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糖微醺》百度云txt全文阅读沈书鱼温言回作者喻言时

文案:悬疑大神素问的最新力作《黎明之吻》在圈内掀起热潮,红透全网。各大出版社绞尽脑汁想要拿下该书的实体版权。

听风出版社派遣最资深的编辑前去谈合同,却连大神的面都没见到。

无奈之下,总编沈书鱼只好亲自出马。

去了一次合同就顺利谈下来了。

底下的编辑佩服不已,纷纷向沈书鱼取经。

沈书鱼愤恨地咬了咬牙,“打了一架。”

编辑们:“……”

不久之后听风出版社接到素问大神的电话——

素问:“你好,我是素问,沈总编今天人不太舒服在我家休息,我替她请个假。”

编辑们:“……”

吃瓜群众彻底风中凌乱,神特么打架,这两人分明是有一腿!

敲黑板

1、美艳总编VS男频大神。

2、1V1,xE,久别重逢+破镜重圆。

第1勺糖

《半糖微醺》
喻言时/文
2020.3.17
首发晋江文学城

你是那年最烈的酒,
让少年醉上了心头。
——枯木逢春《这城市风总是很大》

第1勺糖

昨夜刚下过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今早天色阴郁得格外厉害,光线半明半昧,昏沉不定。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夜之间沈书鱼就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寒意,无孔不入。顺着四肢百骸,爬满脊背,几乎都能渗到骨头里。

今年的秋天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也冷了许多。

小区里的桂花树喝饱了雨水,枝叶翠绿盎然,鲜活生机。x白色的小花藏在葱绿的叶子后面,时隐时现。

把车开出车库,路过这几棵桂花树,沈书鱼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一阵微风吹过,几缕花香飘进车内。她贪婪地吸了口气,五脏六腑都舒畅了。

在等红绿灯的间隙,她收到了好闺蜜余梦溪发来的微信消息。

余梦溪:「鱼儿,今晚同学会去不去?」

沈书鱼紧捏着手机,手指微顿,因为这条消息而陷入了沉思。

去不去呢?

说实话她挺纠结!

一周之前班长卢思明就在微信群里公布了消息,要在周五晚上举行高中同学聚会,也就是今天。

生怕大家不去,班长还私发给班上的每一个同学,特意强调这次聚会17班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都会去,让大家伙一定要准时参加。

照理这种同学聚会沈书鱼一向是不喜欢的,混得好的一顿吹嘘,混得不好的躲在角落里独自喝闷酒,时不时还得假笑陪衬一下。怪没意思的!

因此以往的同学聚会她是一次都没有参加过,通通都给推了。然而这次她却犹豫了。因为班长说班主任季兴平会参加。

沈书鱼是学霸,是季兴平最得意的学生。读书那会儿季老师对她就多有照拂。高中毕业以后她直接去了温哥华留学,后面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时间去看望恩师。

这次季老师要来参加同学聚会,于情于理她都该去露个脸。

很快对面绿灯亮了,后面的车子不断响喇叭在催。

沈书鱼赶紧放下手机,启动车子。

白色小车迅速汇入车流,两侧建筑物呼啸而过,只留下一帧帧斑驳的剪影。

她囫囵给好友回了条语音,“去!”

路上有些堵车,多开了十多分钟,沈书鱼是踩点到的出版社。

停好车后,她以最快的速度在出版社对面的一家x茶店打包了一杯珍珠x茶,中杯,热饮,半糖。

她从读初中开始就喜欢喝珍珠x茶,中杯,热饮,半糖,这个习惯这么多年过去愣是没变过。现在的x茶花里胡哨,出了各种口味。可她却一直钟爱最简单的珍珠x茶。

人总是执着于第一眼喜欢的东西。她第一眼喜欢的是珍珠x茶。这么多年就没改变过自己的喜好。

沈书鱼提着x茶乘电梯到19楼。一进门出版社的编辑们就热情地和她打招呼,一人一句:“总编,早上好!”

