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的佛系日常》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时三十

第 1 章
  正值春x,万物生长,庭院中疏于打理的花x丛植茂盛地挤在一块儿,随性地伸展着枝芽。
  
  叶明蓁睁开眼睛时,院中静悄悄的,本该在这侍候的丫鬟们却不见踪影。起来后,她坐在梳妆台前,先是动作笨拙地给自己挽了一个发髻,叶明蓁做得不太熟练,但幸好成果不错。而后她又在首饰盒中的珠翠宝石挑选许久,最后只挑了其中一根最不起眼的素净银簪戴上。
  
  作为长宁侯府的千金,她生来便是锦衣玉食,自年幼时身边就不缺伺候的人,如这般万事都要亲力亲为的,已是罕见。
  
  但从今往后,这样要她亲自动手的x子还多得是。
  
  叶明蓁的目光从从梳妆台上的脂粉掠过。这些都是京城里出名的脂粉铺子送来的,一小盒便要花上好几两银子,顶上寻常百姓家中一年的花用。京城贵女相交往来时,第一眼便要先看仪态打扮。放在从前,叶明蓁会尽力将自己妆点到最好,从不落了长宁侯府的面子,但如今她只扫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叶明蓁最后从柜中取了一x月白色的衣裳,穿上之后,她便静静坐着等人来。
  
  “吱呀”一声,屋门从外被人打开。叶明蓁没有回头,进门的是她的贴身丫鬟椿儿。
  
  椿儿捧着铜盆,进门见着她先是惊呼一声:“小姐,您怎么自己就起来了,都不等等奴婢!”
  
  “时辰不早了,若是再不起,怕是要被说惫懒了。”叶明蓁淡淡地道。
  
  椿儿咋咋呼呼地道:“小姐今x怎么不打扮?平x里可从未见小姐穿得这般朴素过,今x……”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默默闭上了嘴巴。
  
  今x可是个大x子。
  
  今x是长宁侯府真千金正式回府的x子。
  
  做了十六年的侯府千金,叶明蓁处处以长宁侯府为先,在外更是从不落了侯府的脸面,她以自己的身份骄傲,却是破天荒头一回知道,自己原来是被个被抱错的农家女。
  
  侯府的下人惯会踩高捧低,从前她还是侯府千金时,上赶着讨好献殷勤,想方设法调到她的院子里伺候。自真千金认回侯府之后,对她却是越发冷淡怠慢,暗地里不知说了多少闲话,到如今连院中侍候的下人都跑光了,唯一一个小丫鬟,还要处处受刁难。
  
  她也甘心认了。
  
  没有不能认的,连血缘关系都不曾有过,身为一个农家女,她却享了十六年的荣华富贵,只说这些,侯府待她不薄。而侯府真正的千金却在乡野民间长大,吃尽人间疾苦。自真千金上门认亲的第一x起,侯夫人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泪,指桑骂槐了多少回,侯府的下人惯会看脸色,就差指着她的脸说她占了大便宜。
  
  因而今x侯府真正的千金回府,叶明蓁也做好准备各归其位,乖乖去做她的农家女。
  
  她理了理衣角的褶皱,觉着时间差不多了,才起身走出门去。
  
  一路又遇到了不少下人,侯府的下人惯会看眼色,也最会捧高踩低,从前对她这个侯府千金有多殷勤,如今便有多冷淡。叶明蓁一路走过去,连个与她行礼的下人都没有,至多只冷淡地喊她一声“叶姑娘”。
  
  真千金一回府,她这个假千金就成了“叶姑娘”。
  
  长宁侯姓顾,她的亲爹才姓叶。在真千金上门的第一x起,她便已经没有了姓顾的资格。
  
  叶明蓁一直走到主院外面,才被拦了下来。
  
  大丫鬟神色冷淡,转身进去通报。若是叶明蓁记得没错,这个大丫鬟从前对她说话可最好听,最会讨好,好听话一串一串的,如今却是半句也不吭。
  
  屋子里静悄悄的,熏炉里的香燃了半截,叶明蓁走进去时,顾夫人看着已经起来很久,她伸着手,丫鬟跪在一旁,小心地将xx捣碎,敷在修剪圆润的指甲上。顾夫人没看她,叶明蓁行了礼,退到一旁坐下,垂首一声不吭。
  
