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怀里服个软》小说txt百度云网盘作者:许颜笙

​​有本事跟我结婚

  郊外,废弃仓库。
  姜舒维从计程车上飞快地跳下来,一路狂奔,推开仓库的大铁门。
  伴随金属巨大的摩擦声,里面传来猖狂的爆笑。
  
  “她还真准时来了哈哈哈哈!”
  “卧槽薛临,这他妈就是你藏得娇啊!”
  “原来你喜欢可爱型的,早说啊,我这儿有的是!”
  
  姜舒维面前站着一群富二代混混,不是戴着大金链子就是戴着大金表。
  其中一个染着蓝头发的笑得最凶,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倒在旁边女人的怀里:“嫂子,你别介意啊,薛临玩游戏输了,必须得让你十分钟之内来,如果你不来,你们家的豪车就归我。”
  
  蓝头发旁边的男人狠狠踹了他一脚,笑骂:“废你妈话,滚!”
  
  “行行行,”蓝头发总算站直身体,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朝姜舒维吹声口哨,“嫂子,我们急着赶下一场,回头见。”
  
  由他带头,好几声放肆的口哨从人群里飞出来。
  
  姜舒维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等那帮人走了,才缓慢朝那个男人移动。
  
  薛临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用牙齿咬住,又拿出一个银白色的打火机,半拢着手点上火。
  
  “你怎么穿这一身出来?”他吐出口烟,懒懒的抬起眼皮。
  
  “我刚洗完澡。”姜舒维乖乖回答。她头发没吹g,身上穿着可爱的皮卡丘睡衣,也难怪蓝头发他们会笑成那样。
  
  当初两个人结婚的时候,签约协议上说了,姜舒维可以不履行夫妻义务,但必须随叫随到。
  别墅和仓库距离太远,她根本没时间换衣服。
  
  姜舒维的眼睛微微朝仓库另一角瞄过去,还没定眼看,脸颊忽然被人捏住。
  “别乱看,晚上做噩梦我可不管你。”
  
  他掌心冰凉,手指用力捏在她腮帮两侧,然后压xx来。
  
  姜舒维下意识往后一缩,紧接着,薛临手指的力度惩罚一般又增加几分,将人直接拽回去。
  
  “我刚结婚,他们闹着非要看你,没办法,只能把你叫过来了。你倒给我面子,怎么见了人,话都不说一句?”他笑着说,最后一个问句却拐了八道弯,让人摸不清他是生气了,还是在开玩笑。
  
  姜舒维顿时浑身冒汗:“我不知道说什么。”
  他是怪她给他丢人了吗?
  
  薛临嗤笑:“嚯,几天不见,都忘记老公怎么叫了吗?”
  姜舒维赶紧道:“记、记得。”
  薛临在心里发笑:“那叫两声听听。”
  
  姜舒维张了张嘴,挣扎了半天,声音如蚊子一般大小:“老、老……公。”
  
  这两个字似乎不仅烫嘴还烫脸,让姜舒维从耳朵红到脖子。
  
  薛临偏偏心眼坏,继续逗弄:“连起来,再叫一声。”
  “……老公。”
  
  姜舒维不是没这么叫过他,当初两个人领证,民政局的小姐姐见他凶神恶煞,问了句,是自愿结婚吗?
  
  小姐姐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还是很疑惑,让他们互相叫对方老公和老婆。
  
  当时,姜舒维真怕薛临把桌子掀了,不过可能是那个小姐姐长得漂亮,薛临没生气,反而用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懒洋洋地瞟了她一眼,说:“老婆。”
  
  姜舒维顿时满脸通红。
  
  见到两个人这个样子,小姐姐才满意的履行公务,不仅把盖了章的红本本给他们,还说了句百年好合。
  
  思绪被拉回来,姜舒维紧张的看着薛临。
  
  她现在不求百年好合,只求能活命。
  
  薛临望进她的眼睛里,小家伙瞳孔纯粹g净得不行,只传递了一种信息:我在求饶呜呜呜呜……
  
  薛临拧着眉头,嘲笑:“就你这胆儿,还敢跟着我?”
  姜舒维没敢吱声,心想,我要是有胆,跟着谁也不跟着你。
  
  薛临盯了她半晌,松开手,算是放过她了:“你以后还是别叫我老公了,太难听。”
  姜舒维乖巧的点头:“好。”
  
  她巴不得呢。
  
  薛临抬脚往外走,顿了下,说:“睡衣挺可爱。”
  姜舒维跟上他,离开之前没忍住,瞄了一眼角落里的人。
  
  他眼睛肿的老大,鼻子哗哗冒血,身体软软的靠在仓库的铁栅栏上,显然被打得不轻。
  
  姜舒维记得他,这个人之前是薛临后妈的司机,嘴碎,爱传谣言,能把公的说成母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招惹薛临了。
  
  薛临在前面不耐烦的“嘶”了一声:“愣着g什么,想自己走回去?”
  
