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狗血文里的替身后我连夜跑了》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泊岁

穿成贱受
  半夜,赶完设计图于河伸了个懒腰,登录了微博,想看看最新热搜都有些什么。
  刷了几下微博,热搜倒是没吸引他,有一条微博倒是吸引了他。
  
  “少爷,他已经在雪中跪了三天三夜。”
  “他肯认错了吗?”
  “没。他把双腿跪断了,马上就要死了。”
  xx是一张长图。
  
  这种小说推广于河是知道的。
  这简介看起来怎么这么狗血的小说推广他还是第一次见。
  最近都流行这种小说推广x路了?别说还挺吸引人的。
  
  于河点开图片看了一会,逐渐看上瘾了。
  但当看到两个主角都是男人,并且里面的剧情各种暧昧后,他表情凝固了。
  这主角怎么是两个男人?
  而且这个很明显是受一方的名字怎么突然变成了他的名字?
  他记得之前不叫这个,叫什么来着?
  
  于河觉得诡异,退出重新看了一眼,受的名字还是他没错。
  赶设计图赶出幻觉了?看错了?
  
  小说写的很有悬念,再加上一看后面就会有打脸情节,于河看的停不下来,一直期待着后面的情节,即使主角名变成自己也忍住了。
  但是当看到简介里说的那一幕时,他气的差点摔了鼠标。
  
  这个受竟然是贱受属性,被这样对待了,攻哄一哄他竟然就好了?
  这本书是本替身梗狗血贱受文,受被攻虐心又虐身,各种折磨羞辱后还爱攻爱的死去活来,不肯离开攻,倒贴的令人窒息。
  看到现在,什么打脸,追妻火葬场情节都没有,有的只有这个受的不断忍耐与倒贴。
  
  更加别说贱受名字还是和他同名。
  
  于河看的心里一阵窝火,直接给关了,随后又气不过,找到作者微博,评论了一句:“作者您能不能别把受写的那么贱?受的身份是小少爷,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什么得不到,竟然写成了一个倒贴甘愿成为替身被虐心又虐身的贱受?剧情也太没逻辑了。”
  评论完后,他就关闭了电脑,洗漱躺床上睡觉了。
  
  于河睁开眼,漂亮的水晶吊灯,优美舒缓的音乐,以及柔软压根不是那y邦邦被他吐槽三年睡了三年的床。
  他猛的从床上坐起身,左右看了看。
  
  房间装修的很漂亮,偏蓝色系,桌子椅子家具所有的一切都陌生的让于河觉得诡异。
  这不是他家,这是哪?
  
  房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英俊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气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醒了?安可在外面,你现在立刻过去给他道歉,这样的话,我就原谅你昨天推了他。明白了吗?”
  
  “道什么歉?”于河觉得莫名其妙,下意识问了一句。
  
  哪知在男人眼里,他满脸茫然的模样是在故意装,当下恼火的抓住了于河的下巴,死死的收紧力道:“于河,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安可就在外面,你去和安可道歉的话,我就真的不跟你计较你推安可的事。但是你要是再装傻试一试?”
  
  于河哪里认识什么安可,推人的事他更是没做,下巴被捏的仿佛要断裂了一般,他立刻推开男人,起身就想离开这里。
  结果他刚推开男人,站起身,一巴掌就狠狠地打了过来。
  
  “啪”的一声,伴随着的还有男人十分暴怒的声音:“你果然是故意推安可的,我就不该给你任何机会。像你这般歹毒阴险,平x里还装出楚楚可怜的模样,真让人恶心。跟我走,给我向安可下跪道歉,他不原谅你你就一直给我跪着。”
  他扣住于河的手腕,一点也不怜惜的拉着他往外面扯去。
  
  脸颊火辣辣的痛着,手也被扯得仿佛要断了,于河想跳起来给这个男人一脚让他滚远点,再骂他一句神经病,但是浑身没一点力气,到最后眼前甚至发黑起来。
  他就这么被男人拖到了房间门口,晕倒前只来得及看到了沙发上坐着一个看起来温顺又乖巧的少年。
  
  身边的人倒在了地上,柳声言刚要讥讽他终于肯承认了,结果低头一看,人晕过去了。
  那张白净的脸被他一巴掌打的充血红肿,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柳声言皱起眉头,松开了手,原本还想弯腰把人搂起来,坐在沙发上的少年起身柔柔弱弱地问了一句,“哥,他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才晕过去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这一句话像是点醒了柳声言一样,柳声言顿时收回手,一脚将身边的人踹到了一边,走到少年身边摸了摸他的脑袋,温声安抚,“别怕,他就是在装,故意想博取我的同情,我不会上当的。”
  