“早上好!”她回以微笑,高跟鞋咯噔作响。

沈书鱼是听风出版社的现任总编。听风出版社隶属于盛时传媒,创始人是沈书鱼的表哥商离衡。

盛时是当下西南地区最大的影视传媒公司,主打电影制作和文学出版。旗下除了许暮笙,纪想这样的大咖级艺人,更有柠檬初和软冬冬这样的大神级作家。和云陌的风暴传媒一南一北,各占半边市场。

近两年纸媒x渐衰弱,很多出版社扛不住压力,都纷纷倒闭了。然而听风出版社背靠盛时,财力雄厚,一直岿然不倒。

沈书鱼高中一毕业就去了温哥华,一个人在那边漂了八年。后面实在架不住她爹妈催,去年年底才终于回了国。彼时正值商离衡公司缺人,她一回国就被抓来打理听风出版社,她任职总编。

她表哥对她是真放心。一上来就把那么大一个出版社交给她。她为此格外的惶恐。

谁知大xoss大手一挥,财大气c地说:“本来就是副业,挣不挣钱不要紧,就当给你练练手了。”

沈书鱼:“……”

好在沈书鱼大学学的就是编辑出版专业,专业完全对口,也有几年的编辑经验。何况还有出版社几个元老鼎力相助,她这个总编很快就上手了。

一年时间,不说成绩斐然,但也没给出版社拖后腿。

她脱了风衣,放好包,直接靠在椅子上喝x茶。

半糖刚刚好,有点甜味,但却不腻。大杯喝不完,小杯又差了点,中杯适中。珍珠软糯Q弹,富有嚼劲。

x茶喝了一半,沈书鱼把它往办公桌随意一放。她拿起笔记本往会议室走去。

到点了,该开会了。

每周一次例会,听风不像其他公司放在周一举行,而是选择放在了周五。

听风出版社都是鲜活的血液,编辑们的年龄普遍都在三十以下。两个元老沈念念和乔其也都只有二十八岁。其他编辑的年龄还要小。

如今纸媒落魄,出版行业x渐不景气,做编辑这份工作是需要情怀的。没点情怀,没点热爱,年轻人一般都做不下去。而听风就是一支由拥有情怀的年轻人组成的鲜活的团队。

“念念,《有生之年》和《蝉鸣》这次加印多少?”

“《三欢》进行到哪步了?二校过了没?”

“其其,你和明禾谈得怎么样?千字多少肯签?”

“琳琳,新刊什么时候下印厂?”

……

都是社里上一周堆积下来的事情。沈书鱼心细,基本上都要亲自过问一遍。

开完例会,编辑们各自工作,校对的校对,审稿的审稿,画图的画图,井然有序,一派和谐。

沈书鱼回到办公室把那剩下的半杯x茶给喝掉了。一杯x茶下肚,早餐完全省了。

沈念念推开办公室门走进来正好看到沈书鱼在往垃圾桶里扔空x茶盒,她倏然一笑,“鱼儿,你又喝x茶,当心长胖!”

沈书鱼耸耸肩,全然不在意,“胖就胖吧,反正也戒不了。”

沈念念:“……”

她们家总编可真是随意啊!

沈念念开门见山直接说:“软女神那边出了点事情。”

沈书鱼眼皮一紧,忙问:“怎么了她?”

沈念念:“她怀二胎了,头三个月吐得特别厉害,电脑都摸不了,现在还在医院保胎。《繁华》可能要搁一搁了!”

