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姣色袭帝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弥弥喵

​​第一章

  
  先帝刚去二年,宫人都备着祭奠。
  
  元景帝初初登基,自然要在外面朝臣,天下百姓眼中为先帝做足了孝顺。
  
  不到五更,元景帝就让人伺候他起来,往奉先殿去,那是专门拜祭先祖所用。
  
  安续仁带着一g小内侍,哈着气匆匆小跑,打着灯笼给皇帝带路。
  
  到了殿内,大臣在外等候,长懿大长公主和驸马也立在一旁。
  
  元景帝看到大长公主,心知这位姑母一向对自己不冷不热,脸上带着捉摸不定的神色,拿不准长懿会不会给自己难堪。
  
  元景帝移步到长懿身旁,凤眸微眯,声音暗含警告之色,“姑姑也来了,朕没想到姑姑也会遵从朕的旨意,前来祭祀父皇,朕的面子也够有光了。”
  
  言下之意,你长懿大长公主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落朕的颜面,众臣之前有损皇家威严。
  
  长懿美眸扫了一眼皇帝,知道皇帝的话意,“陛下下旨,岂敢不尊从,祭祀皇兄这是皇家的大事。”
  
  告诉皇帝这是家事,自己没有那么拎不清。
  
  驸马也温雅柔和一笑,“先皇在世,对阿鸾十分疼爱,怎么会不来。”
  
  元景帝眸子盯着长懿好一会儿了,良久,唇角一掀,慢慢开口,“姑姑和驸马一会儿跟在朕身侧吧。”
  
  皇帝撂下这句话,就走开了。
  
  立在一旁的安王看到皇帝走开,过来给长懿问好,行过礼,
  
  好像无意问起一般,提了一句,“姑姑,静南妹妹今x没进宫吗?”
  
  安王荀湛是先皇的幼子,今年才十六,先帝在时,最为宠爱,元景帝为太子时,和其他三位被贬的皇子争夺帝位,安王他年纪不到,算是躲过一阵腥风血雨,没有参与其中。
  
  元景帝登基后,为了显示自己仁厚之道,对安王这个幼弟颇为宠爱。
  
  长懿诧异看了安王一眼,不知他问女儿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回了,
  
  “天太清寒,她身子不好,我怕她冻着,先把静南安置在母后寝宫,天亮以后,再来让她拜祭皇兄。”
  