  这态度,与刚刚对于河截然不同。
  少年露出一抹害羞的笑,嘴上撒娇道:“哥,不需要他跟我道歉的,他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凶他了。我怕到时候被他讨厌,再说,他不是哥的男朋友吗……哥这样做,他会伤心的吧。哥你别这样子了。”
  
  柳声言冷笑一声:“伤心又如何?他又离不开我。”
  一句话,充满了肯定与不屑。
  这些天,他故意折磨了于河多少次,哪一次于河不都是忍着受着,并且还深爱着他。
  赶都赶不走的人,伤心又如何,又不会离开。
  他知道于河爱惨了自己。
  
  “管家,把他挪到床上去。”柳声言搂着少年的腰,手指在他的腰间来回摩挲着,撩拨意味十足“我们出去玩。”
  “可是……”少年身体轻颤,被撩拨的一阵害羞,纠结道:“哥你的男朋友晕了,不要紧吗?到时候他醒来要是知道哥和我出去了,会不会生气。我怕他到时候生气……”
  “不用管他。”柳声言压根不在乎,搂着眼底满是得意的少年离开了。
  
  “于少爷,你醒了吗?醒了的话就起来吃饭吧,不要再继续装了,你再继续装少爷也不会相信心疼你的,要我说你最好乖一些的。”房间门便被人敲响,嚣张的声音传入耳畔,床上的人睫毛轻轻地颤动了下,睁开了眼睛。
  
  他……在哪?
  于河从床上起来,脸颊疼的他嘶了声,摸了摸脸,之前的一切瞬间涌入脑海。
  
  那个疯子一样的陌生男人打了他?
  想起男人之前说的,还有外面女人的话,于河觉得十分熟悉。
  
  他眯着眼,再次打量了一眼周围,脑海里猛然浮现一段话。
  
  “于河刚睁开眼,房间门便被人敲响,女管家的声音嚣张无比的传来:‘于少爷,你醒了吗?醒了的话就起来吃饭吧,不要再继续装了,你再继续装少爷也不会相信心疼你的,要我说你最好乖一些。”
  于河听的心里很难过,他没有装,被柳声言那么用力的打了一巴掌,再加上心里太过于难受,便晕了过去。
  他没有推安可,为什么柳声言不相信,非要说他推了安可,还要抓着他去给安可下跪道歉。
  他在柳声言眼里,难道就是那么一个善于心计的人吗?以至于柳声言可以这般践踏他的自尊。
  
  这是他前不久刚看的那本小说,所以他记忆极为深刻。
  这外面人说的话,可不就是书里女管家的台词吗?
  那么……他变成了书里的于河?
  
  于河下床走到镜子前一看,是自己的脸,五官,脸上的痣,都跟自己一模一样。
  就连手臂上的三个痣也存在。
  这是自己的身体,于河的身体书中有描写,脸上的痣在耳朵处,但他没有。
  于河敢确定,自己是穿进这本书里,成为了书中的贱受于河。
  
  “于少爷,你听清楚没有?”女管家得不到回应,又敲了敲门,因为不耐烦,所以语气也变得十分尖锐,“你要是再不起来,等下总裁回来了见你还在躺着,赶你出去你可别后悔哭着喊着求着总裁让你进来。”
  
  听听这话,说的多么的刻薄。
  当时于河看这段的时候就恨主角不争气,怎么不给这嚣张无比的东西一耳光子,让她安静一些。
  
  想他堂堂被人宠在手心里少爷,为了柳声言不要家,不要身份了,甘愿当个替身,柳声言还天天看不起他,嘲讽说各种难听的话,甚至还因为他不肯和朋友断绝关系,便故意恶心他,想刺激他,把带小三上门炫耀。
  并且在小三故意陷害于河时,他还真的相信了小三的话,觉得于河故意把小三推倒在地,磕到了手臂,要求于河给小三道歉,于河拒绝后,他便给了于河一巴掌,强行拉着于河出去,x迫他向小三下跪道歉,祈求原谅。
  
  可耻的渣攻,令人气愤恨铁不成钢的贱受!
  他如今成了这个卑微的贱受!
  
