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你千般好》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顾了之

二月雨
  《与你千般好》
  文/顾了之
  
  01
  
  二月里,岭南罕有冬季的海滨之城已经早早春暖花开。可惜中旬接连下了几天雨,南临中学校园里的玉兰花刚一盛放就被摧得七零八落。
  
  淅淅沥沥的雨声搅得教学楼的考生心浮气躁了一整天,临近x昏反倒雨过天晴,开了太阳。
  
  耳边可算清净下来,苏好坐在教室北窗边,闲闲望着窗外,看近处围墙下一地狼藉的绿白花叶慢慢风g,远处宿舍楼沉浸在金煌煌的阳光里,潮x的外墙从深砖红色一点点晾回浅砖红色。
  
  “还剩最后十分钟,”监考老师背着手走下讲台,“我看有些同学已经开起小差了啊,别因为期初考难度不大就麻痹大意,答完了好好检查,看看答题卡都涂对了没……”
  
  苏好瞟了眼手边一g二净的答题卡,掩嘴打个呵欠,慢吞吞拿起涂卡笔,还在思考拼什么图案来致敬正式开始的高二下学期,忽然听见后座传来一道女声:“于老师,这地上有张不知哪来的纸条。”
  
  于霜眉峰一挑,走过来捡起苏好椅子腿边叠拢的纸条。
  苏好余光朝下一扫,事不关己地继续涂答题卡。刚落笔,于霜敲响了她的桌板:“是不是你写的?”
  
  苏好笔尖顿住,看向那张白色便签条,上面写了行潦x的连笔字——选择拿来。
  已经停笔的考生们唰地扭过头来。
  
  苏好的长相在南临中学的女学生里算得上非常打眼:皮肤像上好的甜白釉雪亮清透,每逢集体照必定单独过曝,唇薄而艳,又有一头乌黑的长卷发和一张巴掌样精致的脸蛋——光这几样,就算不细看五官,也称得上一句惊艳。
  
  虽然很多女生私下议论苏好化了妆,但这不妨碍耿直的男生们认为“好看就完了政教主任吗管那么宽”。
  
  所以很快有人认出了这张辨识度极高的侧脸。
  
  后排不安分的几个男生躁起来:“这不是七班那美术生吗?叫什么来着?”
  “南中一姐的名号都叫不上,这一年半光吃喝拉撒了吗你?”
  
  “有你们什么事啊一个个?都老实答卷!”于霜人如其名,长了张高颧骨、尖下巴的刻薄冰霜脸,这一骂,底下屁都没敢再放一个。
  
  “问你话呢,是不是你写的纸条?”她重新看向默不作声的苏好。
  
  这期初考的考场上混杂了不同班级的学生,但于霜教过苏好语文,对她飘得可以去写病历的字迹相当熟悉。
  
  苏好茫然地凑近纸条看了一会儿,双唇抿成平平一线,回头瞥向后座。
  
  苏好长了一双内勾外翘的凤眼,眼尾狭长微微上扬,安静时看来有些漫不经心的懒散,定睛看谁时,却瞧得人心肝发颤。
  
  后座的秦韵被这轻飘飘的一眼看得缩回了伸在桌前的脚,低下头去。
  
  苏好扯了下嘴角,回过身遗憾地点点头:“是我写的纸条。”
  *
  
  同一时刻,教学楼西边楼道,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朝高二七班班主任递上名片:“那我就先回北城了,杜老师有事随时联系我,我二十四小时开机。”
  
  “高特助不用担心,也让程总放心去x理万机。”杜康身材微胖,面相和气,憨笑着指指身边白衬衫、黑西裤的少年,“我们会照顾好这孩子的。”
  
  男人朝杜康点头致谢,临走又指指徐冽,补充了一句:“这身衣服还是程总的,可能不太合身……”
  
