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大佬的白月光穿走了》百度云txt全文阅读季幺幺作者遇舟不渡

季幺幺在修仙世界兢兢业业三十年。
总算完成了系统的任务,成了仙界、妖界和鬼界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然后她穿书了。
她失踪的那一天修仙世界天塌了一半。
……
季幺幺回过神后。
自己成了书中作天作地,装嗲卖蠢,骄纵蛮横,抢资源蹭热度,黑料数都数不清的流量小花。
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脸,松了口气。
全网黑嘲的流量小花算什么?
谢天谢地!她终于不用夹在三位大佬中间喘不过气了!!
……
直到某一天,她参加一场合居综艺。
住她左手边,有高岭之花之称的新晋影帝看到她时,眸色变得深情而宠溺。
住她右手边,浑身散着狂狷邪魅气场的世纪名模,半眯起眼x了x鲜红的唇。
住她正对门,全娱乐圈最神秘的编剧大神,冷冰冰地睨了她一眼,送她自己的新书,书名叫《背叛是一种罪》。
……
季幺幺脚软了!
仙界大佬宋鱼凫!鬼界大佬池晔!妖界大佬绍景尘!
他们怎么也来了!!

阅读指南:
1、坚定1V1,cp未定。
2、不混圈,内容一切为了剧情服务。。
3、2019/7/9已截图留念。
4、排雷:女主躺赢局,三位大佬全场护航

第 1 章

“别以为演了几个小角色火了一把就把自己当根葱了,要是没有我捧你,你在这个圈子里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经纪人余万年把吸了一半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靠在沙发上眯起眼看向面前的女孩。

“你要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别总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余万年冷笑,“别忘了你只是我从垃圾堆里捡的一只麻雀!”

麻雀两个字咬得极重。

按理说,狠话说到这个份上,对面的女孩早该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就差哭着喊着再也不敢了。

可今天的季幺幺有些奇怪。

她歪着身子靠在沙发上,纤细的手臂撑着脑袋,垂着眼皮一副恹懒的模样,偶一抬眼看向余万年时,漂亮澄澈的眸底竟然还带着丝丝笑意。

她生得明媚精致,骨相极美,冷白的皮肤配上嫣红的薄唇,气质清冷又透着隐约的娇媚,天生就适合古装美人的扮相。

正因为这一点,余万年一眼相中了她。

而她也不负所望,接了一部古装仙侠剧后,凭着绝美的古装扮相圈了一大批颜粉,被戏称为“季仙子”,算是小火了一把。

可眼下季幺幺看向余万年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只猴子表演马戏。

余万年没来由产生了一种错觉,好似眼前的季幺幺真的是戏里的“季仙子”,而他自己就是那只被仙子赏眼一看的猴儿。

余万年愣了两秒后回过神来,突然有些气急败坏,他没从季幺幺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表情,十分不满地皱着眉呵斥:“你这是什么态度?”

猴子要发飙咬人了。

季幺幺稍微坐直了身子,眉眼弯弯地笑:“您说的我都听着呢。”

怕余万年不信,她还特意补充了一句:“听得非常认真。”

余万年冷哼了声,把这一茬揭过,起身站起来俯看季幺幺,“明天上午九点来公司找我,何曾帆和白潇离婚的热度能让你再火一把,这个机会不容错过。”

他话里的“火”,不是名正言顺的火,而是被“骂火”,毕竟黑红也是红。

不等季幺幺说话,余万年摔手走了,门摔得哐的一声响。

噪声散去,屋里静悄悄的只剩下季幺幺一个。

不远处有一面镜子,季幺幺望了一眼。

镜子里是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脸上没有带妆,纯素颜,可即便素面朝天,她的脸依然能碾压一片,尤其是眸子,清亮又剔透,五官组合在一起不比修仙世界那张脸差。

说起来也巧,在这个世界里她有个外号“季仙子”,而在修仙界,她也常被人喊“季仙子”,真是怪有趣的。

季幺幺揉了揉脸,感受到指尖传来的暖意,她明白自己是真的离开了修仙界,逃离了那三位大佬,穿到这个令人牙疼的世界来了。

可怜她在修仙界兢兢业业三十年,换了不知多少假身份,总算完成了系统的究极任务,成了仙界、鬼界和妖界三位大佬的白月光。

三位大佬一个比一个难对付,她夹在这三位中间,时而要给这位顺顺毛,时而要给那位打打气,各种身份来回切换,累是真的累,还要成天担心被识破身份,差点弄得自己精神分裂!