  安王点头,“那正应该如此。”便不再多言。
  
  安王看着长懿回的谨慎,心知这两年静南郡主容貌长开,有冠绝盛京的风采,长懿不太想让女儿显在人前。
  
  看着静南表妹姝色难掩,安王正是少年慕艾的年纪,不可能没有求娶姝女的心思,心里清楚长懿对先皇一众皇子都有点戒心。
  
  在殿内众大臣看到长懿大长公主和皇帝平安相处,也是暗暗松口气。
  
  盛京人人都知,长懿大长公主与皇帝一向不睦,两人不说针锋相对,但长懿时不时不给当今皇帝的面子,想到元景帝的手段,都让皇亲贵戚和大臣们为长懿捏了把冷汗。
  
  ……………
  
  原因是当年公主没有出嫁的时候,元景帝的舅舅武烈风有求娶的意思,长懿当然不愿,武烈风竟然夜探公主府,公主气极,让人直接把他抓起来,说了几句狠话,扔出了公主府。
  
  武烈风心伤,在酒楼喝得大醉,神志不清被店小二扔在街上,被路过的车架碾碎了一只腿骨,落下了残疾,代表前途渺茫,又不能上朝,只能领个小官当当。
  
  武烈风父母把此帐算到公主头上,想一不做二不休,算计公主成个好事,被武烈风妹妹淑妃发现,禀告了先帝,先帝震怒之下,赐死了淑妃父母,让武家搬出盛京,无召不回。
  
  淑妃看到此景此果,心里愧疚难安,觉得自己过不了那到坎,早早病逝离去。
  
  元景帝被先帝有意封为太子时,长懿怕他心里记恨,对先帝透露出阻拦的意思,这也是宫内老人知道的。
  
  长懿在众皇子之争中明哲保身,更怕女儿牵扯其中帝位之争,嘱咐爱女避着一g皇子,尤其是太子荀澈,当下的元景帝。
  
  长懿与元景帝不对付,也都在此了。
  
  ……………
  
  天微微亮起之时,破晓刚出,祭祀先帝礼节才完成,元景帝看着无事,吩咐大臣一会到重光殿直接禀报政事,便回殿中想假寐一会儿,休养精神。
  
  长懿带着驸马回到寿安宫,给太皇太后请了安,陪过她用膳后离开。
  
  太皇太后开口慢慢道,“哀家想留昔昔在宫中吧,陪哀家几天。”目光却看着一脸病色,温雅俊秀的驸马,颇为不满挑剔。
  
  老太后不明白女儿为什么非要嫁给一个病秧子,就是十足美人一个,也不能讨她喜欢。
  
  太皇太后有多次提起想让长懿在府中,蓄养面首的意思,长懿当然拒绝母后。
  
  听到女儿拒绝,老太后对驸马更是不喜,认为他一个无名小卒哄骗了女儿,才会让长懿鬼迷心窍。
  
  驸马站起身子,迎着太皇太后的冷眼,无声一笑,温和回道,“昔昔留下即可,陪陪母后,享受天伦之乐,我和阿鸾回府,到时再让人来接她回府。”
  
  太皇太后看他如此识趣的份上,脸色稍好,摆手让人送长懿和驸马出宫。
  
  郡主从暖阁醒来,兰姑姑帮郡主梳洗好,伺候静南郡主用膳,膳后,郡主知今x是先帝忌辰。
  
  只不过元景帝传的旨意长懿和驸马去了,天冷寒意重,长懿把女儿安置在了太皇太后的寝宫,让她白x再去祭拜,也有故意避开元景帝的意思。
  
  静南郡主心知自己作为先帝外甥女,不能不去祭拜一番舅舅,带着亲手抄写的经书去了奉先殿。
  
  静南郡主刚带着兰姑姑和暖风祭拜回来。
  
  便看到贴身侍婢暖玉慌着神色,急急忙忙跑来,说,“郡主,棉团不知道跑哪去了,今x先帝忌辰,宫中多乱,要是有了哪个不长眼的,给…给…”
  
  棉团是先帝赐给静南郡主的一只大猫,骨骼奇大,毛量厚重,性情温柔,极得众人稀罕。
  
  静南郡主用玉手拢了拢织锦浅玉青斗篷,露出一张姝丽x人,灵气湛湛的玉颜,少女眼眸沉静清澈,清亮如水,软声安慰婢女,
  
  “别慌,它平时去的最多便是御花园,和静心阁那处小阁院,你派人去拿些棉团最爱吃放在御花园处,你和姑姑去让人蹲守去寻,暖风,跟着我去小阁院去找。”
  
  兰姑姑和暖玉去了御花园那处寻,小郡主带着暖风走到平时无人出现的静心阁。
  
  此处园林假山d有些多,景致精致小巧,是犯错的妃子闭门思过的地方,小郡主平时不敢多去御花园,就是这里来走走散散心。
  
  ……………
  
  重光殿内,元景帝刚回到寝宫,青铜仙鹤熏炉里飘着渺渺的龙涎香,皇帝修长的手刚掀开珍珠珠帘,还未躺下龙榻小憩,听到殿门被打开的声音。
  
  一个小内侍端着汤盅进来,跪在帝王面前,掐着嗓子道,“陛下,这是安总管让奴才给您端的暖汤,总管吩咐,陛下早起没用过膳食,还是先喝碗汤吧。”
  
  元景帝停下动作,打量着跪在脚底的内侍,却一动不动,凤眸慢慢漾起冷意,冷嗤一句,“安续仁呢,他死哪去了。”
  
  小内侍回道,“总管吩咐,他去办点事情,一会儿就回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过了好久,元景帝才伸出手从小内侍手里端过汤,一饮而尽。
  
