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娱乐圈女魔头失忆了》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绾山系岭


​​第001章

  
  STV电视台总部大楼。
  
  一辆黑色保姆车如游鲨般驶来,稳稳停在高大门廊下。
  
  车门缓缓打开,红色高跟鞋尖轻轻落地,纤细小腿笔直却兼具弧度,红色裙边搭在圆润白皙的膝盖上,下一秒一个明艳决绝的身影定定停在车前。
  
  从后面车上冲下来三四个人,打伞的打伞,开路的开路,门口保安慌忙推开玻璃门,瞬时气氛焦灼起来。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面上不急不缓,大楼内原本忙碌的人流随着哒哒声迅速退散三米之外。
  
  工作人员连忙打开闸口VIP通道鞠躬欢迎。
  
  姜筝红唇紧抿,黑超遮面,漂亮g净的下颌微微抬起,径直走进电梯。
  
  恰好有个男生抱着文件站在里面,他被来者吓了一大跳,想也没想急忙贴着电梯壁侧身冲出去,还不忘颤声道歉,“对不起,姜老师。”
  
  姜筝款款转过身来,伸手拢了拢鬓边发梢,面无表情地摁了关闭按钮。
  
  她的经纪人助理迅速上了隔壁电梯间。
  
  电梯冲上33楼。
  
  早有人候在电梯口,一见电梯门开启,立马跟上前,笑道:“姜老师,3303贵宾室是您的化妆间。我们台长马上就来。”
  
  姜筝脚停下来,侧身瞥向从另一间电梯走过来的经纪人韩谊。
  
  韩谊和气笑道:“真是不好意思。筝筝有点累。台长能否过半个小时再过来?”
  
  那人丝毫没有觉得不妥,连声笑道:“可以,当然可以。我去通知台长。”
  
  走进3303,姜筝立马取下墨镜,漂亮的鼻尖微微皱着,语气带着一丝怨气,“你不是说纪穆野也在这里录制节目,怎么不见人?”
  
  韩谊赶紧把门关好,无奈道:“咱追星也分个时候行吗?”幸好没碰上,不然麻烦大了。
  
  姜筝死守纪穆野这个墙头好多年,痴心不改拒绝一切红杏。这件事只有韩谊知道。关键被姜筝这样的黑红喜欢,怕是没多少人愿意。这个秘密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姜筝瘫坐到沙发上,方才凝结的霸姐气场迅速消失,她晃着漂亮小腿,嘟囔道:“炒人设太累了。连喜欢我家穆哥哥都不行。”
  
  我家穆哥……
  
  韩谊无语凝噎,“等会万一碰到纪穆野你可不能盯着他看,千万不要对着人家花痴笑。”
  
  姜筝眉眼弯笑,眸子里的光柔和似水,“我倒是想。关键我家穆哥那么好看,我怕我控制不住。”
  
  韩谊:“……”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是来给姜筝画定妆照的化妆师。下个月,姜筝要参演由STV电视台投资的电视剧,今天来台里除了和台长谈合作事宜,还要试妆发和衣服。不过,之前说好化妆师两个小时后再过来。
  
  姜筝立马翘起慵懒的二郎腿,表情收敛,垂眸轻轻摩挲着指腹。
  
  化妆师一进来就满脸歉意,“对不起,姜老师。纪穆野纪先生想借用下您的化妆间……”
  
  她话还未说完,只见姜筝猛地抬头,眉眼甚是冷漠。
  
  韩谊:“……”演技真好。
  
  化妆师原本就怕姜筝发飙,这女人可是出了名的面冷心黑嘴毒,稍不注意触了霉头就会被封杀。可隔壁化妆间突然灯管坏了,纪穆野半个小时后要参加台里的一档采访节目,来不及换地方,她便斗胆过来求姜筝……现在看来她是脑子抽了才来这里。
  
  就在化妆师万般后悔的时候,姜筝从鼻子里发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嗯字,低头拿起茶几上的剧本看起来。
  
  化妆师:“?”
  
  韩谊立马笑道:“可以啊,怎么不可以?请进请进!”xxx!一级警备!
  
