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男友互相飙戏》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扶月而歌

1
  “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您几位?”
  
  深秋,顾朝熙走进酒店大厅,暖气迎面扑来。他正有些迷茫,服务生及时走过来,带着职业微笑,向他问好。
  
  “约了人,1105号包厢。”顾朝熙回以微笑,并问,“另一位客人到了吗?”
  
  “还没有,我带您过去。”服务生领着他进了一间复古风格的包厢。
  
  包厢里开着暖x色的灯,放着不少古旧书籍,桌子紧靠着落地窗,上面垫着格子桌布,放着一盏台灯和王子公主小摆件。
  
  顾朝熙把外x放下,要了一杯水,然后坐在窗边静静地等。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这里是潼市CxD,繁华商务区,观景位置极佳。外面风雨交加,雨水不住往落地窗上飞洒。顾朝熙一边看雨,一边从窗玻璃上看自己的脸。
  
  顾客姓盛,男,要求他假扮自己的初恋,也即前男友,陪他吃顿饭。
  
  顾朝熙提前在微信上问过他初恋是个怎样的人,对方描述说,清秀,g净,温柔,爱笑,像影视剧中那种清秀俊朗的校x。因此顾朝熙今天特地穿了白色衬衣加米色毛衣。
  
  他对着玻璃中的自己笑了一下,觉得自己今天还是挺校园的,不知道顾客是否会满意。
  
  不过只是陪着吃顿饭而已,问题应当不大。
  
  在孤独化x益严重的今天,陪伴服务应运而生,为有需要的客户提供正规的商务接待、旅游陪伴、公关应酬娱乐陪玩、休闲畅聊等服务。假扮家人亲友治愈顾客心伤,或者扮演现任去前任那里耀武扬威等业务也很常见。
  
  顾朝熙在“陪你”APP上一做五年,从底层透明,做成零差评的金牌陪伴人。
  
  老板要给他股份,他现在已经算是半退隐状态,只挑有兴趣的接,再g几单就转岗。到时候坐办公室,指点江山,再不用出来跑了,说不定还可以当上CEO,买下CxD啥的。
  
  这位盛先生出手相当阔绰,顾朝熙对着窗玻璃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想给他最好的服务。
  
  弄好头发他忽然发现酒店对面竟然是弧光游戏的办公大楼。
  
  在狂风大雨中,那栋大楼变得有些模糊,只有楼顶发光的logo还在顽强地闪烁。
  
  顾朝熙顿时就想走了。
  
  在潼市生活了五年,他一直有意绕开这里,因此对这块儿不熟,没想到这回竟然踩了雷。
  
  可惜他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中途离开,而且敲门声也非常不巧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顾朝熙喊了一声“请进”,然后起身去开门。
  
  他一边走,一边弯起嘴角,挂上招牌式的温柔笑容。
  
  刚走到半路,门已经开了。
  
  进来一个西装革履,身材高大的男人。
  
  顾朝熙下意识地张嘴:“您好,很高……”
  
  却在和对方对视一眼后瞬间僵住。
  
  ——盛明绎,弧光游戏的总裁,也是他那万恶的前男友。
  
  顾朝熙人傻了。
  
  怎么是他?!
  
  *
  
  盛明绎手里拿着一束玫瑰,锃亮的皮鞋在瓷砖上踏出轻微的声响。
  
  他在顾朝熙一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
  
  顾朝熙看着他的脸,脑中一片空白,过往的职场经验在这一刻毫无用处,他完全无法应付这场面。
  
  妈呀,这也太尴尬了!
  
  该说点什么?该做什么?可以跑吗?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对方先开口了。
  
  ——“你和我初恋长得可真像。”
  
  盛明绎淡淡地说,然后靠近一步,将手里红艳的玫瑰递给他。
  
  顾朝熙怔怔地看着他,心想什么情况?
  
  什么叫我和你初恋长得可真像?
  
  我不就是你初恋?
  
  我难道不是和你初恋长得一模一样?
  
  你难道还有别的初恋?!
  
