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骨天香(重生)》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作者:玥玥欲试

​​第一章

  
  玉骨天香(重生) 玥玥欲试/文
  
  第一章
  
  昭昭生的妩媚娇艳,天生勾人儿,九岁那年来到薛府,一眼就被薛老夫人给看上了。小姑娘细皮嫩x,小脸儿粉嫩粉嫩的,一双水灵灵的杏眼,看了就让人心中一动,饶是尚且年幼也让人看的出是个美人胚子。
  
  老夫人果然是吃过的盐多。昭昭也着实没让她失望,不断给人惊喜,转眼到了及笄之年,身段渐渐地凸显玲珑起来,出落的竟是愈发地妖冶,那杏目含春,娇滴滴又无辜的样子,顾盼之间,抬眼闭眼皆是摄人心魄。
  
  这女人看了都心动,她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
  
  老夫人常看着她,笑着如是说。
  
  薛家祖居江都,乃是当地最大的盐商,可谓家财万贯,数十年来,几代长盛不衰,生意做得极大,自然,这与薛家和那江都官宦交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薛老夫人的小女儿正是那能在江都一手遮天的郡尉庞晟的一房妾。
  
  薛家摸爬滚打多年,自然是也早就悟出了一个道理:源源不断地送钱不如攀亲戚。
  
  可这亲戚是攀上了,奈何小女儿的肚子不争气,竟是六年无出。
  
  老夫人叹息。
  
  前几年没抓住机会,后面自然是更难,这男人对女人的兴趣儿可不就是刚开始那新鲜的几阵子!况且那庞郡尉哪里是个缺女人的!
  
  如意算盘落空,老夫人自然是失望,还因此大病了一场。但就在这郁郁神伤之际,她见到了昭昭。
  
  初见之时,便只一眼就惊呆了她。
  
  这小姑娘比那雨后沾着水儿的花骨朵儿更娇,更艳,更惹人怜。她天生尤物,实乃绝色中的绝色。那庞郡尉是不缺女人,但这等颠倒众生的小人儿,世间实属罕见,不怕迷不住他。
  
  是以薛老夫人那时便打定了主意,x后要将昭昭送于小女儿身边,替之争宠。
  
  星霜荏苒,转眼七载,昭昭满十六了,出落的跟天仙似的。原念她年纪尚小,月事还不甚规律,老夫人倒也没想着那么快便把她送走,可奈何家中的男人见了她是愈发地走不动路了。 
  
  夜长梦多,老夫人也便转了主意,重要的是,她可信不过这小狐狸精!
  
  这x暖风徐徐,一连下了几天的雨后,终于出了太阳。院中那几株姹紫嫣红的牡丹各自争妍斗艳,一股淡淡的芳芷清香飘进屋中。
  
  薛老夫人一身华服,珠围翠绕,正倚在榻上,瞧着是在闭目养神,实则心中却是在思忖着些事儿。
  
  屋中香雾缭绕,画梁雕栋,桌椅等陈设皆是由上好的檀木所制,放眼瞧着,整间屋子古色古香,却是无处不露着奢华。
  
  平x午后,世安居多是清净无扰的,但今x,外头却响起了脚步声,没一会儿,只听珠帘相碰,有人走了进来。
  
  “老夫人,昭昭来了。”
  
  禀报之人是薛老夫人身边的陈嬷嬷,自然,也正是薛老夫人让她去把昭昭叫来的。
  
  闻言,那老夫人慵懒地应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抬起手臂,由着身旁的丫鬟扶着起了身,视线也朝着那屋中间去了。
  
  搭眼儿瞧见了昭昭,她便笑了。
  
  那美艳艳的小人儿喘微微,怯生生地站在那。
  
  她今x穿着一袭淡粉色华衣,身段窈窕,小脸儿雪白清透,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娇中含媚,媚中露憨,看人一眼,就要把人的魂儿给勾走了似的!
  
  “老夫人……”
  
  小姑娘缓缓下拜,声音娇里娇气的,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薛老夫人看在眼里,便更是开怀了。
  
  “嗯,你过来。”
  
  昭昭应声,很是小心地走了过去,刚到老夫人身边,那一双手便被她给握了住。
  
  触手冰凉,还带着一些颤抖,薛老夫人拉着人坐到了自己身边,极是和蔼慈祥地看着她,更是满目关怀。
  
  “手怎么这般冷,你怎么了?”
  