  化妆师大松一口气,暗自纳罕:也不知道韩谊脾气这么好的人是怎么想不开,甘愿在姜大魔头麾下做经纪人?就不怕被diss死?!
  
  姜筝在心里大大翻了个白眼:她唱白脸已经倦了!然而人设不能崩,一崩糊一脸。只能y凹。
  
  她不敢抬头,装出看剧本十分投入的样子。
  
  可对面挺拔修长的双腿y是挤进她的眼帘,扰得她心里小鹿乱撞。
  
  耳畔传来一个温和磁性的声音,“谢谢你,姜筝老师!”
  
  韩谊瞬时紧张起来。姜筝最爱的就是纪穆野的声音,说什么听他的声音就能怀孕。如果纪穆野肯当场叫她的名字,她立马原地给他表演360度翻滚小陀螺。以为就是打个照面借用完化妆间算完,千算万算没算出纪穆野会这么称呼她。姑xx你可不能崩啊。
  
  井美妮站在纪穆野身边,脸色越来越难看。从事经纪人行业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像姜筝这么嚣张的女明星。合着谁都该跪x她似的。再怎么说,纪穆野也比她大五岁,叫她老师是抬举她,她竟然敢一直低头不搭理人。真的是太过分了。
  
  姜筝指尖蜷起,差点被“姜筝老师”这四个字给攻破人设防线。真的是太太太太好听了。整颗心像是被挂烫机熨得平平展展,舒舒贴贴,真想躺平请他继续说下去。
  
  她强忍冲动,缓缓抬起头来,直接撞进对面眸光里。虽然心有准备,却还是沦陷进去。
  
  啊啊啊啊啊你的眸光似星海,真心不骗人啊!
  
  纪穆野笑道:“好久不见,打扰了!”
  
  姜筝后背紧紧绷着,强行把自己的眼睛从纪穆野身上里拽回来。她垂了下眸子,淡淡道:“哦。”
  
  纪穆野也不生气,走到梳妆台前坐好。化妆师赶紧跑过去继续化,边化边感叹:纪穆野本人也太温柔了,热脸贴冷xx都能笑得那么暖,好绅士好暖心,不愧是圈内第一好人缘。
  
  井美妮沉沉看了姜筝一眼,跟着走了过去。
  
  气氛十分凝固。
  
  韩谊给姜筝递了一杯水,朝她挤了挤眼。
  
  姜筝抿了一小口,把水杯放下,忽然道:“年纪大了,就要多休息。”
  
  纪穆野:“!!!”
  
  井美妮气得半死,姜筝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嫌弃纪穆野年龄大?还是嫌弃纪穆野仗着年纪大,资历老,霸占好资源?
  
  化妆师手下一颤。卧槽,来了来了她还是来了。不愧是毒舌女王,怼天怼地见谁怼谁。
  
  姜筝神色淡然,调整了个坐姿继续看剧本。呵呵。穆哥哥x眼可见的黑眼圈,井美妮眼瞎没看见吗?狠心女人就知道拼命压榨他。
  
  纪穆野神色不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下,确实有点沧桑了。不过他还是稳如泰山地笑道:“谢谢姜老师关心。”
  
  姜筝没接话,把他当空气。韩谊则悄悄抹了把汗。
  
  纪穆野很快化好妆告辞。
  
  回到休息间,井美妮压低声音,“姜筝说你老男人你都能稳得住,最近修为渐长啊。”
  
  纪穆野顿了下,“你少给我接点通告。姜筝说得对,我这个样子就是被你给摧残的。”
  
  井美妮噎了噎,“……她之前还怼过你演技狗屁不通,你怎么不生气?”
  
  纪穆野神色淡然:“那次确实是我眼瞎。本子不错,但不合适我。果然播出后反响一般,折了我不少好感度。再说狗屁不通这个词是媒体瞎写的,她原话是说我眼神不好。”
  
  有区别吗?
  
  井美妮没好气地说:“这么替她说话,你是不是喜欢她?”
  
