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皓月如妖

回家
  “夏以,你爷爷找来了,他是x市首富!”
  乍然在耳边出现的同伴惊呼声,夏以敛下的眼睫颤了颤,她有点儿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x市……首富……她的爷爷……
  
  隔着车窗,女孩注视着车窗外的世界,小小呼出一口热气。
  是雪天。
  皑皑白雪洋洋洒洒从天空落下,铺满一地银装。
  街边的商店大多已经关门,路上也只有稀稀拉拉行色匆匆的几个人。
  
  车子启动,她垂下眼睑。
  她翘长的眼睫毛耷拉下来,安安静静,像是收拢了羽翅要入眠的墨蝶,很是乖巧。
  车窗外时不时忽闪而过的路灯,照亮她瓷白安静的面孔。
  
  “以以,在想什么?”
  略微苍老的声音打破车中的寂静,女孩受惊般抬起头,茫然看向身边的老人,却又在触及他手中的龙头拐杖时,飞快敛了眉眼。
  她规规矩矩放在膝上的手小弧度蜷缩着,乖巧道:“在想……家。”
  
  是,在想家,想爷爷。
  
  老人听出她话中含着的丝丝忐忑,抬手摸了摸她的秀发,感觉到她轻微的僵y,叹了口气。
  “别怕,家中除了爷爷,就只有爷爷跟你提过的陆行哥哥,他……”
  “嗯。”她乖巧应一声,软软挡了老人接下来的话。
  
  车中再次陷入寂静。
  司机小王偷瞄一眼后视镜,只见女孩低着头,厚重的刘海在她脸上打了一层阴翳,让人看不见她的神色。
  她乖巧的靠在后座上,从上车到现在,始终是这个姿势。
  局促,约束,不安。
  
  许久之后,宾利停下,窗外的景色也被定格。
  “以以,到了,穿好衣服下车。”
  随着老人一声叮嘱,女孩茫然抬起头,又窘迫发现自己出神过了头。
  她蜷起手指,将盖在膝上的外x拉起,脸颊上已飘起些许红晕。
  
  许是着急,女孩动作凌乱,努力两次也没能把手x进袖子。
  察觉老人看过来,她面颊发热,耳根子也泛起了红泽。
  她原就紧张,如今被老人看着,心头一阵又一阵窘迫往上涌,眼角忽然多了点滴x意。
  车灯开着,透亮得让她无所遁形。
  “对……对不起……”
  
  “别急,慢慢来,爷爷等你。”
  老人放缓声音,算不上好听,也没有年轻人的圆润,却像一股暖流,安抚了女孩窘迫自卑的心。
  “嗯。”她轻轻应一声,手臂顺势滑进了袖子。
  拉上拉链,她小声道:“爷……爷爷,我好了。”
  
  车外,保镖拉开车门,一把大伞挡住漫天飞雪。
  夏以扶着车门下来,立刻也有一个稍矮的保镖上来为她撑伞,伞的高度与她的身高合适。
  
  从未被人如此体贴照顾,夏以连忙道:“谢谢。”
  保镖道:“本职工作,大小姐不必说谢谢。”
  
  大小姐?
  夏以愣了愣。
  这是电视剧里才有的称呼。
  
  “大小姐,小心台阶。”保镖尽职尽责提醒。
  夏以抽神回来,脚下已经踢到石板。
  她向前趔趄,保镖手疾眼快,拉住她的臂弯,免了一场意外。
  
  前方听到动静的陆老爷子看过来,“以以,怎么了?”
  夏以涨红了脸,讷讷道:“对……对不起,我、我没看路……”
  
  陆老爷子看着她。
  夏以面颊滚烫。
  短短十分钟,她g了两件蠢事。
  
  “不要说对不起,你没有做需要向我道歉的事,下次要小心。”
  夏以茫然抬起头,陆老爷子已经转身进屋。
  她来不及多想,连忙跟上。
  
  扬扬飞雪飘洒而下,一扇门,隔绝内外,融融暖意扑面而来。
  
  夏以被眼前的场景震撼。
  仿西的建筑与设计,透亮的水晶灯将偌大的大厅照亮,墙上挂着名画,墙边摆着古瓷花瓶,一把笔直的楼梯直直往上。
  
  楼梯的尽头。
  少年侧倚在墙边,双手半x在裤兜里。
  他微微抬着下颚,一双桃花眼漫不经心扫过来,眼睫扑棱,带着不羁的弧度,又染了桀骜的轻狂。
  
  真好看。
  夏以一时愣住,直到那双桃花眼中掠过一抹毫不掩饰的讥诮,她才猛然回神。
  再看去,少年已经收了刚刚的姿态,消失在楼梯尽头。
  
  “以以,在看什么?”
  陆老爷子顺着夏以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空空如也的楼梯。
  夏以低头摇了摇,“没,这里真漂亮,我不小心看呆了。”
  刚刚那个人是……陆行……哥哥?
  
