小央。”卫涵看了眼他的x牌,一字一句地念出了穆小央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穆小央总感觉他有种在笑话自己的感觉。
  
  “呵呵。”穆小央皮笑x不笑。
  
  “走吧。”卫涵挑了挑眉,微微一偏头,示意他跟上。
  
  “……”穆小央攥紧了拳,没有朴玉作为胁迫,他心情轻松了不少,他耸了耸肩,“其实我是坐的。”
  
  卫涵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哦,那你现在开始是躺的了。”
  
  穆小央的牙齿不受控制地磨了磨,摆出个职业的笑,“这位客人,我现在已经有客人要陪了,先来后到,下次请早。”
  
  “这样啊。”卫涵颔首,长腿一迈向里跨去,瞧见里面油光满面宛若小山的陈哲,“这么巧,陈总。”
  
  陈哲一愣,认出门口的人是商场人人都忌惮三分的卫家二少爷,吓得连忙站起了身,恭敬叫道,“卫……卫总。”
  
  卫涵勾唇一笑,“是你叫的小央?”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