  纪穆野双手伸到脑后,悠悠闭上眼睛,“我也想有一天,我能像她一样,怼天怼地怼渣渣,肆无忌惮自由自在。”
  
  emmmmm井美妮瞬时皱起眉头。纪穆野自出道以来,从乖弟弟到暖少年,再到温柔哥哥,已经在粉丝和观众中形成固定印象,如果突然变成姜筝那样,那可真是天要塌了。
  
  “g嘛愁眉苦脸?怼天怼地虽然很爽,我也只是欣赏羡慕而已。”纪穆野淡淡笑了笑,“姜筝嘛,顶多做兄弟,我的老婆必须是可爱小甜心。”
  
  井美妮:“…………”
  
  纪穆野走了后,姜筝立马崩溃跺脚,委屈地眼泪都快要掉下来,“韩谊,我本意真的想让穆哥哥多休息。你看他的脸色好憔悴。”
  
  韩谊叹气。
  
  当初姜筝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记者问她:姜小姐,有传闻说你出专辑是钱是自己掏的?姜筝实话实话:我有钱,我想出,我就出了。结果被媒体写成:音乐圈的带资进组大小姐。姜筝气得开怼记者,毫不留情。从此姜筝开启被黑历史。
  
  谁知她越怼人,粉丝越爱她。她索性给自己营造三个闪亮人设:毒舌不绕弯,真诚不做作,强大不怕黑。结果她在一众女星中一骑绝尘,火得莫名其妙。
  
  鉴于此,姜筝即便说出些关心人的话,总是那么不对味。
  
  韩谊安慰道:“纪穆野那么好的一个人,不会生你的气。他大概也许可能……体会到到你的好意。”
  
  姜筝忽然嘿嘿一笑,眉眼弯得像初春的细柳,“对哦。刚才他叫我姜筝老师的时候,又苏又暖又柔,真后悔没有录下来。”
  
  韩谊:“…………”
第002章

  
  唐城拍摄基地。
  
  姜筝身着唐制黑色圆领窄袖袍衫,头戴幞头,走进化妆间。她在新剧《长安丽人行》出演女一号李蕊。李蕊是身负血海深仇的朝廷逃犯,她女扮男装化名为李睿在京兆府长安县衙做一名小衙役。
  
  这部戏对姜筝来说是一次大挑战,99%的戏码都是女扮男装,急行于坊巷间缉拿罪犯,和兄弟们喝酒吃x,行为举止需要做到观众明明知道她是女扮男装,又不会因为她的面相出戏。
  
  姜筝不仅要揣摩女主谨慎隐忍的心理,还要用一些动作神情甚至故意压低的声线来表现成年男人。
  
  拍戏三个月,她当了三个月的男人。
  
  今天是她最后一场杀青戏,终于可以换上俏丽的女装来表演最惊心动魄也是最刺激的掉马甲戏。
  
  “等会你要走绳索,确定不需要替身?”导演跟在后面追问道。
  
  这场杀青戏里,姜筝饰演的李蕊变回女装在一家风靡长安城的百戏团里做一名绳伎,也就是走索。她需要在高约一米八,长约二十米的绳子上如同飞燕一般快速掠过。
  
  姜筝撩开半边袍衫,金刀大马地坐下来,淡然道:“不需要。”
  
  韩谊在旁笑道:“筝筝从这部戏开拍前就请了老师来教她走绳索。每天拍戏结束还要练习两个小时。”
  
  导演一听,瞬时叹服。人人都说姜筝脾气臭嘴巴毒,可人家至少非常敬业。
  
  这场戏她要踩于绳索上,在衙署兄弟还有反派女配前掉马,眼神,动作,神态全要到位才能让观众感受到这个激烈冲突。替身作用有限,会影响气氛的连贯性。他身为导演自然希望每一幕都完美无憾。
  
  导演美滋滋地出去做准备工作。
  
  工作人员请姜筝移步屏风后换服装。姜筝一米七的个头在女星中已属高个子,可在戏中她要做壮硕男人,为此她鞋底垫了鞋垫,袍子里多穿了好几件,用勾玉腰带这么一勒,挺x抬头那是相当玉树临风。
  
  韩谊这三个月看惯了她男人模样,忽然一个娇俏可爱的长安丽人绕过屏风出现在她面前,连他也不由为之惊叹。
  
  眉眼低垂,花钿娆娆,口脂点点,怎么瞧怎么漂亮。
  
  化妆师是姜筝专门请来的,此人擅长古法化妆,尤善唐妆。方才擦的胭脂水粉、口脂眉黛都是天然材料。韩谊有点x疼,这些钱可都是姜筝工作室出的。
  
  就在这时,韩谊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表情越来越严肃。
  
  姜筝坐到椅子上,“怎么了?”
  