好在这种x子没长久,之后她穿书了,穿成了这倒霉催的季幺幺!

这几天微博热搜爆了,娱乐圈著名的恩爱夫妻疑似被小三x足,男星何曾帆和其妻子白潇恩断义绝大闹离婚,你曝一条丑闻我曝一条秘辛,互相揭老底,热度持久不下。

顺带着季幺幺也被骂上了热搜。

#季幺幺小三即将上位#

#两年前季幺幺为何曾帆做的那些事儿#

这两条热搜刚出现,就像坐了火箭似的飙飞到了热搜榜前二,且热度一直高居榜首,余万年就是打算抓住这个机会,把季幺幺再往前推一把。

至于这两条热搜是不是真的,季幺幺会不会被人骂死,余万年可不关心,只要人红了,管你是不是黑红,自然有一大把资源捧到眼前,钱自然也就到手了。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

沙发里季幺幺哂笑一声,起身端起茶几上已经凉透的水,走到巨大的落地窗边,默默注视着夜幕中的城市。

车水马龙,灯火灿烂。

倒是比修仙界多了几分热闹和烟火气。

也不知道她从修仙界突然失踪,那三位大佬现如今怎么样了……

季幺幺抿了口水,不再去想过去的事儿,一杯凉水入喉,清清爽爽,心情也跟着舒快些许。

沉默半晌。

“混球儿?”季幺幺忽然喊了声。

混球儿是季幺幺给系统起的外号,因为这玩意儿坑起人来是真的混球!

可奇怪的是,系统没反应。

“混球儿?”

系统还是没反应。

季幺幺奇了怪了,混球儿今天怎么回事儿?

她都穿到这个世界一天多了,系统仿佛死了一样,一声没吭,既没给她导入世界设定,又没有给她发任务。

在修仙世界它可不是这样,成天催着她完成任务,乌鸦叫魂儿似的。

这可不是混球儿的x性。

又喊了两声,系统仍旧没有反应,季幺幺心头忽然生出个惊喜的想法。

难道是混球儿看她上个世界太辛苦太可怜了,特地选了个无任务无副本的“养老”剧本?任凭自己发挥?

没系统聒噪,季幺幺反倒落个自在,她轻笑一声,随手把水杯放在一边,对着窗对面那幢灯火通明的大楼,伸了个懒腰。

这时,一直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季幺幺揉着肩膀走过去,看了眼来电显示。

帆哥。

季幺幺歪着脖子想了会儿,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出来,这个“帆哥”,应该就是微博上正被骂出翔的何曾帆何大明星。

何曾帆在娱乐圈走的一直是居家好男人的形象,外形儒和说话温柔,经常在电视剧里饰演大学士、书生之类的儒雅角色。

说起来,原主当初为了在娱乐圈站稳脚跟,确实对何曾帆动过心思,两年前在拍《为后》时,明里暗里送秋波,剧组好多人都知道,这个没法洗。

可更进一步的接触,季幺幺在原主的记忆里没找着,她推测,原主只是想借何曾帆的名气捆绑炒作一下,没真想做出格的事儿。

后来目的也达到了,捆绑炒作何曾帆让她收获了一批……黑粉。

嗯,黑粉,原因是勾搭已婚之夫……

要不是何曾帆白潇闹离婚上了热搜,这件事早就不知道在哪里长蜘蛛网去了。没想到这几天被扒了出来。

季幺幺要是现在出门被认出来,指不定有谁扔她扔臭x蛋呢……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何曾帆居然敢给她打电话?

季幺幺挑起眉,把手机拿起来,接通了电话,顺便打开了录音功能。

“喂?幺幺吗?”电话那头是个低沉男声。

季幺幺嗯了声:“是我。”

“幺幺,这些天真是对不住,把你连累了,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替你辟谣的,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很快辟谣?

