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求我别离婚[穿书]》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小苍许太

破产
  
  江藻穿进《逆袭之路》这本反派文里,刚好是原主大婚后的第二天。
  布置喜庆的婚房只有她一个人,那位名义上的老公从婚礼结束就没见到人影。
  
  对此江藻毫不意外,滕嘉言这个大反派在小说里就是个睚呲必报、心狠手辣的人。
  杀亲父,夺兄嫂,坏事做尽。对她这位嫌贫爱富,抛弃过自己的“前任”没来个家暴啥的,就谢天谢地了。
  
  镜子里,她忍不住打量起这位结局悲惨的同名黑莲花女配。
  眼含秋波,朱唇似糖,肤白貌美,颜值很耐打,但妥妥就一渣女啊!
  
  当初为了嫁入豪门,火速踹了前男友那个穷小子。
  分手就分手吧,还说了诸多羞辱人践踏人自尊的话,结果没想到这穷小子居然有两重身份,更是她费劲心机想要嫁的人,最后落了个被关进精神病院直到老死的结局。
  
  江藻崩溃,她现在成了原主,她不要被关进精神病院啊!!!
  
  时钟指向九点,卧室外响起敲门声,拉开门,保姆张嫂面带微笑,请她下楼吃饭。
  
  再不愿意,江藻也不得不接受现在的身份,垂头丧气跟在后面。
  
  豪门规矩多,滕家更是如此,她刚露面,被坐椅子上的滕母劈头盖脸一顿嘲讽。
  “江藻,你在家也是父母等你吃早饭吗?”
  
  那态度那语气,啧啧,一看就知道有多不待见这个儿媳妇。
  
  江藻看了她一眼坐下,神情恹恹的,没吭声,还沉浸在悲痛中。
  
  滕父五十岁上下,没有这个年纪的富态,眼角几道笑纹,依稀能看出年轻时候的斯文儒雅。
  笑着打圆场,“新婚嘛,多睡会应该的。”
  
  说到这,他顿了顿,看向江藻,欲言又止。
  滕母阴阳怪气开口:“说吧,有什么不能说的,新闻都满天飞了。”
  
  江藻脊背发凉,心里咯噔一下,暗暗猜测,可能要问大反派昨晚夜不归宿的事情。
  心里大概打了个底,结果滕父一脸沉重的看着她,“你家破产了。”
  
  “破产?”她愣了愣,小说里江家破产好像是她结婚半年后的事吧?
  怎么提前了?
  
  “刚收到的消息,具体情况等你吃完饭,我让老杨送你回家看看。”滕父替她夹了个xx包放进碗里,语气还算慈爱。
  
  一旁滕母脸上挂着三分讥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些人不要想着拿婆家的钱去接济娘家,就算有这个想法,也要看看现在的滕家谁做主,不要g那些吃里爬外的事情。”
  
  夹枪带棒的语气听的江藻心头无名火起,大早上的,这人存心往她x口添堵是吧。
  
  她扫过滕母那张保养得宜的富贵脸,弯起眼睛盈盈一笑:“我们家自然是爸当家了,爸人到中年还这么y朗帅气,年轻时肯定迷倒不少小姑娘吧?”
  
  话说完,气氛突然诡异起来,不知想起什么难堪的往事,滕母脸色变黑,连滕父表情都有点不自然。
  
  见目的达到,江藻愉悦地勾勾嘴角,几口吃完xx包,下餐桌找司机老杨去了。
  
  黑色宾利轿车里,江藻叹气声一声比一声沉重,江家要早一天破产,滕光誉肯定会解除婚约,她就不用嫁给那个黑化的大反派。
  不要觉得不可能,联姻本就是一场交易,连底牌都没有的江家是不会让滕光誉重视的。
  
  滕家靠地产发家,财力雄厚,是盐城出了名的豪门,江家能与之联姻,按理说实力不会差太多。
  可江家在江易健手里早被败得差不多了,外表光鲜亮丽,实际只剩一具空壳。
  
  两家早有婚约,江父看上的是能名正言顺能继承滕家家产的滕越,而不是滕嘉言这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
  
  偏偏他那宝贝女儿非滕嘉言不嫁,闹绝食不算,还割腕自杀。
  江父也是个狠人,为了让江羽润死心,直接把江藻这个多年前风流一夜的产物带回了江家,并且找到滕父,指明点姓让她跟滕嘉言结婚。
  
  商业联姻没有什么愿不愿意,原主认祖归宗后就飘了,火速蹬掉谈了两年的穷小子男友,跃跃欲试嫁入豪门。
  
  直到大婚当天,看清新郎的样子,原主不仅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责怪滕嘉言欺骗自己,对自己隐瞒身份,殊不知这时反派黑化之路已经开始了。
  
  g坏事的是原主,背锅的却是她,想想都是泪!
  