  韩谊让所有人都出去,把微博打开递给姜筝。
  
  姜筝瞥了一眼,啧啧两声:“她真是个人才。”
  
  出道五年,总有不开眼的人以为自己聪明往她的枪口上撞,比如《长安丽人行》的女二号乔汐。
  
  从开始拍戏,这女的就在微博上各种暗示自己心好累。她的很多粉丝就在xx安慰她:谁跟姜筝配戏都开心不起来,好心疼姐姐你呀。
  
  后来,乔汐甚至微博置顶了一句话:我多么想做一个单细胞生物,没心没肺地活着。
  
  这么一条微博xx瞬时成为讨伐姜筝的根据地,很多人来这里添油加醋各种黑她。乔汐没有控评,也没有任何解释。
  
  今天早上,乔汐又发了一条微博:太开心了终于要杀青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本来这条微博没什么事,巧就巧在姜筝刚发微博说自己今天要杀青了。
  
  乔汐粉丝在xx撒花雀跃,说什么恭喜姐姐终于脱离苦海。
  
  乔汐xx作,在这条回复xx发了一个红心。
  
  瞬时敏感的娱乐大v们又开始臆想编排:姜大魔头欺压后辈又添一例证,耍大牌仗势欺人的戏码何时停止?
  
  姜筝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缓步往外走去。
  
  韩谊赶紧喊人过来,撑伞拿剧本递温水各种服务都跟上。
  
  今x戏份颇为点题。三月三x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唐城内的上巳节,长安曲江池攀柳枝摇曳,戏水踏青赏花看百戏,热闹的满是人间烟火。
  
  姜筝一身嫩绿半臂长衫,头顶双螺髻,摇晃着手中圆扇,颦笑间眼波流转。工作人员和群演恍惚了片刻,好似穿越回千年前的长安城。
  
  恰好乔汐迎面走了过来,她头戴高耸的白纱幕篱,一张笑脸掩在里面,影影绰绰。
  
  “恭喜姜老师今x杀青。”
  
  姜筝呵笑一声,伸手撩起乔汐脸前的白纱。
  
  乔汐的脸瞬时僵住。
  
  所有人立马看过来。拍戏这三个月,他们见过姜筝骑马摔泥坑,掉威亚不喊疼,x夜颠倒拍夜戏。很多人对她的黑历史耳熟能详,却还是发现她好像跟外面讲的不太一样。今天最后一天杀青戏,姜筝这是要暴露原形了吗?
  
  “你想当单细胞生物?”姜筝慢条斯理地说着。
  
  乔汐g笑一声,“啊?我就是看到这句话觉得有趣……”
  
  姜筝冷脸打掉乔汐头上的幕篱,白纱瞬时沾染上了灰尘。
  
  “你心眼多得跟个马蜂窝似的,怕是多细胞生物都嫌弃你呢。”
  
  乔汐委屈极了,眼眶瞬间充盈着朦胧雾气。
  
  “姜老师,我要是做错了什么事请您直说,我改还不成吗?”
  
  姜筝垂眸轻笑一声,“这阵儿倒是会哭了啊?早知道你这么会哭,咱们剧组何必在你身上花那么多眼药水钱。”
  
  乔汐演哭戏,憋了半天都挤不出一点眼泪,导演为了赶进度不得已让她用眼药水来作假。这在剧组已经成为大家的私下谈资。相反,姜筝的眼泪说来就来,她还会根据剧情场景提供瞬时泪、缓慢泪、嚎啕泪、眼眶打转泪等多种模式。
  
  乔汐嘴唇哆嗦着,一副楚楚可怜懵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姜筝往前一步,居高临下冷道:“装可怜?明人不说暗话,你想蹭我的热度,我大大方方伸出大腿让你蹭。”
  
  乔汐摇着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挑唆粉丝,靠撕我上热搜可不是本事。”
  