  “昭昭,昭昭没怎么……”
  
  小姑娘娇滴滴地答着,但口上说着没什么,手却还是有些哆嗦,就连那红润的唇瓣也是微颤着。
  
  薛老夫人自是看到了,但也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而已,只字不问也不提,笑笑罢了。
  
  这不好奇,自然是因为心中有数。
  
  她端过丫鬟上的茶,不疾不徐地拨动了几下杯盖儿,缓缓地开口道:
  
  “再有半个月便是我生辰,那时菱儿也会回来,你便就这次跟她去庞府吧。”
  
  “老夫人……”
  
  那小美人儿一听,声音顿时哽了,眼中涌起了一汪水儿,滚了滚,眼泪疙瘩便掉了下来。
  
  “哭什么?”
  
  薛老夫人一见,急忙从腰间xx帕子,轻柔地给昭昭擦起泪来,这一面擦,一面安抚。 
  
  “唉,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那庞家是何等人家?郡尉大人又是有着多大的权势?有多少人排着队想给他做妾呢,是人人都可以么?你若还姓苏,就你原来那出身,攀的上郡尉大人?难道你想嫁个穷酸人家,苦一辈子?入了庞府,委屈不了你,再说了,就你这勾人儿的小模样,哪个男人受得住,到时候,还不得被大人宠上了天,那这辈子便是衣食无忧,富贵荣华享之不尽了,你这丫头,担心个什么呢你?”
  
  担心什么?
  
  此时的昭昭还真是苦不堪言。
  
  她从九岁便知道老夫人养她是为了把她献给那郡尉做妾,巩固家族生意,更知道薛家不过是利用她的身子,想要个孩子罢了。
  
  昭昭年岁虽小,但也知道世态炎凉,更懂得过河拆桥这等事儿。老夫人虽然给她改了姓,但她终究不是薛家人,更何况庞府中有着薛家真正的女儿。
  
  那薛菱,昭昭又不是没见过。她人还没成庞晟的妾呢,薛菱便对她满脸厌恶了,到好像是她愿意去跟她抢男人一样。
  
  再说庞晟,那是个荒x无度,视女人如衣服,年岁都能做她爹了的人!
  
  昭昭怎会愿意去伺候他?
  
  种种的种种,一股脑地都想了起来,适才一个没忍住,昭昭便急得哭了,但她自然也摆得正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哭两声,也便识趣地不哭了,此时听完老夫人的话,抬起了那水光潋滟的眸子,颤着唇瓣,可怜兮兮地道:“昭昭舍不得老夫人,想再陪伴老夫人几年。”
  
  这话半真半假,但此时无疑是圆了场了。
  
  老夫人很是满意。
  
  “乖。”
  
  她笑着摸了摸昭昭的头,“祖母也舍不得你呢,不过,女大不中留喽。”
  
  说完,薛老夫人笑的更是慈祥了。她缓缓地拍着昭昭的手,接着却是语重心长地又添了一句,“你呀,可比你那姐姐有福气多了。”
  
  那语中隐隐地带着几分讥讽。
  
  昭昭这一听,心中便更不是滋味了。
  
  坐了半晌,说了会儿话,那小人儿便被送了回去。
  
  她走后,薛老夫人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眼睛扫向那尚在晃动的珠帘,无奈地抬声道:“出来吧,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话音一落,那门帘后便讪讪地走出个人来。
  
  那人二十出头,一身绫罗绸缎,笑眯眯的,长的谈不上多俊美,但也颇是周正,人却是老夫人平x里最宠爱的长房嫡孙——薛言。
  
  他嬉皮笑脸的,手中敲着折扇,径直来到了老夫人的身边,一脸谄媚,“孙儿是来看祖母的。”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是看祖母,还是看旁人?”
  
  那薛言笑了两声,语气亲昵,离的老夫人也更近了,笑嘻嘻地哄道:“自然是祖母。”
  
  薛老夫人白了他一眼。
  
  “瞧瞧你,还有点出息没有?竟然躲着偷看,就把你勾成了这样,至于?”
  
  薛言瞧祖母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便也不装了,嬉笑着敛衣蹲在了老人家身旁,可怜巴巴的撒起娇来,“祖母不疼孙儿。”
  
  他这话一出口,老夫人也便知道他要说什么了,“你不知道她是要用来g什么的?”
  
  “知道,孙儿知道,但也不至于就那么金贵吧,碰也碰不得?好歹给孙儿摸摸亲亲也行啊……”
  
  “摸摸,亲亲,能抵个什么用?”
  
  “那,那祖母就把她给我一宿吧!”
  
