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一世的爱》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酥芙蕾

第 1 章
  -Chapter 1-
  
  一年四季中,夏天是宁缈最喜欢的季节。
  
  景城名流圈子里有句戏言,如果说英国女王的花展是伦敦社交季开始的信号,那么七月里宁家小公主盛大的生x会,则标志着景城的社交季正式进入了高l潮。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宁缈的生x会后,景城各种慈善晚宴时尚沙龙密集,热闹非凡。
  
  今晚的热闹,属于宋家与卓家的订婚宴。
  
  宁缈刚一到场,平x里以她马首是瞻的几个富家千金就亲亲热热地围了过来。
  
  “亲爱的你今晚又美翻了!这裙子太仙了吧~”
  
  “就是,还是Dior最能抓住你的气质呀,仙女本仙了……”
  
  宁缈今天穿的这件斜肩长裙,渐变晕染的氤氲色彩犹如一幅流动的水墨画,蓝紫色调更衬得她肤白胜雪。乌黑发丝挽起蓬松的低髻,明艳眉眼透着股飞扬的神采,美得张扬夺目。
  
  都是金字塔顶层出身的千金小姐,眼皮子自是不浅。这裙子无疑是高定,时刻关注宁缈朋友圈的她们最清楚,前些天她在巴黎高定周,又眼也不眨地定了起码七八条新裙子。
  
  而她随意握在手里的晚宴包,也是镶钻石的稀有皮定制款,妥妥得往八位数上靠。
  
  景城各路白富美多如牛毛,可若论起真正的头号名媛,从来都毫无疑问,是宁家这颗掌上明珠。谁让宁家背景深厚,做的又是能源生意,名副其实的家里有油田呢。
  
  “诶,你先生呢,怎么没一块儿来呀?”彩虹屁轮番吹过盛世美颜衣服发型妆容包包珠宝,该刺探男人了。
  
  宁董事长为宝贝女儿挑选的结婚对象不是哪个世家子弟,而是白手起家的科技新贵萧行言,着实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关于这场婚姻的内幕,外人各有猜测,不过有个事实不是秘密——萧行言出身贫寒,年少时,曾受过宁氏的资助。
  
  无论如何,敢娶以骄纵奢靡闻名的宁大小姐,萧行言也是够胆,难怪能在短短几年间将子夜科技做到这么大,很多人如是想。
  
  宁缈优雅微笑,“他有事走不开。”
  
  鬼知道他有事没事。婚后这一年,除了必要场合,她跟萧行言压根儿不怎么见面,她过得跟婚前一样自由逍遥,风生水起,想必他也一样。
  
  “……缈缈肯来,已经是大度赏脸了好吗?”有人含笑朝今晚的女主角卓媛媛瞥了瞥,千金们眼神交换,心照不宣。
  
  要说这中间有什么梁子,那还是男人惹的祸——人尽皆知,今晚订婚宴的男主角,卓媛媛的未婚夫宋子平,曾经高调地追求过宁缈。
  
  宋子平资质普普情史泛滥,宁家联姻也不可能挑中他。但这不妨碍卓媛媛将宁缈视为宿敌,处处别苗头。
  
  最近闹的一出,是卓媛媛想把订婚宴安排在宁缈生x会那天。
  
  这就是□□的挑衅了。
  
  众人暗搓搓等着看宁大小姐手撕卓媛媛,然而宁缈仿佛不知道有这回事,依然悠悠哉哉满世界看秀度假,岁月静好。
  
  与此同时卓媛媛在到处碰壁,最终被订不到场地的现实教做人,乖乖将订婚宴x期往后推。
  
  事情解决得兵不血刃,撕x大戏没看成,不少人其实内心很失望。
  
  “卓家暴发户,能攀上宋家,可不得显摆显摆?瞧这排场,不就是想压过你的生x会,只是这品味嘛……”
  