  围观群众一听,纷纷打开手机。果然#乔汐暗指姜筝欺压新人#上了热搜榜。
  
  圈外人看热闹,他们身为剧组的人,和姜筝朝夕共处了三个月,只要你不偷懒耍滑,她虽然冷冰冰的,但从不刻意找茬。乔汐看起来好像没有说过一个出格的字,可谁都能看出来她在有意引导话题。
  
  再看乔汐的微博,靠今天的这颗红心,已经蹭涨了几万粉丝。
  
  韩谊把手机递过去,姜筝乜了一眼,直接怼到乔汐的面前。
  
  “大号暗戳戳地挑事,小号倒是真情流露。”
  
  乔汐定神一看,姜筝竟然搜到她的微博小号,这女人真的好狠好毒。
  
  姜筝伸出食指,用指尖轻轻碰触屏幕,连连截图好几张,直接转发到了《长安丽人行》的工作群里,然后群里直接炸锅了。
  
  别看乔汐表面上跟所有人都和言善语,温柔如水,可她在小号里却脏字连篇,戾气十足,从道具化妆,到演员群演,都被她骂了个遍。甚至连送盒饭的大哥都没逃脱,只因对方多看了她一眼。
  
  乔汐瞬间觉得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好了。
  
  就在这时,制片人飞速奔来,“怎么回事啊?都快杀青了,大家伙能不能都和和气气的?”
  
  他说话间已然挡在乔汐面前。
  
  姜筝唇角勾起,慢条斯理道:“我说谁给她这么胆子,原来是攀上高枝了。”
  
  制片人装作没听懂,继续和稀泥,“咱们都为这个剧付出很多,看在我的面子上,互相退让一步行吗?姜老师?”
  
  他这话里话外分明是在指责姜筝胡搅蛮缠,故意破坏剧组和谐氛围。
  
  姜筝看也不看对面两人一眼,直接点开微博,在乔汐的红心后面回复了一句:那可真是不好意思。我这片苦海比较大,你去哪都能沾上。这边建议你换行呢!
  
  发完,把手机丢到韩谊手里,扭头就走。
  
  所有人:“!!!!”
  
  姜筝大长腿迈着,生生把长安俏丽小女郎走成了唯我独尊的女皇,把身后乔汐的哭喊声,制片人的骂声,还有群演们的议论声全抛在脑后。
  
  韩谊紧跟上去。
  
  姜筝皱着眉,低声埋怨道:“就这么点战斗力还来我这里找cei,感觉像是我在欺负人似的。”
  
  韩谊:“……”
  
  撕归撕,杀青戏还要继续拍。
  
  三月三,初春到。
  
  曲江池畔,熙熙攘攘的群演已然就位。
  
  贵族女眷躲在帷幕里,时不时探出脑袋看着外面的新奇世界。文雅人则在一旁的蜿蜒水溪边来一场惬意的曲水流觞。天真可爱的小姑娘们手拿柳枝沾着曲江水,互相娇笑着泼水玩,以求驱除疾病,平安健康。
  
  踏歌的,起舞的,卖胡饼的,售鲜花的,热闹非凡。从波斯来的百戏团前围了一圈又一圈人。
  
  顶杆、幻术、吞刀、x火应有尽有,尤其那位绳伎,身姿曼妙,肌如白雪,一颦一笑都引得围观众人嗷嗷直叫。
  
  一根长绳被两根柱子撑成三段,绳索绷直如琴弦,在春风中微微晃悠。
  
  李蕊娇笑着脱去步履,露出雪白袜x,她手持一柄圆扇,探出一脚,轻轻踩在绳索上,瞬时绳索晃动。
  
  “小娘子,站不稳的话,让我来扶你!”旁边一壮汉喊道,言语中颇有调戏之味。
  
  李蕊用扇遮面笑了两声,双脚快速踩着绳索,倏忽间如翩然惊飞的鸿雁般掠到了柱子上。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她微微点头致意,笑得如今春最美的芍药花。
  
