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偏爱》百度云txt全文阅读程蒙俞明川作者照城

高中成绩公告栏上,
俞明川的名字总是第一个,
程蒙在公告栏前瞻仰,
好似仰望雪山上的那抹白。
她喜欢俞明川,
这件事只有她知道。
*
许多年后,
俞明川开车送她回家,
他一直把她送到楼下,
楼梯口路灯前,
他突然拉着她,
不许她走,
危险地捏了捏她的脸,说:“小没良心的,让我惦记了这么多年。”
——
阅读小贴士:
1.学神手把手教小学渣如何倒追自己;
2.双向暗恋;
3.1v1,xE。

第 1 章

《第一偏爱》

你是我的第一偏爱

照城/2019.05

一.成绩

高二最后一次月考成绩出来了,全校一千名高二学生,成绩排名由高低排列在红x底的公告栏上,程蒙挤进去看,找她的名字。

她的名字不难被找到,从后往前数,名单第四个拐弯处,最末的那一个——程蒙。

用黑色的铅字烫着,第五百名。前有五百人,后还有五百人,微不起眼的名字,不上不下,和她这个人一样,掉进人堆里便湮灭,再也找不到。

“这次年级第一谁?”

“还能是谁?俞明川呗。”

“怎么又是他?”

“怎么老是他?”

“呵呵,哪次不是他?他甩了第二名将近二十分。”

“太嚣张了……”

俞明川。

这是程蒙在年纪排名上找到的第二个名字,这三个字被铅墨印得发亮。

她的视线从她的名字,一点一点移动道俞明川的名字上。这是一段漫长的跋涉,他们之间,一共间隔了五百个人……

俞明川个子很高,手指修长,会弹钢琴,也打篮球,就像所有校园青春小说里总会出现的这么一个人物,甚至连性格都和小说里的主人翁一样温和而谦逊。

“辛巴,”一群鲁莽的男生撞开人群,嬉嬉闹闹地拥挤了进来。赵西丞笑嘻嘻地说:“让开呀,你站在我们前面,谁还看得到?”

他挤眉弄眼地看着程蒙的自然卷,暗示她的头发太多了,把其他人全部挡住。

“辛巴”这个称号一出,一阵或压抑或放肆的笑声响了起来,其他人捂着嘴,细碎的嘲笑让程蒙感觉到困窘和难受。她低了低头,将两侧整整齐齐的头发发尾往耳后别。

不管程蒙乐不乐意,她自然卷,天生的。

这一头卷曲而浓密的头发每一根都有自己的想法,无视牛顿的万有引力学说,肆意妄为地向着天上胡乱生长,蓬松地顶在头顶,发尾还微微有些发x,那不是营养不良,或者漂染过度的x色,而是近乎亚麻的浅棕,所以赵西丞见到她第一次就给她取了这么一个外号——辛巴,那个国外动画片里的狮子王。

这个外号一下就跟了她一个高中。

她跟杜凤说了许多次,她讨厌自然卷,讨厌这乱糟糟的头发,她想离子烫拉直,但杜凤并不答应,她食指沾了点唾沫点着猫钞票,在一卷皱巴巴的账本上记今天火锅店的收入,“多好看啊,”杜凤头也不抬地说:“你们喜欢的那个,什么什么娃娃,不就像这样。”

杜凤说的是芭比娃娃,她总这么说,可程蒙清楚,她不是。

赵西丞还要抓她辫子玩,程蒙连忙躲开,她往后一退,手肘撞上了另一个人。

那个人的手在她的肩膀上按了一下,似乎是想扶她,又似乎是不小心。

“诶,俞哥,你咋来看成绩了?”赵西丞看见程蒙身后的俞明川说。

程蒙吓了一跳,她抬起头,看见了俞明川。

俞明川很高,程蒙的额头仅仅到他肩膀的位置,他的骨架大,每根骨头都y邦邦的,撞得程蒙生疼,他穿着g净的浅蓝色的校服,身上有薄荷海盐的肥皂味。被撞到了也不生气,眼神温和,他垂着眼皮,看了程蒙一眼,确定程蒙没事,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和她擦肩而过。

程蒙看见俞明川背对着她向他的朋友们走过去,他往赵西丞的后脑勺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他们其实是同学,但却是整整三年毫无交集的那种。俞明川的座位在程蒙前面的前面,和她之间隔了一个赵西丞的大脑袋。上课的时候,如果程蒙想,她可以看见俞明川g净的衣领,还有整齐的发鬓,但俞明川从来没有回头过。