  看着自己红肿的脸,于河抬手轻碰了一下,刺痛的感觉让他脸皱成了一团。
  不是梦,是真的。
  他真的成了这本狗血替身文中的贱受——于河。
  
  目前这剧情才走到于河喜欢上柳声言,刚抛xx份抛下所有,不顾一切的到柳声言这边,任由柳声言嘲讽欺辱也忍住的时段。
  因为于河爱柳声言,所以他能容忍。
  但他可不是原来的于河,他受不了。
  
  当时看这本书的时候,于河都快恨不得撕碎柳声言,别说如今成为于河本人了,说什么也不可能忍得了柳声言这个渣攻。
  
  于河当下去洗漱,换了身衣服,按照脑子里还记得的剧情,收拾好自己需要的东西,打开了门。
  
  门外的女管家已经等了十几分钟了,真说难听的话她不敢,所以她就一直阴阳怪气了好久,还以为于河终于肯出来吃饭了,没想到看到的就是收拾好行李的于河。
  
  “你,你g什么?”女管家立刻愣住了,“收拾行李做什么?”
  “你不是说柳声言觉得我在装吗?我现在不装了,也不用他赶了。”于河冷笑一声,动了动自己的双腿,“我自己有腿,我自己走。”
穿成贱受
  
  “你站住!”女管家慌乱了。
  这总裁还没回来,于河要是离开了,到时候肯定会怪罪她的。
  再加上总裁明显挺喜欢这个于河,只不过就是喜欢折磨嘲讽他。
  如今这于河要是跑了,她可直接玩完了!
  
  于河压根不理她,直接走出了别墅。
  “拦住他!快点!”女管家大叫一声。
  守在门口的两个男人立刻拦住了于河。
  
  于河十分冷静,被拦住什么也没说,直接回了房间,放下行李,然后叫人给自己做饭了,吃饭。
  
  这一系列动作弄得女管家懵了,到最后也只能劝自己是于河被柳声言打了一巴掌,想闹脾气离开,最后还是舍不得总裁,乖乖回来了。
  想到这里,女管家又嚣张了起来,把柳声言让自己告诉他的话,一五一十只不过换了语气说了出来,“总裁说了,你推了安可,就要和安可道歉,明天安可来的时候你必须道歉,这样总裁就不计较你恶毒推人的事儿了。还有,你要跟之前的人断g净关系,朋友也不许有,明白吗?”
  
  这剧情现在处于柳声言同意纠缠自己的于河留在自己身边,当他的男朋友的半个月左右。
  才半个月,柳声言就做出来了对于河爱答不理,讥讽嘲弄,带小三回来故意暧昧不清给于河看的事。
  于河一直都好脾气的对待柳声言,没有任何生气,就连小三冤枉自己,也只是疯狂解释,而没有质问柳声言为什么带个小三登门。
  
  柳声言带小三来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前几天柳声言无意间听到于河朋友黎松打电话过来,叫于河出去玩,语气听起来特别温柔,再加上于河语气也很好,所以他顿时命令于河和黎松划清界限,撇g净所有关系。
  这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撇g净所有关系当然不可能,于河立刻解释自己和黎松的关系。
  柳声言虽然气消了,但是很气于河为了一个朋友竟然那么激动,而且看起来很在乎这个朋友,不愿意放过于河,非让他撇清关系。
  
  两人僵持,柳声言就带小三上门了,那小三自己故意摔倒磕到手,冤枉于河,柳声言便真的相信是于河做的,在于河下跪道歉后,就不在计较了,也和小三断了关系。
  于河当时还觉得柳声言是在乎自己的,原谅了柳声言不相信自己的事,还彻底断了和黎松的关系。
  
  二十多年的朋友说踹就踹g净了,就为了个渣攻。
  
  于河感觉自己夹菜的筷子都要被他回忆剧情给气的折断了。
  他磨了磨牙。
  女管家看到他愤怒的表情,立刻不高兴了起来,“你这是生气了?你生气了就可以立刻离开,别忘记了,是你倒贴我们总裁的。”
  
  于河和柳声言在一起的时候,有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柳声言只知道于河不差钱,真实身份并不知道。
  作者没写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以后有打脸剧情。
  于河没接着看,但是他知道书里于河的身份。
  那可是有一家比柳声言公司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公司等着他继承,还有亿万家产。
  柳声言这个所谓的总裁在他眼里就是个渣渣!
  
  “你说够了吗?”于河抬抬眼皮,面无表情的看着女管家,“说够了就离开吧,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旁边待着,空气都感觉脏了。”
  
  “你什么意思!你竟然这么说我!”女管家立刻疯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于河冷冷一笑,“你要是觉得不服气你可以打电话和柳声言告状。不过你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仔细想想你去说了,柳声言是觉得你真的脏呢,还是觉得我小题大做,为了你一个管家骂我。”
  
  门口有人守着,他肯定出不去,所以现在出去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等晚上偷偷溜出去。
  剧情里柳声言半夜才回来,他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逃跑。
  到时候逃跑了,柳声言在他眼里就是个屁。
  
  女管家被他说的一阵气愤,却真的不敢去打电话,最后只能忍气吞声,冷哼一声离开了。
  
  于河瞬间觉得空气都变的新鲜不少,吃饱了之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理了理剧情。
  虽然不知道这本书最后的走向,但他最起码想g嘛g嘛。
  