季幺幺乐了。

说得真好听。

如果真不想把她拉下水,热搜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能发通告辟谣了,何至于等这么多天?

是想用她当挡箭牌吧?

果然,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开始没话找话x近乎,“幺幺,不知不觉《为后》杀青两年了,当初在剧组承蒙你的照顾了,我记得有天晚上下雨,十一点多你还跑我房间送宵夜,身上都被雨淋透了……”

话越说越不对劲了,季幺幺打断他:“打住打住,我可不记得有这回事儿,你怕是记错人了吧?”

电话那头何曾帆噎了一下,笑道:“我怎么会把你记错呢,那天晚上你送的是榴莲炖x,你说是你亲手熬的,让我一定赏脸呢!”

他的话里带着笑,像是老朋友打趣逗乐,可惜季幺幺早就识破了他的心思,无非是想让她承认夜里借着送夜宵的名义主动投怀送抱,好把自己摘出来,仍旧做自己的好男人。

“何大哥,你真的记错了。”季幺幺垂着眸子一边抠手指,一边说:“我怎么会给你煲榴莲x汤呢?”

“我从小榴莲过敏。”

说完,季幺幺直接撩了电话。

想x路她?没门!

……

“她把电话挂了。”何曾帆把手机扔到桌上,靠在沙发里用手指揉太阳x,“没想到她学聪明了。”

何曾帆对面坐着一个精瘦的女人,是他的好友韩群,精通经营管理,手里握着好几家营销公司。

韩群扶了扶眼镜,镜片下掠过一丝冷光,“你好好回忆一下,给你送x汤的到底是不是季幺幺。”

何曾帆不耐烦地皱起眉,“就是她,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贱/人抱着个汤盅,里头的气味像煮了shi一样,差点没把我熏吐!她还故意淋了雨,穿着纱裙身上都是x的,分明就是在勾、引我……”

“然后呢?”韩群问。

何曾帆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我刚要去搂她,那贱人手一抖,汤直接浇我一身,浑身臭烘烘的,哪还有什么别的心思。”

韩群听笑了,“敢情你没偷到腥,还被泼了一身shi?”

“别说这些了,她不承认这事儿就没法给录音做手脚,再想想别的法子吧……”

何曾帆摆摆手,一脸的疲倦,“好不容易搭上宋影帝这条线,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把这个机会砸了。”

“宋影帝?”韩群有些吃惊,“刚摘了金针奖影帝桂冠的宋鱼凫?”

“嗯,是他。”

“你要和他拍戏?”韩群更吃惊了。

“宋鱼凫最近在筹拍《逐鹿》,公司找了不少关系才替我争取到了男三号,戏份虽然不多,但足以让我一跃成二线!甚至是一线!”

何曾帆眼底掠过的一丝炙热,被韩群看得透彻。

宋鱼凫这人年纪虽轻,可不管相貌还是演技都是娱乐圈超一流,粉丝数量极为庞大,手头资源无数,可不是一般人能搭上的。

更何况宋鱼凫这人拍戏从不看片酬,只挑导演和剧本,能被他看上的戏,肯定是票房与口碑双爆!

和宋鱼凫一同演戏?何曾帆他何德何能?

第 2 章

第二天,早上七点。

季幺幺准时起床,先是在跑步机上慢跑了十五分钟,然后做了几组拉伸,等出了一身汗后才去洗漱。

洗完澡出来大约八点,她没什么胃口不想吃早饭,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直接打车去了公司。

为了不让人认出来砸她臭x蛋,季幺幺特意把头发拢成马尾系在脑后,戴了顶压得极低的宽檐帽,又戴上了黑色口罩,全副武装,整张脸除了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下了车,季幺幺仰头看了眼面前的大楼,星光娱乐四个大字璀璨夺目,周围点缀着海蓝色的星辰,旁边还有一列小字:为了星光和大海。