  宁缈从侍者的托盘上端起一杯香槟,漫不经心地瞥了说话人一眼。
  
  卓媛媛抢x子失败,力求在排场上找回场子,不仅包下了最大的宴会厅,装饰布置上也极尽浮夸铺张,金晃晃的洛可可风闪瞎人眼,就差没在桌布上撒钱了。
  
  只是这话明贬实酸,挑拨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
  
  气氛微僵,马上有人不动声色地转开话题。虽然看热闹不嫌事大,但要惹恼了宁大小姐,她可不会给谁留脸。
  
  主家席位旁,卓媛媛紧挽着宋子平,姿态小鸟依人,眼神却从宁缈进场就一直追着她甩刀子。一扭头,发现未婚夫又在盯着这女人看,魂都被勾走了,她不由着恼,“子平,你……”
  
  “我去趟洗手间。”宋子平不耐地推开她,走到拐角处时,冲大厅中的一个侍者使了个眼色。
  
  见对方点头确认,他阴沉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不识抬举的贱人,傲个什么劲儿?晚点有你求着爷上你的时候!
  
  虽然被底层穷鬼出身的睡过了,但人|妻也别有一番滋味……想着,宋子平心头邪火愈加旺盛。
  
  卓媛媛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提着裙摆冲到宁缈面前。
  
  “你要不要脸?我可没请你!”勾人的狐狸精!再装模作样,也掩不住那股子由内而外的婊里婊气!她一手指向门,咬着牙,“有点廉耻就赶紧滚!”
  
  宁缈还没开口,身边的千金们抢先出头:
  
  “卓媛媛,你太无礼了!”
  
  “就是,缈缈当然是被邀请的贵客——是吧缈缈?”
  
  有人眼神闪烁,想到另一种可能。
  
  以卓媛媛的莽性子,还真做得出不给宁缈发请帖的事来!难道宁缈自恃是宋子平求而不得的白月光,故意来订婚宴膈应人?
  
  说起来她老公很久没回国了吧,难道,这不甘寂寞……
  
  哇靠那也太婊了吧!
  
  眼见即将有大热闹可看,正当这时,门口忽然起了一阵x动。
  
  大概又有什么重磅宾客到场,一时间不少人的注意力都转了过去,就连斗x似的卓媛媛也忍不住扭头张望。
  
  ……瞧瞧这些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宁缈不爽地望向门口,刚才她入场都没这么大动静,她倒要看看是谁,难不成能比她还好看,还艳惊四座?
  
  目光透过挤挤挨挨的人群,落在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上。
  
  燥热的夏夜,这个穿白衬衫的男人却犹如一股朗月清风,书本上所说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仿佛一下子有了具象。
  
  水晶吊灯光芒璀璨,他清隽的面庞如同玉石一般白皙无暇,眼眸漆黑如星,眉宇如剑,神情清清淡淡,斯文温雅中透着一股淡漠的疏离感。
  
  宁缈整个人僵了一瞬。
  
  他怎么来了?他来g嘛?
  
  ……这特么不是打她的脸么?
  
  果然,有人“咦“了一声,目光闪烁:“缈缈你先生来了呀!刚不是说……”
  
  不是说走不开么。
  
  仿佛有所感应般,男人忽然抬起深海似的眼眸,淡淡的目光投了过来。
  
  视线猝不及防地在空中交汇。
  
  宁缈狠狠瞪了他一眼,旋即转头,冲卓媛媛眼梢一挑,眼波流转似笑非笑,“上帝向人间泼洒智慧的那天,你撑伞了吧?”
  
  卓媛媛愣了半晌,才听明白她在讽刺她蠢,“你……”
  
  “你这个智商,在小说里都活不过两行半。”宁缈才不会因为场合而让她半分,这是她自找的,“宋爷爷和我爷爷是老战友,于情于礼,怎么可能不向我们家递请帖?而我来,是代表宁家——否则,你以为凭你,能请得动我?”
  