  薛言这一听,眼睛跟冒光了似的,瞬时好像一只饿狼,一只食就要到嘴了的饿狼,但转眼又一棒子被自己的祖母给打醒了。
  
  薛老夫人揪起了他的耳朵,“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这般不经事儿!一个小姑娘算什么?只要生意稳了,财源不断,你想要多少女人没有?犯什么糊涂!”
  
  “哎,祖母,疼,疼,哎呦,疼疼疼!”
  
  薛言连连求饶。
  
  那老夫人瞪了他一眼,稍微解解气也便罢了。
  
  得了“救”,薛言使劲儿地捂着耳朵,“嘶”了几声,瞧着是真疼了,但没过一会儿又变得嬉皮笑脸了起来,嗲声嗲气地哄着祖母。
  
  薛老夫人也渐渐地露了笑模样。
  
  “你给我安分点,听到没?”
  
  “听到了,孙儿知道了。”
  
  他满口地答应了,但出了老夫人的屋子,眼睛便朝着那旁院张望了去。
  
  身旁的小厮瞅了瞅他,唤道:“三少爷?”
  
  “嘘。”
  
  薛言折扇敲手,晃了晃脑,眉头微微一挑,笑道:“快十五了吧。”
  
  “少爷的意思是?”
  
  这每逢十五,老夫人都会和她那陈家表姐去寺庙上香,那小厮也是个机灵的,转瞬便想了起来,懂了薛言的意思。
  
  “啊?少爷是想……可是……可是破了她的身子,老夫人会……”
  
  “会什么?”
  
  薛言笑,“她还能杀了我呀?”
  
  “那,那郡尉大人那边怎么办啊?”
  
  薛言敲了下小厮的头,一声嗤笑,“小爷我又不是要破了她的脸。”说着,笑笑大摇大摆地走了。
第二章

  第二章
  
  昭昭出了老夫人的寝居,稳了半晌,心中还是慌慌的。
  
  其实今x老夫人找她g什么,她早就猜到了。
  
  自上上个月薛二爷把她叫住说了几句话后,昭昭隐隐地便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后那爷来的越来越频,昭昭就更是害怕;直到后来他再次叫住了她,要送她一盒价值不菲的胭脂,这事儿还巧之不巧,正好给那薛老夫人看见了时,昭昭就知道不会有好事了。
  
  那之后,薛二爷倒是不来了,原昭昭是放心了点,可没想到又来了个薛三少爷。
  
  昭昭也不知为什么,她虽见人不多,但却一眼就能看透那男人看她的眼神儿,更能看穿他的心思。
  
  让她彻底慌了的是前x,三房的那个文邹邹的四少爷进门,竟然当着老夫人的面儿足足愣了半晌。
  
  昭昭被他看的手都哆嗦了。
  
  她知道老夫人打心里觉得她不是个安分的。
  
  这事儿老夫人虽然没明着说她,但心中想着什么,昭昭也是猜的到几分。
  
  那天之后,便有类似她要被送走了的消息传出。
  
  如此传了三天,果然……
  
  平心而论,昭昭当然也不愿待在这薛府,只是她更不愿去那庞府罢了。
  
  适才薛老夫人劝慰她的那些话,昭昭听过很多遍了。似乎每隔一段时x,老夫人便会提醒她一次。昭昭知道,她是在哄她,也是在告诫她。
  
  告诫她这条铺好的路,她走也得走,不走也没旁的选了。
  
  老夫人想让她认命,昭昭太清楚了。
  
  她更清楚自己要是真的入了那庞府,做了庞晟的妾,那这辈子也就等于是毁了。
  
  小姑娘心里怕,怕的直打哆嗦。
  
  从老夫人那出来,她未直接回房,而是到了一个小果园里走了走。
  
  这薛家富甲一方,宅子极大,阶柳庭花,景色也是很美,但她能去的地方却是少之又少。
  
  七年来,她只被允许去三个地方。
  
  一个是她的小院儿;一个是老夫人的寝居,最后一个便是这小果园了。
  
  此处没有人来,就在她所住的院后。
  
  这小果园可谓是她撒欢的地方了,但今x小姑娘是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
  
  昭昭越想越急,急得攥住了小手,瞧着那梨花树上落着的鸟儿,几度心中甚至起了荒诞的想法,想自己怎么不是一只小鸟呢?那样就可以飞走了。
  
  当天夜里,她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后来入了梦乡,还真的梦到自己飞走了,不过不是变作鸟儿,却是一只凤凰。
  
  第二天早上醒来,昭昭极是心悦,觉得这梦是个好兆头!
  