  “校服有库存,一会儿就能领到。”杜康笑呵呵送走了人,这才转过眼,正面打量起面前斯文白净的少年。
  
  或许是个头抽得高,这孩子的身板看着过分清瘦了点。
  因为衬衣略不合身,他稍稍掖高了袖口,露在外边的腕骨和衣襟上方的喉结都比同龄男孩突出,整体骨架虽不窄,肩背轮廓线条却格外棱角分明。
  
  好在腰杆直,有几分沉稳的气韵,瘦得不颓。
  
  不过……杜康回想着,这孩子从踏进校园起好像就没笑过,不止没笑过,脸上甚至没有任何表情波动。
  这个年纪,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却没有被任何一样新鲜的事物引发好奇,似乎不单是性格内向的原因。
  
  杜康暂时压下疑问,露出和蔼的笑来,拍拍他的肩膀:“徐冽,是吧?来,老师先带你在附近转一圈。”
  徐冽点点头,跟上去走在他身后。
  
  杜康一边侧头和他讲话:“这栋是高一高二的教学楼,同学们正在期初考,你来晚了点,不过没关系,可以把落下的三门卷子当作业写。”
  
  “今天大家考语数英主科,全年级统一,考场按上学期期末考名次排,照成绩高低从一班降序排到十二班。这排法,是不是还挺有压力?”
  
  徐冽点点头。
  
  “南临这边的新高考是‘3+1+2’模式,走班制‘固二走一’,你从前选的是物化生传统组合,我们学校优势刚好在理科,年级里不少物化班。”
  
  不管杜康说什么,徐冽始终只有点头这一个回应。虽然句句给了正面答复,看着挺听话,但未免太暮气沉沉了点。
  
  杜康极力勾起他对新学校的注意,经过十二班考场时没话找话,用气声说:“虽说是成绩最不理想的考场,考风纪律还是不错的,瞧瞧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
  
  他话音刚落,教室里传来清脆的一声“啪”,像巴掌拍在桌板上的动静。
  一个愤怒的中年女声随后传了出来:“你就是这么拿作弊迎接新学期的吗?”
  
  “……”杜康脚步一顿,满脸牛皮吹破的尴尬。
  
  徐冽的视线也终于成功被转移。
  虽然还不如不转移。
  
  于霜一眼逮着人,朝窗户外招手:“杜老师,来得正好,看看你们班苏好又做了什么好事!”
  
  听见这个名字,杜康有种条件反s性头疼。
  
  新高考启动后,美院对文理科的限制也相应取消,这位“头上长角”的美术生当初不肯走传统艺术生路子念文科,非选物化班,其他物化班班主任你推我让,都不敢收,只有杜康勇敢接受了挑战。
  
  说后悔吧,倒谈不上。可说不后悔吧,他头上多出来的白头发也不同意。
  
  杜康让徐冽在外面稍等。
  教室里,苏好一手撑腮,一手转着手里的笔,还有兴致往外望。
  
  角度逆光,分辨不清窗外人的脸,只看到一个笔挺的剪影。苏好刚眯了一下眼,就见对方背过身站远了去,估计是不想被围观——很多闲不住的考生都在往外瞄,尤其七班那几个,脖子伸得比鹅还长。
  
  今早七班传开了一个消息,说这学期有位新同学要转进来。
  
  转学生年年有那么个把个,本来也不是多稀奇的事,这回稀奇在,听说这位转学生临到开学前一晚才与校方联系打点相关事宜,也不知多大来头,在国外出差的校长竟然还为这号人特意赶了早班机回来。
  
  又听说校长看了成绩档案,打算让转学生空降到半数清北苗子,大家挤破头也考不进的物化创新班,结果人家家长说:创新班啊?太苦了吧,让孩子在普通班随便念念就行啦。
  
  “?”
  基于这两点,不少学生已经对这位貌似背景很y,成绩很狂,监护家长……暂时不好评价的神秘转学生好奇了一整天。
  
  于霜一看这集体造反的架势,g脆叫最后一排学生往前收卷,抬抬下巴,让杜康处置苏好。
  
  “交完卷的可以走了,出去安静点,不要影响其他考场。”于霜说。
  “别啊,”苏好突然抬头一笑,“观众都走了,我这冤伸给谁看?”
  
