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年代文里的女军医》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冬日奶茶

第一章
  颇具年代感的白色衣柜,少女感十足的淡粉色桌上摆放着一个小巧的镜框,里面放着四人合照,苏梓瑶定定看了半响,眉心微蹙,桌上安放的蓝色镜子静静的照出她现在的模样。
  
  柳叶眉下一双秋水般的明眸,小巧精致的鼻子和淡粉菱唇,过分苍白的颊边泛着一抹淡红,娇弱的少女形象。
  
  这不是她,或者说和她模样有五六分相似,但又年轻许多的一张脸。
  
  苏梓瑶捂着抽痛的胃部,眼前泛黑,耳朵嗡嗡直响,大段的场景记忆涌入了她的脑中,让她撑着桌子坐了下来,才忍住喉间欲呕的酸意,头晕目眩半响后才像是接收到正确的信号,花白的空间彻底明亮起来。
  
  苏梓瑶穿到了一本书里,在医院忙碌猝死前倒在了同事的桌旁,一本书掉在了她的身上,也就是她现在穿进的书里。
  
  繁忙的工作之余,同事喜欢看看小说,尤其是以他们职业相关的更是投入了大量热情,苏梓瑶虽然不喜欢,但是还是会听到一耳朵,所以对目前的情况也算有一些了解,才知道自己是穿进了以自己名字为主角的一本虐文里。
  
  书里有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也叫苏梓瑶,同样是学医出身,父亲是部队里的军官,母亲是小学老师,家里收养了苏父战友的遗孤,漂亮又贴心的小棉袄妹妹苏芳菲。
  
  苏父苏母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两个孩子也处得很好,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还有大院里的另一个男孩赵峰,比苏梓瑶大了三岁,为人仗义热血,从小就收获了苏梓瑶和苏芳菲这两个迷妹。
  
  三人一同长大,赵家和苏家看在眼里,也都觉得赵峰和苏梓瑶青梅竹马以后再结亲当亲家,对方都是知根知底的,也不用担心孩子受委屈,多好的一门亲事啊!
  
  但问题也出在这里,苏梓瑶清楚的知道后面的发展,养女苏芳菲外表温良实则嫉恨苏梓瑶的好运,两人一个军医大前途无量,一个高中毕业去了部队里当文艺兵,现在连青梅竹马长大的赵峰也要定亲给苏梓瑶,苏芳菲就开始使坏了。
  
  她清楚明白苏梓瑶的个性比较内向害羞,让她拒绝亲事是不可能的,甚至会顺从苏父苏母的安排而嫁给赵峰,这性子有好有坏,至少在苏芳菲的眼里,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可作。
  
  因为文艺兵经常到基层慰问演出,所以她认识了知青廖文时,现在已经返回城市在青大念书,距离苏梓瑶的军医大学并不远,制造机会认识也不难。
  
  廖文时和赵峰实在差的太多了,赵峰在大院长大为人仗义但不会甜言蜜语,廖文时经苏芳菲的提点知道苏梓瑶是本地人家里背影又过y,就使出浑身本事糊弄住了苏梓瑶,让她非他不假。
  
  这时候苏家和赵家已经口头说好了,两孩子对这事也没意见,就等着赵峰这次休假回来正式说好结婚的x子打个报告去领结婚证,谁知道不过一个月苏梓瑶认识了廖文时回来就闹着要嫁给他,说对赵峰是兄妹之情。
  
  如果没有苏梓瑶的穿来,这事继续发展下去就是,苏父苏母被说动,愧疚之下要去赵家说取消这门亲事,没想到苏芳菲表态她也喜欢赵峰,姐姐不嫁她愿意。
  
  至此赵峰回来后知道这事虽然沉默了会儿,但看苏芳菲娇俏可人,也就点头应了。而苏梓瑶则在毕业后直接嫁给了廖文时。
  
  廖文时的家世没有苏梓瑶的好,前期还能对她温柔体贴,但是在知道苏家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种有权有势的人家,心思就又动了起来,再加上苏梓瑶驻扎在部队附属医院里工作,不怎么回家,被苏梓瑶撞见外遇大闹一场,彻底离了婚。
  