  顾朝熙高一时认识的盛明绎,那时候盛明绎已经高三了。两个人互为彼此的初恋,一年后盛明绎去国外念大学,两人变成了异地恋。后来顾朝熙熬过相思之苦,考上了对方所在的大学,两人终于结束了异地恋,过上了幸福的恋爱时光,
  
  但好景不长,一年多以后,双方父母发现了他们的恋情。
  
  那时候顾朝熙的父亲生了重病,唯恐自己死后孩子没人照顾,自然同意他俩在一起。盛家却是难以接受,死活要拆散他们,而且手段非常强y,直接下狠手揍自家儿子,还差点把他送到杨永信那里。
  
  当年盛明绎是个浪漫主义者,又非常尊崇反叛精神,彼时他非常刚强,想与爱人牵手反抗到底。顾朝熙却完全看不得他挨打,心疼得不得了,生怕他被打死,于是提议假意妥协,保全性命。两个人意见不统一,吵了很多次,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后来顾朝熙终于决定听盛明绎的,对方却早已被磨灭了耐心,给了他一笔钱,让他滚。
  
  顾朝熙滚了。
  
  滚到了潼市。
  
  再没有谈过。
  
  每当他想谈恋爱的时候就会想起,自己曾被初恋用钱侮辱过,他便再也不想爱了。
  
  现在,老情人重逢。
  
  顾朝熙脑子里一团浆糊,又听盛明绎说:“五年前我出了场车祸,失忆了。虽然记不清初恋的长相,但感觉你和他气质很像。”
  
  顾朝熙:“……”
  
  哦,那真是太好了。
  
  车祸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没听说对方失忆。不过那时候他们已经分开了,也没人朝他说详情。
  
  他没有去花时间分辨盛明绎是真的失忆还是在演戏。
  
  他在转瞬间就想好了,既然你不认识我,那我也不认识你。
  
  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
  
  兴许是他许久没接下那束花,盛明绎皱起了眉头。“不高兴为我服务?”
  
  “怎么会呢?”顾朝熙马上弯起嘴角,微微欠身,“很高兴为您服务。”
  
  啊呸。
  
  他接过那束花,笑着说:“谢谢,我很喜欢。”
  
  两人入座。
  
  顾朝熙很快进入角色,他现在是顾总的男朋友。
  
  顾总的男朋友,也即曾经的他,温柔,爱笑,g净,清爽,像偶像剧里的校x。
  
  他给对方倒了杯水,像他们相恋时那样,用满含笑意的目光看着他,语气温柔地问:“工作忙吗?”
  
  盛明绎神色如常:“还行。”
  
  顾朝熙扯下一片玫瑰xx,丢进对方杯子里。以前约会时盛明绎总给他买花,他就经常这么g。盛明绎也很喜欢他的小花样。
  
  他肆无忌惮地打量桌对面的人,盛明绎应该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穿着一身黑色商务装,头发三七分,抹了发胶,看起来很有型。他的五官很立体,眉眼深邃,十分英俊。
  
  在他身上早已看不到那股子叛逆,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稳重的气息,非常迷人,像小说中的霸道总裁。
  
  服务员进来上菜。
  
  “都是我初恋爱吃的。”盛明绎为他倒了一杯热饮,“你勉强吃点吧。”
  
  “好哒。”
  
  顾朝熙微微笑。
  
  都是他爱吃的,他怎么会勉强呢?
  
  *
  
  “你有男朋友吗?”席间,盛明绎问。
  
  顾朝熙笑了:“不是你吗?”
  
  “你只是像他,而不是他……没有人可以取代他。”盛明绎说,“随便聊聊吧。”
  
  顾朝熙于是脱离角色,认真回答他的问题:“谈过一个。他也是我的初恋,仔细看的话……和您有几分相似。不过他死了。”
  
  盛明绎露出懊悔的神色:“抱歉。节哀。”
  
  “没关系,他永远活在我心中。”顾朝熙表现得十分大度,又好奇地问,“您的初恋呢?”
  
  盛明绎一脸哀伤:“他也死了。死于那场车祸……车子冲到山下,他被压在车里,我去找人帮忙,车在身后爆炸了,他……尸骨无存。”
  
  顾朝熙:“……”
  
  我没炸,我活得很好,谢谢。
  
  他见对方十分伤心的样子,一时间有些疑惑。难不成盛明绎真的因为那场车祸而记忆混乱,以为自己在车上,还死了?
  
  他突然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抱歉,”他也朝盛明绎说,“节哀。”
  
  盛明绎深吸一口气,努力缓和自己的情绪,又把面前的菜往他那边推:“他生前最爱吃这个,现在吃不到了,你替他多吃点。”
  
  确实是顾朝熙爱吃的菜,他平常也不舍得花钱犒劳自己,现在白吃白喝本是好事,但心里怎么这么不是滋味儿呢?
  
  合着他是在帮死人吃饭?
  
  而且自己还没死呢!
  