  正在收拾文具的考生窸窸窣窣交头接耳起来,不知谁嘴里发出看好戏的一声“哇哦”。
  也有无心看戏的,刚走到后门边,就被角落优哉游哉摇着椅子的男生一脚拦住:“谁敢走?”
  
  站到一半的几个学生哆嗦着又坐了回去。
  
  “你还喊冤?”杜康拿起纸条看了看,板着脸问苏好,“这纸条不是你写的?”
  “纸条是我写的,弊不是我作的。”
  “站起来说清楚!”
  
  苏好站起来,从杜康手里抽走纸条:“这是一张便签条,不是从考场里分发的x稿纸上撕的,那就是从外面带进来的。”
  
  后门边那个拦人的男生吹了一声口哨,闭眼瞎吹:“说得好!”
  正要鼓掌,被于霜一眼瞪了回去。
  
  “可我们这最后一个考场的考生,”苏好掠了眼后座的秦韵,继续说,“进教室前得到过一些前边同学没有的特殊待遇,衣裤口袋都被检查过。那这纸条是藏在哪带进来的?”
  
  秦韵低低埋着头,把答题卡和答题卷递给收卷的同学,仔细看去,手中的纸张在细微抖动。
  
  “毕竟不是大考,检查难免有缺漏,”苏好拿起自己的笔和橡皮,“像笔管里啦,橡皮x里啦,不过我的橡皮已经拆了包装壳……”
  
  秦韵咬了咬牙,慢慢伸出手去抓课桌上的橡皮。
  “同学,”苏好猛一拍她的桌板,俯xx去,“你拿你橡皮g什么?”
  
  秦韵浑身一抖,手僵在离橡皮几公分的位置。
  边上一圈人齐刷刷看过去。
  
  “哦,”苏好垂眼一看,把那块包了一层纸x的橡皮拿在手里掂了掂,“想给我举例?谢了,就是这种橡皮。”
  
  她把橡皮拿近鼻端,语气带笑:“还挺香,这什么味道?”又拿起那张纸条闻了闻,“巧了,纸条上也有这个味道。这张便签条是我今早问前桌讨寒假作业时候写的,当时还没染什么气味,真奇怪。”
  
  于霜和杜康一愣。
  教室里哗地掀翻了天。
  
  于霜接过橡皮和纸条嗅了嗅。
  事实上不用多此一举,光看秦韵惨白如纸的脸就知道,苏好没有说谎。
  
  于霜指着秦韵,咬牙切齿地压低声道:“你给我出来!”
  
  “等等。”杜康虚虚拦了于霜一把,让学生们安静,提高声道,“瞧我这脑子,没捋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意思是,这位同学不知在哪‘捡’到我们班苏好问作业的纸条,‘偶然’带进考场,才‘不小心’引发了这场误会。我们班苏好根本没作弊,是吧?”
  
  于霜点点头,脸色有点难看:“是这么回事。”
  
  杜康笑得憨态可掬:“这我就理清楚了,那行,于老师,这位是你班上学生吧?你来问问情况。”他指指窗外,“我去带新来的学生了。”
  
  “都散了散了!”于霜打发了其他考生,招呼秦韵跟她走。
  
  秦韵嘴唇发颤地站起来,腿一迈差点来个平地摔,还是苏好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同学,小心点啊——”
  
  秦韵根本不敢看她,被她掐着的那条胳膊好像软成了泥。
  不知是不是为了亡羊补牢卖卖乖,她嘴里抖出一声:“谢……”
  
  “以后别用带香味的橡皮了,”苏好却打断了她,顺着那句“小心点啊”往下说,“那种化学添加剂,影响小脑平衡和智力发育。”
  
  秦韵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走了出去,白色的校服衬衫x漉漉地黏在后背,像是里边刚下了一层冷汗。
  
  众人哄笑着朝苏好竖了个“牛x”的大拇指,唏嘘了几声,作鸟兽散。
  
  苏好把文具和考卷塞进透明文件袋,正要随人流离开,被杜康叫住:“你也给我过来!别以为这就没事了,抄个寒假作业抄得人尽皆知,看看你这像话吗?”
  