  人生十年匆匆而过,人到中年却又离了婚,苏梓瑶一方面愧疚于没有听从父母的话,一方面看着赵峰和苏芳菲的和乐婚姻生活而黯然神伤,最后形单影只一辈子没有再婚。
  
  而苏芳菲却随着赵峰不断立功而水涨船高,成了众人艳羡的对象。
  
  全文完。
  
  不,苏梓瑶扶住昏沉的脑袋摇摇头,这本书没有完,她来到这里就没有完。
  
  苏梓瑶虽然恋爱脑而拒绝了赵峰,但苏芳菲的行为在她看来也没有多清白无辜,她喜欢赵峰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积极争取,毕竟当时要定亲定谁都没有结论,苏芳菲为了自己善良的形象当然不会当众说出自己的想法。
  
  为了拆开苏梓瑶和赵峰而介绍廖文时则更是心思深沉,廖文时的家庭背景依旧为人她早就知道,介绍给养姐就是料到廖文时耐不住寂寞会出轨,再以苏梓瑶的个性绝对不会委曲求全,离婚在一开始就已经是注定可以遇见的结局。
  
  苏梓瑶蹙紧眉心,g涩的喉咙几天都没有喝水了,敲门声轻轻响起,苏母的声音随之响起:
  
  “瑶瑶,别倔了,和你爸认个错,这事就过了,啊。”
  
  苏梓瑶抿抿唇,实际上没有父母孤儿出身的她并不知道怎么和苏母相处,但要是学着原主的个性来,她又做不到。
  
  心里叹了口气,她才拖着无力的双脚走到门边,打开了门,看见苏母泛红的眼尾,才垂眼说道:“……我饿了。”
  
  一声妈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苏母似乎也没有在意这个细节,只知道女儿相通了要吃东西了,连忙应道:
  
  “好好好,饿了我给你去拿吃的上来,锅里一直热着你最爱吃的八宝粥,妈这就下去拿。”
  
  苏母说着就要下楼,想到了什么转身小心说道:“一会儿记得和你爸认个错,父女哪有隔夜仇,你不愿意和小峰结婚,这事咱们再说,至于那个男的……给你爸一点时间,好好说。”
  
  苏梓瑶顺从的应了,不敢一下子暴露太多,虽然是书里的世界,但是现在又何尝对她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苏母在她眼里也是有血有x的存在,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
  
  既然上天给了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她也不会辜负这次人生,想到原主为了那么个渣男而逝去,就决定不会让作恶的人好过。
  
  苏梓瑶微眯起眼,看见一道娇俏的身影从对门悄悄走出来,苏芳菲小声而快速的说道:“姐,你怎么出来了?爸还没同意呢,难道你要同意嫁给峰哥了?廖哥还托我和你说,他会一直等你,如果你真的嫁给峰哥了,他也不会结婚,一直等你。”
  
  苏芳菲说完发现苏梓瑶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心里一个激灵,眉心微动,奇怪,苏梓瑶今天怎么没有以前那么好糊弄了?昨天和她说了廖文时的话,她还哭哭啼啼的说非君不嫁,现在又是怎么?
  
  苏芳菲心里还在忐忑是不是苏梓瑶改变了主意时,就听见苏梓瑶轻声开口道:“我,我在想办法,你先不要告诉廖哥,我会和爸妈和赵叔叔峰哥他们说好的。”
  
  苏芳菲抬眼看见苏梓瑶‘羞怯’的笑容,心里膈应的不行,即便几天没有吃食病蔫蔫的,但苏梓瑶依旧难掩眉目如画,楚楚动人的姿态。
  
  她最恨的就是这一点,苏梓瑶的存在像是说明什么叫天之骄女,而她像是活在光亮阴影下的存在,永远握不住想要得到的。
  
  明明峰哥和她也认识,明明苏父也说把她们当亲生闺女一般看待,最后这门亲事为什么就给了苏梓瑶?凭什么!
  