  姜舒维赶紧回过神,快步跟上。
  
  薛临脾气差,真会把她丢在这里。
  
  **
  
  一辆红色的跑车在公路上飞快行驶着。
  今天是她嫁人的第三周,像做梦一样。
  姜舒维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和薛临这样的人产生交集。
  她看着外边不停倒退的景物,放空自己。
  
  **
  
  姜舒维出生那年,父亲被车祸夺去了性命,母亲没再找,独自抚养她长大 。
  因为老家的人重男轻女,所以她父亲死后,那边的亲戚对她们母女从不过问。
  
  母亲娘家人本来就少,几年过去,更没几个亲近的了,后来母亲卧床不起,让本就穷困的家庭更雪上加霜。
  
  慢慢的,当地传出了“姜舒维不详”的话来。
  
  姜舒维的舅舅请了个老道士,老道士说姜舒维命格太y,得以毒攻毒,找个同样命y的,x子慢慢就好了。
  
  后来,姜舒维抱着老道士给的锦囊,来到指定的巷子口,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戾气的薛临。
  
  他手里攥着个沾着血的羽毛球拍,恶狠狠的踩在一个人身上,见姜舒维看过来,朝她阴森一笑。
  
  姜舒维哆里哆嗦,差点跪在地上:“你、你好……”
  薛临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乐了:“哟,这是哪来的漂亮宝贝儿啊?”
  
  老道士说,在巷子口,第一个对她笑的人就是她的良人,只要跟他在一起半年,不仅可以改变命运,她妈妈的病也会好转。
  
  姜舒维本来不迷信,但妈妈还躺在病房里,她身上根本没什么钱,只能这么赌一次。
  
  薛临后面多了个小尾巴,他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怎么凶都没用,g脆也不赶她走了,说:“谈恋爱有什么好玩的,有本事跟我结婚。”
  
  “结婚?”姜舒维愣住,她刚过法定年龄没多久。
  “如果你不同意,我去找别人,就这一次机会,自己好好想想。”
  
  姜舒维一听他要找别人,赶紧拉住他的胳膊:“行,那就结婚。”
  
  不论如何,她必须跟他在一起。
  
  薛临瞅着她,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做起决定来这么雷厉风行,微微讶异的扯扯嘴角,说:“我不是什么好人,你后悔了可别哭。”
  
  “我才不会呢!”
  
  姜舒维生怕他反悔,当天下午就把户口本拿了过来。
  
  薛临将姜舒维带回薛家,姜舒维看着面前的别墅,这才彻底呆住,追在人家后面这么久,刚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谁。
  “你、你是——”
  
  薛临嘲弄一笑:“不是吧,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嫁?”
  
  这小家伙长得是漂亮,可惜没脑子。
  - 
  听说薛家之前有个大少爷,因为犯了混账事,所以被逐出薛家,后来他父亲患上严重的血液病,需要骨髓移植,这才把他弄回来。
  
  但谁知道,这个少年早就褪去稚气,狮子大开口,非要薛家一大半财产,不然连配型都不去。
  
  当时薛父娶得另一个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让薛父把财产给薛临,但薛父求生心切,真跟薛临签署了财产转移合同。
  
  于是,一夜之间,猖狂的大魔王变成了富翁,生活更是肆无忌惮,夜夜笙歌。
  
  但薛临有一点不满意,就是没有拿到薛氏集团的股份,薛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得成家。
  
  于是薛临直接把姜舒维给娶了。
  
  姜舒维心想,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做过最疯狂,最离谱的事。
  
  **
  
  红桥别墅区。
  
  等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薛临将车钥匙扔给小助手,三步两步到了大厅,解放了一样了开始脱衣服。
  
  天太热,再加上刚打了半天架,浑身是汗。
  
  姜舒维跟在他后面,见状,赶紧把头扭过去。
  薛临看了她一眼,觉得好笑,刚往她那边走了一步,姜舒维就迅速后退一步:“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卧室了。”
  
  薛临觉得有意思,又往前走了一步。
  
  她再退一步。
  
  薛临将她x在墙角,问:“你怕我?”
  姜舒维用力握紧拳头,视死如归的摇摇脑袋:“不怕!”
  