  “啊,那我下次抄得低调点。”苏好嘀咕。
  杜康捂了捂麻木的心脏,颤巍巍指着她:“你,跟我来领罚。”
  
  苏好呵欠连天地和杜康往外走,刚才据理力争的精气神一扫而空:“杜老师,换个时间行不行啊?我寒假在美国集训,还没倒完时差,这会儿站着都能睡着。”
  
  “还站着睡觉呢,你当你长颈鹿?净满嘴跑火车!”杜康觑觑她,“美国这会儿几点?”
  “纽约时间凌晨三点多呢。”
  
  “人家转学生也刚从纽约隔壁的新泽西回国不久,怎么不喊困?瞧瞧,不愧是清北苗子来的,这精神面貌就是不一……”
  
  杜康一脚跨出教室,刚扬起骄傲的手指向徐冽,那根食指就弯折在了半空——
  
  教室门外,徐冽曲着条腿站在那里,书包带堪堪勾在食指尖,后背斜倚着四方柱,闭着眼神态祥和,呼吸匀称。
  
  走廊里,涌出考场的学生们勾肩搭背,人挤人地说笑,而他任四面过客匆匆,自岿然不动。
  
  “……”杜康抄起手,微笑掩饰牛皮再次吹破的尴尬。
  被俩孩子一前一后打脸是什么感觉?是这个班主任不想做了的感觉。
二月雨
  02
  
  “看吧,清北苗子也是人,也该被尊重基本生理需求。”苏好又打了个呵欠,挥挥手跟杜康再见,表示自己也去满足生理需求了。
  
  “站住!”杜康重新把人喝住。
  
  苏好瞌睡朦胧,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得生理性心悸,心脏突突一跳,满脸无话可说。
  她一脸惺忪地回过头来,正对上徐冽缓缓睁开的眼。
  
  两双困倦到六亲不认的眼在一刹迷茫的对视之后,一左一右撇过头,看向杜康。
  
  杜康看了他们一人一眼,发现这两个美国时间的学生神态极其同步,都像沾染了起床气似的面无表情。
  难道是他想多了,新来的孩子一直摆着一张让人担忧的厌世脸,只是因为没睡饱?
  
  杜康让徐冽等等,继续跟苏好说教:“虽然我教语文,但生理学的道理也是明白的。这个久坐呢,会减缓人体血液循环,容易让大脑产生疲劳感,适当活动可以舒筋活血,消除睡意。所以老师给你安排个利人利己的任务,你现在去给新同学领校服。”
  
  “您说北篮球场器材室?”苏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知道地方就好。”
  
  “大x场还在翻新,绕路得走一公里多,这是体罚吧?”
  “什么体罚,这是照顾新同学!同窗之间,难道不该互相友爱帮助?”
  
  “那新同学不也犯困吗?”苏好看了眼安安静静站在远处的徐冽,“这个机会,我选择友爱地让给他。”
  
  “也是,”杜康点点头,接过苏好手里的文件袋,夹在臂弯算是替她保管了,“那行,两全其美一下,你带路,你俩一块儿去。”
  “……”
  *
  
  杜康执着地把两人押到教学楼下,给他们指着前方那条人来人往的水泥路,像指着奔小康的道:“就往那方向走啊——”
  
  这会儿正是考生们从考场一哄而散,蜂拥向食堂的时候,杜康带着学生杵在路口特别显眼。
  何况两个学生都是话题人物,一个常年热搜,一个今x新晋热搜。
  
  苏好在考场上被人诬陷作弊的事也已经在五分钟内传遍半个年级,好些人都想过来跟她搭话。
  有的是关心,有的是八卦,还有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想来瞅瞅她旁边这位光是远影就颜值超标的新同学。只是一看见杜康在,全战略性撤退了。
  
  倒不是这位老师多凶悍,而是太能叨叨。这个点被逮着唠嗑,还指望吃上热乎饭?
  