如果非要掰着手指头拉交情,他们也曾有。

那天刚刚开学,她抱着新发的教科书急匆匆地下楼梯,赵西丞嘻嘻哈哈地从她身边跑过,撞在她身上。她被撞得够呛,手里的书全摔在了地上,摔坏了书角。俞明川从楼梯口经过,蹲xx帮她捡起书,他帮他拍g净书上的灰,微笑着还给她。

即使到现在,只要程蒙眯起眼,她的眼前还能出现那时俞明川嘴角勾起的弧度,他的嘴唇浅而单薄,微笑的时候,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亲吻着最后一缕夕阳。

*

看完月考成绩,就像是在水里憋着一口气,然后短暂地浮到水面吐出一串泡泡。今天班主任拖堂了,一节课,他四分之一的时间用在勉励没能发挥好的好学生,四分之一的时间用来训斥总是吊车尾的差生,四分之一的时间鼓舞士气,最后四分之一的时间用来讲解试卷。于是讲解试卷的时间是永远不够的,一直延续到放学后的很久很久。

放学后程蒙背着书包回家。“旺旺火锅店”人头攒动,每天傍晚的这个时候,是火锅店最繁忙的时候。一批一批的客人进店吃饭,满屋子火锅的辣椒香味。

“老板娘,我们这桌的肥牛呢?怎么还不上啊?”

“来了来了!催什么?”

程蒙背着巨大地书包,跟着吵吵嚷嚷地客人一起进门。

杜凤在柜台上算账,她头也没抬,问程蒙:“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程蒙说:“今天老师拖堂了。”

杜凤这才百忙之中抽空抬头看了程蒙一眼,她想起了什么,拍了拍程蒙的肩膀,说:“月考成绩出来了吗?”

“嗯,”程蒙低着头回答道,“出来了。”

“哦,”杜凤无所谓地问:“怎么样?”

程蒙说:“第五百名。”

“整五百?”

“唔。呵,”杜凤忍不住笑了一声,她的笑没什么恶意,甚至什么意义都没有,仅仅只是觉得这个数字很有意思。不多不少,刚刚好,没有什么数字能比中位数更能显示平庸了。

“重本线呢?”杜凤注意力已经不在程蒙身上了,她两眼紧盯着计算器,按下键,计算器立刻发出甜美的女声——“归零归零归零。”

程蒙回答:“重本线567,我550。”

差得不多,十来分……

杜凤说:“还行,不算差。”

她的兴趣已经不在程蒙身上了。她没有将所有x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她还有一个“x蛋”可以指望,“你妹妹这次考的不错,600分,过重本线了。”

所以她对程蒙这一个“x蛋”并没有过高的要求,不算差,已经是很好,她摸了摸程蒙的头发,说:“吃饭去。”

“550?不错了。以你的基础,进步挺大的,”程国强从后厨走了出来,他端了一大盆火锅底料,一边清汤,一边红油。他探出头的时候,听到了几句杜凤和程蒙的谈话。他对杜凤低语:“回老家的时候买的土特产有多的,刚好给他们班主任送点,感谢一下,你知道吧?”

“知道。”杜凤算着账,不耐烦地冲程国强挥了挥手。

“老板!”有客人喊程国强,“我们这桌好了没啊!”

“好了好了!”程国强忙不迭地将火锅底料给他们那桌上去。

杜凤拍了拍程蒙,努嘴道:“先去洗手吃饭,你妹妹已经回来了。”

“哦。”程蒙抱着书包去后厨。

后厨料理台旁程然正在吃饭。很多人都说程蒙和程然长得不像,就连程蒙自己都这么认为。程然比她晚出生一分钟,她是挑着父母好的基因长,个高,很瘦,头发又黑又直。她从小身体好,也聪明,在学习上一直顺风顺水,从没遇上过什么瓶颈。

程然看见程蒙低着头进来,问她:“你月考多少?”

程蒙闷着头拿筷子,“550。”

“550分还是550名?”

“550分,500名。”

“哈。”程然挑了挑眉,她是51。“不错了啊,上一个二本绰绰有余了。”程然咬着筷子说:“你说你拉着个脸g嘛?还不满意吗?难道你还想上重本?”