  ***
  
  江家住宅是价值不菲的独栋小别墅,江藻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资产评估机构的人正忙着跑上跑下清点财产。
  
  江父江母和江羽润一家三口站在外面,气愤却又无可奈何,脸色难看之极。
  
  江羽润长着张令男人极有保护欲的脸,委屈地直掉眼泪:“爸,我们的家没了。”
  
  江父揽过女儿的肩,强自镇定:“羽润不哭,钱没了咱再赚,房子没了咱再买,爸不会叫你受苦的。”
  
  江母正要抹泪,瞟见江藻慢悠悠地走过来,将眼泪y憋回去,声色俱厉:“你来g什么?想看江家的笑话?你个灾星!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回来,嫁进滕家第二天,我们家就发生这样的祸事,怪不得你妈骂你是赔钱货!”
  
  江藻:???
  这原主还真是猪嫌狗不理啊,走哪都不受待见。她理解江母此刻的心情,但把火气撒她身上,就没道理了吧?
  
  “江太太,请我回江家的是你丈夫,让我嫁滕嘉言的也是你丈夫,怪我g什么?”
  她翻了个白眼,“你冷静冷静,还是想想之后住哪里吧。”
  
  她边说边把目光投在江羽润,这个小说中的女主身上。
  按照接下来的发展,江羽润为了挽救江家,会刻意接近滕越,而这位滕家的天之骄子被其美貌和善良折服,不顾父母的反对,坚决将她娶进门。
  
  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原主张扬跋扈、一无是处,惹人生厌。
  江羽润善解人意、聪慧大方,在生意上还有独特的见解,迷得两兄弟阋墙,为她自相残杀。
  
  一路顺风顺水的滕越怎么会是滕嘉言这个大反派的对手,被打压的毫无还手之力不说,为了争夺继承权,心狠手辣的大反派还故意设计一场车祸,杀害了滕父。
  
  扫清一切障碍后,需要有人为心爱的女人让位,滕嘉言对自己妻子没有丝毫怜悯,直接送进精神病院关起来,直到老死。
  而他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江羽润,两人幸福过完一生。
  
  为了逆转结局,让自己死的不要那么惨,江藻看江羽润的眼神,就像看见救世主,热络地不得了,“姐,我有话想跟你说,方便吗?”
  
  喜欢的人结了婚,新娘却不是自己。江羽润怎么可能给她好脸色,把头偏到一边,“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江藻也不在意,热情地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我把滕嘉言还给你。”
  来的路上她就在想,逆转结局最简单的方法,直接把大反派和女主撮合到一起,不就完事了吗?
  况且小说里江羽润最先喜欢的也是大反派。
  
  滕嘉言三个字入耳,让江羽润愣了愣,虽然不清楚江藻到底想g什么,还是鬼使神差的往旁边走了几步,确定没人能听见她们的谈话后,开门见山地问:“你什么意思?”
  
  江藻深吸一口气,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哽咽道:“姐,虽然我们从小没生活在一起,也没什么感情。但我不会抢你喜欢的人,我会想办法跟滕嘉言离婚,把他还给你。”
  
  江羽润可没这么好糊弄,上下扫了她两眼,意味深长地冷笑两声:“你是呆不下去了吧,你没想到一脚踹掉的言加居然是滕家的私生子吧?”
  
  言加是滕嘉言跟原主谈恋爱时用的假名字,很少有人知道,江羽润……怎么知道?
  江藻不免多疑的看了她两眼。
  
  “是啊,滕嘉言认定我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人,对我没有丝毫的尊重。昨天晚上,他居然留我一个人在新房,刚结婚就这样,以后的x子我怎么过啊。”江藻泫然欲泣。
  
  得知他们并没有睡一起,江羽润神情略微缓和。
  
  见时机差不多,江藻拿出一张卡,塞进她手里,“姐,这里面有三万块,你们先去租个房子,等我跟滕嘉言摊牌,再来找你。”
上热搜
  等车开走,江母江父凑上来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江羽润知道自己父母看不上滕嘉言,避重就轻,“给了三万块,让我们租房子。”
  
  江家现在一穷二白,还欠着一xx外债,三万块不多,至少不会让她们露宿街头,但江母还是不满意:“才三万块,打发叫花子呢!没破产的时候,我们给她妈的生活费一个月也有十万!”
  