  薛临懒得拆穿她,胳膊都成筛子了,还说不怕。
  
  “你怕我也没办法,谁让你傻,非要嫁给我,活该。”薛临将刚脱下来的卫衣扔进姜舒维怀里,小家伙接住,愣愣的问,“是要我帮你洗吗?”
  
  “不用,”薛临咧嘴一笑,“谁让你身上那么香,我臭臭你。”
  他说完,从旁边的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还有这个,你也拿着。”
  
  姜舒维愣住,赶紧摇头:“我不能收。”
  
  “为什么?”薛临没见过给钱还拒绝的,说,“你们女孩子不都喜欢漂亮衣服吗?你拿着这个,自己去买。”
  
  如果拿了钱,那他们的关系不就不一样了吗?
  
  姜舒维在他身边只想寻求庇佑,等到了算命的说的那个时间点,她一定马上就走,绝不烦他。
  
  电话铃声响起,薛临把手机拿起来,刚放在耳朵上,回头,姜舒维居然一溜烟的跑了。
  “喂……”薛临叫个两声没把人叫回来,笑了笑,把卡又装了回去。
  
  小家伙什么毛病,给钱都不要?
  
  姜舒维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见薛临没再找她麻烦,终于松了口气,这才敢回自己的小窝。
  
  她现在研究生刚毕业,正在一家建筑设计的公司实习,最新的样稿还没有赶出来,估摸着今天又得加班加点。
  
  **
  
  薛临洗完澡后,关上书房的门,耳边传来助手汇报工作的声音,最后助手说:“老大,王总答应跟您聊聊薛氏集团的股份问题了。”
  
  薛氏集团早晚是他的,薛临没有跟别人分享的习惯,所以早就暗地盯梢。
  薛临一点也不惊讶,有富二代小季总的搭桥,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不过他有个条件。”助手说,“王总说明天的聚餐必须得带个姑娘。”
  薛临犹豫都没犹豫:“带。”
  
  “您先别答应的这么快,这姑娘有点不一样。”助手努力将王总的污言秽语剖g净,拼凑成一句完整的话。
  
  “王总跟我描述了一下,说之前在你身边见过,眼睛很大腰很细,胳膊上带着个红绳,特别可爱,让人看见就想揉一把那种……”助手实在没办法了,直说,“老大,我这么听着,怎么有点像嫂子啊。”
  
  不是像,那就是。
  
  薛临冷笑,文件“啪”的合上。
  
  好啊,抢人抢到他头上了。
  
  “这可怎么办?”助手急道,“王总出手阔绰,薛氏集团有他30%的股份呢!要是现在得罪了他,以后恐怕不好谈。”
  
  薛临说:“姜舒维现在是我老婆,我得护着。”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助手也很为难:“可如果现在不谈合作了,我怕小季总不高兴,毕竟王总难约,那边可没少使力气。”
  
  那边的人帮衬了这么久,就这样说不谈就不谈了,不就等于打人家的脸吗?
  
  薛临冷笑:“我不喜欢被人拴着鼻子走。”
  
  助手了然,传闻说薛家大少爷和新婚妻子是合约男女,看来都是谣言啊,薛临居然宁愿得罪人也不愿意让别人看自家老婆一眼,真是个绝世好男人。
  
  助手说:“我知道了老大,我这就回绝——”
  
  “不,”薛临打断他,扯出一丝冷笑,“我带姜舒维去,但得让他加码,双倍。”
哥哥这就带你走

  第二天晚上,薛临带着姜舒维出了门。
  红灯酒绿。
  
  姜舒维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她紧跟着薛临,生怕把自己丢了。
  
  忽然有个女人凑过来,穿着黑色超短裤,对着薛临跳起热辣的舞蹈,薛临不动声色,姜舒维面红耳赤。
  
  薛临往旁边绕着走,女人堵住,往另一边绕,女人又堵住。
  
  她看薛临的眼神魅惑无比,如果这里没这么多人,她兴许都敢直接上前扒他衣服。
  
  薛临烦躁的说:“章易巧,你他妈有完没完?”
  姜舒维愣住,原来两个人认得?
  