  虽然能如愿嫁给宋子平,可是连这点人情往来都搞不清,这张蠢桌子以后要怎么在宋家混啊!宋家那潭水可不浅。
  
  不过路是卓媛媛选的,这也不归她x心。
  
  “缈缈!”宋大姑见势不对,挤过来亲热地挽住宁缈,“快过来坐,怎么没说小萧也要来?”
  
  扭头剜了卓媛媛一眼,“你不跟子平一块儿,愣在这儿g什么!”
  
  这外地来的暴发户就是不行,没教养也没眼色,要不是公司资金紧缺……唉!
  
  今晚为了排场,请来的宾客众多,层次参差不齐,不少人还在交头接耳,打听刚才来的人是谁。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那是萧行言,子夜科技的创始人!”
  
  “子夜科技是什么,很牛吗?”小模特何思萌今晚来蹭活动想混点人脉,对这圈子尚不熟悉,忍不住发问。
  
  子夜科技这个名字,无论是在资本圈还是权贵圈,都如雷贯耳。创立不过短短几年,已然成为不可撼动的科技巨头,如今稳坐网络安全的头把交椅,是独角兽中的独角兽。
  
  据说创始人是个技术大神,不世出的天才,子夜的核心技术尽数出自他手,只是为人低调,作风神秘,鲜少在社交场合露面。
  
  “好厉害哦,还这么年轻……”何思萌遥望着高大俊美的男人,眼神扑闪。
  
  可惜英年早婚了呢,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
  
  侍者拉开宁缈右手边的座位,萧行言落了座,目光深幽掠过她白皙玲珑的香肩,落在她脸上,“裙子很漂亮。”
  
  宁缈冷着脸,“裙子漂亮,就是我不漂亮了?”
  
  所以刚才进门被瞪不是错觉,大小姐看来心情不佳。
  
  萧行言轻轻一哂,没有计较。她见到他,大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都漂亮。”
  
  “哦?”宁缈挑眉,“你的意思是,我的美貌只配跟穿过一次就不要的衣服一个level?”
  
  “……”
  
  动辄几十上百万的高定服装,也就只有她有底气穿过一次就弃如敝履吧。
  
  “太太今晚,是想争夺阿基米德终身成就奖?”
  
  男人尾调上挑,富有磁性的温醇嗓音拂过耳畔,宁缈慢了半拍才回神,“你说谁杠呢?”
  
  她美眸圆瞪怒视向他:“你才杠精!你全家都杠上开花!”
  
  萧行言没接话,慢条斯理地转动无名指上的婚戒。
  
  他的意思宁缈却秒懂——
  
  diss他全家,岂不是把她自己也包括进去了?
  
  宁缈深深吸气,保持住优雅微笑。贝齿紧咬着磨了磨,字一个个地从齿缝里挤出来:“你知道,总裁为什么会被夫人送去非洲挖井三年吗?”
  
  “非洲?”这个问题萧行言没很懂。
  
  他认真地沉吟了两秒,“挖井,浇水……沙漠里开花?”
  
  宁缈:“……”
  
  我看你是想吊城门上暴晒三天,晒个脑门开花!
  
  话不投机半句多,恰好这时司仪上台活跃气氛,宣布订婚仪式开始,宁缈气呼呼扭过脸,不想理他了。
  
  仪式流程很程式化,比起醉得满面通红,坐立不安像是xx底下长了刺一样的男方,女方明显要激动投入得多。
  
  宁缈给宋子平的营业态度打了个大大的差评。明明是自己同意的这桩婚事,又没人拿刀架着他的脖子,现在摆出这副x良为娼的死样子给谁看?
  