  “饿了吗?”
  陆老爷子见她埋着头,只露出个发窝窝,悄悄叹了口气。
  她这是在外头待久了,又没有安全感,才养成怯生生的性子。
  
  夏以摇了摇头,正想说不饿,肚子已经不听话的咕噜咕噜叫起来。
  她耳根发红,只好点点头,小声道:“有一点点……”
  真的只是一点点……她来之前因为紧张偷偷吃过一个小面包。
  
  陆老爷子将手中脱下的大衣交给迎上来的陆管家,又对他说道:“晚饭准备好了吗?”
  陆管家应了一声,“准备好了老爷,就等您和大小姐回来。”
  陆老爷子点了点头,忽而皱起眉头,“去叫陆行下来,以以都已经回来了,他还呆在房间里像什么话?”
  
  陆老爷子威严的语气让夏以本能的有点惧怕,她忍不住攥紧有些短了的袖子,想到刚刚倚在楼梯尽头的少年。
  他……好像不太欢迎她。
  夏以小小吸了口气,一个女人走到她身边,说道:“大小姐,我帮您把外x脱下。”
  
  夏以仓皇抬眼,傻愣愣看着面前三十出头的女人,身体有些紧绷。
  女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紧张,对她温柔一笑。
  “欢迎大小姐回来,以后这就是您的家了,我叫王玫,大小姐可以叫我王姨,x后大小姐的饮食起居都有我来照看。”
  
  也许是王姨的笑容极具亲和力,夏以缓缓放松身体,小声道:“谢谢!”
  爷爷对她很包容,家里的其他人对她也很好。
  夏以渐渐没了忐忑。
  
  她洗完手出来,刚刚眉宇间都染着桀骜轻狂的少年已经坐在了桌边。
  亮堂的吊灯照亮了他整张脸,对着她的侧脸好像沾染了月华的美玉,亮得让人不敢直视。
  他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注视,移了眼角,余光恰恰对着她,潋滟的桃花眼也勾起了蔼蔼朝雾,仿佛朦胧初晨中带来朝华的第一缕阳光。
  耀眼又迷人。
  
  夏以又看呆了。
  偏在这时,一缕锐利的光芒在他眼角迸溅开,化作一把利刃,直直刺向她。
  夏以呼吸一滞,近乎仓皇的低下头,垂在身侧的双手不由攥紧了衣摆。
  
  这次她可以确定了,陆行……哥哥……不喜欢她,厌恶或许更恰当一些。
  夏以眼角微微泛红,他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他好了!
  
  “以以,傻站着做什么?快过来。”
  陆老爷子不知两人之间短暂的交锋。
  他见夏以低着头,便以为她是不好意思,要把她叫过来。
  夏以立刻应了一声,敛去萦绕在眼眶中的丝丝委屈,在王姨的引导下坐到陆行旁边。
  
  “以以,他就是爷爷和你提过的陆行哥哥。阿行,x后你要好好照顾以以,她刚回家,很多事都不知道,你多一点耐心。”
  陆老爷子叮嘱着,夏以神不思蜀点点头,陆行也抬了下颚。
  夏以悄悄看过去,只觉得他抬下颚的弧度有点憋屈,有点不情愿。
  
  远远看着,只觉这人好看的不像话。
  坐到他身边,一股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堪比初冬第一场雪飘零的冰寒。
  孤冷中又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桀骜。
  
  恍惚之中,薄荷味的清冽气息飘散在夏以鼻尖。
  直到她从未吃过的美味食物摆到面前,令人垂涎三尺的香气才将那一股无孔不入的冷香盖过。
  
  夏以稍稍松了口气,却忽然听到身边一声轻嗤。
  她茫然看过去,视线所及唯有少年优雅自然的动作,仿佛刚刚那一声轻嗤只是她紧张之下的错觉。
  
  没把人逮个正着,她抿了抿嘴,将一道她叫不上名字来的菜送进嘴里。
  鲜美的滋味让夏以浑身一震,她脸去心头那一丝丝委屈,一丝丝愤然,全心全意投入到美味的食物中。
  
  有个当首富的爷爷真好,她以后是不是每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
  晚餐安安静静,不管是坐在主位的陆老爷子,还是夏以身边的陆行,都没有发出丁点声音。
  夏以也不禁小心翼翼,一直到晚餐结束,她才如释重负的放下勺子。
  
  陆老爷子擦了擦手,看向局促的孙女,冷然的孙子,说道:“阿行,你明天带着以以去看看你们妈妈。”
  夏以立刻抬头,眼中茫然。
  妈妈?
  她的……亲生母亲?
  