  章易巧说:“没完。”
  
  薛临懒得搭理她,现在有要事在身,不想多生事端,可章易巧不这么想,她好不容易能见他一面,必须得把那件事问明白:“你是不是结婚了?”
  
  薛临说:“是,但跟你没关系。”
  
  “她比我好在哪儿?”
  薛临说:“她听话,漂亮。”
  耐心耗尽,往后想抓姜舒维的手,谁知道抓了个空,猛地扭头,问:“你g什么呢?”
  
  姜舒维老老实实把手腕伸出来,薛临握住,章易巧又凑过来,从头到脚把姜舒维看了个遍,讥笑:“你别告诉我她就是你老婆。”
  
  薛临觉得她聒噪,朝不远处打了个手势,几个人过来把章易巧拉走了。
  
  音乐进入尾声,耳边终于清静了点,薛临破地天荒的和姜舒维解释:“刚那个人是季华翰他妹,疯子一个,你不用理,”他顿了顿,问,“季华翰知道吧?”
  
  姜舒维摇头,他从没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过。薛临想了想,说:“C城房地产大亨的儿子,没听说过?”
  
  姜舒维还是摇头。
  
  薛临指着不远处的人说:“就是他,蓝头发,看起来特别欠揍的那个。”
  
  姜舒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季华翰正和一个红裙妹子挑眉弄眼,一副标准二世祖的样子。
  
  姜舒维点头:“我记得。”
  昨天就他笑得最凶,样子也不太聪明。
  
  “你带我来这种地方g什么啊?”姜舒维问。
  音乐声太大,薛临没听见:“你说什么?”
  
  “你带我来这儿g什么啊?”姜舒维扯着嗓子喊,薛临忽然笑了,姜舒维后知后觉,这是她头一次对薛临吼,他不是没听清,就是想耍她。
  
  姜舒维脸颊发热,心中暗骂了句混蛋。
  
  “我们去应酬。”薛临捏捏她的脸颊,小姑娘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手感好极了。
  
  “哎呦,让我看看这是谁呀!”季华翰顶着一头蓝发来了,怀里搂着刚刚勾搭上的红衣妹子,笑着和薛临碰了个肩膀,说,“我刚走你就来,真没意思。”
  
  薛临:“你那么忙,我可不敢打扰你。”
  
  季华翰嘻嘻一笑,扫了一眼姜舒维,眼神意味不明:“嫂子今天漂亮啊。”
  
  姜舒维穿了件黑色吊带衫,外边披着一层薄薄的纱衣,清纯又性`感。
  
  这是薛临给她买的,当两个人决定结婚后,薛临直接带她去商场把适合她的衣服全包了下来。
  那是姜舒维第一次把那种面料穿在身上,但她不想欠他任何东西,可薛临说她现在是他的脸面,姜舒维只好乖乖听话。
  
  季华翰要带着妹子兜风,说了两句就走了。
  
  薛临推开一间包厢的门,里面异常欢腾,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外。
  
  “哎呀!薛先生来了!”坐在中间的胖男人笑着和薛临握手,紧接着,旁边的几个g部也纷纷站起来,“我们刚刚还说呢,你怎么还不到。”
  
  胖子视线移到姜舒维身上,也把手递过去:“这位是——”
  
  “你好,我叫姜舒维。”姜舒维礼貌的把手搭了一下,谁知道胖子手掌一下收紧,拉着长音说:“哦——我记得,我见过你!”
  
  姜舒维用力,终于把手抽了回来,尴尬的笑了笑,坐在薛临身边。
  
  她不傻,看得出来王总是什么眼神。
  
  薛临在谈股权和合作的问题,说是只要促进王总和C股公司的合作,就低价卖给薛临股份。
  
  姜舒维不喜欢这种场合,尤其是王总的眼神让她极为不舒服。
  
  “维维怎么不喝酒啊,”王总旁边的女人抹着浓厚的烟熏妆,一个劲地在王总旁边撒娇,见王总一直往那边看,不高兴的开始找麻烦,“维维,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没事没事,”姜舒维摇头,说,“我不喝酒。”
  
  “大家好不容易聚起来吃个饭,就你不喝,多扫兴!”烟熏妆往桌子上一扫,她混社会这么多年,懂酒,直接拿起度数最高的那瓶,“吨吨吨”的往姜舒维杯子里倒。
  
  “我真不喝!”
  