  江父还算明事理,叹了口气:“算了,她虽然是个明星,实际上钱没赚到多少,家庭又是那个样子,三万块对她不少了。”
  
  “早知道会破产,还不如让羽润嫁给滕嘉言,私生子又怎么样?难道不是滕家人?凭我们女儿的智慧,说不定还能拉咱家一把。现在好了,让江藻那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成了人生赢家!她不落井下石踩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够了!别说了!”江父越听越来气,“一个私生子我还不放在眼里!滕家的家业最后肯定会交到滕越手上。江藻嫁滕嘉言,我们羽润就不能嫁滕越了吗?”
  
  -
  
  车里。
  江藻靠着抱枕睡得正香,忽然接到一通电话,那人催她快看热搜。
  
  她边打哈欠边打开微博,一条“二线小花嫁入豪门当晚独守空房”的八卦正牢牢扒在热搜第一。
  
  猛地一个激灵。
  这、这该不会说的是她吧?
  
  点进去一看,果然如此。不仅大婚当天交换对戒的照片有,连滕嘉言当晚在酒吧喝酒的照片都被人拍到。
  
  偷拍的侧颜如画。
  说实话,这个男人颜值跟气质真的优秀,一张照片里那么多人,偏偏就能被他吸引住所有心神。仰起头喝酒的时候,喉结上下滑动,性感地要命。
  
  颜粉们暴动了。
  
  “好帅一男的!这颜值直接出道吧!我要当他的颜粉!”
  “听说家里超有钱,现实中的霸道总裁。”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啊,韩遇男神,请允许我出轨一分钟!”
  “爱了爱了!”
  
  当然也不少关注点在江藻身上,不过画风就没那么友善了。
  
  “卧槽!这是……江藻?演过绝色妖妃?妖姬?还是妖精的那个江藻?”
  
  “这女的人品演技跟坨狗屎一样,靠碰瓷撕x找存在感,居然能嫁入顶级豪门,我酸了,必须拿出我祖传的键盘当回键盘侠!”
  
  “娱乐圈好看的人那么多,架不住人家命好啊。”
  “谁知道是不是用了什么下流手段。”
  
  满屏吐槽,江藻捂脸表示不忍直视,火速下线。
  
  很快之前那通电话又打进来,这次她特意看了下备注,名叫“唐布拉”,想了下反应过来,好像是原主的大学同学,现在在圈里小有名气的实力女歌手。
  
  接起电话,那边口气挺冲的:“江藻,是不是朋友,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
  
  应该是挺生气的吧,话到最后还带了点委屈:“好歹同校住了两年,说结婚就结婚,让我有点准备不行吗?”
  
  小说里原主好不容易考上中戏,大学只读了两年就休学了,具体不知道什么原因。
  不过在校时和同寝室的唐布拉关系最好,后面两人分别出道,差距越来越大,原主自尊心作祟,就不太爱联系这位了。
  
  “那个,抱歉啊,我的错,改天请你吃饭当赔罪好吗?”
  
  那边几乎是一口答应,生怕她反悔:“那就这么说定了,时间地点我定。不过你老公什么意思?结婚当晚跑出去喝酒?关键还让人拍到。”
  
  江藻无语看车窗外,她哪知道怎么回事。
  沉思几秒:“大概是不行吧。”
  
  唐布拉:????
  
  两人又聊了会,挂断电话的同时,司机老杨关掉耳边蓝牙,扭过头对她亲切笑道:“江小姐,嘉言少爷正在家等你。”
  
  wc,这是要跟大反派正式见面了吗?
  江藻瞬间汗毛倒竖。
  
  ***
  
  在卧室门口磨蹭半天,江藻把心一横,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没有开灯,略显昏暗,而滕嘉言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指尖夹着一支香烟,看不清脸上的神情。
  
  她走过去,语调尽量轻松,“那个……听说你找我?”
  
  转过身,男人盯着江藻,面无表情将指尖的烟掐灭,丢出三个字:“你g的?”
  
  江藻被他盯得发毛,一脸懵,“我g什么了?”
  
  仿佛失去跟她多说一个字的耐心,滕嘉言几步走到她面前,单手捏住她的下巴,指节收紧,“照片是你找人拍的。”
  
  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江藻回过神……他以为那张在酒吧的照片,是她找人拍的?
  