  自从身世揭穿之后,顾夫人对她便颇有意见。顾夫人对她向来冷淡,小时叶明蓁还试图亲近,后来便放弃了这个念头,但到底有一层母女关系在,见着面时二人也会不咸不淡地寒暄几句,如今连这点稀薄的血缘情分也没了。叶明蓁还见过这对亲母女见面时,那才是母女情深,二人见着的第一天,便抱着哭了足足半个时辰,让她又伤心又咂舌。她想来想去,心想大约是因为血浓于水。
  
  不是亲生的,所以才亲近不起来。这样一想,她又难免难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丫鬟退到一边,顾夫人才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她这才看向叶明蓁。
  
  顾夫人声音冷冷的:“凝儿去见她爹了。这些x子,该知道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女儿……”叶明蓁顿了顿,在顾夫人一瞬间冷下来的目光之中,低声改口:“我明白了。”
  
  “你既然明白了,那你又是如何想的?”
  
  叶明蓁不由得攥紧了袖口。
  
  七天。
  
  足足七天。
  
  从真千金上门认亲,众人得知真相起,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七天。
  
  得知真相起,顾夫人便立刻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她恨她这假千金占了亲女儿的位置,恨她占了亲女儿的荣华富贵,还恨真千金受她连累过了十六年的苦x子。真千金上门认亲的那一x,多掉了两滴眼泪,顾夫人便整颗心都偏了过去。
  
  自那一x起,所有人都站到了真千金那一边,指责她的不是。
  
  从未有人问过她的意见,也未有人关心过她是如何想,更未有人与她说过半句安慰话。顾夫人恨上她,而她的养父长宁侯,却是一面也不见,更不曾对她说过一句话。
  
  她起初惊惶不安,也惧怕被赶走,无人理会的七天里,最后却是自己想开了。
  
  叶明蓁轻声应道:“若非是顾小姐主动寻来,我也不知自己身世竟是这般……顾小姐才是夫人的亲女儿,才是侯府真正的千金,得夫人十六年照料,我已感激不尽,无论是身份还是爹娘,该是顾小姐的,都是顾小姐的。”
  
  顾夫人眉目微松,连x来对她的冰冷好似也减少了一些。
  
  “你能这般想,也是好事。”顾夫人轻轻颔首,道:“到底你也在侯府待了这么多年,说及此事,你二人调换时,你还身在襁褓,也算无辜。这些时x对你多有疏忽,若是你有什么疑问,大可问出来。”
  
  叶明蓁有些受宠若惊。
  
  顾夫人已经许久没对她这般和颜悦色过,上回见到的时候,还垂着眼泪拐弯抹角地骂她。叶明蓁猜想,应当是长宁侯与她说了什么,顾夫人向来听长宁侯的话。
  
  她想了想,道:“夫人,我的确还有一事不知该如何打算。”
  
  “你说说看。”
  
  叶明蓁想的是她的婚事。
  
  既然真千金回来了,她这个假千金自然也要离开侯府。身份,爹娘,荣耀,她都得还回去。唯独有一样东西她不该如何是好。她有婚约在身,本来若没有真假千金的事,今年她便要与楚怀瑾大婚。从前,楚怀瑾时常会来见她,但自从她的身世被人知晓之后,她连楚家的音讯都未听说。上回见面时,楚怀瑾说要与书院同窗一同出游几x,这会儿也不知回来了没有。
  
  “若是夫人还记得,我与楚公子婚约还有在身,顾小姐回来之后,楚家应当也得知了此事,可这些时x,我却并未听说过这些消息……”
  
  “此事你放心就是。”
  
  叶明蓁一顿,克制地抬眼看去,眸光微亮:“楚家来过人?”
  
  “凝儿回府那x,楚家便已经知道了此事,就在昨x,楚家也递来消息,说明了楚家的意思。”顾夫人停了停,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气,才慢条斯理地说:“这婚事是楚家与侯府定下的,照楚家的意思,这婚约还是照常履行。”
  
  叶明蓁悄悄呼出一口长气。
  
  这的确是这段x子里最好的消息了。
  
  “但与楚公子成婚的人不是你,是凝儿。”
  
  叶明蓁一怔,方露出的笑意凝在嘴角,她霍然抬头看去,急忙道:“可这婚约……”
  
  是她五岁那年,随顾夫人去楚家做客,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楚怀瑾,也是在那时定下的婚约,多年以来,她也一直将楚怀瑾当做未来的夫婿。这一转眼,她的婚约,怎么又成了顾思凝的?
  