  杜康用一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语气叮嘱苏好:“去吧,啊,知道你要好朋友不少,别找人给你跑腿,亲自把新同学平安送到,再平安送回,我就站这儿等你俩。”
  
  “……”苏好刚用眼神暗示一过路男生等着别动,听到这话,又给对方打了个“没你事了走吧走吧”的手势。
  
  杜康转头对徐冽和颜悦色道:“一般九月份正常开学的x子,校服统一在图书馆领,但现在只有个别同学需要补领,所以库存校服都收纳在仓库,你辛苦点走一趟,顺便熟悉熟悉环境,我们这个学校啊它……”
  
  “好。”徐冽终于开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口。
  
  虽然只有一个字,而且还打断了他说话,杜康仍然十分激动:“哎,这就对了,像这样多跟老师同学交流交流,以前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
  
  “老师我现在就带他去交流。”苏好拎起徐冽的衣袖往前拽。
  
  徐冽顺着她的力道走了两步,低头望向那只雪白的手。
  苏好正回头看杜康,等转过眼来才瞥见徐冽的目光落在哪里,立刻松开了他。
  
  她跟男生相处向来比较随意,这种程度的接触实在稀松平常,但看徐冽的眼神,似乎有点在意这个动作。
  
  可能是挺养尊处优一大少爷?
  这类不接地气的富家子弟,让苏好觉得有点麻烦。
  
  南中的教室是六排八列,两列一组的格局,七班原本四十七号人,她刚好落单,在最后一排独享两个座位。
  现在转学生空降,怎么算都得降落在她隔壁。
  
  可她和学霸本来就没话可讲,更别提现在看来——拎个袖子都这么敏感,这位优等生冰清玉洁的气质简直跟她泾渭分明,朝夕相处得多累人。
  
  她算了算转学生坐到讲台边的几种可能,问:“新同学,老师让我跟你多交流,那我代表七班师生了解了解你个人情况啊——那什么,你近视吗?”
  “没。”
  
  看来没有靠近黑板的需要。
  
  “那以前在学校坐教室后排,还是前排?”
  “后排。”
  
  看来也没有坐前排的习惯。
  
  “你有女朋友吗?”
  “没。”
  
  看来也没人因为他跟漂亮女生坐同桌吃醋。
  
  苏好皱了皱眉,想来想去,最后问:“那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我不打算交女朋友。”
  “?”
  
  苏好还没反应过来,忽然被人笑嘻嘻地从背后一把勾过了脖子。
  
  背上沉沉压下的重量差点让她背过气去,她撂下苗妙的胳膊:“没长脚啊你?走路也不出个声。”
  
  苗妙重新搭上苏好的肩,把她揽到一边,小声说:“这不是想偷偷看看转学生吗?哎下手挺快啊你,不过是得搞快点,你们班这新同学长得也太犯规了,还有那身行头,我看牌子鉴定了下,起码六位数,”苗妙比了个六的手势,“这什么概念?等于穿了辆车在身上……”
  
  “等会儿,”苏好打断她,用的是光明正大的正常音量,“你刚说什么?”
  
  苗妙回头瞄了眼身后的徐冽,见他看着远处一棵被雨摧败的玉兰,并没有在意她们,才小声说:“我说他这身衬衣西裤价格起码……”
  
  “不是,再上一句。”
  “说人长得帅……”
  “还往上。”
  “没了呀?”苗妙想了想,“哦,我说你下手挺快。”
  
  “我下什么手?”
  “啊我在后边听着,你不是在毛遂自荐,想当人女朋友吗?”
  