沈书鱼:“……”

女频大神软冬冬的新作《繁华》写了有三分之二了,读者和出版社都在等着。身为编辑的沈念念是x催夜催,恨不得自己亲自上阵替她写,就等着她写完结局交稿。结果卡在结局这块,她突然之间就怀孕了,电脑都摸不了,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孩子重要,让她安心养胎吧。《繁华》先放一放。”沈书鱼听完下意识皱了皱眉,很快又舒展开。

沈念念口气无奈,“也只能这样了。”

沈书鱼叮嘱道:“软女神怀孕没办法,柠檬大大那边你盯紧点,争取年底看到新书上市。”

以上两位大神可是他们听风出版社的招牌,其他作者可以松懈点,这两位可得盯紧点,使劲儿盯。

“我等下就打个电话再催催。”沈念念提起频繁拖稿的柠檬初就头疼,“天天在微博蹦跶得贼厉害,一催稿就给我各种装死。”

沈书鱼闻言莞尔一笑,“大神都有点小脾气,你耐心点。实在不行去微博催稿,让那些粉丝帮你一起催。”

沈念念一听豁然开朗,“你这法子不错,我回头试试。”

见沈念念没走,沈书鱼抬眸看她,“还有事儿?”

“我男神开坑了。”沈念念笑容灿烂,心花怒放。

沈书鱼:“素问大神?”

“当然是素问大神啦!我男神就一个,除了他还能有谁。新坑《黎明之吻》,昨晚刚更新了一章,是我的菜,特带感!”提起素问大神眼前这位二十八岁的已婚人士瞬间化身花痴少女,眉飞色舞,一脸的激动。

“一章能看出什么!”沈书鱼一向对悬疑题材不感冒,不甚在意。

沈念念煞有其事地说:“我男神的书一章就能迷倒万千少女。”

沈书鱼:“……”

“哪有那么恐怖!”沈书鱼不以为意。

“鱼儿你还真别不信,人间理想素问,没有哪个女孩子能够抵御得了他的书。”

沈书鱼:“……”

得,人间理想都出来了!

“你瞧着好了,《黎明之吻》肯定能大火。沈念念踌躇满志,“我决定了,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签下这本书,我要看看我男神的庐山真面目。”

素问此人沈书鱼有所耳闻,他以写悬疑题材出名,写文不过三年,却已经是男频数一数二的大神了。光微博粉丝就有一千多万。去年年底他的书《永昼》改编的悬疑剧一经上线便红透全网。这是一位难得一见的天赋型写手,完全是老天爷赏饭吃,天生就适合写小说。

听风出版社除了沈书鱼这个总编之外,其他人全是素问的死忠粉。天天就知道在她耳朵旁念叨,素问长,素问短的。听得她耳朵都起了茧子。

“你抢得过光羽?”沈书鱼的音色冷冷清清,她实在不好意思给沈念念泼冷水。

沈念念:“……”

素问很火,他的书也很抢手,可他却从来没跟听风合作过。他的书全是由风暴传媒旗下的光羽出版社出版的。

听风不是没向大神抛过橄榄枝。可惜对方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合作的意向。最后自然不了了之。

沈念念握拳,信心满满,“抢不过也要抢,哪怕卖身我也要一睹男神的庐山真面目。”

沈书鱼:“……”

决心这么大的么?

沈书鱼忍俊不禁,眼角眉梢染上笑意,“这话千万别被你老公听到。”

“我老公妻管严,管不到我。”沈念念甩了甩额前的刘海,压根儿就没任何压力。

沈书鱼:“……”

——

一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沈书鱼穿上风衣,背上包,开车离开出版社。

同学聚会放在江南府邸举行,定在晚上七点。

时间还早,沈书鱼回家换了条裙子,又迅速捯饬了一番。

毕竟是同学聚会,大家伙这么多年没见,总不能太随意。

她最后对着镜子补上口红,乌发黑裙,唯独露在外面的那点皮肤白得晃眼。

沈书鱼开车去江南府邸。

天色仍旧阴郁得很厉害,大团浓云盘旋在天际,一时半会儿也散不去。看样子今晚很有可能会下雨。

她在车里放了把雨伞,以备不时之需。

车子开上秋石高架,好闺蜜余梦溪就来了电话。

沈书鱼快速接通,“喂,溪溪?”

余梦溪直接问:“鱼儿,你到哪了?”