  他用力地嚼着食材,把那当做盛明绎。
  
  一顿饭下来,盛明绎根本没吃几口,一直在照顾他吃饭,让他多吃点,还时不时唠几句,好像还处于校园时光那样,精神错乱般地问他作业写完没,暑假想去哪里玩。
  
  还很是伤感地问他:“你在那边还好吗?”
  
  顾朝熙终于受不了了,微笑着问:“盛先生,我是陪伴服务,不是阴间服务,您能聊点阳间人聊的东西吗?”
  
  盛明绎马上道歉,后面也没再说什么了。
  
  吃完饭,顾朝熙发挥优质服务精神,问还有没有可以为他做的。盛明绎说没有。然后提出送他回家。
  
  顾朝熙婉拒,但对方坚持。顾朝熙也不好再拒绝,只能让他送。
  
  上了车顾朝熙发现盛明绎车内悬着一个挂件,那是两个抱在一起的小王子,看得出来是手工制作的,针线活儿不太好,有点丑。
  
  他的视线在挂件上停留了片刻。
  
  “初恋送的。”盛明绎抬手捏了一下挂件,然后转头握住方向盘。
  
  顾朝熙住在宁安区,过去要一个小时,路上还堵车了,所幸堵车期间盛明绎没有再讲鬼故事,而是一路沉默。顾朝熙却是抱着那束玫瑰花,想了很多往事,渐渐沉浸在了回忆里,连到家了都没回过神来。
  
  直到盛明绎的手捏住他下巴。
  
  直到盛明绎的俊脸向他靠近。
  
  顾朝熙瞬间回神,瞬间抄起手里的玫瑰花,狠狠抽向他的脸:“我们没有这种服务!滚!”
  
  xx飞起来,又落下。
  
  盛明绎脸上红了一大片。
  
  他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朝顾朝熙展示自己从他下巴上摘下来的一点黑色碎屑。
  
  “跟你说了好几遍,你没听见。”
  
  顾朝熙:“……”
  
  顾朝熙瞬间川剧变脸:“对不起我错了!请您不要投诉我!”
  
  盛明绎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抽了张纸巾擦手:“回去吧。”
  
  “那,那……本次服务到此结束。”顾朝熙手忙脚乱地下车,“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他抱着那束残破的玫瑰花,快步进小区,上楼,开门,然后奔到窗前,朝小区门口看。
  
  盛明绎没走。
  
  枯x的树叶落在他车上,瑟瑟寒风中,他看起来十分落寞。
  
  顾朝熙忍不住想,那家伙在想什么呢?
  
  想我吗?
  
  他真的以为我死了?
  
  真的很怀恋我?
  
  五分钟后,手机叮咚一声。
  
  【您有一条新的差评,请及时处理。】
  
  与此同时,盛明绎的车子动了。
  
  “x!”
  
  顾朝熙想跑下去扎轮胎。
  
  但明显追不上了。
  
  他点开APP,赫然看到盛明绎给了他一个一星差评,差评也就算了,还带了千字小作文!
  
  顾朝熙简直要被气死。
  
  八分钟写了一千多字,瞧把你能耐的。
  
  手速这么快,这些年没少打飞机吧?!
2
  次x一早,顾朝熙戴上圆框眼镜,x上深蓝色大衣,等在弧光游戏大楼下。
  
  盛明绎一出现,他马上冲了过去。
  
  “盛总!盛总!”
  
  他提着一份早点,笑得一脸灿烂。
  
  盛明绎头也不抬,叫了一声:“保安。”
  