  她宁愿听到楚家不接受她的身份退亲,也不愿听到这个消息。
  
  “这婚约是楚家与侯府定下,是楚公子与我女儿的婚约。”顾夫人在‘我女儿’那三字上加了重音:“你若还是侯府的亲女儿,嫁给楚公子的人当然也是你。但你的亲爹娘只是农户,即使在侯府养了十六年,到底也是个假的。楚家也是京城望族,如何能看得上一个农户之女?”
  
  叶明蓁一时脸色煞白,她攥紧衣角,勉强维持着镇定,问出最迫切的:“楚公子或许不知道此事?”
  
  “他知道。”
  
  “他不在京城……”
  
  “楚公子三x前便回了京城。”顾夫人瞥了她一眼,轻轻吹了吹杯中茶水,碧绿的茶叶梗在茶水中翻腾。她盖上杯盖,话中藏着不易察觉的嘲讽:“若不是问过楚公子的意思,楚家为何同意此事?”
  
  叶明蓁的心猛地一沉,四肢百骸都透着凉意。
  
  屋中隐约传来窃笑声。无论是谁,这会儿心中应当都在嘲讽她,想她一个农户女,竟然还痴心妄想,想要高攀尚书公子。
  
  也没人告诉她,原来两情相悦,相的是门第出身。
  
  只是在她心中,楚怀瑾向来君子,温润端方,谦逊知礼,婚约在时,对她说过的深情话也不似作假。既是君子,也不该做出这等过河拆桥之事。
  
  她闭上眼,x膛中诸多情绪翻腾,最后长长吸一口气咽下,那一点留恋不甘也消失殆尽。
  
  她的一切都是侯府给的,冠绝京城卓然无双的贵女,脱去身份加持,也只是凡人。
  
  一夕天翻地覆,身份调转。
  
  “我明白了。”叶明蓁垂下头,乌发披散肩上,她轻轻道:“我没有问题了。”
  
  从今往后,她就只是叶明蓁。
第 2 章
  真千金回府,先去书房见了长宁侯,而后才来后院找顾夫人。
  
  虽说是今x回府,可在此之前,她早就来过侯府好几回,侯府的下人都认得她,一路殷勤地给她带路。等到了主院前,守在外头的大丫鬟立刻热情地上前来:“小姐,您可终于来了,夫人一早就等着了。”
  
  顾思凝含笑点头,听到屋中传来说话声,不由问道:“我娘在里面见谁?”
  
  “是叶姑娘来了。”
  
  听见是叶明蓁,顾思凝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后又比先前更深。在进门之前,她先理了理自己的衣角。她身上穿戴是顾夫人准备的,布庄最好的料子,首饰铺里最好的首饰,一身下来少说几百上千两。
  
  顾思凝脆生生喊了一声:“娘!”一边走了进去。
  
  屋子里,顾夫人与叶明蓁同时停下了话头。
  
  叶明蓁转头朝门口看去。
  
  在真千金上门认亲的那一x,她也见过顾思凝一面。那时顾思凝穿着c布麻衣,衣上打了好几个布丁,布料看着也十分老旧,头上更是gg净净的,只拿一方布巾裹着,再简单不过。如今却是锦衣华服,簪钗珠翠,一晃眼,叶明蓁险些没法将她的前后形象联系起来。
  
  她打量顾思凝的时候,顾思凝也在打量着她。
  
  瞥见叶明蓁的简单穿戴,她心中顿生几分得意,连耳边珠翠碰撞的声音都觉得悦耳的很。
  
  她亲亲热热地凑了过去:“娘,我与爹说完了,来找您了。”
  
  见着自己的亲女儿,方才还面容冷淡的顾夫人顿时笑了出来,她亲热地拉着顾思凝在自己身旁坐下,连说了好几句嘘寒问暖的话。
  
  亲母女俩亲亲热热说了好一会儿,顾思凝好像才刚看到她一般,将目光放到了叶明蓁的身上。
  
  “这位……便是叶姑娘吧?”
  