沈书鱼:“还在路上,二十分钟应该能到。”

余梦溪:“我也在路上,咱们在饭店碰头。你开车小心点。”

沈书鱼:“知道了,你也开慢点。那就先这样,我挂了!”

她说着就要挂断电话。余梦溪又及时喊住她:“等等鱼儿。”

“还有事儿?”

电话那头传来好友细细小小的嗓音,透着那么一股子小心翼翼,“我听班长说温言回今天也会来。”

第2勺糖

第2勺糖

温言回这个名字,沈书鱼真是很久很久没有听到了。此刻突然撞入耳中,她只感觉太阳x猛地跳了两下,不免产生了几分恍惚感。

这个名字,连带着它背后的那段记忆像极了尘封许久的老照片,早已泛x模糊。遥远得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她一个人在温哥华飘了八年。那八年,她在大洋彼岸,山高水长,她愣是没听到一星半点有关温言回的消息。可能他是真的低调,也可能是她刻意过滤掉了有关他的消息。

去年年底她回国,在听风工作了近一年。这一年她依然没有听到任何他的消息。只知道他在横桑。

这座城市很大,如果不是刻意要去见一个人,他们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遇到。沈书鱼觉得这样很好,偏安一隅,各自安好,互不打扰。

谁年少时还没个刻骨铭心的爱人呢!过去了也就翻页了,一切从头开始。

如果余梦溪不提这个名字,她到现在都还没意识到她今晚会见到温言回。她几乎都快忘记这个人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他们曾经在老师和同学的眼皮子底下谈过一段青涩懵懂的恋爱。

一时间沈书鱼陷入了沉默。

“鱼儿,你在听吗?”余梦溪绵软好听的声音将她一点一点拉回现实。

她“嗯”了一下,继而低声道:“我在听,刚信号不太好。”

余梦溪悄悄试探一句:“温言回要去,要不咱俩就不去了吧?”

“g嘛不去?”沈书鱼嗤笑一声,言语轻松,“不就是前男友嘛!又不是见不得人,怕什么!季老师今天要来,我必须去。”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沈书鱼预计得很准确,二十分钟后就开到了江南府邸。

她找到空位停好车。然后在饭店门口和余梦溪碰头。

两个姑娘一道去了202包厢。

17班的班长卢思明和学习委员李锦站在包厢口接待人。

多年未见,当年高瘦的班长已经变成了一个浑圆的胖子,西装革履,大腹便便。而微胖可爱的学习委员则晋升成为一位高挑纤瘦的御姐,妆容精致,气质极佳。

不得不承认,岁月真是改变了太多人和事。

两人一见到沈书鱼和余梦溪忙迎了上去,“两位大美女姗姗来迟呀!刚李文那群人还在跟我念叨,说你俩怎么还不来。他们都等着看大美女呢!”

沈书鱼微微一笑,“路上有点堵车,不晚吧?”

“不晚不晚,大美女什么时候到都不算晚。”卢思明满脸笑意,音色爽朗有力。

余梦溪眼里xx笑,眉眼弯弯,“班长还是这么会说话。”

沈书鱼看向李锦,由衷夸奖:“李锦,多年没见,你越来越漂亮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被美女夸漂亮,李锦很不好意思,“班花你就别打趣我了,你俩才是真正的大美女。”

李锦这话确实不假。当年读书的时候,沈书鱼是班花,余梦溪是校花,这两位姑娘及美貌与才华于一身,可是横桑一中出了名的美人儿。

李锦给她们推开包厢们,笑着打趣:“咱们班的大美女到了,大家伙赶紧招呼起来!”

两姑娘一踏进包厢,众人就开始起哄:“一个校花,一个班花,得,这下齐活了!”

“哈哈哈……”

许久未见这种大场面,沈书鱼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她抚了抚x口,“班花压力山大呀!”

余梦溪勾唇坏笑,“校花压力更大!”