  顾朝熙很快被叉了出去。
  
  他提着早点绕着那栋楼走了一圈,在某一面的某一扇落地窗前看到了盛明绎高大的身影,于是连忙朝他挥手。
  
  然而下一瞬,窗帘被拉上了。
  
  顾朝熙气急败坏,恨不得将早点砸向他的窗户,可惜楼层太高,扔不上去。
  
  既然是来道歉的,他自然不能在工作时间打扰人家,于是只能自己吃了那份早点,然后坐在花坛边等,等总裁下班。
  
  百无聊赖之际,顾朝熙点开APP,看自己的那个差评,越看越扎心。
  
  昨天差评刚出来,老板就给他打电话了,问他什么情况。顾朝熙连忙解释。老板倒也没骂他,只是让他想办法通过优质的售后服务安抚客户,让他改一下评价。顾朝熙说一定一定。
  
  若是普通员工,收到几个差评没什么。但他是金牌陪伴人,头像挂在APP首页,超级显眼的位置,代表公司的门面,出现差评不能不管。
  
  其实对于他来说,差评也没什么,关键在于盛明绎那千字小论文,简直有理有据,十分详尽,说他含沙s影诅咒自己,说他不够温柔,阴阳怪气,态度不好,总之影响非常恶劣。
  
  万幸没说他打人一事,不然他就完了。
  
  为了自己的股份,顾朝熙不得不委曲求全,跑来售后。
  
  他在花坛边坐了一会儿,冷得瑟瑟发抖。没多久保安还来赶他,让他不要在这里影响员工工作。
  
  顾朝熙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影响他们工作了,但还是乖乖离开那里,进了对面商场,上楼找正对着盛明绎办公室的店坐坐,上去后发现那是一间网咖。
  
  网咖里暖气十足。
  
  他进去看了看,很多人都在养老婆——也就是玩弧光游戏出的《爱神降临》。
  
  《爱神降临》主打虚拟恋人,自由度很高。可以捏个自己,再捏个自己理想型的恋人,带着对方在游戏世界做一切能做的事。虚拟恋人可以定制人设性格,选择合适的声线,与玩家对话。性别配对什么的也没限制,男男、女女、男女都行。但一个身份证只能1V1,不可以通过多个手机号捏多个恋人。
  
  游戏里可以买房,逛街,购物,上学,工作。玩家可以氪金改善情侣生活,虚拟恋人也可以在游戏里打工挣钱养家。
  
  这是个端游,也有VR模式,还开发了配x的小程序,玩家离线后虚拟恋人会时不时发来消息,像真实恋人一样问“在吗?在g嘛?饿了吗?什么时候回家啊?”或者向玩家报告“我在g嘛,我吃了啥,我想你啦。”
  
  当然了,嫌吵可以关闭。
  
  这个游戏的很多创意都是顾朝熙以前和盛明绎一起想的,盛明绎高中开始就想做游戏行业,他坦言那种自己搭建世界观,创造一个奇妙世界的感觉,两人也经常讨论脑d。
  
  爱神降临火了四年,广告铺天盖地,身边的人都在玩,顾朝熙却是第一次点开它。
  
  他花了很长时间捏脸,也不知道捏个什么样的,后来发现自己不自觉地把虚拟恋人捏成了盛明绎的模样。
  
  中午他吃了碗泡面,下午强迫症作祟,又拼命完善细节,对着网上找的盛明绎的照片,捏了个百分百相似才罢手。
  
  部分装饰需要花钱购买,他充值了一百块,给盛明绎买了个黑色的大翅膀,和一支权杖。刚买好,游戏出现bug,自动退出了。
  
  顾朝熙重新登录,脸得重新捏,买的道具不见了,关键钱没给他退!
  
  好嘛。
  
  他终于有理由去找盛明绎了!
  
  *
  
  “盛总!盛总!”
  
  晚上六点,顾朝熙等在孤光游戏楼下,见总裁大人出来了,便又冲了过去。
  
  眼看着盛明绎要喊保安,顾朝熙连忙说:“我玩了贵公司的游戏!遇到了问题,可以跟您聊聊吗?!”
  
  盛明绎果然停了下来。
  
  有不少弧光的员工再往他们这边看,顾朝熙不想引起关注,也不想给总裁添麻烦,于是说:“我遇到的这个问题实在非常严重,所以想请问您今天还有工作安排吗?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您吃晚饭?我觉得边吃边聊比较好。”
  
  盛明绎向来十分注重玩家的意见和需求。他稍稍点头,微微一笑,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顾朝熙跟着他,进了附近一家装修豪华的饭店。
  
  服务员领他们坐靠窗的位置,拿出菜单。
  
  一看菜单价格顾朝熙顿时x疼不已,但为了消除差评,不得不付出代价。
  
  他轻车熟路点了盛明绎爱吃的,刚点完就看到对方皱起眉头。
  
  口味变了?
  
  他正疑惑,没想到盛明绎却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
  
  ——因为我是你初恋啊。
  
  顾朝熙当然不能说实话,只得解释说自己随便点的。
  
  盛明绎也礼貌性地朝帮他点了几个他爱吃的菜,顾朝熙想阻拦,却又不好开口,只当自己昨天没挣钱。
  
  在等待上菜的时候,盛明绎问:“游戏出现了什么问题?”
  
  顾朝熙怕对方跑路,不好意思地说:“可以吃完再聊吗?”
  