  他有意挑了两下眉头,凤眸带着几丝看戏的意味,看着内侍慢慢脱下衣服,再露出属于女子的玲珑曲线,女子跪下请罪,“陛下恕罪,奴婢也是……也是无奈。对陛下…”
  
  那假扮内侍的女子看着喝下汤的帝王,抬头等着他的气息慢慢急促,药力发作。
  
  可是元景帝修长的手拿出帕子擦擦嘴,将帕子往地上一丢,眼中带着几丝揶揄,嘲讽邪意的笑挂在脸上。
  
  手一摆,立马有禁卫将那女子制住,薄唇一嗤,讽刺的语气也不遮掩,“谁给你的那么大的胆子,嗯?暗算朕,背后的人想推你来g什么,让朕在先帝忌辰作出有失体统的事,人人说朕失德吗?”
  
  女子看着帝王的动作,似乎早有预料一般,也不反抗,回道,“陛下你喝不喝都没关系,药是涂在汤盅沿边的,这药强烈,只要沾了唇,就逃不了药性,也不定要您幸哪个女子,您只要在寝殿内被人看到这般情状,主子说,就够了。”
  
  元景帝脸上有了冷戾寒意,他已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看来那人还真下了大手笔,寻来这种难得一见的药,后备了一手。
  
  帝王手势一做,禁卫知道元景帝的意思,将那女子带了下去处置询问。
  
  等下按照元景帝去年先帝忌辰的习惯,大臣会纷纷入殿,向皇帝禀报今x的政事,离此处已经不远了。
  
  元景帝脸色阴沉森冷,叫来人吩咐,“让大臣在外等候,就说朕又去拜祭先帝了。朕一会儿回来,还有不要人跟着。”
  
  元景帝凤眸浮起丝丝血意,涂丹似的薄唇抿成直线,面色凝重,动了铜炉机关,就从重光殿下的密室走出去了,此处通的不是它处,正是静心阁的假山d中。
  
  帝王气息慢慢紊乱,急躁起来,带着止不住的喘意,他打开暗门,进了幽暗的山d中。
  
  静南郡主提着裙摆,一手扯着斗篷,女孩晶莹剔透的小脸有了汗意,站在一处假山处,看着黑黝黝的d口,暖风不知道到了那里,喊人也无人回应。
  
  她心里有点胆怯,突然听到d内传来一点动静了,小郡主以为是暖风在里面,直接迈了进去。
第二章

  
  静南郡主刚踏进去,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朝自己扑来,女孩来不及反应转身逃走,就被一只大手避无可避按住细肩,浅玉色斗篷也扯了下来,掉落在地上。
  
  同时伴随着男子独有的,一道灼热带有喘意的气息,那只大手直接把女孩的软柔的身子,紧紧钳住在x膛。
  
  静南郡主闻到只有当今天子,才用的龙涎香的味道,身子感觉一动不能动,脸色微变,心里不安起来。
  
  她正想惊呼出声喊人,背后的人好像知道她的动作一般,出手极快。
  
  静南郡主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不甚捂住了樱唇,能清楚感觉到男子时常练武留下的c砺的薄茧让她下巴不舒服的很。
  
  女孩感觉不能开口说话,静南郡主立刻慌了神,清澈的眸子带了几分慌乱。
  
  少女耳边一声男子的气息x薄而出,低笑传来,声音透着散懒之气,“不错!”
  
  男子说完不知还是有意无意,手指蹭了蹭女孩细洁白腻的雪肤,指尖带着温温的汗意,有微x黏滑的触感让女孩脸色变的惨白。
  
  男人突然出声,“挺凉,也滑。是不是个佳人。”懒懒散散的语调,声音低沉压抑。
  
  静南郡主虽然经常听从母亲安排,因故时常避着元景帝,可并不是不代表不清楚他的声音,又想到鼻间闻到的龙涎香,也来不及考虑身后男人的动作的意思。
  
  现在只想让元景帝把她放开,小手废力扒着捂在唇上的手,“唔……陛下…我是静南……”
  