  两人也不是头一回见了,没道理不认得。叶明蓁不知这位真千金肚子里打的是什么主意,闻言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看开之后,眼前这番母女情深已经无法让她再如先前那般难过。
  
  顾思凝仔细打量了她一番。
  
  她本来以为自己会见到叶明蓁失魂落魄的模样,却没想到叶明蓁这样镇定,她故意在叶明蓁面前表现与顾夫人亲近,可叶明蓁竟是不为所动。
  
  但那又如何呢。她才是侯府的真千金,叶明蓁如今再镇定,等知道自己会被赶出侯府的时候,到时候一定会慌乱不已,说不定还会痛哭流涕,祈求在侯府留下来。
  
  一想到叶明蓁会求自己,顾思凝便期待起来。这场景,她可是从上辈子等到这辈子,等了实在是太久了。
  
  顾思凝和颜悦色地道:“我听说了叶姑娘许多事情,这些年里,我不在家中,都是叶姑娘替我尽了孝道。”
  
  叶明蓁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她这善意从何而来,但还是应道:“顾小姐言重了,这儿本该是顾小姐的家,夫人大善,照料我多年,应当是我感激不尽才是。”
  
  “叶姑娘之后可做好了打算?”提起这个,顾思凝眼中更亮,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叶明蓁,不想放过她脸上任何一分变化:“我在府外过了十六年,也最是清楚那是什么x子,我从小过惯了,也不觉得辛苦,可叶姑娘不一样。叶姑娘一直待在侯府,过惯了好x子,若是回到亲爹娘那儿,应当是不习惯……”她顿了顿,想看看叶明蓁的反应。
  
  出乎她意料的是,叶明蓁面上依旧神色淡淡,好似离开侯府的人不是她一样。
  
  顾思凝怔了怔,后头的话,一时接不下去了。
  
  叶明蓁微微颔首,说:“多谢顾小姐关心,但那是我亲生父母家中,无论如何,我也会适应下来,不给侯府添麻烦。”
  
  “我倒也没有这个意思……”顾思凝呐呐。
  
  她倒是想见到叶明蓁出丑,可叶明蓁却半点也不如她期待的那样做。想到这,顾思凝也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这会儿的叶明蓁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远没有后来那般厉害,现在又遭逢大变,她可十分清楚叶明蓁这会儿在侯府的处境,遇着这么大的事情,叶明蓁怎么就一点也不慌?只看着她沉着冷静神色冷淡的样子,顾思凝险些以为她也重生了。
  
  没错,她是个重生之人。
  
  她也不知为何,死了以后再睁眼,竟然回到了许多年前!上辈子她临死前才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会儿叶明蓁已经成为京城贵女的顶流,也嫁给了楚怀瑾,出色到她高攀不得,风光无比。而这一切,本该都是她的。
  
  她才是长宁侯唯一的女儿,侯府的真千金!
  
  因而重来一回,她便迫不及待地上门认亲,第一件事,便是要将叶明蓁赶出侯府,让她也尝尽人间疾苦,沦为农家女,再也翻不了身!
  
  “此事,你们倒也不必担心。”顾夫人打断了顾思凝的想法。顾思凝闻言转头看去,便听顾夫人轻描淡写地说:“此事,老爷已经与我商量过,按照老爷的意思,也让叶姑娘留下来,两个一块儿养。”
  
  顾思凝面色微变,连叶明蓁也惊诧看来。
  
  这七x里,可是满侯府的人都在说,她要被赶出去呢!
  
  “娘。”顾思凝连忙拉着顾夫人撒娇:“刚才我去找爹的时候,爹怎么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情?你们先前怎么没有与我提过?”
  
  “老爷也是昨x才与我说起,此事我也没来得及和你说。”顾夫人朝叶明蓁看去,“无论怎么说,你也在侯府长了十六年,多年下来,到底也有些感情,你能来侯府,也算是我们有缘,x后你便与凝儿一块儿留在侯府,老爷说了,对外便说你是我们的养女。”
  
  叶明蓁沉默不言。
  
  顾夫人蹙了蹙眉,有些不喜她的反应,想了想,问:“难道你还在介意楚公子的事情?”
  
  “什么楚公子?”顾思凝一派天真模样,视线若有似无地朝着叶明蓁看去:“是我的未婚夫,楚怀瑾楚公子吗?叶姑娘也认识楚公子?”
  
  叶明蓁朝她看去,目光沉沉。顾思凝愣了一下,回过神再看去,叶明蓁却已经撇开了视线。
  
  “偶然听说,并不熟悉。”
  
  顾思凝脸上立刻露出甜蜜的笑意:“我虽没见过楚公子,但听说楚公子十分出色,一直想亲眼见见。”
  
  顾夫人说:“你留在侯府,婚事也会由侯府x办,凝儿会嫁给楚公子,至于你,我也会替你找一户好人家。”
  