沈书鱼:“……”

“沈书鱼,高中一毕业就没影了!听说你去温哥华了,怎么舍得回来了?”当年班里的刺头李文一见沈书鱼就开始调侃。

李文和李锦是龙凤胎,前后就相差几分钟,李锦是姐姐,李文是弟弟。姐弟俩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姐姐是班里的好学生,听话懂事,勤奋好学。弟弟却是刺头一个,到处惹事生非。

沈书鱼和李文当年也是有过y的革命友谊的。可惜她去温哥华飘了八年,这八年除了余梦溪,她谁都没联系。如今再见李文也生出了许多陌生感。

沈书鱼抖抖肩膀,语气清淡,“温哥华哪有咱们横桑好,待了几年早待腻了,自然就回来了。”

李文:“我们还以为你准备嫁个外国佬,不回来了呢!哈哈哈……”

沈书鱼:“我倒是想啊!可我爸妈不允许啊!”

“哈哈哈……”

余梦溪如今是知名珠宝设计师,上过好多电视节目,也是名人一个。同学们见缝x针赶紧和她攀谈起来。

班主任季兴平一早就到了,坐在一旁和学生说话。

和同学们寒暄一番,沈书鱼和余梦溪赶紧去跟季兴平打招呼:“季老师好!”

几年不见,季兴平仍旧清瘦挺拔,不过多了许多白头发。岁月不饶人,谁都没能躲过。

见到两位姑娘,季兴平当即和蔼一笑,“余梦溪我这几年见过两次,沈书鱼你我是一次都没见着。怎么的,去了趟国外,喝了几年洋墨水,老师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沈书鱼:“……”

“季老师,瞧您这话说的。”说到这个沈书鱼就特不好意思,“我早就想去看您,就是一直没时间。是我错了季老师!”

季兴平佯怒,“你这丫头就是白眼狼。还是言回那孩子体贴,经常回学校看我。”

一提到温言回,沈书鱼脸上的笑容顿时变了一变。不过转瞬间又恢复自如,言笑晏晏。

季兴平眼尖,看在眼里。

当年这两人偷偷谈恋爱,以为瞒天过海,其实老师们眼睛雪亮,个个心知肚明。

当初这两孩子刚有点苗头的时候,就被季兴平给看出来了。怕他们耽误学习,他就想将那点苗头给掐灭在摇篮里。毕竟这二位可是一中的种子型选手,是他们那届考清华的希望所在,身上肩负着光大母校的重任。

为此,他们这一群老师私下还特意讨论过,到底该不该阻止孩子谈恋爱。如果要阻止,又该用什么方法才合适。

最后讨论来讨论去也没出结果,生怕一着不慎,没掐灭苗头不说,反而打击到俩孩子的自尊心。毕竟十七八岁的孩子就像刚出炉的豆腐脑似的,一戳就破,最是脆弱。他们索性就先按兵不动,看看成绩再说。

按兵不动的结果就是这两孩子一谈就谈了一年,整个高三下来,成绩也没半点影响,还是稳坐年纪前两名的宝座。

原以为两孩子会和和美美走下去。谁知道高考一结束他俩就掰了。本来可以双双去清华的成绩,一个直接出了国,一个放着清华不报,留在了C大。

反倒是一直被他俩远远甩在身后的18班的万年老三高考超常发挥,去了清华。成为了那届理科班唯一一个考取清华的学生。

因为这件事季兴平可是痛惜了好多年,逢人就说。从此以后但凡看到班里有早恋的苗头,绝不姑息,直接掐灭。

季兴平察言观色,及时转移话题:“书鱼,现在在做什么呀?”