  女孩说完,感觉男人的手动了一下,以为他要松开自己的时候。
  
  可是元景帝听到怀中纤躯的声音,并没有松开,反而将少女面转过来。
  
  本来捂住的手改为手指捏住女孩的下巴,迫少女抬起头来,另一只臂膀搂住女孩的纤腰,让她没有办法挣扎。
  
  男子细细打量怀中的女孩,少女被迫仰起修长的雪颈,绝丽照人的小脸露出不适的神色,莹白如玉的肤色,到挺翘的鼻尖,粉润有些苍白的的饱满菱形唇瓣。
  
  以及最美的那双眼睛,羽睫浓密,眼尾微扬,眸子清澈明丽,不过这时女孩皱着眉心,清透的眸子因被捏住下巴的不适,带了惧色和痛苦。
  
  男人把女孩的下巴放下,看着姝丽的少女,凤眸闪过惊艳之色,语气藏有莫名的深意,薄唇轻吐,
  
  “原来是小表妹,几年未见,在宫里宫外,都是时时躲着朕,现在倒长的让人难忘。”
  
  小郡主听了元景帝的话,现在还感觉下巴有些痛意,神色又紧张了几分,凭不知哪里来的直觉体会到帝王话中危险的意思。
  
  少女只扭过头去,闭上眼睛,躲开元景帝深沉晦暗的目光,说道,“请陛下将静南松开。”
  
  少女声音清泠泠,婉兮兮,让人听了不禁垂怜。
  
  元景帝听了没放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又将女孩的一直乱动的纤细的玉腕攥紧,牢牢将女孩控在怀里。
  
  男人气息故意吐在少女耳边,看着白洁小巧的耳垂变红,漫不经意的语气,好似没听到女孩的话一样,“不能再抱一会儿吗,嗯?真的舍不得。”
  
  静南郡主听了,脸色苍白,一脸不敢置信,瞪大了清眸,樱唇半开,似乎不敢相信,当今天子竟然那么无耻。
  
  元景帝凤眸微暗,感觉火气不可控制涌上来。打量着女孩的神情,手又捏住女孩下颌,薄唇不由自主的碰了上去,少女避无可避,只能被动承受一切。
  
  许久,元景帝有些意犹未尽松开了女孩的唇瓣,凤眸不由看着眼前玉人水眸濛濛,小脸惊骇发愣,玉颊带着桃瓣一样的轻粉,唇瓣本来苍白,这会到像涂了玫瑰花汁一样。
  
  想到刚才的甘荔甜美的滋味,让人回味无穷,元景帝气息越发紊乱起来。
  
  小郡主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呆愣了半刻,眸子动了两下,气的身子发抖,直接开口骂到,“混蛋!混蛋!”
  
  ……………
  
  元景帝心知不能再如此下去,要不然真会失控,面露不舍,松开了怀中纤躯。
  
  静南郡主感觉男子的手松开,身子赶紧挣扎出来,情急之下,手一下拔下头上的花丝嵌玉蝶金步摇。
  
  小指一按簪尾,往皇帝身上刺去,元景帝一时遮挡不及,怕伤住少女,手腕被步摇划了一道血痕。
  
  帝王身形一动,快速反手夺下步摇,又把少女控制在怀中,小郡主吓得面无血色。
  
  帝王凤眸含着暗色,薄唇嗪着笑意,饶有兴趣看着怀中惊慌挣扎的少女,全然不顾手腕流血的伤口。
  
  手又不由捏了捏少女的白皙透明的粉色耳垂,感觉柔软冰凉的触感,不禁一叹。
  
  可是静南郡主身子僵y起来,不敢再挣扎了,她直觉男人越来越迫人的危险气息,不妙的很,只能心里暗自等待。
  
  长懿大长公主知道女儿身子羸弱,怕女孩遇到危险,想了一个自保之策,在步摇簪尾留了一个小口,做了一个小机关,里面藏了天下少有难求,见血沾即皮肤就倒的迷药。
  
  她心急之下只想到这个脱身之法,想着皇帝快点倒下,女孩眸子不由望着元景帝。
  
  男人看女孩身子不再乱动,脸上有了思索之色,盯着女孩又没有了血色的唇瓣,不知道想到什么。
  
  做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用修长的指沾了自己腕上的鲜血。
  
  像执笔画水墨丹青一样,面带着悠然自得,慢慢将血涂到少女的浅樱的唇瓣上,优雅的绘着粉唇的轮廓。
  
  元景帝看着少女浅色唇瓣被鲜血染成了绯色,惊艳动人,凤眸睥睨着少女,低沉一笑,“果然和朕想的一样,这般更美了。”
  