  TMD冤死了!
  
  “不是我!我没事拍那种照片g什么?”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很慌,有点怀疑是原主为了报复反派找人拍的。
  
  滕嘉言眉间泛凉,讥讽:“你说呢?你不是一直这样?又有话题炒作了?”
  
  江藻看大反派凌厉的眼神,就知道他对原主没有感情了,想着正好趁机把话说清楚。
  “反正你不信我,咱们这么相互伤害也没意思,离婚吧,以后互不g扰。”
  
  “离婚?”滕嘉言盯着江藻那张无辜的脸细看了一会,突然冷笑,手指往下挪,用力卡住她白嫩的脖子,神色暴戾,“你再说一遍!”
  江藻涨得满脸通红,大脑迅速缺氧,就是想说话,也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下意识自救去掰他的手,然而滕嘉言力道极大,几乎纹丝不动。
  完了,一个不小心跳到小说大结局,她要被反派杀死了。
  
  这厮长得人模人样,脾气也太暴躁了,白瞎了这张好看的脸!
  
  就在江藻呼吸不畅,快要晕过去的时候,滕嘉言一个反手,将她用力甩到床上,居高临下,冷眼看她捂着脖子剧烈喘/气。
  “我的婚姻,没有离婚,只有丧偶,要试试吗?”
  
  听到这里,江藻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床头灯还亮着,滕嘉言穿着黑色睡袍靠在床头翻看文件。
  领口微微敞开了点,露出冷白细腻的肌肤。
  
  江藻看见是他,吓得从床上蹦起来,神色慌乱,低头检查自己的衣服。
  
  滕嘉言头也没抬,冷笑:“就算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都没兴趣。”
  
  江藻:“……”
  她忍。
  
  环顾四周,她忧心忡忡地问:“……你今晚睡这里?”
  
  “不然呢?”
  
  “哦。”她默默下床,默默拿起睡衣,准备默默地走。
  
  滕嘉言抬眼,有一丝不耐,“你g什么?”
  
  清凉地声音入耳,吓得江藻握住门把的手一抖,“我去客房睡。”
  那可是反派!她没那么大的勇气跟头号危险人物同处一室。
  
  滕嘉言把文件重重一放,皱了皱眉:“江藻,我没时间陪你演戏,我们各取所需,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
  
  听听这叫人话吗?差点掐死她,还变成她的不是了?
  认真想想,她不是原主,凭什么要受这些鸟气。
  
  江藻忍无可忍,将手里的睡衣猛地砸向滕嘉言,握紧拳头:“你还是不是男人,不就是被踹了吗?明明有更好的报复方式,偏不离婚,你是想玩死我吧,心眼也太小了!”
  
  卧室空气突然安静,她失控,滕嘉言却没有半分失态,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漠然的看着她。
  盯了半晌,眼底深处似有讥笑一闪而过,凉凉开了口:“你以为我跟你结婚,是为了报复你?”
  
  江藻瞪他:“难道不是?”
  
  “我没那么无聊。”
  他嗤笑一声:“真怀疑你是不是有间歇失忆症,才签的婚前协议转身就忘了?”
  
  婚前协议?江藻愕然,什么鬼,小说里没提这个啊。
  
  她跟个木头样愣在原地,滕嘉言懒得再废话,起身下床打开壁橱里的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份纸质合同,丢到她面前,神情寡淡:“慢慢看。”
  
  这个时候心里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江藻满腹疑虑地捡起来翻开。
  
  协议第一条就是关于婚前财产公证,不论双方谁提离婚,女方都拿不到一分钱。
  第二条,婚后互不g涉,履行时间为三年,这三年内女方不得传出任何损害男方名誉的新闻,必要时需配合男方出席重要场合,维持表面夫妻形象。
  第三条,只能由男方解除协议。
  
  越看她越觉得不对劲,小说中原主人设嫌贫爱富,为了钱才嫁给大反派,而这份合同看起来对她没有半分好处,她怎么可能签。
  
  耐着性子往下看,每一条都在强调女方不能做什么,男方需要履行的责任一句没提。
  
  看到最后,江藻终于坐不住了,女方毁约需赔偿十倍违约金,共计一个亿。
  十倍违约金,意思是滕嘉言给了原主一千万?
  
  放屁!她早查过了,除去给江羽润那三万,现在卡里余额四万不到。
  钱呢!钱去哪里了?!
  
  焦虑的情绪不加掩饰的表现在脸上,江藻头晕目眩,这剧情怎么跟小说不一样!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