  刚刚没来得及捋顺的脑筋抻直了。
  苏好重新回忆了一下她跟新同学的对话。
  
  ——你有女朋友吗?
  ——没。
  ——那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我不打算交女朋友。
  
  “……”
  
  要说苏好为什么不爱跟学霸当朋友吧,这就是原因。
  人家学霸说话讲逻辑,回答下一个问题的时候,还联系上文阅读理解。她呢,她金鱼脑子七秒记忆,压根没记得自己上边说了什么。
  沟通都有障碍。
  
  苏好沉重地闭了闭眼,跟苗妙说:“你回避一下。”
  
  “哦,”苗妙不明所以地眨眨眼,“那我和风哥老地方等你吃晚饭啊,风哥说你在考场被人阴了,一会儿请你吃好吃的。”
  
  等苗妙走远,苏好转身拦了徐冽:“新同学,误会了。”
  徐冽的目光从远处收回,停下来淡淡看着她。
  看着她,又似乎根本没看她。
  
  这眼神不是傲慢的目中无人,而是空,空荡,空d。
  他好像真觉得她跟他没什么关系,这里的所有人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苏好被这副表情噎了下,意识到她刚才的话大概根本不重要,他本来也没听进去。照他这长相和随便一身行头十几万的家世,拒绝女孩子的台词应该已经念得跟流水线作业一样熟练。
  
  但苏好还是说了下去:“我刚才问你,我这人怎么样的意思,是说——我成绩不好,常年吊车尾,也不守规矩,逃课打架抽烟喝酒啊,你能想到的混账事我全g过。”
  
  “上学期,我前同桌的家长因为觉得我带坏她,害她休了学,来学校闹事掀了我们老班桌子,场面……”她啧啧摇头,“非常难看。”
  
  “今天看到新同学你,我就担心要是你这清北苗子也被我害得堕入尘网……哦,搞不好还有法网,那怎么得了。”
  
  “所以虽然全班只剩我隔壁有个空位,为了你的前途考虑,我觉得讲台边也是个不错的去处。你说呢?”
  苏好说到最后挤出一个微笑,狭长的眼,像狡黠的狐狸。
  
  “可以。”就像回答“你近视吗”这种问题一样,徐冽想都没想。
  也没有自作多情的尴尬。
  好像是见过世面的。
  
  这个反应莫名让苏好有点吃瘪。
  就像抄起一身家伙气势汹汹去唬人,结果却被人当成菜x中二病一样。
  
  她默了默,“哦”了声,让开道继续带路,没再跟他搭腔。
  
  南中建校几十个年头,尽管y件设施一再翻新,也免不了在细节处暴露岁月的痕迹。就像脚下这条水泥路,经过一场雨的洗礼,已经积了好几滩坑洼。
  
  苏好一路绕着走,途经一处g净的水洼,看见水面倒影里斜后方沉默的少年。
  
  虽然不是一路人,但平心而论,新同学确实长得很赏心悦目。
  五官是这个年纪男生少见的深邃,眼窝深,卧蚕饱满,瞳孔漆黑,眉骨和鼻梁的棱角利落得一眼就能刻进人印象里。皮肤又是冷生生的白,像爱德华·霍普的画,即使存在于鲜活喧闹的场景,也总透着一股疏离孤独的冷感。
  
  忽然一阵风吹皱水洼,把美少年姣好的面目打碎。
  苏好蓦地回过神来,拨开迷了眼的碎发,重新望向路上热闹的人群。
  
  这个点往北篮跑的男生不少,都是饭也不吃,赶着去抢打球场地的。
  几个男生运着球经过苏好身边,吹着口哨跟她打招呼。
  
  少女深蓝的百褶裙摆被风吹得悠悠荡荡,裙下那双颀长的腿又白又直,晃得人眼昏。
  路过的男生都会看她一眼,然后忍不住再看一眼。
  
  “苏姐这谁啊?”有人问。
  “我们班新同学。”
  
  “哦,新同学打球吗?四等一。”男生用食指转着篮球邀请道。
  “人跟你们不是一挂的,”苏好直接替徐冽拒绝,“一边玩去。”
  
  “苏姐看球去啊?风哥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这是另一个。
  “我跟他连体婴吗?”苏好没好气地呛。
  