看到这,季幺幺忍不住嗤了声。

狗屁的为了星光和大海,为了钱才差不多。

在修仙界见惯了大风大浪,季幺幺对即将到来的风雨倒是十分期待,她摘了口罩在指尖勾着,踩着高跟鞋进了大楼。

电梯还没下来,电梯口站着三个女职员,一边等电梯一边凑一起聊八卦。

季幺幺走过去的时候,这三个家伙根本没注意,反而越说越起劲,季幺幺顺便听了一耳朵。

巧了,八卦的对象还是自己,说的还挺有意思的。

“谁能想到季幺幺一个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在热搜呆了几天,热度居然比一线大咖还高了!粉丝数量蹭蹭蹭地往上涨!还都不是僵尸粉!给运营部省了一大笔买粉的钱……”

“这你可就错了!我跟你俩说,运营部最近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呢!你以为那些铺天盖地黑她的通稿哪里来的?都是专门外包了好几家营销公司专门带节奏的!”

“啊?为什么啊?”
“还能为什么?想让她黑火呗!只要人火了,总有脑残粉帮着洗白,到时候这一页揭过去,她钱有了名也有了……”

话没说完,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三个女职员不再说话,一同走进了电梯,刚把身子转过来,忽然齐齐瞪大了眼,同时倒吸了口冷气。

季幺幺眨了下眼,笑着打招呼:“嗨~”

手指按了个七,又问她们:“你们几楼?”

“七……七楼。”
“那可真巧~”
“是……是啊……”

季幺幺越是云淡风轻,三个小职员越是心乱如麻,刚刚扒的那些她到底听没听到啊!

好在电梯速度快,七楼转眼间到了,季幺幺把帽子摘下来拨了下鬓角的头发,率先出了电梯,懒得管那三个嘴碎的小喽喽,直接往余万年办公室去了。

剩下三个女生在电梯里面面相觑,总算松了口气。

“她……她应该没听到吧?”
“应该没有吧,不然以她的性子,估计直接一巴掌扇过来了……”
“季幺幺……这么野蛮的吗?”
“那你以为她两年换八个助理是怎么来的……”

……

余万年办公室门是半掩着的,季幺幺手指敲了下门,没人说话,人好像不在。

这时,背后有人喊了她一声:“季小姐,余经纪和公司几位领导在会议室等着你。”

季幺幺扭过头,喊她的是公司张总的秘书,一身职业x装,妆容精致,长相不算惊艳,但不落俗x。

季幺幺嗯了声,在秘书小姐的带领下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坐了六个人,除了余万年外,都是部门主管之类的高层。

余万年指了指他身边的空位,示意她过来坐。

季幺幺并不扭捏,在一众领导意味不明的目光下,走过去拉开椅子就坐下了,把帽子口罩放在桌上,手顺势也搭在了桌上。

余万年扫了她一眼,刚刚离得远没看清,现在坐近一看,季幺幺半点粉黛未施,素净着一张脸,皮肤细腻到几乎看不见毛孔,白得近乎透明。

可余万年却非常不满,压低声音怒斥:“你还算个艺人吗?谁教你出门不化妆的!要是被媒体拍到,你还有什么资格当什么季仙子?”

声音太近,震得季幺幺耳朵发麻,她唔了声,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不需要化妆。”

这句话够嚣张,虽说她有这个资本,可说出来冲击力太大,特别是秘书小姐,听到后一张脸隐隐有些发白。

余万年被怼得陡生怒火,要不是看在张总在,他当场就要发飙了。

季幺幺垂着眸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好在张总及时打了圆场,笑呵呵地说:“好啦好啦,这都是小事儿。”

他冲右手边法务部高层使了个眼色,法务部高层会意,从文件夹里xx来一沓合同,推到了季幺幺眼前。

张总继续说:“幺幺啊,你的合同年底就到期了,这份合同呢是新拟的,你签了对你对公司都有好处。”

季幺幺动了下眉捎,伸出两根手指按在合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圈儿。

瞧她这举动,在场的几个高层都不约而同蹙眉不喜,她这是什么意思?不想续签?

余万年脸色沉了下来,不耐烦地催促:“想什么呢?还不赶快签了!”