  “喝点没事,给王总个面子!”
  
  王总哈哈大笑,率先拿起杯子来:“就是,怎么着,有了薛先生做靠山,看不上我?”
  
  “没、没有……”姜舒维迅速看了薛临一眼,男人眼神散漫,也朝她看过来。
  
  两个人的结婚合同上是写了,她得听话,但不是非说要陪人喝酒。
  
  “怎么了?你看他g什么,看我!”王总笑着伸出油腻腻的手,就要拉姜舒维,“姜小姐不会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
  
  薛临在小家伙眼里看出了“救我”两个字。
  
  薛临朝她笑了笑,然后站起来,按住王总的手:“毕竟我还在这儿,王总,这酒我替她喝,面子够大了吗?”
  
  “薛先生这是什么意思?”王总面色转冷。
  
  薛临将酒杯碰了下王总的,然后一饮而尽:“我的意思是我们既然谈得不错,那我正好有点事,就不奉陪了,王总如果还想在这儿玩就玩吧。”
  
  王总大悟,肥嘟嘟的脸再次扬起笑容:“原来是这样。”
  
  他笑嘻嘻的说:“薛先生贵人事忙,我就不留了,不过这个小姑娘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要不留下,跟我坐下聊聊天?”
  
  姜舒维的心凉了半截,一把勾住薛临的胳膊:“我有事儿!我跟他走!”
  
  薛临应该不会把她丢在这吧,就算他再卑鄙……
  实际上姜舒维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别见外!我也是薛先生的朋友!没事没事。”
  
  王总哄骗着:“我听说你还是个实习生,正好出来见见世面。”
  
  见什么世面,潜规则吗?
  
  姜舒维一个字都不信,紧紧抓着薛临的衣服,求助一样摇头:“你别把我放在这儿!”
  
  薛临笑了,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小漂亮,我到底有多坏,你不是嫁给我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吗?”
  
  只要他叫她小漂亮,一定不会g好事儿。
  
  上次他也是这么叫她的,然后下一秒,就打伤了一个男人的头。
  
  姜舒维紧紧抱着他的胳膊,果然,薛临咧咧嘴角,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狠狠扯下来。
  
  **
  
  因为几个老板见面肯定要喝酒,所以助手就充当代驾,把两个人送了过来,回头等时间到了,再把他们接回家。
  
  助手发现是薛临自己回来的,问:“姜小姐呢?”
  薛临烦躁的抽了根烟:“你闭会儿嘴。”
  
  助手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坏事了,急吼吼的说:“您不会真把她放在那儿了吧?”
  薛临:“放心吧,我安排人救她了,一会儿就来。”
  
  一会儿是多久?
  
  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
  
  “王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姜舒维绝对不可能毫发无伤的出来!”
  
  薛临盯着他,双手一摊,说:“里面这个王总跟我谈了几千万的合同,我为什么要得罪他?”
  
  他薛临是个出了名的坏家伙,什么混账事没做过?
  跟王总对着g,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行,太危险了!您快去把她找回来!”助手嘴巴嗫嚅,说:“王总就是个混蛋,他要是把姜小姐带走怎么办?这样不行……”
  
  薛临不耐烦的说:“来,你给我个理由,说服我带她走。”
  “她又没做错什么,人长得也好看,对您也好,您怎么可以这样!”
  
  “姜小姐在那儿肯定凶多吉少,如果真被欺负了,会不会想不开?”
  
  “她现在一定特别害怕,听说王总有特别多恶心的癖好,会不会大庭广众之下……”
  
  “说了这么半天,理由都不会给我吗!”薛临被他吵烦了,都说了会有人救她,为了不让王总发现是他搞的鬼,等两分钟怎么了?
  
  “老大!”小助手等着,只要薛临一声令下,他立马冲进去救人。
  薛临瞪他:“你是我助理,还是她的?啰嗦什么!”
  