她的重音落在了一个“你”字上。

程蒙喉咙间的那几粒米怎么也咽不下去,软糯的米粒,突然变成了鱼刺,痛疼地卡在她的嗓子眼不上不下。

她猛地放下了筷子,“我吃饱了。”转头抓上书包。

“你g嘛啊你!”程然不满道。

程蒙起身上楼。程然摔了筷子,两臂环抱x前,在背后生气:“程蒙,你怎么回事?我招惹你了吗?你给谁摆脸色看呢?”

“怎么啦?”杜凤听见姐妹俩吵架,揭开后厨帘子探头问。

程然大声说:“你问程蒙啊?一回来就看这不爽看那不爽,搞什么啊?”

程蒙关上门,程然和杜凤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门x销锁上的时候,她听见程然在说——“成绩不好,还不让别人说了?

程蒙将自己地身体摔进了床垫上,她睁着眼睛,盯着那片没有任何焦点的空白的天花板。

空白里,她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瞪得发酸。

眼前似乎蹦出了一个又一个字符,那些字符是一个个和她一样学生的名字。那些字符它们密密麻麻地排列在一起,程蒙定眼看,终于依稀辨认出那是月考的排名。

她的名字在毫不起眼的角落,而俞明川的名字在最顶端。她眨了眨眼睛,像是施了魔法,他们中间所有的名字都消失了,空白的天花板上只剩下两个,一个是她的——程蒙,一个是他的——俞明川。

程蒙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她眨了眨眼,空白的天花板依然是天花板,他们紧紧相连的名字,不过是短暂的灵魂出窍的幻觉。

程蒙去洗手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她趴回桌上,拧开台灯,从书包里掏出今天的试卷,一张一张摞好,用订书机装订,她将每一道做错的题目对应的知识点找到,对照着重新在x稿纸上演算。

窗户外的街灯照了进来,还有头顶漫天的星光。

第 2 章

二.庆祝

周末的时候,程然不知道去了哪儿。

早上程蒙在洗手间碰上程然一次,她正在用卷发棒卷头发,一头黑直的长发卷成了俏皮的小卷。她在镜子里看了她一眼,然后又马上移开了眼神。她还在跟她生气,并不打算搭理。

程然卷好头发,拎着小包便出门了,也没有说是去哪儿。

程然不说,程蒙也没问,洗漱完换上围裙,去火锅店后厨和服务生一起准备火锅的食材。

土豆用清水洗净,削皮,再用特殊的刮刀切成薄片。x类容易变质,一般快上桌的时候处理。牛x、羊x等x食,先压紧,冻成y邦邦的冰块,然后用片刀,搓成版半透明如蝉衣的薄片,然后一片片在瓷盘上摞好。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这些食物就跳进沸腾的火锅里,辣得人泪流满面。

“你妹呢?”服务生大周问程蒙。大周是程国强的表弟,他今年已经三十五了,但因为性格懒散,不肯吃苦,一直跟表哥当学徒做服务生,赚不来什么钱,于是娶不着媳妇。

“不知道,一大早出去了。”程蒙夹着水龙头冲土豆表皮上糊着的泥土。

大周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无比嫌弃地说:“她放假总不来帮忙,你妈怎么都不说说她?”

“唔。”程蒙敷衍地应了一声。程然和她不一样,程蒙成绩很好,程国强和杜凤对她给予了厚望,是不可能会让她帮忙家里而耽误学习。

服务生大周用手肘推了推程蒙,又说:“欣欣,我听你妈说你昨天跟程然吵架啦?”

“没有,”程蒙闷着洗土豆,土豆周身的泥巴被水流冲g净,像泥浆一样流进下水管道,“我跟她有什么好吵的?”

“那程然还哭啦?”

“不知道她哭什么。”

“马上都高考了还不好好学,天天为这点有的没的吵。”大周嘀咕道。

大周用手肘碰了碰程蒙,又说:“你妹妹天天往外头跑,是不是早恋了啊?”

“不知道。”程蒙敷衍道。

大周却如临大敌,抓着程蒙说:“蒙蒙,你可不许早恋啊。我还想看着你上大学呢!”

“你这么想看别人上大学,怎么自己不去上一个?”