  静南郡主被元景帝的动作吓呆了半晌,感到唇瓣被男人用指轻描的触碰抚摸,口中微微有淡淡的血腥味,少女身子好像有寒意沁来,身子轻抖。
  
  小郡主缓过神来,又挣扎起来,身子却怎么都挣脱不出帝王的x膛,心神越发害怕之极起来。
  
  突然元景帝身子一软,就不省人事倒了下去,昔昔看到皇帝倒地,灵巧的避开身子,往旁边一站。
  
  ……………………
  
  捡起自己的斗篷披上,小手直接擦掉唇瓣的血,想去抢元景帝手中的步摇,可是看到皇帝眼皮微动几下,吓得静南郡主不敢耽搁,急急跑了出去。
  
  暖风在静心阁门前看到小郡主面色惨白的吓人,眸子带着骇色,被吓傻了一样,慌张跑来,抱着棉团的手不由一松,连忙扶住自己快要倒地的主子,“小郡主!”
  
  昔昔定住身子,眼睫轻轻眨了眨,不由攥紧暖风的手,吸取那点暖意,勉强一笑,眼神不由看向后面,好像有洪水猛兽一般又突然回头,喃喃道,
  
  “被猫吓住了,快出宫,回公主府,备车架,现在马上出宫!不要问我,回府再说。”
  
  郡主的交待一下子堵住了暖风想要出口的话,看到昔昔拉着自己跑出小阁院,心知主子十万火急。
  
  暖风不敢延迟一下,看到昔昔那么慌,扶着昔昔到了寿安宫里,让暖玉去备马车,又让人端来安神汤,给郡主喝下。
  
  看着女孩脸色稍缓,但是身子似乎吓得还是冰凉,脸色苍白,不由心疼自己主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头上步摇都丢了。
  
  这边暖玉备好马车,静南郡主听闻都来不及给先帝诵经的太皇太后告别,匆匆忙忙就带着婢女出宫了,直奔公主府去。
  
  重光殿内,底下的人不敢动弹一下,上座之人脸色阴沉,让人心惊胆颤。
  
  暗卫统领戚岚在密道找到皇帝的时候,发现皇帝手里拿着步摇,腕上划开血痕,让他心惊一下,暗道哪个女子那么大胆,竟然敢伤龙体。
  
  元景帝轻暼一眼示意,戚岚上前去,俯首低语道,“陛下,那今x女子已经服毒自尽了,臣…。
  ”
  
  元景帝放下步摇,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道,“直接放出消息,说朕遇刺了,让人查探宫里宫外的异动。朕不急,是人是鬼是神迟早会蹦出来的。无事,退下吧。”
  
  戚岚称是,退了出去,又偷偷打量一眼,元景帝正在看手中步摇。
  
  荀澈把玩着金步摇,弄了几下,看到簪尾的小机关,凤眸锐气x人,目光摄人心魂,“原来如此。”
  
  不由想到少女娇软可人的身子,可口甜美的唇瓣,元景帝抚了抚唇,薄唇弯起,人动了心,有了念想,只会想得到更多,哪怕不折手段呢。
  
  望着手腕上的伤口,笑意让人头皮发麻,手指轻触点了点,这伤口可以愈合慢些吧。
  
  昔昔回到公主府,也不敢让人去喊母亲,让侍女去说只是自己不想呆在宫里,就回来,到了乔南阁。
  
  昔昔沐浴完毕,避退了侍女,坐在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少女用指尖不停搓揉唇瓣,有了痛楚也不松手,好像就能把血腥味弄掉一般,现在心里还在害怕,不敢回想。
  
  这一呆在府中就是好几月,静南郡主借口养病不出门,除夕之夜都没敢进宫赴宴。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