沈书鱼轻声回答:“在一家出版社当总编。”

季兴平一听她在出版社工作,直接笑了,“你和言回也是搞笑得很。你当年数学那么好,如今却在出版社工作。言回语文那么好,现在却在C大教数学。”

沈书鱼:“……”

温言回在C大教数学?沈书鱼完全不知道,她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和沈书鱼一样,温言回也是彻头彻尾的学霸一个,每次考试都是年纪头两名。他们那届理科班,前两名永远都是沈书鱼和温言回。不是她第一,就是他第一,或者两人并列第一。两人可以轻轻松松甩开第三名二三十分。

沈书鱼数学和理综拔尖,回回考试这两门成绩都是年级第一。温言回则是语文和英语拔尖,语文作文每次都是范本,从一班能传阅到十班。

想来也是神奇。若g年以后,数学好的沈书鱼从事了出版工作,整x与文字打交道。而语文好的温言回却当了数学老师,成天对着一堆数字。他俩刚好反了反。

两人说了会儿话,季兴平突然就关心起沈书鱼的个人问题,笑眯眯地问:“结婚没有啊?”

沈书鱼:“……”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长辈都热衷于关心小辈的个人问题。就连这么开明的季兴平也不能么免俗。

沈书鱼摇了摇头,实诚地答话:“还没。”

季兴平:“男朋友呢?”

沈书鱼再次摇头,“没有。”

季兴平高深一笑,“挺好。”

沈书鱼:“……”

好在哪里?

沈书鱼正欲说话,包厢里又进来一个人。

同学们忙迎了上去,各种寒暄。

借着晕暖的光线,沈书鱼终于看清了久违的那张脸。

褪去了少年人的青涩和稚气,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属于青年人的成熟与沉稳。他穿着一身休闲得体的x装,乌黑的短发g净利落,五官精致立体,神色温和。

面对众人的热情,他并未表现出任何局促,端着酒杯款款而谈。他侧着身体,嘴角微微带着点笑意,气质温润。普普通通的装束,却没能掩盖掉他身上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锐利和锋芒。

他一贯就生得好看,这点毋庸置疑。只是高中时期,他总是穿着规整的校服和洗得泛x的球鞋,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学习。每天三点一线,背书刷题,也不怎么说话,非常不合群,从来不会参与男生之间的任何活动,一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低调得几乎让人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班上的人都叫他书呆子,说他木讷老实,没有人愿意靠近他。自然也就轻易忽视了他的长相。

若不是每次在红榜上看到他前两名的成绩,谁都不会注意到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

班上的同学都说温言回是老实人,可就是这样的老实人伤沈书鱼最深。

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少年,这样的书呆子,这样的老实人,在若g年以后会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年沈书鱼不是没幻想过和温言回的重逢。只是她从未想过他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让她觉得陌生,更让她震撼。

余梦溪同样震惊,不可思议道:“这是温言回?变化也太大了吧!”

两姑娘都去国外飘了几年。余梦溪比沈书鱼要早回国两年。她参加了两次同学会,不过都没见到温言回。她和沈书鱼一样也是时隔多年第一次见到温言回。她的震撼一点都不比沈书鱼少。

对于温言回的改变,在场没人表现出惊讶。除了沈书鱼和余梦溪。整个班里就她俩没见过温言回。

当年班上的文艺委员江夏看出两位姑娘的震惊,笑着说:“很神奇是不是?前两年温言回头一次来参加同学会,我们都不敢认他,变化真是太大了。他现在是C大最年轻的副教授。”

二十八岁就评上985高校的副教授了,不得不让人佩服。

不过想想也正常,温言回的脑子那么好使,又那么勤奋自律,跻身业界精英的行列是迟早的事情。

沈书鱼的父亲沈威在见他第一眼就断言他绝非池中之物。所以他并不反对她早恋,只叮嘱她要保护好自己。

父亲是绝对有先见之明的。沈书鱼想想也就释然了。

一群人围着温言回聊了会天儿。他就朝季老师的方向看了过来,眼神平和悠远,看不出什么情绪。

沈书鱼就坐在季兴平身边,她下意识觉得有些紧张,浑身紧绷,就想赶紧起身。

谁曾想季兴平直接叫住她:“好好坐着!”

说完季兴平就朝温言回招手,亲切地说:“言回,到老师这里来!”

沈书鱼:“……”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