  苏芳菲眼里闪过一抹冷光,最后还是露出不谐世事的笑脸,“我听姐姐的,一会儿我找机会出去就和廖大哥说一声,那我先回屋了,爸爸一会儿就上来了,姐姐,你肯定会如意的,爸爸总是依着你的。”
  
  苏梓瑶维持着脸上的笑意直到苏芳菲回到屋里,眸色才沉了下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楼和苏父好好谈谈。
  
  苏父苏母对苏梓瑶确实没话说,不然也不会为了她而选择退亲,如果她没来,这场拉锯战最后还是以苏梓瑶的胜利做告终。
  
  苏梓瑶从楼梯上下来,就听见苏父不加掩饰的气怒声:“慈母多败儿,都是你惯的!我都和赵瑞平说好了,结果瑶瑶要毁亲,外面人怎么看我?小峰怎么看?!”
  
  苏母哽咽道:“那你是要x死瑶瑶吗?她也是你女儿,你……”
  
  苏梓瑶从楼上走下,两人立马收住声音,苏父恨铁不成钢的冷哼一声道:“现在不是好好好的?”
  
  苏梓瑶抬眼看看苏父苏安国,方字脸,浓眉带着一股威严,和苏母的江南水乡女子的柔意不同,浑身都带着一股刚正不阿的y汉气质。
  
  也是她最熟悉的军汉气质,看见苏安国气的哼哼的样子反而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让苏安国愣了片刻。
  
  “你还笑,你知道那小子家里啥情况你就要嫁,读了那么多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小峰多踏实可靠,又知根知底,你非要嫁到外地去,到时候受了委屈想回来就晚了!”
  
  苏梓瑶的心头一酸,不知是原主的情绪影响了,还是为这条早逝的生命而感慨,姜确实是老的辣,这些过来人的经验说起来不好听,但确实也有道理,原主最后不就是这样?
  
  默默离了婚也没回去说,一年年的呆在岗位上孤单了一辈子,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只有无尽的工作,可怜之人也确实有可恨之处,苏梓瑶轻叹想到。
第2章
  苏梓瑶走到苏安国面前停了下来,垂下眼,长而密的睫毛微微颤动,脆弱的像是易碎的玻璃,这一招让苏安国有些讪讪,怕说的重了,闺女又要哭。
  
  虽然他总骂苏母惯着女儿,但是对这个女儿他还是很自豪的,除了身体素质太弱不能直接去当女兵,最后选了军医大去念书,但也从侧面说明,他老苏家的种基因就是好。
  
  如果没有前几天争吵他从没发现个性羞怯的女儿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叛逆期?
  
  “爸,我错了。”苏梓瑶用微哑的嗓音说道,因为这几天没有吃喝,声音和平时的软糯完全不同,多了一丝坚定的力量。
  
  苏安国皱眉还没想明白女儿态度怎么变的这么快,就被护犊子的苏母抱住了,脸上直接两行热泪流下,哭诉道:“女儿也认错了,你还要揪着不放?苏安国,我和你说,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带着女儿出去单过,你自己回部队去住吧!”
  
  苏安国急了,啥意思,这娘俩倒是一国的了,把他给撇在一边?
  