  盛明绎微笑点头。
  
  看他这副温文尔雅的样子,顾朝熙心情很复杂。盛明绎豪门出身,打小就很有气质,从前谈恋爱的时候顾朝熙只觉得对方又浪漫又温暖,现在看他这样微笑,只觉得满满的疏离,还有点瘆得慌。
  
  他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只觉得自己仿佛在面对一座冰山。
  
  尽管夕阳的余晖透过玻璃照耀在这座冰山上,为它覆上了暖色的披帛,但它依然散发着寒气,四周x满“生人勿近”的旗帜。
  
  顾朝熙忍不住想,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不过自己也变了不少就是。
  
  吃饭时盛明绎冷不伶仃地问:“你初恋怎么死的?”
  
  顾朝熙直接噎着了。
  
  盛明绎给他递水。
  
  顾朝熙缓过来后,回答他:“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是被钱砸死的……他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家里的钱堆满了一整个金库,他从小在钱堆里长大。在他22岁生x那天,他喝多了,跑进金库,想搬点毛爷爷出来撒币……我是说撒钱,结果一整面墙的钱倒下来,将他埋在了xx。等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气息……”
  
  虽然是一个非常离奇,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但盛明绎表现出了很好的修养,没有表现出质疑,没有不合时宜地发笑。
  
  他举起茶杯:“节哀。”
  
  顾朝熙也端起茶杯,与之碰杯,和他一起敬自己死去的初恋。
  
  尽管他还没死。
  
  尽管他在眼前。
  
  *
  
  一顿饭从六点半吃到天黑,盛明绎先吃好的。
  
  “你慢慢吃,我去下洗手间。”
  
  他起身离开。
  
  顾朝熙酝酿着等下要怎样道歉。凭他对盛明绎的了解,这个人说心软也挺心软,说刻薄也挺刻薄。
  
  要怎么打动他呢?
  
  不久后他放下筷子,喝了口茶,拿纸巾擦了擦嘴,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盛明绎该不会走了吧?!
  
  就在这时,外面车灯一闪。
  
  顾朝熙朝外看去,只见盛明绎不知何时已经把车开过来了,正坐在车里看他。
  
  他赶紧起身去买单。
  
  前台小妹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盛总已经买过了。”
  
  顾朝熙顿时两眼一抹黑,急匆匆出门,上车。
  
  “说好了这顿我请!”
  
  “怎么能让尊敬的玩家请客?”盛明绎修长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游戏的问题,现在能聊了吗?”
  
  顾朝熙只得说:“其实我是来跟您道歉的,昨天的事真的很抱歉。虽然我并不想诅咒您,但确实说错话冒犯了您,实在对不起!”
  
  “哦?”盛明绎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意思是,你为了道歉,故意骗我,然后耽误我这么长时间?”
  
  “不是!”顾朝熙又赶紧解释,“我确实玩了贵公司的游戏!我充了钱,买了道具,还没保存游戏就闪退了……等我再次上线,钱和道具两空。”
  
  盛明绎掏出手机,点了几下:“收钱。”
  
  顾朝熙拿出自己手机一看,对方从微信上给他转了2000!
  
  “我就充了100!”
  
  “游戏ID多少?”盛明绎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歉意,“很抱歉给您带来不好的游戏体验,麻烦把ID发我,我让技术部门帮您恢复数据,再送您补偿礼包。”
  
  顾朝熙想起自己捏的那张脸,哪敢让他恢复啊,连忙摆摆手:“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昨天您的服务体验不好,今天我的游戏体验不好,咱们做个交易吧?我不需要任何赔偿……只希望您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盛明绎抬手拨了一下悬在两人之间的那个车内挂件。随着他的拨动,抱在一起的小王子不断转圈。
  
  他漫不经心地问:“你能怎么补偿?”
  
  顾朝熙双手按在自己膝盖上,侧身看着他,认真地说:“我可以帮您洗衣做饭,接送您上下班,为您打扫房间,陪您休闲娱乐。我可以免费提供各项服务,给您初恋般的温暖!不要998,不要888,一分钱不花,初恋带回家!请您考虑下!”
  
  “好啊。”盛明绎直接点了头,然后发动车子,带他回家。
  
  顾朝熙如遭雷击。
  
  昨天还说作为初恋的我无法取代!今天就把陌生的我往家里带!
  
  盛明绎你可真渣啊!
  
  虽然得到了弥补的机会,但顾朝熙却更不爽了。
  
  他觉得自己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