  叶明蓁立刻明白了顾夫人话中的深意。
  
  就算她是个假千金,可从小到大,侯府在她身上也花费了不少心力。若是侯府养女,身份虽然比真千金差了一些,可也算半个女儿。
  
  她这个假女儿已经到了最合适的年纪,还投入过诸多精力,自然是要物尽其用。若是能换来一门姻亲,为侯府增添助力,那就最好不过。
  
  叶明蓁遍体生寒。
  
  她握紧手,早就已经失望过,神色便比先前还要更冷几分。
  
  她朝顾思凝看去,却见顾思凝也神色有异,在顾夫人提及会为她找一个好人家时,她的脸上有几分不悦一闪而过。
  
  她心中好笑,口中慢吞吞地应道:“夫人心善……”
  
  真千金脸上的不喜便更加明显了。
  
  顾思凝哪里会高兴。
  
  她早就想好了叶明蓁会被赶出去,为此更是在她的亲爹娘面前婉转提了好几回,她就是要看叶明蓁回到那个破落的农户家中去,x后也在乡野村间过上一生,最好寻个庄稼汉嫁了!
  
  可偏偏,长宁侯提出来,要两个都养!
  
  顾思凝揪着帕子,心中安抚了自己好几遍,才总算是冷静下来。
  
  这样也好,若是就把叶明蓁这样赶走了,那也太便宜她了。她前世也有过机缘,摸着了京城圈子的边,若非如此,也不会发现自己身世的真相。她也知道,越是高门,私底下的事情就越多,她才是侯府真千金,若是叶明蓁留下,那也只是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还不是由她磋磨?
  
  她的爹娘都会站在她的身后,连楚怀瑾都成了她的未婚夫,真假千金,只要不是傻子,大家可都会站在她的身后。还有谁能给叶明蓁出头?
  
  是,是她想岔了。上辈子,叶明蓁占了她的身份一辈子,得了那么多便宜,哪里只能把她赶出侯府就算了?她重来一回,不就是要拿回自己的一切,再亲手报复回去吗?
  
  若是叶明蓁不离开侯府,还比离开侯府更好呢!
  
  顾思凝越想越兴奋,连忙帮着道:“这才好呢,我一直想有个姐姐,叶姑娘若是留在侯府,那就能成为我的姐姐了!”
  
  叶明蓁淡淡扫了她一眼。
  
  她不知道真千金心中是什么想法,但这些也与她没有关系了。
  
  她道:“夫人心善,但我想离开侯府,回到我爹娘那儿去。”
  
  所有人齐齐愣住。
  
  谁也没想到叶明蓁会拒绝,一时没回过神来。还是顾思凝先惊呼出声:“叶姑娘为何要离开?”
  
  顾夫人也皱起眉头:“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变成?”
  
  “是呀,叶姑娘,若是你有什么不满,你直接说出来,就算娘不答应,我也可以帮你求求爹。爹都说了,愿意让叶姑娘你留下来,这是好事,叶姑娘为何要拒绝呢?叶姑娘在侯府待了十六年,就算不是亲爹娘,应当也生出了感情来。”顾思凝看了顾夫人一眼,作出吃惊的样子,小声地道:“叶姑娘难道是不愿意留下,觉得侯府有何不好吗……”
  
  顾夫人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顾小姐误会了。”叶明蓁淡淡道:“顾小姐与夫人分别多年,与夫人见到时,母子连心,泪流不止。而我也与我的爹娘分别多年,不只顾小姐是夫人唯一的女儿,我的亲爹娘,也只有我一个女儿。正如顾小姐思念夫人一般,我也想见见我的爹娘。”
  
  顾思凝讪讪:“我见叶姑娘说走就走,竟是半点也不留恋。”
  
  “从顾小姐回府起,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七x,倒也不算短了。”叶明蓁说:“这七x里,我还未见过我的亲爹娘是什么模样,与夫人道别的话,我都已经说过,如此也是该走了。”
  
  顾思凝一堵。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叶明蓁话中有话。
  
  这七x里,叶明蓁没见到亲爹娘,她倒是在侯府已经有了院子下人,一切置办齐全了。
  
  但她怎么能让叶明蓁就这么走了?
  
  “叶姑娘,你当真不好好想想?”顾思凝殷切劝道:“非但是我爹娘,我也是想要叶姑娘留下来的。叶姑娘在侯府长大,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模样,叶姑娘恐怕是待不下去,为何不留在侯府过好x子呢?”
  
  “顾小姐千金之躯,尚且能待十六年,更何况我本来便是农户之女。”叶明蓁轻飘飘地说:“那既是我亲爹娘,虽未有养育之恩,也不及侯府尊贵,但也万万没有鄙弃家贫简陋的道理。”
  
  顾思凝:“……”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