  瞬时叫好声一片。
  
  潜伏在人群中的衙署同僚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嘴里大得能塞下一颗x蛋。
  
  这李睿扮做小女郎竟然如此娇俏,比安康坊的胡姬都美出三分。
  
  前面是晃动的绳索,细细长长,脚掌踩上去不足一半。
  
  李蕊先伸出去一脚,装作害怕般立马缩回来,那娇软可怜模样惹得一众汉子心揪得紧。
  
  就在众人捏一把汗的时候,她如履平地般稳稳走到绳索中央。大家才明白这小娘子是故意示弱,其实本事大得很。
  
  班主见众人看得开心,赶紧上前讨赏钱。
  
  这时,一个穿长袍的俊美少年也上了绳索,与李蕊狭路相逢。
  
  你左闪,我右晃,谁都不肯让一步。
  
  姜筝嫣然坏笑,拿出扇子敲在少年的额头,然后一个腾挪转身,越过少年疾步走到对面柱子上。
  
  不光是群演都鼓掌叫好,就连工作人员也为姜筝这一堪比专业杂技演员的表演给折服了。
  
  这才是大佬啊。演一行,学一行。
  
  姜筝侧身而站,缓缓回头,眼睑低垂,扇子轻轻扣着鼻尖,轻笑两声后,这才抬眸看过来。
  
  纪穆野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
  
  明明隔着很多人,姜筝的眸光如同绵绵悠长的春水,就这么直直坠进心里,然后荡起涟漪,一圈又一圈。
  
  他入行多年,见过的漂亮女孩不少,他就像蛰伏的春蝉,入定的老僧,从不会多看一眼,多想一点,多走近一点。可姜筝携裹着初夏的燥热,禅堂的佛音,让他少有的感触从沉默中苏醒。
  
  绳索上恣意笑着的姜筝,占据了他整个视界,容不得其他人的存在。
  
  乔汐饰演的冯婉儿出现在了群演当中。此时此刻的她再怎么委屈也得配合主演把这场戏拍好。
  
  就在姜筝刚在柱子上站稳的时候,她疾步冲出人群,大喊一声,“李蕊!”
  
  她说的李蕊,可不是李睿。
  
  旁边一直在暗中保护李睿的衙役们不明所以。
  
  浓眉深目的班主拿着托盘笑着走到冯婉儿面前,冯婉儿一把推开他,指着李蕊颤声道:“来人呐!把这个逃犯给我拽下来。”
  
  李蕊脸上还带着笑,可眼睛里的光一点点隐去。她晃动着手里的扇子,轻启红唇,“这位小姐可是认错了人?”
  
  冯婉儿站到绳索下,表情狰狞,抬头吼道:“你爹是二十年前被皇上钦判的重犯,你们李家被满门抄斩,你如何能独活?我们从小相熟,你便是化作灰我也能认得你。”
  
  班主面色冷峻,缓缓抬眸看向李蕊,这女子是他半路捡来的。她自述从小跟着一个百戏班子生活,只因师父师娘突然离世,班子散了,她才投靠过来讨口饭吃。
  
  原来是骗人的。
  
  他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其他人都立马抄起家伙围了过来。
  
  旁边潜伏的衙役见势不妙也赶紧冲出来。
  
  原本在绳子上的少年跳下绳索,回到班主身边。
  
  李蕊毫不慌乱,悠悠踩上绳索,走到中央,居高临下看着这长安城中的蝼蚁民众。
  
  按照剧本,她会在男主的帮助下逃离现场,结果正当男主吊着威压冲过来时,乔汐头上的幕篱不知怎么地撞到绳索,姜筝一个没注意竟朝下摔去。
  
  为了还原真实场景,绳索下方铺的是细沙,一般情况下即便坠落也伤不到人,好巧不巧,细砂里有块不大不小的石头藏在细沙中。姜筝的后脑勺直接撞上去,落地的瞬间直接晕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惊呆了。
  
  乔汐吓得连忙后退,举起双手表示无辜。
  
  韩谊弹起来冲了过去,结果发现有个人竟然跑得比他还快,还把姜筝一把抱在怀里。
  
  是纪穆野。他不是在隔壁拍戏吗?怎么跑来这里?
  