  夏以忍不住攥紧手。
  “以以,你妈妈见到你一定很开心,她找你很久了。”
  陆老爷子说完,伴随一声叹气。
  夏以又茫然了。
  妈妈既然找了她很久,为什么不来见她?
  
  夏以疑惑着,目光下移,忽而看到陆行放在膝上的手也收紧了。
  只一眼,那只手就松开抬起来。
  随后,一个冷然的声音在夏以头顶响起,“爷爷,我先回房了。”
  如同山间幽泉叮咚,沉沉密密,好听极了。
  
  一股冷香掠过,夏以低头看着自己葱白的手指。
  他不是她哥哥吗?为什么不喜欢她?
  不安
  晚饭过后,夏以被王姨带着来到别墅里早为她准备好的房间。
  宽大得堪比普通商品房的房间一应俱全,粉嫩嫩的,充满梦幻的气息。
  
  夏以坐在粉色大床上,入手丝滑细腻的床单让她心里悄悄感叹。
  她在孤儿院时和好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用久了的被子又y又冷,常常要两个人躺在一起才能取暖。
  
  读了高中,夏以申请减免学费和住宿费。
  学校没有配备x常用品,她唯一的一床小被子,是用她周末到街上发传单赚的钱买的。
  如今,坐在这么宽大这么好看的房间里,夏以从心底里升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王姨从浴室出来就见她坐在床上发呆,心知她不太适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和。
  “大小姐,王姨帮您把热水放好,您洗个澡早点休息,想要穿什么衣服直接从衣帽间里取。”
  夏以被她唤回神来,下意识点点头。
  
  王姨悄悄出去,夏以这才多了几分自在,她左右看了看梦幻般的公主房,走进浴室。
  浴室比她想象的还要宽,还要大,还要好看。
  浴缸已经放好了水,热腾腾的正在往上冒着气。
  
  夏以试探性摸了摸。
  水温刚刚好。
  她脱了衣服,滑进浴缸。
  等温热的水将她淹没,她心头那股不真实的感觉才消退了些。
  
  别墅里装了恒温系统,即便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衣,夏以也不会感到冷。
  如今泡在浴缸里,温水暖浓浓的,催起夏以的瞌睡虫。
  
  夏以作息一向规律,早睡早起,绝不会错过早晨背单词的最佳时间。
  她飞快把自己洗g净,抬头就看到置物架上放着一xg净的睡衣。
  粉色的,毛茸茸的,看起来极为可爱。
  
  夏以把两只手缩进袖子,又把袖子掩在脸上轻轻嗅了嗅,果真香xx的。
  她笑弯了眉眼,忽然注意到浴室另一侧还有一扇门。
  她踌躇着将门打开,入目的场景将她震撼得说不出话。
  
  偌大的衣帽间里放着一排又一排的衣服,柜子里也几乎装满了一副,外头放着的衣服是柜子装不下的。
  每个女孩小时候都有个公主梦,夏以也不例外。
  她捏了大腿,传来的疼痛让她小小倒吸一口凉气,又像做贼似的捂住嘴巴。
  
  她……好像真的要变成小公主了。
  
  爬上床,枕着软绵绵的被子,晕乎乎的感觉都没退。
  次x醒来,夏以看见雪白的天花板,看见富丽堂皇的装修,她才真的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夏以在琳琅满目的衣服中挑了一件看起来保暖又含蓄的衣服穿上。
  打开房门,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让夏以缩了脖子。
  
  女孩怯生生缩在白色羽绒服里,圆滚滚的藕节设计把瘦瘦小小的她衬托得圆了一圈,偏偏她脸小,缩起来后更像是被羽绒服束缚的小可怜。
  
  这是哪来的小蠢蛋,搭个衣服都不会搭?
  陆行只打量了夏以一眼,就把她的审美和品位碾在地上。
  
  夏以发现对面美得像画一样的少年只淡淡看了她一眼,就合上房门走了,仿佛对他来说,刚刚看见的不过是个木头人。
  他的背影清冷又孤傲,透露着这个年龄少年该有的桀骜不驯。
  
  夏以抿了抿唇,小步跟上去。
  她记得昨天晚上陆老爷子交代的话。
  跟了一小段,夏以怯怯问道:“陆……陆行……哥哥……妈……妈妈她在哪?”
  一句话夏以说的磕磕巴巴。
  对于话中两个人的称呼,她有局促也有不安,最终还是y着头皮往外说。
  