大周笑着说:“我这不是考不上吗?”他故意拧大水龙头,溅了程蒙一脸水花。程蒙又气又笑,用手背抹脸,说:“早恋你个头。”

*

晚上八点,大堂传来一阵喧闹。青春期男生夸张地哈哈大笑,呼朋引伴进了店里。听见大厅动静,大周撩起透明帘子往外看了一眼,不耐烦地跟程蒙说:“又来了一群学生。”

店里人都不怎么喜欢学生,一是因为学生很吵,二是因为学生很穷,他们很多人进来,占了很大的桌子,却往往只用零花钱买一丁点儿东西。

大周不肯出去,杜凤便喊程蒙:“小蒙,又来客人啦,你快点去看看。”

“知道了,”程蒙擦了擦沾着水的手,熟练地从案几上拾起菜单。

她撩起帘子,眼睛平视着手中的菜单,还没抬头,便她听到赵西丞贱兮兮声音,他嘻嘻哈哈地说:“俞哥考得这么好,这次当然要他请客啦!”

程蒙猛地抬起头,隔着几桌雾气缭绕的火锅烟气,她看到了俞明川。

俞明川被大家簇拥着,他没有穿校服,穿着一身藏青色双排羊角扣大衣,大衣里面是纯白色羊毛衫,在他的脖颈处露出一圈温暖柔软的毛。他垂着眼,深邃的眼皮褶皱舒展开,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屏幕,英俊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和情绪,在苍白的雾气里,像是一幅壁画。他扭过头,抽神看了赵西丞一眼,说了一句话,其他人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

程蒙什么也听不清,她只能看见俞明川的嘴型——“滚蛋。”

程蒙站在原地踟蹰。

她自卑很多事情,但她从不自卑自己的出身,靠一间小小的火锅店自食其力,并不是一间可耻的事情,如果赵西丞不在那一桌,她会不卑不亢地向他们那桌走去,然后抬头挺x,面带微笑地问他们想吃点什么。

可赵西丞在这儿,这个嘴巴永远闭不住的人,不知道又要给她取什么外号,她甚至已经可以预想了,大概会是什么——卖火锅的小辛巴?

程蒙抓了抓头发,自然卷刚刚洗过,用吹风机暖风吹得g燥,十二月天气充满静电,不用照镜子,都可以感觉到她头顶的头发,每一根都朝向着不同的方向。

“诶!那不是辛巴吗?!”赵西丞眼尖,他无意间看见了站在后厨门帘前的程蒙,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的视线滑向程蒙手里拿着的菜单,还有那身好笑的写着“旺旺火锅店”的红色围裙,然后迸发出一阵更高的嘲笑——“哈哈哈,什么啊!你还是服务生!”

程蒙被发现只能无奈地向他们走了过去。她眼睛看桌面,将他们一声高过一声的嘲笑屏蔽在耳朵外,面无表情地对他们点头示意,然后递去菜单,“这是菜单,你们想点什么,就在方框上勾选。”

“哈哈哈,”赵西丞止不住地狂笑,他笑得要打嗝,“辛巴,没想到你业务很广阔啊,从非洲一直开到了这儿,卧槽,真的牛x啊!”

其他人忍不住也迸发出大笑声。

程蒙在笑声中越来越难堪。她突然后悔了,为什么要过来?明明知道结果就会是这样,但还是过来了,是因为想更近地看俞明川一眼吗?现在看到了,可自己却这么可笑,活像一个笑话。

“行了,笑什么笑,”俞明川的手指按在程蒙递来的菜单上,接了过去,转身劈头盖脸地对赵西丞呵斥:“怎么没噎死你?吃不吃?”

俞明川出声后,赵西丞立刻止住了笑声,大声点单道:“我要肥牛、羊x、鸭肠……”

俞明川勾了几道荤菜,将菜单扔给其他人,又低头继续看手机。他看手机的时候表情很专注,好像什么也影响不到他。手机屏幕上的亮光,荧荧地映照在他的眼睛里,像掉进来两颗星星。从程蒙的角度,她看不见俞明川的手机屏幕,她猜,俞明川大概在和谁聊天,不知道是谁,她认识么?

点完菜,赵西丞把菜单递给程蒙,咯咯笑道:“要用你辛巴的速度上菜哟!”