说着,把手里的钢笔扔了过去,砸得桌子啪的一声响。

季幺幺却突然笑了,眉眼弯弯,在外人看来,她笑得又甜又美,可谁都没看清她眸底藏着极深的讽意。

来之前她早已做好了打长期战的准备,在修仙界战战兢兢了那么多年,别的没学到,狡诈圆滑倒是学了不少。

可没想到……故事没开始就结束了……

合同居然只剩三个月了。

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季幺幺一一扫过几个高层的脸,打心底替他们走运,她在余万年几欲吃人的眼神里捡起钢笔,拧开笔帽后翻开合同作沉思状。

张总松了口气,果然余万年还是靠谱的,稍加x迫就有了成效。

如果是当初的季幺幺,那根本不值得他们几位高层上心,可自从季幺幺粉丝数量从两百万一路飙升到九百万,他们立刻意识到,这种黑红模式或许是个难得的商机!

理所应当的,季幺幺成了他们的试验品。

张总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茶水还没咽下去,只听到“啪嗒”一声,对面的季幺幺把钢笔放下,平静着脸说:“一共三条霸王条款,四条合同陷阱。”

季幺幺唇边勾起泛着冷意的笑,“这让我怎么签?”

法务部高层难以置信地瞪着季幺幺,被她几句话说得背心居然沁出了冷汗。

霸王条款容易看出来,可合同陷阱她一个小小艺人是怎么看出来的?!难不成还是个隐藏的律界高手?

高层给了余万年一个眼色。

余万年同样十分震惊,五年前季幺幺刚满十九岁,父亲突然病故,刚入殓就被继母赶出了门,家里人又都是见风使舵的,个个忙着巴结掌握了财政大权的继母,谁还有空理这个没爹又没娘的野丫头。

学费没了,生活费也没了,曾经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季幺幺被迫咬牙出去兼职,恰巧被路过的余万年一眼相中,三言两语诱哄下,将季幺幺对继母和那帮亲戚入骨的恨意扯出明面,□□的摆在了面前。

那天余万年请她喝了杯咖啡,回去后季幺幺就红着眼退了学,成了星光娱乐旗下艺人,签了五年约。

这五年,季幺幺像被牵着鼻子的耕牛,只能跟着余万年给的剧本走,让她轧戏就得轧戏,让她炒作就得炒作,从不敢反抗。

可从昨晚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

不,或许早在她私自接戏时就有了苗头,只不过自己对她逆来顺受的性子放松了警惕而已!

余万年莫名恼怒起来,不顾会议室里几位高层,像平常一样,猛地拍了下桌子,骂道:

“季幺幺,别不识好歹,让你续约是给你脸,你也不想想多少外面的人挤破了头想进星光娱乐,但没那个条件都是痴心妄想!现在机会摆在你眼前,你居然还敢挑三拣四?也不看看当初是谁把你从土里捞起来的!忘恩负义的东西!”

言辞激烈,语气恶毒,饶是在场的几位高层都听得太阳x直跳,本以为季幺幺会吓得肩膀直抖,可一看,她像没事人似的,不仅不瑟缩,反而饶有兴致地挑眉。

要是给张躺椅给她,毫不违和地说,那副表情就像是在看猴子做戏。

眼看矛盾越来越激烈,张总赶紧唱白脸,“余经纪你别激动,幺幺也别放心里去,今天开这个会不就是为了商量吗?有什么意见幺幺你尽管提,能满足的公司尽量满足。”

满足个屁。

张总心里想着。

商量个鬼。

季幺幺心里想着。

她忍了忍没说,怕说了之后这些人把她活撕了。

她敛去漫不经心的神情,把钢笔还给余万年,说:“合同并不完善,所以我现在是不会签的。”

脸色平静,但语气坚决。

看样子是不肯马上签了。

张总知道这事儿得从别的地方入手了。

但他依旧满面笑容,摆摆手说:“没事没事,你再多多考虑,晚几天签也不迟嘛!”

再看向余万年,眯了下眼说:“既然幺幺这么关心合同的条约,余经纪你看看旧合同,看看有什么条约可以继续完善的。”

完善两个字稍加重了语气,那意思可就多了。

余万年多年的老狐狸,自然一点就透,他点头说:“张总放心,我一定会让她满意的。”

说话间眼角扫了眼季幺幺,眉梢挂着冷意。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