  爸爸说的没错,宋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她眼梢的余光里,萧行言向后倚着,长腿在身前伸展,姿态闲适慵懒。冷白的修长手指夹着高脚杯的细脚,指尖轻敲杯壁。
  
  他仅仅是坐在那里,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存在感,也让人有种这里是以他为中心而形成的感觉。
  
  一如很多年前,他还是个瘦削的少年,穿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蓝色条纹已经洗得有些发白,身姿挺拔像棵白杨树般立在主席台上,领取宁氏优等助学金的时候。
  
  当年不名一文的穷小子,转眼一跃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科技新贵。
  
  然后在她爸的安排下娶了她。
  
  宁缈勾勾手,侍者顶着宋子平从主座投来的焦灼视线,为她换上一杯红酒。
  
  爸爸自然有爸爸的谋划,萧行言也受益于显赫的岳家。强强结合,利益捆绑,所谓婚姻,不外如是。
  
  宁缈端起酒杯,灌了一大口。
  
  ——————
  
  以下与正文无关,热爱空口鉴抄的疯批听好:
  有盘上盘,没盘祖安。
  空口哔哔,天打雷劈。
第 2 章
  -Chapter 2-
  
  萧行言突然出现,完完全全出乎宋子平的意料。偏偏卓媛媛把他缠得死死的,他心急如焚,却找不到机会吩咐自己的人收手。
  
  一杯红酒下肚,宁缈又要了一杯。
  
  司仪喜气洋洋地念着祝词,宋子平瞟向宁缈,只见她莹白的小脸渐渐被酒意染上了一层桃花般的薄绯,除此之外,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反应。
  
  不应该啊……难道是下人随机应变了?
  
  倒还挺机灵……不过就算出了问题,大不了全推到身边这蠢女人头上,现成的背锅人选……
  
  宋子平本该放下心来,然而那股心浮气躁感却如附骨之疽,甚至愈演愈烈。额间汗水不停地冒,难言的燥热像不受控制的山火般,烧遍了全身,朝一处汇聚……
  
  不对劲,身上这反应,分明是——
  
  宋子平脸色怪异如坐针毡,卓媛媛正要戳他一下提醒他注意,孰料这时,他猛地站了起来。
  
  所有人俱是一愣。
  
  众目睽睽之下,他满脸涨红气喘如牛,涣散的眼神满场乱转,下一秒,他侧弓着身子,用极其不自然的姿势匆匆朝门的方向冲去。
  
  “哎,子平你去哪儿……”卓媛媛不明就里,起身拉住他的衣角。
  
  宋子平一个大男人,被她一拉扯,竟然跟纸糊的一样,整个人栽了过来,撞得她向后倒——
  
  “嗷!”
  
  卓媛媛后腰磕在桌沿上,冲力带倒了桌子又重重叠摔在地上,被宋子平压得惨声痛叫。
  
  司仪和两家人回过神来,都慌忙去扶,一时间惊叫声,吆喝声,询问声……
  
  前一秒还喜气洋洋的仪式,顷刻间如雪崩般乱成了一片。
  
  宁缈端着酒杯红唇微张,茫然地眨了眨眼,觉得大脑完全跟不上眼睛——
  
  宋子平这……什么情况?
  
  几个头孢啊喝成这样?
  
  萧行言拿走她手里的酒杯,起身拉她,“结束了,走吧。”
  
  “可是可是,这个……”
  
  宁缈脑袋懵乎乎的,刚站起来,身体一晃差点栽倒,“哎呀……”
  
  萧行言扶住她,见她迷迷蒙蒙的,索性揽腰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纤腰款款,不盈一握。他的手掌不由自主地收紧,“一杯倒,还敢喝酒。”
  
  “说谁一杯倒?”宁缈不乐意了,“我明明喝了一杯半!”
  
  她伸出五根玉葱般的纤指,几乎要怼到他脸上,抬着下巴睨着他,重重强调,“1.5!”
  