  “我……我又没说什么,瑶瑶你真知道错了?愿意嫁给小峰了?”苏安国还是拧眉问道,脸色严肃。
  
  苏梓瑶抿抿唇,最后还是摇摇头说道:“我会和赵峰亲自说清楚的。”
  
  苏安国正要爆发的时候,苏梓瑶抬起眼继续说道:“我也不会嫁给廖文时,我想去一线部队下基层锻炼,暂时还不想结婚。”
  
  这回苏安国是彻底愣住了,苏母更是忘了流眼泪,松开女儿有些怔楞的看着她,发现女儿这一刻竟然有些陌生。
  
  苏梓瑶知道她这话和原主的个性实在不同,但她没办法,如果按照苏安国的安排她会直接分配到赵峰所驻扎的营地旁边的医院当军医,苏芳菲也在那里,到时候真是三个人凑在一起没完没了了。
  
  而且另一个原因则是,她要给自己的转变找个合理的理由,如果在熟悉原主的人面前经常活动,她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露馅,找基层锻炼是很好的转变理由。
  
  人在特殊的环境里性格也会改变,也让她远离了故事线,无论苏芳菲想要做什么,是不是要和赵峰在一起,都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退亲后赵峰会答应和苏芳菲在一起,无论什么理由,都说明不是非她不可,所以这个决定对大家都好。
  
  至于苏芳菲的那些算盘,她不介意适时戳破,既然她做出了这些事,那就该承担属于她的责任。
  
  苏安国真的说不清此刻心里是高兴更多一点,还是忧虑更多一点,闺女愿意下基层吃苦证明也是想磨磨性子,但是说不结婚,要和小峰说清楚,证明这桩亲事还是要x,依旧让他无颜面对老战友。
  
  苏母则担忧的蹙紧眉心摸了下苏梓瑶的额头,“瑶瑶,你是不是病了?你不是不想去下连队吗?就算不想结婚,也不用去那里啊,你哪里吃的了这个苦?”
  
  苏安国顾不得面子直接板着脸说道:“瑶瑶这个决定下的对,都怕吃苦受罪,那还当什么军人?你……”
  
  苏安国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最终还是说道:“先去吃饭吧,这事晚点我再和你说。”
  
  苏梓瑶轻轻点头,苏母直接拉着她坐到餐桌边,因为房子不太大的缘故,餐桌就摆在客厅一角,原木色的桌子上正放着一碗粥和几碟腌菜和一个咸鸭蛋。
  
  “瑶瑶,我都忘了,快吃,饭一会儿就凉了。”天大地大没有女儿饿肚子的事大,苏母坐在旁边椅子上,擦了下眼泪哽咽道。
  
  苏母个性本就温婉,女儿这次爆发的迟来的叛逆期让夫妻俩x碎了心,苏母和苏安国都是直接请了假回来守在家里,为这事夫妻俩第一次红了脸吵架。
  
  苏母就这么一个女儿,虽然收养了苏芳菲也很贴心,但对女儿的爱她也没有少一分,这亲事既然女儿不同意,也没打报告,两家私下说的就算了,也没什么。
  
  但苏安国性子强y,尤其和赵瑞平是多年的老战友了,赵峰又对闺女那么好,他当然希望闺女不要犯傻,被一个穷小子蒙骗了。
  
  苏安国前天第一次听到廖文时这个名字,虽然关了闺女禁闭让她冷静,私下也对这个小子调查了一番,光是知青返城年纪比瑶瑶大了四五岁,家里是北方一个小县城的人,他就不认为两人能好好在一起。
  
  瑶瑶从小被他们俩娇养着长大,即便是在军医大里其实也没吃太多苦,现在铁了心要嫁给那个小子去吃苦受罪,他们俩但凡脑子清醒点,都不会立马就同意。
  
  苏母看苏安国皱着眉出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去赵家了,连忙在女儿面前小心问道:“瑶瑶,你真的要下基层?你不愿意和小峰结婚就算了,怎么还去基层了呢?你赵伯伯都说了,会把你分配到医院,专业也对口,一线部队万一把你分配到边疆怎么办?去了没有几个月都不能调走了,你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苏梓瑶几口喝完粥,感觉胃部舒坦了点,才露出一个笑容对苏母说道:“妈,我心里有数,去锻炼锻炼也很好。”
  
  对苏母的担忧苏梓瑶不知道怎么劝解,只能轻声安慰了几句,最后才说道:“这事还没成,先不要往外说,芳菲知道了估计也会担心的。”
  
  苏母连忙点头,眉间也笼着轻愁,倒不是担心女儿下连队了会被人说,而是她现在才开始发现,这事也许真的会做成,尤其苏安国又支持瑶瑶去锻炼。
  
  “那……那个廖文时,你真的放下了?”苏母还是感觉女儿的态度实在变的太快了,怎么就突然变了呢?
  