  韩谊愣了下,却被纪穆野吼得鼓膜发麻,“叫救护车。封锁现场,所有人不许向外透露半个字。”
  
  韩谊连连说好,拿起手机喂喂喂喊着。
  
  导演让大家全部原地待命。这可是姜大魔头,在他片场出了事,谁都吃不了兜着走啊。
  
  纪穆野发觉自己的手在抖,姜筝闭着眼睛,在他怀里收敛起一切嚣张表情,显得格外安静柔软,甚至还带着一丝脆弱。
  
  他见过姜筝的冷清,不悦、厌恶,也见过她的恣意,洒脱和不羁,可从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
  
  剧组配备的医生迅速过来,查看了姜筝的瞳孔后说她只是暂时昏迷,不过还要看后续检查。
  
  救护车迅速开来,护士冲下来把姜筝抬行去,韩谊跳上车,不忘回头跟纪穆野说了声谢谢。
  
  纪穆野抿唇点了下头,原本已经迈出去的腿默默收回来,转身离去。
  
  病房内。四处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姜筝静静躺在床上,手背上x着针管,药水正一滴滴地流进她的身体。
  
  韩谊抱着脑袋,肩头微微颤抖着,哽咽声被他压制在喉咙里。
  
  一个身着正装的男人靠着墙,领结被拉扯到一半,鬓角青筋爆起,手指骨节被自己捏得发白。
  
  “她当初挑了你做经纪人,你就该保护好她。”
  
  韩谊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对不起!”
  
  躺在病床上的是他的亲妹妹,从小跟在他xx后面软软糯糯叫他哥哥的人。姜燃猛地转过脸,记忆中从来没有哭过的他头一次眼眶里含满了泪。
  
  这时,房门被人从外推开。
  
  姜燃擦了擦眼角的泪,转身看向站在门口的人,冷声道:“你倒是比我还忙。”
  
  陈晋娇一身黑色西装西裤,自动忽略儿子语气中的不满,走到病床前,摩挲着姜筝的胳膊轻轻哽了声,“筝筝!”
  
  韩谊见她鬓角头发凌乱,额头还挂着细汗,可见来得心急。
  
  再怎么说,母女连心,兄妹连心,平时这两位大佬忙得飞天飞地,无暇顾及姜筝,现在姜筝突遭意外,这两人倒是一个比一个伤心。
  
  医生说姜筝脑部有些轻微脑震荡,皮下有点淤血,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
  
  三人这么一等,等到了半夜。
  
  姜燃手指尖揉搓着一根烟,几次想往嘴里塞,一想到姜筝讨厌他抽烟就放弃了。
  
  陈晋娇则默默坐在床头,盯着姜筝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谊进进出出忙着处理后续事宜。
  
  凌晨三点,姜筝醒了过来。
  
  陈晋娇感觉到她的手背动了下,赶紧喊道:“筝筝!”
  
  姜燃和韩谊都冲过来。
  
  姜筝眨了眨眼睛,懵了一会说:“妈!”
  
  陈晋娇松了口气。还好没变傻。
  
  姜筝眼珠子缓缓转到另一边,看着姜燃。
  
  姜燃的心揪起来。从他强烈反对姜筝出道做艺人开始,兄妹之间就像是被划了一道深不可见的鸿沟,你不见我我不见你,他就再也没听到姜筝叫他一声哥。
  
  如果姜筝现在让他滚开,他可能……会当场哭给她看。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姜筝忽然冲他柔柔笑了笑,然后从嘴里吐出一个姜燃五年都没见过的称呼,“哥哥!”
  
  姜燃:“!!!!”
  
  韩谊也万分震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要知道以前但凡他提及姜燃这两个字,姜筝就会不耐烦,更不用说心甘情愿叫他一声哥哥。
  
  姜燃皱着眉,伸出手在姜筝额头上试了下温度,“你没发烧吧?”
  
  姜筝撅起嘴,委屈巴拉地说:“没有啦。昨天你送我生x礼物我很喜欢。谢谢你!”
  
  !!!!
  
  其余三人默默互相看了一眼。
  
  姜燃有些艰难地张嘴,“什么生x?”
  
  姜筝娇憨地眨了眨眼睛,软软道:“我昨天才过十八岁生x,你忘了吗?傻哥哥!”
  
  三人:“!!!!”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