  美人嗔恼,酒意晕染的眼稍微微泛着红,水亮迷离的眼波流转,风情万种,又透着楚楚的娇媚。
  
  萧行言喉结滚了滚,眸光暗沉了几分。
  
  这场铺张的订婚宴,由于宋子平“突发不适”而xx结束。
  
  散场时分,萧行言身边围上了不少人。
  
  网络安全是新兴产业,但凡有点眼光和远见的人,都知道未来发展潜力无限,就算不懂技术的潜力,没有人会嗅不到“钱力”的味道。自然要抓紧机会上前打招呼攀谈,尽力结交这位年轻的大佬。
  
  社交场就是名利场,现实得赤l裸裸。
  
  不过很可惜,萧大佬搂着娇滴滴不胜酒力的太太,彬彬有礼地先失陪了。
  
  宁缈还没来得及听塑料姐妹们八卦一下刚才的状况,就被带出了宴会厅,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坐在车里了。
  
  车行驶平稳,都市霓虹璀璨的夜景在车窗中倒退着闪过。
  
  “等一下,这不是回家的路。”宁缈蓦然醒觉,吩咐司机,“掉头!我要回檀湖。”
  
  她和萧行言的婚房在泰铭花园,但她还是习惯住在檀湖的宁宅。在她心里,已经有好些x子没踏足过的泰铭花园,自然不能称之为“家”。
  
  车子没有应她要求掉头,而是继续向前飞驰。灯光透过车窗明明灭灭,萧行言半张脸淹没在阴影里,下颌线清隽漂亮,看不清楚面容上的神色。
  
  “这五个月我都在硅谷,今天本来是要飞港城。”
  
  宁缈兴趣缺缺:“哦。”
  
  车不掉头,她倒也不急不慌,反正只要一个电话,家里的司机自然会来接她。
  
  “临时绕道回来办点事。”
  
  “哦。”
  
  “事情办完了,现在去港城。”
  
  “哦……嗯?”
  
  宁缈倏然张大了双眸。对哦,这是去机场的方向……
  
  她就纳了闷了:“办完事你走你的啊,又晃过来拖上我g嘛?”
  
  萧行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刚办完。”
  
  “……?”
  
  什么刚办完?他刚办了什么事?什么时候办的?
  
  宁缈满脑袋都是问号。
  
  总不能他专门绕回景城来,要办的事,就是去现场围观宋子平扑街?
  
  那他也太未卜先知了吧,这么厉害,是神仙么?
  
  宁缈差点被这个想法逗乐了。
  
  神仙能掐会算,极客技术宅们心目中的萧大神,更精于权衡取舍分析利弊。能跟宁董事长联手,他连她这个公认的骄纵败家千金,都能毫不犹豫地娶来供着呢……
  
  萧行言看着她一会儿懵懂迷惑,一会儿又乐了起来,贝齿咬着嫣红的唇瓣,艳若桃李的小脸上,表情精彩纷呈。
  
  不知道那颗脑袋里在转些什么念头,倒是难得的安静乖巧。
  
  ……
  
  路况很好,机场很快就到了。
  
  浓浓夜色中,银白色的猎鹰公务机如同一只大鸟,静静蛰伏在停机坪上。舱门开着,萧行言的助理徐安易垂手候在台阶下。
  
  宁缈抬手掩口打了个呵欠。马上就可以掉头回家睡觉,然后明早去泡泡参汤,做个spa,顺便找闺蜜阮季雅八卦一下宋子平到底什么情况……
  
  “宋子平是吃了□□。”
  
  男人嗓音低醇云淡风轻,宁缈怔愣一瞬,随即差点惊得跳了起来:“哈?!”
  
  “你怎么知道?”她的困意不翼而飞。
  
  萧行言看了眼车窗外,语气遗憾,“说来话长,没时间了,下回再说吧。”
  
  宁缈急了:“那你不早点说!”
  
  “我看你在想事情想得入神。”
  
  ……那还要谢谢你体贴不打扰了??
  
  好奇心杀死喵,这下不弄清楚,宁缈今天觉都要睡不着:“你长话短说!”
  