  夏以一边说一边纠结着,没有注意前边走着的少年停下步伐。
  ‘嘭’的一声,夏以直直撞在陆行背上,y挺的蝴蝶骨撞得她鼻子疼,夏以眼中瞬间飙起泪花。
  
  陆行立刻往前一步,转身。
  入目,夏以捂着鼻子泪眼汪汪,眼角已经染上点滴泪渍,活像是摔疼了的笨蛋小企鹅。
  陆行扯了嘴角轻嗤一声,压着清冷的声线道:“在医院。”
  
  丢下三个字,陆行转身走了。
  夏以捂着鼻子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
  好在,陆行不喜欢她,也不可能把陆老爷子的话当成耳边风。
  
  尴尴尬尬的早餐过后,夏以和陆行坐上了去医院的车。
  密闭的空间里,后座上两人一左一右。
  夏以缩在窗边,陆行也不知在想什么,手拄着车门托着下巴看向窗外,两人之间的距离仿佛可以再挤下三个人。
  
  夏以以为妈妈在医院,是生病住院。
  可没想到,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只能躺在加护病房里。
  
  隔着玻璃窗,夏以注视着病床上躺着不太看得清容貌的女人,有些茫然。
  她对妈妈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六岁那年。
  
  那年,妈妈生病去世,她被舅舅带去孤儿院,从此成了孤儿。
  她从没想过,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妈妈和她活在同一个城市里,而今,躺在面前的加护病房之中。
  
  “想进去看看吗?”
  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以下意识抬头看向身旁的陆行。
  “可以吗?”
  “可以。”
  
  换上无菌服,夏以坐在病床旁边,也看清了病床上面容憔悴的女人。
  她成了植物人,每天只能依靠输液维持生命,苍白的皮肤中透露出虚弱。
  
  “她很想你。”
  “她在去找你的路上发生车祸。”
  “她失去意识前,一心念着要找到你。”
  陆行一连说了三句话,凛冽不带感情。
  
  夏以忍不住缩起了手,刚刚她就曾有无数个念头猜测她躺在这里的原因,却没想到会是因为自己。
  “她……妈妈出事多久了……”
  “半年。”
  夏以红了眼眶,她握住女人瘦削的手臂,想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
  
  快到中午俩人才出了医院,夏以眼眶微红,陆行一贯清冷。
  再次回到车上,两人总算没像来时那样,恨不得跟对方相距十万八千里,只是沉默依旧装满车厢。
  
  夏以看到窗外掠过的商店,忽然出声道:“那个……”
  陆行偏头看她。
  夏以捏捏衣角,小声道:“可以停一下吗?我想买个东西。”
  
  心绪渐渐平复,她的眼角也只染了些许红痕。
  她怯生生抬头的模样仿佛在狐狸面前祈求生路的兔子,明知有可能会被拒绝,却还要不死心试一试。
  渴望,不安,小心翼翼。
  
  陆行移开眼,“去哪?”
  同意了。
  夏以眼中瞬间散出一层浅淡的光泽,她连忙道:“去书店。”
  迫切说完,她又怕陆行疑惑,补充道:“我想去买书。”
  陆行晲她,去书店不买书想g嘛?
  
  “王叔,掉头。”
  司机小王早注意着后头的动静,听到这话连忙应了一声,调转车头回去。
  
  夏以开心下车,陆行的手机忽然响了。
  夏以见状,只好指了指一边的书店,表示自己过去。
  陆行冷淡颔首,随后全部注意力都被电话那一头的大呼小叫吸引过去。
  
  夏以摸摸口袋里的全部家当,飞快钻进书店,瞄准了书架上各色各样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并且锁定高二下学期。
  夏以读高中,最羡慕同班同学能够毫无顾忌买教辅,《年高考三年模拟》《小题狂做》《高考必刷题》等等等等。
  她不是次次都能够找到发传单这么轻松的工作,一个学期下来,除了平x里的花费,就只能买一x五三。
  
  本来她昨天就要出门买五三,却被突如其来的爷爷打乱了计划,每天紧密而简单的生活也在短短一天之内发生了梦幻般的变化。
  夏以喜滋滋抱着五三出了书店,看到陆行一个人站在路边,司机小王和车都不见了。
  
  陆行看到她过来,挂了电话,蹙眉道:“王叔的老婆要生孩子了,我让他先回去。”
  说完,他伸手拦了一辆车,一边开门一边说:“我有急事,先走了,你自己叫车回去,或者打电话叫家里的司机来接。”
  
  夏以抬了抬手,“可是我——”
  话音刚起,嘭的一声,车门关上。
  她的话还没出口,车已经开走了。
  
  出租车汇入车流,寒冷的冬x里,行人来去匆匆。
  夏以低下头,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崭新的五三,缩起了手指。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回去,也不知道家里任何一个人的电话……
  
  寒风刮过,忽而带起一片雪花。
  顷刻间,飞雪飘落,洋洋洒洒给大地穿上了一层白衣。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