  首先踹开柳声言这个渣攻肯定是必须的,想到他之后对于河做的又打又骂、嘲讽误会、和别人419等,于河就一阵恶心。
  
  然后,他也不是同性恋,他是直的,把柳声言踹飞之后,回去继承公司和家产,找个女朋友,潇洒过着少爷的生活,比现在好一千倍一万倍。
  
  等到夜幕降临,别墅里的女仆都回了房间,女管家也回了之后,于河带着翻窗,然后找到院墙最矮的一处,翻墙出去了。
  他拉着行李箱,拨通了黎松的电话。
  
  “来接我。”于河报了地址。
  
  黎松这个时候已经接到了于河让他以后少联系自己的短信,已经好奇的问于河最近到底怎么了,还没得到答复。
  如今接到于河的电话,还是挺欣喜的,想着一定要当面问清楚于河到底怎么了,所以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开车来了。
  
  于河冲着柳声言的别墅呸了一声,竖起中指,“以后再也不见。”
  然后拉着行李箱顺着大马路走了没多久,黎松就来了。
  
  “最近总是联系不到你,打电话给于伯伯,于伯伯也不肯说。打电话给你大哥吧,你大哥……我不敢。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黎松说。
  
  于河的大哥,书里没描写多少。
  于河就知道这个大哥不是自己的亲大哥,似乎是自己父亲已故朋友的儿子,因为当时父母去世年龄太小,就被于父接回了家当亲儿子养着。
  
  大学毕业后,于河大哥就拿着于父给的资金,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公司。
  公司有多厉害于河不知道,于家人也不知道,因为于河大哥并不是什么热情之人,性格很冷漠深沉,大学毕业后就很少回家。
  于河打小就怕这个不是亲生的大哥,因为他身上的气息太过于强大,让人觉得恐怖,也对这个大哥没有多亲近。
  
  “所以你到底怎么了?”黎松接着问:“你给我发的最近不要联系你了的消息是什么意思?”
  
  于河说:“我糊涂了,乱发的,你就当没看到。至于最近我怎么了……智商去火星游了一圈泳,现在回来了,变正常了。”
  
  黎松听不太懂,不过也没再多问,“不是真要不联系就好。我想着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认识这么久,说不联系就不联系了,我还以为你被人绑架了。我送你回家?”
  
  于河正好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点点头,“好,谢谢了。”
  “谢啥,都是兄弟。”黎松摆摆手,并未介怀丝毫之前于河对他发的那些消息。
  
  于河心里觉得黎松挺好的,又忍不住在心里唾弃柳声言几句。
  为了他把好兄弟都舍弃了,结果得到的是各种虐,柳声言压根配不上于河!
  还好他来到了剧情很早的时候,他还没和这个狗渣攻有什么过度亲密的关系。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停了下来。
  黎松说自己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于家是个很大的庄园,因为于母喜欢花,所以庄园院子里种了很多花。
  庄园里没什么人,平时就于父于母,于河,还有一个保姆刘姨,李管家,以及于河的大哥时不时回来一下。
  
  看到于河,刘姨以为自己看错了,立刻打开了门,眼眶红了,“小少爷你这是回来了吗?你不在的这些x子里,夫人饭都吃不下。”
  “回来了。”于河点点头,抱了刘姨一下,“我之前鬼迷心窍了,现在清醒了。以后不会再做让爸妈伤心的事了。”
  “哎,哎。”刘姨高兴的不得了,帮于河放好行李箱之后,就去楼上叫于母了。
  
  听到于河回来的消息,于母瞬间从萎靡变得兴奋起来,鞋子都穿错了,跑下了楼。
  “小河,小河你终于回来了。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真的舍得丢下妈。让我看看,你都瘦了一圈,这些天你都做什么去了,竟然瘦这样子。”她抓住于河,左右看看,最终眼泪还是没忍住,对于河打又不舍得打,骂也骂不出口,只能说他几句。
  
  看到于母哭的样子,于河心里压抑的难受,很庆幸自己来之前已经用冰块消肿了脸,不然于母看到他脸肿肯定更加难过。
  他难以想象书里的于河就这么跟着柳声言,弄得一身伤,狼狈的宛如下人,这被于母知道了岂不是要心疼坏了。
  
  于河在二十一世纪是孤儿,没有父母,没有家人,已经一个人很久了,看到于母这个样子,心疼的很。
  他擦掉于母的眼泪,笑道:“妈,我回来了,以后都不会让你还有爸生气了。之前是我不好,让你们伤心失望了,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
  
  “回来就好,我今天还在和你爸说,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为了一个男人跟疯了一样。”于母哽咽道:“你要是真心喜欢,爸妈也都同意,可是你不要爸妈了,直接跑去跟着那人,爸妈实在放心不下。”
  
  于河说:“我跟那个男人已经没关系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