  “短不了。”
  
  “……”
  
  黑色宾利刚停稳,徐安易迎上前拉开车门,“一切妥当,马上可以起飞……呃,太太?”
  
  他差点没忍住抬头看看天。是天要下红雨,还是大晚上要出太阳了,太太居然会十八相送,送萧总来机场?
  
  须臾,轻纱裙角曳动,裙摆下露出的一小截脚踝白得耀眼。高跟鞋细细的鞋跟落在石板地面上,轻微的叩响声仿佛敲打在人心上。
  
  徐安易见到宁大小姐——现在是萧太太的次数并不多,可每回见到,都会忍不住被狠狠惊艳到。
  
  此刻她婷婷袅袅地立在猎鹰庞大的机身前,夜风吹拂起缥缈的裙摆,这画面,宛如女神降世一般。
  
  不过女神没兴趣搭理他,连个眼神都欠奉,脚步声嗒嗒清脆,猫步架势端得十足——
  
  走成一只歪歪扭扭的小企鹅。
  
  上台阶的时候,更是踩到裙角,婀娜的背影一晃,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所幸萧总大长腿迈步不疾不徐,就跟在她身后,探臂轻松将人捞住。
  
  差点扑街的女神扭着挣了下,被萧总打横抱了起来,两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舱门内。
  
  徐安易把脱眶的眼睛装了回去,抬头望天。
  
  景城这空气质量,唉,真的太差了!不然他早该看出,今天天有异象啊。
  
  ……
  
  飞机内部空间宽敞,专门隔出了一间卧室,供主人在繁忙的行程间休憩补眠。
  
  被丢到柔软的大床上时,宁缈整个人都是懵的。
  
  “哎,不对,你等等……”
  
  清冽的男性气息占据着她的呼吸,坚实的x膛隔着薄薄的布料,散发着灼人的热力。心跳声在耳畔怦怦响如鼓擂,一时间分不清是来自他的x腔,还是她自己的小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她和萧行言虽然谈不上夫妻感情,但夫妻生活还是有的。主要是第一回稀里糊涂滚到一块儿去了之后,这种事情往往有一就有二,虽然极其偶尔,上一次都是好几个月前了,但是……
  
  “你还没说清楚……”
  
  “等会儿再说。”
  
  舷窗外,夜色深沉如墨。
  
  猎鹰引擎轰鸣如野兽嘶吼,机身穿透柔软的云朵,在云层间时隐时现,恣意翱翔……
  
  ***
  
  景城机场。
  
  阮季雅起了个大早,开车直奔专供私人飞机停靠的区域。
  
  宁缈走下飞机,身后跟着萧行言的另一个助理,姓吴,负责护送她回来。吴助理话不多,没什么存在感,宁缈也懒得计较他的亦步亦趋。
  
  吴助理默默地跟着上了车,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萧总汇报平安到达。电话只响一声就接通了。
  
  “所以你老公带你上天打了个高空x,又把你打包原路寄回来了?”阮季雅觑着宁缈软绵绵一脸困倦的模样,笑得直打鸣。
  
  还没来得及说话的吴助理:“……”僵着手挂也不是,不挂也不是,更不敢出声。
  
  “是我自己要回来的!”宁缈强调。
  
  骗、x、渣、男!!折腾了她一路,她都快散架了,他倒是神清气爽,穿好衣服又是一副斯文败类的样子,还妄图叫她在港城的酒店里乖乖等他……
  
  想得美呢!
  
  “是是是,可怜啊我的喵,听听,这小嗓子都哑了。”阮季雅憋着笑,掰着指头计算:“飞一趟几个小时来着?看来咱们萧总很厉害……喂喂,不能袭击司机啊!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厉害什么厉害,”宁缈收回手,竭力忽视浑身的酸软,不屑地嗤之以鼻,“男人,哼,关了灯不都一个样?”
  
  手机里传来一声轻微的“嘟嘟”,电话挂断了。
  
  吴助理的冷汗下来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