  苏梓瑶垂下眼,抿唇露出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说道:“爸关了我禁闭,但是芳菲和我说,廖文时托她告诉我,他……”
  
  说到这里苏梓瑶微红了眼,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苏母一脸愕然,竟没想到这男孩这么没担当,知道女儿被关禁闭了,这就要放弃了?!
  
  而且芳菲怎么还替他们俩传话,那之前怎么都没和她和安国说过这事?前天还安慰了她许久,说姐姐是一时糊涂会想明白的。
  
  苏母心里拧巴成一团,心慌意乱的点点头,“既然这样,咱也不要和他瞎掺和了,下次他要是再来咱们家,我就把他赶出去,你先吃饭,我去问问芳菲,怎么能瞒着我们呢?!”
  
  苏梓瑶拉住苏母的手,细着声音说道:“不要怪芳菲,是我让她别说的,你要是去说了,她就知道是我说出来的了。芳菲就和我亲妹妹一样,是我犯了糊涂,和她没有关系,她和廖文时是朋友,也不好意思去说吧,真不怪她。”
  
  苏母的眉头越拧越紧,没想到芳菲竟然早就认识那个廖文时了,偏又这么巧,定下亲事没多久,瑶瑶就非要嫁给那个廖文时,从头到尾芳菲都没透露过一丝半点……
  
  苏梓瑶看苏母陷入沉思,知道点的差不多了就没有继续再说,唇角挂着一抹兴味,想知道苏芳菲在这个情况下又要怎么翻盘?
  
  ……
  
  苏安国一走出家门就有些想回去了,兜里也没带着烟,浓眉皱的紧紧的,看着赵家的方向,还是走了过去。
  
  一路上心事重重,也无心和大院里的其他人打招呼,走到赵家院门口,半响没有敲门,不知道怎么和赵瑞平夫妻俩说这事。
  
  面前的门板猝不及防的打开,赵峰的脸出现在苏安国面前,“叔叔,怎么没按门铃?幸好我出来消食,不然还得让你在外面喂蚊子不知道多久。”
  
  苏安国看赵峰爽朗的笑容心里暗叹了一声没有缘分,朝他点点头边走边说道:“怎么回来了?你爸说你出任务了,要过些天才回来,今儿怎么就回家了?”
  
  赵峰挠挠头,黑色的板寸下肤色微黑,更衬得浓眉大眼,“爸让我回来说要和瑶瑶定亲,我就请了个假回来了,这两天爸妈他们没看见瑶瑶还让我一会儿出去接她过来玩呢,我带回来一些小玩意,瑶瑶肯定喜欢。”
  
  赵峰对苏梓瑶是真的好,从小到大,苏梓瑶都跟在他后面叫哥哥,小小白白一团糯米团,甜的不得了,定亲这事他电话里就听他爸说了,想想其实也不错,两人青梅竹马长大的情分,爸妈又喜欢,结婚正合适,所以这次回来他买了不少苏梓瑶喜欢的东西,补贴都用光了,就想朝苏梓瑶献宝。
  
  苏安国脚下的步伐沉重了些,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赵峰这样贴心的话,沉吟片刻停在门口才侧过头对他说道:“小峰,瑶瑶她……”
  
  赵峰不明所以的抬眉嗯了声,苏安国才继续道:“这门亲事,就算了吧……”
  
  赵峰顿时愣住,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拧紧眉心问道:“您在开玩笑?是瑶瑶说的?她不想嫁给我?不可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