  小助理说:“已经过三分钟了。”
  
  薛临顿住,搓了搓牙,过了片刻,低骂了一句“x”,掉头往回走。
  
  ***
  
  薛临被送进甘肃镇的一个小山村里,长大后,被接回来的第一天,就把秦凯风给揍了。
  
  薛临的后妈高卿云有个司机,根据薛临调查,两个人关系匪浅,可惜薛老爷子长岁数不长脑子,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有高卿云撑腰,司机的儿子秦凯风一直受着薛家庇佑,无法无天。
  
  高卿云和薛临他爸差了二十多岁,无子无女,说是怕疼,薛老爷子也惯着,说不生就不生。
  
  啧,薛临还不知道为什么吗?
  
  高卿云年轻,图的就是他们薛家的钱,要孩子g什么?
  
  以后等薛父死了,她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高卿云耀武扬威惯了,教出来的狗也是个没眼力见的。当时薛临和薛家老头儿还在为财产合同的事情僵持不下,就在这个空荡,秦凯风偷了薛临的戒指。
  
  薛临最讨厌别人动他东西了,秦凯风朋友多,想和薛临耍开心,薛临不吃这x,追着几个小屁孩三条街,y生生给人堵在巷子里。
  
  薛临:“在我没打死你之前,老实把东西交出来。”
  秦凯风叫唤:“我没拿你东西啊!不是我,我刚传给别人了!”
  
  另一个帮凶说:“小诚呢?肯定在小城那!”
  
  薛临不耐烦,见他们死不悔改,冷笑,捡起旁边不知道谁扔的羽毛球拍,说,“不给我也行,那就挨揍。”
  
  几个小屁孩刚上高中,娇生惯养,没想到薛临玩真的,最后秦凯风哭着把戒指掏出来:“给你,别打我了!”
  
  薛临讥笑,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东西:“现在给我,你不觉得晚了吗?”
  
  秦凯风哪里受过这种气,威胁道:“我爸说了,你就是外边捡回来的野狗!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啊!”
  拍子毫不留情的打下来,他惨叫一声,捂住脑袋。
  
  薛临说:“我现在就让你知道,薛家到底谁做主!”
  
  高卿云不会管教下人,他帮她管教!
  
  薛临把羽毛球拍都给打弯了,随手扔在一边,觉得有人在看他,便迅速转头看过去。
  
  姜舒维穿着件宽大的灰卫衣,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小家伙用手撑着墙壁,腿都吓软了。
  
  薛临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可怕,因为秦凯风他们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恐惧,但那小家伙却没动,甚至抬手给他打了个招呼:“你好……”
  
  好个屁啊。
  
  薛临怀疑姜舒维要么是因为腿软,所以没能逃跑,要么就是脑子不好使。
  
  小家伙长得倒是漂亮,白白净净可可xx。
  
  薛临抬脚朝她走过去,姜舒维浑身发抖,脸色刹那间苍白,似乎下一秒就会厥过去。
  
  “嘻嘻嘻,原来这儿还有一个!”薛临伸手,猛一出拳。
  姜舒维一个哆嗦,赶紧闭上眼睛。
  
  旁边传来“啊”的痛苦嚎叫,姜舒维朝旁边一看,一个高中生大小的男孩正捂着带血的鼻子,满地打滚。
  
  薛临朝姜舒维笑,说:“嘿,漂亮宝贝儿,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不、不是!”姜舒维赶紧摇头。
  
  “你抖什么啊,我又不打女人,”薛临伸出手,给她看掌心里的戒指,“他们偷了我东西,我教育教育他们,你不会报警吧。”
  
  薛临手上沾着血和土,姜舒维一看,抖得更厉害了,疯狂点头:“我知道了!”顿了顿,又赶紧摇头:“我不会报警的!你好好教育……”
  
  薛临哈哈大笑,站起来就要走,谁知道漂亮宝贝儿居然胆子忽然变大,一下抓住她的袖子:“你、你……”
  
  薛临耐心教她:“别哆嗦,想好再说话。”
  “……你能跟我谈恋爱吗?”
  
  薛临当时心里就想,坏了,刚刚不会吓傻了一个吧。
  
  后来,小傻子开始随身带着创口贴,还是那种卡通图案的,薛临嫌弃的要死,但有总比没有好,就勉强接受了。
  
  ***
  
  薛临从走变成跑,酒吧人杂,他动作c鲁,直接把人扒拉开:“让让让让!”
  “起来,别挡道!”
  
  新来的助手真笨,半天连个理由都想不出来,还得他想。
  
  薛临一脚踹开包厢大门。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