程蒙终于忍不住对赵西丞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拿着菜单离开,紧接着,她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和赵西丞的一声哀嚎,“嗷……”

程蒙给俞明川那一桌下了菜单。她回到了收银台边,收银台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俞明川那一桌。

程蒙知道,俞明川是永远不会朝她这个方向看过来的,所以她凝视得有些肆无忌惮。

这群人疯得真够厉害。这个年龄的学生是不能喝酒的,但他们那桌一排冰镇北冰洋汽水里夹杂了几听啤酒罐子。赵西丞本来就疯,喝了一丁点啤酒更是在哪儿戒酒发疯,拉着其他人唱歌,甚至还搂上俞明川的脖子要亲他的脸蛋儿。

俞明川也喝了不少,他喝酒不上脸,还很安静,和他大多数时候一样。他偶尔跟朋友们x科打诨,涮羊x片沾麻将吃,然后时不时查看手机。

有几个客人要离开,程蒙没有多少偷看的机会,她给客人们结账,找钱。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几乎快要忙不过来。

到了快晚上十一点,程蒙已经顾不得俞明川那一桌了。她两眼发花地趴在柜台上算账,腿肚子发酸,几乎要站不住。这时有人过来了,她的眼角余光一瞥,看见那人x口象牙色的双排羊角扣。

程蒙猛地一怔,抬起头来。

俞明川站在收银台的另一边,面对着她微笑道:“12号桌买单。”

“唔。”程蒙飞快地给俞明川算账,羊x的价钱,麻辣牛x的价钱,这些数字早就刻在了她的脑子里,她的手指机械地按着阿拉伯数字,心却早已飞到了不知道哪里,所以……最后还是俞明川请客的吗?虽然他假装生气地说:“滚蛋……”他对朋友挺好。

程蒙报了数目。

“嗯,”他掏出钱夹,他问:“兼职?”

程蒙回答:“不是,这是我家的火锅店。”

俞明川笑了一下,眉眼弯弯,像是和半生不熟的朋友寒暄,“小老板娘呀。”

这句客x的戏谑却让程蒙微微红了脸,她木讷道:“谢谢。”

“上班到几点?”俞明川随口问。

“再过一会儿吧。”程蒙回答道。

“哦。”俞明川从夹层里取钱递给程蒙,“很辛苦?”

“还好,”程蒙说:“有点吧……”

掏钱时,俞明川的手机就放在一边。俞明川屏幕依然亮着,程蒙瞥了一眼,看见了屏幕的内容,屏幕显示着股票行情界面,绿油油地一大排。原来他并没有和任何人聊天,不知为何,程蒙突然自作多情地轻轻松了一口气。

找清钱,俞明川转身离开,“诶……”程蒙将俞明川叫住。

“你,你等一下。”她蹲xx,在柜台后一阵乱找。火锅店对熟客有些小优惠,比如送一听可乐,一瓶凉茶。俞明川喝了酒。程蒙翻出了一罐旺仔牛x,这算是店里最贵的小礼物了,要是让杜凤知道,指不定要说她。

“送,送你。醒酒。”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可疑,她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无所谓道:“谢,谢你刚刚帮我解围。”

俞明川抬起头,看向程蒙,程蒙被迫和这双眼睛对视。这是一双尖锐的眼睛,似乎可以捕捉到她内心闪过的每一丝无法言说的杂念,他嘴角动了动,向上牵动起来,他用手指拨了拨程蒙送的旺仔牛x,“我没喝酒。”

“哦。”

他嘴角微微的笑意深了许多,他将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帮我个忙。”

“什,什么?”

“别告诉老师。”

“哦……”程蒙说:“好,好啊。”

俞明川笑笑,他收下那盒牛x,放在了口袋里,说:“赵西丞嘴贱,天生的。他对谁都这样,你别放在心上。”

“没关系。”程蒙连忙说,佯装大度。

俞明川又对她温和地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看到俞明川收下了自己的牛x,程蒙心里有些开心,像是一个小小的角落,照进来了一点光。其实表面温和的俞明川有着不近人情的一面,两种矛盾的特质在他身上完美的交融着,使得他这个人更加的吸引人。她曾看见过他给一只杂毛流浪猫打伞,也看见过他冷漠地拒绝掉捧着一颗梦幻的少女心前来告白的同学,g脆地戳破幻想,说下次再这样,他就告诉老师。

程蒙将钱收下,塞进收银台里。

杜凤喊她将桌子收了带下一桌进来。程蒙拿上g净抹布,去清理桌上的碗盘。在俞明川的碗碟下,她找到了五块钱。

钱币整齐地叠了三次,压在杯下——那是一杯旺仔牛x的钱。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