  但怀着的希望,没多久就破碎了,现实反而更糟。
  
  六月十五,一大早老夫人就去了寺庙。  
  
  昭昭在房中绣着花儿,这时,窗外却突然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昭昭妹妹……”
  
  这一声突如其来,谄媚的阴森可怖,少女闻之蓦地心一颤,绣花针儿刺破了手指。
  
  “谁?”
  
  她x口“咚咚”跳,急着抬眸循声朝着窗口望去,这一看,一颗心跳的更厉害了,只见那窗格之外隐隐地露着一张男人的笑脸,人却是那薛三少爷!
  
  “三,三少爷来这儿做什么?”
  
  “自然是来见昭昭妹妹的喽。”
  
  他那表情和态度,乃至语调都轻浮随意的很。
  
  昭昭下意识便攥住了手,紧接着想的便是房门,好在自己平x里有x门的习惯。
  
  “见我做什么,我和三少爷并不认识。”
  
  昭昭所言不虚。她只是与薛言碰过两次面而已,俩人连话都没说过,谈什么认识?
  
  薛言折扇一摇,蹙眉,幽怨道:“昭昭妹妹好狠心呐,哥哥,x夜想你,你竟然说我们不认得。”
  
  “……”
  
  这话太是直接,昭昭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烈,当即也不再理人,唤起了平x里伺候她的小秋,想着让她去关窗,但连着唤了人两声,旁屋也没什么回应,昭昭瞬时慌了。
  
  这时只听那薛言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昭昭妹妹谁也不必叫了,这就你和我,没有别人了,怎么?不请哥哥进去坐坐?”
  
  昭昭心一哆嗦,咬住了微颤的唇瓣,但依旧没搭理他。小秋不在,她便自己动了手,于是起身,匆忙地去了那窗前,急着一下子便把窗子落了下来。
  
  那薛言见着那娇柔的小人儿越来越近,眼睛都直了,她身上的清香扑进他的鼻息,瞬时薛言便觉得如梦如幻了一般,浑身一阵火热,不由得口g舌燥。
  
  但自然,她那美艳的小脸儿和诱人的身段转眼便消失了。
  
  薛言等得今x,那可谓是煎熬过来的。
  
  窗子闭了,他便去了门口。
  
  昭昭突然听见那门栓晃动的声音,大惊,转过头去一看,那薛言不知用的什么,眼见着门栓便要被他捅落了!
  
  小姑娘的脸瞬时惨白,眼尾一下子就红了,转身就跑去了门口紧紧地按住了那门栓。
  
  “你,你要g什么?”
  
  她的声音本来就柔,此时惧怕之下,无助中带着娇滴滴的哭腔,听的那薛言愈发地觉得难耐。
  
  “妹妹的声音真好听,想必到了床榻上一定更为销魂。”
  
  他言语c鄙,哪还有半点读过书的大户人家少爷的样子。
  
  “你,你不怕老夫人知道么?你……”
  
  “知道又如何?昭昭妹妹,你怎么不学学你姐姐?我知道你不想嫁给那庞郡尉,昨x听见你的哭声,我可都要心疼死了。一想到那肥头大耳的老男人以后会压在你娇嫩的身上肆意放纵,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哥哥今天是来解救你的,昭昭妹妹,快别挡了,我是真的喜欢你,你我成了那好事之后,我一定会去向祖母请罪,求祖母把你给了我,只要你心悦,我休妻,让你做大,也是可的,你说好不好?只要你愿意,哥哥什么都答应你,我不比那老男人强多了!昭昭妹妹,你就开门吧,啊?”
  
  他一面用力推着那门,一面不住地诱哄着她。
  
  昭昭娇弱的很,哪来的力气。她几近使出了全身的劲儿也抵不住对方越来越猛烈的晃动。
  
  那薛言是铁了心。
  
  情,欲果然能使人变成禽兽。
  
  破身便能改命么?
  
  根本不可能,那只会让她的处境更难,命运更惨。
  
  因为薛言不可能护她,更没本事护她!
  
  她就算今x破了身,它x也得去伺候那庞晟!
  
  “来人啊,救命!”
  
  昭昭连连大喊,但那门终是“砰”地一声,被薛言给撞了开。
  
  触目瞧见那小人儿,男人猩红的眼睛便直了。他笑的骇人,笑的可怖,一把丢下手中的扇子,伸手扯了自己的衣服,便朝着昭昭扑了过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