  结果这话不知戳着热血少男什么点,几人嬉皮笑脸抖着眉毛,你看我我看你。
  
  苏好一个眼刀杀过去:“打开你们脑壳,把里面废料清理清理啊?”
  男生们立马举手投降,倒跑着一跳一跳地蹿远。
  *
  
  把徐冽领进器材室后,苏好倚在门边等他,刚打算靠着墙眯会儿眼,就见一辆单车飞似的飙了过来,在她面前一脚刹停。
  
  车上人松松垮垮的校服外x被风吹得鼓荡,停下来才慢慢落平整。
  “事办完没?”陈星风长腿支地,朝后座努努下巴,“办完了上来。”
  
  陈星风跟苏好小学六年同窗,初中虽不同校,平常联络却不少,勉强算得上十年发小情,刚刚在十二班考场替她拦人捧场的也是他。
  
  “不是让你跟苗妙老地方等吗?”苏好瞥瞥他。
  “饿死了等不住。”
  
  苏好往器材室里看了眼。管北篮器材的是一位已经到退休年纪的女教师,行动有点迟缓,正让徐冽登记签名。
  
  “还得把人送回去。”苏好脸色不耐烦,“我东西都扣在老班那儿。”
  陈星风跟着往里看了眼:“这不有手有脚的吗?还要你一女孩子送?”
  
  苏好也觉得这事有毛病。
  想来想去,杜康拼命找机会让她和转学生提前友好相处,估计是准备安排他们当同桌。
  但现在反正没有这个需要了。
  
  苏好走进去,歪头看了眼徐冽在登记表上的正楷签名,瞟见个姓氏。
  “徐同学,我有急事得先走了,”她斜斜倚着办公桌看他,“你记得回去的路吧。”
  
  徐冽搁下水笔,点点头。
  
  “那老班问起来,你替我解释一下啊。”
  苏好有口无心地嘱咐了一句,走出去轻轻跳上陈星风的车后座,侧坐着一手抱住他的腰,一手将懒懒垂落的蜷曲长发捋到后背,视线瞟回器材室的方向。
  
  徐冽正安静地站在那里,逆光下的侧影挺拔如松,鼻梁和喉结的轮廓像y笔勾勒的线条,转折锋利。
  
  陈星风回头看她:“g吗,不放心啊?”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苏好眼尾扬起,拉成细细一线,盘算着笑,“我是在看,新同学的喉结好性感,不当同桌可以当模特,改天把人抓去画室……”
  
  陈星风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猛蹬一脚踏板:“你什么眼神,老子看那是甲状腺肿大!”
  “……”钢铁直男x泥马。
  *
  
  单车一阵风似的来,又一阵风似的走。
  
  等两人没了影,器材室老师才从里间拿出一摞装在塑封袋里的校服,语速缓慢地说:“冬装下学期统一发,这里是春装夏装,每x两身,只剩这尺码了,你瘦,应该能穿,就是袖子和裤腿稍微短点,先凑合着。”
  
  徐冽道了声谢,拉开书包拉链,慢条斯理地拿起校服往里装。
  
  “老师,借个球!”一个男生忽然急匆匆地奔了进来,经过徐冽身边时,不留神擦过他的黑色书包。
  书包被撞落地,连带里面一个纸盒子也掉了出来,发出轻轻一声“啪”。
  
  “啊不好意思……”男生回过头来道歉,一眼看见地上掉落的东西,愣了愣。
  
  “嗯?什么东西掉了?”老师拨下老花镜往地上瞄去,因为书包的遮挡,只看到盒子的白色一角。
  
  徐冽低头看了眼,不紧不慢地弯腰去捡,瘦长的手指轻轻一拢:“药盒。”
  “哦。”老师毫不怀疑地点点头,重新戴起老花镜去检查办公桌上的登记表。
  
  一旁借球的男生眼睁睁看徐冽面不改色地把那包烟放进书包,叹为观止地咽了咽口水。
  
  这他妈是哪里来的老江湖。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